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1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上海 >> 闵行区 >> 张南平, 男, 48

个人情况: 在上海工作二十年,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住在闵行区浦江镇, 原籍江西省东乡县占墟镇曾家村张家组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6-05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抄家/非法搜查  多次迫害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9-21: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法轮功学员张南平于9月20日结束14个月冤狱,从上海闵行看守所平安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1/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31531.html#21920205812-1

2021-06-28: 上海市法轮功学员张南平被非法判刑
上海市闵行区法轮功学员张南平,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被非法绑架、构陷,日前已经被上海市奉贤区法院非法枉判一年两个月。

张南平,男,原籍江西抚州市东乡县,在上海工作二十年,住在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张南平在工作单位被绑架、非法抄家,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被抄走,并于二十二日被非法刑事拘留。参与绑架的有鲁汇派出所。

张南平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八月二十四日被非法批捕。

得知张南平被绑架后,他家人特意赶到上海,原本想聘请上海本地律师会见张南平,了解相关情况。但上海本地律师说无法会见,只得作罢。后经辗转,好不容易请到河北省一位愿意会见的律师。

九月二十九日,律师专程从河北赶到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要求会见张南平。看守所接待人员黄红屏查看电脑系统后告知:办案单位有指示,法轮功案件在侦查阶段不让会见。并提示律师等侦查阶段结束,或找办案单位交涉。律师遂打闵行审理队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因长假将近,律师只得先回河北。

十月十五日,律师再次专程从河北赶到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交涉多时,还是不让会见张南平。无奈之下,律师找到闵行区检察院驻所检察室反映情况,并递交了控告信。驻所检察室工作人员推说有程序,要了解情况。

十月十七日上午,律师再次给闵行审理队打电话,同样还是无人接听。下午,律师来到上海市检察院信访接待处。接待人员听了情况后说,你这个事情应该找公安局,这个事情属于公安局管,我们管不了。律师慨然正色说:这是我应有的权利,我是纳税人,你们应该为我服务!见此情景,接待人员就把情况汇报给另一个房间的领导。领导接待了律师,听了情况反映,接受了控告信,开具了回执,并告知了等待回复的具体时间。

经多方交涉无果,律师向上海市检察院等多个司法部门提出控告。律师在控告信中直言:闵行区看守所的行为,已是赤裸裸地违法,剥夺了律师会见的权利。这种低级的违法行为,与所谓的现代化都市上海,形成极具讽刺意味的反差!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8/上海市法轮功学员张南平被非法判刑-427505.html

2020-10-30: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阻挠会见 律师愤然控告
近日,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以办案单位有关于法轮功学员案件在侦查阶段禁止律师会见的指令为由,拒绝安排从河北省远道而来、手续完备的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张南平。经多方交涉无果,律师向上海市检察院等多个司法部门提出控告。目前尚未得到答复。

律师在控告信中直言:闵行区看守所的行为,已是赤裸裸地违法,剥夺了律师会见的权利。这种低级的违法行为,与所谓的现代化都市上海,形成极具讽刺意味的反差!

张南平老家江西省东乡县,常年在上海工作。2020年7月20日,张南平在工作单位被绑架,并于22日被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8月24日被非法批捕。

得知张南平被绑架后,其家人特意赶到上海,原本想聘请上海本地律师会见张南平,了解相关情况。但上海本地律师说无法会见,只得作罢。后经辗转,好不容易请到河北省一位愿意会见的律师。

9月29日,律师专程从河北赶到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要求会见张南平。看守所接待人员黄红屏查看电脑系统后告知:办案单位有指示,法轮功案件在侦查阶段不让会见。并提示律师等侦查阶段结束,或找办案单位交涉。律师遂打闵行审理队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因长假将近,律师只得先回河北。

10月15日,律师再次专程从河北赶到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交涉多时,还是不让会见张南平。无奈之下,律师找到闵行区检察院驻所检察室反映情况,并递交了控告信。驻所检察室工作人员推说有程序,要了解情况。

律师再到闵行审理队找承办,被告知已经下班。律师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办。工作人员接待了律师,问律师是代表家属控告还是代表自己控告,律师回答说代表自己控告。工作人员让律师填了表,律师也随表递交了控告信。

下午,律师随后又赶往上海市检察院,被告知信访接待有规定的接待时间,且地点也另在它处,当时不能办理。后来,律师接到闵行区检察院电话,说要核实律师的真实身份,是谁委托的,以及相关手续的真实情况。

10月17日上午,律师再次给闵行审理队打电话,同样还是无人接听。下午,律师来到上海市检察院信访接待处。接待人员听了情况后说,你这个事情应该找公安局,这个事情属于公安局管,我们管不了。律师慨然正色说:这是我应有的权利,我是纳税人,你们应该为我服务!见此情景,接待人员就把情况汇报给另一个房间的领导。领导接待了律师,听了情况反映,接受了控告信,开具了回执,并告知了等待回复的具体时间。

《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辩护律师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和通信。其他辩护人经法院、检察院许可,也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和通信。辩护律师持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看守所应当及时安排会见,至迟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案件,在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上述案件,侦查机关应当事先通知看守所。”

最高人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第七条规定:“辩护律师到看守所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看守所在查验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后,应当及时安排会见。能当时安排的,应当当时安排;不能当时安排的,看守所应当向辩护律师说明情况,并保证辩护律师在四十八小时以内会见到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看守所安排会见不得附加其他条件或者变相要求辩护律师提交法律规定以外的其他文件、材料,不得以未收到办案机关通知为由拒绝安排辩护律师会见。”

如此白纸黑字、明确直白、无歧义、无例外的法律规定,竟然被闵行区看守所公然无视,当然会让律师愤慨不已。

据了解,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在侦查阶段不让法轮功学员的律师会见是普遍现象,并非个别情况。

用《刑法》三百条的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构陷严格按“真、善、忍”修炼要求做好人、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学员,按照当局现行的法律,也是违法犯罪行为,更是荒唐透顶之举。即便就事论事地对于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也是有会见律师的权利。

不是天天在喊依法治国吗?那就先从最简单的依法办事做起吧!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30/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阻挠会见-律师愤然控告-414423.html

2020-09-08: 上海法轮功学员张南平(江西抚州市人),2020年7月21日,在工作单位被绑架,7月22日,被非法刑事拘留,张开琼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现已被非法批捕。参与绑架的有鲁汇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8/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11521.html

2020-08-06: 上海闵行法轮功学员张南平被绑架情况的补充
张南平,男,江西籍法轮功学员,工作居住在上海闵行区浦江镇。2020年7月19日左右,被绑架非法抄家,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被抄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6/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0114.html

2020-08-05: 上海闵行法轮功学员张南平被绑架
张南平原籍江西,在上海打工二十年了,现住在闵行区浦江镇,详情请知情同修补充。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5/二零二零年八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10065.html

2010-05-16: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纪实(下)(图)
....
81、 张南平(现年约37岁,初中文化,户籍住址江西省东乡县占墟镇曾家村张家组,2002-05-23遭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安局非法逮捕,2002-12-24 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冤判5年,冤狱期满日为2007-03-18.)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6/223702.html

2005-09-19: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事实
这些法轮功学员包括:华威、杨久青、张一明、郭晓军、耿兆军、张占杰、周斌、张勤、杨育辉、熊文琪、瞿延来、蔡君、陶湘为、朱桦、蓝兵、蒋业祥、唐仁亚、江勇、何冰钢、梅建琦、刘雪岩、吴文明、胡志明、蒋东坡、任泽军、李亮、王旭东、陈永根、戴亮、李岩、刘锦芳、蒋斌、仇申、朱德贵、杜挺、林森、叶小平、王文义、姚惠华、沈吉、郑康、严斌、刘顺明、郭士豪、郑健、谢珩、张曦川、梁威霖、沈惠华、孙晓峰、王剑平、吴钢、奚晓成、杨伟峰、余雷、张璐、张南平、郑康、余祖军、陈明亮、陈正国、黄惠君、黄治保、蒋滨、贺红海、潘浩良、郑军,等等。范彦铭、曹红如(65岁)05年直接从看守所移押至六监区。目前曹红如在六监区的二分监区,范彦铭在三分监区,蓝兵在四分监区,江勇在五分监区。其他:梅建琦在七监区,王文义在三监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9/110698.html

2005-06-19:有关上海提篮桥监狱这个邪恶的黑窝的罪恶,已经有许多弟子写文章揭露。此文收集到的是有关上海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近况,公布出来,揭露邪恶。

一、提篮桥恶警恐惧消息泄漏 频繁调动加大迫害力度

上海提篮桥监狱壁垒森严,为了所谓稳定,它对服刑人员的调动一般都放在大型的节假日之后进行。在2005年春节过后,提篮桥的恶警为了封堵消息,把全体大法弟子进行大调整,对警察也不信任,把很多曾经在青中担任所谓“主管队长”的警察也大面积调离。对青中这个重中之重的中队的分监区长更是“精挑细选”。每一任分监区长就基本代表了一种“转化工作方法”。有的来软的,有的来硬的,有打着文明外衣的,有讲究所谓修养的,也有赤裸裸讲镇压搞迫害的。青中自从关押大法弟子以来,已经换了三任所谓中队长,其中包括欧利刚、沈言荣、费春雷等。其中还包括所谓副中队长如李敬敏等。

在2005年3月初,提篮桥监狱的恶警做了第一次调整,把很多大法弟子调离所谓二监区,根据已知的消息其中包括:林森、张南平、任泽军、李亮、蓝兵、陈永根、刘泽雷、李岩(未转)、郑康、江勇、戴良(未转)、王建平、仇伸调出监区。

在2005年4月中旬,监狱恶警把很多原来担任所谓主管转化的警察调走。在提篮桥青年实验中队,分为东部西部,一般有服刑人员组成了几个小组,东一组、东二组、东三组、西一组、西二组、西三组。还包括一个劳役小组,负责中队日常的清洁、巡视、打饭等劳役。在本次调动期间,这几个小组人员也频繁调动,每个小组的主管警察也是频繁更换。

青中位于所谓二监区大楼内的三楼,楼上就是关押死刑犯的中队。这次调动中,很多原来关押在死刑犯中队的大法学员也被调离到青中,其中包括黄时光、徐亮、韩建极,陶湘为等。目前还有很多被关押在提篮桥监狱的大法弟子的姓名不为所知,明慧网上提及的只是一小部份。

被关押大法弟子的补充名单:

朱德贵、陶湘为、郭小军、严斌、郭士豪、王文义、梅建琦、吴文明、蒋业祥、余雷、郑军、商朝义、任泽军、蒋冰、刘雪岩、林森、张南平、任泽军、李亮、蓝兵、陈永根、刘泽雷、李岩、郑康、江勇、戴良、王建平、仇伸、唐仁亚、黄时光、徐亮、韩建极、吴晓成。

从上海第一看守所传来消息说,有一位名字叫做范彦铭的学员被判刑调走,去向不详。

二、恶警大搞裙带培养亲信 被调离学员境况堪忧

提篮桥监狱内恶警大多搞裙带关系,山头林立。每个警察在同僚中拉关系的同时也在犯人中间培养自己的亲信。

欧利刚从2001年任青中中队长及五监区大队长以来,持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在它任青中中队长期间发生了如对华威、张勤等实施多次群殴的恶劣事件。在提篮桥监狱,每个大法弟子被单独关押在3点3平方米的小监内24小时不得出来,每两个小监共用一个探头。在对大法弟子进行24小时监视的同时,还进行录像。录像带直接归监狱高层和监狱局高层管理。所以说如果警察说对发生在小监内的殴打事件“毫不知情”,那就是赤裸裸的谎言。

欧利刚出身于上海的郊县崇明,就指使安排其崇明籍的同乡犯人担任组长,具体实施各种迫害,这其中包括李荣、袁忠等。李荣曾指使多名看管犯并亲自动手对陶湘为、朱德贵等人实施殴打、虐待数月之久,手段残忍持续时间长,令人发指。袁忠在恶警沈严荣担任中队长期间,按照沈的指使,对吴晓成实施虐待,以大法学员不背监规为由,将宣传磁带以最大音量塞住耳朵持续播放。并规定双手背后不准动,腰背挺直等一系列姿势折磨,从早到晚进行体罚。这基本就是每个大法弟子的日常生活。

现在大法学员每天被强迫大从事大量劳役。在上海市民所用的很多香皂包装就出自于此。干好被分配的大量劳动之后,就被重新关进小监。

被调离到其他监区的学员境况可能比在青中还要恶劣。特别在所谓一大队,这里关押的都是15年以上的大刑犯,6、7年在他们看来都是小官司。大法弟子蔡军在此曾遭受残酷迫害。在提篮桥有橡皮监,小监由橡皮包裹,即使撞墙也没有用,是防止人自杀所用。

在一般的其他监区,也都有自己的“严管”办法,迫害方式也非常恶劣,如不让你吃饱饭、栽赃陷害等等。

三、蒋业祥绝食被送进医院

提篮桥监狱的恶警对每个绝食的大法弟子在每个人的监房门口配备粉碎机,根本就不送往医院。每个人用于灌食的管子也不拔下来,用一个夹子夹在鼻子上。为了防止学员拔下,就把学员用皮带铐24小时铐着。

大法弟子蒋业祥,被非法判刑4年6个月。刑期已经不多。从2004年10月左右开始绝食,到目前已经有8个月约200余天了。邪恶曾不给蒋业祥灌食,来考验人的承受能力。原来很胖的一个人现在变得很瘦。

有消息说最近蒋业祥被送进医院,具体原因不详。我们希望大家能提供蒋业祥家庭方面的信息,我们自由的学员可以去走访一下,大家知道如果有家属的关注,遭受迫害的学员境况会好很多。另外身在上海的学员要加大向警察司法部门讲真象的力度,告诉它们善恶有报的道理,可以采取写信的方式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9/104390.html

2005-02-04: 张南平 32 初中
籍贯: 江西省
户籍住址: 江西省东乡县占墟镇曾家村张家组
逮捕机关: 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安局
逮捕日期: 2002-05-23
判决机关: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判决日期: 2002-12-24
刑期: 05
起日: 2002-03-19 止日: 2007-03-18

闵行区联系资料(区号: 21)

2021-10-03:
上海市闵行区政法委
地址:上海市沪闵路6258号2号楼413室
邮编:201199
电话:02124033347
刘豫峰 政法委书记(2015.1-) 310110196512113219 手机13916520585 电话:02128282796
黄林平 区委政法委副书记(2018.3-) 310112196710030011
李萍 区委政法委副书记 310221196204037263 手机18616994782
任培 闵行区委政法委副书记(2019.2-)、综治办副主任、禁毒办主任 310103198103184038
盛志中 区委政法委副书记(2019.10-)
乔晓海 区委政法委副书记(2021-)、原政法委维稳室主任 310107197304261213

区政法委反X教室(原610办公室)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沪闵路6258号
邮编:201100
电话:02154132644
电话:02154132644
刘超 反X教协调室主任
薛志华 610办主任、政法委委员(2011-2013) 31010719611228465
高永华 610办主任(2010-2011) 310112196112240078 原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委副常委
李宁 610办主任(2007.4-2010)
裘建华 610办主任(2002.4-2007.4) 310104195912203617 住址:上海市柳州路374弄13号401室 手机13003178988 电话:02134712080
程传肆 2013年任610办支支部书记、副主任(2012-2013) 310105197312064030 手机13818968858
张世扬 610办副主任(2003-2013)、党支部书记(2011-2013)
蒋列忠 党支部副书记(2013)、秘书科科长(2009-2011)310112197110080079
凌富强 副调研员(2012年任)、科长(2007年)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