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6-29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成都市 >> 杨绍培,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成都
迫害情况: 2012年7月19日在成都市犀浦镇讲真相时,被非法拘留,被当地610人员迫害。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5-0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5-22: 四川成都犀浦法轮功学员杨健美被绑架 下落不明 信息补充
二零二二年五月六日,成都犀浦法轮功学员杨绍培和杨健美,在早晨出门讲真相的途中,被不明真相的常人恶意举报,被绑架至犀浦福梓路警务室。警务室的办事人员拿出材料让两人签字,说签了字就能回家,两人都拒绝签字。

下午3点左右,警察把两人拉到举报地点拍照,然后带至犀浦派出所,将两人分别审讯,录像、录音、取指纹,一直折腾到下午6点,又将两人拉回犀浦福梓路警务室。这时,杨健美趁警察不注意走脱了,离开了警务室回家了。

晚上,警察发现杨健美走脱,犀浦福梓路警务室副所长气急败坏地说要找回她,并扬言要抓回,打死杨健美。11点左右,杨绍培听闻警察到同修家抄了杨健美的家,收了大法书,并再次绑架杨健美。

11点半,杨绍培仍然拒绝签字,并加强发正念否定迫害,之后,他们放杨绍培回家了。但至今一直没有杨健美的任何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22/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43944.html#22521223934-1

2022-05-21:四川成都犀浦法轮功学员杨绍培和杨健美被绑架 杨健美下落不明
二零二二年五月六日,成都犀浦法轮功学员杨绍培和杨健美,在早晨出门讲真相的途中,被不明真相的常人恶意举报,被绑架至犀浦福梓路警务室。警务室的办事人员拿出材料让两人签字,说签了字就能回家,两人都拒绝签字。

下午3点左右,警察把两人拉到举报地点拍照,然后带至犀浦派出所,将两人分别审讯,录像、录音、取指纹,一直折腾到下午6点,又将两人拉回犀浦福梓路警务室。这时,杨健美趁警察不注意走脱了,离开了警务室回家了。

晚上,警察发现杨健美走脱,犀浦福梓路警务室副所长气急败坏地说要找回她,并扬言要抓回,打死杨健美。11点左右,杨绍培听闻警察到同修家抄了杨健美的家,收了大法书,并再次绑架杨健美。

11点半,杨绍培仍然拒绝签字,并加强发正念否定迫害,之后,他们放杨绍培回家了。但至今一直没有杨健美的任何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21/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43888.html

2014-10-25: 四川郫县犀浦镇杨绍培自述被迫害经历
四川郫县犀浦镇的杨绍培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多次遭受当地警察、“610”人员的迫害,长期被绑架、非法关押、拘留,期间遭到恶警残酷折磨,头受了重伤,心理上留下了极大的阴影,以至后来的一些年,都处于迷糊状态。

以下是她自述其所遭受的迫害:

我是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以前身体很差,神经衰弱、神经性胃肠炎、脾大、风湿、坐骨神经痛、腰椎尾椎生理性弯度消失、妇科病,大热天都得戴着帽子、穿着棉衣,病痛折磨得我毫无生气、苦不堪言、生不如死。修炼大法后,我身上的病全好了,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刚学会双盘,七二零邪恶迫害就开始了,由于我坚持不放弃信仰,被610恶人恶警多次绑架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零零三年九月,我被恶人绑架到成都郫县洗脑班。在这一年的日子里,被恶人打骂是家常便饭,邪恶强迫‘转化’。为了抵制邪恶的恶行我写了份绝不转化的声明!为此邪恶恼羞成怒,洗脑班的刘伟(郫县文化馆的人)把我的声明烧了,伙同另一打手阚华均对我进行了毒打,两个人轮番用警棍打,用脚踢我,从臀部到小腿全部都变成了紫色。俩人打累了时骂道:“滚出去!”我从办公室爬行到监室,此后三天下不了床,全身疼痛难忍,呕吐、眩晕,上厕所时晕倒在厕所边。

二零零四年四月,我回家仅十天,又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一个月就有二十多天挨打。

刚一进劳教所,就被罚站,天天站,有时白天晚上的连站,不让睡觉。还罚坐姿,上厕所受限制,他们变着法地整人。我被两个犯人包夹,二十四小时监管,有时睡梦中突然被包夹拉起来转圈圈、洗漱时间连一般犯人规定都不如,提起马桶大多数时间都是昏晕的,限制五分钟之内洗马桶、解手、洗漱,五分钟只能洗马桶,大便、洗漱时间都没有了,有时屎尿拉在裤子里也不让换洗。

我被当时的队长李琪(现为队长)、副队长李霞(现调到简阳养马河监狱)安排犯人包夹,他们选的都是最狠毒的犯人包夹。有二次用手铐把我手吊在厕所里,热天喂蚊子、闻臭气,两个队长还用刷马桶的刷子刷我的嘴,多次在监室里把我的手铐起来吊起,不让睡觉,包夹看见眼睛眨一下就说你在睡觉,就一阵毒打。

“转化”一个大法弟子,警察要得奖金,包夹可以减刑,所以这些人卖力地折磨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我头上还两次被打得大出血(用二根铁丝衣架一起打),地上、墙上都是喷的血。包夹在我床铺上糊屎,把我的手绑起来用马桶盖在头上,用皮鞋踢我的头。有一次被包夹(余婷婷)一拳头把我的眼睛打肿、充血。有时被灌屎灌尿,用来灌屎尿的碗不准洗,她又给我拿来盛饭,剪刀把衣服剪烂,耳朵被撕裂口子,痛不能呻吟,来例假也不能上厕所也不准换洗,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就这样折磨得我精神恍惚,骨瘦如柴。

二零零五年九月,我被释放回到了家。

二零一二年七月,我因发放真相传单被绑架、非法拘留十天才回家。

参与迫害的恶人、恶警:

四川成都郫县洗脑班头目白利容(妇联)、刘伟(文化馆)、冯五福(教练)、阚华钧、李跃全
郫县610国安、国保等
郫县犀浦镇副镇长政法委的周刚、陶明
610原主任吴学勤、唐久跃(现任主任)、曾刚(现任副主任)
派出所所长张中
刑警队长马崇良(现在郫县看守所)、杜亮(指导员)、任坚、叶克志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恶警中队长李琪(现大队长)
副队长李霞(现简阳养马河监狱)
犯人包夹余婷婷、张玉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5/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10月25日发表)-298323.html

2012-08-01: 四川成都市法轮功学员杨绍培被非法拘留
法轮功学员杨绍培,女,今年60岁,7月19日在成都市犀浦镇讲真相时,被非法拘留,目前正被当地610人员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1025.html#12810130-29

2007-07-28: 四川省司法厅、楠木寺劳教所搞“回访”秀为邪党遮羞
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六年,成都法轮功学员杨绍培因拒绝“转化”被迫害成精神失常,脸上被毒打得全是伤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8/159705.html

2007-02-28: 邪恶的黑窝──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六年成都大法学员杨绍培因拒绝“转化”被迫害成精神病,脸上被毒打得全是伤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8/149864.html

2006-07-10: 发生在四川省女子劳教所的酷刑折磨
四川省女子劳教所自99年以来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先后由恶警中队长张晓芳、李唐奇体罚虐待坚持法轮功信仰者,培养教唆一大批集邪恶之大全的吸毒者、全权交付管制,由于负责转化五人,吸毒者可以减教20天的政策使其无恶不做。一不顺心蜂拥而上,伪善、欺骗、强制洗脑,体罚、虐待、不让睡觉,上厕;超负荷劳动(18-20小时)捆绑、吊铐、灌食盐巴、强迫将私自拉出的小便自饮,大便包在枕头里睡,拧乳头、刷阴道,睡湿棉絮地铺等非人手段,折磨着大法学员(且由吸毒者成天团团围着谈论偷、摸、抓、抢、卖淫、吸毒、她们吃A餐。)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有的生不如死,有的因忍小便长达24小时肾痛持续一年多,有的住院花费三至七千馀元。乐山市的法轮功学员叶沛棋承受不了出走,被几十名吸毒者用铁衣架从头至脚打成乌黑的肌肤……

杨绍培不写揭批被长年施暴,全身眼圈乌黑从未间断,更恶毒的是将马桶扣在头上,用棉絮包着全身屎尿被锁在厕所里整整半天。

童桂其被打至精神失常,几乎是不间断的惨叫。

吕燕飞因反抗非人虐待,坚持信仰不动摇,同时拒绝劳动,被全权交付资阳市凌艳(自称十恶俱全)等管制近一年,遭受凌艳十馀次毒打、并削光头发,撕烂衣裤,裸体谩骂殴打;吕因此数次绝食。

吕燕飞揭露迫害遭受50馀人5次群体暴打,一次被李麒队长亲自当着七八个吸毒者拳脚交加姿口鼻鲜血如泉涌,还唆使凌艳剥光衣服,捆绑吊铐,用风油精滴眼睛,用冰水从头至脚湿透,用辣椒擦伤口,这样毒打折磨一个通宵,李麒由中队长提升为教育科长。在吕燕飞坚持状告期间,李麒曾多次向吕燕飞口头检讨了自己的行为,检察官表示要处分李麒,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的迫害有所收敛,但仍然强制转化,说上面压力很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0/132600.html

2005-07-16: 四川楠木寺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酷刑图示
毒打
警察和几个至二十几个包夹一窝蜂拳打脚踢。被打的大法学员遍体鳞伤,以至内伤、昏死,痛几个月。受此酷刑的大法学员有:张世清、李光青、陈晓玲、刘霞、吴玉萍、尹发凤、付利琼、陈金华、唐天敏、王红霞、李雪梅、朱银芳、李玉华、李冯琪、赵忠玲、杨太英、许萍、何玉梅、钟水蓉、耿小俊、郑材先、高燕、杨绍培、苏世辉、吕燕飞、陈富珍、祝跃辉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6/106269.html

2005-05-01: 四川女子劳教所第七中队(即法轮功中队)是全封闭的劳教中队,与外界隔离,吃饭都是在寝室内吃,每天在吸毒犯的严密监视下度日。我们在七中队的大法弟子被他们分为“严管”、“初转”、“生产分队”三个等级。

被“严管”的大法弟子受到非人的折磨,常年囚禁在室内,有的长达两年半时间。大法弟子杨绍培、童桂琴、吕燕飞长期遭毒打,经常被打得两眼发肿,两腿无法走路。恶警折磨人的下流的招式很多,比如说:只准吃东西,却不准排便;你不吃就灌食,但就是不准你排便。逼得大法弟子不得不便在裤内。

大法弟子们被强制“学习”,强迫劳动。完不成劳动任务,就不准睡觉。大法弟子汪继红因为完不成劳动任务,被罚两天不准睡觉,强迫劳动。大法弟子吕燕飞、童桂琴、唐天敏因完不成劳动任务,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生产分队年龄最大的已65岁。

大法弟子们早上5点多钟起床,立刻就到一楼生产室强制劳动直到晚上9点钟。回寝室就進行所谓的学习、讨论到12点钟。邪恶强迫好人说假话、谎话。只要说一句真话马上就会遭到“严管”。这就是四川省女子劳教所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三书”和所谓的“转化”的由来,那都是他们采用了种种卑劣手段逼出来的。他们把女子劳教所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人间地狱!

我们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全体真修弟子严正声明:在这失去人身自由、没有人性和强制高压等残酷手段的迫害下,在这人间地狱里,我们被邪恶强迫、强制所写的所谓“三书”和“思想认识”全部作废,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们坚修大法的心决不会改变!我们永远是师父的真修弟子!

成都市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2-06-22:以下是法院等多个单位部门人员(不全参与迫害)电话,请帮助营救、讲真相。

法院
刑事审判庭 法官:谢纲(多年一直参与迫害,中毒较深,目前任然表现邪恶,曾诬判法轮功学员:苏青华、敬慧玲、王英霞、蒋丽、陈昌元,明慧多有报道)。
电话:13980077958、02885311085、13398181290、02885351832
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员:何良彬(原成都市中级法院研究室委员会)电话:18010509225
副院长:罗渝湘(负责刑事审判、分管刑事审判庭) 电话:
纪工委监察委:罗志猛(原成都高新区石羊街道)电话:13908206069
副院长:张引千(原成都市中级法院民四庭委员会)电话:18108070033
政治部主任:王百春(原成都高新区合作街道)电话:15902859158
执行局局长:党军 电话:13881875363

检察院
检察长:黄维智 电话:18108097733
驻院纪检监察组组长:王小梅 电话:15692898668
副检察长 周忠 电话:13981853935
政治部主任 刘毅严 电话:18980060518

高新公安分局
政经文保署政治安全保卫大队大队长(国保大队长):
吴永亚(原石羊派出所任职)电话:02885191956

成都高新区监察工作委员会主任:陈维峰 电话:13981700040、02861884372
市人大高新工委主任:郑家荣 13908201303

政法委
政治安全和维稳指导处(610)处长:林雁 电话:02885936887、13550183777
应急管理局副局长:陈长贵(分管政治安全及610、信访)电话:13908034059、02869261218
政法委专职副书记,应急管理局书记、局长:樊晓峰 (负责政法委、应急局全面工作)电话:13908170573
应急管理局副局长:李瑜鹏 (分管综治督导处、司法法治处)电话:13709056706


2022-05-2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2-08-01:
610办公室主任 唐久跃 电话号码13881752998
619办公室科员 曾刚 电话号码15928039676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3-29: 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还在疯狂作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9/12391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