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6-2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吉林 舒兰市 >> 杨国枢(杨国书), 男, 60

杨国枢(杨国书)
演示图:灌芥末油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2-21: 吉林省舒兰市社保局扣发法轮功学员社保工资(退休金)
舒兰市法轮功学员杨国枢被非法判刑回到家后,舒兰社保局扣发了他在冤狱中的退休金。近日,从冤狱中回来的法轮功学员田凌全也被扣发养老金,据悉家人把田凌全在被非法关押那几年的钱补缴上后,社保才给正常开资。

涉及到的社保人员是:舒兰社保局局长:武季友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1/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38910.html#22220225446-1

2021-09-30: 吉林省舒兰市警察灌芥末油对法轮功学员逼供
吉林省舒兰市国保警察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郭秀梅,非法审讯一天一宿,在无果的情况下,次日给她戴上头套又将她拉到不知名的地方,对其殴打、酷刑逼供,让其观看里面各种刑具,并用芥末油混上尿往她的鼻子里灌,恐吓逼迫她构陷其他法轮功学员,并以此为依据绑架舒兰市其他法轮功学员,还不断蹲坑骚扰法轮功学员家人。

这些警察的行为是严重的执法犯法,他们利用的所谓“口供”更是其自己违法犯罪的证据。自1999年7.20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舒兰市警察曾多次用此惨无人道的手段加害当地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李祝华被舒兰北城派出所灌芥末油(为首的凶手是王鑫长:北成派出所指导员)。二零零零年北城派出所给法轮功学员杨国枢灌芥末油(为首的凶手是所长杨树华、副所长杜玉琢、指导员王鑫长、警察李琢、朱兆和以及勤杂工姜某某等)。

二零零四年法轮功学员宋彦群、宋冰姐妹被灌芥末油后胸 肺严重受损,都得了肺结核(为首的凶手是公安局的王庭柏、李甲哲、肖勇),妹妹宋冰于二零零九年因病离世。

二零零四年,法轮功学员于树金被舒兰市国保大队警察(为首的凶手是公安局的李琢、李甲哲)灌芥末油。导致其肝硬化,肝腹水,并于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时年五十三岁。

二零零四年,舒兰市国保大队警察给法轮功学员王佳民、曹桂华夫妇灌芥末油。二零零四年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用芥末油往法轮功学员王文鹏的鼻子、眼里灌。

二零零五年舒兰国保大队对法轮功学员郭秀清灌芥末油。

二零零六年舒兰公安局国保大队给法轮功学员赵永才鼻子里灌芥末油。

二零零七年舒兰国保李甲哲用芥末油往法轮功学员王洪燕的眼睛和鼻子里硬灌。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30/吉林省舒兰市警察灌芥末油对法轮功学员逼供-432029.html

2021-02-11: 吉林省舒兰市杨国枢养老金扣发说明
2015年,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杨国枢被冤判5年,回来后,把非法判刑那几年的养老金都要回来了,后来舒兰市社保要追回这些钱,他没给,社保就以每月扣款的形式回扣这些钱。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1/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20137.html#21210232543-1

2019-12-27: ◇被非法关押在公主岭监狱的舒兰市法轮功学员杨国枢已于11月26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27/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97591.html#191226234252-1

2019-06-11: 曝光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幕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采取封闭方式迫害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不配合的学员,被实行严管单独进行迫害,封锁消息,让外界难以知道详细情况。

法轮功学员刘全武在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被绑架到公主岭监狱时,就和乔仁喜被罚站两个月,并被限食。一个姓万的狱警说:“饿不死就行”。教导员宁宇和队长孙常隆曾用竹条抽打这位学员的手背。学员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他们根本不听。孙常隆说:“在这里我就是不讲理,我就是无赖,我就是流氓。”

后期因不签考核,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刘全武又被罚进集训队,限食两个月,每顿半碗玉米白粥和一点咸菜条。当时被迫害出高血压症状,因他不配合吃药,把死人床都抬出来了。

还有,吴亚军(已出狱)、朱宝范曾遭受电击和捆绑。遭受电击的还有白山的乔仁喜(已出狱)、史连如(出狱)、杨国枢、白山的迟民祥,还有王玉章。

被迫害出病状的有:红梅镇苏亚山,小腹长一包住院(现已出狱,身体具体情况如何不详)。

张景合被迫害得半身不遂,张石友得了脑血栓。

郭天庆被“转化”后,充当打手“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令该位法轮功学员被送医治疗,差一点送命,该学员出院两天后出狱,小腹还插管引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1/公主岭监狱狱警叫嚣-我就是无赖,我就是流氓-388566.html

2019-01-19: 舒兰市法轮功学员杨国枢、杨俊琦父子于2015年5月被绑架,2015年末分别被非法判刑六年。杨国枢现被非法关押在公主岭新生监狱九大队,杨俊琦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十五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9/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80578.html

2015-06-02: 吉林省吉林市舒兰市杨国枢的儿子杨俊峰被绑架
吉林省舒兰市杨国枢的大儿子杨俊峰(智力有点不健全)在杨国枢和杨俊琦被绑架时,也被警察带走了,详情待查。

现在,杨国枢、杨俊琦、朱继发、任文学、韩福被非法关押在舒兰市看守所,韩福被冤判3年半。

被舒兰市拘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孙燕萍、陶淑清、杨某某、曹桂芹、宋彦群、宋双星。其中孙燕萍、陶淑清、杨某某、曹桂芹的家人今日去要人,拘留所警察说:6月2日早6点,放这四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0320.html

2012-09-18: 吉林舒兰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情况
九月十四日,舒兰北城街道和派出所人员到法轮功学员董刚、杨国枢家骚扰。
九月十四日,环城派出所警察闯到郭秀清、刘春杰、梁玉杰家中骚扰并企图绑架。
九月十六日晚十一点左右,铁东街道的法轮功学员杨建英在工作单位浴池被绑架到上营镇丹凤山庄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8/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2951.html

2009-09-08: 被九台劳教所非法拘押的部份大法弟子情况
大法弟子吴桐林从七月二十二日开始绝食,一直到现在。吴桐林被非法拘押在九台劳教所的开放大队,家是吉林省大安的。

封闭大队有一名大法弟子六十多岁,是杨俊奇的父亲,高血压,第二次才被强行送到九台劳教所,每天只能躺着,家是舒兰的。八月下旬辽源市又送去三名大法弟子,一大队有一名,叫吴长青,三十一岁。

九台劳教所有三个大队,其中一大队有32名大法弟子,封闭大队有9名大法弟子,开放大队有10名大法弟子。

从七月份劳教所就不让大法弟子往家里打电话,封锁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8/207948.html

2009-08-24: 老年大法弟子杨国枢、高长锁被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
舒兰市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杨国枢,被舒兰市610走后门、送礼,以见不得人的手段绑架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被迫害的血压上升到200多毫米汞柱。但是劳教所仍然拒不放人。

六十三岁的大法弟子高长锁,现在被强制长时间“坐板”,不让学法不让炼功。目的就是逼迫写“五书”,放弃修炼,仅一个多月的时间,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4/207101.html

2009-07-05: 舒兰市大法弟子杨国枢可能被送长春非法劳教
2009年7月1日早8点多,杨国枢去舒兰市公安局打听杨俊琦的情况并依法要求放人,找到负责人张玉林,张玉林问上告材料谁写的,杨国枢未答,随后政保科的人把杨国枢拉到北城派出所,现在不知道关在甚么地方。据警察说被送长春劳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5/204007.html

2009-05-13: 杨国枢等人已正念闯出魔窟
大法弟子杨国枢、杨俊峰于五月六日正念闯出魔窟安全回家。大法弟子林松柏也于四月二十五日正念闯出魔窟安全回家。

现在大法弟子杨俊琦仍在看守所被迫害之中,正在绝食反迫害,已被关進小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3/200766.html

2009-04-11: 舒兰市杨国枢一家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吉林省舒兰市杨国枢一家被十几名警察绑架。杨国枢一家都是大法弟子(妻子林松柏、长子杨俊峰、次子杨俊琦)。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来串门的亲戚四人。其中一人放回,被勒索5000元押金。舒兰市环城派出所和北城派出所抄了杨国枢的家,抄走电脑六台,现金六千多元。

杨国枢一家和他的三位亲属被非法关押在南山看守所,任何人不许接见。杨国枢的妻妹去环城派出所要杨国枢家的钥匙,环城派出所不给。不几天,环城派出所又将杨国枢的家抄了一遍,这次又抄走杨家现金(数字不详)。现在杨国枢一家和他的三位亲属被关押已十一天,任何消息没有。

杨国枢一家修炼法轮大法使他们全家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乐于助人,自从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这种幸福宁静的生活就被破坏了。杨国枢一家多次遭到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晚五点多钟,杨国枢夫妇被恶警绑架到北城派出所進行殴打并给杨国枢“上大挂”(一种酷刑,把人吊起来),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二十四小时,杨国枢的腰间盘活活被抻离了位,手铐勒進肉里,肉翻了出来,鲜血染红了两臂。恶警李卓又指使勤杂工姜某某用鞋底打林松柏十几个耳光。所长杨树华、副所长杜玉琢、指导员王鑫长、干警李卓、朱兆和以及勤杂工姜某某等六人一起折磨杨国枢。先用衣服蒙住杨的头,六个人开始拳打脚踢,头部、胸部、前身、下肢一起打,然后给杨国枢灌芥末油,再按住杨国枢的身体往下压,有人坐在他的腹部“荡秋千”,还把办公桌放到他身上。警察李卓用手打杨国枢的耳光,觉得手疼,就用鞋底左右开弓打杨的脸;用烟头对着杨国枢的鼻子狠狠的熏;用塑料袋套住杨国枢的头、堵住他的口、鼻,憋得他成窒息状态,之后就对他非法劳教。杨国枢回家后很长时间不能行走,半年多了腿还是一瘸一拐的。林松柏在北城派出所也遭到毒打,恶警用脚镣将她的脚铐上,勤杂工姜某某用脚踹其右半脸,拽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头发被拽掉好几绺。他还将一束胶皮条子两头捆上,胶皮头上结着疙瘩,往林的脸上、手上抽打,用脚踹,并扬言要将其肋骨踹折。恶警李卓用矿泉水瓶子打林松柏的后背,用钥匙往林的脸上戳。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多钟,吉林省舒兰的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北城派出所的数名警察雇用110开锁人员,非法打开杨家住宅楼防盗门,将杨的长子杨俊峰绑架。

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林松柏因为参加法会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她因身体原因被拒收,恶警转而将她强行送到舒兰市精神病院洗脑班迫害九十天。二零零五年十月初,长子杨俊峰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舒兰市“六一零”邪恶组织在吉舒镇举办洗脑班,北城派出所、北城街道和林松柏原单位(学校)又到家骚扰,弄得邻里不安、人人厌烦。由于邪恶的不断骚扰,杨国枢一家已经没法正常生活,夫妇二人只好投奔在长春打工的二儿子杨俊奇。杨俊峰则因为有工作(舒兰市自来水公司)仍留在舒兰。

二零零六年九、十月份,舒兰市教育局藉口林松柏的学校找不到她(其实是想利用单位这种共产恶党的特殊体制形式来迫害她,她已退休),协同“六一零”打报告给财政局停发了她的退休工资,后来林松柏找到学校领导讲明真相,才补发给她。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晚七时多,恶警到杨国枢家骚扰,因叫不开门,竟气急败坏的关掉他家的电闸。至二月四日,全家又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早晨,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甲哲、李卓等人将杨俊峰从看守所非法提到国保大队進行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刑讯逼供,直到2日后半夜3点多才押回看守所。

二日晚十八时在辛和带领下,国保大队恶警李甲哲、李卓等六、七人伙同长春宽城区西三条派出所警察七、八人,到杨和妻子居住地(宽城区芙蓉路65316部队军宅11栋201室),将杨国枢和他的妻子林松柏绑架。19时左右,杨的次子从外地出差回来,他们不由分说将他按倒在地,将手反背戴上手铐,用长围巾勒住他的脖子,令他呼吸困难,手铐勒進肉中,至今还留有伤痕。恶警把他抓到西三条派出所進行迫害。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杨国枢一家均被非法劳教一年。

杨国枢一家多次被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林松柏被迫害的记忆力减退,长子杨俊峰被迫害的走路直不起腰来。警察对他们的酷刑令人发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1/198783.html

2007-10-03: 警察如土匪 舒兰大法弟子杨国枢一家遭绑架、抢劫
我叫杨国枢,家住舒兰市城建局二号楼三单元六零二室。我一家四口都是大法弟子。

2007年1月26日上午九点多钟,吉林省舒兰的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北城派出所的数名警察雇用110开锁人员非法打开我家住宅楼防盗门。当时我长子杨俊蜂在室内休息,这些警察不由分说就对他拳打脚踢,逼问我和我妻子的下落。恶警打完后用黑头罩扣上头部将我长子绑架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并在我家没有人的情况下非法抄查,没有搜查记录和开列扣押物品清单,没有被搜查本人和家属以及邻居或其他证人在场。

这种明火执仗的抢劫、打家劫舍的行径,不是土匪又是甚么呢?

2007年2月1日早晨,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甲哲、李卓等人将我长子杨俊峰从看守所非法提到国保大队進行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刑讯逼供,直到2日凌晨3点多才押回看守所。

2日晚十八时在辛和带领下,国保大队恶警李甲哲、李卓等六、七人伙同长春宽城区西三条派出所警察七、八人,到我和妻子居住地(宽城区芙蓉路65316部队军宅11栋201室),以查看顶楼是否漏水为由诈开房门。進门后一恶警勒住我的脖子,致使我不能喘气更不能说话,一恶警给我戴上手铐,将我押到车上。他们将我和妻子林松柏抓绑架到西三条派出所,而李甲哲、李卓继续在我的住处蹲坑,等我的次子杨俊琦回来。19时左右,我次子从外地出差回来,他们不由分说将他按倒在地,将手反背戴上手铐,用长围巾勒住我儿子的脖子,令他呼吸困难,手铐勒進肉中,至今还留有伤痕。恶警把他抓到西三条派出所進行迫害。

对于这种严重违法的单位和个人,必须承担法律责任。以下是我家被恶警劫持的财务:

长春居住地被抢劫的物品:大法书籍若干本、人民币9150元、杨俊琦的存款摺2本共17000元、交通银行卡一张、手机3个、充电器2个、诺基亚3310、电子书3个共660元,mp3播放机三个价值500多元、Mp4播放机四个、随身听2个。

舒兰家中被搜走的物品:
人民币10750元;彩电信号发生器2台;电子示波器一台;500型万用表;手电钻m6钻头一台;小台钻一台(待修);100w220v隔离变压器一台;12v整流电源一台;9v整流电源一台;喊话器电瓶8个;塑料软导线0、5m四捆每捆50米;观光用望远镜一个德生九波段收音机一台;袖珍2波段收音机2台;汽车音频转换器一个;重低音耳机一个;双屏程控电话机一台;三星485手机一部;半导体收音机3台;各种电源变压器20个;黑白电视机行输出变压器10个;彩色电视机电源电容器400v/500f─100000f各种大功率晶体管100支;各种整流三极管200支以上;双面敷铜板20Cm×25Cm两块;维修工具包一套;仪表螺丝刀两套;尖嘴钳、斜口钳、镊子、大小螺丝刀、裁纸刀、扳子、卷尺、锉刀、电工画板各一个。其他各种晶体管、电阻、电容,计500支。以上电子仪器、仪表、电子元件是我在开家电维修时用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3/163773.html

2007-04-19: 吉林省舒兰市南山看守所还在迫害大法弟子杨国枢
被非法关押在舒兰市南山看守所的大法弟子杨国枢在狱中坚持每天整点发正念、每天坚持炼功,不穿号服,不去做体检,完全不配合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9/153085.html

2007-03-22: 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杨国枢一家四口被非法劳教二年
据悉,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杨国枢一家四口被恶警非法绑架后,均被非法劳教二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2/151255.html

2007-02-16: 吉林省舒兰市杨国枢全家四口都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杨国枢一家四口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迫害。恶警先于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绑架了杨国枢的大儿子杨俊峰,之后恶警胁迫杨俊峰到长春去找杨国枢杨国枢与妻子林松柏、二儿子杨俊奇一起在长春打工、做生意。于是二月四日杨国枢一家被恶警从长春劫持回舒兰,两处住所都被抄家,具体损失还不清楚。

杨国枢一家四口原本十分美满、幸福,夫妻二人还有两个儿子全都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使他们全家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乐于助人、邻里相安。但自从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这种幸福安静的生活就被破坏了。先是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接着是各种敏感日的骚扰,正常的家庭生活完全被打破了。

二零零零年,杨国枢被恶警绑架到北城派出所進行殴打并给他“上大挂”(一种酷刑,把人吊起来)二十四小时。杨国枢回家后很长时间不能行走,半年多了腿还是一瘸一拐的。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林松柏因为参加法会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她因身体原因被拒收,恶警转而将她强行送到舒兰市精神病院洗脑班迫害九十天。

二零零三年三月,舒兰市邪恶到处骚扰、抓捕大法弟子,到杨国枢家撬门被正念抵制未能得逞。

二零零五年十月杨国枢去乡下帮助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收割庄稼,赶上当地一同修被恶警绑架,他与同修家属一起去派出所要人,被恶警所长杜玉琢认出,马上打电话向恶警局长辛和报告抓人。之后恶警就不断上门骚扰,尤其是恶警李卓(恶人榜上之恶警)三番五次去砸门,直到被邻居告知家里没人时才罢休。

二零零五年十月初,长子杨俊峰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六年四、五月份,舒兰市北城派出所恶警在菜市场南端大道上又绑架了杨俊峰,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宿后,于次日一早强迫其回家开门预谋绑架其在家父母,被正念抵制未能得逞,恶警见阴谋破产,只好把杨俊峰放回。
  
二零零六年八月,舒兰市“六一零”邪恶组织在吉舒镇举办洗脑班,北城派出所、北城街道和林松柏原单位(学校)又到家骚扰,弄得邻里不安、人人厌烦。由于邪恶的不断骚扰,杨国枢一家已经没法正常生活,夫妇二人只好投奔在长春打工的二儿子杨俊奇。杨俊峰则因为有工作(舒兰市自来水公司)仍留在舒兰。

二零零六年九、十月份,舒兰市教育局藉口林松柏的学校找不到她(其实是想利用单位这种共产恶党的特殊体制形式来迫害她,她已退休),协同“六一零”打报告给财政局停发了她的退休工资,后来林松柏找到学校领导讲明真相,才补发给她。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晚七时多,恶警到杨国枢家骚扰,因叫不开门,竟气急败坏的关掉他家的电闸。至二月四日,全家又被绑架。

以上只是从侧面了解到的杨国枢一家被迫害的经历,而他们一家在此期间所遭受的精神、肉体上的痛苦是我们无法想像的。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2/16/149128.html

2007-02-09: 舒兰市国保大队伙同北城派出所恶警绑架大法弟子杨俊锋
2007年1月24日—25日,吉林省舒兰市国保大队伙同北城派出所恶警在家中绑架大法弟子杨俊锋,在刑讯逼供下,非法逼迫杨俊锋去长春绑架在长春正常打工的父母和兄弟(父亲,杨国枢;母亲,林松柏;弟弟,杨俊奇),现非法关押在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并非法抄家(长春住址,舒兰住址)损失物品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9/148601.html

2005-03-25: ......我的左下腿开始萎缩,一天比一天细,毫无知觉,提审时得由犯人背着去,看守所副所长庄润江开始以为我是装的,当有一天安大夫给针灸时,他见我腿毫无知觉,他就用静脉注射的大注射器上面带着很粗的大针头,对着我的脚心和小腿肚子各猛扎了七、八针,只见针眼处直冒黑血,我的腿也没有任何反应,庄润江知道这是真的,第二天庄润江用车将我带到市医院做CT检查,刚好妻妹也到医院办病退体检,把妻兄和我儿子找来了,妻兄和妻妹都把矛头指向我、埋怨我。我见他们被邪恶毒害太深,就说你们看北城警察把我打成这样都要残废了,你们还不告他们去,于是他们把CT诊断复印了一张,作为告状的依据,可惜后来我儿子去公安局的法纪科,状告北城派出所恶警杨树华、王鑫长、杜玉卓等一干邪恶之徒时,被公安局骗走了。
以上是2000年12月15日-16日吉林省舒兰市北城派出所恶警对我迫害的经过。

文_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杨国枢
2000年底舒兰市恶警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经过(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25/98079.html

2001-04-29: 杨国书 男 约52岁,舒兰市 2000年12月在家发真相被抓判劳教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9/10447.html

2001-02-27: 舒兰市北城派出所杨树华、王鑫长等暴徒毒打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15日晚5点多钟,舒兰市北城派出所6名干警突然闯進法轮功学员杨国枢、林松柏家中,当时夫妻俩正在做晚饭。警察進屋后甚么也不说,也没出示搜查证就开始满屋子搜,后来在楼下仓棚里搜出杨国枢外出捡到的4张反映法轮功真像的传单,便疯狂般将杨国枢、林松柏拖走。杨国枢没穿鞋,没穿外衣就被他们从六楼一步步拖到楼下,又光着脚踩着冰雪走到派出所,到派出所后,二活没说就给杨国枢上“大挂”吊了起来,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

他们首先把杨国枢两手用手铐子固定在两层铁床上层的栏杆上,又把脚用绳子固定在下床上,整个身体悬在空中,臀部下垂,所长杨树华、副所长杜瑜琢、指导员王鑫长、干警李卓、朱兆和以及勤杂工姜XX等6人便开始了轮番拷打。他们用衣服蒙住杨国枢的头,便开始拳打脚踢,头部、胸部,前胸、后背、下肢一起打,逼迫说出这4张材料来源,杨国枢一再说是捡的,他们就又给他灌芥菜油,按住他的身体往下压,又有人坐在腹部“荡秋千”,还把办公桌放身上压。在杨家搜走的材料只有4张,当时也没履行任何登记手续,到北城派出所后他们竟拿出16张真像材料逼迫杨国枢承认都是他的,并说出材料来源。面对栽赃陷害,严刑逼供,杨国枢毫不畏惧。他们将其吊着整整折磨了20多个小时,活活将腰间盘抻离了位,手腕被手铐勒進肉里,肉翻了出来,鲜血染红了两臂,身体多处受伤,尤其是当时两腿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不能行走,处于瘫痪状态。大小便失禁,都便在衣服里了。16日下午3点左右,他们才将其从“大挂”上放下来,衣服也没通知家人给换下来,就把他拖上警车押往舒兰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身体尽管恢复一些,但现在左腿仍不能行走,小腿以下无任何知觉,还处于瘫痪状态。

林松柏在北城派出所也遭到了毒打,将她的脚用一个大号脚镣铐上后,姓姜的勤杂工用脚踹其右半脸,用手拽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还拽掉好几绺头发。他还用一束胶皮条子两头 馈上,胶皮头上结着疙瘩,往脸上、手上抽打,用脚踹腿,胳膊,扬言要将其肋骨踹折。干警李卓用装水的矿泉水瓶子打她的后背,用钥匙往脸上戳。
干警朱兆和在折磨他们时说:“上面有精神,告诉对你们法轮功这些人,只要留口气就行。”

北城派出所干警犯有非法搜查他人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栽赃陷害,刑讯逼供致人伤残罪;这种执法犯法的行为,在社会主义法制国家竟没有人管,正义无处伸张!
杨国枢两个儿子在父母被抓到看守所后,到检察院起诉,检察院的工作人员给登了记,但告诉他们:“像你爸这件案子,涉及法轮功,我们不受理,你到公安局督查科吧。”到公安局督查科后,所得到的答覆是:“你爸的伤情法医监定后不严重,不够立案”,官官相护,状告无门。孩子只能苦苦等待。可等来的是甚么呢?公安部门下出判决,判杨国枢劳教一年。舒兰看守所考虑到他不但不能干活,连行走都不能,现暂仍在舒兰市看守所关押。

法轮功学员是一群多么善良的人啊,他们仅仅要求自己做个好人,也希望社会有更多的好人,竟遭此毒手,像杨国枢夫妇的遭遇何止千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7/8398.html

2001-02-27: 吉林省舒兰市被非法劳教大法弟子名单(部份)
杨国枢,51岁,在家搜出真相材料,劳教1年,详见附后。至今行动仍需人搀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7/8400.html

2001-01-09: 吉林省舒兰市北成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真相
吉林省舒兰市迫害大法弟子真相
杨国枢,男,45岁,大法弟子。2000年12月15日,下午4时多夫妻俩在家做饭时(妻子也是大法弟子)闯進4-5个警察。在杨没穿外衣和棉鞋的情况下(目前的中国东北温度为零下20-30度左右),强行把夫妻俩绑架到舒兰市北成派出所,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严刑拷打,让夫妻二人承认舒兰的讲清真相传单是他俩发的。杨国枢告诫它们这么做是违背了中国宪法时,三名警察干脆就用手铐将杨吊起来打。杨国枢目前已经被打成重残,右腿失去知觉,腰椎盘突出,大脑损伤,大小便失禁。就是这样,北成派出所依旧禁止诊治,强行送到监狱,并禁止家属探视,目前不知死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9/6620.html

吉林 舒兰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22-05-19: 七里所长宗艺15543054449、付正发

2022-05-16: 吉林省舒兰市各小区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
吉林省舒兰市各小区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九日刚解封,不法警察就迫不及待的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主要参与迫害的是铁东派出所,并使用行为卑劣的骗术,具体详情如。

铁东派出所,所长孙耀强(13894259999,18043929696)
柴姓警察电话:1854324909613124349705,此警察26、27岁非常嚣张。
铁东派出所
所长 王国刚 13844691286
教导员 李军 13943255138
副所长 孔祥臣 13944293355

天德派出所
所长 刘凯 13644429595
教导员 赵慧勇 13904440449
副所长 李斌 13596334588

白旗派出所
所长 于国辉 18843267666
教导员 张少铮 13596335999
副所长 杨春荣 13894294808

莲花派出所
所长 黄学权 13943259766
教导员 刘小兵 13654459393

七里派出所
所长 李琢 13596233300
教导员 于洪亮 13944662511
副所长 张宏民 13578592227
防范办(邪恶610)
主任 李永波 13904445140
副主任 朱景波 13943257569
科长 王汉明 13674423166

公安局
局长 侯长富 13304400009
政委 关心 13904401075
副局长 才晓东 13904445257
副局长 付国发 13844295555
副局长 张海江 13943250303
副局长 孙忠成 13944661111
副局长 庄润江 13804440078
副局长 王超 13894298177
副局长 宋长生 13844215657
政治处主任 宋世宁 13804440886
国保大队长 董其明:13504750006

教育局
副书记 关云彪 1384429700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09-07-05:
舒兰市公安局局长;张玉林13904445501
警察电话0432----8217880手机13578590808
610陶亚民、他的弟弟电话1364442988
公检法李桂芬1384326500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