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6-12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北 >> 孝感 安陆市 >> 祝本明,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安陆市李店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6-1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2-28: 修炼法轮功顽疾痊愈 湖北祝本明屡遭中共迫害
打湖北安陆市法轮功学员祝本明,女,一九九九年初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多方医治无效的头疼病很快就好了。然而,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祝本明这个平平常常的妇女,也多次受到残酷迫害,在安陆市“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安陆李店镇派出所等的迫害下,几次险些失去生命。

修炼法轮功之前,由于生活压力大,祝本明得了一种头疼病,吃药也不好使。发病时痛得要命,每次都把祝本明折磨得死去活来,苦不堪言。一九九九年二月祝本明开始修炼法轮功,多方医治无效的头疼病很快就好了。从此,祝本明无病一身轻,身心愉悦,心胸也变得宽广了,做事先考虑别人。并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主动善解了与两个乡亲、三个嫂子过去的恩怨。乡亲们亲眼看到了祝本明的身心改变,都由衷地说:“法轮功真好!”其中一个嫂子高兴地说:“我是沾了法轮功的光了。”

但是,让祝本明身心受益的高德大法,却被江泽民出于私心、妒嫉,对法轮功进行疯狂的打压与残酷迫害。沙洋劳教所十个月的时间把祝本明一个好端端的人迫害得不象人样。这段残酷的迫害,令她至今不堪回首。

上访遭绑架,家人遭恐吓

为了还法轮功和大法师父的清白,二零零零年十月底,祝本明依法上访。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在河北邯郸火车站,祝本明遭到邯郸警察的绑架。邯郸警察与安陆警察相互勾结,祝本明被安陆市钟新德、唐建国、陈新运劫持到安陆四里看守所迫害。

祝本明被强迫背监规,强迫进黑屋脱衣检查。刘黎光强迫祝本明照相,祝本明不照,刘黎光动手就打。祝本明三天两头被非法提审,陈忆东等恶警用不准上京、不准炼功、不准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不准孩子上学、不准出家门等手段威胁祝本明,企图逼迫祝本明放弃修炼。祝本明每顿吃的饭里都有灰,有时菜里有杂草,很脏,土、灰都能看得见。

这期间,李店派出所的蒋文斌、胡明武经常到祝本明家威胁祝本明的家人。并扬言要把祝本明的楼房踏平,给祝本明的丈夫和孩子心灵深处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精神遭到严重的摧残。那时,一家人好象天塌了一样,度日如年。有时孩子吓得半夜里一惊一乍的哭,丈夫吓得半个月都不敢出门。五十八天后,蒋文斌向祝本明家人勒索了一千元钱,才放祝本明回家。

强制洗脑,精神折磨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早晨,安陆“六一零”几个警察与李店派出所的胡明武、李店街道书记、李店镇政府郑享林、计生办小孙和镇政府等一群人闯入祝本明家。胡明武、郑享林欺骗祝本明的丈夫,说让祝本明去“学习学习”,学习好了就回来。这次参加洗脑班迫害的人员分别是李绵楚、聂汗章(六一零)、徐亚东、陈光德、彦志文、丁玲丽等。

当天夜里,祝本明正在炼功,洗脑班“六一零”四个人大声骂祝本明。其中一人对祝本明拳打脚踢,威胁祝本明:“再炼打死你!”第二天,这伙人逼祝本明去看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带,祝本明坚决不去看,用手抓紧门。这些人强行把祝本明往外拖,公安局的徐亚东蛮横的把祝本明的手抓出了血。

在河西邪恶洗脑班里,祝本明看到整个院子、走廊、电视屋里到处挂满了诽谤大法的恶毒标语,这些无知的人做出这些恶毒的事,祝本明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让人道德回升,对社会对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不是颠倒黑白是非,善恶不分了吗?

祝本明开始给“六一零”头目李绵楚讲真相,劝他赶快把这些东西撤下来,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这是谤天法,谁做这样的事谁要遭报的。李绵楚不仅不听,还继续逼所有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看邪党电视,还找来什么佛教的人向法轮功学员灌输乱七八糟的东西,诽谤大法。法轮功学员们不听,就被关小号。

“六一零”帮凶迫害祝本明,对祝本明强行灌食,并扬言把祝本明送到沙洋劳教,企图对祝本明所谓的“转化”,祝本明坚决不签字。祝本明无怨无恨几次用书面文字善意给这些参与迫害的人讲真相。两个多月的精神迫害、身体折磨,最后在祝本明第二次绝食的第八天,身体已经不行了,恶人才放祝本明回家。

被非法关押,撬掉三颗门牙

二零零一年五、六月份,祝本明刚回家一两个月的时间,李店派出所一个年轻的恶警,突然闯入祝本明家无故搜查,抢走了真相标语。祝本明直接到派出所去要标语,善意地讲真相,恶警不仅不听,反而还打电话给安陆公安局,伙同警察把祝本明劫持到安陆公安局,一个恶警问祝本明:“标语是哪来的?” 祝本明说:“我不能告诉你,因为告诉你了,你会去害别人。所以我为了你好,我不会告诉你的。如果我今天在这里说假话,我就会遭报应的。”他们就把祝本明绑架到了四里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第四天,所长刘黎光阴险的把祝本明骗出去关进了一个小黑屋里,恶毒地说:“今天我就要在这儿叫你遭报应。”刘黎光瞪着双眼,唆使两个二十左右的男犯人狠毒的把祝本明推倒在地上,用钳子撬掉了祝本明三颗门牙,吐了一地鲜血,接着把祝本明关进了小号,唆使六、七个男犯人监控。

几天后,在恶医杨均练(女)的带领下,一群恶警、犯人闯了进来,凶狠地把祝本明推倒在木板上,一群人对祝本明蛮横灌食,呛得祝本明上气不接下气,痛苦不堪。这些邪恶的坏人还不罢休,接着抓起祝本明的头发,提着祝本明的头狠毒地往木板上撞,把祝本明的头发都扯掉了一把。

在四里看守所这个邪恶的黑窝里,恶人们二十天把祝本明折磨得不象人样,回到家里,乡亲们看了心里都很难过。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八日,李店派出所一恶警突然闯进祝本明家,逼祝本明到派出所去一趟。一到派出所,李店派出所原所长段红伟、胡明武气势汹汹的站在那儿。段红伟对祝本明拳打脚踢,嘴里骂个不停。

祝本明再次被绑架到四里看守所迫害。寒冷的冬天,洗的是凉水,盖的是单薄被。九天的折磨中,祝本明的身体、精神遭到了非人的摧残。恶人们看到祝本明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人已经站不住了,才让祝本明回家。过后听说是派出所段红伟,为了回家过自在年,又怕祝本明上北京,故意把祝本明绑架到四里看守所迫害,等他过完年,再放祝本明回家。

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十月的一天晚上八点,公安局十几个恶警闯入祝本明家,一直冲到二楼,象土匪一样疯狂的踢门,疯狂的骂人,他们连打带踢,强行将祝本明再次绑架到四里看守所。在无任何法律程序和手续的情况下,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祝本明与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安陆“六一零”看守所刘黎光、杨均练(女)等直接劫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

沙洋劳教所是个邪恶的黑窝,十足的人间地狱,坏人们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利用种种卑鄙的手段对祝本明的肉体、精神进行摧残:

1、绑架祝本明到沙洋七里湖医院打毒针。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打毒针后,精神恍惚。痛苦不堪。

2、恶警唆使犯人把祝本明的头发剪得乱七八糟,以此羞辱祝本明,并用白胶布贴住祝本明的嘴,面对墙站立,不准祝本明说话。

3、精神折磨。先问祝本明家里几个人,都干什么,然后阴险的欺骗祝本明说:“你到这里来,你丈夫就不要你了。”妄图摧毁祝本明的精神意志。

4、不准睡觉,毒打。恶警江黎丽(女,背后指使)、汪琴(女)唆使俩个犯人盯着祝本明不准睡觉,不准坐。犯人陈有章对祝本明打骂不停,逼祝本明站着,还把祝本明的头往下用力按。另一犯人用手狠毒的打祝本明的脸和嘴,还骂脏话。

5、利用犹大迫害祝本明,恶警江黎丽(女)、小刘唆使犹大不停的在祝本明耳边灌输邪悟的东西,祝本明根本不听,犹大们气急败坏的辱骂祝本明、骂大法。一次,把祝本明推到一个小屋,逼祝本明挂牌子(牌子上都是诽谤大法的话),祝本明死活不从,犯人、犹大、恶警们就对祝本明打骂不停。女犯人陈有章狠毒的把祝本明的手反背到后背,使劲往上提。

6、多次残酷灌食迫害。恶警汪琴(女)两次把祝本明绑架到七里湖医院强行灌食,管子插到胃底,一口气上不来,随时就有生命危险,第一次差点灌死在医院里。有一次,恶警汪琴(女)勾结孝感十几个男恶警,对祝本明灌食,一男恶警扬言:“祝本明,你白天死白死,晚上死瞎死,到时候我们就说你是自杀身亡!”他们多恶毒的事都做的出来,什么恶毒的话也说得出来。

还有一次,恶警小刘唆使俩个女犯人用绳子把祝本明五花大绑在椅子上,祝本明的手脚、全身不能动。女犯人用一把铁尖匙横插在祝本明嘴里,又用另一把铁尖匙使劲地在祝本明的嘴里搅动,疼得祝本明当时就晕过去了。那天晚上恶警和犯人们拿出一个断口塑料瓶,强行塞在祝本明的嘴里,四个人把祝本明按在铁床边,另俩个人不停地从瓶断口往祝本明嘴里塞脏东西,呛的祝本明当时就口腔出血。仅仅七个昼夜,沙洋劳教所就把祝本明迫害得全身浮肿,双脚肿得走路都没有知觉,随时都会倒地。

7、用卑鄙手段逼迫祝本明转化。有一天,十几个犯人与犹大把祝本明的手按在桌子上,逼祝本明写所谓的“决裂书”。

8、做奴役。强迫做外劳,在车间做手工,每天到深夜,强行逼看邪书,邪电视,逼写“三书”、“思想汇报”等等。

在沙洋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里,十个月的残酷迫害,令祝本明不堪回首。

持续的迫害

二零零六年大约七、八月份,祝本明和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小卖部说话,梅德安、陈新运等三个恶警强行绑架她们到府城派出所,后又将她们劫持到四里看守所。恶警梅德安非法审问祝本明:“还炼不炼功?”祝本明说:“当然要炼。”

祝本明说:“你们在二零零二年勾结沙洋劳教所把我差点迫害死了。是法轮功救了我,法轮功是最好的功法,当然要炼。你们这样做是错误的。”看守所警察与梅德安时不时地威胁祝本明:“如果你这样说、这样做的话,是不可能放你回去的。”又经过了三十多天的身心折磨,最后祝本明家里的亲朋好友多次到公安局、看守所要人,才把祝本明要回家。

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上午,安陆市国保大队恶警杨春桥、梅德安、陈爱清不出示任何证件,闯进法轮功学员毛翠莲的代销部,乱翻一通,强行把毛翠莲关进警车。紧接着又把到安陆找毛翠莲进货的祝本明推进警车,祝本明的眼睛被撞青了一大块。

毛翠莲和祝本明被绑架到府城派出所后,恶警陈爱清又把她俩强行推进铁笼子关起来,然后又把她俩送到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安陆市李店派出所两个警察来到祝本明家里,盘问控告江泽民的事情。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28/修炼法轮功顽疾痊愈-湖北祝本明屡遭中共迫害-421282.html

2012-06-03: 碧山血泪——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一)
6、安陆市善良妇女祝本明的遭遇

祝本明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妇女,修炼法轮功之前,由于生活的压力大,她得了一种头疼病,吃药也不好使,发病时痛的要命,每次都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真是痛苦不堪。一九九九年二月,她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多方医治无效的头疼病很快就好了,从此无病一身轻;身心愉快,心胸也变得宽广,做事先考虑别人。并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主动善解了与几个乡亲过去的恩怨。乡亲们亲眼看到她的身心改变,都由衷的说,“法轮功真好!”

祝本明为了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受到安陆市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安陆李店镇派出所等残酷迫害,几次险些失去生命。她曾先后遭受安陆六一零河西洗脑班迫害一次、沙洋劳教所迫害一次、安陆四里看守所迫害四次,给她与她的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与痛苦。

上访遭绑架、家人遭恐吓
二零零零年十月,她去北京上访,在河北邯郸火车站遭到邯郸警察的绑架。邯郸警察与安陆市警察相互勾结将祝本明劫持到安陆四里看守所迫害。刘黎光强迫她照相,不照像动手就打,三天两头对她非法提审。她每顿吃的饭里都有灰,有时菜里也很脏,土、灰都能看的见。

这期间李店派出所的蒋文斌,胡明武经常到她家威胁她家人,并扬言要把她家的楼房踏平,给她的丈夫和孩子心灵深处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精神遭到严重的摧残。那时一家人好象天塌了一样,度日如年,有时孩子吓得半夜一惊一惊的哭,丈夫吓得半个月都不敢出门。直到五十八天后,蒋文斌向她家人勒索了一千元钱,并强行逼她家人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才放她回家。

强制洗脑、精神折磨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早晨,安陆六一零几个警察与李店派出所的胡明武、李店街道书记、李店镇政府郑享林、计生办的两个女孩等一群人闯进祝本明家,胡明武、郑享林欺骗她丈夫,说让她去“学习学习”,学习好了就回来。当天夜里,她正炼功,洗脑班六一零四人大声骂她,其中一人对她拳打脚踢,威胁她,“再炼打死你”。第二天这伙人逼她去看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带。她坚决不去看,用手紧抓住门,这些人强行把她往外拖,公安局的涂亚东蛮横地把她的手抓出了血。

在河西邪恶洗脑班里,她看到整个院子、走廊、电视屋里到处挂满了诽谤大法与大法师父的恶毒标语,这些无知而又愚蠢的人做出这些恶毒的事,她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让人道德回升,对社会对家庭有百利无一害,这不是颠倒黑白是非,善恶不分吗?她开始给六一零头目李绵楚讲真相,劝他赶快把这些东西撤下来,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这是谤天法,谁做这样的事谁要遭报的。李绵楚不但不听,还继续逼她看邪党电视,还找来什么佛教的人向她灌输乱七八糟的东西,诽谤大法。她不听,就把她关小号,唆使六一零帮凶迫害她,对她强行灌食,并扬言把她劫持到沙洋劳教,企图对她做所谓的“转化”。她说,这么好的大法往哪转啊,那不是毁人吗?她坚决不签字。两个多月的精神折磨,身体折磨,最后在她第二次绝食的第八天,身体已经不行了,恶人才放她回家。
非法关押、撬掉三颗门牙

二零零一年五、六月份,刚回家一两个月的时间,有一天,李店派出所一恶警突然闯进祝本明家无故搜查,抢走了真相标语。她直接到派出所去要标语,善意讲真相,恶警不仅不听,反而还打电话给安陆公安局,伙同警察把她劫持到安陆公安局,后又把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第四天,所长刘黎光阴笑着把她骗出去关进了一个小黑屋里,她大喊“法正千坤,邪恶全灭!”刘黎光瞪着双眼唆使两个二十岁左右的男犯人狠毒地把她推倒在地上,用钳子撬掉了她三颗门牙,吐了一地鲜血,接着又把她关进小号,唆使六七个男犯人监控她。

几天后在恶医杨均练的带领下,一群恶警、犯人闯了进来,象要吃人一样的架势,凶狠的把她推倒在木板上,一群人对她蛮横的灌食,呛的她上气不接下气,痛苦不堪。这些邪恶的坏人还不罢休,接着抓起她的头发,提着她的头狠毒的往木板上撞,将她的头发都扯掉了一把。

在四里看守所这个邪恶黑窝里,恶人们二十天把她折磨得不象人样。回到家里,乡亲们看了心里都很难过。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八日,李店派出所原所长段红伟、胡明武,无故闯进她家,对她拳打脚踢,嘴里骂个不停,再次将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迫害。寒冷的冬天,洗的是凉水,盖的是单薄被。九天的煎熬,她的身体、精神遭到了非人的摧残。恶人们看到她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人已经站不住了,才让她回家。

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晚上八点钟,公安局十几个恶警闯入她家,一直冲到二楼,象土匪一样疯狂的踢门,疯狂的骂人。他们连打带踢强行将她再次绑架到四里看守所。在无任何法律程序和手续的情况下,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她与十几个学员被安陆六一零 等直接劫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

沙洋劳教所是个邪恶的黑窝,十足的人间地狱,邪恶的坏人们为达到所谓转化学员的目的,利用种种卑鄙下流的手段对祝本明的肉体、精神进行摧残:

1、绑架她到沙洋七里湖医院打毒针。很多学员被打毒针后,精神恍惚,痛苦不堪。
2、恶警小刘唆使女犯把她的头发剪的乱七八糟,以此羞辱她。并用白胶布贴住她的嘴,不准她说话。
3、精神折磨。先问她家里几个人,都干什么。然后阴险地欺骗她说,她到这一来,她丈夫就不会要她了。妄图摧毁她的精神意志。
4、不准睡觉、毒打。恶警汪晴(音)唆使两个犯人日夜盯着不准她睡觉,不准坐。犯人陈有章对她打骂不停,逼她站着,还把她的头往下用力按,另一犹大用手狠毒打她的脸和嘴,还骂脏话。
5、利用犹大迫害她。恶警小刘唆使犹大不停地在她耳边灌输邪悟的东西,她根本不听,犹大们气急败坏的辱骂她骂大法。一次下流的把她推到一个小屋,逼她挂牌子(牌子上都是诽谤大法的),逼她踩地上写的她师父的名字。她死活不从,犯人、犹大、恶警们就对她打骂个不停。女犯人陈有章狠毒的把她的手反倒后背使劲往上提。
6、多次残酷灌食迫害。恶警汪晴几次把她绑架到七里湖医院强行灌食,管子插到胃底,一口气上不来,随时就有生命危险,几次差点灌死在医院里。有一次,恶警汪晴勾结孝感十几个男恶警,对她灌食。一男恶警扬言,“祝本明你白天死白死,晚上死瞎死,到时我们就说你是自杀身亡!”多恶毒呀,这帮拿着百姓的血汗钱,反过来坑害百姓的恶警什么恶毒的事都做得出来,什么恶毒的话也说的出来。还有一次,恶警小刘唆使两个女犯人用绳子把她五花大绑在椅子上,她的手脚、全身不能动。一女犯人用一把铁汤匙横插在她嘴里,又用另一把铁汤匙使劲的在她嘴里绞动,疼得她当时就晕过去了。那天晚上恶警和犯人们拿出一个塑料瓶,强行塞在她嘴里,四个人把她按在铁床边,另两个人不停从瓶口往她嘴里塞脏东西,呛的她当时就口腔出血。仅仅七个日日夜夜,沙洋劳教所就把她迫害得全身浮肿,双脚肿得走路都没有知觉,随时都会倒地。

7、用卑鄙手段逼她转化。有一天十几个犯人与犹大把她手按在桌子上,逼她写什么所谓的与大法“决裂书”,她把纸用手全部顶破也没写。后来一个黄石的叫袁怡珍(音)的犹大用伪善的手段欺骗她,一群人强行逼她签字。
8、做奴役。强迫做外劳,在车间做手工,每天到深夜。

在沙洋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里,十个月残酷的迫害,令她至今不堪回首。
二零零六年大约五、六月份,祝本明和一学员在小卖部说话,陈新运等三个恶警强行绑架她们到府城派出所,后又将她们劫持到四里看守所。恶警梅德安非法审问她还炼不炼功,她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说“当然要炼”。她当面指控他们二零零二年勾结沙洋劳教所把她差点迫害死了,还是法轮功救了她,法轮功是好的,当然要炼。你们这样做是错的。看守所警察时不时威胁她,你这样说,这样做不可能放你回去,又经过了三十多天的身心折磨。最后她家里的亲朋好友多次到公安局、看守所要人,才把她要回家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3/碧山血泪——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一)-258434.html

2010-12-30: 湖北省安陆市第一看守所的罪恶
.......
(七)对祝本明的迫害

祝本明曾在安陆四里看守所遭受四次迫害,给她与她的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与痛苦。在安陆四里看守所里,恶警刘黎光强迫她照像,不照像动手就打,三天两头对她非法提审一次天,跟犯人一样对待。在那里,她每顿吃的饭里都有灰,有时菜里也很脏,土、灰都能看的见。

二零零一年五、六月份,刚回家一两个月的时间,有一天,李店派出所一恶警突然闯進祝本明家无故搜查,抢走了真相标语。她直接到派出所去要标语,善意的给抢真相标语的那人讲真相,告诉他不能这样做,法轮大法是正法,这些标语是救人的,让他赶快还给她。恶警不仅不听,反而还打电话给安陆公安局,伙同警察把她劫持到安陆公安局,后又把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第四天,所长刘黎光阴笑着把她骗出去关進了一个小黑屋里,她大喊“法正千坤,邪恶全灭!”刘黎光瞪着双眼唆使两个二十岁左右的男犯人狠毒地把她推倒在地上,用钳子撬掉了她三颗门牙,她吐了一地鲜血,接着又把她关進小号,唆使六七个男犯人监控她。

几天后在狱医杨均炼的带领下,一群恶警、犯人闯了進来,象要吃人一样的架势,凶狠的把她推倒在木板上,一群人对她蛮横的灌食,呛的她上气不接下气,痛苦不堪。这些邪恶的坏人还不罢休,接着抓起她的头发,提着她的头狠毒的往木板上撞,将她的头发都扯掉了一把。

在安陆四里看守所这个邪恶黑窝里,恶人们二十天把她折磨的不象人样。回到家里,乡亲们看了心里都很难过。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八日,李店派出所原所长段红伟、胡明五,无故闯進她家,对她拳打脚踢,嘴里骂个不停,再次将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迫害。寒冷的冬天,洗的是凉水,盖的是单薄被。九天的煎熬,她的身体、精神遭到了非人的摧残。恶人们看到她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人已经站不住了,才让她回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0/湖北安陆市第一看守所的罪恶-234263.html

2010-08-19: 湖北安陆市府城派出所恶警陈新润恶行
......
以上所述只是陈新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很小的一部份。据不完全统计,被陈新润参与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三十多位,被他用各种手段迫害过的还有陈子鹏、张爱英、祝本明、张血芹、陈平、黄铁娥等。

神目如电,陈新润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斑斑在册。历史的大审判已经开始,任何参与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都无法逃脱一切罪责。我们真心希望陈新润切莫被眼前的利益迷住双眼,立即迷途知返,弃恶从善,停止迫害,弥补过错,为自己,为家人生命的永远选择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9/228524.html

2010-08-07:湖北安陆市法轮功学员祝本明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妇女。修炼法轮功之前,由于生活的压力大,她得了一种头疼病,吃药也不好使,发病时痛的要命,每次都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真是痛苦不堪。一九九九年二月,她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多方医治无效的头疼病很快就好了,从此无病一身轻;身心愉快,心胸也变得宽广,做事先考虑别人。并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主动善解了与几个乡亲过去的恩怨。乡亲们亲眼看到她的身心改变,都由衷的说:“法轮功真好!”

法轮大法给祝本明的人生带来了无限的美好和希望。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非法打压法轮功以来,祝本明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受到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在安陆市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安陆李店镇派出所等的非人迫害下,几次险些失去生命。她曾先后遭受安陆610河西洗脑班迫害一次、沙洋劳教所迫害一次、安陆四里看守所迫害四次,给她与她的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与痛苦。

沙洋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十个月的时间把祝本明一个好端端的人迫害的人不象人鬼不象鬼。这段残酷的迫害,令她至今不堪回首。

一、上访遭绑架、家人遭恐吓

二零零零年十月,她去北京上访,在河北邯郸火车站遭到邯郸警察的绑架。邯郸警察与安陆市警察相互勾结将祝本明劫持到安陆四里看守所迫害。在安陆四里看守所里,恶警刘黎光强迫她照像,不照像动手就打,三天两头对她非法提审一次天,跟犯人一样对待。在那里,她每顿吃的饭里都有灰,有时菜里也很脏,土、灰都能看的见。

这期间李店派出所的蒋文兵,胡明五经常到她家威胁她家人,并扬言要把她家的楼房踏平,给她的丈夫和孩子心灵深处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精神遭到严重的摧残。那时一家人好象天塌了一样,度日如年,有时孩子吓得半夜一惊一惊的哭,丈夫吓得半个月都不敢出门。直到58天后,蒋文兵向她家人勒索了一千元钱,并强行逼她家人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才放她回家。

二、强制洗脑、精神折磨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早晨,安陆610几个警察与李店派出所的胡明五、李店街道书记、李店镇政府郑享林、计生办的两个女孩等一群人闯进祝本明家,胡明五、郑享林用伪善骗她丈夫,说安陆市办了学习班,让她去“学习学习”,学习好了就回来。这个所谓“学习班”就是安陆市610办的河西洗脑班。她被骗去的当天夜里,她正炼功,洗脑班610四人闯进去大声骂她,其中一人对她拳打脚踢,威胁她:“再炼打死你”。第二天这伙人逼她去看诽谤大法和她师父的录像带。她坚决不去看,用手紧抓住门,这些人强行把她往外拖,公安局的徐耀东蛮横的把她的手抓出了血。

在河西邪恶洗脑班里,她看到整个院子、走廊、电视屋里到处挂满了诽谤大法与大法师父的恶毒标语,这些无知而又愚蠢的人做出这些恶毒的事,她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让人道德回升,对社会对家庭有百利无一害,这不是颠倒黑白是非,善恶不分吗?她开始给610头目李锦楚讲真相,劝他赶快把这些东西撤下来,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这是谤天法,谁做这样的事谁要遭报的。李绵楚不但不听,还继续逼她看邪党电视,还找来什么佛教的人向她灌输乱七八糟的东西,诽谤大法。她不听,就把她关小号,唆使610帮凶迫害她,对她强行灌食,并扬言把她送沙洋劳教,企图对她做所谓的“转化”。她说,这么好的大法往哪转啊,那不是毁人吗?她坚决不配合恶人,不签字。2个多月的精神折磨,身体折磨,最后在她第二次绝食的第八天,身体已经不行了,恶人们才放她回家。

三、非法关押、撬掉三颗门牙

二零零一年五、六月份,刚回家一两个月的时间,有一天,李店派出所一恶警突然闯进祝本明家无故搜查,抢走了真相标语。她直接到派出所去要标语,善意的给抢真相标语的那人讲真相,告诉他不能这样做,法轮大法是正法,这些标语是救人的,让他赶快还给她。恶警不仅不听,反而还打电话给安陆公安局,伙同警察把她劫持到安陆公安局,后又把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第四天,所长刘黎光阴笑着把她骗出去关进了一个小黑屋里,她大喊“法正千坤,邪恶全灭!”刘黎光瞪着双眼唆使两个20岁左右的男犯人狠毒地把她推倒在地上,用钳子撬掉了她三颗门牙,吐了一地鲜血,接着又把她关进小号,唆使六七个男犯人监控她。

几天后在狱医杨某的带领下,一群恶警、犯人闯了进来,象要吃人一样的架势,凶狠的把她推倒在木板上,一群人对她蛮横的灌食,呛的她上气不接下气,痛苦不堪。这些邪恶的坏人还不罢休,接着抓起她的头发,提着她的头狠毒的往木板上撞,将她的头发都扯掉了一把。

在安陆四里看守所这个邪恶黑窝里,恶人们二十天把她折磨的不象人样。回到家里,乡亲们看了心里都很难过。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八日,李店派出所原所长段红伟、胡明五,无故闯进她家,对她拳打脚踢,嘴里骂个不停,再次将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迫害。寒冷的冬天,洗的是凉水,盖的是单薄被。九天的煎熬,她的身体、精神遭到了非人的摧残。恶人们看到她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人已经站不住了,才让她回家。

四、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晚上八点钟,祝本明正在炼功,突然公安局十几个恶警闯入她家,一直冲到二楼,象土匪一样疯狂的踢门,疯狂的骂人。他们连打带踢强行将她再次绑架到四里看守所。在无任何法律程序和手续的情况下,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她与十几个同修被安陆610 等直接送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

沙洋劳教所是个邪恶的黑窝,十足的人间地狱,邪恶的坏人们为达到所谓转化大法学员的目地,利用种种卑鄙下流的手段对祝本明的肉体、精神进行摧残:

一、绑架她到沙洋七里湖医院打毒针。很多学员被打毒针后,精神恍惚,痛苦不堪。

二、恶警小刘唆使女犯把她的头发剪的乱七八糟,以此羞辱她。并用白胶布贴住她的嘴,不准她说话。

三、精神折磨。先问她家里几个人,都干什么。然后阴险地欺骗她说,她到这一来,她丈夫就不会要她了。妄图摧毁她的精神意志。

四、不准睡觉、毒打。恶警汪情(音)唆使2个犯人日夜盯着不准她睡觉,不准坐。犯人陈有章对她打骂不停,逼她站着,还把她的头往下用力按,另一犹大用手狠毒打她的脸和嘴,还骂脏话。

五、利用犹大迫害她。恶警小刘唆使犹大不停地在她耳边灌输邪悟的东西,她根本不听,犹大们气急败坏的骂她师父,骂大法。一次下流的把她推到一个小屋,逼她挂牌子(牌子上都是诽谤大法的),逼她踩地上写的她师父的名字。她死活不配合,犯人、犹大、恶警们就对她打骂个不停。女犯人陈有章狠毒的把她的手反到后背使劲往上提,她当时大喊师父救命,恶人吓得一下松手了。嘴里还骂个不停。

六、多次残酷灌食迫害。恶警汪情几次把她绑架到七里湖医院强行灌食,管子插到胃底,一口气上不来,随时就有生命危险,几次差点灌死在医院里。有一次,恶警汪情勾结孝感十几个男恶警,对她灌食。一男恶警扬言:“祝本明你白天死白死,晚上死瞎死,到时我们就说你是自杀身亡!”多恶毒呀,这帮拿着百姓的血汗钱,反过来坑害百姓的恶警什么恶毒的事都做得出来,什么恶毒的话也说的出来。还有一次,恶警小刘唆使两个女犯人用绳子把她五花大绑在椅子上,她的手脚、全身不能动。一女犯人用一把铁汤匙横插在她嘴里,又用另一把铁汤匙使劲的在她嘴里绞动,疼得她当时就晕过去了。那天晚上恶警和犯人们拿出一个塑料瓶,强行塞在她嘴里,四个人把她按在铁床边,另两个人不停从瓶口往她嘴里塞脏东西,呛的她当时就口腔出血。仅仅七个日日夜夜,沙洋劳教所就把她迫害得全身浮肿,双脚肿得走路都没有知觉,随时都会倒地。

七、用卑鄙手段逼她转化。有一天十几个犯人与犹大把她手按在桌子上,逼她写什么所谓的与大法“决裂书”,她把纸用手全部顶破也没写。后来一个黄石的叫袁怡珍(音)的犹大用伪善的手段欺骗她,一群人强行逼她签字。

八、做奴役。强迫做外劳,在车间做手工,每天到深夜。

在沙洋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里,十个月的时间把祝本明一个好端端的人迫害的人不象人鬼不象鬼。这段残酷的迫害,令她至今不堪回首。

二零零六年大约五、六月份,祝本明和一同修在小卖部说话,一辆警车突然停在她们面前,陈新润等三个安陆恶警不由分说强行绑架她们到府城派出所。后又非法绑架她们到四里看守所,恶警梅德安像审犯人一样问她现在还炼不炼功,她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说“当然要炼”。她当面指控他们二零零二年勾结沙洋劳教所把她迫害成那样,回家后人躺在床上,全身都不能动,差点死了,还是法轮功救了她,法轮功是好的,当然要炼。你们这样做是错的。看守所警察时不时威胁她,你这样说,这样做不可能放你回去,又经过了三十多天的身心折磨。最后她家里的亲朋好友多次到公安局、看守所要人,才把她要回家的。

今天在这里写出祝本明遭受迫害的经过,别无他意。只是希望所有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人们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为你们自己,为你们的家人,真正的去了解一下法轮功真相。不要再被中共邪党欺骗了,不要再被眼前的利益蒙蔽双眼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真心希望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希望人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6/228003.html

2006-11-06:揭露湖北省安陆市恶警
湖北省安陆市恶警杨春桥、梅德安、陈爱清光天化日之下绑架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毛翠莲、祝本明

十月九日上午,安陆市国保大队恶警杨春桥、梅德安、陈爱清不出示任何证件,闯进法轮功学员毛翠莲的代销部,就象日本鬼子进了村庄一样,在部里乱翻一通,毛翠莲慌忙叫喊“有人打劫”,恶警梅德安公然违背法律出手打人,打毛翠莲的嘴巴。毛赶紧向外跑。司机陈爱清强行把毛翠莲关进警车,紧接着又把到安陆找毛翠莲进货的祝本明推进警车,祝本明的眼睛被撞青了一大块。警察绑架了人,并抢走了大法书籍。

毛翠莲和祝本明被绑架到府城派出所后,恶警陈爱清又把她俩强行推进铁笼子关起来,毛翠莲的衣服都拽破了,然后又把她俩送到四里看守所。毛翠莲被他们迫害的胃和心脏出现严重问题,生命垂危。看守所所长刘黎光和医生何小青怕承担责任,同时发现毛翠莲包里有一千元钱,就给毛翠莲戴上手铐,派两个男犯人把毛翠莲押到普爱医院看病,还没看好,就强行把她押回看守所。毛翠莲仍然疼痛难忍,没有脱离危险,狱医何小青没人性的说毛翠莲装歪,并威胁说等着判刑吧。

毛翠莲在看守所生命垂危,家里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整天以泪洗面,村主任看不下去了,找到国保大队要人,国保的人威胁村主任和毛翠莲的家人,并要他们做邪恶的担保,还敲诈村主任请客,不然就判五年劳教,村主任只好照办,才把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毛翠莲接回家。可是祝本明仍然在看守所被迫害着。

可曾知道,文革期间那些给中共当炮灰的警察、造反派们不是被杀了一批吗?江泽民为了给自己解脱,曾放言说要杀一批警察以平民愤;而且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在国际互联网的恶人榜上有名,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迫害法轮功的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组织、任何一个团体一直要追查下去,直至绳之以法,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奉劝做恶者,赶快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正告这些做恶的警察,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是来迟与来早,不要被眼前的利益冲昏了头脑,断送了自己的未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6/141870.html

2006-10-24: 湖北省安陆市大法弟子毛翠莲、祝本明被恶警绑架
大法弟子毛翠莲与祝本明在她工作的小卖部里切磋,被恶人举报,此人是毛翠莲曾给他讲过真相,并指出他在私生活上的不严肃行为,他嫉恨在心,趁机报复。恶警梅德安扬言说:“死个把人怕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4/140905.html

2006-10-12: 湖北安陆市大法弟子毛翠莲、祝本明被邪恶之徒绑架
10月9日,大法弟子毛翠莲和另一名大法弟子祝本明,在太白大道旁自家的小卖部里切磋时,被恶人举报,俩人同时被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四里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2/139959.html

2001-10-24: 湖北省安陆市迫害大法弟子实录
大法弟子祝本明,女,李店镇人,被无故关押,她为抗议非法关押而绝食二十天,恶警教唆外牢犯人强行灌食,犯人用几尺长的生锈钢筋捅嘴撬牙,致使三颗牙被撬断,极度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4/18494.html

孝感 安陆市联系资料(区号: 712)

2021-01-31: 湖北省安陆市雷公镇综治办盛仁安
湖北省安陆市雷公镇白兆村书记邓文成电话;13871916163

2020-12-14: 孝感市中级法院
湖北省孝感市中级法院: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0号,邮编:432100
电话:0712-2323021
孝感市中级法院审监庭:
谭光剑:0712-2319541
黄 浩:0712-2326297
汪育华:0712-2314548
王 华:0712-2320578

2020-11-11:
安陆法院地址:
湖北省安陆市解放大道38号 邮编:432600
法院院长:陈志坚 0712-5260350
副院长:江幸生 0712-5260353 13972646368
杨耀龙(刑庭庭长,主审法官):0712-525101713177259953、13307297953
毛翠娥(刑庭副庭长):13871879839

安陆检察院:
地址:湖北省安陆市解放大道36号 邮编:432600
检察长:夏明15327098828
副检察长:任晋红18907296688、0712-5267501
副检察长:柯继承13807296569、0712-5267301
副检察长:陈荣13177262081
公诉部:
侯娟(主要负责人):0712-5267509、15307296538
胡伟 0712-5267507、13307298916
叶先丰 0712-5267508
黄纯玲 0712-5267510、13307296650
王艳 0712-0712-5267508、18071195877
熊瑛 0712-5267506、15307296656
刘培建 0712--5267510 18071195887

2020-09-09:
湖北省安陆市法院:
地址:湖北省安陆市解放大道38号 邮编:432600
法院院长:陈志坚(1970年11月出生,江西省景德镇市浮梁县人)0712-5260350
副院长:江幸生0712-5260353 1397264636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