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2-0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唐山市 >> 党爱民, 男, 50

个人情况: 唐山市开滦赵各庄矿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唐山古冶区
有关恶人: 王志杰、田林峰、赵矿
个人近况: 2012年10月18日 迫害致死 (2013-01-2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5-2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62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09: 17年来62名唐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唐山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9/17年来62名唐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329670.html

2013-06-01: 唐山市古冶区开滦赵各庄煤矿开拓区职工党爱民,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回古冶看守所。恶警操控几个犯人摁着党爱民,用最粗的牙刷把夹在手指中间,有人攥着手指头转牙刷把,把手指两边的肉皮都转掉了,露出了骨头。看守所的犯人问:还炼不炼?党爱民坚定的说:炼!然后这些人就再转再碾,一直把他两手的几个手指缝的肉全部转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7/一把牙刷制造出多少骇人的酷刑-275469.html

2013-01-22: 饱受酷刑迫害 唐山市党爱民去世
唐山市古冶区开滦赵各庄煤矿开拓区职工党爱民,修炼法轮功后,从瘫痪在床的小罗锅神奇的变成了帅小伙,可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共产党却不让老百姓修炼法轮功,党爱民饱受中共恶人的种种酷刑与迫害,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岁。

党爱民一九六二年四月十六日生,患过强直性脊柱炎,当时在赵各庄医院,医生说他的病最多挺不过二年,就得瘫痪在床上,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过去人家叫他“小罗锅”;一九九六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神奇般的好了,腰也直起来了,心里非常高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党爱民进京上访,要向政府说一句实话:法轮大法好。他深知是大法给了他健康的身体,思想道德的回升,处处为他人着想,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来自于大法。大法给了他重新做人的机会,给了他生活的勇气,这就是他坚定上访的原因。

看守所:手指肉皮被转掉、前胸后背被扎的象纳的鞋底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党爱民和几个同修一起骑自行车去北京上访。其中还有一个老太太同修不会骑车子,他们就驮着她到北京,半路上还有中共邪党人员截访,有时白天不得不藏在玉米秸子里,黑天赶路,一路辛苦到了北京,没想到在首都北京也遭绑架,后来被赵各庄矿公安分处抓回迫害,后又被送进古冶看守所。

在古冶看守所,恶警操控几个犯人摁着党爱民,用最粗的牙刷把夹在手指中间,有人攥着手指头转牙刷把,把手指两边的肉皮都转掉了,露出了骨头。看守所的犯人问:还炼不炼?党爱民坚定的说:炼!然后他们这些坏人就再转再碾,一直把他两手的几个手指缝的肉全部转掉。恶徒们还用擀面杖擀两条腿,擀的肉皮跟骨头都脱骨了,就问:还炼不炼?“炼!”,就再擀另一条腿。两条腿都肿起来了。象檩一样粗。冬天往身上一盆子一盆子的浇凉水,还往嘴里灌了几盆子凉水。

看守所恶警好多酷刑都用过,打他、骂他,用针往脸上扎,扎进去再拔出来,脸上的血就往外哧。扎前胸,扎后背,扎的前胸、后背就象纳的鞋底子一样。用针往脑袋上扎,扎的脑袋上也都定了血嘎巴。

劳教所酷刑:刹绳、 钉竹签、坐束缚椅、铐在死人床上、吊打

后来党爱民被非法劳教,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首先是一个月的严管迫害,每天十二小时坐木板凳,不但要挺直腰,也不允许随便乱动,时间一长,坐骨上的两个骨头尖在硬板凳上稍一移动,肉皮就磨破,血和肉沾在内裤上疼痛难忍,等到晚上睡觉过了一宿破皮定了疤,到第二天坐板凳时又磨破了,血肉就又沾在内裤 上,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在受着如此非人的折磨。

一次恶警李晓忠一伙发现爱民炼功,便对他施以酷刑杀绳迫害。其中一名恶警用双腿夹住他的头部,将他的两胳膊扭到背后交叉到最大限度以上,另一恶警将如小指粗细的尼龙绳狠劲勒绑,绳被勒入肉中,整个肩膀剧痛难忍。此时爱民的双臂已完全麻木,失去知觉不能抬起。恶警就将爱民失去知觉的双臂抬起,拉直了来回摇晃,摇晃越大越麻,痛苦越大。这种酷刑一般人挨到三绳,就会呕吐、出虚汗、心慌、气短、脸色发白。而恶警竟连续七次不断杀绳施暴,他肩头上刹的坑那么深,过了三年才下去。

恶警恶徒们不让党爱民睡觉七天七夜,钉竹签,坐束缚椅,睡死人床。爱民黑天白天总挨打,有一次遭高压电棍电击,当场昏死过去。被罚站,站的腿都发黑了。还有两个人站在高板凳上,一边一个人抠着爱民的腮帮子把他吊起来打,用膝盖骨搥,叫搥麻筋。上边两个人抠着腮帮子,下边两个人搥,从这边搥到那边,从那边搥到这边,来回悠荡着搥。还把脸悠起来往墙上撞,撞的鼻子口酿血,满脸都撞破了,两条腿也搥坏了,血从大腿里子瘀出来了。

在劳教所里边受迫害,七天没吃饭,生命多次出现危险,一次次住进医院,就是不放人。后来劳教所不得不让单位接回爱民,单位却不让回家,而是将他转入赵矿医院变相迫害,赵各庄矿再从医院送劳教所,来回迫害。

终于从劳教所出来了,又被送到赵各庄矿公安分处的铁笼子里迫害二年。其中最恶毒的就是分处的李相普,还想把党爱民送进精神病院。医生观察结果说:他比你们都正常。结果又把他送进位于唐山市纺织学校的臭名昭著的洗脑班。送进洗脑班时,人已经迫害的不象样了,衣服又脏又破,脸上的胡子长的有一尺长,衣服都烂了,象个原始人。

洗脑班:皮鞋踩脸碾、四人轮班毒打、椅子砸头

到洗脑班那个楼的二层,中共邪党恶徒进行强制洗脑迫害,不让睡觉,打、骂,党爱民就喊“法轮大法好”,田林峰(开滦唐山矿的职工)拳打脚踢把他打倒在地,又用一只脚穿着皮鞋踩着他的脸使劲碾,把脸都碾破了。就这样也不让他坐着,不让睡觉,每天都让他靠着墙根站着,站的腿老粗。冬天让他在外边楼下阴凉的地方坐着冻他,连饭都不让他吃,晚上还把他带到库房里面冻他。

在洗脑班里,赵各庄矿六一零派四个人轮班看着他,一班俩人。有一天晚上,那两个看着他的人打他,拿他当靶子练。这个打完了,那个打,两个人换着班打。那个小个的打累了,还在旁边叫号:使劲打,打死他我担着。还把党爱民的脑袋往暖气片上撞。当别人听到是党爱民在挨打的时候,已经打了很长时间了。人们跑过去时,他们还在打,就看见党爱民躺在地上起不来,地上满是头发,暖气片上也都是头发。

第二天,洗脑班的邪恶头子们叫他去开会,声称:走不来,架也把他架来。党爱民自己根本就起不来,是别人把他拽起来的,然后架着他往外走,他的屁股就往下退。当时他自己起不来,把他拽起来,坐也不会坐,站也不会站,前胸、后背都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了,整个人都瘫痪了。

洗脑班的头子张阿宁、王志杰假惺惺的说,让打他的两个人给补偿点什么,结果什么也没有补偿,什么说法都没有,不了了之。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解决问题的他们要想解决问题,就不会再一次打党爱民了。

有一次,洗脑班的那几个打手们全都参与了打党爱民的事情,有一个叫张石(冶金矿山机械厂的职工)的拿起椅子直接砸在他的脑袋上,把脑袋砸了一个大口子,哗哗的流血,还有张阿宁往他脑袋上打。这一次参与打党爱民的凶手,有张阿宁、王志杰、田林峰、周小五、张石等等。他们还用鞋底子打党爱民的屁股,两面都打烂了,躺在床上睡觉,屁股就粘住床单,害得他不敢坐、不敢躺,只能趴着。那时天气很热,趴在那,自己都闻到了臭味。后来好了的时候,揭下两块象大碗口一样的血嘎巴。

在赵各庄矿医院时,中共邪党人员们说党爱民的胃里边长了黑点,吃饭吃不进去,吃进去就吐出来。他们还在党爱民七、八天没吃饭的情况下,往他身上、脑袋上蒙上两个大被,在他身上乱踩、乱跳,想把他踩死。党爱民说:差一点就出不来气了。他们还用大粗管子强制给他抽血,抽走了好多血(后来听说准备活摘器官才可能抽那么多血)。

被迫害致死

赵各庄矿六一零一次一次的把党爱民送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等那些个邪恶的地方整整呆了六、七个年头,没有人权,没有自由,受尽了苦,受尽了酷刑,出来时,已经折磨的心衰、肾衰,回到家中,走路费劲,站三分钟屁股就往下退。

赵各庄矿领导怕党爱民去北京上访,为了看着他,就让他上班,二十四小时监控,按临时工待遇,一个月五百元钱,再扣掉房费、水电费等,一个月只剩二、三百块钱,生活非常艰苦。胃口也不好,常常犯恶心,不能吃饭,身体一直都很虚弱,让共产党迫害的甚至都有轻生的念头,想跳山涧,一死了之。可转念一想,法轮功不准杀生,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中说过“自杀是有罪的。”一定要打消这个坏念头,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有一次发传单的时候,他的腿是拉着走的。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党爱民在同妻子外出回唐山的途中,丰南交警把党爱民截住查看身份证,说他去过北京,扣住不叫回家,还让他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他不写,丰南交警就叫赵各庄东北区派出所把他接回派出所,东北区派出所指导员张建民(手机号13832983478)跟他儿子勒索二万元罚款,说要不就劳教。党爱民怕劳教,就到外面找房子住。他儿子怕父母受罪,只得交了二万元给他们。

可是经过这么一折腾,党爱民又害怕,又上火,茶不思,饭不想,就是吃点冰块。他跟妻子说:“这共产党看着我过的好点了,又开始找我的别扭了。”八月二十七日,他的腿突然象拧掉了一样疼痛。九月一日去赵各庄医院检查,赵各庄医院说治不了,让转院。去了开滦总院,也不行,说你们上工人医院吧。工人医院检查说是双下肢动脉血栓,需要马上做手术,一、两天的费用就是三十五万元,没钱医治,又没有医保(因他被赵矿开除,没有了医保)。工人医院的一个主任查房时说:“没钱谁给做呀”。就这样回家了。十月十八日四点四十五分去世。

昔日的小罗锅修炼法轮功变成了帅小伙,变成了健康的人,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共产党却不让炼,这么好的人愣是让共产党给迫害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饱受酷刑迫害-唐山市党爱民去世-268074.html

2006-10-30: 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

二零零四年底,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设有一个极其邪恶的“攻坚组”,它的位置在劳教所北面教学楼最高层西边,由四名恶警队长专管,并配有七到八个疯狂打人的凶手,这些打手都是恶警挑选的犯人。那时劳教所关押着三到四十名大法弟子,恶警把它们认为坚定的大法弟子轮番送入“攻坚组”,有的被多次送入此地实施肉体和精神双重迫害,采取的邪恶手段有:手打脚踏、木棍排一排,都打断、电棍电、杀绳(把绳子杀進肉中去)、上死人床、长期不让睡觉,还有各种叫不上名来的酷刑手段,被送入“攻坚组”的大法弟子少则被迫害数天,多则数月……

大法弟子张利,家住唐山市开平区开平镇丰山村,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八日入所两天后及被送入“攻坚组”,五十个小时不让他睡觉,同时被四、五个犯人轮番毒打,直到把他打昏过去。送到监狱过后,无人给医伤,这种是迫害的非常轻的了。

大法弟子周贺宝,河北省青龙县木头镇乡人,在攻坚组被打成重伤。

大法弟子党爱民,唐山古冶区赵各庄人,在“攻坚组”的长期迫害下,吐血不止,每天吃饭后全部吐出来,带着血,每天还要坐十五到十六个小时的班,身体虚脱到了危险地步,劳教所从来没给他医治过,党爱民身受迫害已经两年多。

大法弟子肖国起,唐山南堡人,在长期坐班和“攻坚组”的毒打下,日夜不让睡觉,身体严重受损。

大法弟子李国民,河北青龙县土门乡黄土坡二组人,在长期坐班和“攻坚组”的毒打下,双腿麻木无知觉,双目视物模糊,至今未恢复。

大法弟子李青松,唐山迁安人,在“攻坚组”经过十一个昼夜罚站和毒打。

大法弟子常玉洲,青龙县拉马沟村人,于当年六月四日到荷花坑劳教所后,在恶警赵长江指使下,犯人赵宝东对其实施长时间毒打,致使尾椎骨断裂,半年多未愈。

大法弟子王魁义,河北省廊坊香河县人,在劳教所经过长时间坐班和毒打,身体严重受损,双腿失去知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30/141342.html

2006-08-02: 现获被非法关押在河北邯郸劳教所的部份大法弟子的家庭地址及电话。请海外同修设法通知家属到劳教所去要人,彻底结束迫害。

党爱民 0315-3548974(弟) 古冶区赵各庄南2房17楼14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134630.html

2006-04-22: 河北省唐山荷花坑劳教所2003年间两次对大法弟子進行抽血检查
河北省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在2003年间两次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進行抽血检查,在每个人身上抽2管子手指粗的血样,从胳膊动脉上抽血,化验血样都编了号,不让抽的大法弟子,它们就实行暴力强行抽血,据说是河北省来人让抽的。当时大法弟子党爱民身体已经被它们迫害得奄奄一息了,他本人不同意被抽血,恶警和五、六个刑事犯用暴力手段强行抽血,当抽完后,党爱民当场全身抽筋窒息。当时大法弟子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抽血,最近苏家屯事件曝光后,才想起此事,现予以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2/125767.html

2005-11-30: 唐山古冶区大法学员遭迫害经历

河北唐山古冶区大法学员党爱民因信仰“真善忍”,自99年720以来,多次遭受抓捕、关押、非法劳教、强制洗脑、酷刑等迫害,一度曾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现仍被610恶人无限期的关在赵矿医院变相迫害。

大法学员爱民自99年720以来,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受非法抓捕关押。以下是他这六年来遭迫害的经历。

2000年10月爱民和十多个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澄清法轮功真象,却被古冶驻京办事处的人抓了回来,关進古冶看守所。

爱民通过理智思考,认识到去北京上访、讲清大法真象没有错,因为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和上访的权利。于是他又去北京上访,又被抓关入古冶看守所進行迫害,爱民绝食抗议,恶警支使犯人用三寸长的大针往身上、脸上扎了一百多个针眼,扎得鲜血直流,一边扎一边问:“还炼不炼?炼就扎”。

恶警还对爱民上大刑、戴手铐脚镣。一次犯人用大被把爱民全部捂盖住,一点缝隙不留,接着又上去6、7个人压他,压得快没气时才把被掀开。犯人们不让爱民睡床铺,让他睡在冰凉的地上。

在看守所期间爱民几乎是天天挨打,犯人们还用宽牙刷杆撵他的手指,骨头都露出来了,现在手上的伤疤还清晰可见。恶警用鞋底将爱民的臀部打烂,炎热的夏天还不准洗澡,导致伤口化脓感染,散发着臭气。日后伤口结痂时,撕下的整张痂皮就有碗口大小。

后来爱民被非法劳教,被关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这里环境邪恶至极,首先是一个月的严管迫害,每天12小时坐木板凳,不但要挺直腰,也不允许随便乱动,时间一长,坐骨上的两个骨头尖在硬板凳上稍一移动,肉皮就磨破,血和肉沾在内裤上疼痛难忍,等到晚上睡觉过了一宿破皮定了疤,到第二天坐板凳时又磨破了,血肉就又沾在内裤上,大法弟子们每天都在受着如此非人的折磨。

一次恶警李晓忠一伙发现爱民炼功,便对他施以酷刑杀绳迫害。其中一名恶警用双腿夹住头部,将两胳膊扭到背后交叉到最大限度以上,另一恶警将如小指粗细的尼龙绳狠劲勒绑,绳被勒入肉中,整个肩膀巨痛难忍。此时爱民的双臂已完全麻木,失去知觉不能抬起。恶警就将爱民失去知觉的双臂抬起,拉直了来回摇晃,摇晃越大越麻,痛苦越大。这种酷刑一般人挨到三绳,就会呕吐、出虚汗、心慌、气短、脸色发白。而恶警竟连续7次不断杀绳施暴。这是多么邪恶的迫害呀!

还有一次在恶警的怂恿下,九个劳教犯按着爱民并攥着他的手,用牙刷杆使劲压辗他的手指,把手上的肉都辗掉了,骨头都露了出来。劳教犯问:“还炼不炼?”爱民仍说:“炼!”这些邪恶之徒又用擀面棍把他的腿辗得皮肉脱骨,当时腿肿得像房梁一样粗。在劳教所爱民黑天白天总挨打,有一次遭高压电棍电击,当场昏死过去。被罚站,站的腿都发黑了。

十个月的时间,爱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一度生命垂危。后来劳教所不得不让单位接回爱民,单位却不让回家,而是将他转入赵矿医院变相迫害。

据知情人透露,在医院期间,看守爱民的恶人在他的饭里下了不好的东西,使他吃完饭后就开始拉肚子,不断往厕所跑,拉得身体虚弱无力。

从医院走脱后,爱民去北京上访时又被抓回,被赵矿“610”关進赵矿分处的铁笼子里,五花大绑,遭副处长李向普实施上杀绳酷刑,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爱民被迫害的全身浮肿,吃不了饭,吃啥吐啥,在铁笼子里关了一个多月。

赵矿分处将爱民关入唐山市纺织大学邪恶洗脑班迫害。一次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王志杰、田连峰、孟××三人拽到屋外,王志杰拳打脚踢,田连峰用皮鞋踩脸,孟××用塑料板凳将头顶打了一个有半寸多长的口子,鲜血直流。冬天,他们把爱民关在了一间空屋里,只铺上报纸在冰凉的地上睡,后来连报纸也给收走了。在冬天最寒冷的一天,当时恶警田连峰穿了很多衣服和军用皮鞋还冻的直跑,然而他却让只穿毛衣毛裤的爱民在屋外最通风的地方冻了一天。

爱民还被所谓的“帮教人员”随意打骂,24小时不让睡觉,就连行动、大小便都受限制。2003年底,爱民被赵矿派去的两个监护打伤,头发抓掉了许多,眼眶被打的黑紫,头上大包摞小包,腰也直不起来,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真是惨不忍睹。

在这种邪恶的环境下度过了270天。在申诉无门的情况下,爱民绝食抵制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后来被赵矿公安分处接回,以救治为名在赵矿医院進行变相迫害。

目前爱民早已劳教到期,但赵矿党委、610、分处仍不放人,还以救治为名关押在赵矿医院進行变相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30/115482.html

2004-07-08: 2003年法轮功学员党爱民被两个监护打的遍体鳞伤,躺在床上不能动。迫害党爱民的凶手:王志杰、田林峰,还有两个赵矿派去的。

2004-01-12: 唐山市纺织学校洗脑班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从2003年11月份对大法弟子又开始了新一轮高压迫害。采取不让睡觉、长期罚站、毒打、不让洗澡等手段。恶徒对大法弟子赵德利、党爱民、孟凡泉、牛红雨、安卫民、安小平、柳才等不分白天黑夜進行围攻。

赵各庄矿工人党爱民多次被毒打,身上多处受伤。12月份的一天夜里,被毒打两个多小时。

2003-05-22: 党爱民,男,45岁,河北省唐山市开滦赵各庄矿工人。2000年10月進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抓進唐山市古冶区看守所,同年12月送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2001年11月被释放回家,同年12月又進京证法,被抓后又送回古冶区看守所受尽非人酷刑。恶警指使犯人打他,不让睡觉,不让上床,冬天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用大针往他身上扎,针眼就有100多个,不让吃饭,瘦得皮包骨。看守所一看人要不行了,害怕担责任,通知单位送医院,在院期间,有了机会走脱,又進京证法,被抓回,送進赵各庄公安分处,被打得不行后,又送進医院。三月中旬因向分处人员讲真相被锁在铁笼子里,身子不能直立,蜷成一团。因反抗迫害,一直绝食,已二十几天,现情况十分危急。

2003-01-31: 党爱民:2001年10月因進京被抓,赵矿分处送往古冶看守所关押2个月,出来后因再次進京正法又被送往古冶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恶警指使犯人残酷迫害,用大被包严,几个人同时压在身上,险些失去生命。因不写“悔过”,犯人轮流打,用大针扎,现浑身有一百多个大针眼。恶警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几天折磨连冻带饿生命垂危,被送往赵矿医院,至今在医院半年多。赵矿分处警察24小时监控。为抵制迫害,小党到分处打坐炼功,长时间绝食,现在体质非常虚弱。

唐山市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21-11-04: 唐山市路北区法院是唐山市法轮功案件的专管法院。李冬梅是厅长,助理匡国媛:2061906 18532583786
主审赵宁 法官助理:李硕 2065790 18532589622
李静 助理杨洪伟2017990 18532589622
杨健 助理无2061756 18532585108
刘连军 助理张弛2061795 18532585108
董峰 助手李楠2061829 18532588135
刘树芬 助手王通2061826 18532589509
梁怡 助手刘丹清2061839 18532583201
李超 助手赵志宏2061850 18532588396
王小雨 助手刘飞 2061871 18532587377
郭丽 助手赵玲2061797 18532583040
张雪峰 助手姚鹏飞2061883 18532589615
贾文茜 助手刘侠2061781 18532588252
徐庆海 助手张保通2061818 18532588395
王新蕊 助手牛馨影2032029 18532588356
张莉 助手刘宪2061887 18532588356
董振荣 助手孟静2061962 1853289625
张嘉琦 助手张艳2061971 18532588563
司法技术室:顾根启 2061739 18532587375

2021-10-02:唐山市路北区法院电话
唐山市路北区法院院长刘士刚
赵宁法官的三个办公电话:03152061736 0315-2061981 0315-2061855 刑庭二0315-2061767 刑庭一0315-2061752 内勤:2061911
路北检察院办案大厅:
0315-2061225
路北检察院孙明远办公室电话:0315-2061276
路南检察院王志凯检察官办公室电话:0315-2810626
路南检察院监督电话:0315-2205000
路南国保大队:
杨志勇(杨志勇可能是假名,真名可能是李飚)电话:1883298143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13-01-22: 迫害党爱民的直接责任人:
赵各庄矿党委副书记高孝德(现任开滦范各庄矿社区副主任);
六一零办公室头目付秀华;
赵各庄矿公安分处恶警李相普;
古冶看守所和荷花坑劳教所的恶警及犯人;
唐山市洗脑班的坏人——张阿宁、王志杰、田林峰、田宝忠、周小五、张石等等;
还有东北区派出所指导员张建民(手机号:13832983478)

2005-11-30:
赵矿党委副书记高孝德
下岗办公室书记陈志敏
赵矿“610”主任尼安利
赵矿“610”副主任付秀华  宅0315-3505539,办0315-3051493
公安分处副处长李相普      宅0315-3506220

赵矿610办公室和公安分处处长0315-3051436(长期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对進京正法的大法弟子由各单位抽调70多人24小时监控。在班上单位负责,回家由派管人员负责,在大法弟子家门都盖了简易铁房由看管人员居住,现在开滦赵各庄矿大法弟子所处的环境非常恶劣。)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