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1-2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济南市第一监狱(山东省监狱,济南监狱;男子监狱) >> 公丕启(孙东霞丈夫), 男, 66

公丕启(孙东霞丈夫)
公丕启(孙东霞丈夫)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青岛市北区
个人近况: 2021年4月12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5-1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650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公丕启(孙东霞丈夫) 孙东霞(孙冬霞)
祖辈亲人: 祁冠英
交叉列在: 山东 > 青岛监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7-02:公丕启生前被迫害的一些情况
“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晚,在山东省济南监狱被迫害致死。”我看到这个消息,隔窗仰望着朦朦沉沉的夜空,悲从中来,涌上心头,化成无数的泪水洒落衣襟。

网上公丕启的那张英武的军人照片,以前没见过,在他入狱后见到他的,那时他已是满头的银发(不是白发,银发的概念和白发是不同的感观),连眉毛都是银白色的,他的皮肤白皙细嫩,红润没有皱纹,满脸的慈善祥和。他在那极其恶劣的“人间地狱”环境中,经过了三年的残酷迫害,还能有如此的心态和鹤发童颜的体貌,真是极其难得的。

公丕启入狱后遭受了很多罪犯包夹的迫害,其中之一的是贪腐犯,从早到晚熬他,让他放弃信仰、写“五书”,甚至不择手段的用伪善的谎言骗他:“为了法轮功兄弟们的安全,你们得学会保护自己,写个假保证都行!”等等,都被公丕启识破而义正词严的拒绝,作为在大法中修炼觉悟了的生命,在被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中没有污点,一直都是堂堂正正。

公丕启在二零一八年递交了“申诉状”,其中详细的讲述了青岛市公安、国保大队及610人员为了所谓的政绩,勾结检察院、法院栽赃陷害,诬陷他的整个过程,连开庭都是在看守所偷偷摸摸的进行,陷害过程中的一切违反宪法,违反现行法律程序的一切所作所为。在他的正念正行中,在确凿有力的事实面前,监狱在扣押一年后,才不得不将其“申诉状”上交山东省法院,并暂时停止了对他的转化迫害。

因为长期被迫害,公丕启出现高血压的症状,低压110,高压220(230)以上。他的听力很差,因为耳背,听不清同监室罪犯包夹的话,受尽了罪犯李峰指使罪犯葛宝强对他进行的各种人格侮辱,和诋毁、谩骂以及各种刁难、惩罚他打扫厕所等。面对这些毫无人性的迫害,公丕启坦然的说:“正好用来修心性,我一直在机关坐办公室,都是管别人的,很少有人给我制造麻烦,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中正好修自己。”

闻听此言,心中感慨万千,是啊!真诚、善良、宽容是立人之本,处世之道。真、善、忍是人类的普世价值,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在任何不公正的对待下,甚至是在中共邪恶残酷的迫害中,都还能向内找自己,找自己哪里有不对的地方,哪方面不符合真、善、忍的要求。用善心去对待那些被中共欺骗,不明真相的包夹,同时正念对待迫害背后的邪恶因素。

公丕启自述,从小就喜欢《三国》,很喜欢这段历史、人物、和里面的军事故事,11岁时就能背诵名著《三国演义》,对传统文化和军事的热爱,自己走上投军报国的路,军事上的天赋使他升迁很快,一直升到团级参谋长的位置,一直坐镇机关办公室。自一九九五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进入正法修炼。

监狱对不妥协的大法弟子在生活上也是极尽迫害,济南监狱伙食很差,基本上就是清水煮青菜,几乎没有油水,在营养方面是谈不上什么营养的,根本不能满足身体需要,长期这样下去会营养不良,监狱允许其他罪犯包夹每个月可在超市购买300元物品,但不写“五书”的大法弟子每月只允许购买五元钱的生活用品,窗户是固定的“百叶窗”,这样一年365天几乎连太阳都看不见,只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进来的亮光。

臭名昭著的“小白楼”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弟子的济南监狱第11监区,白色的五层楼房,白色的百叶窗下笼罩着红色邪恶的高压恐怖,同时封闭着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

在黄历新年之前公丕启的状态还是不错的,因为年前迫害主要是从早到晚强迫观看邪恶录像的洗脑为主。黄历新年后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公丕启就被迫害致死,他遭到了怎样的残酷迫害,在此呼吁知情的大法弟子和社会正义人士披露出来,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让邪恶的做恶者无处躲藏。

以上所记述的只是邪恶迫害中的冰山一角。作为公丕启的同修,看到明慧网上关于他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心中不胜感慨,想尽己所能完善一下他被迫害的真实经历,以便他的家人及善良的人们了解。

参与迫害的罪犯:
罪犯时光兴,原山东省东营市某学校校长,因贪腐被判十几年,也是监狱五楼的罪犯楼长。
罪犯李峰,监狱五楼的罪犯楼长,所谓的纪律组长,因盗窃国家石油被判无期,德州市临邑县临安镇钟楼村人,1978年生人。
罪犯葛宝强,因贩卖毒品被判12年,山东临沂市区人,1989年生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公丕启生前被迫害的一些情况-427628.html

2021-05-01:曝光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监区长王传松的恶行
得知法轮功学员公丕启被山东省监狱迫害致死的消息,现曝光监狱十一监区监区长王传松强迫法轮功学员加长时间、加长劳动量干奴工活的罪行。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恢复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而中断的奴工活后,监区长王传松就要求逐渐加长干活时间。早晨提前一个小时,五点起床;中午不休息;晚上加班到七、八点钟,甚至九点。

并且干活量层层加码,从开始每天干四百个、六百个的量,加至八百个、一千个,后来加到一千六。犯人说:“王传松新上任,肯定要弄点政绩出来。看吧,不用几天就(加量)翻番了。”真是这样,不但翻番,还翻了两番。

公丕启等十多名拒绝干奴工活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一个屋子里看污蔑法轮功的片子。公丕启因血压高,想靠墙倚一下,包夹头目李峰(盗窃石油犯,无期徒刑)看到后,就叫嚷说:“怎么的?不舒服?别装,死不了!”

包夹头目李峰是山东德州临邑县临南镇钟楼村人,一九七八年出生。是所谓的“包夹组长”、“纪律组长”、“五楼楼长”、“劳动组组长”,对包夹的法轮功学员很恶毒。经常听到他到别的组时说:“公丕启,他就是装,死不了,死了正好。”对公丕启是极其邪恶的谩骂、刁难。

法轮功学员郑旭飞因拒绝干奴工活而被严管,被长时间罚站,有时站到晚上十二点以后。包夹徐超、刘怀亮用脚使劲碾压郑旭飞的脚趾头,致使郑旭飞的脚趾头肿的发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1/二零二一年五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24050.html

2021-04-18: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在山东省监狱被迫害致死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晚在山东省济南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头部肿胀并且湿漉漉。

公丕启的家人于四月十二日晚接到山东省监狱的电话,被告知公丕启由于高血压正在医院抢救,不久后便收到监狱的通知称公丕启突发脑溢血,送中心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公丕启的家人及亲友于第二天早晨赶到济南中心医院希望探视遗体,被医院和监狱拒绝,最终只允许公丕启的大哥及侄子二人进入,并且不允许对遗体拍照及录像。

家人认为公丕启死因非常突然和蹊跷,并且监狱没有给出合理的说明和解释,疑点重重。据亲人透露,公丕启的遗体头部肿胀、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山东省监狱声称死亡原因是他高血压不配合治疗,导致脑溢血死亡,家属认为此说法实属谬误与推卸责任。

公丕启公丕启)离世前的一年半以来,山东省济南监狱一直以疫情为借口不允许家属会见,他在狱中的具体情况和身体状况家人一概无从得知。

监狱监控录像显示公丕启离世当晚身体不舒服,一直躺在床上,期间有狱医来为其量血压而后离开,未采取任何措施。八点三十二分左右公丕启摔倒在地,救护车九点才到,延误了抢救时间。家人认为,公丕启的离世有着太多的疑问无法得到解释,高血压状况持续了多久?监狱有没有给提供过治疗?医院测量的血压结果和记录是多少?医生当晚来检查了血压后为什么离开而没有送医院救治或采取有效措施?为什么公丕启倒地后半小时救护车才来?

公丕启的家人说,完全是被迫害死的,这么高的血压想必不是一天两天了,都躺在床上起不来了,监狱和医院不仅没有保外就医,并且没有通知家人他的身体状况,不让会见,就是想整死他。按照监狱的说法,如果是脑溢血死亡,从他倒地到救护车来足足半小时时间,监狱完全是草菅人命。按照《刑事诉讼法》和《监狱法》,监狱有责任义务保护其身体健康,公丕启如果身体这么糟糕,监狱应给予及时医治或保外就医。公丕启的死亡直接原因就是山东省监狱的故意伤害和草菅人命。

公丕启今年66岁,是一名上校、正团职军官,退休前任山东省预备役高炮师副参谋长。一九九五年,有幸看到《转法轮》书,看完后公丕启感到非常的震惊,这是他人生几十年来从未听到和看到的书,讲出的道理都不是人间所能有的和所能够听得到的。但在人心观念与执着的带动下,又顾虑在职工作,致使公丕启在当时没能走进法轮大法修炼。九九年,法轮功学员“四二五”和平大上访以后,共产党的喉舌开始有序的发表文章影射攻击法轮大法,部队领导知道公丕启的妻子和岳父母炼功,领导找他谈话,问他炼不炼法轮功,公丕启说我还不够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全面迫害法轮功,公丕启于同年八月十五日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烟酒一下子全部戒掉,再没有碰过。工作中也是廉洁奉公,两袖清风,除了工资所得之外没有贪污过一分钱,可以说是污浊的军队官场中的一股清风。在平日工作、生活的言谈中,公丕启也在智慧的介绍着所知道的法轮功。所在单位领导觉察到了公丕启在修炼法轮功,于是对公丕启做出了“退休”的安排。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公丕启与妻子在家中被警察绑架。之后,公丕启的妻子被非法判刑五年,公丕启被绑架到部队强制洗脑。部队人员把公丕启长期关在小屋子里,采取各种办法迫害,逼迫他写出他们所要的污蔑谩骂大法的话。未达到目的后,部队人员就把公丕启送进臭名昭著的位于青岛明霞路34号的原青岛市610洗脑班迫害。洗脑班雇用三个包夹人员二十四小时看守着公丕启,逼迫公丕启每天看中共新闻联播、污蔑大法的录像等,公丕启高声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揭露邪恶对他的迫害,被一个年轻的打手将他的内脏打伤。经医院检查,内脏破裂出血。公丕启被非法关押七个半月。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公丕启去法轮功学员宿桂花(当年70岁)家串门,被蹲守在宿桂花家的警察绑架。有瑞昌路派出所警察参与的一伙警察带着公丕启到他家非法抄家,抢走许多私人物品。公丕启的妻子当晚在家中也被警察绑架带走,后被释放回家。公丕启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在即墨普东镇青岛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青岛市市北区法院第二次在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庭审公丕启公丕启当庭进行了自我无罪辩护,认为自己没有触犯国家法律。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更没罪。律师也为公丕启进行了有力的无罪辩护,律师指出:指出侦查机关的办案程序及卷宗资料都存在严重瑕疵和违法行为;搜集拼凑有关所谓材料,罗列所谓证据,意图构陷公丕启,侦察机关的行为已经构成违法犯罪等等。

律师最后说:公丕启的行为根本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不管从社会的公平正义、个人良知还是为维护法律的权威性严肃性方面,都应判公丕启无罪释放。

律师辩护有理有据的辩护,使公诉人面红耳赤,但最后,审判长范家强竟然以一名陪审员声称下午三点有事为由,多次打断律师的最后陈述,无理要求律师尽快结束陈词,草草收场。在青岛政法委、610、市北区公安国保大队的操控与构陷下,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和法院于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非法判公丕启七年半,劫持到位于济南市工业南路九十一号的山东省监狱。

山东省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狱警怂恿形形色色的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在肉体与精神上进行摧残,如:拳打脚踢、扇耳光、上夹棍、鞋底抽、挠脚心、连续数天不让睡觉、数十小时的长期罚站,24小时手铐脚镣加身关禁闭室、长时期看诽谤大法录像,等等邪恶迫害手段。警察还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受限制。对出现生命危险的、打伤打残的法轮功学员,送监狱医院抢救后,回来后接着迫害洗脑。在这样残酷及长期的折磨下,在山东省监狱至少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有背后警察指使的打手犯人多次扬言:“折磨不死就行,让你生不如死”。

公丕启的死亡不仅山东省监狱负有重大责任,青岛市公检法机构系统非法制造冤假错案对包括公丕启在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都需要为此承担法律责任。公丕启的家人表示,公丕启的离世是中共迫害中国人民和法轮功修炼者的又一笔血债,他们一定会对这些罪恶之徒追查到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18/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在山东省监狱被迫害致死-423493.html

2020-06-12:被冤判七年半 退休高炮师副参谋长要申诉
山东省青岛市今年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公丕启,二零一七年十月去法轮功学员宿桂花家串门,被蹲守警察绑架、抄家构陷,于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被青岛市市北区法院非法判七年半,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受迫害。公丕启表示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准备向山东省高院提出申诉。
修炼法轮功被迫退休

公丕启是一名退休上校、正团职军官。退休前任山东省预备役高炮师副参谋长。公丕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公开全面迫害法轮功后,于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五日,正式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

在美国工作的公丕启的女儿公晓燕说:“父亲修炼法轮功之前,每天三包烟,抽的都是别人送的高档烟,饭局和酒局更是天天有,修炼之后烟酒一下子全部戒掉,再没有碰过。工作中也是廉洁奉公,两袖清风,除了工资所得之外没有贪污过一分钱,可以说是污浊的军队官场中的一股清风。”

公丕启也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在平日工作、生活的言谈中,公丕启也在智慧的介绍着所知道的法轮功。所在单位领导觉察到了公丕启在修炼法轮功,于是对公丕启做出了“退休”的安排。

被关洗脑班、内脏被打伤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公丕启与妻子在家中被警察绑架。之后,公丕启的妻子被非法判刑五年,公丕启被绑架到部队,女儿在外上学断绝了生活来源、无家可归。

部队人员把公丕启长期关在小屋子里,逼迫他写出他们所要的污蔑谩骂大法的话。未达到目的后,部队人员就把公丕启送进位于青岛明霞路34号的臭名昭著的原青岛市610洗脑班迫害。洗脑班雇用三个包夹人员二十四小时看守着公丕启,逼迫公丕启每天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听邪恶的所谓讲课,写他们所要的所谓心得体会。逼迫公丕启放弃真善忍信仰,公丕启不配合恶人的要求,坚决抵制迫害。

公丕启在洗脑班高声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揭露邪恶对他的迫害。被一个年轻的打手将他的内脏打伤。经医院检查,内脏破裂出血,610洗脑班人员怕承担责任,让部队赶紧把公丕启接到部队医院治疗,之后,公丕启又被关在部队一小屋子里,部队人员最后用开除“党籍”、撤销职务、撤销工资待遇、收回住房、开除孩子的学籍,投入监狱等方式威胁、逼迫公丕启放弃修炼法轮功。

公丕启不动心,坚定信仰,向部队上级领导写真相信:历数了几个月来对他的种种迫害,讲明做好人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最后部队淡化处理,公丕启在历经七个半月的苦难后,回到家中。

被非法判刑七年半

公丕启于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去法轮功学员宿桂花(70岁)家串门,被头一天就蹲守在宿桂花家的警察绑架。公丕启被绑架后,当晚有瑞昌路派出所警察参与的一伙警察带着公丕启到他家非法抄家,抢走许多私人物品,公丕启的妻子当晚在家中也被警察绑架带走。后被释放回家。

公丕启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期间,公丕启被迫害的血压高压到二百单位以上,并出现严重的心脏病,看守所一直强制其吃药,前后自行花费医药费五千多元,病情没有一点好转。后来,公丕启本人拒绝继续用药治疗,律师代表家属向检察院递交了取保候审的申请,但是遭到市北区检察院王峰的无理拒绝。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公丕启在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被第一次非法开庭,审判长为青岛市市北区法院法官范家强,公诉人为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王峰。一开始,辩护律师就以检察官王峰不作为由申请其回避,法官宣布暂时休庭。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青岛市市北区法院在即墨普东看守所第二次开庭非法庭审公丕启公丕启当庭进行了自我无罪辩护,认为自己没有触犯国家法律。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更没罪。

律师也为公丕启进行了有力的无罪辩护,律师指出:指出侦查机关的办案程序及卷宗资料都存在严重瑕疵和违法行为;搜集拼凑有关所谓材料,罗列所谓证据,意图构陷公丕启,侦察机关的行为已经构成违法犯罪等等。律师最后说:公丕启的行为根本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不管从社会的公平正义、个人良知还是为维护法律的权威性严肃性方面,都应判公丕启无罪释放。

律师辩护有理有据的辩护,使公诉人面红耳赤,但最后,审判长范家强竟然以一名陪审员声称下午三点有事为由,多次打断律师的最后陈述,无理要求律师尽快结束陈词,将所谓庭审草草收场。

在青岛政法委、610、市北区公安国保大队的操控与构陷下,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和法院践踏法律,假借法律的名义走过场,无视律师的辩护意见,执行政法委、610的指示,于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对公丕启冤判重判七年半。

曝光山东省监狱的罪恶

位于济南市工业南路九十一号的山东省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监狱狱警指示和利用形形色色的刑事犯人(贪污犯、杀人犯、金融诈骗犯、贩毒吸毒罪犯、暴力行凶罪犯、强奸犯、偷盗犯、抢劫犯等等)对法轮功学员在肉体与精神上进行摧残,如:拳打脚踢、扇耳光、上夹棍、鞋底抽、挠脚心、连续数天不让睡觉、数十小时的长期罚站,24小时手铐脚镣加身关禁闭室、长时期看诽谤大法录像,强制洗脑等等邪恶迫害手段。

警察还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受限制,得打报告和承认自己是罪犯,有法轮功学员因不承认自己是罪犯但又憋不住多次便在裤子里。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的难以忍受痛苦呼喊时,嘴里会被犯人塞上毛巾、内衣、脏内裤、臭袜子等,甚至被多名恶徒摁倒在地或床上,蒙上好几条被褥,恶毒流氓手段无所不用。对出现生命危险的、打伤打残的法轮功学员,送监狱医院抢救后,回来后接着迫害洗脑。在这样残酷及长期的折磨下,在山东省监狱至少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有背后警察指使的打手犯人多次扬言:“折磨不死就行,让你生不如死”。

青岛市城阳区法轮功学员杨乃健,遭受六年冤狱,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期间,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下旬,监狱警察为逼迫杨乃健放弃信仰,指使犯人加重迫害他。经济犯尹军指使犯人杨洪有、李保庆、吴克军用约束带把杨乃健的双脚分别绑扎在两条椅子腿上,再把整个人用约束带紧紧地绑在椅子上,叫他动弹不得;因为害怕杨乃健喊“法轮大法好”,先用胶带封住杨乃健的嘴。之后将绑住杨乃健椅子的前两条腿悬空,后两条腿靠在一张撤去椅子背的长条木椅上。再用捆啤酒的啤酒绳做成一个头箍套在杨乃健的头上,并从头后边用绳子把头箍拴在暖气片的管子上(如酷刑示意图)。这样杨乃健的身子和头就往后仰,身子、脖子和头全部悬空,头抬不起,脖子折得十分难受,闭合气道,既疼痛又憋气,嘴还被胶带封住了,憋得喘不上气来。那种滋味真是生不如死。

经过一天的折磨,杨乃健人快不行了,眼看就要背过气去了,口吐白沫,刑事犯杨洪有慌忙去找警察,说人快不行了,最后把杨乃健送进监狱医院检查抢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2/被冤判七年半-退休高炮师副参谋长要申诉(图)-404983.html

2020-05-04: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公丕启近期准备上诉
据明慧网2018年8月18日报道,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公丕启,是一名退休上校、正团职军官,退休前任山东省预备役高炮师副参谋长。2017年10月17日,公丕启去串门,被警察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即墨普东看守所。后被青岛市市北区法院主审法官范家强非法判刑7年半。

近日获悉,公丕启同修准备向山东省高院提出申诉,他说:不管有多难,在师父的引领下,他决定长期坚持反迫害。山东省男子监狱是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被非法关押在此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很大伤害,长期承受着各种折磨。公丕启同修在重重压力之下,依然保持正念,坚持正信,坚定的反迫害,非常了不起。希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有时间、有条件的近期请多发正念加持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4/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04754.html

2018-08-19: 遭诬判七年半 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公丕启上诉
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法院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学员公丕启非法判刑七年半,非法罚款两万元。公丕启日前已上诉到青岛市中级法院。

公丕启是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去朋友家中串门的时候被青岛市市北区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的,随后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到其家中进行非法抄家,带走了一些法轮大法的印刷品和大量整洁干净的人民币现钞七万多元,市北区检察院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对公丕启非法批捕。因公丕启被关押后血压持续增高,高压到二百单位以上,并出现严重的心脏病,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一直强制其吃药,前后自行花费医药费五千多元,身体健康并无一点好转。后来,公丕启本人拒绝继续用药治疗,律师代表家属向检察院递交了取保候审的申请,但是遭到市北区检察院的无理拒绝。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公丕启在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被第一次非法开庭,审判长为青岛市市北区法院法官范家强,公诉人为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王峰。一开始,辩护律师就以检察官王峰不作为为由申请其回避,法官宣布暂时休庭。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青岛市市北区法院在即墨普东看守所第二次开庭非法庭审公丕启公丕启当庭进行了自我无罪辩护,认为自己没有触犯国家法律。

律师也为公丕启进行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指出侦查机关的办案程序及卷宗资料都存在严重瑕疵和违法行为;认为是侦查机关在公丕启无犯罪行为的情况下违法立案,通过对其住处进行非法搜查,意图取得笔录之后,搜集拼凑有关所谓材料,罗列所谓证据,意图构陷该法轮功学员,使其被处以刑事处罚。侦察机关的行为已经构成违法犯罪,家属和辩护人有权对侦查机关提起以“徇私枉法罪”的控告。另外,不管从法律适用、还是案件事实上,公诉机关在庭审、证据展示上,均不能证实公丕启触犯刑法,构成犯罪,本案既没有犯罪客体,也没有犯罪对象,更没有犯罪行为,公丕启的行为根本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不管从社会的公平正义、个人良知还是为维护法律的权威性严肃性方面,都应判公丕启无罪释放。

律师辩护的有理有据,公诉人听得面红耳赤,但最后,审判长范家强竟然以一名陪审员声称下午三点有事为由,多次打断律师的最后陈述,无理要求律师尽快结束陈词,将所谓庭审草草收场。

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和法院最终完全无视律师的辩护意见,对公丕启重判七年半,又公然制造了一起冤假错案。

日前,公丕启本人已经向青岛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另外据其家属讲,警察从公丕启身上及家中抢走现金有十二万多,但是判决书中只出现了七万多,其余的现金不知去向,故市北区公安局所辖办案派出所警察有非法私吞他人财产的嫌疑,家属表示会继续追查到底,必要时也将对此提起控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9/遭诬判七年半-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公丕启上诉-372613.html

2018-08-18: 山东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诬判七年半
日前,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军队退休上校、正团职军官公丕启被青岛市市北区法院主审法官范家强诬判七年半刑期。

公丕启自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遭警察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

非法开庭 律师提出公诉人回避

公丕启于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去法轮功学员宿桂花(70岁)家串门,被蹲守在宿桂花家的警察绑架。

而在十六日下午一点多,市北区十几个警察非法闯入宿桂花老人家,非法抄家并将宿桂花和另两位在她家的法轮功学员于宪荣、吕勇华一起绑架到大港派出所。并在宿桂花家中留守几个警察以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目前,宿桂花等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即墨普东看守所。

公丕启被绑架后,在晚上,有瑞昌路派出所警察参与的一伙警察带着公丕启到他家非法抄家,抢走许多私人物品,公丕启的妻子当晚在家中也被警察绑架带走。后被释放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在青岛市政法委、610、市北区公安国保大队的操控下,青岛市市北区法院在即墨普东镇青岛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开庭迫害公丕启

公丕启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在庭上指出,公诉人王峰应该回避,理由是在审查起诉期间,律师两次提交了“对公丕启的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认为公丕启不符合被关押的条件,公丕启身体不好,一度高血压,公丕启也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只是在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到朋友家串门就被绑架,要求检察院转换强制措施。但是,作为公诉人的王峰一直不作为。

在三月份,由于公丕启在看守所身体出现严重问题,驻看守所的青岛市检察院人员紧急联系了公丕启的律师,提出让律师赶紧向市北区检察院提出转换强制措施的申请,让公丕启回家治疗。

但是,市北区检察院检察官王峰还是不作为,置之不理。律师提出王峰作为一个检察官,不公正处理公丕启的案件,一直违法不作为,要求王峰回避。法官当庭宣布休庭。

顶着疯狂镇压 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公丕启,今年六十三岁,是一名退休上校、正团职军官。退休前任山东省预备役高炮师副参谋长。

一九九五年,公丕启有幸看到《转法轮》书,看完后公丕启感到非常的震惊,这是他人生几十年来从未听到和看到的书,讲出的道理都不是人间所能有的和所能够听得到的。深深震撼公丕启的心灵。但在人心观念与执着的带动下,又顾虑在职工作,致使公丕启在当时没能走进法轮大法修炼,与大法擦边而过。但公丕启对妻子说:“这是一本从来没有过的书,一部从来没有过的法,是一部能使人上天的梯子,你好好炼,我支持你,以后我也要炼。”

初识法轮大法后的公丕启,一边在红尘中继续忙碌着,一边内心在注视着法轮功在世间的发展。有关法轮大法的事,公丕启也都听都看,大法弟子到他家,他都热情的接待、交谈了解。经过几年的观察了解,公丕启越来越感到《转法轮》中讲的都是真的,这是叫人返本归真的高德大法,是神救人来了。

九九年,法轮功学员“四二五”和平大上访以后,共产党的喉舌开始有序的发表文章,影射攻击法轮大法,因为部队领导知道公丕启的妻子和岳父母炼功,领导找他谈话,问他炼不炼法轮功,公丕启说我还不够格。

“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公开全面迫害法轮功,根据共产邪党的邪性,公丕启知道,法轮功学员的大难来了。那段时间公丕启一直在思考,正如他在修炼体会中所说:“我深深的知道,如果我这时走入大法,对我意味着将会失去人中的什么?以后可能将会面临着什么,但我更知道我将得到的是无法用价值衡量的、珍贵无比的大法,我走的将是一条返本归真的大法修炼之路。本性告诉我:我必须在正邪之间做出抉择了,我必须走入大法中了,我必须立即走入大法中了。”

于是,在大法的神圣感召下,在邪恶铺天盖地公开迫害大法的第二十五天,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五日,公丕启正式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有幸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修炼法轮功后,给公丕启带来了很大的变化,戒掉了伴随多年的烟酒,行为上诸恶不沾,脸色变得比以前好看,公丕启也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在平日工作、生活的言谈中,公丕启也在理智的智慧的介绍着所知道的法轮功。领导已觉察到了公丕启在修炼法轮功,于是对公丕启做出了“退休”的安排。

历经七个半月苦难 坚信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全面迫害法轮功,公丕启一家人受到中共残酷迫害。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公丕启与妻子在家中被警察绑架。之后,公丕启的妻子被非法判刑五年,公丕启被绑架到部队,女儿在外上学断绝了生活来源、无家可归。

部队人员把公丕启长期关在小屋子里,采取各种办法迫害公丕启,一味的逼迫他写出他们所要的污蔑谩骂大法的话。未达到目的后,部队人员就把公丕启送进臭名昭著的位于青岛明霞路34号的原青岛市610洗脑班迫害。洗脑班雇用三个包夹人员二十四小时看守着公丕启,逼迫公丕启每天看中共新闻联播、污蔑大法的录像,听邪恶的所谓讲课,写他们所要的所谓心得体会。逼迫公丕启放弃真善忍信仰,公丕启坚决抵制迫害,不去、不看、不听、不说、不写。

公丕启在洗脑班高声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揭露邪恶对他的迫害。被一个年轻的打手将他的内脏打伤。经医院检查,内脏破裂出血,610洗脑班人员怕承担责任,让部队赶紧把公丕启接到部队医院治疗,之后,公丕启又被关在部队一小屋子里,部队人员最后用开除“党籍”、撤销职务、撤销工资待遇、收回住房、开除孩子的学籍,投入监狱等方式威胁、逼迫公丕启放弃修炼。

公丕启想自己不是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才走入大法的吗?人中的这些东西能带走吗?于是向部队上级领导写真相信:历数了几个月来对他的种种迫害,讲明做好人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指出了继续迫害将带来的严重后果。最后被部队淡化处理,公丕启在历经七个半月的苦难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回到家中。

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公丕启自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遭警察绑架后,一直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日前,在青岛610、市北区公安国保大队的操控与构陷下,青岛市市北区法院主审法官范家强诬判公丕启七年半刑期。

女儿海外呼吁释放父亲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六日,美国旧金山湾区法轮功学员来到旧金山中领馆前举行抗议集会,要求中共立即释放近日在青岛被绑架的山东省公丕启等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

集会上,在旧金山湾区硅谷工作的公丕启的女儿公晓燕在发言中介绍了全家认识法轮功,及父亲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经历,揭露青岛警察对全家人的迫害。公晓燕说:“父亲是一名退休上校军官,国内的官场一直充斥着贪污和腐败,而军队系统中这些问题则更为严重。父亲修炼法轮功之前,每天三包烟,抽的都是别人送的高档烟,饭局和酒局更是天天有,修炼之后烟酒一下子全部戒掉,再没有碰过。工作中也是廉洁奉公,两袖清风,除了工资所得之外没有贪污过一分钱,可以说是污浊的军队官场中的一股清风。”

不过,一九九九年,前中共头目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后,公晓燕一家就没有太平过。她说:“我的母亲三天两头被警察带走,被强制洗脑转化,有时一被带走就是好几天,十几天,当时未成年的我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

公晓燕继续说,二零零五年五月,父母家被警察非法抄家,母亲被判刑五年送入监狱,父亲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610洗脑班数月,每天被强制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好好的人被折磨的头发几乎全白,走路需要人搀扶,被610洗脑班的打手殴打致内脏破裂。姥姥也因为承受不了这场迫害所带来的家庭变故而含泪离世。

公晓燕说,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父母再次遭绑架,母亲次日被释放;可是目前父亲公丕启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遭受迫害。据悉,父亲现在被迫害得无法走路,她非常担心父亲的安全。公晓燕呼吁国际社会正义人士帮助营救父亲公丕启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在当天参加集会的法轮功学员都要求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按照中国现行法律规定,修炼法轮功是完全合法的。在没有任何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就把一个合法公民以莫须有的罪名送上了法庭,并荒唐的要以法律的名义判决有罪。这是法律的悲哀,是我们国家的悲哀。

从警察的绑架,检察官的起诉,到法官的审判,每一个环节都在违背法律。公检法等部门联合起来非法的运作,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迫害链条,而且,这样的迫害历时十九年。

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8/山东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诬判七年半(图)-372601.html

2018-08-06: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公丕启遭诬判七年半
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法院主审法官范家强日前对法轮功学员公丕启诬判七年半。公丕启去年10月在去朋友家串门时被绑架,一直非法关押在青岛市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6/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2136.html#188601334-7

2018-06-03: 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公丕启被非法开庭,律师提出公诉人人回避
5月24日,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公丕启在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市普东镇青岛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开庭,辩护律师在庭上指出,公诉人王峰应该回避,理由是在审查起诉期间,律师两次提交了“对公丕启的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认为公丕启不符合被关押的条件,公丕启身体不好,一度高血压,公丕启也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只是在2017年10月19日到朋友家串门就被绑架,要求检察院转换强制措施。但是,作为公诉人的王峰一直不作为。

在3月份,由于公丕启在看守所身体出现严重问题,驻看守所的青岛市检察院人员紧急联系了公丕启的律师,提出让律师赶紧向市北区检察院提出转换强制措施的申请,让公丕启回家治疗,但是,市北区检察院检察官王峰还是不作为,置之不理。律师提出王峰作为一个检察官,不公正处理公丕启的案件,一直违法不作为,要求王峰回避。法官当庭宣布休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3/二零一八年六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68369.html

2018-03-25: 构陷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宿桂花、于宪荣等的所谓“案子”被退卷
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家属从代理律师处得到消息,构陷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宿桂花、于宪荣、藏咏梅、吕永华,公丕启、王明德、尹德兰,姜小莉、宋桂香等的所谓“案子”,被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退卷回市北公安分局。

二零一七年十月份,青岛市市北区公安分局共绑架了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其中宿桂花、王明德、尹德兰夫妇,姜小莉是在家中被非法闯入的警察和国保绑架的,而其他法轮功学员则是因为到这几家去串门被预谋等待在那里的警察绑架的。参与绑架的除市北区公安分局的国保、警察外,还有市北区大港派出所、瑞昌路派出所、河西派出所、宁夏路派出所、镇江路派出所等。

30多天后,有九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逮捕。这是青岛市市北分局故意制造的冤案错案。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是六七十岁的老人,有的身体状况很不好,不符合看守所关押的条件,如宿桂花已经七十多岁,当时血压到达二百八十多,看守所不敢收,但是实施绑架的警察向“上面”(这是警察的话,不知上面是哪个部门)经过请示,看守所违法关押了宿桂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5/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63313.html

2017-10-18: 山东省青岛法轮功学员孙冬霞和丈夫被绑架
青岛大法弟子孙冬霞和丈夫(法轮功学员)10月16日晚上被一些人从家中绑架带走,至今未回。详情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8/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6466.html#17101723206-11

2005-7-22: 青岛市北区大法弟子公丕启、孙东霞夫妻两个月前被恶警入屋抓捕,孙东霞可能已被非法判刑10年,目前关押在看守所饱受折磨;公丕启现被关入洗脑班,身体已被折磨的十分虚弱,须在别人搀扶下才能走路。

5月13日,青岛市北区大法弟子公丕启、孙东霞夫妻被恶警在家中非法抓捕,打印机等物品被非法抄走。据悉孙东霞日期被非法判刑10年,详情待查。目前孙东霞仍在非法关押中。她曾绝食反迫害,受到犯人的虐待,身体非常消瘦,恶警不允许家人接见。

公丕启是上校军衔的军人,开始被非法关押中桃花卉市场附近的青岛警备区高炮师。家人几次到警备区高炮师要人,但其单位头目百般推诿,不告知公丕启到底在哪儿,还欺骗家人说公丕启生活的很好。在明慧网登出公丕启夫妻被抓的消息后,恶人在6月7日将公丕启劫持到位于明霞路34号的青岛市610洗脑班。

7月20日,孙东霞的女儿带姥姥一起到青岛市明霞路34号青岛610洗脑班寻人,洗脑班恶徒孙同泰、孙贵敏(音)不敢说自己的真实姓名,谎报自己姓王,他们承认了公丕启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下午孙东霞的女儿带着介绍信和姥姥一起再次来到洗脑班,终于见到了公丕启,仅两个月,公丕启已被折磨的大变模样,象个老头,头发、胡子全成了灰白色,且身体虚弱,全身哆嗦,说话无力,几乎站不住,在别人的搀扶下才能走路。刚来到洗脑班时,公丕启的血压就达到了195,脉搏120次/分,但洗脑班恶人不但不告诉公丕启,还强迫他听邪恶宣传。公丕启告诉女儿说:“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一定是他们迫害的结果。”看到公丕启的现状,家人非常气愤。孙同泰却指着公丕启破口大骂,说是公丕启自找的。女儿和姥姥要610放人,孙同泰、孙贵敏和另一30多岁的男子硬将他们拉开,将一老一小撵出了门。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5/7/22/106759.html

2005-08-21:青岛大法弟子孙东霞、葛明玉,坚持说明法轮功真象,被公安不法人员绑架关押后,日前被市北区伪“法院”和李沧区伪“法院”非法判刑5年和8年。孙东霞、葛明玉被非法判刑,并被《青岛日报》和《半岛都市报》广泛宣传,再次证明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不讲法律、不讲人道。

2005年5月13日,青岛市北区大法弟子公丕启、孙东霞夫妻被不法警察从家中绑架,其家中的打印机等私人财物被非法抢走。孙东霞及丈夫被绑架几天后,不法警察留在其家中蹲坑,抓捕任何去他们家的人。据悉至少有4人随后被绑架。6月30日,孙东霞在外地上学的女儿回家,发现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见图),还有大量的烟头及快餐盒。据当地派出所警察说,参与绑架、抄家及抢走钥匙的均为市北区公安分局所为。
孙东霞被非法关押后曾绝食反迫害,受到犯人的虐待,身体非常消瘦,不法人员不允许家人接见。公丕启是上校军衔的军人,开始被非法关押中桃花卉市场附近的青岛警备区高炮师,在6月7日被劫持到位于明霞路34号的青岛市610强制洗脑班。公丕启已被折磨的大变模样,象个老头,头发、胡子全成了灰白色,且身体虚弱,全身哆嗦,说话无力,几乎站不住,在别人的搀扶下才能走路。

青岛大法弟子孙东霞于7月25日、7月29日被伪法庭非法判刑5年。不法人员谎言声称“当她在李沧某小区向居民刘某散发法轮功宣传小册子时被抓获”。此外不法人员声称“去年11月至今年3月,葛明玉先后自行出资购置刻录机、复印机,在其家中制作法轮功光盘、传单、条幅等非法宣传品5000多份”,并以此非法判他8年。

孙东霞的女儿目前和姥姥、姥爷一起生活,下个学期的学费、生活费至今没有着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1/108862.html

2005-06-25: 孙东霞目前仍被非法关押于青岛大山看守所,恶警不允许家人接见。其丈夫公某开始一直被非法关押于位于枯桃花卉市场附近的警备区高炮师,因明慧网上曾登出公某与孙东霞一起被抓的消息,恶徒以此为借口,在6月7日将公某送到位于明霞路34号的青岛市610洗脑班,非法关押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5/104819.html

2005-05-18: 2005年5月13日,青岛地区的邪恶对大法弟子掀起了又一轮的邪恶迫害。孙冬霞及其丈夫同多名大法弟子已被捕,现被关押在青岛大山监狱。

2005-05-15: 青岛市北区大法弟子孙东霞与其丈夫(姓公,也是大法弟子),在5月12日晚到5月13日早之间被邪恶在家中非法抓捕并抄家(具体时间不详),打印机等物品被恶警掠夺。不完全消息,至13日晚已有4名同修去她家后被抓。现在家中还有恶警蹲点,只要去的人,不管身上有无东西,是否修炼人,都立刻非法抓捕。事后到被抓捕人的家里非法抄家。恶警声称,已盯上孙东霞1年多了。现在他们被关在拘留所,具体情况有待详查。也请知情者提供信息。

希望和其联系的同修不要再去她家(家中已有恶警蹲点抓捕),看到消息的同修也尽快互相通知一声,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望全体青岛大法弟子齐发正念,加持孙与公同修的正念,破除邪恶对同修及青岛地区的迫害。

济南市第一监狱(山东省监狱,济南监狱;男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21-04-25:
政法委
刘吉星 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0635-3953112 13906353356
王哲俊 常委副书记 0635-3900856 13563003566高唐县公安局
610头目殷国梁:0635-3982689(办)0635-3952658(家)13906353298
家庭住址 高唐县怡园小区20号楼东单元2楼东户
其妻子王莉莉为高唐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教导员0635-3982656(办)
0635-3952658(家) 13563013666
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张善军0635-3993630(办)0635-3952110(家)135089233110
刘冬0635-3888956(家)13606353930
刘冬的妈妈 13563573726
现任国保大队长 赵景海 手机 13963573063 ,家电话 0635-3958016
华兴刚13706350899
副大队长窦芳路13906353995
副大队长王英涛13963503166
副大队长周巍13563509709
周巍的丈夫 刘新路 高唐县恒丰银行 行长
工作电话 0635-2967088 手机 13508923456
副大队长郭红春13963542756
郭廷伟13863523999
鱼丘湖派出所 所长 任强0635-3835666(办)0635-3981679(家)15806353300
13806353917 0635-7178269

指导员李立军13406363670(家)13963516159
副所长杨春荣0635-3950286(家)13963513269
副所长马维亭15963163216(家)13963573769
副所长姚斌13184166060(家)13562003889
副所长白若军13561463406
副所长云唐13561493625(家)13863583797
董以杰13863580540
孔旭15206353877(家)1390635339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1)

热河路派出所:0532-82814243
市北公安分局:0532-83827970

毕局长:13953265777 0532-86690427
管成涛:13589304697 0532-86801938
刘昌:0532-85999268
邓秀美:0532-86894536
管风奎:0532-86898956
政治处:0532-86851327

孙丕显:13335063977
办公室:13706306275 0532-86855807
党大队:13706307361
王泽闰:13706307710 0532-86897251
王甬:13708975555 0532-86690421
孙风杰:13869878876 0532-88799179
刘航:0532-8684255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