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1-3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北京 >> 平谷区(县) >> 田淑荣, 女, 46

个人情况: 北京金通远建筑工程公司工程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平谷县平谷区
迫害情况: 被非法超期羁押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3-27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马健
夫妻/父母: 田淑荣 马占权(马占全)
  1.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5-3-8 在 北京 > 平谷区(县) >
  2.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5-5-3 在 北京 > 平谷区(县) >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2-27: 北京市平谷区渔阳派出所片警又在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9年2月26日星期二,北京市平谷区法轮功学员田淑荣在家收拾东西,听到电话声接听,说是片警杨建华(杨建华01061997747 13241621119),要见一面。田淑荣拒绝。

过一会儿,他和一个女警没敲门,就进了田淑荣家,问这问那,要家人的电话、工作单位等,还偷偷开了执法仪,说邪党要开会,要见面了解情况,杨某声称不要给他找麻烦,是上边让找的。田淑荣对他们说:我们都是好人,是你们在给我们找麻烦。然后他们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27/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


2019-01-24: 北京百余夫妻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2)
……
58、马占全、田淑荣,夫妻双方被非法判刑

马占全,和妻子田淑荣同为平谷区法轮功学员,平谷区金通远建筑有限公司的职工。迫害后夫妻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九月二人同被绑架并劳教两年,田淑荣在劳教所遭强制洗脑、写“三书”、不让睡觉、罚站等;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三日,夫妻去法轮功学员张树起家时,连同张树起夫妇被警察绑架;经过长期关押后马占全夫妻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马占全关押在前进监狱,田淑荣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遭强制洗脑、奴工劳动、一年两次大量抽血,出狱时虚弱苍老。

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马占全被平谷区渔阳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抄家抄走两万多元的私人物品,经过十个多月的关押,于十一月二十一日被平谷法院再次枉判两年徒刑,于二零一六年四月劫持到北京市天堂河监狱新安监区,因拒绝写三书,不允许与家属会见、电话、书信联系、不许采买物品等。二零一五年五月三日,田淑荣再次被警察抓捕,拘留一个多月。长期迫害致夫妻及家庭遭受严重伤害,经济损失近百万元,株连儿子判刑半年,双方三位老人相继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4/北京百余夫妻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2--380720.html

2019-01-02: 2018年4月24日北京金通远建筑工程公司职工田淑荣随公司其他人一起到外地旅游,在北京西站刚上动车,就被一女一男两名乘务员盘问座次、查验身份证,索要工作证、索要电话号码,还询问去干什么。遭拒绝后,他们打电话向上汇报,田淑荣不再配合他们,回到座位,之后他们离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5/二零一九年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0051.html

2019-01-02: 2018年7月17日上午两个警察,其中一人的警号为061820,到平谷法轮功学员田淑荣家敲门,没敲开门,就到正在进行装修的对门邻居家询问装修工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5/二零一九年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0051.html

2018-07-27: 北京市平谷区“7?20”期间部份学员受到骚扰

1、2018年7月17日上午两个警察,其中一人的警号为061820,到平谷田淑荣家敲门,没人开门,就到正在进行装修的对门邻居家询问装修工人。

2、2018年7月19日上午两个警察,由一个可能是社区工作的女的带着,到位于平谷海泰家园的学员王国英家中,王国英目前已神志不清,且半身不遂,警察给王国英用执法仪录像。据悉王国英2001年被绑架到洗脑班时,曾被勒索8000元左右。

3、2018年7月21日晚上8点10分左右,两个警察敲门骚扰平谷李姓学员家。女主人没给开门,问他们的身份,得知是两名兴谷街道派出所片警,一个叫王萧海,警号062308,另一个姓林。两个警察威胁说不给开门就去单位找。片警王萧海恶语诽谤大法,大约十五分钟后两人离开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27/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71702.html

2018-05-03: 北京金通远建筑工程公司职工田淑荣4月24日随单位到外地旅游,在北京西站刚上动车,就被一女一男两名乘务员盘问座次、查验身份证,索要工作证、索要电话号码,还询问去干什么。遭拒绝后,他们打电话向上汇报,田淑荣不再配合他们,回到座位,之后他们离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3/二零一八年五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64872.html


2015-08-11: 北京市工程师田淑荣控告元凶江泽民

北京市平谷区法轮功学员田淑荣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四十六岁的田淑荣女士是北京金通远建筑工程公司工程师。她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江泽民集团迫害。

她曾于二零零二年九月到二零零四年八月被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丈夫马占全同时被劳教于团河劳教所。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到二零零八年二月她和丈夫同时被非法监禁三年。她被关在北京女子监狱,丈夫被关押于位于天津茶淀的前进监狱。

她的儿子马健也受到株连迫害,近期被判六个月刑期。她的丈夫至今还被非法羁押在平谷看守所。

以下是田淑荣在诉状中陈述的事实与理由:

我和丈夫于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有缘修炼法轮大法,自此我俩身上的病不翼而飞,真正体验到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而且得到心灵的净化和精神的愉悦。

江在任职期间对法轮功信仰群体实施了灭绝政策,正是在他的策划、指挥下,导致我遭受到了如下迫害:

1、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和平上访事件发生后,家里和炼功点经常被无故骚扰和监视,自此宁静的生活被打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和五岁的儿子、婆婆去天安门上访反映真实情况,被警察劫持并抢去随身带的书,当晚我们三人被转至城关派出所非法关押讯问。我和儿子半夜被公司书记高学志接回,领导称第二天要开会批评,婆婆被关押了两天,一老一小受到很大惊吓,我次日被迫离家,没有了正常的修炼和生活环境。

2、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到八月三十一日以及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的一年多我被迫离家。期间我被平谷国保非法抄家、跟踪、追捕,曾露宿街头、巷尾、山顶,还住过地窖、地下室等处,我和家人聚少离多,都承受了很多不该承受的身心的痛苦;几岁大的儿子和姥姥、姥爷、亲友们常遭受平谷警察等半夜砸门、讯问、威胁、恐吓和骚扰。铺天盖地的污蔑和恐怖形势给我们夫妇和家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生活上的艰辛。

3、二零零二年八月我们一家三口被平谷国保王小华等从北京租住地绑架,恶警并抄了租住房和家里,后我被关入平谷区韩庄洗脑班一个多月。被施以背铐,造成手臂中毒肿胀;被强制洗脑,遭诽谤和威胁。更大的苦难从此降临,大法使我身心康健,打压造成我身心受损。

4、二零零二年九月到二零零四年八月我被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丈夫同时被劳教于团河劳教所。在平谷看守所预审期间,丈夫被毒打的喘不上气,胸部剧痛很长时间,上厕所由两人搀扶。当时我常见其他炼功者被倒拖到过道上踩着头强制插管鼻饲和酷刑折磨。

在北京市调遣处我遭警察指使吸毒犯人殴打、羞辱、剪阴阳头,被贴身包夹,不让相互说话、递东西及眼神交流,不让洗热水澡,上厕所加洗漱和冷水冲身不许超过五分钟、甚至不让上厕所,所有管理方式和做法都使人精神高度紧张和恐惧,是对身心的有意摧残。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三大队以陈大队长为首的警察同样采取所谓半军事化管理对我折磨并采取熬鹰(不让睡觉)、罚站、罚坐、派犹大灌输歪理邪说、谎言欺骗、威胁恐吓、各式学习汇报等种种方式强制洗脑、强迫放弃信仰(写“三书”)、为他们歌功颂德,另外强迫高强度(带毒)奴工劳动(包筷子、粘盒子、织毛衣、拔草)等榨取资本。

5、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到二零零八年二月我和丈夫同时被非法强加冤狱三年,我被关在北京女子监狱,丈夫被关押于位于天津茶淀的前进监狱。

北京平谷刑警张艳宾、王卫东、张大明、张佩华等对我和丈夫非法野蛮绑架和抄家,在北京平谷看守所我曾被狱警牛河村倒戴着头盔,几个预审拖着踢打、踩踏并重拳击打头部,致使口鼻出血,腿脚青紫达一年多;遭到牛河村与狱医王进田野蛮灌食和踢踩;被送公安医院强迫吃进不明药物,造成神思恍惚;牛河村还给我上刑——手铐脚镣链在一起强迫快速行走、当众扒衣服羞辱等。

在北京女子监狱八分监区,队长黄清华及其他警察施以熬鹰、强制洗脑、奴工劳动等等各种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比劳教所更隐蔽和残酷、逼迫入监和出监时写“五书”诋毁大法和放弃信念。一年两次被大量抽血体检。出狱时我身体很虚弱苍老,牙齿松动变形,记忆力减退,严重便血,腰背经常疼痛,儿子见面都说比姥姥(七十多)还老,从身份证可以见证。

6、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我丈夫马占全开亲戚的黑色帕斯特车,与另外二人在平谷县城东胡庄村,被渔阳派出所几名警察尾随绑架。一月八日上午,平谷国保等数名警察又到我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抢走了儿子的两个笔记本电脑、一台式电脑和一台激光打印机等价值两万多元私人物品,亲戚的帕萨特轿车被非法扣押不还。丈夫至今还被非法羁押在平谷看守所。丈夫此次被绑架和抄家给我和孩子造成很大打击和伤害。

7、二零一五年五月三日我在天津前进监狱附近被清河分局警察抓捕,次日数名警察带我去抄家,平谷国保张大明等参与。

警察没有对当时在家的我儿子马健出示合法手续,且态度蛮横明显有挑衅表现,儿子受到刺激,为保护家里数次被非法抄家仅剩的一点财物,儿子冲动下自卫,却遭群起殴打,清河分局国保警察龚学文还狠劲掐他的脖子,致使儿子在透不过气的情况下咬了他一口,随后儿子被张大明举报(明显报复)到渔阳派出所(辖区为兴谷派出所)抓走,家被翻抄(给我出示的检查证,实际搜查人彭泽凌非证件上两名男警察)。

现在孩子被判六个月刑期(证人为张大明、彭泽凌等国保警察),造成他大一的学业无法继续,另外孩子右手和右臂当时被他们扭伤不能动,预审一天一宿不予治疗,后来去平谷区医院检查出手指伤残,后转至积水潭医院接中指断裂的肌腱,在平谷看守所手臂青紫肿胀一个多月、不能自由活动,现在中指仍僵硬、不便屈伸,两地警察相互包庇其违法行为,对孩子量刑不公,平谷法院在开庭时故意提前半小时,致使亲属上庭、不能与孩子见面。

我于五月五日被非法刑拘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那日和前一日我不断强烈索要家门钥匙才归还——后得知他们又偷偷非法入室,目前只知拿走了孩子上学武术班用的红缨枪(现在渔阳派出所),六月十一日我被清河分局索要一千元保证金回家,三十七天的精神打击和折磨,使我体重下降了十几斤,贫血严重(在那几次被抽血检查),至今身心受损未愈。

16年来我与我的家庭遭受了很多痛苦和损失。我和丈夫有八年左右时间,被公司停发了工资等所有待遇,丈夫科长之职也被免,我们的高级职称和相关证书未能获取,直接经济损失近百万元。那几年孩子和我老父母只能靠借债和好心人接济生活。在上级施压下,公司几次开职工大会批判我们、逼迫写检查,并派人监视,不予提干,限制出国旅游自由等;敏感日我们经常被盯守、跟踪,甚至被关到派出所。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片警到家里索要押金和保证,大年初一公司领导同事又去亲戚、家人处追找,试图关押。

一些亲友在被株连的压力下也反复施压并想把我们送去加害,甚至还驱赶、毒打看护孩子的二老。孩子常遭一些老师和同学的蔑视和嘲弄,还被学校强迫上台表演劝说妈妈不要修炼的舞台剧,警察等的频频上门骚扰曾使他大冬天躲到车棚住。

我们被关押期间,孩子的奶奶患老年痴呆离世,死不瞑目。我父亲那时也被绑架到韩庄洗脑班强制洗脑,几年后我父母也相继含冤离世。我哥哥家也常被警察野蛮闯入并在周围及房顶布设埋伏,无人时还被翻墙和撬锁入室偷查。所有家人和亲戚都被不同程度骚扰和恐吓。我和丈夫被数次非法野蛮绑架和抄家,抄走的大量财物至今未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1/北京市工程师田淑荣控告元凶江泽民-313939.html

2015-06-13: 北京市平谷区田淑荣、王向旭被绑架情况补充

北京市平谷区法轮功学员田淑荣、王向旭以及他两个姨2015年5月3日去天津茶淀监狱附近,被北京清河公安分局警察绑架。田淑荣和王向旭的两个姨被非法抄家。现王向旭的两个姨被释放。田淑荣和王向旭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田淑荣的儿子马建由于阻止警察的非法抄家而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平谷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3/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10831.html

2015-05-11: 北京市平谷区五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补充

2015年5月3日北京市平谷区法轮功学员田淑荣、小青、王向旭、张爱娣、张爱玲在天津前进监狱附近,被北京市公安局清河分局刑侦大队(这个分局在天津)绑架,2015年5月4日,张爱玲被非法抄走一些真相资料,张爱娣家被非法抄走一台主机和刻录机和一些空白光盘,还有一些真相资料,参与迫害的有清河分局刑侦大队负责人姓龚,还有北京市平谷区610和国保大队的张大明。前几天,五人已被转到北京第一看守所(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501 邮编:10012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1/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09052.html

2015-05-06: 北京市平谷区的田淑荣、王祥旭等被天津警察绑架

2015年5月3日,北京市平谷区的田淑荣、王祥旭、小青和王祥旭的两个姨一同到天津前进监狱探视王祥旭的父亲王自成,截至2015年5月5日未归。据悉,他们被天津警察绑架。

田淑荣的丈夫马占全因修炼法轮功正在被北京平谷看守所关押迫害,王祥旭的父亲和母亲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小青的丈夫因修炼法轮功也被非法关押在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6/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08564.html

2006-09-05: 2005年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马占全、田淑荣已被非法判刑三年。田淑荣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女子监狱八大处,马占全被关押在天津的监狱。马占全、田淑荣夫妇有一个上小学5年级的儿子马健,自从父母被恶警抓走后,只能与年迈多病的外公、外婆相依为命,由于没有生活来源,三人生活拮据,有时连学费都交不起,还要承受恶人们的不断骚扰带来的精神压力。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5/137159.html

2006-08-07: 北京市平谷区峪口乡5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

7月20日上午9点半以后,北京市平谷区峪口乡大法弟子崔如义,张春红,刘桂芬,陈友文四名大法弟子被峪口乡派出所所长张佩华、平谷区610办公室王晓华等6、7个人从家里非法抓捕。

8月3日上午9点,多峪口乡大法弟子毛振江在平谷城区的家里被非法抓捕。这几名大法弟子现被非法关押在平谷区看守所。

张佩华原为平谷区公安局国保科科长,去年平谷区大法弟子马占全、田淑荣夫妇,就是他带人抄的家,并在逮捕证上签的字。今年被调到平谷区峪口乡派出所当所长,本性难改依然破坏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7/135028.html

2006-02-10: 北京平谷区大法弟子马占全、田淑荣被非法判刑三年
马占全、田淑荣已被非法判刑三年。田淑荣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女子监狱八大处,马占全被非法关押在天津的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0/120524.html

2006-01-19: 马占全、田淑荣夫妇仍被非法羁押在北京平谷区看守所

马占全、田淑荣夫妇被非法超期羁押,年少儿子与外公、外婆相依为命,生活拮据。

据了解,于今年年初被平谷恶警非法抓捕的北京平谷大法弟子马占全、田淑荣夫妇,至今仍被非法羁押在北京市平谷区看守所。

恶人们为了从他们夫妇身上获得所谓的信息,曾把他们送到北京“七处”,尽管恶警们使出了各种阴损招数,但都未能达到目地,只好又把二人送回平谷。由于他们始终没有从马占全、田淑荣夫妇身上拿到迫害他们的“证据”,所以无法“量刑”,但又不甘心放人,竟然将他们长期羁押在北京市平谷区看守所。

马占全、田淑荣夫妇有一个上小学5年级的儿子名叫马健,自从父母被恶警抓走后,只能与年迈多病的外公、外婆相依为命,由于没有生活来源,三人生活拮据,有时连学费都交不起,还要承受恶人们的不断骚扰带来的精神压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9/118995.html

2005-12-19: 北京平谷区马占全、田淑荣夫妇面临被非法判刑
北京市平谷区大法弟子马占全、田淑荣夫妇,现仍被关押在平谷区看守所,现传出消息要对马占全非法判刑3年,其家人不明真象,受恶党文化影响,说什么:“不写保证,判刑活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9/116880.html

2005-12-15: 父母遭羁押,北京小学生马健生活陷困境

北京平谷大法弟子马占全、田淑荣夫妇被非法超期羁押,年幼的儿子与外公、外婆相依为命,生活陷入困境。

据了解,大法弟子马占全、田淑荣夫妇于今年年初被平谷恶警非法抓捕、抄家,至今仍被非法羁押在北京市平谷区看守所。恶人们为了从他们夫妇身上获得所谓的信息,曾把他们送到北京“七处”,尽管恶警们使出了各种阴损招数,但都未能达到目地,只好又把二人送回平谷。

由于邪恶之徒始终没有从马占全、田淑荣夫妇身上拿到迫害他们的“证据”,所以无法“量刑”,但又不甘心放人,竟然将他们长期羁押在北京市平谷区看守所。

马占全、田淑荣夫妇有一个上小学5年级的儿子名叫马健,自从父母被恶警抓走后,只能与年迈多病的外公、外婆相依为命,由于没有生活来源,三人生活拮据,有时连学费都交不起,还要承受恶人们的不断骚扰带来的精神压力。

在此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给予他们道义上的支持,敦促中国政府尽快释放无辜的马占全、田淑荣夫妇,使他们能早日团圆。

另外,平谷公安恶警迫害当地大法弟子,今年被非法判刑、劳教的大法弟子至少有30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5/116554.html

2005-07-17: 2005年阴历正月十三下午两点,马占全、田淑荣夫妇去平谷区独乐河镇丰台村送材料时,遭邪恶之徒非法抓捕。被抓40天后,其居住地北京市平谷区太和园居委会主任,给家人送来一张逮捕通知单。被抓后不到两个月,家人得知二人已被转走。(具体不详)。上个月,家人得知二人已被转回平谷区看守所,现在恶人正在整理二人的材料,扬言要给其二人判刑。详情请看明慧6月26日报道《北京平谷区大法弟子马占全、田淑荣夫妇再次被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7/106368.html

2005-07-09: 马占全、田淑荣夫妇05年阴历正月十三被非法抓捕后,目前仍被关押在平谷区看守所。他们的孩子马健,男,11周岁,就读于平谷区第四小学五(2)班,现由其姥姥(69岁)、姥爷(71岁)照顾,二老没有任何独立的经济收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9/105798.html

2005-06-26: 马占全、田淑荣夫妇,30多岁,北京市平谷区大法弟子,北京金通远建筑工程公司职工,分别担任不同科室的科长职务。2002年其单位另一大法弟子遭到迫害,在压力面前供出了夫妇二人,二人在北京市大兴劳教所被判劳教两年。马占全曾在劳教所误入歧途,后来醒悟并向其接触到的管教人员讲明了大法真象,田淑荣在劳教中曾被邪恶揪着长发往墙上撞,撞的满头是血。二人分别于03年阴历十二月二十几日和阴历正月二十几日回家。

回来后二人继续回原单位上班,并遭到北京市平谷区610、城关派出所、公安局一科(国保科)多次到单位骚扰。他们并没有屈服邪恶,制作和发放大量的真象资料,担任着平谷区非常重要的做真象资料工作。然而夫妇二人在05年阴历正月十三下午两点去平谷区独乐河镇丰台村大法弟子张树起(音)家送材料时,再次遭到了邪恶的破坏,连同张树起夫妇一同被抓。(具体不详,也许被邪恶跟踪。)

而后,平谷区公安局一科10多名警察,在张佩华(音)男,40多岁的带领下,对马占全家進行了抄家,翻走了师父的法像,几张光盘和四本大法书。在其被抓一个月内,家人曾三次到当地看守所要求见面,均遭到拒绝。

只知田淑荣在绝食,马占全高喊大法好。被抓40天后,其居住地北京市平谷区太和园居委会主任,给家人送来一张逮捕通知单。被抓后不到两个月,家人得知二人已被转走。(具体不详)。距现在一个星期前,家人得知二人已被转回平谷区看守所,现在恶人正在整理二人的材料,扬言要给其二人判刑。

现在家里有一个孩子,名叫马健,男,11周岁,就读于平谷区第四小学五(2)班。现在孩子由其姥姥(69岁)、姥爷(71岁)照顾,可是二老没有任何独立的经济收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6/104927.html

2005-03-27: 马占全、田淑荣他们是一对夫妻,是北京市平谷区金通远建筑有限公司的职工,被劳教刚刚回家一年,在这一年里610、公安、国保科总去单位骚扰,单位领导为保护他们经常就给搪塞过去,可是这些邪恶之徒一看单位不配合,就开始对他们進行盯梢。今年农历正月十三晚上,他们夫妻到当地冯台村一同修家串门,他们刚一進门,就被同来盯梢的邪恶之徒不问青红皀白绑架,同时还把同修两口一起绑架。

紧接着610(办公室王晓华)又带四个恶警(公安一科的张佩华等)到马、田二人的家中非法抄查。整个这一过程中,这些邪恶之徒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件和抓捕搜查令,其行径简直就像是流氓强盗之所为!这哪里是在所谓的“执法”,明明就是在犯法!马、田二人被非法关押在平谷区看守所,至今还没被放回。他们家中只有一个十岁的小男孩和年迈的父亲、母亲,由于多次被抄家,目前家境很困难!

据说恶人准备将马、田二人等批捕上交,请大法弟子发信或发正念铲除邪恶,制止迫害.

2005-03-08: 马占权夫妇、王树启夫妇于2月21日被平谷恶警抓進平谷看守所,正承受着非人的折磨。目前他们仍被关押在平谷看守所。

平谷区(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2-10-13: 北京市平谷区山东庄镇洙水村治保主任曹某电话:13716721393

2022-10-08:南独乐河派出所
平谷分局南独乐河派出所 平谷区山东庄镇府前街9号
010-61993211
派出所中一名警察电话号码:18518865792(建议可拨打后三位连续号码,可能属警察专用)
以下为2017年信息
地址:北京平谷区山东庄镇府前路9号 南独乐河派出所 邮编:101212
户籍电话:01060929082; 报警电话:01061993211
南独乐河责任区 赵义东 18811650057
峨眉山责任区 王希国 13381492491
南山村责任区 费启民 18811639844
山东庄责任区 刘晓明 13811061035
山东庄责任区 何在永 13910877392
所长:赵汝滨 警察:陈双栋、王帅、陈胜宝

王宝明 13701382127
王帅 13910692019
胡金成 13601383213
陈双栋 13371787885
何在永 13910877392
徐月旺 13701304578
费启民 18811639844
刘奇 13810345696
胡福顺 13910383755
陈胜宝 13581793852
陈松山 13910229751
齐宝珍 13651299863
刘均文 13810924475
张剑羽 13811730253
赵汝滨 15001153309
梁自新 13801097392
刘宪 13911383928
赵义东 18811650057
刘晓明 13811061035
常向红 13701293138
王超群 18301279881


2022-06-16: 北京市平谷区大华山镇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平谷区大华山镇大华山大街259号 大华山派出所 邮编:101207
电话:01061947993
耿志勇(片警):18515517887(个人电话)、19810292320 (可能是办公电话)
胡殿国(寅洞村治保主任):13716565675(个人电话)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8-07-27: 附:参与单位及其人员
1、北京市平谷区610
地址:北京市平谷区府前街9号 区委防范处理邪教办 邮编101200
崔东海 13651081589 王娜 13146255746孙立红 13661207187
张立兴 13910257035 倪跃东 13710203373王婧 13716255968
王海星 13911866311王晓勤 13911930628刘荔 13681091096
2、北京市平谷区政法委
地址:北京市平谷区府前街9号 平谷区政法委 邮编:101200
李东辉15910380334刘胜利13910017853李刚 010-69963881
胡云峰13911225056见志欣010-69961043王铁铭13701225601
王丽娟13911075766闫晶晶13522789137李伟 13683638081
叶一民18611971108李连生010-69961293刘力军010-69961927
刘显武13701250282张亮 13911437208戚小悦13910236650
刘全生13681515100张雅男13488887378田茂庭010-69985264
于洋 15501200021张红丽13552816627王立娜13601007638
郑莹莹13811945878吴连江13901088941王立如13911392465
李泉江13901116320郭宏霞15910780987王迎雪13716789167
刘东伟13241520018王兰旺15010069233 冯杰 15801482792
3、北京市平谷公安分局
地址:北京市平谷区府前街21号 平谷公安分局 邮编 101200
电话:010-69962608
局长 张利民 办010-69965506
政委 李宝刚 13301363339办01089986665
副局长 王宝仓13910801156办0106996226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