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1-2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 >> 周玉仁,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六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5-3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周玉仁 姜桂兰
兄弟姐妹/伯父母: 周玉英 周玉玲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6-21: 辽宁省清原县又有29人控告首恶江泽民
一次又一次绑架、关押,一次又一次劳教、判刑,强行“转化”、酷刑折磨、亲人被迫害致死,家属遭株连……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不但被剥夺了信仰自由权,甚至被剥夺了生存权。

近日来,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纷纷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据跟踪统计,现又有二十九位法轮功学员给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寄出刑事控告状,要求对迫害元凶江泽民进行公诉,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法轮功学员们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周玉仁、姜桂兰夫妇:夫陷狱八年 妻遭劳教 妹被害死

清原县石油公司退休职工周玉仁,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妹妹周玉玲被红透山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清原拘留所,九月初被迫害致死。周玉仁将周玉玲被迫害过程写出来,为此事被非法判刑六年,先后被关押在辽阳华子监狱、大连监狱。多年来,直接给周玉仁造成经济损失近十万元。

周玉仁的妻子姜桂兰,曾两次被绑架,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半,被罚款八千多元现金。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1/辽宁省清原县又有29人控告首恶江泽民-311171.html

2011-02-07: 辽宁法轮功学员周玉仁遭迫害部份经历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周玉仁,一九九七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长时间不少病如肠炎、健忘证、腰痛、头痛都好了;修炼前的赌博、拿公物、刻薄整人等许多毛病都没了,甚至连抽烟喝酒都戒了。在加油站,周玉仁负责伙食和做饭,到公司领钱购物都是他一人,也没有任何票据,学大法后, 他不占一分钱,温一壶热水搓身,他都要给一元液化气钱,他说这是他发自内心自愿自觉这样做,用不着别人知道,而是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

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九年十年中,周玉仁遭中共非法劳教一年半,又因揭露妹妹周玉玲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二零零三年五月被中共绑架、非法判刑六年,经历了抚顺吴家堡教养院、辽阳铧子监狱的折磨。周玉仁出狱后揭露了当时在铧子监狱遭受的迫害,以下是周玉仁自述在抚顺吴家堡劳教所遭迫害经历:

做好人屡遭绑架

我确实在做好人,谁能想到做好人反而遭迫害了,仅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至二零零一年,我在家、在单位就被县公安局绑架两次,第一次是七二零刚过,第二次是从抚顺教养院回来不长时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场景历历在目。

二零零二年夏,清原县公安局又到我家绑架我,因我没在家而未成,但迫使我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我和儿子又遭到抚顺警察绑架。

在拘留所遭警察殴打

我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进京上访,在北京一家旅店被绑架,在进京之前我怕牵连石油公司的书记、经理和站长,我写了一封辞职书,这与石油公司的任何一个头头都没有关系了,后来听说这件事受到了清原县政法委的干涉:不管辞职与否,进京上访的石油公司的领导就得管,所以我单位的一副经理一直追到北京,当时清原县在北京有驻京办事处,专门截阻法轮功学员上访。我被押回到清原大沙沟拘留所,警察刘磊逼我蹲下,我刚蹲下,他就用穿着皮鞋的脚飞起一脚踢在我的下巴上,几乎把我踢翻,刘磊拿起狼牙棒(铁管套带粒橡胶)在我后背狠狠打了两下,然后又用电棍电我的脖子,刘看我没动,又电我的手背,我也没动,他就大骂说我挺抗劲。其实我觉得脖子和手背火烧火燎的,又象有一张大嘴一块一块往下撕肉,那滋味非常难受。后来我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吴家堡教养院,在那里我亲身经历并见证了该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见证抚顺吴家堡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末到二零零一年初,在抚顺吴家堡教养院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近四百人,女法轮功学员二百七十多人,男法轮功学员最多时一百一十二人,抚顺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是:骗和打、逼迫法轮功学员谩骂师父、污蔑大法,不肯者遭打。如:十来个人把法轮功学员贾抬起来举过头顶一齐松手摔下来,贾清贵被打得面部青肿,双眼肿得一条缝,嘴张不开;袁鹏被打得几乎把舌头咬断;秦中科(石家庄送来的)在会场上喊法轮大法好,几乎被警察乱棍打死。类似这样的事太多了。

一开始警察逼我每天早五点蹲到晚十一点,大约有半个月时间,脚脖子肿得根本就不能蹲了,一坐下就有人踢我,恶警姜永枫领来五、六个犹大把我按在地上,恶警姜永枫用两腿夹住我脖子,十多只手伸进衣服里抓掐我前胸、后背、肚子、两肋、腋下,这样反复折腾我,我被折磨得脑袋发胀、有窒息的感觉。

经济上的迫害

在这场迫害中,我单位清原石油公司的头头们在上面的压力下也不同程度的参与了,一九九八年石油公司资金短缺,进货困难,动员职工集资帮单位度难关,我也集了五千元。二零零一年返给时只给回九十元钱。二零零九年我找到单位查一下钱的去向,单据上竟盖着清原政法委的章,连经手人都没有,就跟土匪一样,明抢。

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九年这段时间,中共对我非法判刑六年、非法劳教一年半,至少有六年没给开工资,每月按低标准五百元算,一年六千元,六年三万六千元,房屋补贴五万多元,失业保障金五千八百元,以上这些钱计九万一千八百元均未给我,再加上文提到的五千元集资款,这场迫害对我个人(不算其他家庭成员)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九万六千八百元,这对于一个靠微薄工资收入的人来说数额不小,精神上的损失无法估量。

这场对我的迫害还体现在亲戚、朋友和同事对我的疏远、歧视,善者、弱者遭受苦难他不同情;强盗、恶者横行霸道他还挺赞同。说白了,这场迫害也是对这些人的迫害。

我无意指责谁,愿望是想那些迫害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能弃恶从善,为自己命运着想,能有个好的未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一个人对别人做什么实质上都是对自己做什么,你对别人行恶,遭报时那不是对自己行恶吗,你对别人行善,相应也会得到好的报答,那不就是为自己积福份吗?有人被时间障目,认为有人还在继续行恶不是也没怎么样吗。其实这是苍天对人的慈悲,如果仍然有恃无恐的行恶,就会加速毁了自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7/辽宁法轮功学员周玉仁遭迫害部份经历-235961.html

2011-01-13: 法轮功学员周玉仁揭露辽阳铧子监狱暴行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周玉仁,因揭露妹妹周玉玲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二零零三年五月被中共绑架、非法判刑六年,经历并目睹辽阳铧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周玉仁出狱后披露,当时他被劫持到铧子监狱时,有五十九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那里,其中就有六人后来因迫害而失去生命。以下是周玉仁自述遭迫害经历。

揭露妹妹被迫害致死遭绑架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九点多钟,我在家里打扫卫生,抚顺市国保大队和清原县“六一零”突然破门而入,将我绑架,真相资料一千多元钱被抢走。在抚顺国保大队经过了所谓的审讯及非法判我三年教养,送进抚顺教养院。

抚顺教养院九大队队长王立国领着四、五个打手把我带到一个空间,让我蹲在地上,打手们一拥而上,用脚往我的头部、面部猛踢……当时我感到鼻子往外淌血,只听到王立国手中的电棍在我耳边叭叭的直响……

不到一个月,他们又把我从抚顺教养院关到清原拘留所。我妹妹周玉玲被清原县拘留所迫害致死,当地公检法得知曝光的材料是我写的,将我非法判刑六年。

我妹妹周玉玲是在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在清原县红透山铜矿遭绑架的,红透山铜矿派出所所长梁大明用电棍电她,当天把她劫持到清原县拘留所。九月二十日周玉玲被迫害致死。当我们家人赶到时,警察已将遗体停在火化场。当时公安局副局长宋义出面处理这件事,他们要马上火化,我们家属要追查死因,要求尸检。宋义表示可以,但家属得出五千元钱,法医由公安局找。僵持到下午四点多钟,他们从县医院弄来了一张诊断书,说周玉玲是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而死亡。这张诊断书只准娘家和婆家各派一代表看,别人不能看,而且不准抄写,不准复印,更不能要原件。然后宋义打了一个电话,来了一面包车的警察,强行将我妹妹的遗体火化了。

后来我们查访到两个情节:一、周玉玲没到医院前就死了。遗体到医院后,警察还要求医院给周玉玲检查,医生说:人都死了,还检查什么?为此警察和医院还吵了起来。所以血压、透视、心电图等所有的检查报告一样也没有。二、据了解,因为政法委出面,他们才在县医院弄到一个假的诊断书。

根据我逐渐的查访和掌握的事实,我写了一份揭露恶警将周玉玲迫害致死的真相资料在当地散发。于是邪党公检法互相勾结,将我非法冤判六年。

辽阳铧子监狱罪行累累

后来我被绑架到辽阳铧子监狱。在铧子监狱里一切都是强制的,强制劳动、强制学习、强制看新闻、强制穿号服……铧子监狱曾因为法轮功学员不戴胸牌而停止家人探视、停止洗澡、停止购买日用品。

法轮功学员刘权拒绝走访队,被监区长许长海一拳打得鼻口出血。法轮功学员白鹤国拒绝所谓的劳动改造,耳膜被恶警打穿。法轮功学员李文松被监狱长助理李成鑫把嘴唇打豁口。法轮功学员吕云青、冯文忠都多次被打。

法轮功学员任晓北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经常将他的嘴塞住。一次,恶警小队长王建军还指使刑事犯把任晓北在灌食后吐出的秽物重新灌回去。还有一次,刑事犯崔克抢夺任晓北手里的法轮功经文,任晓北不给,崔克就扑上去掐任晓北,将他掐昏过去后把经文抢走。恶徒们还把任晓北拖进一间收拾好的空监舍,窗户门的玻璃全用纸糊上,把任晓北两腕铐在带扶手的椅子上,一边一个监控人,不让上厕所,屎尿拉在裤子里。

二零零六年,铧子监狱把集中在九大队的法轮功学员一部份转关到其他大队,开始强制“转化”和强迫劳动。我被转到大连市监狱六监区,监区的头头一天也没忘记逼我做奴工和转化。监狱告诉刑事犯,如能把法轮功学员逼转化了,监狱奖励九十分,一分能减刑一天。于是,迫害更加血腥了,手段更加毒辣。

对快要出狱的法轮功学员,铧子监狱就提前一个月把他们弄上三楼强迫“转化”。三楼是全封闭监舍,隔绝一切信息和人员来往,只有看管人员。他们采取的洗脑手段就是骗、熬、打。骗:把天安门自焚伪案等东西,通过电视高分贝、强色彩地破坏法轮功学员的听觉和视觉,以达到让人晕头转向、神志不清的效果。熬:警察轮流讲歪理邪说,让监控人看着不让睡觉。以上两招不灵了就开打。

二零零八年末,铧子监狱将法轮功学员分别转到盘锦监狱、大连南官岭监狱、大连市监狱。在南官岭监狱恶警如临大敌,大盖帽、武装带、电棍、警棍,全副武装,法轮功学员任晓北一下车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一拥而上,用警棍打,用电棍电击任晓北的嘴……法轮功学员曹阳高喊“不准打人”,这帮“土匪”又拥向曹阳,拳脚、电棍,就象雨点一样落在曹阳身上……

二零零三年我被劫持到铧子监狱时,那里共被非法关押着五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六人后来都因迫害而死亡。连平(被判刑六年)、范学军死于铧子监狱,白鹤国(被判刑十一年)、王宝金(被判刑十年)死于大连南官岭监狱。吕云青从铧子监狱转到大连市监狱,又从大连市监狱转到铁岭监狱,回家后不两天就去世了。卢文忠在铧子监狱被迫害出一身病,回家不久也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3/法轮功学员周玉仁揭露辽阳铧子监狱暴行-234834.html

2009-04-28: 辽宁清原县大法弟子周玉仁、李文松受冤狱六年后将回家
辽宁省清原县大法弟子周玉仁、李文松受非法冤狱六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监狱,将与五月十九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8/199819.html

2008-11-23: 辽宁抚顺市大法弟子周玉仁、李文松被非法判刑
抚顺市大法弟子周玉仁、李文松,于二零零三年三月被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辽阳华子监狱遭受迫害。零七年被秘密转移到大连监狱继续迫害,家人知道后前去大连监狱看望,见周玉仁面黄肌瘦,前门牙也没了。最近家人又去看望却遭到无理拒绝,还不准他们往家里打电话。现在家人都很担心他们。

李文松

李文松,男,现在被非法关在大连监狱地址是: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姚工街300监区号2——3中队。

周玉仁,男,现在被非法关在大连监狱地址是: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姚工街300号监区6——1中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3/190323.html

2006-07-15: 辽宁省辽阳市铧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现在被辽阳市铧子监狱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刘世维、董维佳、王欣、荆渔(沈阳)、刘洪波、刘华新、常万亮、任海飞、曲连喜(大连)、孙世海(鞍山)、佟宝光(抚顺市)、刘洪昌、李文松、周玉仁(抚顺市清原县)、吕云清(抚顺市新宾县)、田晓飞、李新、刘权(本溪)、李金海(锦州市)、王君洲(康平)、屈永久(辽阳市)、白鹤国(辽阳市灯塔)、华双玉(庄河)、曹阳(新民市)、倪乃胜(瓦房店)、符绍铁(铁岭市)、王立民(铁法)、任晓北(葫芦岛)、王宝金(营口)、曲德仁、解长宝等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5/132999.html

2006-07-03: 辽宁清原县大法弟子周玉仁在辽阳铧子监狱遭迫害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周玉仁2003年因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抓捕,判六年,被非法关押在辽阳铧子监狱三监区。大法弟子周玉仁不配合邪恶反迫害,现绝食十几天,身体非常虚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132094.html

2005-11-19: 曝光抚顺市公安一处和小白楼
辽宁省抚顺市公安一处从99年7.20以来一直绑架、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直接迫害致死、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抚顺市公安刑事警察支队(当地百姓俗称“小白楼”)的地下室则是公安一处实施酷刑逼供的一个场所。

抚顺市公安一处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

三、疯狂绑架、残酷迫害,案例难以计数

2003年5月,公安一处在清原县不法人员的配合下,绑架了清原县大法弟子李文松、魏明华夫妇、周玉仁、周福龙、周玉义和妻子及女儿周美娜、周玉英、赵连凯、姜得芳、王桂华、王岚、闫月增及妻子、刘金平。魏明华是清原一中教师,她是在全校师生众目睽睽之下,被恶警打倒在地后拽着两只脚头朝下从学校操场拖到车里的。李文松是被恶警从6楼抬到车里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9/114836.html

2004-01-30:2003年9月20日左右,抚顺清原县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将大法弟子李文松、周玉仁判刑六年。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11月23日维持原判。现两位大法弟子仍被关押在清原县大沙沟拘留所,据说公安准备送他们去沈阳大北监狱迫害。

2003-05-31: 最近,辽宁抚顺市公安局在清原县政法委的配合下,非法绑架了清原县大法弟子周玉仁.

2002-08-18: 恶警姜永枫每天大讲xx主义,为人民服务,可是他背后干了些甚么?新宾学员孟庆春,在关押期间,受到了极大摧残,身体非常虚弱。同寝室班长董海宽和其他学员拿出自己的钱,为孟庆春筹集了300元钱,可姜永枫却把这笔钱揣進自己的腰包。学员家属考虑自己的亲人在劳教所受尽摧残,他们省吃俭用给劳教所里的亲人存的钱,都落入姜永枫手中,被他据为己有。

以下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的存款都被姜永枫侵吞:周玉仁(清原县);戈新、展大军(望花区);董海宽(顺城区);冯健(新抚区)。生活极度艰难的学员赵云山,其家属存摺200元也被姜永枫提走。连教养院的警察都说:姜永枫可发了。

(二)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九大队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很多人身上长了疥疮,得不到医治,还不让到室外放风和晒太阳。有一些人还被劫持在小号中,疥疮还在漫延,恶警还指使犯人殴打他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18/35104.html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21-07-20: ◇辽宁省清原县政法委、610人员信息

政法委书记苏斌:024-53039376办13904130323
副书记李左海:024-53067716办15042367099
副书记周庆峰:024-53079306办18940306098
主任井红:024-53022556办15541306909
维稳办(610)主任程安元:024-53023640办13188296698
信访局局长王贵彬:024—53030509办15841328811
政治部主任于福英:024-53029400办15841362899
信访督察专员韩广岩:024-53022689办13842331977

2021-04-29:: 清原县红透山警察电话:赵立华所长:13942353255
李旭 :13904237851
警察 : 18604230817

2021-04-29:: 铁岭市女子看守所:所长张微15904109195
昌图县检察院:
检察长付振和 75920901 13904103548
副检察长赵希伟 75920233 13941046656
副检察长姚野 75920667 13941011668
侦监科长刘玉莲 75920685 13504100511
侦监科王选铎 75920091 13941006880
侦监科刘长录 75920105 13700106276
侦监科裴丽 75920102 13591075858
侦监科杨巍 75920085 13591019030
侦监科郭志德 75920091 15214247869
公诉科长井煜明 75920016 13470129960
公诉科宋景田 75920682 15141859900
公诉科刘洋 75920013 13470103039
公诉科卢瑛瑾 75920013 13704109713
公诉科杨举 75920662 13704908253
公诉科候巍巍 75920016 1521428411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08-11-23:
大连监狱地址:大连市甘井子区姚工街300号。邮编:116037
监狱长:李晓民
副监狱长:孙成军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