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1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北 >> 十堰 郧县 >> 蒋启祥(蒋其祥), 男, 67

个人情况: 十堰市郧县鲍峡镇中心医院医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鲍峡镇
有关恶人: 二监区警察教导员齐建熊、犯人胡涛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3-18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蒋炼娇 蒋立宇
夫妻/父母: 乔良玉 蒋启祥(蒋其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9-28: 因坚持信仰 蒋启祥家屡遭骚扰 一度被断电
六十七岁法轮功学员蒋启祥一家,居住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鲍峡镇。九月二十三日、二十五日,数十个中共人员到蒋启祥家,要求签“放弃修炼大法的保证书”等“三书”,甚至扬言,要把蒋启祥妻子乔良玉送到洗脑班。九月二十五日,蒋启祥家被断电。

参与骚扰的人员中有:鲍峡镇派出所所长刘生国、鲍峡镇党委书记吴平、镇长王启权、副镇长、政法委余小华、鲍峡镇中心医院院长权成林、副院长赵海波、副院长王浩等。

蒋启祥,现年六十七岁,十堰市郧阳区鲍峡镇中心医院医生。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前,蒋启祥曾是当地辅导员,和妻子乔良玉、女儿蒋炼娇、蒋立宇都修炼法轮功。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蒋启祥夫妇因坚持信仰,多次遭当地警察绑架、关押、劳教,被逼长期流离失所。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蒋启祥夫妇二十五岁的小女儿蒋立宇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武汉市汉口监狱。蒋启祥夫妇一直无法得知蒋立宇被关押在哪个监区,无法和女儿通话或会见。爱女因信仰真、善、忍被中共关押迫害,又音信皆无,这对蒋启祥夫妇来说已实属不易。

二零二零年约十一月份,鲍峡镇中心医院不允许蒋启祥住在医院职工的房子里,要求蒋启祥夫妇搬离住所,把他们被安排到镇上居住。蒋启祥夫妇刚搬家约第三天,鲍峡镇中心医院院长权成林及副院长王浩、何秀林,就到蒋启祥的新址骚扰,称要来“看望看望”等。

二零二一年中国新年期间的正月初八,鲍峡镇中心医院权成林、副院长何秀林,又一次到蒋启祥家骚扰,再宣称前来“关心”。

据悉,二零二一年三月起,当时他们的小女儿蒋立宇仍在被非法关押在汉口监狱时,蒋启祥夫妇又屡遭骚扰。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日,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政府余姓镇长、政府工作人员(其中一人姓陶)、当地派出所警察,以及鲍峡镇中心医院副院长何秀林等约五六个人,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到蒋启祥、乔良玉家中骚扰。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小女儿蒋立宇结束冤狱回家。从二零二一年五月中旬起,警察一度每天上门骚扰蒋启祥家,还曾非法抄家。

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三日至十七日,中共不法官员们再连续多次骚扰蒋启祥一家,要求他们写“放弃修炼大法的保证书”等。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三日、二十五日,鲍峡镇派出所所长刘生国、鲍峡镇党委书记吴平、镇长王启权、副镇长、政法委余小华、鲍峡镇中心医院院长权成林、副院长赵海波、副院长王浩等数十个中共人员,到蒋启祥家,要求签“放弃修炼大法的保证书”等“三书”,甚至扬言,要把蒋启祥妻子乔良玉送到洗脑班。九月二十五日,蒋启祥家被强制断电。

正处于身体磨难中的蒋启祥,已有些生活不能自理,但仍长期遭骚扰,受到严重惊吓,身体出现抖动、瘫卧在床等状况。他妻子乔良玉腿摔坏,无法正常行走。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警察、官员还在持续骚扰。

二十多年来蒋启祥一家遭受邪党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蒋启祥一家一直遭受邪党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蒋启祥夫妇被抓到湖北省郧阳县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年底,蒋启祥全家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蒋启祥夫妇及大女儿分别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家中只剩下三个十二岁以下的儿童,最小的八岁。

之后,蒋启祥夫妇的孩子们过着无父无母的生活。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蒋启祥曾被非法劳教半年,又被非法判刑两年半,在武汉琴断口监狱中,腿被打残,牙被打掉,精神上被折磨……出狱时,蒋启祥拖着一条断腿,骨瘦如柴,神情茫然,不会说话了。

即使蒋启祥夫妇冤狱结束后,他们的孩子们仍处于找不到父母的担忧中,因为蒋启祥夫妇经常被非法抓捕,或被非法劳教,或被非法抓进洗脑班,或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七年五月,蒋启祥夫妇的小女儿蒋立宇,在北京因张贴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刑四年。蒋立宇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当地官方持续阻拦蒋启祥夫妇去看女儿,包括不让出庭,以至于蒋立宇被非法关押四年,无一位至亲见到她。今年,蒋立宇刚结束冤狱不久,家中再次被骚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8/因坚持信仰-蒋启祥家屡遭骚扰-一度被断电-431953.html

2021-09-21: 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法轮功学员蒋启祥多次被骚扰
9月13日至17日,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政府官员、鲍峡镇中心医院官员连续多次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蒋启祥一家,要求他们写“放弃修炼大法的保证书”等。

上门骚扰的人员包括鲍峡镇中心医院权院长、副院长赵海波,鲍峡镇新任王姓镇长、鲍峡镇副镇长余小华等人。权院长、赵海波多次上门。

据悉,今年五月中旬,蒋启祥家持续不断被当地派出所骚扰,警察几乎每天都上门,同样是要求他们写“放弃修炼大法的保证书”等,一度被非法抄家。处于病业中的蒋启祥一度受到严重惊吓,身体出现抖动等状况。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1/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31531.html#21920205812-1

2021-06-27: 湖北省十堰市郧县法轮功学员蒋启祥一家持续被骚扰
据了解,从约5月中旬起,持续到目前,湖北省十堰市郧县法轮功学员蒋启祥家一直被骚扰,而且还被抄家。前来骚扰人员包括鲍峡镇派出所警察,政府党委书记、镇长,鲍峡镇医院院长、副院长等;警察几乎每天都上门,要求他们写“放弃修炼大法的保证书”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7/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27471.html#21626224746-23

2021-05-29:湖北省十堰市郧县法轮功学员蒋启祥家被骚扰
据了解,约5月中旬,湖北省十堰市郧县法轮功学员蒋启祥家一直被当地派出所骚扰,要求他们写“放弃修炼大法的保证书”等,警察几乎每天都上门。但不知目前的情况如何了,请知情者补充。

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政府:+86 0719-7750380
政府办公电话:+86 0719-7750008
鲍峡镇派出所电话:+86 0719-7750110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29/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26339.html

2018-08-16: 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蒋启祥、乔良玉近期又被骚扰
蒋启祥出现中风假相的消息被公开后,当地公安及蒋启祥所在单位(鲍峡镇中心医院)以核查“是否中风”为借口,再次骚扰。请知情同修补充详情。

目前,他们的女儿蒋立宇(26岁)被北京市石景山法院非法判刑4年,罚款5千。蒋立宇准备提起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6/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2510.html

2017-05-18: 北京海淀区蒋立宇等三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晚,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蒋立宇和单珊及另外一位马姓法轮功学员贴真相传单,被受谎言毒害的人举报,被石景山区广宁路派出所非法抓捕,现在已经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石景山分局看守所。

现年二十五岁的蒋立宇女士,在北京一个教育机构当前台,被绑架后,她的工作单位目前还不知情,她的家人有些还尚不知道此消息,没有人去看守所了解她的情况。负责迫害蒋立宇的办案人员是广宁路派出所一名崔姓警察。

蒋立宇的父母蒋启祥、乔良玉,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遭当地警察绑架、关押、劳教,被逼长期流离失所。蒋立宇和她的姐姐蒋炼娇从小就过着没有父母呵护的日子。蒋启祥是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中心医院医生,曾被非法劳教半年,又被非法劳改两年半,在狱中腿被打残,牙被打掉,精神上被折磨……出狱时拖着一条断腿,骨瘦如柴,神情茫然,不会说话了。

据了解,蒋立宇的父亲蒋启祥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不知道老人了解女儿被绑架情况后会怎样。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8/北京海淀区蒋立宇等三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图)-348340.html

2016-10-08: 八岁起被抢走父母的女孩
北京法轮功学员蒋炼娇控告元凶江泽民

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中心医院医生蒋启祥及妻子乔良玉,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遭当地警察绑架、关押、劳教,被逼长期流离失所。他们的女儿蒋炼娇从八岁时就过着没有父母呵护的日子。

现年二十四岁的蒋炼娇已经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蒋炼娇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叫蒋炼娇,现年二十四岁。我从小随父母修炼法轮功,一家人身心健康,遇到问题都会先想自己哪里不对,互相理解。

一九九九年七月,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七月二十日那天,我们全家人被抓进当地派出所,遭到警察威胁。从此我家就再也没有宁静过。

二零零零年底,我们举家进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我亲眼看见警察殴打我妈妈;在警车上,警察用电棍打人,直接打到我,还不满九岁的我当场昏迷。

之后父母双双被非法劳教。我从八岁至十一岁,度过了没有父母在身边呵护的三年,期间受尽他人的冷眼嘲讽,每晚被别人反锁在自己家里,过着常常没粮食饿着肚子、没衣服挨冻的日子,曾遭人欺负而差点丧命……

母亲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在劳教所被锁上手铐脚镣,被殴打辱骂,被迫干超体力负荷的奴工活。父亲被非法劳教半年,又被非法劳改两年半。在狱中,父亲的腿被打残,牙被打掉,精神上被折磨……父亲出狱时拖着一条断腿,骨瘦如柴,神情茫然,不会说话了。

十几年里,我们家频繁被骚扰、抄家,父母频繁被抓进洗脑班迫害,警察至少有五次同时绑架了我父母,每次都关好长时间。一次,警察又要非法劳教我的父亲,导致我父母被迫离家,在外漂泊很长时间。

二零一四年五、六月间,父母又被绑架到洗脑班。我去要父母时,警察对我拳打脚踢、扇耳光,并把我也绑架到洗脑班,掐我的脖子,把我往墙上撞,逼迫我放弃“真善忍”信仰,威胁我不许曝光遭迫害的事实,威胁不让我毕业,恐吓要给我判刑等等。

父母被剥夺工作很多年,那时我家没有一点收入,被迫吃烂菜叶、吃带有老鼠屎的大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8/八岁起被抢走父母的女孩-335662.html

2014-05-25: 湖北郧县蒋启祥、乔良玉夫妇被绑架 女儿遭威胁不让毕业
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中心医院医生蒋启祥及妻子乔良玉约于一周前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两个月前,蒋启祥、乔良玉被叫到当地派出所,警察说他们的女儿——在中央民族大学读书的蒋炼娇在网上写了东西,逼问他们要蒋炼娇的电话。而后不久,蒋炼娇被中央民族大学校方找去谈话,威胁不让她毕业。
蒋启祥、乔良玉和自己的孩子失去了联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5/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92580.html

2014-04-06: 湖北十堰市郧县鲍峡镇派出所继续骚扰蒋启祥一家
近日,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派出所先是要挟蒋启祥和乔良玉说出子女们的联系方式,说是其中一个子女在网上写东西。但是乔良玉要求看所写内容时,被派出所的人员拒绝。

此后,派出所加大了对蒋启祥一家的电话监控,造成蒋启祥子女与父母之间无法正常联系,彼此担心家人的安全。随后不久,当地派出所又到蒋启祥家里进行抄家。由于没有搜查到所谓的可疑物件而作罢。这是郧县派出所继肆意抓捕郧县大法弟子赵雅丽、曾海蓉之后的又一次邪恶行为。

蒋启祥、乔良玉一家因修炼法轮大法曾遭中共迫害多年。蒋启祥是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中心医院的医生,二零零二年四、五月间被非法关押到琴断口监狱期间,被二监区警察教导员齐建熊指使犯人胡涛,用木棍将他的一双小腿打断。蒋启祥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出狱时,双腿已残。乔良玉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迫害了两年。

据悉,自从蒋启祥、乔良玉离开中共邪党的魔窟之后,当地的派出所及当地的政府对他们家的监控从来都没有放松过,并且还进行经济上的迫害。一家人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子女害怕父母再次被抓,父母担心子女的安全。两人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到500元/月(2003-2008年),现在两人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到1500元/月。对于一个有着4个孩子的家庭来讲,这些钱根本就不够开销。除了经济上的压力之外,精神上的压力要更甚。两人不能同时去一个地方,连参加他们自己母亲去世的丧宴,还要去给单位、政府请假!这更是中共邪党把党性渗透到各个领域的体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6/二零一四年四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9642.html#144603438-1

2014-02-04: 从我九岁起 迫害至今未停
我的父亲是蒋启祥,是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中心医院的医生。在二零零二年四、五月间被非法关押到琴断口监狱期间,被二监区警察教导员齐建熊指使犯人胡涛,用木棍将我父亲的一双小腿打断,父亲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出狱时,双腿已残。

以下是我童年的回忆,从那时到现在,中共人员对我家人的迫害一直没有中断。

全家修大法

1997年,父亲在市里进修的时候,有缘得法了。回来后,母亲反对。但后来看到父亲身心的变化,也逐渐赞同父亲的选择。也开始了修炼。于是父母亲带着哥哥姐姐修炼了。当时我和妹妹,远在外婆家。在1998年,父亲把我们姊妹俩接回来,这样我们全家都走入了修炼之路,一家人其乐融融。尤其记得每次到别的地方洪法的时候,父母亲都会让我和妹妹俩个人坐在最前边炼功,让世人感受大法的纯净与美好。并且因为父亲是当地的辅导员,所以那个时候还组织当地的学员们学法炼功等等。

正当大家都沉浸在修炼大法的美好中的时候,中共邪党开始了迫害。1999年7月20日那天,父亲和其他同修商量还是继续集体炼功,愿意来的就来,不愿意来的不强求。所以那天就在医院的场子上继续炼功。可是动功还没炼完,当地的派出所就开了车来抓人。无论男女老少,统统抓了去。最后其他人都放了,却只把我父亲关到郧县看守所。最后母亲和其他亲友一起凑钱,把父亲赎回来了。(在这里彻底否定当时一切不符合法的做法)父亲回来后,继续修炼。他觉得修大法没有错,就是应该修炼的。但是从那以后,我们家就没有安宁过。

与父母赴京证实法的经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父母带着姐姐、我和妹妹,与当地的一些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当时妹妹八岁,我九岁。由于我们还小,父母亲没告诉我们去哪里。但是我记得当时身边有很多其他的同修,在火车上还遇到了更多其它地方的同修。修大法的人相遇真的比世上的亲人还要亲,大家都是互相帮助,互相鼓励。

记得快到河北的时候,大家决定下火车住一宿再走。但是半夜时分,不知道是为什么,大伙突然退了房,决定步行去北京。后来父母亲说:那年走那么远,我们两个小家伙却不觉得累。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师父在帮我们,当时那么冷,又走那么远,我们居然一点怨言都没有,反倒觉得很幸福,觉得这么多大法弟子在一起的气氛很洪大,很神圣庄严。

当我们走到高碑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父母和其他同修带着我们就准备坐车到北京了。走之前,母亲才和我们说到天安门的时候要喊“法轮大法好!”但是还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个时候,我是和姐姐在一起的。在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母亲喊“法轮大法好!”一起去的同修们都开始喊了。姐姐也拉着我喊“法轮大法好!”没想到姐姐刚喊,我就看见警察把母亲摁在地上,心里就害怕了,抓着姐姐的衣角小声的喊“法轮大法好”。接着,警察就抓着姐姐的头发,连拉带扯的把我和姐姐拽上警车了。上了警车,我只是听到大法弟子们都在喊“法轮大法好!”“不许打人!”警察站在警车前就抡着电棒开始打人。我刚抬头,就看见一位不认识的同修的鼻子被打流血了,还没等我想一下,一个电棒就打在我头上了,我顿时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关在一个露天的大通道里。那里有很多的大法弟子,大家都在背法,互相鼓励。还有的大法弟子在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可是不时的就有同修被拉出去殴打。那个时候,我和母亲在一起,其他的亲人就不知道在哪里了。母亲叫我和其他的同修一起学、背《洪吟》。我当时就是在那里学会了师父的诗词《分明》。

当时母亲还让我看那个通道底部有两扇铁门,铁门之外有鲍峡镇中心医院院长雷正友、副院长何秀林、姚明亮,还有鲍峡镇一把手王华林等。

接下来,我就没有看见母亲了。最后,大概是因为有人说出自己的籍贯,于是我们就被统一抓上了火车,送往郧县。这个时候,我才看到了父母、姑姑姑父、兄弟姐妹们。那个时候从北京到十堰要好久呢。但是父母亲告诉我们不要吃邪恶们的东西。所以在火车上我们都站着,但没有喝他们的一滴水、吃他们的一点东西,就算平时比较馋嘴的妹妹也没有吃。除了我和妹妹因手腕太小没有被铐起来,其他的人都被铐了起来。从高碑店到北京,再从北京折腾回郧县,我们没有吃过东西,又加上是冬天,要搁一般的常人中的小孩,早出问题了。可是我们什么事都没有。

兄妹几个像孤儿一样

回到郧县后,我们就被与父母分开了。我还记得当时觉得饿得不行了,医院的小哥给我们买了吃的,我们这才吃上了饭。

还记得一件事,还是后来回家的母亲问起我们,当时是你们谁说,我的师父就在我身边的?这,我才记起来,当时在郧县的时候,郧县公安局警察王宪刚(是后来母亲告诉我警察的名字)还对我们这些小孩进行审判,还一个一个的审,这个警察居然对我说:“小朋友,你说不好,我就给你糖吃。你不说,就打你!”我当时不怕他,张口就是一句:“我的师父就在我身边!”那个警察就给吓住了。因为我什么也不说,就只是说了这一句话,所以他也没辙,就不再审我了。现在想来,真的是师父就在身边啊,要不然,我怎么会没有任何恐惧心,还敢勇敢的说出这句话?谢谢师父啊!师父真的时时都在看着我们啊。

与父母分别后,他们把我们兄妹几个放在一个旅馆,找人二十四小时看守。姐姐当年也被关进了邪恶的郧县看守所,那时她还不满十八岁。当我们被送回家后,才发现家里已经被洗劫一空了,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从那以后,我们兄妹几个就像没有爹妈的孤儿一样,鲍峡镇中心医院给我们粮食就有的吃,不给粮食就没得吃。我们经常光是吃米饭、面条。有的时候米、面都没了,去问当时的副院长何秀林要粮食时,他居然说这么快就吃没了。可是我们每次都是按时间去的。他们一个月给我们三个小孩三斤油、二十斤米、二十斤面条,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当时是,医院安排员工轮流送我们上学,学校老师轮流送我们回家,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晚上的时候把我们反锁在家里。晚上要上厕所都没有地方。我们就这样过着监狱一样的日子。我们还经常受到其他人的歧视、欺负。

母亲被非法劳教两年

当时我的父母和姐姐都被非法关押在郧县看守所。他们每天吃的就是面汤,里面再放上一些死菜叶,其它什么都没有,每天都是这样。姐姐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就因为这段经历,后来姐姐在二零零八年办理港澳通行证的时候,当局不给办理。

母亲后来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迫害。母亲说,那时候警察给她戴过手铐脚镣,还对她实施“背宝剑”酷刑,逼她们长时间劳作,比如每天要剥到二十斤花生米!还做手机耳机等等一些奴工产品。一次母亲在劳教所炼功,被警察戴手铐脚镣一个星期。劳教所里还逼母亲她们穿号服、背监规。母亲说劳教所有个女警察叫赵霞,被人称为“母老虎”。母亲被邪恶的沙洋劳教所迫害了两年。

父亲遭琴断口监狱迫害

父亲被非法关押在郧县看守所将近一年后,被非法判刑,劫持到武汉琴断口监狱。当时他被非法关押在男监10号,后被调往12号。当时徐旭东也被关在那里,是在11号。父亲当时是提起诉讼的,可是邪党公检法人员在诉讼期过后才把诉讼发到我家。而当时家里就只有我们几个没有成年的孩子,什么也不懂。

父亲被关押在琴断口监狱后,就不准备再说话了。由于父亲不肯说话,监狱的人就打父亲。有三个人高马大的壮汉打我父亲,一个姓杨、一个姓李、还有一个忘了姓什么了。他们三个换着打父亲。他们把父亲倒挂着,一人拽着父亲的一条腿,另外一个人拿着三寸厚的木板打他,最后把很多块儿板子都打碎了,还不停止。他们还用铁扫帚打父亲,更狠的是用钉锤锤父亲的脚踝、腕关节、膝盖等骨头比较凸出的地方,三个恶徒轮流打,他们三个打累了,就换其他人打。最后父亲被打的不行了,但是父亲还是不说放弃修炼。

父亲直到二零零三年才出狱。父亲出狱前一个月,母亲和姐姐去看他,母亲说,那个时候你父亲瘦得只剩皮包骨了,五、六个人把他拖着去了,一句话也不会说。父亲回家的时候,我们都认不出来他了。他一句话也不会讲,到哪里都需要双拐,站都站不住,每天只能躺在床上。

父亲回家没多久的新年时,在正门上贴了一个“善”字。结果雷正友去举报。父亲又一次被抓,在被送往监狱的时候,查出来以前的高血压等其它不正常的状况,监狱不敢要,才把父亲送回家。

电视台搞的欺骗新闻

在我父母亲都被关押期间,十堰电视台伙同鲍峡镇政府、鲍峡镇中心医院,欺骗我们录制了一出假戏。当时十堰电视台的记者、摄影师、医院的人到我们家,告诉我们说,要拍点我们的日常生活片段给我们的父母看,免得他们担心我们。我们一想给父母看,那就好好表现,让他们放心。没想到的是,从来没有人管的我们,突然就被当时的副院长兰俊辅导做作业,邻居的护士王倩给我们铺床,代平给我们做饭,他们还叫我们拿着空碗,坐在那里装着吃饭;他们叫妹妹拿着别人的三好生奖状和我站在一起照相,等等。他们拍下了这些假照,不是给我的父母亲看的,而是拿到电视上欺骗十堰市百姓的。

后来因为邻居护士王倩住在十堰的姑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的侄女,觉得很奇怪,过年的时候回来说起这件事情,我们才知道十堰电视台、医院及当地政府合谋一起骗人!

这就是中共邪党干的事情!拿小孩的善良,拿大法弟子的慈悲来欺骗世人!

经济迫害

我母亲从劳教所出狱后,鲍峡镇中心医院院长雷正友不让母亲回以前的工作岗位上班,逼母亲拿五千元钱交给医院,否则就要撵我们娘几个出医院宿舍,不许住了。母亲说没有钱。当时我们真的是一分钱也没有啊。结果雷正友没辙就算了。我母亲找他们要求上班,雷正友让母亲洗被子、洗医院的脏单子,不给洗衣粉、不给刷子、不给盆子,一切工具都不给,连搭被子的地方都没有,一个月才250元。那时候,我们几个都帮母亲洗。

后来父亲出狱回家。院长雷正友依然迫害我家,不让父亲上班,不给他注册外科医师执照,还让他扫厕所,给的工资也是250元一个月。到现在为止,鲍峡镇医院换了两任院长,一直在经济上迫害我家至今。2012年底就让父亲内退,每个月只给1000元;母亲现在才500元。这就是我们家现在的收入。

现任院长赵海波是父亲以前的徒弟,曾经在我父亲手下学做手术的。我们家因为经济困难,不得不烧柴火做饭,所以需要去砍柴,但我们连堆柴的地方也要受限制,赵海波还让我们的邻居监视我们。每次我们家来什么人,赵海波就会第一时间知道。

雷正友一家的报应

姐姐从郧县看守所出狱回家后,看到我们的菜园一片荒芜,于是想把地整出来,这样可以解决我们的吃菜问题。结果,姐姐在这边挖地,当时院长雷正友的女儿雷钰却在另一边抢着挖地,非说是他们家的菜地。后来雷钰又把地转给雷正友妻子的侄儿段金瑞种了。直到去年段金瑞才将这块儿菜地还给我们。

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四年前,雷钰的丈夫何道瑞因杀人被关在监狱了,剩下雷钰和幼女独自生活。人真的不可做坏事啊,做了坏事,不知哪一天厄运就会降临在自己的头上的。

雷正友在恶告我父亲的那一年丢了官位。后来,他的妻子得了一种怪病,至今半个身子都不能动。

鲍峡镇一把手王华林的报应

当时鲍峡镇的一把手王华林也积极参与了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结果前几年的时候,临近过年的时候,他儿子和朋友喝完酒回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过桥的时候一跟头栽在桥下了,当时谁也不知道。第二天了,才有人发现有人死在桥下。最后才发现是他的儿子。

这真的是现世现报啊。迫害大法弟子,赚取那么多肮脏钱财,换来的是什么?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所以千万莫做坏事啊,尤其不能迫害修炼佛法的大法弟子。因为人在做,天在看啊,上天在掌控一切,谁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谁就不会有好下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4/从我九岁起--迫害至今未停-285787.html

2011-04-06: 中共不择手段迫害良医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了十一年。这期间,一大批修炼法轮功的良医被迫害致死致残。本文将向您讲述几个这样的例子。

......“善”和“好”成了打压的对象

蒋其祥,男,与妻子都是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卫生院医生。蒋其祥多年来兢兢业业工作,深受当地群众赞扬,多年来也一直是该院业务骨干。然而,因为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后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受到无法想象的折磨。他们一家六口人,医院每个月只给他一百五十元生活费。

在琴断口监狱十二分监区,恶警为了让蒋其祥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指使重刑犯李刚等人包夹他,不让睡觉、罚站、用头“挖”墙角、服苦役,甚至用床板毒打他,导致他双腿重伤,长达几年不能行走,住院一年多后,行走还要搀扶,而打人凶手李刚等人却得到减刑等奖励。

二零零六年过年时,蒋其祥在自家大门上写了一个“善”字,这么一件吉祥、喜气、带着新年祝福象征的事情,却被该医院领导上报到“六一零”,六一零人员竟说:“别人写‘善’可以,你写‘善’不行。”遂强行换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6/中共不择手段迫害良医-238653.html

2005-03-18: 蒋启祥,十堰东风汽车公司职工医院医师,在2002年约4、5月期间曾被非法关押在琴断口监狱。二监区恶警(教导员)齐建熊指使犯人(12队的)胡涛用木棍将启祥的一双小腿打断,到蒋启祥2003年11月出狱时,其双腿已残行动不使。

2001-10-13: 2001年9月26日,不法官员在体育场湖北郧县召开公判大会,以各种可笑罪名分别非法判处大法弟子蒋启祥有期徒刑三年,徐旭东有期徒刑五年。在大会上大法弟子正气凛然的高呼“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大法万岁”,两人分别被五六个恶警冲上去捂嘴劈头盖脸痛打一顿,大会结束后两位弟子都被戴上脚镣。恶警企图用邪恶的暴行压住正义的呼声,适得其反,他们的可耻行径换来的是群众对大法弟子由衷的敬佩和称赞。

据悉,几个月前的公捕大会上蒋启祥因喊口号被当场打掉两颗牙齿。蒋徐两人都已被非法关押十个月之久。

十堰 郧县联系资料(区号: 719)

2021-09-27: 鲍峡镇派出所所长刘生国:13197288086
副所长彭焕然(毕业于湖北警察学院)
鲍峡镇派出所电话:0719-7750110
鲍峡镇派出所户籍科办公电话:0719-7750008

鲍峡镇党委书记吴平
鲍峡镇政府镇长王启权(男,1983年10月出生,中共党员,现任十堰市郧阳区鲍峡镇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监察室主任,晋升为十堰市郧阳区鲍峡镇三级主任科员。)
鲍峡镇政府副镇长、政法委余小华(白桑人):13636188588
鲍峡镇党委副书记韩开培 15907283155
鲍峡镇前党委书记肖大海:13635700788
鲍峡镇前副镇长黄德田:13872818992
鲍峡镇政府未名部门电话:13636167066
鲍峡镇政府人员杨锋:13636229298
鲍峡镇政府:0719-7750380
鲍峡镇政府市民服务热线:0719-12345
鲍峡镇党委副书记、组织委员、统战委员程蕾蕾

鲍峡镇中心医院院长权成林:13597866557
鲍峡镇医院副院长赵海波:13387158026
鲍峡镇医院张军 0719-7751052
鲍峡镇医院电话:0719-7750120
副院长还包括:王浩、何秀林

2021-09-21: 参与迫害的人员电话:
鲍峡镇副镇长余小华电话:13636188588
鲍峡镇医院正院长权院长电话:13597866557
鲍峡镇医院副院长赵海波电话:13387158026
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政府:0719-7750380 政府办公电话:0719-7750008
鲍峡镇派出所电话:0719-7750110
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医院电话:0719-7750120

2013-05-02: 十堰市、郧县相关职能部门通讯地址信息

1.十堰市政府

地址: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区北京中路8号  电话:0719—8652710  邮编:442000  

十堰市委

市委书记 周霁 市委副书记 张维国
市委副书记 董卫民
市委常委 郭俊苹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19)

十堰市郧阳区鲍峡镇派出所
电话:0719-7750110
所长   刘生国 13197288086
副所长 彭焕然(毕业于湖北警官学院)
戶籍科 0719-7750008

鲍峡镇党委书记 吴平
鲍峡镇政府镇长 王启权(男,1983年10月出生,中共党员,现任十堰市郧阳区鲍峡镇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监察室主任,晋升为十堰市郧阳区鲍峡镇三级主任科员。)
鲍峡镇政府副镇长、政法委 余小华(白桑人):13636188588
鲍峡镇党委副书记 韩开培 15907283155
鲍峡镇前党委书记 肖大海:13635700788
鲍峡镇前副镇长 黄德田:13872818992
鲍峡镇政府未名部门电话:13636167066
鲍峡镇政府人员 杨锋:13636229298
鲍峡镇政府:0719-7750380
鲍峡镇政府市民服务热线:0719-12345
鲍峡镇党委副书记、组织委员、统战委员程蕾蕾

鲍峡镇中心医院
电话 0719-7750120
院长   权成林:13597866557
副院长 赵海波:13387158026
张军 0719-7751052
副院长 王浩、何秀林

鲍峡镇政府其他电话:
汤明   0719-6723609 13886821515
庹文星 0719-7750195 1336719922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