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6-2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泸州市(沪州市) >> 罗林容(罗玲蓉), 女, 6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乡棉子村12组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5-1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1-18: 曝光四川泸州纳溪社保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
三、冻结养老金 罗林容被令补款三万多元

法轮功学员罗林容,六十七岁。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农村妇女。二零一七年五月,非法判刑三年冤狱期满回家,失地换来的养老保险被冻结。社保说,要把冤狱三年内已领到的三万多元钱全部退出,补交。否则,罗林容丈夫的丧葬费、抚恤金就一直冻结。

罗林容的儿子要求用父亲近三万元的丧葬费、抚恤金拿来抵交母亲被强令退出的养老金,社保不同意,说必须把三万多元缴清了才行。失地换来的微博养老金是受法律保护的、属于罗林容个人的私有财产,任何人不得扣押、剥夺。而社保手里捏着私人的财物,不给就不给,想占就占,公开掠夺。罗林容的儿子被迫借钱把已经领到的、本来就属于母亲个人养老金三万多元钱交给了社保。

罗林荣每月本应能领到1500元的养老金,现在只能领到1200元,因为三年冤狱期间上调的部份要全部扣除。

2、 洗脑班的敲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罗林容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了九个月,洗脑迫害长达两年。洗脑班一天二十四小时单间禁闭,吃残汤剩饭,不见阳光等等,遭受到长期虐待。

二零零三年六月,洗脑班“610”不法人员向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勒索钱财,拿钱、签字写保证,才准许这些被非法关押了两年、近三年的法轮功学员回家。如拿不出钱来的,就拿房子抵押。罗林容等三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洗脑班头目张勇威胁要灌食、打迷魂药。

纳溪棉花坡政府的郭书记、派出所李富全、曾二、村上的王富秀等配合洗脑班迫害,拿乡民当绑票。他们带了二十多个人去威逼罗林容的丈夫拿钱赎人,必须把钱拿够了才能把罗林容从洗脑班黑监狱放回来。其丈夫借了三百元钱他们嫌少,恶人恶警、乡村歹徒硬逼着他再去借,否则就抱走他家的电视机。还大骂他是反革命家属,扬言要把他抓进监狱关起。罗林容的丈夫吓得不敢回家,到处躲藏。

二零零三年八月,在看守所、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近三年的罗林容回到了她那破败不堪的家:房屋破了、垮了,坝子、屋子荒草丛生,土地荒芜,准备用来修房子的钢条被人偷了,家中稍值钱的东西也被偷了……满目凄凉,好不叫人心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18/曝光四川泸州纳溪社保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395957.html

2019-08-09: 纳溪棉花坡镇警察、五顶社区人员电话骚扰罗玲蓉
纳溪法轮功学员罗玲蓉因撤迁搬到了城里暂住。纳溪区棉花坡镇五顶社区打电话骚扰罗玲蓉,非要她告知其居所,说是要上门关心、看望。

罗玲蓉所在地因撤迁土地被占,赔偿金变换成养老保险。二零一五年罗玲蓉被非法判刑三年。冤狱三年养老金被扣,三年期间已经领取的部份必须扣除后才能领取以后的。罗玲蓉在冤狱中丈夫含冤离世,丧葬费被社保卡着,如果罗玲蓉不退回已领取的养老金,就扣丈夫的丧葬费来抵。现在罗玲蓉所领到的养老金比同等条件的人少了好几百。罗玲蓉在电话中对企图“关心”的人说,我的养老金被扣,我现在吃饭都困难,你们怎么不关心,不给我解决呢?一个警察还以通知收快递的手段,骗取了罗玲蓉女儿的电话号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9/一九年一至七月四川省泸州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391244.html

2017-07-26: 四川泸州罗玲蓉的养老金被扣三年
四川泸州纳溪法轮功学员罗玲蓉被泸州市江阳区法院、泸州中级法院诬判三年。2017年5月,罗玲蓉蹲冤狱遭迫害三年回家,纳溪社保局非法剥夺罗玲蓉这三年的养老保险金。

政府出卖土地,赔偿失地农民经济三万八千元。这笔赔款一次性的,统一的由政府买成养老保险发放给个人。六十多岁的罗玲蓉依靠一月约一千元左右的这笔微薄的养老金保险金勉强度日。

2014年、2015年,罗玲蓉在冤狱期间,家人领过这两年的养老保险金,以后养老金被冻结。2017年5月罗玲蓉从冤狱回家养老金仍被冻结。纳溪社保局的理由是,被判刑的人服刑期间没有养老金。罗玲蓉回来后要想要恢复养老金,必须把刑期之内曾领到的两年养老金一次性的,全部退出。

其实,这笔土地赔偿费是个人所得,买成养老保险也属于个人所得所买,而且是一次性就付清了的。那么,只要罗玲蓉还活在这个世上,这笔属于个人所得经济购买的养老保险就该个人一直享受,谁也不能剥夺。如果说罗玲蓉身陷冤狱就扣除属于她的养老保险,这不是在从人家口袋里去强夺,强抢吗?这不是还在执行江泽民的经济迫害政策吗?

罗玲蓉身陷冤狱期间,她丈夫离世,丈夫的抚恤金火化费约三万元被扣押。理由是,罗玲蓉冤狱期间领到的两年养老金不退出来,这笔火化费就一分不给。这些人还企图用火化费来抵这笔养老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6/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1695.html#17725235122-26

2016-04-02: 四川泸州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四川省泸州市被非法判刑目前还在狱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黄朝珍: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黄朝珍被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法院非法诬判五年。

易群仁: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被泸县国保等绑架,而后被泸县法院诬判四年。

杨太英: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杨太英被绑架非法关进看守所,而后被江阳区法院诬判四年半;

王建胜: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被叙永、兴文国安六一零合伙绑架,叙永国保与兴文公检法司合伙制造了对王建胜重判七年零六个月的冤案。

唐明海:二零一四年四月被绑架,而后被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法院非法判四年。

赵荣桂:二零一四年四月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关押,被江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杨太珍: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被纳溪国保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罗玲蓉: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被绑架,随后被江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李群:叙永县法轮功学员李群于去年外出打工一年多,于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被江油市公安局警察非法刑事拘留,随后被四川江油法院非法七年。

陈世康: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晚上九点左右在家门口被绑架,被非法判刑的情况不明。已知陈世康在狱中患直肠癌,做了手术。目前据说全身浮肿,癌细胞已转移到肝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四川泸州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326140.html

2016-02-22: 四川泸州罗玲蓉已被劫持到监狱
近日获悉,泸州市纳溪区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罗玲蓉在年前已被劫持到监狱(可能是成都龙泉女子监狱)。

罗玲蓉2014年5月23日被茜草派出所绑架,关在泸州纳溪看守所。2015年1月6日,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对罗玲蓉非法开庭;6月1日下达判刑三年的非法判决。

2015年9月18日,泸州中级法院对罗玲蓉二审开庭。二审前,罗玲蓉的家属及亲友向泸州中级法院等相关部门递交了《请求立即纠正罗玲容冤案的申请》。庭审中,当事人及律师作了无罪辩护,泸州中级法院依然维持冤判。江西省上饶市王兴面临非法庭审

2016-02-22: 四川泸州法轮功学员罗玲蓉被劫持到监狱
近日获悉,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六旬法轮功学员罗玲蓉去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三年,2016年新年前被劫持到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二监区。

2014年5月23日,罗玲蓉被茜草派出所警察绑架。2015年1月6日遭江阳区法院非法庭审;6月1日被非法判刑三年。2015年9月18日,泸州中级法院对罗玲蓉二审开庭。二审前,罗玲蓉的家属及亲友向泸州中级法院等相关部门递交了《请求立即纠正罗玲容冤案的申请》,庭审中,当事人及律师作了无罪辩护,泸州中级法院依然维持冤判。年前,在看守所关押了一年半的罗玲蓉被劫持到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2/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24466.html#16221233057-3

2015-10-20: 四川泸州中级法院维持对罗玲蓉的冤判
四川省泸州市中级法院于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八日在泸州纳溪看守所内对法轮功学员罗玲蓉二审开庭,九月二十九日下达对罗玲蓉维持三年冤判的裁定。

六十二岁的罗玲蓉,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农村妇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北京恶警叫她骂大法师父,不骂就抓起来关押了三天;被纳溪国保、棉花坡乡政府人员截访回来后,又将她关押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九个月;因在看守所炼功被戴手铐十一天;看守所关押九个月后,被直接劫持到纳溪镇政府、政法委、610私设的黑监狱洗脑班非法关押。洗脑迫害长达两年,一天二十四小时单间禁闭,吃残汤剩水等等,遭受到长期的非人待遇。

罗玲蓉从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晚上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纳溪看守所内至今。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上午,江阳区法院在纳溪看守所内对罗玲蓉及高贤英非法庭审。庭审中,法庭压制当事人,庭审仓促走过场,高贤英、罗玲蓉二位当事人没有自我辩护的机会。高贤英的亲属受限仅三人参加旁听,罗玲蓉的家属子女被拒之门外,一个也没能进场。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泸州江阳区法院下达非法判决:罗玲蓉被非法判刑三年,高贤英被判三年半。

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上午,为罗玲蓉二审辩护的律师按泸州中级法院的通知如期到达开庭地点泸州纳溪看守所。法院临时改期,从上午改到下午,又从下午又改为“听候通知”。

庭审后延期到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八日进行。律师在庭上为罗玲蓉作了无罪辩护,要求立即释放罗玲蓉罗玲蓉也质问法庭:我究竟破坏了啥子法律实施?旁听的家属对律师有理有据的依法辩护深感震撼。

二审前,罗玲蓉的家属及亲友曾向泸州中级法院等相关部门递交了《请求立即纠正罗玲容冤案的申请》。该《申请》从国家法律、法规,诸多相关政策证明罗玲蓉信仰无罪,讲真相无罪,被判刑是一起冤案。他们恳请执法部门真正做到依法办案,把被江泽民、周永康一伙颠覆了的司法秩序拨乱反正,重塑法律权威。并劝告办案单位、办案人员“从这场迫害信仰的恶梦中惊醒,站在法律一边,站在正义一边,站在善良一边,纠正罗玲蓉冤案,为自己和家人留下美好的未来。”然而泸州中级法院听不进忠言,依旧违法维持原判。

罗玲蓉被非法关押在纳溪看守所内至今已一年半时间了。她丈夫重病在身,卧床不起,孩子们要打工、照顾家庭,照顾老人,日子非常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0/四川泸州中级法院维持对罗玲蓉的冤判-317811.html

2015-09-12: 四川泸州罗玲蓉二审开庭延期情况补充
四川泸州法轮功学员罗玲蓉的律师接到通知,泸州中级法院定于2015年9月9日上午对罗玲蓉二审开庭,律师届时到达。律师到泸州后接到法院通知,开庭改到9月9日下午。下午,律师达到开庭地点纳溪看守所。看守所以事先没向看守所联系场地,关注的来人太多没有安全措施为由,二审开庭受阻,没有进行。具体什么时候开庭,法院告知听侯通知。

9月8日下午,罗玲蓉的家属向泸州中级法院有关部门及院长递交了《请求立即纠正罗林容冤案的申请》,劝告办案单位、办案人员“从这场迫害信仰的恶梦中惊醒,站在法律一边,站在正义一边,站在善良一边,为自己和家人留下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2/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5611.html

2015-09-07: 四川泸州法轮功学员罗玲蓉面临二审开庭
四川泸州法轮功学员罗玲蓉2014年5月23日晚被泸州茜草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纳溪看守所。2015年1月6日上午九时半,江阳区法院在纳溪看守所内对高贤英、罗玲蓉非法庭审。2015年6月1日下达判决,罗玲蓉被非法判刑三年。上诉。2015年9月9日上午,罗玲蓉将面临二审开庭,已聘请正义律师作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7/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15338.html

2015-06-18: 四川泸州高贤英老人遭迫害情况补充
……被非法判刑

2015年1月6日的所谓开庭,国安、“610”、公检法,伙同镇政府、社区人员大队人马来将我表姐绑架上庭,楼上楼下把我表姐家团团围住,在“和谐社会”中制造恐怖,惊扰生活小区的众多居民;开庭头日派出所、社区、镇政府人员大队人马闯进我表姐家恐怖袭击,企图对第二天即将上庭的表姐来个下马威。某干部还谎称“来看看你”,真是做人都没有了廉耻。

2015年1月6日,江阳区法院开庭,法庭压制当事人自辩,庭审走过场,把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正义慈悲善举当作迫害的证据,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对我表姐进行构陷,非法判刑三年半。对法轮功学员罗玲蓉非法判刑三年。

目前,全民控告江泽民,诉江大潮正风起云涌,清算之日已经到来。江阳区法院还反正道而行,逆天理而为。泸州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国安“610”、公检法司、政府、社区人员,你们追随迫害,犯罪事实历历在案。希望你们认清这场迫害反人类、群体灭绝的邪恶性质,与江泽民划清界限,及时悔改,方可自救。立即撤销对我表姐和罗玲蓉的冤判。停止迫害,撤销冤判,是你们的悔过自救的明智选择。历史的潮流势不可挡,切莫错失机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8/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11054.html

2015-06-13: 高贤英老人被四川泸州法院非法判刑
高贤英老人,今年七十二岁。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下午,四川泸州江阳区法院的黄超等人到她家,递达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的判决书,同时法轮功学员罗玲蓉被非法判刑三年。

善良的高贤英老人慈祥对他们说:“请你们一定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现在众多人在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你们还在干迫害法轮功的事,我真为你们着急!不要再干了,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三人默不作声,急急离去。

此次判决的日期是六月一日,送达是六月九日,审判长徐翻翻,代理审判员孙华、康泸,书记员马结。

七十二岁的高贤英,现为城镇居民。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遭受到严重迫害,被监视、跟踪,被剥夺养老金,被迫流离失所,亲朋好友被株连,多次被非法判刑等。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后,虽“保外”在家,却遭国保、公安骚扰不断,江阳区国安经常电话要挟其子女“配合”迫害,让他们逼迫母亲去国保“问情况”、“签字”等,公检法司人员、社区人员一会儿上门这样、一会儿上门那样的骚扰,甚至开庭日,公检法司、政府、社区,大队人马前来绑架高贤英上法庭,惊扰了整个生活小区。高贤英的家没有安全感,儿子孙子一家几代长期处于紧张、恐惧中。

罗玲蓉,六十二岁。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农村妇女,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洗脑迫害,长达三年,才回到家中,家早已破败不堪。

此次,罗玲蓉再遭迫害,在狱中被非法关押已长达一年,丈夫病重卧床不起不能回家照顾。三个儿女每天从老远的地方来老家轮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而他们个个都是家中有老有小的,要照顾家庭、孩子,又要照顾年迈的父亲;又由于不能正常打工谋生,经济也发生了困难。他们都很累、很累,心累、身体累,都快撑不住了。

事件回放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晚,高贤英、孙忠秀与罗玲蓉被泸州茜草派出所绑架。高贤英当晚回家,孙忠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回家,而罗玲蓉的家属被传唤到江阳区国保,签了(非法)逮捕证,之后,罗玲蓉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纳溪看守所,时间已长达一年多。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江阳区国保大队副队长曹江企图将高贤英投进看守所,因看守所拒收,高贤英得以“取保”在家。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上午九时半,江阳区法院在纳溪看守所内对高贤英、罗玲蓉非法庭审。庭审中,法庭压制当事人,庭审仓促走过场,高贤英、罗玲蓉二位当事人没有自我辩护的机会。高贤英的亲属受限仅三人参加旁听,罗玲蓉的家属子女被拒之门外,一个也没能进场。

非法庭审半年后,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泸州江阳区法院下达非法判决。

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多次冤判法轮功学员,执法违法人员如下:

1、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黄朝珍被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冤判五年。
审判长康泸;江阳区法院刑庭办案人:蒋相立

2、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杨太英被冤判四年半,李延钧被冤判四年。
审判长:徐翻翻; 代理审判长:孙华、 康泸;书记员马结

3、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八日,唐明海被冤判四年。
审判长:孙华;代理审判长: 康泸

4、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高贤英被冤判三年半,罗玲蓉被冤判三年。
审判长:徐翻翻; 代理审判员:孙华、 康泸;书记员马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3/高贤英老人被四川泸州法院非法判刑-310825.html

2015-06-11: 四川泸州高贤英、罗玲蓉被非法判刑
2015年6月9日下午,四川泸州江阳区法院到高家,向高贤英送达了非法判决书。高贤英被泸州江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罗玲蓉被非法判刑三年。判决日期是六月一日,送达是九日;审判长徐翻翻,代理审判员孙华、康泸,书记员马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1/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0726.html

2015-01-27: 四川泸州看守所外政府官员堵截民众旁听 实施绑架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四川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在纳溪看守所内,对两位六、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高贤英和罗玲蓉非法庭审。为掩盖庭审黑幕,江阳区南城街道办事处、江阳区华阳乡政府官员公开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在法庭外,堵截民众旁听,甚至绑架带离法院。

一、街道办事处主任绑架要求旁听的女士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上午,泸州江阳区法院又一次在纳溪安富看守所内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法庭外,有便衣在一辆车内偷偷对前来旁听的民众摄像、拍照,女士A对摄像的人进行劝阻,劝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便衣打开车门,问该女士的姓名。A女士拿出身份证,说:我带有身份证,你带我进去旁听,我就告诉你名字。便衣说:我怎么带的进去哟?家属进去都困难,还要身份证。

确是如此,那天开庭,一位当事人的女婿、媳妇被拦截庭外,另一名当事人的儿女们一个也没能进去,说地方小,坐不下。其实旁听的只有三个人,其余十多个座位全是空的。

这时,江阳区南城街道办事处管治安的王姓主任出现在A女士面前,一把挽着A女士的胳膊,说:走,我们一边去摆谈。该女士想,就好好和他谈谈吧。不料,王姓主任挽着她往一辆车边靠,随着围上来几个男人,又拉又拽、又踢又打,将该女士野蛮塞进车里,车迅速开走。

车内,A女士见一些关注开庭的民众仨仨俩俩的往看守所去,她摇下车窗,向窗外呼喊:“法轮大法好!”王姓主任不准她向外喊,紧紧抓住她的肩一直不松手。

进了城,王姓主任把她交给南城街道办事处的群公办主任。群公办主任说:你怎么又去了?A女士说,我是国家公民,哪里都可以去。

二、乡政府官员绑架关注开庭的乡民

开庭,是公开的司法活动,公民参加开庭旁听是国家确立的司法制度。华阳乡乡民B女士关注开庭,来到纳溪,下车后,忽听疾驰的车内传出:“法轮大法好”的呼声,知道有恶人又在违法作恶了。

她继续往看守所走去。走到离看守所还有一段距离的安富桥桥头,只见华阳乡政府副书记陈光宏与政府群公办主任龚世莲已经守在了那里。陈光宏追逐着B女士,说:来,坐我的私车回去。B女士坚决拒绝,说:不坐你的车。我不回去!

这时,一辆车开到B女士身边,几个男人把B女士野蛮塞进车里,强行带离。

车上,陈光宏接通B女士儿子的电话,企图让B女士的儿子向母亲施压。划清界限,离间亲情,破坏家庭,绑架家庭成员参与到中共的迫害之中协同迫害,是几十年来,历次政治运动中共惯用的流氓手段。女士B接过电话对儿子说:你妈没有错,他们侵犯我的人身自由、信仰自由,是他们在违法干坏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7/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3677.html

2015-01-25: 四川泸州法院在看守所庭审俩老人 不准自辩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四川泸州江阳区法院在纳溪看守所内对高贤英、罗玲蓉两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有制造冤狱前科的审判长徐翻翻又故伎重演,以程序违法压制当事人自辩,匆忙走过场。当徐翻翻敲法槌宣布休庭时,罗玲蓉抗议:我还没说话呢!

阴谋构陷早有预谋

一月六日,蓄意制造冤狱构陷法轮功学员高贤英、罗玲蓉的所谓庭审,是中共邪党操控的江阳区司法早就串通、合谋好了的。二零一四年五月高贤英在茜草被绑架后,虽然“取保”却骚扰不断。江阳区国保警察一次次电话要挟其儿子要母亲去国保询问、签字、盖章,每次儿子、儿媳陪母亲去国保,高贤英都拒绝签字、盖章,并劝他们不要再迫害法轮功。

开庭前,江阳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曹江带领江阳区检察院刘勇闯进高贤英家送起诉书。高贤英拒绝签字,也不要家人代签。她告诉家人:这是迫害,是整人的,签不得。曹江对高贤英的儿子说:“没什么事。案子由公安交检察院了。缓刑。不收监。走走形式。九点开庭,你妈不方便,不去都行,你去签个字就行了。我都谈好了,几下就拿下来。”

可见,案子还没开审,是与非还没对簿公堂,有罪无罪还没见分晓,冤狱就已经生成了,庭审只是在作秀而已。

为了六日预先策划好的阴谋构陷得以进行,当地政法委、“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以及所操控的司法企图对当事人造成强大的威慑,胁迫派出所、社区、镇政府各部门对七十二岁高龄的老人高贤英进行了邪恶的恐怖袭击。即开庭的头天下午,蓝田派出所警察范昌蕾(男)纠集东升桥社区主任杨晓平、蓝田镇政府的政府人员、及一些不明身份的人,约一、二十个一大帮,闯进高贤英家,社区邪党书记杨晓平还假惺惺的说:“来看看你”。

高贤英坦坦然然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政法委、六一零头目周永康、李东生都遭恶报、落马了,罪大恶极的江泽民也为时不远了,迫害法轮功没有好下场,劝他们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高贤英对杨晓平说:我们都是同一块土地上的人,无怨无仇,为何与好人过不去呢?

高贤英还说:公民享有宪法赋予的权利。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我破坏了哪条法律,让哪条法律实施不下去了?破坏到什么程度?拿出证据来!书记、警察、镇政府官员等等,无言以答。

六日一早,江阳区国保副大队长曹江、法院姓游的、镇政府、社区、派出所等一、二十个人,在居民小区内制造恐怖,楼上楼下围住高贤英的家,高贤英拒绝开门,问来者什么人?来干啥?报出姓名、亮出证件,否则当抢人报警。门外有人扬言自己是警察,不开门就撬门。高贤英警告:谁撬门谁负责。法院姓游的人报了姓名,出示了证件,并答应高贤英的儿子,将人从家里带走,开庭后一定带回来。

高贤英家的楼下,有十来辆小车守着。高贤英对众多的围观民众说:那么大的一个组织来对付我一个老太太。她又对不法之徒说,国家拿钱白养了你们。被劫持上车时高贤英呼喊:法轮功千古奇冤!

压制当事人 庭审仓促走过场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上午九时半,江阳区法院对高贤英、罗玲蓉的非法庭审在纳溪看守所内进行。二位当事人于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晚被茜草派出所绑架,江阳区国保将罗玲蓉关押进看守所,高贤英放回。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江阳区国保大队副队长曹江企图将高贤英投进看守所,因看守所拒收,高贤英得以“取保”在家。

一月六日上午,江阳区法院对高贤英、罗玲蓉同时开庭。法庭人员故意违反程序,所谓一律从简:审判长不告知当事人有申请合议庭人员回避的权利;公诉人把要读的读完,拿出一些不知从何处撕来的不干胶,既所谓证据,不让当事人确认,也不传唤证人出场;当事人觉得审判长、公诉人声音特别小,还没听清、听懂他们说了什么,庭审就结束了。果真如国保曹江所言:“走走形式”,几下就“拿下来了”。

审判长曾问过当事人:没有律师,自辩吗?二位当事人均回答“自辩”。整个过程中,高贤英几次插话,就谈了几句话,她说自己以前身体不好,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法庭人员就打断:不准谈法轮功,不准谈修炼。高贤英说:我是国家公民,享有宪法保护的权利……法庭人员又打断说:不要扯宽了。并以自辩“程序不到”,阻止两位法轮功学员发言。二位法轮功学员一直等待“自辩”的程序到来。当审判长徐翻翻敲槌宣布休庭,罗玲蓉惊呼:我还没说话呢!徐翻翻说:喊你说了的,你自己不说。罗玲蓉表示自己根本没听到。

庭审结束,法庭人员还要二位法轮功学员在一大叠阴谋构陷的文书上签名、盖手印,配合他们走过场,高贤英、罗玲蓉都拒绝签字。

庭审黑幕不准人知道

了解到庭审实况的人们都叹息道:开的啥子庭哟,不过就是敷衍了事走走过场而已,整这些老太太。

十几年的迫害,历经魔难的法轮功学员要说的话很多。失去自辩的机会,罗玲蓉有口难言,回望旁听席上,没见家人的身影。当日旁听的只有高贤英家的三人,其媳妇、女婿都被拦截不让进,说是地方小,坐不下。其实旁听席除了高贤英家的三人外,其余的十多个座位空空无人。

望着空空的座位,罗玲蓉自语道:孩子们怎么没来?通知了的呀?原来在一月六日前,罗玲蓉的女儿得到看守所姓王的狱警打来的电话,得知一月六日母亲将上庭。反复询问,看守所姓王的狱警几次确认开庭地点是在江阳区法院。六日一早,罗玲蓉的孩子们到了江阳区法院,一问才知道受骗了,于是他们急忙赶往纳溪安富看守所。奔波了几十里,大气吁吁的孩子们被恶警粗暴的拦截在大门外,怎么说也不让进。罗玲蓉的女儿气得眼泪流。试想,中共法庭迫害法轮功的黑幕能让更多的人看见吗?

罗玲蓉的孩子打电话追问伙同行骗的看守所狱警是怎么回事时,王回答:开庭开过了。你妈回监室了。再问,另外的人就回答:王狱警休假去了。

为了掩盖黑幕,封锁消息,不准人们看到庭审真相,在给高贤英的传票上,开庭地点填写的是“审判庭”,故意不写明开庭地点是在纳溪看守所。

当日,仍然有得到消息的民众前往关注。法庭外,一些街道办,社区,政府官员堵截民众旁听,帮忙掩盖中共司法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光天化日下,一手持身份证请求旁听的女士被街道办人员当众绑架,几个男人将她野蛮塞进车内强行带离;同时,另一名女士也被乡政府官员当众绑架,也是几个男人协同,将其野蛮塞进车内,强行带离。

在开庭的头天,有民众的儿、女受到黑恶势力的要挟,提醒父母不要到安富桥去。

高贤英、罗玲蓉曾遭到的迫害

高贤英,罗玲蓉二人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道德的升华,对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坚信不移。中共邪党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罗玲蓉与高贤英都遭受到严重的迫害。

高贤英七十二岁,农村妇女,失去土地后成为城镇居民。二零零六年,她被非法判刑三年,判三缓五。因她坚持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被所谓“收监”,投进了监狱迫害。这些年来她被监视、跟踪;被数次抄家;养老金被冻结等等,一直遭受到国保、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镇政府、社区邪党徒的迫害。恶人大搞株连,紧紧抓住高贤英的家人不放,什么事都胁迫其家人配合、参与,高贤英一家三代长期处于高压威胁的恐惧中。二零零九年,高贤英被逼流离失所,她儿子、儿媳,连六岁的孙子也被绑架关进派出所,一家三口被当作人质……

罗玲蓉,六十二岁。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农村妇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北京恶警叫她骂大法师父,不骂就抓起来关押了三天;被纳溪国保、棉花坡乡政府人员截访回来后,又将她关押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九个月;因在看守所炼功被戴手铐十一天;看守所关押九个月后,被直接劫持到纳溪镇政府、政法委、六一零私设的黑监狱洗脑班非法关押。洗脑迫害长达两年,一天二十四小时单间禁闭,吃残汤剩水等等,遭受到长期的非人待遇。

二零零三年六月,洗脑班六一零不法人员向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勒索钱财,拿钱、签字写保证、才准许这些被非法关押了两年、近三年的法轮功学员回家。如拿不出钱来的,就拿房子抵押。罗玲蓉等三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洗脑班头目张勇威胁要灌食、打迷魂药。罗玲蓉等人没有妥协,并正告恶人:你这样做是要负全部责任的。

中共流氓迫害了百姓,还要家属拿钱赎人,拿乡民当绑票。纳溪棉花坡政府的郭书记、派出所李富全、曾二、村上的王富秀等带了二十多个人去威逼罗玲蓉的丈夫拿钱赎人,必须把钱拿够了才能把罗玲蓉从洗脑班黑监狱放回来。其丈夫借了三百元钱他们嫌少,恶人恶警、乡村歹徒硬逼着他再去借,否则就抱走他家的电视机。还大骂他是反革命家属,扬言要把他抓进监狱关起。罗玲蓉的丈夫吓得不敢回家,到处躲藏。

二零零三年八月,在看守所、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近三年的罗玲蓉回到了她那破败不堪的家:房屋破了、垮了,坝子、屋子荒草丛生,准备用来修房子的钢条被人偷了,家中稍值钱的东西也被偷了……满目凄凉,好不叫人心酸。

中共邪党江氏流氓集团搞的这场邪恶的迫害,给广大法轮功学员,给高贤英、罗玲蓉及她们的家庭、亲人造成的伤害一言难尽。

迫害打手

迫害高贤英的蓝田派出所恶警范昌蕾,从北城派出所调到蓝田,此人从迫害一开始就卖力追随迫害一直干到现在。二零一零年八月,他将蓝田两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古蔺深山老林洗脑班迫害……

泸州江阳区法院审判长徐翻翻,是制造冤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屡犯,曾在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在纳溪看守所内,对法轮功学员杨太英、李延钧博士非法庭审,徐翻翻不听律师有理有据的依法辩护,一意孤行坚持执行中共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庭审中维护邪党的迫害旨意,压制当事人,对李延钧非法判刑四年,杨太英非法判刑四年半。今年刚开年,她又继续作恶,迫害高贤英、罗玲蓉两位善良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5/四川泸州法院在看守所庭审俩老人-不准自辩-303627.html

2015-01-07: 四川泸州罗玲蓉、高贤英面临非法庭审 补充电话
四川泸州江阳区高贤英接到泸州江阳区法院一月六日在纳溪看守所内非法庭审的传票。同时被开庭的还有2014年5月23日被绑架,在看守所关押的罗玲蓉。另,泸州法轮功学员杨太英于2014年11月7日在纳溪看守所内二审庭审后,近日被劫持到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7/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2864.html

2015-01-05: 四川泸州罗玲蓉、高贤英面临非法庭审
四川泸州江阳区高贤英接到泸州江阳区法院一月六日在纳溪看守所内非法庭审的传票。同时被开庭的还有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在看守所关押至今的罗玲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5/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02761.html#1514231246-1

2014-07-13: 四川泸州罗玲蓉被非法批捕
2014年5月 23 日,泸州罗玲蓉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茜草派出所绑架 ,近日获悉,罗玲蓉的家属被传唤到江阳区国安签了逮捕证。国安人员哄骗罗的家属说,签了好,好早点上庭,早点判。最多判个两、三年。如果没有问题,早点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1/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4543.html

2005-05-18: 罗林容上访遭关洗脑班被毁家园
大法弟子罗林容,女,53岁,家住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乡棉子村12组,因患有贫血、头晕、胃病、风湿等,经常吃药医治无效。1998年12月,罗林容有幸炼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炼功后不久,多种病痊愈,走路干活一身轻。

2000 年12月,罗林容借了几百元钱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前被抓上警车。3天后被泸州纳溪“610”、国安大队、棉花坡乡政府人员押回泸州,关入纳溪区看守所。 2001年3月,罗林容身体支持不住在狱中炼功,被看守所的孔姓医生用手铐了11天。三个多月后,孔姓医生遭恶报突患脑溢血死去。看守所恶警张金会用警棍等打林光华、王会珍、张元华等7名大法学员。张金会在2002年上半年出车祸摔断三根肋骨,遭了恶报。

罗林容被关押九个月后被转关在流河招待所“610洗脑班”。后洗脑班被转到气象站。2002年12月,罗林容等法轮功学员被弄上车拉到天仙洞旅馆,一个人关一间,门锁上,互相之间不准谈话。 2003年6月份,610不法人员勒索家属签字拿钱才放人,没钱就拿房子抵押。罗林容等三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洗脑班”头目张勇威胁要灌食、打迷魂药。罗林容等还是不配合,并告诉他:你这样做要负全部责任的。第五天被迫释放罗林容等。

此时,罗林容家的房子已不能住人了,坝子、屋都长草了,房子已破了,垮了。原来罗林容老伴蒋祖富被乡里郭书记、派出所李富全、曾二、村上的王富秀等带了二十多个人逼迫蒋祖富给钱,蒋祖富借了三百元他们嫌少,又逼他去借钱,否则就抱走了电视,还骂他是反革命家属,要铐他把他弄去关监狱。蒋祖富吓的跑出家门到处躲藏。由于房子长期无人住,屋里放的准备来修房子的钢条等凡是能值钱的东西都被盗贼偷走了。一个原本好端端的家就被毁了。

泸州市(沪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830)

2021-02-01: 重庆市永川区法轮功学员罗太秀、邓万英等面临非法开庭补充

泸县法院 8308193080 8308180138 8308180721 8308080821 8308180909 8308182710
现党组书记、代理院长 陈刚 原院长 谢杰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泸县玉蟾大道404号 邮政编码:646106

2020-09-09:
泸县公安局副局长苟治权(管国保):137082871578308195303
司法局局长李生元830818285813982476666
副县长喻斌13982755678

泸县公安局国保队:0830-8195319
泸县检察院8308180283,办公室8308192652830818028183081802908308180293
检察一部8308806213,缪雯18384045588
检察一部主任钟宇明8308183568
政治部8308180297
泸县法院刑庭8308193081
刑庭商晟8308193092,办公室8308193080830818013881807218180821
副院长陈志超13508030159,chenzc_159@163.com
副院长赖杰(管刑庭)

2020-07-12:
参与迫害涉案人员
泸县国保办案人员 石跃彬(音)
泸县检察院公诉人 廖雯
泸县法院审判长 郑利平
2019-10-06:
纳溪区公安分局8304292003 8304292007
办公室 8304292632
局长 周云波
工会主席 李晓华 13980242188
政工监督室 13708287522 13882739696
四川省泸州市看守所 8304270508 8304270570 8304270190
2016-08-11: 四川泸州江阳区茜草镇参与迫害的部份相关责任人

茜草街道机关人员
党工委书记 付海兵
人大工委主任 蒋奎
办事处主任 王天泉
党工委书记 纪工委书记 阳刚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