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2-07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 抚远县 >> 郑迎春(郑咏春), 女, 5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抚远县抚远镇
有关恶人: 九中队恶警李秀锦、孙卉、刘亚冬、王秀荣、蒋佳南,东方红派出所姓崔的片警等;国保大队长张思东
迫害情况: 法判两年劳教送入佳木斯劳教所。期满,劳教所拒不放人,并编造理由加期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6-0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8-01:黑龙江抚远市郑迎春在劳教所、监狱遭受的残忍迫害
黑龙江省抚远市59岁的郑迎春女士,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痊愈,做事为别人着想。1999年7月20日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大法后,郑迎春多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在劳教所、监狱遭受酷刑折磨,出狱后仍然被骚扰、恐吓。

郑迎春从小体弱多病,出生几个月就抽风,差点死了;7岁又得了肺门结核;12岁又得了慢性脑膜炎,头痛的在炕上翻来滚去,伴着着哮喘;她说:“我三天两头感冒发烧,吃药打针几乎每天伴随着我。有一年,我又住了28天的医院,给家里带来的经济压力可想而知。婚后,我又患了宫颈炎、关节炎。母亲给我做的厚棉裤,立起来都不倒。”1996年9月25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尽量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他人,宽容大度,做事为别人着想,她的病全都消失了,冬天也不用穿大厚棉裤了,几十年的药篓子扔了,面色红润,人变的年轻了。

下面是郑迎春女士简述自己遭受迫害的事实。

1999年刚开春,我和20多名法轮功学员把第二小学南面的拆迁地段路旁打扫的干干净净,用了一小天的时间,把屎尿、破烂杂物统统清理了,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嫌脏。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妒嫉,与中共恶党相互勾结,对法轮功开始疯狂的迫害。铺天盖地的谎言,使得我们黑龙江这座美丽的边陲小镇也没能幸免。县委、镇政府、公安、单位的各级领导层层施压,叫我去镇政府开会,表态;恐吓单位和家人找我谈话。国保张思东、柴金林亲自上门骚扰威胁,我都没有配合他们。

2002年春的一天,国保张树义在我家周围装着看报纸,监视我的一切动向。但却被我的同学看见,他立即用报纸遮住脸,灰溜溜地走了,同学告诉我要注意安全。

2000年大年初七,我与几十名法轮功学员清理县百货大楼十字路口地段的路面结冰。因为地下水管道漏水,路面结冰很厚,汽车打滑,老人小孩摔跤,行走不便。我和法轮功学员们从上午9点,一直干到下午2点多,才把街道清理干净。

然而,在清理街道过程当中,县政府派杜丽萍、张思东一直在现场监视这些做好事的法轮功学员。到了晚上七点多钟,张思东把我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叫到公安局。一进屋,张思东就问:“是谁让你们成帮结队扫大街的?”我说:“没人让。大过年的,为了让人出行方便。”张思东说:“我们这也有活,怎么不来干?”我说:“你要告诉我们,也会来干的。”

张思东又说:“你家贴的对联有问题。”我不明白,就问:“我的对联是遵纪守法的内容啊。”他又说:“你这是在找茬。”我想我们的身体好了,做事为别人着想,对社会、对家庭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呀,怎么能是邪的呢?我对中共的镇压很不理解,我就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去了北京讨说法。

然而,我们对政府的期望变成了失望。我们三人被公安局张树义和单位领导从北京劫回抚远看守所。四月二十一日,逼迫我们交2000元钱,才把我们放回家。

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遭受的残忍迫害

2002年5月10日下午一点多钟,张思东、柴金林、郭吉善等6、7个人闯入我的住宅,强行把我拽到车上,抢走了我的几本大法书、影碟机一台,之后把我送入看守所。6月17日,没出任何手续,非法劳教我二年。

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我先是被关单间,每天都看、听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广播,被强制“转化”。期间,不让睡觉,被罚站;不准上厕所;被拳打脚踢、辱骂;夏天被暴晒,冬天到外面走操和大背铐等迫害。

由于我不念污蔑法轮功的文章,一个男警察亲自上阵,用警棍猛打我的大腿和颈部,当时我就被打倒在地。第二天一看,大腿已多处青黑。七月份,警察又把我们弄到操场暴晒,我的脸,胳膊都被晒出大小不等的小水泡,又疼又痒。冬天,常把我们撵出去走操,一不顺心就让我们罚站,而警察却在楼道的二层隔里面说笑,看着我们。

劳教所逼迫我们做手机套、汽车坐垫套。我知道自己没犯法,不给他们干活。他们为了强行“转化”我们,晚上不让我们睡觉,强制我们目不转睛的目视前方,稍微眨一下眼睛,就要少睡半小时或一小时的觉。有时只睡三、四个小时。长期的折磨,使身体已经疲惫不堪。坐的是线轱辘小凳子,有的小凳螺丝没拧平,凸出来,就是为了硌我们的臀部用的。长期坐下去,臀部都坐烂了,坐出血了,走路一拐一拐的。而且几个小时都不让我们上厕所。

一次,我不配合污蔑大法,警察把我们八个法轮功学员关单间迫害,一会让我们蹲下,一会让我们坐到地上。警察穆振娟看我不顺眼,一脚踢在我的右眼眶上,当时我就被踢坐在地上。第二天,穆振娟就住院了,住了二个多月。

警察把我们八人关进单间,全部坐在地上,把我们的双手背过去,铐在床上。虽然是六月份,夜间还是很冷,包夹开窗冻我们。二十多天不让我们洗脸刷牙,共计铐了我三十天。

最后一天,警察李秀锦给我上了大背铐。大背铐是一种残忍的酷刑,一只胳膊从上背过去,一只胳膊从下面背过去,两只手被铐在床沿上,直不起腰,弯不下去,痛苦至极。这时,犯人使劲摇晃我的双手,还假惺惺的说:“给你活动活动,别铐残了。”顿时,我的心象被揪出来一样,撕心裂肺的疼痛。

这次我的左胳膊被铐残,失去知觉。这样的酷刑共给我上了三次,左胳膊回家后通过炼功很快恢复了。由于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迫害,我被劳教所非法加期五十天。

持续迫害 母亲在恐惧中离世

2005年8月25日,张思东、柴金林带5、6个人又闯入我的家,强行把我绑架到看守所,抢走我的三本大法书。为了构陷我,张思东又把从别处非法搜来的大法书籍、大法真相资料摆了我一床,然后录像,上报政法委说我上街发资料被他们抓住。

2005年12月28日,我和另外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到劳教所后,由于心脏病,我被劳教所拒收,第二天我被释放。张思东不死心,把我母亲和妹妹叫到公安局,要勒索三万元钱,否则要把我再次绑架。家人说没钱,要了半天,无奈张思东说:“三百、五百也行。”家人还是没配合。最后张思东一分钱也没得到。这次被绑架,造成我每月150元最低生活费少拿了近2000元。

2009年,我在同江市打工,张思东指使当地国保陆文双绑架了我和另外二名女法轮功学员。我不配合他们,当晚我被释放。

2011年,我在家照顾瘫痪在床的母亲,张思东指使户籍警察上门骚扰。由于母亲担心我再次遭绑架,精神受到刺激,每天生活在恐惧中,于2012年2月1日离世。

在佳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的残忍迫害

2013年10月22日晚,我和一位法轮功学员骑摩托车去建国村发真相资料,被受中共谎言欺骗的人举报。事后,张思东又找村长等人作证,我被非法判刑四年。

我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再次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每天坐在离地面二寸多高的小塑料凳子上,摆军姿,挺直腰扳,双手平放在两腿上,目视前方,不许眨眼睛,不许睡觉,不许动。我整个身体的重量全在臀部的尖上。眨一下眼睛,就招来一顿毒打,辱骂。

有时趁我不注意,恶人在身后用膝盖顶我的后腰,两手用力撸我的耳朵,让我坐直。我顿时感觉两耳火辣辣的疼,用手一摸湿乎乎的。几天后结痂,再撸,再结痂。几个月下来不知道撸掉了多少层皮。

臀部坐出了血,上厕所直滴血。警察指使包夹打我,骂我,群殴我,侮辱我,掐我,抠我,甚至把我弄到库房没监控到地方打我。一天,一个王姓警察为了“转化”我,跟我谈话。我告诉她犯人打我,全屋犯人齐声说没打我,谁看见了?王警察就说我尽撒谎。大约一星期,没让我上床睡觉。

我被折磨的不知道吃了多少救心丸。

2016年的一天,我不蹲报点名,寝室长何秀琴指使包夹一脚把我踹坐在地上,还要把我送小号关押。我在监狱里,经常听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惨叫声。2017年刚入秋,监狱给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灌食,她的惨叫声让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和李桂月在走廊高喊:“不许迫害同修!”我俩被一帮包夹拖进监室。

两个包夹把我按在床上,压的我喘不过气,说不了话。包夹们让我看着她们打李桂月。当晚就有一个包夹抽风,一个肾结石,疼的满地打滚,折腾到后半夜才消停。

迫害还在继续

2017年10月22日,我出狱回家。刚回家二十多天,就有人敲门问:“这家租给谁办公了?”我当时心里很纳闷,我家是六楼啊,没租给谁呀。过后我才想起来,这是所谓的“敲门行动”。

又过了几天,我在大街上走路。一回头,看见一辆黑色轿车慢慢的跟在我后面,里面的司机正对着我录像。我过去质问他:“为什么给我录像?”那人慌慌张张的说:“给前面的汽车录像。”

下午,我去公安局找到彭孝国局长,我说:“你们上门骚扰我,还在大街上给我录像,已经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彭说:“你要炼,就得这样对待你。”

我被非法判刑四,工资被停发。领回的一部份工资还得返还社保,否则不给开工资。我去政法委讨说法,我怎么讲,张志国和郑志刚也听不进去。张志国还把国保柴金林叫来,又给我录像,又拍照,扬言再次把我抓进去,告诉我:“你吃个馒头、吃点咸菜就行了。”

2020年5月14日,政法委指使司法所、社区人员,以关心我的名义上门骚扰。我说:“你们不是来解决问题来的。我少开一千元工资,你们能解决吗?”他们答不上来,让我签字配合他们,被我拒绝。

6月初,社区通知我女儿说,要给我三千元钱,让我说不炼法轮功,邪党好,否则就来抓我,被我拒绝。

10月初,商贸局配合所谓的“清零行动”,多次上我家来骚扰,我给他们讲真相,我告诉他们现在瘟疫这么严重,还不忘整人,整人的人都没好下场,别再迫害好人了,对你和你的家人都好。他们说为了工作,为了生活,没办法,趁我不注意拍了一张照片,溜走了。

11月份,社保局通知我,因为我两次被劳教,不允许交纳养老保险金,交了也得退回去,减去工龄。同时把这几年多领的工资返还社保;否则,不给我开资。我第二次被劳教,因心脏病没被劳教,已经开了证明。但是,他们依据的是人社厅文件来执行。最后,还是非法扣了我五千三百多元钱。现在物价这么高,我只靠一千五百多元钱维持生活。

中共对我二十多年的迫害,使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但我依然希望参与迫害的公检法所有人员,好好想想,分清善恶好坏,不要再助纣为虐。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做恶之家必有余秧啊!坏事做到头的时候,上天能饶过谁呢?希望你们能清醒,多行善积德,才能得到上苍的护佑,躲过瘟疫大劫。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黑龙江抚远市郑迎春在劳教所、监狱遭受的残忍迫害-428967.html

2020-12-07: 黑龙江抚远县多名法轮功学员2020年遭迫害情况
2020年5月14日抚远政法委指使司法所,社区到郑迎春家骚扰,让其签字,被郑拒绝,6月上旬社区又给郑的姑娘打电话说给3000元钱签个字,并恐吓不配合公安就来抓人,被郑抵制。8月又派人来骚扰,郑严肃地说;现在各地疫情如此严重,你们应该想如何保命,而不是整人,大灾难就要来了,还不忘整人,整人的人都没好下场。最后郑说希望你们把枪口抬高1厘米,对你和你的家人都有福份。10月份开始抚远政法委为了配合全国的所为“清零”行动,又去郑迎春家,还用工资做威胁,郑迎春拒不配合。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7/黑龙江抚远县多名法轮功学员2020年遭迫害情况-416059.html

2014-06-08: 黑龙江抚远县法轮功学员郑迎春、刘怀斌被非法判刑
黑龙江抚远县法轮功学员郑迎春、刘怀斌已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郑迎春被非法判刑四年,刘怀滨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2013年10月21日晚,郑迎春、刘怀斌在东方红镇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骑摩托车去的。晚上11点多被东方红派出所姓崔的片警等人绑架,姓崔的片警报告国保大队长张思东,张思东等人来东方红镇将刘怀滨、郑迎春绑架至抚远县看守所,搜走了摩托车、手机,又到家搜到五个法轮大法真相小粘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8/二零一四年六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93198.html#1467224124-1

2013-11-28: 黑龙江省抚远县法轮功学员郑迎春和刘怀斌被绑架补充
10月22日,抚远大法弟子刘怀斌和郑迎春被绑架第一地点是抚远东方红旁边。当时,被东方红派出所崔姓及其他警察碰上,据悉派出所接到举报,崔某等直接去抓,现在他们管不著了。目前,郑迎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刘怀斌被非法关押在抚远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8/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3246.html

2013-10-24: 抚远县法轮功学员郑迎春和刘怀斌被绑架
10月22日半夜,抚远县法轮功学员郑迎春(女)和刘怀斌(男)被绑架,现在郑迎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刘怀斌被非法关押在抚远看守所,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4/281657.html

2011-08-27: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刘翠云遭受的酷刑折磨
...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这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我遭受了残忍的迫害。恶警刘亚东和李永波强迫我们脱光衣服搜身,翻包,她们竟连裤衩都给扒下来,当时我还有月经,几包卫生纸也给抖撒开,简直没有一点人性可言。刘亚东凶狠地打我嘴巴子。

我被迫害得血压极高,都高到血压计外,无法测量了。恶警刘亚东不管我的死活,在一个小屋给我和法轮功赵巧宁用大背铐酷刑。刘亚东把手铐铐到最小的齿轮,都嵌到肉里了,当时我的肩臂和手就麻木了。刘亚东逼迫赵巧宁把腿伸直,用脚踢、踩赵巧宁,把她的腿都踩肿了,青一块、紫一块的。

刘亚东和李永波把我和赵巧宁劫持到小号,监禁了半个月,我们被逼迫看污蔑法轮大法的“自焚”伪案。在极度的恐惧下,我违心地说不炼法轮功了。哪想到,更大的麻烦等着呢,我被逼迫写“悔过书”之类的,我说不会写。刘亚东和李永波把别人写好的“悔过书”,逼迫我签字,不签就打骂。万般无奈之下,我违背自己的良心签了,我内心痛苦极了,我无法原谅自己。在法轮大法中,我受益无穷,在邪恶的压力下,我背叛了法轮大法,我伤心欲绝,都不想活了,痛哭了好几天。

在劳教所不足一个月的时间,一天,我正在车间里强迫做奴工编车座垫子,恶警何强、刘亚东、张小丹,他们劈头盖脸地毒打法轮功学员马晓华、蔡荣、戴丽霞、郑咏春等共七八人,她们受到酷刑折磨二十五至二十八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7/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刘翠云遭受的酷刑折磨-245947.html

2006-08-07: 佳木斯市劳教所恶警刘亚冬对郑迎春的残害
黑龙江省抚远县大法弟子郑迎春2002年6月17日被非法劳教2年,被抚远县公安局张思东等恶警非法送佳木斯劳教所,关進第九中队。第九中队的中队长是刘亚东,在他的指使和亲自参与下,郑迎春遭受了许多非人的迫害。

刘亚东多次派恶警高、何芳、谢勋及其他恶人迫害郑迎春,看她坚持修炼,刘亚东就亲自上阵,多次找她交谈,实际就是要转化。郑迎春给刘亚东讲大法的美好,他根本听不進去,几次之后开始烦,用手使劲掐郑迎春的右胳膊,使她疼痛难忍。半个月后,青紫处还没完全消退,他又掐一次,可还不解恨,又来掐大腿根。这期间,刘亚东经常逼迫郑迎春坐凳,说是公安部的命令。

2002年10月上旬的一天晚上,郑迎春要上厕所,值班干警张艳叫屋里4个人一起去,说这叫 “联网”。当时屋里有个病号根本不能起床,恶警张艳说:“一个不去就都不能去,这是所里的规定,有能耐找任所长去。”无论怎么说都不同意上厕所,最后,郑迎春与另外两人就便在自己的盆里,然后放在门口。恶人张艳明明自己干坏事却发起脾气,随后叫来值班队长刘亚东,刘亚东到了门口不由分说将盆踢翻在地,尿撒了一地,还破口大骂。还有一次夜间,恶警刘亚东不让大便,郑迎春一直憋了个多小时,觉都没睡。

2002年11月26日,恶警刘亚东以谈话的名义纠集恶警张晓丹、林伟对郑迎春拳打脚踢。刘亚 东还指使恶人把郑迎春铐起来,铐在床上,一会铐子就進了肉里。

第二天一早,恶警林伟又和犯人曲佳继续给郑迎春上大背铐,几分钟后郑迎春的手就开始发黑,这次铐了40多分钟。恶人林伟和曲佳竟无耻的拿出法轮功学员的名单塞進郑迎春的裤裆和胸口来侮辱,郑迎春仍然坚决拒绝转化。恶警刘亚东進屋后,用脚踩她的头,用手纠着头发叫嚣着:“不转化没关系,我们就这样祸害你玩。”

刘亚东经常罚郑迎春坐小板凳、罚站,让喊口号、走操,故意拖延时间不让上厕所。他还给郑迎春加期、关单间上大背铐、联网等,总之是极尽邪恶之能事。

2003 年6月25日8点钟左右,教导员祝铁红、李秀锦和手持电棍的打手王铁军强迫大法弟子写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所谓“作业”,强迫按照它们的要求写,李秀锦喊着:“一个字也不许差!”大法弟子卢静坚决不配合,被恶人祝铁红、李秀锦、王铁军、孙慧强行上“大背铐”。卢静大声正告它们:“你们这是草菅人命。”

恶人们逼着几个不写的大法弟子割自己的脉。恶警何强、刘亚东、高晓华、慕振娟伙同犯人荷亚芹、王洪艳等将大法弟子们一阵暴打,刘亚东对郑迎春猛抽了一阵子嘴巴子,还不时拳脚相加,慕振娟一脚踢在郑迎春的右眼眉上,使郑迎春一下子坐在地上。从这天起,大法弟子们8人被上“大背铐”长达一个月之久。

7月25日,郑迎春的左手失去了知觉,不停使唤不能拿东西,以致生活不能自理。刘亚东却说是装的,趁郑迎春不注意狠狠的掰她的胳膊,令她生不如死。

佳木斯劳教所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在这里的大法弟子每分每秒都承受着巨大的肉体和精神上的迫害。郑迎春自己遭受的这些迫害也只是他们迫害无辜、丧尽天良的冰山一角,希望家乡的父老乡亲不要再被中共蒙蔽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7/134983.html

2006-03-28: 抚远恶警制造假证据 再次绑架郑迎春送劳教
黑龙江省抚远县大法弟子郑迎春长期遭受当地邪恶警察的迫害,被强制洗脑,高额罚款,抄家,非法关入拘留所等等。2002年6月,曾被非法判刑两年,关入佳木斯劳教所迫害,几乎死于狱中。2005年,恶警又多次闯入郑迎春的住处骚扰、抄家,为达到迫害目的,竟然对她制造假证据,于2005年12月28日再次将她送入劳教所。

由于郑迎春曾多次揭露抚远县恶警张思东迫害她的罪行,出于报复,2005年7月20日张思东伙同公安局柴永林、郭吉善与当地派出所两名民警于夜晚九点多钟闯入郑迎春住所,气急败坏的对郑迎春说:你把我上网了!又说,只要不炼法轮功,把书交出来,他们就走。郑迎春说我没有书。这时恶警柴永林突然变脸,亮出搜查证强行搜查郑迎春的家,并威胁说,和我们打交道没你的好。前后搜查了一个小时左右,把郑迎春的家翻的一片狼藉,甚么也没搜到。

7月25日下午张思东与柴永林再次闯入郑迎春住所,并问郑迎春出没出去。郑感到莫名其妙,她一直在家里哪也没去,而张思东还在郑迎春住处周围派人监视,怎么还会提出这种问题?8月25日下午一点多钟,郑迎春从母亲家回来,刚到家门口被张思东等四、五个早已等在那里的恶警戴上手铐强行带入公安局,搜走小灵通一部。郑迎春在公安局突发心脏病,张思东谎称为其看病,与那四、五个警察强行将郑迎春抬進看守所。之后,他们又闯入郑住处搜出三本大法书籍。他们又从公安局拿来九本《九评》书籍和一些传单,在郑迎春的家中摆了一床后進行录相,之后再上报政法委说“郑迎春正在市场散发传单被抓,还在其身上搜了许多传单”。此时郑迎春在看守所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浑身肿、痛、抽,有时生活不能自理。看守所多次将她送往医院就诊,生命垂危。

郑迎春病重的情况下,张思东居然说郑迎春的家里交一万元钱,方可放人。郑迎春的外甥因妹妹不在国内,孩子由郑迎春照顾上学,此时孩子无处可去。

郑迎春在2002年曾经被张思东非法判2年劳教,胳膊被劳教所干警打坏,至今没能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在拿不出钱的情况下,张思东不顾郑迎春死活,又非法将郑迎春判二年劳教。2005年12月28日郑迎春被送入劳教所。当时郑迎春的身体已经被折磨的不像人样,劳教所不收。郑迎春被家人接出治疗,张思东还不死心,把郑迎春的母亲与妹妹叫到公安局让郑立即回家交钱,此时郑迎春身体已经不行。2006年2月23日公安局四、五个警察又闯入郑迎春的母亲家中扬言交1至2万元钱,否则再次抓人,同时要走了郑母亲和妹妹的电话号码。

郑迎春因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为人和善、孝敬父母,受左右邻居、亲朋好友的好评,可是就这样的好人,几年来却几次被恶警抓捕、被判劳教(差点死在劳教所),郑迎春的商店被迫停业,而失业保险金又被停发;郑迎春的母亲因女儿遭受迫害常常夜不能眠、以泪洗面,倒在病床上输液;郑迎春的女儿因母亲做好人而流离失所,寄养在姑姑家中失去了上学的机会。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8/123826.html

2005-08-28: 抚远县抚远镇大法弟子郑迎春,女,40多岁,在2005年8月25日初被抚远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张思东等人从家中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抚远县看守所。据说是因抚远镇的一个学员被恶警张思东等人非法抄家,这个学员说出了三个去过她家的同修,郑迎春因此被绑架,另一位老年同修的家属坚决抵制恶警的非法行径,而没被绑架,但已经被恶警报到佳木斯市,阴谋加重迫害。郑迎春在2002年~2004年期间被恶警张思东绑架到臭名昭著的佳木斯劳教所迫害两年多,一只胳膊被恶警施用大背铐酷刑落下残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8/109328.html

2005-05-28: 追查佳木斯劳教所恶警刘亚东犯罪事实的报告
2003年6月26日,法轮功学员蔡荣、程汉波、杨凤英、代丽霞、郑迎春、马晓华、费金荣、包丽霞等因不写“作业”被强迫坐在地上,恶警刘亚东动手打她们的嘴巴子,恶警慕振娟拿鞋底子狠抽她们的脸,都打变了形,嘴被打肿得向外翻翻着;恶警刘亚东等将马晓华拖進屋里绑在床上,床板只有一张,6、7寸宽,一动也不能动,吃饭和上厕所时才解开,直至绑了一个月,导致马晓华现在还不能正常走路,上食堂吃饭都得好几个人抬着去;刘亚东还把不写“作业”的费金荣拉到外面毒打,又扯進屋里毒打,不停的狠打她的腰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8/102771.html

2004-07-16: 在佳木斯劳教所里,修炼大法做好人的郑迎春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左手致残,丧失劳动能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6/79517.html

2004-06-12: 大法学员郑迎春,被非法强制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劳教两年,5月9日期满,劳教所仍以各种藉口拒不放人,并编造理由加期50天。

2003年7月,干警李秀锦对她实行大背铐手段残忍,致使她右手经常疼痛,左手依然肿痛,给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这个责任由谁来负?九中队恶警李秀锦、孙卉、刘亚冬、王秀荣、蒋佳南经常打骂大法弟子,她们随心所欲,没有人性。

2004-01-30: 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2002年被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2002年11月12日劳教所预谋强制转化大法弟子,郑迎春被逼每天坐凳18小时,因她不念诽谤大法的文章,被陈晶、孙立敏等4、5个警察用警棍一阵毒打,将她打倒在地,使她的腿部青紫。12月26日,刘亚东、张小丹、林伟、又把她一顿毒打,并铐在了床上,第二天又给她上了大背铐,手段极其残忍,刘亚东用脚踩着她的头,揪着头发说:“祸害着玩呗!”她的铐子被打开后,手腕处流了四天脓水。2003年4月23日,刘亚东、张小丹、李秀锦又对她施以酷刑大背铐,她的头撞在了暖气上,鲜血直流,缝了五针。7月26日李秀锦又一次对她施行大背铐,使她左胸痛一个多月,左手及胳膊至今不能活动,生活不能自理。这样情况下,劳教所还给她两次加期。

恶警李秀锦殴打法轮功学员,从2003年1月到现在知道的有13次,因为法轮功学员抵制迫害不干活,李秀锦将法轮功学员康爱民、李平、郑迎春打倒在地。大法学员腿不好使做操跟不上,李秀锦就将人打倒在地。有的大法学员被打抽过去了,但是恶警们见惯了,根本不管,打完后扬长而去。

2003-06-01: 在佳木斯市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抚远县大法弟子有:李燕 、张桂珍 、陈开平 、郑迎春 、隋天龙 、张志臣、孙彦辉、马锡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3-01-21: 2003年6月26日,佳木斯劳教所七大队中队[女队]因为法轮功学员30 多人没有按照队里无理要求的所谓考试内容答题,晚上恶警李秀锦找这些学员谈话,大法弟子卢静坚决不按她们的要求答题。当时就被恶警李秀锦给上了“大背铐”,惨叫声非常凄惨,因为上大背铐这种刑罚令人疼痛难忍,生不如死。第2天大法第子蔡荣,马晓华,戴立霞,杨凤英,郑迎春,包立霞,费金荣,程汉波也遭受“大背铐”酷刑。

大队长何强,恶警洪伟,穆振娟,刘亚东。还有几个刑事犯人,把她们8个人关在一个小屋里,拳打相加,一顿毒打,长达几个小时,大队长何强把蔡荣打了一阵大嘴巴子,当时就打得顺嘴和鼻子流血,脸也肿了起来,恶警将她铐在床上长达20多天。然后将她们都关在楼上的一个小屋里。背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长达一个多月之久不让睡觉。不让穿厚衣服,到了晚上还开着窗户冻她们,一个多月不让出屋。白天背着,晚上再缓过来铐,郑迎春的手被铐子勒到肉里去了,勒得又青又肿都变黑了,才被放下来,现在已经残废了,戴立霞被打得走不了路,一瘸一拐的,肋骨被踢坏了非常疼痛。

在迫害中劳教所大夫给她们每个人缝一针要收20元钱,進行经济勒索。事情发生之后,上级为此事来劳教所调查,大队长何强欺上瞒下,安排了一个刑事犯人,事先告诉她说根本没有这回事。来欺骗上级,藉此蒙混过关。掩盖事实真像。

佳木斯 抚远县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21-02-04: 黑龙江省抚远市政法委:
郑志刚,委书记,手机:13845486999
刘军利,副书记,办电:0454-2132850,手机:13039619188
张志国,610办公室主任,办电:0454-2132859,手机:18245449678,张志国的家属王建华,手机:13136986667
黑龙江省抚远市公安局:
张波,副局长,办电:0454-2138090,手机:13091642788
樊亚飞,副局长,办电:04554-2132464,手机:13512655789
黑龙江省抚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柴金林,大队长,手机:15164508789,办电:0454-2135110
吕云杰,副队长,手机:17151855789
黑龙江省抚远市检察院:
商学敏,检察长,办电:0454-2177001,手机:18845436001、13904545388
吕广,副检察长,办电:0454-2177002、2134002,手机:13836619234
刘玉巧,副检察长,办电:0454-2177003、2132720,手机:18845436004、13069924369
王立全,副检察长,办电:0454-2177004、2121766,手机:13945442693
王利双,副院长,手机:18845436005
赵同玉,控申科长,手机:13945419966
佳木斯市看守所:(2020年更新)
所长室电话:0454-8519118
刘洪伟,所长,手机:13945450877、18645450378,办电:0454-8519765(待确认)
赵君平,副所长,手机:13555587516、18645450518
薛建功,教导员,手机:13803659333

2020-12-26: 抚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柴金林 15164508789 4542135110
佳木斯拘留所 4548317666 4548516999
佳木斯看守所电话(2020年更新)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4)

相关电话:(区号0454)
公安局政保科长 张思东 办2135110-5972 宅2131008
政保科 张树义 办2135110-5972 宅2133089 手机13945494193
政保科 柴金林 宅2132432
政保科 郭吉善 宅2133402

政法委书记(610办)布延庆 办2132859 宅2131861 手机13349545333
政法委副书记 曹印龙 办2132850 宅2134960 手机13836670963
政法委副书记 刘军利 办2132850 宅2134277 手机13039619188
综治办主任 郭子峰   办2132689 宅2133909 手机13091643909
公安局长 王广华     办2132538 宅2131109 手机13945400687
副局长 李广春 办2131029 宅2133481 手机13945430728
副局长 徐瑞新 办2134439 宅2131948 手机13845488777
副局长 王绍波 办2132465 宅2131290 手机13845485432
副局长 姜洪太 办2132464 宅2133695 手机13845488555
看守所 2132428
安全局 局长 李文忠 办2137876 宅2132707 手机13904540707
副局长 王立坤      办2132876 宅2138333 手机13845485719
副局长 杨学礼      办2132876 宅2121666 手机1309619333
正阳派出所 教导员 姜喜德 办2131535 宅2133612
沿江派出所 教导员 李铁   办2136546 宅2133774

本案件有关文件

郑迎春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2004-07-16: 郑迎春96年9月得法后,以前所患的气管炎、关节炎、妇女病、血稠等多种疾病全部消失。她按大法的要求做,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做生意买卖公平,得到了大家的称赞。
99年720江集团镇压法轮功,郑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被镇压呢?应该向国家领导人反映真实情况。2000年初七,她去北京上访被抓,后被送回抚远县看守所并搜走400元现金,要将其劳教,两个月后家人交了2000元钱抵押金后将其放回。2001年初又将其送入佳木斯劳教所進行强行洗脑,13天收取费用3000元。过后,郑迎春去要这笔钱,公司领导、610办、公安部门等互相推托,到现在也没看到这3000元钱。

郑迎春坚持修炼,受到了公安局、县委、公司领导的多次骚扰。

2002年5月的一个下午,县公安局的4、5个人强行将在家里的郑迎春带到公安局,并非法抄了她的家,搜走师父讲法带及经文。恶人以此为证据,公安局政保科长张思东、张树义等人以欺骗的手段将郑迎春塞進看守所。6月17日清晨,给她戴上手铐,非法判两年劳教送入佳木斯劳教所。

来到劳教所首先被搜身,然后送单间隔离转化。郑迎春怀着善心向管教讲真象,与邪悟者讲道理。一次,恶警刘亚冬对郑迎春说:“你不是有功能吗?我掐你疼不疼?”说着就对郑的右胳膊猛掐,郑迎春的胳膊上的血淋子半个月后才消失。这期间,经常还经常让她坐小凳,听所谓的公安部部令。恶警张晓丹、祝铁红、谢群、何芳、何影、高杰、刘亚东等多次对她進行洗脑转化,张晓丹还扬言要把她活埋。

2002年10月上旬有一天晚上,郑要上厕所, 值班的张艳秋叫其一屋四人“联网”,当时屋里有个病号不能起床,张说:“这是所里规定的,一个不起来就别去”,我们说好话,张艳秋也不开门,无奈我们三个人在自己的洗脸盆里方便,然后放在门口,张又说:“你们真不讲究。”随后,她们找来值班队长刘亚东,她到了门口不由分说,将装尿的盆踢翻在地。还骂我们:“就你们这样修啊,自私、不要脸、还是好人呢!”有一次夜间,郑迎春说要大便,刘亚东不让去,这样使郑迎春憋了四个多小时后才开门方便。这期间,郑迎春一直不能入睡。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