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8-0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保定 蠡县(里县) >> 贺荣苗,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蠡县辛兴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5-0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5-26: 河北保定蠡县公安局恶警陈贵星恶行(图)
.......
七、贺荣苗,一九九九年,蠡县新兴镇法轮功学员贺荣苗去北京上访,没到信访局就被恶警绑架了。当晚蠡县公安局陈贵星和辛兴镇的张永江把贺荣苗送到县看守所。陈贵星威胁贺荣苗写保证,否则罚款一万元或送劳教。贺荣苗的丈夫要想见她一面,得给陈贵星送礼才行。在县看守所两个月,贺荣苗和家人被罚款一万三千元。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6/河北保定蠡县公安局恶警陈贵星恶行(图)-241480.html

2007-04-05: 贺荣苗受迫害简况

贺荣苗,女,45岁,1997年喜得大法。从前身体不好,失眠、胃痛,修炼法轮功后不久痊愈。1999年为反映炼功真实情况,与本村几名学员一起進京上访,被截回本地政府,后送到学校由辛兴镇看管。期间不许睡觉,当地政法委书记李贺芳逼迫写保证,不写不放人。同时遭到非法抄家,恶人抢走了《转法轮》及师父法像。

1999年农历十一月十四日,她与本村弟子一同進京讲明真相,被北京便衣带到当地“驻京办”,县610恶人将学员面朝墙铐在一起。当晚被送進县看守所,并非法关押了47天,被勒索13000元。期间丈夫也被非法关押到镇政府,勒索3000元才放回家。

2001年期间不断受到李贺芳等人的监管和骚扰。2002年被绑架到镇政府,县洗脑班,后被送往涿州洗脑基地迫害。在那里经常被逼迫看诬陷大法的录像并遭受毒打,比如有一次只是用抓手摸了一下脸,就遭到恶人高雪飞的耳光并罚站。由于其绝食抵制迫害,高雪飞等恶人将她带到一间小屋内毒打,所用凶器是一种上面橡皮球,带有小钉,下面有螺旋丝的棍子。毒打后遭到野蛮灌食。1个多月后送回县洗脑班继续迫害,不许上厕所,铐在院子的树上冻,晚上铐在没暖气的小屋里。

恶人小辉还极其邪恶的将人铐在带刺的小树下,让人站不起、坐不下,一直冻到半夜。在县洗脑班折磨5、6天后,非法勒索4000元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5/152196.html

2006-09-22: 河北蠡县大法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
贺荣苗,河北蠡县人。得法前身体多病,有附体,经多方医治无效。97年有幸得法,病状全消,身体健康、全家和睦。99年非法迫害后,贺荣苗与同村3人同去北京讲真相,被警察阻拦并押往保定,当日贺荣苗被送回蠡县一所学校。次日由辛兴镇政法委书记李贺芳及本村书记带回家。中午不法人员来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及师父法像。99年11月14日,贺荣苗与本村一同修進京讲真相,在寻找信访局过程中,有便衣索要身份证,并将她们带到驻京办关了起来。后被本县恶警陈贵星、辛兴镇书记张永江等人押回,送進看守所迫害。第二天,镇里将其他弟子集中了起来,我丈夫被关了一晚并非法罚款3000元,家里只留下14岁的儿子一人。贺荣苗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50多天,非法勒索10000元及饭费几百元。后来每到所谓的敏感日,恶人就来骚扰,并时常蹲坑监视或跟踪。

2001 年五一前,李贺芳及大贵、柏眼等人对贺荣苗及另一弟子蹲坑监视5天。2002年十六大期间,有人来问:進不進京?你们老师让去你去吗?贺荣苗说老师没说让去不让去,去不去是个人的事。时间不长,辛兴镇来人将绑架到镇上,后又送到县里的洗脑班非法关了10多天,再转到了保定涿州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该中心恶人对她家人说,贺荣苗受到无微不至的关怀,实际是非人的虐待。每天逼迫看造谣、诬蔑大法的录像。一次她只是用手指抓了下脸,就被610恶人高雪飞打了一记耳光。贺荣苗开始绝食抗争,高雪飞伙同叫小古和小于的二个恶人,将她与保定二医院的一位女学员,关進一间没有暖气和电灯的小屋里冻,还给灌辣椒面,用恶毒的打人器具(一端有弹簧,上端是球)殴打贺荣苗的腿及后背。然后将固定在一张椅子上,撬开嘴進行灌食。这样被折磨了1个月,后被押回县洗脑班继续迫害。有恶人问她,自焚是真的吗?我说是假的。其人立刻将她与另一学员杨建辉拉到院中铐在树上,还不让上厕所,恶人就在旁边玩台球,就这样铐了她们几小时。晚上天很冷,610一叫小辉的恶人将铐贺荣苗在房柱上,让她抱着柱子。一日,万安乡一恶人贺荣苗问和五夫村一学员还炼不炼,她们说炼,就将她们拉到院子中,分别铐在树上,贺荣苗被蹲着铐在一棵长满刺的灌木下,无法起身动弹。后来家人被非法罚款4000元,没给任何收据才放了她。回家后她的腿肿了起来,经过学法炼功恢复了正常,家人在邪恶的淫威下仍然提心吊胆,限制着她的活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2/138354.html

2005-04-29: 涿州女大法学员贺荣苗,修炼大法前百病缠身,成天吃药,备受折磨。贺荣苗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后,病都一个一个没了,走路一身轻。
当大法遭到邪恶的诬陷时,贺荣苗想要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99年,她去北京上访,没到信访局就被恶警绑架了。恶警把贺荣苗送到里县驻京办。在那里,恶警让贺荣苗面墙罚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当晚县610恶人陈贵星和辛兴镇的张永江把贺荣苗送到县看守所。陈威胁贺荣苗写保证,否则罚款10000元或送劳教。
贺荣苗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非人折磨。恶警李国昌喝酒后耍流氓,逼女大法弟子坐在它尿结的冰上,不坐就打,嘴里还大骂着。
在看守所时,贺荣苗的丈夫要想见她一面,给辛兴镇的张永江送一次礼就得上千元,还得给县610陈贵星送,才能见人。
在县看守所两个月,贺荣苗被罚款10000元,贺荣苗的丈夫被罚3000元。从99年至2002年间贺荣苗家就被罚款一万六千多元,还不包括被迫送礼。
2002年,贺荣苗因恶人举报,被辛兴镇政府和派出所恶人绑架到县“洗脑班”。在“洗脑班”贺荣苗不配合邪恶,五天后被送到涿州洗脑基地。在那时,大法弟子被逼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早晨不到5点开始被逼劳役。为抗议邪恶之徒的非法行为,贺荣苗开始绝食,恶警张晓飞把她弄到一间小黑屋里,用电棍电她全身,用狼牙棒打,她全身被打的没有一块好地方。最后恶警把她铐在铁椅子上,用铁板子撬开她的嘴,用很粗的管子乱插,强行灌食,灌的是发酸了米汤,贺荣苗不配合,一恶警恶狠狠打她耳光。
由于在涿州洗脑基地没有达到它们的目地,涿州洗脑基地的恶警给县610打电话,县610主任张春亮又从涿州洗脑基地把贺荣苗转到县转化班,一个恶警恶狠狠的问:“你叫贺荣苗吧?你很有名的,你说天安门自焚是真的还是假的?”贺荣苗说是假的。它马上把贺荣苗铐了起来,到外面罚站,一站就是一天,不让上厕所。一次一个醉醺醺的恶警把贺荣苗铐在种月季花的地方,站也站不起来,蹲也蹲不下,从上午一直铐在夜里3点来钟。
一个叫小辉的恶警,一次把贺荣苗铐在院内的柱子上冻了她一夜。在九天的转化班又罚了贺荣苗4000元。贺荣苗家人请了镇干部和村干部才让贺荣苗回了家

保定 蠡县(里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21-07-10:蠡县公安局:
局长、副县长王洪强:13932203392
国保队长王辉 13932203392
国保指导员高建国0312-6220659宅6215738、13333128771
国保警察刘丽15103127613、13700320026
蠡县政法委
副书记张广亚:136233255680312-6215137办、0312-6211646
副书记张春生:13011416909、0312-6211646
610主任田丽辉15030261998
成员张洪涛13832215904
成员陈彦国13833275970

蠡县教育局特教学校:
办公室电话:6213448
校长:赵敏 13032033985

蠡县教育局领导
张亚强(局长) 6211088 13933215157
刘 栋 (副局长) 6229858 13230622777
李立虎 6221906 15176219966
李红波 6201802 13663123919
黄彦通 6238704 15512252519
闫宏杰 6221396 15512255005
夏五一 6223196 13730223222
何武昌 6231990 15512253881

蠡县教育局法制股:0312——6210569
股长张彦红:13091201560
刘媛冰:13722278555
郭建奇:13833080029
马金峰:15831536148
张颖:15833320616
王波:13903366186
刘广聚:13582225855
李敬贤:13582280686

督察股:沈海涛:15933128391


2021-06-13:
给闫小格打电话的号码是:18100051354

2021-06-01: 蠡县公安局
局长、副县长王洪强:13932203392
国保队长王辉 13932203392
国保指导员高建国0312-6220659宅6215738、13333128771
国保警察刘丽15103127613、1370032002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