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7-0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成都 温江县(区) >> 易淑英, 女, 6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成都市温江区和盛镇玉河村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4-1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易淑英 陈华贵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5-09: 四川成都市温江区和盛镇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五月七日中午,温江区六一零、温江区洗脑班(他们谎称是“关爱组”)、乡镇六一零、大队书记、共行八个人,闯入法轮功学员易淑英家中,强迫易淑英签字不炼法轮功。一个男性自称是教师,又是“关爱组”的老师,问他什么名字,他不说,他只说姓李。他们又拿孙女读书威胁,一套歪理邪说。还一个姓张的上次来过,僵持两个多小时才走。

温江区六一零: 李某:
温江区六一零: 张某:
彡镇六一零: 杨某:
还有几个女的:
大队书记: 王明全: 电话: 13980636672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9/二零二二年五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42317.html#225822954-1

2021-10-24: 丈夫被毒打重伤离世 成都市易淑英又被骚扰威胁
成都市温江区和盛镇玉河村68岁的法轮功学员易淑英,十月十四日上午被区610人员(自称是区工作组(关爱组))和盛镇610杨某、玉河村大队书记王明全、生产队长王凤群等八、九个人到家骚扰、威胁,这伙人用刚读初中的孙女威胁易淑英的儿子媳妇,他们说孩子读书查到三代有炼法轮功的就不准考大学,考上大学都不准读;以此强逼易淑英签字按手印不炼法轮功了。易淑英没有顺从他们的威胁。这几天,村大队书记王明全,生产队长王凤群,天天打电话威逼易淑英的儿子、媳妇。

成都市温江区法轮功学员陈华贵的门牙被打掉三颗

易淑英的丈夫陈华贵,被和盛镇610头目胡冬祥打掉三颗门牙,胸部打成内伤,当时胡冬祥叫派出所把他打得奄奄一息。二零一七年陈华贵被打的伤复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日含冤离世。

陈华贵病重期间,几年这些人没有来看过和关心过,刚一去世,玉河村中共大队书记王明全就不断来骚扰其家人。

夫妻俩遭受的残忍迫害

易淑英(易素英),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获得健康,多种疾病,通过修炼都没有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她于二零零零年元旦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迫害,由地方警察押送到温江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勒索罚款一万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日,和盛镇政府干部杨碧琴、李红元等三人闯到易淑英家,在既无任何证据又无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用手铐将易淑英连拖带拉的关进派出所。李红元抓住手铐故意来回拉动,把易淑英的右手拉出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还把她关进又臭又小的黑屋子里,整天不给饭吃。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九日,和盛镇政府中共干部又非法抓捕易淑英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办所谓的“转化学习班”,逼写悔过书、检讨书,毒打,逼在烈日下暴晒、罚站、饿饭、骂难听的话,又非法关押了六天。乡政府的法律顾问杨碧琴说:“共产党就是要把你们法轮功整的吃不起饭,共产党就是要把你们法轮功整得倾家荡产,共产党就是要把你们法轮功整得家破人亡!”没过几天,他们又带人来抄家,抢走易淑英家里全部值钱的东西。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晚十一点左右,和盛镇武装部部长胡冬祥、派出所警察王井善、村干部吴双华闯进易淑英家,抢走师父的像和大法书籍,强制把陈华贵抓进派出所。一个姓王的干部对陈华贵拳打脚踢,边打边问师父的像是哪里来的。陈华贵说不知道。他们又暴打陈华贵,打得他鲜血直流,姓王的干部用双手卡住陈华贵的脖子直到他昏死过去,陈华贵的鲜血染红了衣服并流了一地,王姓暴徒再用皮鞋踢他时他都不知道了。陈华贵醒来后,暴徒就逼着他把身上的衣服洗干净,没洗干净,派出所的所长就狠狠的打陈华贵的耳光,把他衣服再丢到阴沟里,逼着他再洗干净。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镇政府干部杨碧琴带领一伙人非法闯进易淑英家,强制把她和陈华贵抓进镇政府,按在地上跪着。一个叫张喜龙的干部打易淑英的耳光,暴打后,又叫两个人用电缆打她的脚心,后来又有三个人用牛筋鞋底击打她的头部。他们还用竹棍狠狠的打了易淑英三小时,吃了午饭接着打,边打边骂,强制叫他们说大法不好,不准修炼法轮功,竹棍打断了好几根。一个叫姚兆成的干部用电缆线打易淑英的胸部、背部、腰部,打在腰部时她惨叫一声就昏过去了,他们把她拉起来,她眼前一黑又昏迷过去。镇治安员陈华友对陈华贵拳打脚踢,用手铐把陈华贵的手拉出鲜血,打耳光,又叫和盛镇派出所和村干部一起去抄家(这是第六次抄家)。

二零零四年十月五日,陈华贵去乡(镇)政府找610头子胡冬祥,想要回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半夜被胡冬祥砸门劫走的身份证,由于胡不在,就直接到胡家,胡没等他把来意说完,就用手机给派出所打电话。胡把陈华贵推出门就砸陈的自行车,接着用拳头打陈华贵的右眼、口、脑,下面一颗门牙被打松,上面三颗被打掉。胡冬祥又随手抓起木椅朝陈华贵的头上猛砸数十下,接着从背后窜出一个彪形大汉夺下陈华贵的手机摔坏。陈华贵为了自己的人身合法权利,准备直接起诉胡冬祥。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四点钟,胡冬祥指使610成员余秀云、派出所李代春、派出所恶警及新上任的徐部长等七、八人,开来三辆公安警车,企图再次迫害陈华贵,阻挠他控告。陈华贵当时外出打工不在家,妻子易淑英一个人在家,一大群恶警突然闯入,余秀云和几个恶警把易淑英按倒在地抢去钥匙。两个恶警把易淑英的双手拧在背上,其余警察就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抢走《转法轮》三本。和盛镇派出所李代春、余秀云、徐部长等企图绑架易淑英易淑英坐在地上,叫乡亲来看这些恶人又来迫害她家。恶人们有的抬手,有的抬脚,硬把易淑英拖到警车边,打开车门想塞进去,被家人阻止。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24/丈夫被毒打重伤离世-成都市易淑英又被骚扰威胁-432835.html

2005-04-17: 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610头目胡冬祥疯狂施暴
文/大法弟子:陈华贵、易淑英  
2004年10月5日,我去政府找乡610的头子胡冬祥,想要回在2001年12月31日半夜被胡冬祥砸门劫走的身份证,胡不在政府就直接到胡家,胡没等我把来意说完,就用手机给派出所打电话。他把我推出门就砸我的自行车,接着用拳头打我右眼、口、脑,门牙下面一颗打松,上三颗打掉。他又随手抓起木椅朝我头上猛砸数十下,接着从背后窜出一个彪形大汉夺下我的手机摔坏。我为了自己的人身合法权利,准备直接起诉。

2004年10月19日4点钟,胡冬祥指使610成员余秀云、派出所李代春、和派出所恶警及新上任的徐部长等7、8人,开来三辆公安警车,企图再次迫害我,阻挠我上诉。我外出打工不在家,妻子一个人在家,一大群恶警突然闯入,妻子在来不及的情况下就把三本《转法轮》藏到屋内,随手把门带上出来。余秀云和几个恶警把我妻子按倒在地抢去钥匙。两个恶警把妻子双手拧在背上,其余恶警就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抢走《转法轮》三本。

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和盛镇派出所李代春、余秀云、徐部长等绑架我妻子。妻子为了自己的人身合法权利,据理力争,无论如何也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恶人们问我到哪去了,妻子不告诉它们,恶人们绑架我妻子又绑架不走。我妻子坐在地上,叫乡亲来看这些恶人又来迫害我们。恶人们有的抬手,有的抬脚,硬把妻子拖到警车边,打开车门想塞进去。就在这紧要关头,我儿子赶回来冲上前,叫它们放下,恶人们赶紧放下,徐部长把我儿子叫到一边,问我儿子,有没有人到你家来过?你父母去过哪里没有?我儿子说每天都在家,没有人来过。又问我妻子,书和新经文从哪来的。妻子说我99年买的,书上面有正式出版单位。我儿子说你回去。妻子堂堂正正冲破了魔难。

在这过程妻子一直在发正念:恶人们把我弄不走。求师父保护:我不能入魔窟,那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知道只要我们走的正,一切都是师父安排,邪恶说的一切都不算数。我们又一次感到师尊洪大的慈悲呵护着我们,我们一定要走师父安排的路!

2001-05-30: 邪恶势力在四川温江的暴行
请看部分大法学员被他们残酷迫害的一些情况:

和盛镇退休干部陈金华(曾经担任该镇党委副书记,副局级干部)因为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4次共3个月。7月1日下午2点过,她被叫到办公室,刚进办公室它们就给了她两个耳光,接着它们又用脚踢,指关节戳她的脸,用四根铜芯电缆扭成的鞭子抽打她,同时四个打手一齐扑向她,在坝子里毒打一阵后,怕群众看见,又将她拖到会议室关起来毒打。更恶毒的是,它们脱了她的袜子用电缆鞭子打她的脚心,同时又狠毒地踢她,就这样它们连续毒打了她四个小时,陈金华被打得全身乌紫,脚心肿得不能走路。在毒打她的同时,政府派人抄了她的家,将家里所有的东西全部抄走,她母亲治病的350元钱也被抄走了,当天它们就把陈金华拖上车送回了老家,每月只发120元的生活费也给停了。她是中共党员,干部,为党和政府辛苦工作了几十年,只因为坚修大法就遭到了这样的迫害,这就是所谓的“转化教育”。在6月29日到7月3日期间,它们还先后迫害了张清树,钟素芳,王桂蓉,马慧芳,林素芳,罗菊容,胡宇珍,易淑英,白群芳等。张清树,钟素芳,王桂蓉,被抓到派出所后,它们把张清树的双手铐起来吊着,脚指尖只能轻轻的触地,然后用警棍、木棍毒打,用活蔴抽,直到把他打得昏死过去。直到6月30日才把他放下来;钟素芳同样被用木棍击打,用活蔴抽全身,还脱了她的袜子,让她光着脚站在活蔴上;王桂蓉也被打得遍体鳞伤。钟素芳后来被送到拘留所,7月3日,张清素、王桂容被送到政府被再次毒打。它们在马慧芳家里抓她时,就用铁丝毒打她,伤疤到今天还在。林素芳的下巴被踢破,血流不止,染红了上衣,它们还强迫她将血迹洗干净,怕被人看见;胡宇珍被打得更惨,它们强制叫她跪在会议室讲台的棱角上,她的手心,脚心被打成馒头状,不能走路。易淑英被抓时已经先被抄了家(她家共被抄了7次),刚被抓进政府时,她就被踢倒在地上,那些打手有的打她的耳光,有的用电缆鞭子打她的脚心,用斑竹棍打身上,牛筋皮鞋打她的头部(她的脚在2个月后还站立不稳),直到吃午饭时才住手。饭后它们又继续毒打她,直到她被打昏过去才停手。这些被迫害的学员全身被毒打的伤痕累累,政府中的恶人还狂妄的说:“打昏死了抬出政府,只要不死在政府内,死了就说他们是自杀的”。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30/11628.html

成都 温江县(区)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2-05-19: 梓潼社区 杨思中 电话18011419269

2022-05-05: 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区公安分局西华派出所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华丰路333号
固定电话: 028-87594110
派出所人员:
李明革 13808091892
崔彬 13666276033
蒋胜山 13882227729
乔会强 13541399972
杜晓江 13980581577
吴建锋 13882156186
张勇 13060011783
文夏 18908009199
陈淑媛 13981861317
晁琳 18980750929
邓曙光 13808231222
薛满 13709008383
陈维 13194998399
黄喻 13982251051
赵琪 13980666698
廖刚 13880405545
吕代全 13808001670
张友凯 18980672203
何小龙 13398195326
赵勇 13808021313
胡钢 13330983456
陈仲 13308086618
张家松 13551255501
张皓 15884439126
兰光辉 13808196926
官恒 13689068726
雷波 18683913573
廖明 13678184388
陈德华 13709000371
李奇军 13548098759
谢刚 15108332224
周仲昱 15828239119
侯云龙 13880322909

2021-12-23: 双流区公安分局电话:
分局办公电话:028-85822100
肖健 局长:13808029568
罗秀昌 政委:13808218453
王强 副局长:13348896120
法制大队电话:028-85803091
刑事侦查大队:028-85802421
政保科(国保):朱茂春,蔡文飞:028-85808422(也是案件承办人)
双流区蛟龙派出所电话:
蛟龙派出所所长:吴小强
副所长:罗斌(执法队长)18202897059 (现在新的构陷伪证很多都是由此人在收集)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