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1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泸州 泸县 >> 程思桂, 女, 81

个人情况: 泸州气矿退休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泸州市龙马潭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5-1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1-29:刑四年罚八千 泸州八旬老人称“陷害”
据明慧网近日报道,四川泸州市龙马潭区八旬法轮功学员程思桂老太太,2020年12月17日被泸县法院诬判四年半,勒索罚金八千。泸县公检法合伙构陷,法院指派律师助恶为虐,听罢判决书,程思桂老人大呼:这是陷害!

程思桂老人是泸州气矿的退休工人。她丈夫患癌症英年早逝,一个儿子患癌症夭折。她本人曾乳腺癌,因修了大法才绝处逢生。

老人说:“1997年我非常幸运的得到了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不久,我身心发生了彻底的变化。还查不明白的‘原发性高血压’、‘嗜铬细胞瘤’等等疾病症造成的身体不适症状都消失了,身体无病一身轻。修炼二十多年来,癌症远离了我,我再没感到癌症复发的威胁,也没有了癌症的恐惧,我生活的踏实、安宁。”

为告诉人们法轮功好的事实,让人们象她一样受益,她曾被非法拘留、劳教迫害,还经常遭到单位、社区骚扰。

2020年7月19日上午,程思桂到泸县得胜镇万得路农贸市场向百姓免费赠送帮助保命的《疫情周报》等真相资料。该镇林坎社区网格员侯平、得胜镇灌顶山村驻村辅警赵荣明等人,将正在救人的程思桂老人扭送到得胜派出所,交予值班警察吴文波、许能聪。

在派出所,陈思桂告诉警察,自己曾患乳腺癌,修炼法轮功癌症好了。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周永康这些是坏人。法轮功学员发资料是在救人,在做好事,没有违法。现在天灾人祸凶险,救人要紧。

面对法庭的嚣张,程思桂说:是救人的。我们在做好人,是在救人。法轮大法好,你们不要迫害。我以前一身的病修炼法轮功都好了。我患乳腺癌动了手术,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来从未复发。双乳割了,只剩一层皮。

2020年12月17日,程思桂再次被通知去泸县法院。审判长宣读文书,没有宣读判决结果。程思桂仍然表明自己的态度:做好人,救人无罪。等候半小时,法院交给判决书,判决结果:判刑三年,处罚金五千;因2016年曾判刑两年,处罚金三千,所谓“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处罚金八千。

一个八十岁的老人,一个曾经罹患癌症因修大法而绝处逢生的老人,因为告诉人们法轮功好的事实,而又被判刑四年零六个月,处罚金八千,这是中共制造的又一起千古奇冤!在今天的中国大陆,这样的千古奇冤日复一日的在发生着……

再有十几天就过年了。逢年过节,人们都在盼望着合家团圆、欢度新年;可是法轮功学员们和他们的家人,每天都生活在压力和恐怖之中,不知什么时候中共的绑架、关押、判刑就可能降落在他们身上。

据明慧网报道,2020年有622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5235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关洗脑班537人,流离所失122人,抄家3588人。其中,1188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骚扰,90岁以上17人,年龄最长者94岁。

人都有年老力衰的那一天,我们能让中国的敬老传统就这样沦丧了吗?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9/刑四年罚八千-泸州八旬老人称“陷害”-419232.html

2021-01-24:四川泸州市八旬老太程思桂被枉判四年半
四川泸州市龙马潭区八旬法轮功学员程思桂老太太,2020年12月17日被泸县法院诬判四年半,勒索罚金八千。泸县公检法合伙构陷,法院指派律师助邪党为虐,判决书上一派胡言,程思桂老人大呼:这是陷害!

程思桂老人,泸州气矿退休工人。她曾是癌症患者。她丈夫患癌症英年早逝,一个儿子患癌症夭折,她修大法绝处逢生,癌症消失,远离了死亡。为告诉人们法轮功好的事实,让人们象她一样受益,她被非法拘留、劳教迫害,还经常遭到单位、社区骚扰。

一、绑架到派出所

2020年初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疫情表面缓解下隐藏着更大的凶险,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救人一刻也不能懈怠。2020年7月19日上午,程思桂到泸县得胜镇万得路农贸市场向当地民众免费赠送避疫保命的《疫情周报》等真相资料。该镇林坎社区网格员侯平、得胜镇灌顶山村驻村辅警赵荣明等人,将正在救人的程思桂老人扭送到得胜派出所,交予值班警察吴文波、许能聪。

在派出所,陈思桂告诉警察,自己曾患乳腺癌,修炼法轮功癌症好了。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周永康这些是坏人。法轮功学员发资料是在救人,在做好事,没有违法。现在天灾人祸凶险,救人要紧。

不知哪路警察,在程思桂还在得胜派出所非法扣押时,避开当事人闯进其家中非法查抄,抢走了大法书籍,大法师父的法像,还有播放器等私人财物。

派出所警察把老人包里的真相资料拿出来作为构陷的所谓“证据”,强拉程思桂的手,指着资料拍照,又强行拽着老人的手盖手印、掌印,强迫老人走路,摄像摄取她走路的步态,强迫录制声音,逼问资料的来源等等。警察非法询问到晚上十一点,老人才由家人担保回家。

回家前,程思桂老人要求归还被警察搜去的大法书籍等,派出所警察把合法的个人财物诬蔑成违法的,不予归还。

事情过后不久,泸县检察院一位女子在龙马潭原交警支队处约见程思桂,说事情很严重,犯罪的,你这个案子交到法院了。你的资料哪里来的?程思桂回答:天上来的。救人的。我没有罪。

二、非法逮捕入监未遂

2020年9月初的一天,程思桂老人买菜回家,家门口四个警察守候,要程思桂跟他们“走一趟”。警察胁迫程思桂的儿子开车送母亲到泸县,同车的女警叫魏文静(音),男的叫徐文才(音)。

程思桂被带到泸县医院全身体检。到了得胜派出所,警察拿出一张单子在程思桂面前虚晃一下,说:你被逮捕了,要弄你去拘留。程思桂没看清这张单子是什么意思。估计是逮捕证或拘留证之类的东西。

在派出所,程思桂从下午一直坐到晚上近八点钟,孤独地坐在那里六、七个小时没人理她。天几乎黑了,警察将程思桂劫持到另一个县城——合江,准备将八十岁的程思桂老人扔进合江看守所非法关押。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不敢收人,警察嘀咕了一个多小时,才将程思桂送回家。

送至途中的石洞镇,又胁迫她儿子来接人。之前,她儿子曾对警察说:你要对我妈负责,要把人给我送回来。

三、非法庭审

2020年10月22日上午,泸县法院在第三审判庭对程思桂非法庭审。泸县检察院公诉人钟宇明宣读诉状,把程思桂救人的合法真相资料诬陷为“×教宣传品”,讲真相的行为诬陷为“宣扬×教组织教义”。审判长问,你的资料从哪儿来的?程思桂回答:天上来的;救人的。法庭上在座的人顿时起哄:你救人?你救啥子人?你救啥子人?你都救得了人?

面对法庭的嚣张,程思桂说:是救人的。我们在做好人,是在救人。法轮大法好,你们不要迫害。我以前一身的病修炼法轮功都好了。我患乳腺癌动了手术,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来从未复发。说着毅然撩开衣服:你们看吧,双乳割了,只剩一层皮。

事实真相面前,审判长说:你再去检查一下看。你的病历呢?拿来看。庭审就此草草结束。

2020年12月17日,程思桂再次被通知去泸县法院。审判长宣读文书,没有宣读判决结果。程思桂仍然表明自己的态度:做好人,救人无罪。等候半小时,法院交给判决书,判决结果:判刑三年,处罚金五千;因2016年曾判刑两年,处罚金三千,所谓“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处罚金八千。

回家后,陈思桂老人细看判决书,发现判决书上竟有什么“如实供述其罪行”、“对指控的罪名无异议”之类的诬陷之辞,不由得惊呼:这是诬陷,是陷害!

程思桂现年八十岁。泸州气矿炭黑厂退休工人。她丈夫患癌症早逝,一个孩子患癌症夭折。年仅三十岁的她靠一个人微薄的工资抚养两个幼小的孩子。孩子要生存,要读书,经济拮据,工作繁重,生活之艰辛可想而知。她说:“开荒种地种点小菜补足生活,缓解生活的压力,被扣上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帽子。79年,中共极左路线要强迫工人轮流下放劳动,我不得不丢下孩子去应付政治性很强的下放劳动。小儿子失去母亲的照顾手摔断了,我又急又气,我的手也摔断了,那日子真是雪上加霜。大儿子才六岁就不得不开始学做饭,带两岁的弟弟洗澡;十二岁为家庭当采买。”“长期以来工作、生活紧张,压得我透不过气来,身体越来越不好。睡不着觉,头晕、头疼,脸浮肿,面瘫,膝盖疼痛,双乳部疼痛。求医,检查,需要大笔费用,如到省城的华西医院检查,来去费用是报销不了。要对抗癌症,我一个退休女工,在经济上、精神上的承受都是巨大的。96年在泸州医学院做了乳腺癌手术,双乳切除。我知道,一旦癌症复发,离死期就不远了。”

“1997年我非常幸运的得到了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不久,我身心发生了彻底的变化。还查不明白的‘原发性高血压’、‘嗜铬细胞瘤’等等疾病症造成的身体不适症状都消失了,身体无病一身轻。修炼二十多年来,癌症远离了我,我再没感到癌症复发的威胁,也没有了癌症的恐惧,我生活的踏实、安宁。师父伟大,‘法轮大法好’的正信,在我心中坚如磐石。遭遇抄家、长期骚扰、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等等,任何迫害,都动摇不了我的坚定。”“人类到了道德崩溃的末劫时期有大难,相信‘法轮大法好’的人能得到神佛的救度。我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真相,是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尤其在疫情威胁着人民生命的严峻情况下,更应该告诉人们逃生的出路在哪里?救命的良方是什么?帮助人们走过劫难,获得平安,是大法弟子神圣的使命,是大善的行为,是慈悲的胸怀。”

公检法作为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工具,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来,一直把法轮大法诬陷为×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惯用“利用了×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诬陷罪名指控,构陷法轮功学员。面对泸县公检法一系列迫害,程思桂从来就没有认为自己讲真相,免费向人们赠送真相资料有什么错,有什么罪;也没有在他们的审问笔录、起诉书、庭审记录上签字,对指控的罪名一直否定的,是坚决否定的。而判决书上却呈现出公安机关、检察机关、辩护人的所谓“没有犯罪,做错了”;“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系坦白”;“被告人对指控的罪名也无异议”等等栽赃陷害的虚假言辞,强加当事人认错、认罪的态度,歪曲了当事人的原则立场,扭曲了事情的本质。

由此可见,泸县公检法及援助律师,为了把冤案做实,迫害不择手段。公民的信仰、人格尊严,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可以任由践踏;救人的疫情真相资料,他们视为某教宣传品,好坏都分不清了;为达到判刑的目的,一个真相U盘折抵十份,如此翻倍累计,几十份法轮功物品变成百份、几百份;教导人重德向善的大法书籍等等,他们统统收缴不予归还……从99年法轮功遭迫害至今,国家从来就没有制定过取缔、禁止法轮功的法律条文,从来就没有这类法律公告与民,没有“国家取缔”之说。泸县法院在对程思桂的非法判决书上,呈现所谓“明知道法轮功国家早已取缔”的言辞,是谎言,是中共司法、执法的法官在向社会撒谎,迷惑世人。

四、指派的援助律师助邪党为虐

日前,中共法院在司法迫害难以为继、力不从心的时候,时兴为没有聘请律师的法轮功学员指派“援助”律师。

2020年10月22日上午,程思桂到达泸县法院在入庭登记的时候,一个陌生人上前与她搭话,问案子的情况。程思桂说,我散发真相资料,是救人的,没有错,没有罪。事后才知道,这个人是泸县法院为程思桂找来的指派辩护人,即所谓的援助律师——四川九狮律师事务所的江世银。这个江世银,事先没有与程思桂见过面,根本不了解当事人的思想态度,立场观点,不了解事实真相,法庭上完全是迎合中共司法迫害法轮功的一派胡言。由此可见,所谓的“援助”,只不过是日趋虚弱的中共法院利用来在法庭上造势,苟延残喘,维持迫害而已。

结语

程思桂老人被泸县法院非法判决几天后,江阳区法院又来人胁迫程思桂的儿子把程思桂带到龙马潭区医院去体检。问法院的人为什么要体检?他说以前的事情还没了。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你问名字干什么?

泸县法院曾对冯德琼、易群仁、陈洪州,杨春蓉等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2020年7月、9月,对非法关押了长达一年的龙马潭区法轮功学员罗太会、雷焕英、邓万英、苟正琼两次秘密庭审,两位正义律师出庭无罪辩护;2020年12月,连判程思桂、易群仁、汪显树三人。刑期四年、四年半。易群仁、汪显树不服诬判,已上诉。

迫害程思桂的司法人员:
泸县法院审判长郑利平
泸县法院审判员 沈西
泸县法院审判员 李姣燕
泸县法院法官助理 伍月
泸县法院书记员 牟玲
泸县检察院公诉人钟宇明

注:
参与迫害程思桂的泸县法院审判长郑利平,2020年7月、9月,对泸州市龙马潭区法轮功学员罗太会、雷焕英、邓万英、苟正琼两次秘密庭审。

参与迫害程思桂的泸县检察院公诉人钟宇明,2014年迫害泸县法轮功学员易群仁,易群仁被非法判刑四年;2017年迫害泸县法轮功学员冯德琼,冯德琼被非法判刑两年,处罚金两千。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4/四川泸州市八旬老太程思桂被枉判四年半-418992.html

2021-01-12: 四川程思桂、汪显树、易群仁被泸县法院非法判刑
八旬程思桂老人,泸州市龙马潭区人,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泸县法院对程思桂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金八千。同年十二月十一日,泸县奇峰镇法轮功学员汪显树和易群仁被泸县法院分别非法判刑四年和四年半。

程思桂老人,今年八十一岁,居住在泸州市龙马潭区,泸州气矿退休工人。她曾是癌症患者,她丈夫因患癌症早逝,儿子因患癌症夭折,程思桂修大法,绝处逢生,癌症消失。程思桂为告诉人们法轮功好的事实,让人们象她一样受益,她被非法拘留、劳教迫害,还经常遭到单位、社区骚扰。

汪显树,男,今年六十七岁,家住泸县奇峰镇,做个体经营皮鞋生意;易群仁,女,今年五十四岁,家住泸县奇峰镇。法轮功学员汪显树和易群仁都曾身患多种疾病,在无可救治、生不如死的绝望中,是法轮大法给了他们身体的健康、生命的新生。

八旬程思桂被绑架和非法判刑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程思桂老人在泸县得胜镇向世人免费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三个黑衣人一把夺过她的包,劫持到派出所。警察把老人包里的真相资料拿出来作为构陷的所谓证据,强拉程思桂的手,指着资料拍照,又强行逮着老人的手盖手印、掌印;强迫老人走路,摄像摄取她走路的步态,强迫录制声音。当晚十一点,老人才由家人担保回家。

二零二零年九月初的这天,程思桂买菜回家,警察胁迫程思桂的儿子开车送程思桂到泸县。到了泸县,程思桂被带到县医院全身体检。在得胜派出所,警察拿出一张单子,在程思桂面前虚晃一下,说:你被逮捕了,要弄你去拘留。

在派出所,程思桂老人从下午一直坐到晚上近八点钟,天几乎黑了,警察将老人劫持到合江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不敢收人,警察嘀咕了一个多小时,才将程思桂送回家。警察说,以后还要来找你。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二日前,程思桂接到所谓“庭审”通知,二十二日,她由儿子送去泸县法院,非法庭审上午九点半结束。

近日得知,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泸县法院枉判八旬老人程思桂四年,勒索罚金八千。

汪显树和易群仁再被绑架和非法判刑

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泸县奇峰镇几名法轮功学员在一个家庭中祝贺大法师父的生日,表达感恩。在回家的路上,易群仁、汪显树等法轮功学员被泸县国保、奇峰镇派出所警察及泸县国保调来的其它派出所警察与武警绑架。

第二天,易群仁、汪显树被非法刑事拘留,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分别回家。易群仁、汪显树被非法关押到泸州纳溪看守所,而后被构陷到检察院;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易群仁、汪显树,从纳溪看守所,被劫持到泸县福集,被泸县法院非法庭审。

易群仁的指派律师没有与当事人的家属接触,开庭时间到了,她的家属一个也没有得到通知,没有一个人能进到法庭旁听。汪显树的女儿是唯一的旁听者。

泸县公检法以“破坏法律实施罪”构陷汪显树、易群仁。汪显树质问法庭:哪条法律规定了法轮功是×教?公诉人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他们说,国家规定的。二零一五年、二零一六年就有了这个规定,并实施了的。他们还出示了一个什么文书来糊弄,蒙骗当事人与其家属。

泸县法院法官态度非常恶劣。汪显树的腿已经出现状况,可能是静脉曲张,行走很困难。站起来回答问题、或回答后坐下来,汪显树的行动慢了点,法官就吼叫:“喊你站起来回话呀!”“喊你坐下你才坐下!”全是呵斥的口气。

公诉人为了做实冤案,法庭上公然威胁当事人说,你死不认账,罪加一等;请律师判得更重,你看嘛;你在庭上的表现就是不认罪,应该罪加一等,应该重罪;你先前还被判了几年的。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泸县法院枉判泸县法轮功学员汪显树四年,易群仁四年半。

汪显树曾受冤狱迫害命危

二零一五年,汪显树被云南镇雄法院冤判五年,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期间,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保外回家,身体康复后,又被劫持到云南监狱“服刑”折磨。

汪显树在控告江泽民的诉江状中诉说了自己在云南镇雄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到的虐待。他说:“挨打受骂是常事。交了生活费的也吃不饱肚子,不交生活费的每顿只给一两包谷籽吊命。吃的包谷面,是已经馊臭了的、没有筛糠的、连猪都不吃的,有数量很少的一点汤伴着几片干菜叶,汤色浑浊有沙。在营养缺乏,食不果腹的饥饿中,还被强迫劳动,擦地板等。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两个月零七天,身体健康的我已经被折磨得全身浮肿发亮,十个指头肿得合不拢;又咳又累;出现高血压、心脏病、下肢麻木。不能走动了,要走动就得弓着腰……看守所怕出人命,把我送进医院抢救。”

“住院第四天医生告诉我说,没有办法医治,以后终生都这样了。长期服药不能中断,不然对生命很危险。监狱医院住了九天,六一零、国保、法院、医生看我病情没有好转,要出人命了,就不给我医了,把我的衣服从看守所带出来,把我扔给了子女。我从医院被赶出来时,骨瘦如柴,一百六十斤的身体下降到不足一百斤,站立不起,意识模糊,两个人架着我的肩膀才把我拖出医院。”

二零一四年,汪显树被非法关押,他做皮鞋生意的工坊、门市被非法查抄,红红火火的生意倒闭。家人聘请的律师维权,遭到国保野蛮、粗暴的阻止,律师没能正常阅卷与会见当事人,无法履行自己的职责,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也被非法剥夺,还造成当事人家属因请律师经济损失一万元。汪显树的妻子在极度的忧郁与恐惧中,于二零一五年三月含冤离世。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汪显树病危,回到四川老家,与妻子已阴阳相隔。

汪显树回家后,坚持学法炼功,终于摆脱了死亡的威胁。可是,二零一七年正月初八新年刚过,四个不报身份、不出示法律手续的不法之徒,强行将汪显树抬上车,劫持到泸县看守所,第二天,送回云南继续迫害。

泸县法院曾经诬判的法轮功学员易群仁、阳春蓉、程洪州、冯德琼;易群仁也是备受折磨。

易群仁曾受冤狱迫害四年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上午十点左右,泸县国保、奇峰派出所警察、及大江村村委人员十几人,闯进法轮功学员易群仁家,抢走电脑、打印机、手机、大法书籍等私人财物,把在山头上干活的易群仁抓走,非法关进泸州纳溪看守所。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泸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国保、及中级法院相互勾结,合伙将易群仁非法判刑四年。易群仁被冤判入狱,儿子才十岁,年幼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易群仁历经四年冤狱迫害,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回家后,家人,连家中老人都不断受到骚扰,家无宁日。

如今,汪显树和易群仁分别再被非法判刑四年和四年半。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2/四川程思桂、汪显树、易群仁被泸县法院非法判刑-418448.html

2020-10-26: 四川泸州八旬老太程思桂被非法庭审
四川泸州市龙马潭区法轮功学员,八旬老人程思桂,十月二十二日上午遭泸县法院非法庭审。

程思桂老人,泸州气矿退休工人。她曾是癌症患者。她丈夫患癌症英年早逝,儿子患癌症夭折,她修大法绝处逢生,癌症消失,远离了死亡。为告诉人们法轮功好的事实,让人们象她一样受益,她被非法拘留、劳教迫害,还经常遭到单位、社区骚扰。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程思桂在江阳区黄舣镇被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江阳区国保诬告到江阳区检察院。当检察院告知不予起诉时,国保紧抓不放。江阳区国保大队队长乔建华或曰“跟我走一趟,把事情说清楚就回来”,或曰“去法院签个字”,两次将程思桂老人骗到法庭接受非法庭审,两次所谓“审判”均十分钟不到。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晚上九点,江阳区法院三人到程思桂家送达判决书(程思桂被判刑两年,处罚金三千元),他们要老人在非法判决上签字,程思桂老人叫他们把送来的文件念一遍,看看是些什么东西。他们不念,急忙要走。老人送他们出门,他们急忙说,不要送,影响不好。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程思桂老人在泸县得胜镇向世人免费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三个黑衣人一把夺过她的包,劫持到派出所。警察把老人包里的真相资料拿出来作为构陷的所谓证据,强拉程思桂的手,指着资料拍照,又强行逮着老人的手盖手印、掌印;强迫老人走路,摄像摄取她走路的步态,强迫录制声音。警察非法讯问到晚上十一点,老人才由家人担保回家。警察还非法抄了程思桂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播放器等私人财物。

二零二零年九月初的这天,程思桂买菜回家,家门口四个警察守候,要程思桂跟他们“走一趟”。警察胁迫程思桂的儿子开车送母亲到泸县,同车的女警叫魏文静(音),男的叫徐文才(音)。到了泸县,程思桂被带到县医院全身体检。到了得胜派出所,警察拿出一张单子在程思桂面前虚晃一下,说:你被逮捕了,要弄你去拘留。

在派出所,程思桂老人从下午一直坐到晚上近八点钟,天几乎黑了,警察将老人劫持到合江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不敢收人,警察嘀咕了一个多小时,才将程思桂送回家。警察说,以后还要来找你。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二日前,程思桂接到所谓“庭审”通知,二十二日她由儿子送去泸县法院。非法庭审上午九点半结束,庭审的构陷情况目前还不清楚,有待查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26/四川泸州八旬老太程思桂被非法庭审-414241.html

2020-09-12: 四川泸州八旬老人程思桂被警察从家中带走
二零二零年九月初的一天,四川泸县得胜派出所四个警察到泸州市龙马潭区,将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程思桂老太太从家里绑架,声称逮捕。夜晚将程思桂送看守所关押,因体检不合格退回。警察说还要来找她。

事件回放: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程思桂老人在泸县得胜镇向世人免费发放大法真相资料。三个黑衣人抓住老太太,一把夺过她的包,强行扭送派出所。在程思桂不在场的情况下,警察抄了程思桂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大法师父的法像,还有播放器等私人财物。

警察把老人包里的真相资料拿出来作为构陷的所谓证据,强拉程思桂的手,指着资料拍照,又强行逮着老人的手盖手印、掌印;强迫老人走路,摄像摄取她走路的步态,强迫录制声音;逼问资料的来源等等。警察非法询问到晚上十一点,老人才由家人担保回家。

回家前,程思桂要求归还被警察搜去的大法书籍等,派出所警察把合法的个人财物诬蔑成违法的,不予归还。

二零二零九月初的这天,程思桂买菜回家,家门口四个警察守候,要程思桂跟他们“走一趟”。警察胁迫程思桂的儿子开车送母亲到泸县,同车的女警叫魏文静(音),男的叫徐文才(音)。

到了泸县,程思桂被带到县医院全身体检。到了得胜派出所,警察拿出一张单子在程思桂面前虚晃一下,说:你被逮捕了,要弄你去拘留。程思桂没看清这张单子是什么意思。估计是逮捕证或拘留证之类的东西。

在派出所,程思桂从下午一直坐到晚上近八点钟,孤独地坐在那里六、七个小时没人理她。天几乎黑了,警察将程思桂劫持到另一个县城——合江,准备将八十岁的程思桂老人扔进合江看守所非法关押。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不敢收人,警察嘀咕了一个多小时,才将程思桂送回家。

送至途中的石洞镇,又胁迫她儿子来接人。之前,她儿子曾对警察说:你要对我妈负责,要把人给我送回来。

程思桂换车回家,警察说,以后还要来找你。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2/四川泸州八旬老人程思桂被警察从家中带走-411709.html

2020-07-29: 四川泸县80岁程思桂遭中共黑衣人绑架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程思桂,在四川泸县得胜镇,向世人免费发放大法真相资料。三个黑衣人抓住老太太,一把夺过她的包,强行扭送派出所。
在派出所,陈思桂告诉警察,自己曾患乳腺癌,修炼法轮功,癌症好了。迫害法轮功的是江泽民、周永康这些坏人。法轮功学员发资料是在救人,在做好事,没有违法。现在天灾人祸凶险,救人要紧。

得胜派出所警察,在程思桂没有在场的情况下,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大法师父的法像,还有播放器等私人财物。

警察把老人包里的真相资料拿出来作为构陷的所谓证据,强拉程思桂的手,指着资料拍照,又强行逮着老人的手盖手印、掌印,强迫老人走路,摄像摄取她走路的步态,强迫录制声音,逼问资料的来源等等。警察非法询问到晚上十一点,老人才由家人担保回家。

回家前,程思桂要求归还被警察搜去的大法书籍等,派出所警察把合法的个人财物诬蔑成违法的,不予归还。

老人曾被非法判刑两年

程思桂,四川泸州气矿退休工人。她曾是癌症患者。她丈夫患癌症年轻早逝,儿子患癌症夭折,她修大法绝处逢生,癌症消失,远离了死亡。为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她被非法拘留、劳教迫害,还经常遭到单位、社区骚扰。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程思桂在江阳区黄舣镇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因搜出随身携带的四张神韵演出光盘,被江阳区国保诬告到江阳区检察院。当检察院告知不予起诉时,国保紧抓不放,又将程思桂告到法院。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江阳区国保大队队长乔建华或曰“跟我走一趟,把事情说清楚就回来”,或曰“去法院签个字”,两次将程思桂骗到法庭接受非法庭审,江阳区国保、检察院、法院共同上演庭审闹剧,两次审判均十分钟不到,就草草结束走完过场。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晚上九点,江阳区法院三人到程思桂家送达判决书。程思桂被判刑两年,处罚金三千元。这几人一进门,就连续拍照。他们要程思桂在非法判决上签字,程思桂就叫他们把送来的文件念一遍,看看是些什么东西。他们不念,急忙要走。他们怕程思桂送他们出门,急忙说,不要送,影响不好。程思桂善劝他们:全世界都在起诉江泽民,不要迫害法轮功,要为自己留后路,为自己的家庭、子孙着想。我们无冤无仇,你们是受蒙蔽的,停止迫害才有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29/四川泸县80岁程思桂遭中共黑衣人绑架-409745.html

2020-03-18: 四川泸州市龙马潭区红星村派出所绑架两位法轮功学员
2020年3月10日上午,四川泸州市龙马潭区红星村派出所在街上绑架了程思贵、罗登芬两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她们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即警察要找的所谓证据一样都没有,还是被关派出所询问十多个小时。两位法轮功学员不配合签字、盖手印,警察就强拉手签字、盖手印后才放人回家,还说,要监外执行10天。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18/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02618.html#2031722307-1

2019-05-27: 四川泸州法院的违法行径:黑审密判与假开庭
签字原来是上法庭受审

程思桂,现年七十九岁,川南气矿退休工人,修大法乳腺癌康复。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早上,程思桂被泸州市江阳区国保大队队长骗到法院去,说是去“签字”。所谓的“签字”,实际上是逼迫程思桂接受一场早有预谋的荒唐审判。

到了纳溪区看守所内的法庭,没有开场白,公诉人一开始就读文书。文书内容还是那件事:程思桂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到黄舣乡讲真相,被绑架到派出所,从身上搜出了四张神韵演出光盘。这是公诉人第二次在法庭上构陷程思桂。所不同的是,这次添加了大量的罪名,使用了文革时期戴帽子上纲上线式的打压手段,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等等不着边际的罪名都拿出来了。

公诉人读完之后问了程思桂一句:你有什么说的?还没等程思桂说话,法官席上的人都起身走了,书记员就上来叫签字盖手印了。然后一警察对程思桂的儿媳妇说,判决书到时会给你们送来。

程思桂弄不明白,不知今天唱的哪出戏?曾在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也是早上七点钟,610的国保警察乔建华敲开程思桂的家门,说“跟我走一趟,把事情说清楚就回来”,于是把程思桂骗到法庭逼迫她去接受非法审判。程思桂因自己身上携带有四张神韵晚会光盘被起诉,十几分钟的闹剧由法官主导,还勉强维持着一种司法形式。

可这天奇怪的很,连这点基本的程序都没有了,开始没有主持人告知今天要进行的是什么事项,结束没听到审判长说休庭,或宣布什么结果。十几分钟的过程,台上台下没人说一句话,连审判长都没吭一声,只听公诉人一人唱独角戏。为了把构陷法轮功学员的冤案做成,公诉人就程思桂拥有的那四张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晚会光盘,扣上了一大堆离奇、离谱的大帽子,并且不容当事人申辩,也没有法官或其他人主持公道,独角戏唱完就催促签名盖手印,下一步就等着拿判决书了。

程思桂被诬判两年,处罚金三千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7/四川泸州法院的违法行径-黑审密判与假开庭-387912.html

2017-01-17: 四川泸州20位法轮功学员被监狱关押
截至目前为止,四川泸州地区还有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中共的监狱中,其中二人在二零一六年被劫持入监,他们是公务员廖挺与优秀女教师刘小林。泸州地区七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被非法判刑,其中三人上诉,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有二人在监外执行。还有两人已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赵昭荃、程思桂俩位年近八十的老人被骗上法庭当被告,公检法合伙上演庭审闹剧;送判决书的人公开说判决是应付上面走过场,判决不起作用;送判决书的人怕人看见“影响不好”。这一切看似荒唐不可理喻,也反映出了一种变数,一些司法人员在觉醒,不再心甘情愿、死心塌地地参与迫害了。

......退休工人程思桂被非法判刑两年,处罚金三千

程思桂,四川泸州气矿退休工人,七十六岁。她曾是癌症患者。她丈夫患癌症年轻早死,儿子患癌症夭折,她修大法绝处逢生,癌症消失,远离了死亡。为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她被非法拘留、劳教迫害,还经常遭到单位、社区骚扰。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程思桂在江阳区黄舣镇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因搜出随身携带的四张神韵演出光盘被江阳区国保诬告到江阳区检察院。当检察院告知不予起诉时,国保紧抓不放,又将程思桂告到法院。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江阳区国保大队队长乔建华或曰“跟我走一趟,把事情说清楚就回来”,或曰“去法院签个字”,两次将程思桂骗到法庭接受非法庭审,江阳区国保、检察院、法院共同上演庭审闹剧,两次审判均十分钟不到就草草结束走完过场。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晚上九点,江阳区法院三人到程思桂家送达判决书。程思桂被判刑两年,处罚金三千元。程思桂善劝他们:全世界都在起诉江泽民,不要迫害法轮功,要为自己留后路,为自己的家庭、子孙作想。我们无冤无仇,你们是受蒙蔽的,停止迫害才有未来。

此前一天的下午,法院的人来敲门送判决书,程思桂不在家。隔壁邻居听到乒乒乓乓的敲门声,问他们是谁?干什么的?有什么事?他们不敢堂正正报身份,或出示证件,对他人的正常询问一声不吭就溜走。十二月六日晚上九点他们再来,一进门就连续拍照。他们要程思桂在非法判决上签字,程思桂就叫他们把送来的文件念一遍,看看是些什么东西。他们不念,急忙要走。他们怕程思桂送他们出门,急忙说,不要送,影响不好。真是奇怪,法院工作人员上门例行公事,还怕影响不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7/四川泸州20位法轮功学员被监狱关押-340975.html

2016-12-10: 四川泸州程思桂被非法判刑两年,处罚金三千
2016年12月6日晚上九点,四川泸州市江阳区法院三人到程思桂家送达判决书。已知程思桂被诬判两年,处罚金三千元。此前,程思桂被江阳区国保警察两次骗上法庭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9/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8697.html

2016-10-31: 四川泸州国保和法院行骗 上演庭审闹剧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早上,四川泸州市老年法轮功学员程思桂被泸州市江阳区国保大队队长骗到法院去,说是去“签字”。所谓的“签字”,实际上是逼迫程思桂接受一场早有预谋的荒唐审判。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早上七点钟,程思桂老人的家门被敲开,来人是江阳区国保大队的一名警察,被胁迫前来的还有程思桂的儿媳妇,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国保大队队长、610(专门为江泽民实施迫害的犯罪组织)成员乔建华等候在门外的院坝里。国保大队队长与警察都身着便衣。

程思桂的儿媳妇说:妈,他们要你到法院去“签个字”,说字签了就回来。程思桂说,我又没犯罪,为什么要到法院去?签什么字?我不去。不由分说,那些人将程思桂挟持上车。

到了江阳区法院,从一扇小门进入法庭,等到大约八点三十分,一拨人就位(都是便装),摆出了庭审的架势。

没有开场白,公诉人一开始就读文书。文书内容还是那件事:程思桂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到黄舣乡讲真相,被绑架到派出所,从身上搜出了四张神韵演出光盘。这是公诉人第二次在法庭上构陷程思桂。所不同的是,这次添加了大量的罪名,使用了文革时期戴帽子上纲上线式的打压手段,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等等不着边际的罪名都拿出来了。

公诉人读完之后问了程思桂一句:你有什么说的?还没等程思桂说话,法官席上的人都起身走了,书记员就上来叫签字盖手印了。然后一警察对程思桂的儿媳妇说,判决书到时会给你们送来。

程思桂弄不明白,不知今天唱的哪出戏?曾在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也是早上七点钟,610的乔建华敲开程思桂的家门,说“跟我走一趟,把事情说清楚就回来”,于是把程思桂骗到法庭逼迫她去接受非法审判。程思桂因自己身上携带有四张神韵晚会光盘被起诉,十几分钟的闹剧由法官主导,还勉强维持着一种司法形式。

可今天奇怪得很,连这点基本的程序都没有了,开始没有主持人告知今天要进行的是什么事项,结束没听到审判长说休庭,或宣布什么结果。十几分钟的过程,台上台下没人说一句话,连审判长都没吭一声,只听公诉人一人唱独角戏。为了把构陷法轮功学员的冤案做成,公诉人就程思桂拥有的那四张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晚会光盘,扣上了一大堆离奇、离谱的大帽子,并且不容当事人申辩,也没有法官或其他人主持公道,独角戏唱完就催促签名盖手印,下一步就等着拿判决书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31/四川泸州国保和法院行骗-上演庭审闹剧-337055.html

2016-03-03: 四川泸州程思桂被监视居住六个月
2016年2月2日,四川泸州市程思桂老太太被泸州市江阳区国保人员乔建华通知到江阳区法院,领取起诉书,签署被监视居住六个月的决定书。

2015年11月25日,70多岁的程思贵老人因讲真相被江阳区国保便衣绑架到国保办公室所谓“谈话”。国保人员乔建华等把程思桂劫持到看守所体检,而后对程思桂实行监视居住。12月15日,程思贵被江阳区检察院告知“事情了结了,结案了。

2016年1月中旬,在程思桂被江阳区检察院告知“解除监视居住”、“结案了”后约二十天左右,江阳区检察院电话告知程思桂的儿媳妇说,江阳区国保对检察院的处理不服,已将程思桂告上法院,程的案子已交到法院。并说,有可能被判三到四年,还要停发退休金等。

国保乔建华多次催促程思桂到法院。2016年2月2日,程思桂在两个儿子的陪同下到了江阳区法院,被法院告知程思桂因散发神韵演出等光碟,已被起诉,审理期间监视居住6个月。程思桂的儿子被迫在法院监视居住的决定书上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3/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4896.html#163223165-1

2016-01-30: 四川泸州程思桂被国保构陷到法院
2016年1月中旬,四川泸州老年法轮功学员程思桂被江阳区检察院告知“解除监视居住”、“结案了”后约二十天左右,江阳区检察院电话告知程思桂的儿媳妇说,江阳区国保对检察院的处理不服,已将程思桂告上法院,程的案子已交到法院。并说,有可能被判三到四年,还要停发退休金等。江阳区国保人员还在为继续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30/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2912.html

2015-12-22: 四川泸州程思贵已解除监视居住
2015年11月25日,四川泸州江阳区法轮功学员70多岁的程思贵因讲真相被江阳区国保便衣绑架到国保办公室“谈话”。国保人员乔建华等把程思桂劫持到看守所体检,而后对程桂实行监视居住。12月15日,程思贵被江阳区检察院告知“事情了结了,结案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1/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0750.html#15122023551-39

2015-09-05: 四川泸州程思桂讲真相被绑架 当天回家
2015年8月30日上午9点左右,75岁的程思桂老太太到泸州江阳区黄舣乡赶集讲真相,有被谎言毒害的常人不明真相,向当地派出所恶告。警车停在十米处,两个便衣(其中一个姓杨,30多岁)窜到程思桂跟前,一把抢过她背上的背包,查看有四张神韵光盘,就将她绑架上车。程思桂拒绝上车,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说,我是在做好事,善事,在救人。同时高呼“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两位便衣将她铐上手铐绑架到黄舣派出所后,又将她铐在椅子上,强行拍照。程思桂老人不停的对他们劝善讲真相。

上午大约11点过,泸州市江阳区国保大队来了二人,气势汹汹,(其中一人姓张)自称是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抓住老太太的手盖手印,强行采血。他们查到程思桂的住址,下午大概五点过,叫程思桂从派出所后门出去,程思桂回到家中。

程思桂不停的对警察讲真相,有明白真相的警察叫程思桂回家后,把东西收捡一下,提防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4/二零一五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5168.html

2005-05-18: 程思桂被五次抄家及关押
大法弟子程思桂,女,65岁,四川泸州市龙马潭区一名普通工人,学炼法轮功前浑身是病,如阵发性高血压、类风湿、嗜氯细胞瘤、乳腺瘤以至两乳被切除、右手肘因粉碎性骨折造成右臂活动障碍等,经常住院,折磨得她痛苦不堪,每年少则数千元,多则上万元。而自从1996年5月程思桂学了法轮功后,身上所有的病不翼而飞了,再没有向国家报销过一分钱医药费。

法轮功遭到邪恶迫害后,程思桂先后一共遭恶警五次非法抄家及拘捕关押:

第一次是1999年7月19日夜,因程思桂的丈夫是龙马潭区修炼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龙马潭公安局一位副局长带队抄了程思桂的家。《转法轮》、师父的讲法光碟、磁带及其他资料等价值二千多元的书籍物资被抄走,她丈夫被抓去非法审讯整整一夜,第二天上午9点多钟才放回。

第二次抄家是2001年2月12日,610恶警深夜把程思桂抓到黄荆山拘留所,因找不到证据, 三天后由其儿子和单位担保才放她回家。

第三次抄家是2001年9月25日,因程思桂坚持讲真象,传递真象资料,恶警非法抄家后将她关進看守所,恶警就将她的双手反背铐在窗框上,威胁要叫她坐老虎凳、坐电椅。一个月后,单位和儿子出面保程思桂回家,恶警勒索5000元,还叫其儿子和单位写保证不准程思桂炼功。

第四次抄家时程思桂在监狱中还未回家,抄走原龙马潭区辅导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等炼功时用的横幅和《转法轮》等书籍资料。恶警们欣喜若狂,却不知道自己又造下多大罪业。

第五次被抄是2004年9月17日,程思桂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出去散发真象资料。泸县公安局、龙马潭区公安分局、610办公室等出动大批警力,多辆警车全副武装对付三个中老年妇女。程思桂被抓,关在看守所一月,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因身体检查时发现高血压等多种病症而监外执行。

泸州 泸县联系资料(区号: 830)

2020-05-04: 四川省泸州市泸县公安局国保队:0830-819531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6-12-10: 制造冤案的部分责任人:
审判长: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孙华
代理审判员:李焕庭
人们陪审员:周守金
书记员:王晶
江阳区检察院公诉人:任崇明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