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9-2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北 >> 荆州 公安县 >> 大法弟子, 女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6-06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5-06-06: 我是1999年5月初开始修炼轮功的。之前,我的孩子由于贪玩,玩电脑游戏,因此而不想上学。从我开始看师父讲法录像第一天,我带着孩子去看,只看完第一讲,孩子就开始自觉自愿的上学,连续看完九讲后,他整个人都变了,变成了一个懂事又听话的孩子,学习成绩也有很大的进步。我自己炼功前有“类风湿关节炎”,可是炼功短短几天,身体不适的感觉完全消失了,身体非常舒服。从此我就感受到法轮功的神奇,觉得这个功法太好了,他既能减轻人的精神负担,又是祛病健身的良方。

可是,我炼功只有两个多月,法轮功在中国就遭到无理镇压。作为中国公民的信仰自由和最基本的人权被剥夺了,在这种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吧,就这样我们开始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然而就因为我们说真话,而遭到了所谓执法人员的绑架、监视、抄家、拘留,判刑等等。就我个人来说,被绑架四次,在看守所拘留十个多月。

拘留期间,我以绝食的方式抗议政府这种非法行为,可是却遭到了他们的强行灌食,还把我强拖出去游街。有几次我的生命垂危,他们在不想承担责任的情况下,才放我回家。回家后,一直监视我,随时都面临再绑架。2001年7月9日,邪恶认为的“7.20”敏感日之前,他们半夜砸门绑架了我。当时我绝食绝水,再加上我十三岁的孩子要妈妈,我被释放。在这之后,我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我的家人也十分担忧我的安危,母亲因见不到我,本来很好的,突然发病离开了人世。母亲去世我从娘家再回家,就在家遭到绑架。他们几次非法抄家,还毁坏了我家的物品。后来他们非法判我三年刑,并送我到武汉女子监狱。

我被分到三监区二分监区,起初是超时的劳动,而且劳动任务重。记得有几次通宵不允许睡觉,他们说你到这里来首先要过劳动关,然后再过学习关。一次我发现监号里有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东西,就把它撕了。执勤的犯人知道了,有好几个人连拉带打把我铐起来,值班干部对她们的行为视而不见,默认和纵容。不久,2002年1月18日早晨,通知我半天劳动,半天学习。从此每天强迫所谓的学习,实际上就是要达到他们的目的——所谓的转化。她们表面上说得很好,你怎么想就怎么说,怎么写,可事实不是这样,如果你写的不是她们要的,他们就会想方设法找理由让你罚站,或者铐起来。你只能听他们说,或者顺从,默认,否则就会说你违反监规队纪,惩罚你。记得有一次,包夹人员跟我谈“法轮功问题”,我讲的不符合她们的要求,因为说的是真话,所以就遭到罚站,连续站了八天八夜,不让睡觉。终于有一天,他们又找了一个借口,把我铐了起来,理由是我站队点名前没有唱歌。这种事情发生在“法轮功”身上不容分说先把你铐起来。这首歌我能唱吗?共产党残酷镇压一群手无寸铁,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包括妇孺伤残,那共产党是什么样的角色?还让我唱什么没有它就没有新中国?谁能唱得出来?

这一次戴手铐,她们的目的就是要转化我。每天不让睡觉,每餐为我端饭,事实上是不想给我饭吃,因为不开手铐,我自己没法吃,包夹的人喂饭,总是埋怨和指责,喂几口就不喂了。她们还怕其他犯人看见,知道他们实际上不给我饭吃。因为我不放弃修炼,干部就会给包夹人员施压。包夹们总是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尽管她们知道我们是好人,可是在监狱那种失去言论自由的环境下,人们只能敢怒不敢言。

这期间,不让家属接见,家属只好存钱在帐上,我想用自己的钱买早餐,刚开始包夹说,卖完了,后来我要其他犯人帮我买,被包夹发现,就再不准别人给我买了。大热天不给我水喝,有时给一点点水。每天只允许我上一次厕所,而这一次厕所还要申请好几次。月经来了,内裤沾满了血,不允许洗澡,换衣服,把我反铐在监号里,楼梯口的铁栏上,脚不能落地,最后手铐铐进胳膊的肉里去了,手铐没法打开。一个干部竟然说:“这副手铐150元,坏了要赔偿的。”,受害者还要承担迫害者刑具的费用,只有共产邪党做得出,是共产邪党的逻辑。尽管这样,她们仍然要把我铐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我违心的答应了她们,之后又受到了犹大的干扰,做了一个修炼者最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做的事。(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后来我被调到“法轮功”中队,在那里,她们又要我学她们的那一套东西。我不学,我写了一份“修正材料”,告诉它们,我以前违心的所说所写的不应该写的东西全部作废,表示要在法轮大法这一门中修炼。这样一来,她们便轮番更换包夹人员做我的工作。口头上它们说不想“转化”我,实际上利用犯人和犹大散布邪悟理论,还说什么不“转化”就不能回家等等,转过来她们又说我不想回家,“不要家了,精神不正常”。直到我回家的当天,她们还在要我表态,我说“我没有罪”。

在这个队里,没有妥协的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是不准说话的。有一次,我被调换了监号,我帮监号里的人打了几个中国结,后来罚我多打50个,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无意中听犹大说,因为我帮了她们,其中有一个是没有妥协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一次,我帮她抬了一下水,就不让我出去打水了,说我违反监规队纪,象这样的事发生在一般犯人的身上,那是很正常的,根本就不会说什么,可是对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来说,就会遭到惩罚。对有些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她们还采用一种比较隐蔽的方式,安排在监号里面“学习”、劳动,晚上关上门,直到半夜,或者深夜一、二点。她们的目的也是一样——“转化”,她们往往表面上说不想“转化”我们,可事实恰恰相反,这种精神上的折磨,往往更容易毁掉人,就象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束缚着人。我亲眼见过一个同修,叫刘为三,据说是襄樊人,听说在监狱里遭到不公正的对待时,与包夹人员发生矛盾,后被关禁闭,导致后来痴痴呆呆,整天傻傻的坐着,有时坐不稳,生活不能自理。还有一个叫宋玉莲,大概也是襄樊人(具体地址不是很清楚),来到监狱以后,被所谓的“转化”了,在去年春节前夕,突然发病,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来送回家,听说已经去世了。

我是2004年5月回家的。回来后一直不想把这些写出来,只要那些参与者能认识到他们的错误,能改正过来,我就不写了,所以回来后,找丈夫单位领导讲真象,因为我没有单位,一直是他们在参与,在同年9月份,我写了一封短信,找了派出所参与的相关人员谈话,并请他们把信转交给县人大,希望得到合理的调解,同时也写明了调解的内容:要求退还原本属于人家的物品,赔偿部份损失和安置,如不能得到合理的答复,我会依法起诉。可是几个月过去了,依旧没有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地方上的相关公务人员还伙同犹大到外地做洗脑迫害,还有的单位要求不在本地的学员要经常打电话,“汇报情况”,实际上是对人身自由的限制。

荆州 公安县联系资料(区号: 716)

2021-09-07: 湖北省石首市政法委综治办(610)人员名单
李友平 政法委书记 13797557666
高家顺 石首市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13972340288
李勇 政法委副书记 13307212888
付方方 政法委副书记市防范办主任 13872329186
刘国栋 市法学会常务副会长 13508625129
洪志 市政法委正科级干部 13508625268
付苇 市维稳办副主任 13986673188
顿燕妮 市防范办副主任 13507255558
耿先权 市综治办副主任 15927776188
钟俊芳 市政法委政治处主任 18627226888
刘功义 市法治办副主任 13507255823

绣林办事处
王志红1359387752818972359168党工委书记
吴波13507251877办事处主任
刘永辉18772599828副书记
陈启文15926612333副书记
韩文清15090808666纪工委书记
李丹13997552998宣传委员
邓作15826616216人武部长
曼忠华13507250759办事处副主任
王炜13872364401办事处副主任
赵声贵13972103206主任科员
戴建新13507256068副主任科员
刘银强13593872528副主任科员
白良梅13972385838正科级干部
谯戟13972358726副科级干部
杨诗红15927702687副科级干部
谭显中15171123287副科级干部

2019-11-24: 姓名:廖学圣(廖学胜),Liao,Xuesheng
出生日期:1959年 8月 19日
出生地:湖北省公安县
工作单位名称:湖北省公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职务:副大队长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湖北省公安县斗湖堤镇阳光花园七栋502号
廖学圣电话:13607216854 15697217293
廖学圣的妻子:潘华 13997601976

2019-11-18: 湖北公安县法轮功学员王绍清被超期关押的信息补充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