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9-20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广东 >> 肇庆 四会市监狱(男) >> 冯少勇(冯绍勇), 男, 40

个人情况: 北京邮电大学博士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深圳龙岗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3-1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4-07: 北京地区修炼法轮功的博士、硕士遭迫害案例(3)
……
四、二零一八年被非法判刑的三位博士

3、冯少勇,四十多岁,北京邮电大学博士,在几个曾经工作过的单位都是技术骨干。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由广东省政法委、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省公安厅、国保等直接部署,跨地区绑架广东省约二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法轮功学员冯少勇博士、陈泽奇工程师也在其中。当日下午,深圳龙岗区国保人员与爱联派出所警察敲陈泽奇的宿舍门,骗说他朋友的汽车被撞了;陈泽奇开门后,被一个瘦高便衣当胸一拳打懵了。当天晚上,深圳龙岗国保警察撞冯少勇的车,绑架了冯少勇博士。次日,在没有合法搜查证的情况下就去抄家。警察带着冲击钻,又去冯博士的亲戚家非法抄家。后将二人起诉到检察院,因为构陷材料不足,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曾两次退侦,要求公安“补充证据”。

二零一八年八月份左右,冯少勇、陈泽奇的律师与家属接到通知,二人被龙岗法院非法判八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7/北京地区修炼法轮功的博士、硕士遭迫害案例(3)-384785.html

2019-03-25: 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陈新风被劫入冤狱
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法轮功学员陈新风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后上诉,被非法维持冤判,二零一九年三月左右被劫持到广州女子监狱。

陈新风女士,出生于一九六五年,梅州市梅县区南口镇锦鸡村人,在深圳市以打工维生。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陈新风在住处被龙岗区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龙岗区看守所,二零一八年二月转到深圳盐田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陈新风女士遭深圳盐田区法院非法庭审,同年八月六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审判长是段晖,审判员简增荣,陪审员廖春英,法官助理李镇欢,书记员徐立丽。

二零一八年,深圳市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非法批捕;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两人遭诬判一年半,一人遭诬判两年半,三人遭诬判三年至三年半,两人遭诬判五年,两人遭诬判七年,两人遭诬判八年。法轮功学员冯少勇博士、陈泽奇(电脑软件专家)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被绑架,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遭龙岗区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双双被非法判刑八年。法轮功学员陈爽,湖北省咸宁市人,约于二零一八年七月被深圳市龙岗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勒索罚款一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5/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4317.html#19324232233-1

2019-03-11: 深圳市两位科技人才被劫入冤狱
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冯少勇博士和陈泽奇工程师,被龙岗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在二零一九年元宵节前后被劫持到广东省四会监狱,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六监区四分监区,最近律师会见到冯少勇。四会监狱头三个月是所谓“学习”“帮教”,也就是强制洗脑。

冯少勇,四十多岁,北京邮电大学博士毕业,在几个单位都是技术骨干,性格朴实厚道、不善言辞,只会埋头做事。他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总是乐呵呵的,人缘很好。一九九九年在北京邮电学院读博士时,他和同事研发成功机顶盒,为此他获得了一百万元人民币奖金,他分文不取,全部捐给北邮。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由广东省政法委、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省公安厅、国保等直接部署,跨地区绑架广东省约二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法轮功学员冯少勇博士、陈泽奇工程师也在其中。当日下午,深圳龙岗区国保人员与爱联派出所警察敲陈泽奇的宿舍门,骗说他朋友的汽车被撞了;陈泽奇开门后,被一个瘦高便衣当胸一拳打懵了。当天晚上,深圳龙岗国保警察撞冯少勇的车,绑架了冯少勇博士。次日,在没有合法搜查证的情况下就去抄家。警察带着冲击钻,又去冯博士的亲戚家非法抄家。

冯博士、陈泽奇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爱联派出所警察邓宏辉罗织材料,将二人起诉到龙岗区检察院。因为构陷材料不足,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曾两次退侦,要求公安“补充证据”。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被非法关押四百多天的冯少勇和陈泽奇在深圳市龙岗区法院第六法庭开庭被非法庭审。三位律师在庭上为二人做了无罪辩护。但律师一提到法律、人权、信仰,尤其是法轮功的字眼,就屡屡被主审法官王小波和法官苏晓冬打断。

公诉人提出的所谓证据几乎都被律师一一驳回。律师们强烈要求出示证据原件,要求证人出庭。公诉人拿不出任何证据原件,口说有五个证人,可一个也没出庭作证。公诉人说某证据“可能”是用来犯罪的,因为“冯少勇学历高”、“可能会”、“可能是他”,马上被C律师反驳: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家有菜刀就可以怀疑你要去杀人吗?法官哑然。

律师说,冯少勇的职业是教计算机的老师,电脑、U盘、主板等等都是学校的财产,用来教学的,电子产品是冯少勇修身养性和修炼用的,并没有传播和宣扬出去。也没有证据显示什么时间、地点由他发送、复制给谁,谁因此成为受害者。而且所提供的伪基站哪一台能证明是冯少勇用过的?况且有无人改过数据、动过手脚也不得而知。

公诉人理屈词穷,面红耳赤,即使照着文稿念,每次念到构陷部份时都咳嗽、结巴、声音低得听不清,中间还要上厕所,念到“两罪并罚”时,念不下去了,停顿了足足有两分钟。公诉人几次语塞、结巴、无法顺利念下去。

作为辩护人,冯少勇的妻子陈述道:冯少勇修炼法轮功后变成一个非常善良的道德高尚的人。因为工作关系,有给他送钱送礼的他都拒收,实在退不回去的就捐献给需要帮助的人。他是IT精英、国家栋梁,现在每家每户享用的机顶盒,就是他们的科研成果。他用男人的胸怀呵护我们母女俩,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一个这么好的人怎么今天就成了罪犯呢?希望法官能公平公正地依法办案,无罪释放冯少勇、陈泽奇。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二零一八年八月份左右,冯少勇、陈泽奇的律师与家属接到通知,二人被龙岗法院非法判八年。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冯少勇博士因为坚持信仰,按真善忍做人,多次遭到非法抓捕、劳教、关洗脑班、关精神病院等迫害,被迫害得差点瘫痪,身上伤痕累累。为了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冯少勇一家人结束了长期分居,终于团聚了。哪曾想到,刚搬到深圳,家具都没买,家徒四壁,冯少勇就被绑架了。孩子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失去父爱的苦难,她问妈妈:“妈妈,警察不是抓坏人的吗?我爸爸这么善良的好人,警察怎么会抓他呢?”

关于冯少勇博士、陈泽奇工程师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深圳两位科技精英被非法判八年》、《深圳科技精英冯少勇、陈泽奇的案子被送至中院》、《被关押逾一年 深圳两科技精英被非法庭审》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1/深圳市两位科技人才被劫入冤狱-383737.html

2018-08-24:深圳两位科技精英被非法判八年
广东省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冯少勇博士、陈泽奇工程师的律师与家属接到通知,二人被龙岗法院冤判八年。他们二人委托律师正在上诉。

冯少勇,四十多岁,北京邮电大学博士毕业,在几个单位都是技术骨干,性格朴实厚道、不善言辞,只会埋头做事。他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总是乐呵呵的,人缘很好。一九九九年在北京邮电学院读博士时,他和同事研发成功机顶盒,为此他获得了一百万元人民币奖金,他分文不取,全部捐给北邮

冯博士、陈泽奇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爱联派出所警察邓宏辉罗织材料,将二人起诉到龙岗区检察院。因为构陷材料不足,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曾两次退侦,要求公安“补充证据”。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被非法关押四百多天的冯少勇和陈泽奇在深圳市龙岗区法院第六法庭开庭被非法庭审。这天,龙岗区法院门前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几十个黑衣警察、特警和一些警车守在门前。

三位敢言的律师在庭上为二人做了无罪辩护。但律师一提到法律、人权、信仰,尤其是法轮功的字眼,就屡屡被主审法官王小波和法官苏晓冬打断,他们特别怕听到法轮功真相。

公诉人提出的所谓证据几乎都被律师一一驳回。律师们强烈要求出示证据原件,要求证人出庭。公诉人拿不出任何证据原件,口说有五个证人,可一个也没出庭作证。公诉人说某证据“可能”是用来犯罪的,因为“冯少勇学历高”、“可能会”、“可能是他”,马上被C律师反驳: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家有菜刀就可以怀疑你要去杀人吗?法官哑然。

律师说,冯少勇的职业是教计算机的老师,电脑、U盘、主板等等都是学校的财产,用来教学的,电子产品是冯少勇修身养性和修炼用的,并没有传播和宣扬出去。也没有证据显示什么时间、地点由他发送、复制给谁,谁因此成为受害者。而且所提供的伪基站哪一台能证明是冯少勇用过的?况且有无人改过数据、动过手脚也不得而知。

律师们坚称所谓三百条不适合本案,不承认扣在当事人身上的所谓“非法经营罪”。冯少勇和陈泽奇都不承认所有莫须有的非法指控。

公诉人理屈词穷,面红耳赤,即使照着文稿念,每次念到构陷部份时都咳嗽、结巴、声音低得听不清,中间还要上厕所,念到“两罪并罚”时,念不下去了,停顿了足足有两分钟。公诉人几次语塞、结巴、无法顺利念下去,更谈不上和律师辩论了。

作为辩护人,冯少勇的妻子陈述道:冯少勇修炼法轮功后变成一个非常善良的道德高尚的人。因为工作关系,有给他送钱送礼的他都拒收,实在退不回去的就捐献给需要帮助的人。他是IT精英、国家栋梁,现在每家每户享用的机顶盒,就是他们的科研成果。他用男人的胸怀呵护我们母女俩,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一个这么好的人怎么今天就成了罪犯呢?因为修炼法轮功他多次被迫害,使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很大创伤。孩子每天睡觉都不敢关灯,上厕所要人陪,看到警察、警车都会惊恐地抱住我说“妈妈我很害怕,警察要拿枪打我。”作为母亲,我的心在流血。希望法官能公平公正地依法办案,无罪释放冯少勇、陈泽奇。

最后陈述时,冯少勇提到因为身体不好走入修炼,修炼后身体健康、头脑清晰、道德高尚。如果不修炼自己也会像当今社会的人一样随波逐流、道德败坏。说到此就被法官无理打断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4/深圳两位科技精英被非法判八年-372854.html

2018-04-01: 深圳科技精英冯少勇、陈泽奇的案子被送至中院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广东省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冯少勇、陈泽奇的案子开庭,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三位维权律师、家属还有冯少勇博士与陈泽奇本人都做了充分的无罪辩护。现得知,冯少勇、陈泽奇的案子已被送到深圳中级法院。

优秀人才冯少勇博士的遭遇

冯少勇,男,四十多岁,北京邮电大学博士毕业,在几个单位都是技术骨干。因为坚持信仰,按真善忍做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多次遭到非法抓捕、劳教、关洗脑班、关精神病院等迫害。

冯少勇曾于二零零二年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受到酷刑迫害,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任苏怡杰指使恶人对冯少勇施加酷刑,在冯少勇的腰部和脚部酷刑致伤的情况下,仍逼冯少勇在操场上跑步。非法劳教期间,冯少勇被迫害得差点瘫痪,身上伤痕累累。

冯少勇出生在贫苦农民家庭,父母含辛茹苦地养育五个孩子,母亲没上过学,却培养出三个大学生和一个博士生。父母为家里出了个博士儿子感到骄傲。为供孩子上学,他父母捡过垃圾,收过废品,生活的艰辛。但是老人把做人的传统美德教给了孩子,因此他家被村里评为“五好家庭”。

冯少勇在北京邮电大学读博期间,因用脑过度,加上儿时头部旧伤,造成长期头痛,脑袋发木,身体也不好。他读博时,正好清华、北大很多老师和学生都炼法轮功,为强身健体、做一个更好的人,他开始修炼,身体迅速康复,头脑变得清晰。

一九九九年在北京邮电学院读博士时,他和同事研发成功机顶盒,为此他获得了一百万元人民币奖金,他分文不取,全部捐给北邮。有一年他报考深圳公务员,取得了某局第一名的好成绩,因为要承诺不是炼法轮功的才能被录取,冯少勇放弃了待遇优厚的工作机会。

冯少勇知识渊博,性格朴实厚道、不善言辞,只会埋头做事、孝顺父母、尊敬兄姐、疼爱家人;国保警察去他原单位监控他,威胁老板炒掉他,他因此失去工作,有时买两元钱的油饼就是一餐,省吃俭用,可为父母出多少钱他都不心疼。他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总是乐呵呵的,人缘很好。

被非法抓捕前,冯少勇在学校任职,负责很多公开招标的项目。很多人为中标给他送钱送礼,他都婉拒。有经销商用快递给他寄礼品,实在退不回去,他就把礼品折合成现金,捐助给需要帮助的人。当今社会贪腐遍地,如果更多人像法轮功学员这样表里如一地约束自己,哪来这么多贪官呢?

冯少勇心很善很细。他可以把快干涸的小沟里的小鱼捞出来,放生到河里。女儿口渴,水太热,他可以用两个杯子把开水倒来倒去,直到开水变凉……

为了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冯少勇一家人结束了长期分居,终于团聚了。哪曾想到,刚搬到深圳,家具都没买,家徒四壁,冯少勇就被绑架了。孩子每天放学都不想回家,怕家里冷清、凄凉的孤独感,每天想方设法叫妈妈陪她在户外人多的地方逗留;洗澡、上洗手间,都让妈妈陪着,晚上睡觉不敢关灯,要抱着妈妈才能入睡。孩子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失去父爱的苦难。

她问妈妈:“妈妈,警察不是抓坏人的吗?我爸爸这么善良的好人,警察怎么会抓他呢?”妈妈回道:“警察他也不明白真相,错抓了爸爸,没事,爸爸会很快平安回来的。”她也曾哭喊:“妈妈我受够了!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她在作业簿上写道:“我曾有一个幸福的家,现在我爸爸被抓,一切都变了,我的心好疼好疼。我好想好想我爸爸回家。”

各方面优秀的好男儿却因做好人被非法关押迫害,尤其非法劳教期间,老母亲因长期为他担惊受怕,寝食不安,郁郁而终。
……
社会精英遭绑架 区检察院两次退侦后再遭构陷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由广东省政法委、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省公安厅、国保等直接部署,跨地区绑架广东省约二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法轮功学员冯少勇博士,陈泽奇工程师也在其中。

当日下午,深圳龙岗区国保人员与爱联派出所警察敲陈泽奇的宿舍门,骗说他朋友的汽车被撞了。骗开门后,一个瘦高便衣当胸一拳,把陈泽奇打懵了(后来陈泽奇右胸越来越痛,在看守所陈要求去医院检查,但医院没告知检查结果)。警察没出示搜查证,抄走了陈泽奇工作用的电脑、几本法轮大法书等等私人物品。

陈泽奇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被非法批捕,陈泽奇家人没有得到通知。龙岗区检察院人员提审过陈泽奇,他坚守信仰,说自己无罪,拒绝向非法抓捕妥协,也拒绝检察院要他构陷、出卖他人的违法要求,不愧对良心。

他的律师希望与检察官肖宇连当面交流对案件的看法,被拒绝,按其要求,向检察官肖宇连邮寄了“关于陈泽奇不构成犯罪的法律意见书”,其中写道:“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在受案之初,龙岗公安局国保警察既无举报人报案,也无相应证据证实被告人有罪,即立案并强行闯入被告人家中,对被告人进行殴打,并在没有出示相应证件的情况下强行搜家,事后并伪造当事人拒绝签名的搜查证(事实上根本就没有要当事人签字),本案办案单位工作人员存在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晚上,深圳龙岗国保警察撞冯少勇的车,绑架了冯少勇博士。次日,在没有合法搜查证的情况下就去抄家。警察带着冲击钻,又去冯博士的亲戚家非法抄家,预备家属不给开门时用冲击钻破门。家属多次要被扣押的车及抄走的私人用品都要不回来。

冯博士、陈泽奇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爱联派出所警察邓宏辉罗织材料,将二人起诉到龙岗区检察院。因为构陷材料不足,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曾两次退侦,要求公安“补充证据”。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深圳爱联派出所再次提交所谓“补充证据”给检察院。家属去龙岗区公安分局找办案警察申诉冤情,被推诿拒见。龙岗检察院检察官称六月五日后会有消息。

二零一七年六月,肖宇连、陈淑芬等负责将法轮功学员冯少勇、陈泽奇以莫须有的诬陷罪名向深圳市龙岗区法院进行构陷。

庭审中律师、辩护人及当事人的正义陈词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被非法关押四百多天的冯少勇和陈泽奇在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法院第六法庭开庭被非法庭审。

这天,龙岗区法院门前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几十个黑衣警察、特警和一些警车守在门前,便衣在三岔路口和周围死死地盯人,寻找法轮功学员,进入法院大门的安检比上飞机还严,法院里会见室的来访者都惊诧地问,今天有什么大案开庭?

早九点三十分开庭,冯少勇博士和陈泽奇工程师戴着手铐、赤着双脚、面无血色地被押入法庭。

冯少勇的姐姐看到原本体重八十公斤的健壮的弟弟瘦得看起来只有六十公斤了,不知道他在里面受了多少罪?三位亲属眼泪唰唰地流。

而陈泽奇走路都很虚弱,说话声音低沉、细弱。便衣非法抓捕他时,曾对他当胸一拳,后来他右胸越来越痛,不知是否被打伤所致。陈工的家人因故未能出庭。

开庭时法官问,有没有人要回避? 律师和辩护人答:共产党员请回避。

三位敢言的律师在庭上为二人做了无罪辩护。但律师一提到法律、人权、信仰,尤其是法轮功的字眼,就屡屡被主审法官王小波和法官苏晓冬打断,他们特别怕听到法轮功真相。

律师们很生气,屡次抗议,B律师道:你不让我说,我要控告你!一个律师被法官打断,另外两个就上来抗议。

反过来,公诉人肖宇连和陈淑芬对法轮功污蔑时,律师也几次反驳:法轮功不是邪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律师们强烈要求出示证据原件,要求证人出庭。可笑的是,公诉人拿不出任何证据原件,口说有五个证人,可一个也没出庭作证。公诉人说某证据“可能”是用来犯罪的,因为”冯少勇学历高”、“可能会”、“可能是他”,马上被C律师反驳: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家有菜刀就可以怀疑你要去杀人吗?法官哑然。

公诉人提出的所谓证据几乎都被律师一一驳回。律师说,冯少勇的职业是教计算机的老师,电脑、U盘、主板等等都是学校的财产,用来教学的,电子产品是冯少勇修身养性和修炼用的,并没有传播和宣扬出去。也没有证据显示什么时间、地点由他发送、复制给谁,谁因此成为受害者。而且所提供的伪基站哪一台能证明是冯少勇用过的?况且有无人改过数据、动过手脚也不得而知。

律师们坚称所谓三百条不适合本案,不承认扣在当事人身上的所谓“非法经营罪”。冯少勇和陈泽奇都不承认所有莫须有的非法指控。

表现比较凶的公诉人理屈词穷,面红耳赤,即使照着文稿念,每次念到构陷部份时都咳嗽、结巴、声音低得听不清,中间还要上厕所,念到“两罪并罚”时,念不下去了,停顿了足足有两分钟。公诉人几次语塞、结巴、无法顺利念下去,更谈不上和律师辩论了。

律师们相互补充、配合默契,一个律师被法官打断,另外两个就抗议。三位律师义正辞严、有理有据、引经据典。过后冯少勇的亲属说,历史会记住你们!

上午法庭内正邪大战,可谓气氛紧张,律师上厕所都要被两个警察“陪同前往”。中午都不准出去吃盒饭,到了下午庭内气氛缓和。

还有个插曲,下午法庭突然断电,电脑无法使用,赶紧叫电工来维修。律师说,你们的无理审判,让电都在抗议!请你们扪心自问,今天这样的庭审,你们的说辞能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作为辩护人,冯少勇的妻子陈述道:冯少勇修炼法轮功后变成一个非常善良的道德高尚的人。因为工作关系,有给他送钱送礼的他都拒收,实在退不回去的就捐献给需要帮助的人。他是IT精英、国家栋梁,现在每家每户享用的机顶盒,就是他们的科研成果。他用男人的胸怀呵护我们母女俩,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一个这么好的人怎么今天就成了罪犯呢?因为修炼法轮功他多次被迫害,使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很大创伤。孩子每天睡觉都不敢关灯,上厕所要人陪,看到警察、警车都会惊恐地抱住我说“妈妈我很害怕,警察要拿枪打我。”作为母亲,我的心在流血。希望法官能公平公正地依法办案。无罪释放冯少勇、陈泽奇。(期间说到法轮功时被法官打断,律师抗议)。

最后陈述时,冯少勇提到因为身体不好走入修炼,修炼后身体健康、头脑清晰、道德高尚。如果不修炼自己也会像当今社会的人一样随波逐流、道德败坏。说到此就被法官无理打断了。

陈泽奇最后陈述道:我和在座的各位一样有血有肉、也会流泪,我和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有缘份,希望和你们结的是善缘。

非法庭审到下午五点半才结束。结束前A律师说,今天我很恐惧,真的很恐惧!今天法庭对我的当事人这样,明天也可能对我这样,因为我也是有信仰的人,以后也可能对在座的每个人都这样!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呼唤良知

近年来,大陆各地公检法部门人员明白真相后,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山东一起构陷法轮功的案件,转到即墨检察院后,曾多次被即墨检察院退回公安,公安又换个罪名,最后案子诉至即墨法院。二零一七年四月,法轮功案的家属得知因即墨法院法官对此案全体回避,目前构陷案已被青岛市中院指定移交到平度检察院。

曾有一位律师在法庭最后陈述中说:“法官、公诉人、各位陪审员,我们都是懂法律的人,今天我站在这里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我有充分的法律依据,为他们维权,我觉得理直气壮。我最担心的是,当这一段历史过去后,特别是法轮功被平反昭雪那一天,当您站在被告席上的时候,谁?用什么法律来为你们辩护?”

目前参与受理冯少勇、陈泽奇案件的深圳中级法院相关人员,你们完全可以用犯罪事实不清、有异议等理由为推辞,不在自己手中形成冤判,这就是给自己留了后路,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善待好人就是善待自己。望好自为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深圳科技精英冯少勇、陈泽奇的案子被送至中院-363610.html

2018-03-31: 广东省深圳市冯少勇、陈泽奇的案子被送中级法院
2017年12月1日,广东省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冯少勇、陈泽奇的案子开庭,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三位维权律师、学员家属还有冯少勇博士与陈泽奇本人都做了充分的无罪辩护。现得知,冯少勇、陈泽奇的案子已被送到深圳中级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31/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63562.html

2017-12-07: 被关押逾一年 深圳两科技精英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被非法关押四百多天的冯少勇和陈泽奇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前后,由广东省政法委、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省公安厅、省国保等直接操控、部署,由广东省各地区政法委、610、公安局及分局国保警察等参与,实施了针对广东省法轮功学员的跨地区绑架事件。

广东省深圳市、东莞市、惠州市、河源市和揭阳等地有二十名左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冯少勇和陈泽奇也被绑架,遭龙岗区爱联派出所警察非法起诉到区检察院;检察院两次判“证据不足”而退侦,公安又一次所谓“补充证据”,处心积虑搜罗证据逾14个月之久。

十二月一日,龙岗区法院门前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几十个黑衣警察、特警和一些警车守在门前,便衣在三叉路口和周围死死地盯人,寻找法轮功学员,进入法院大门的安检比上飞机还严,法院里会见室的来访者都惊诧地问,今天有什么大案开庭?

早9点30分开庭,冯少勇博士和陈泽奇工程师戴着手铐、赤着双脚、面无血色地被押入法庭。

冯少勇的姐姐看到原本体重八十公斤的健壮的弟弟瘦得看起来只有六十公斤了,不知道他在里面受了多少罪?三位亲属眼泪唰唰地流。

而陈泽奇走路都很虚弱,说话声音低沉、细弱。便衣非法抓捕他时,曾对他当胸一拳,后来他右胸越来越痛,不知是否被打伤所致。陈工的家人因故未能出庭。

开庭时法官问,有没有人要回避? 律师和辩护人答:共产党员请回避。

三位敢言的律师在庭上为二人做了无罪辩护。但律师一提到法律、人权、信仰,尤其是法轮功的字眼,就屡屡被主审法官王小波和法官苏晓冬打断,他们特别怕听到法轮功真相。

律师们很生气,屡次抗议,B律师道:你不让我说,我要控告你!一个律师被法官打断,另外两个就上来抗议。

反过来,公诉人肖宇连和陈淑芬对法轮功污蔑时,律师也几次反驳:法轮功不是邪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律师们强烈要求出示证据原件,要求证人出庭。可笑的是,公诉人拿不出任何证据原件,口说有五个证人,可一个也没出庭作证。公诉人说某证据“可能”是用来犯罪的,因为”冯少勇学历高”、“可能会”、“可能是他”,马上被C律师反驳: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家有菜刀就可以怀疑你要去杀人吗?法官哑然。

公诉人提出的所谓证据几乎都被律师一一驳回。律师说,冯少勇的职业是教计算机的老师,电脑、U盘、主板等等都是学校的财产,用来教学的,电子产品是冯少勇修身养性和修炼用的,并没有传播和宣扬出去。也没有证据显示什么时间、地点由他发送、复制给谁,谁因此成为受害者。而且所提供的伪基站哪一台能证明是冯少勇用过的?况且有无人改过数据、动过手脚也不得而知。

律师们坚称所谓三百条不适合本案,不承认扣在当事人身上的所谓“非法经营罪”。冯少勇和陈泽奇都不承认所有莫须有的非法指控。

表现比较凶的公诉人理屈词穷,面红耳赤,即使照着文稿念,每次念到构陷部份时都咳嗽、结巴、声音低得听不清,中间还要上厕所,念到“两罪并罚”时,念不下去了,停顿了足足有两分钟。公诉人几次语塞、结巴、无法顺利念下去,更谈不上和律师辩论了。

律师们相互补充、配合默契,一个律师被法官打断,另外两个就抗议。三位律师义正辞严、有理有据、引经据典。过后冯少勇的亲属说,历史会记住你们!

上午法庭内正邪大战,可谓气氛紧张,律师上厕所都要被两个警察“陪同前往”。中午都不准出去,吃盒饭,到了下午庭内气氛缓和。

还有个插曲,下午法庭突然断电,电脑无法使用,赶紧叫电工来维修。律师说,你们的无理审判,让电都在抗议!请你们扪心自问,今天这样的庭审,你们的说辞能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作为辩护人,冯少勇的妻子陈述道:冯少勇修炼法轮功后变成一个非常善良的道德高尚的人。因为工作关系,有给他送钱送礼的他都拒收,实在退不回去的就捐献给需要帮助的人。他是IT精英、国家栋梁,现在每家每户享用的机顶盒,就是他们的科研成果。他用男人的胸怀呵护我们母女俩,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一个这么好的人怎么今天就成了罪犯呢?因为修炼法轮功他多次被迫害,使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很大创伤。孩子每天睡觉都不敢关灯,上厕所要人陪,看到警察、警车都会惊恐地抱住我说“妈妈我很害怕,警察要拿枪打我。”作为母亲,我的心在流血。希望法官能公平公正地依法办案。无罪释放冯少勇、陈泽奇。(期间说到法轮功时被法官打断,律师抗议)。

最后陈述时,冯少勇提到因为身体不好走入修炼,修炼后身体健康、头脑清晰、道德高尚。如果不修炼自己也会像当今社会的人一样随波逐流、道德败坏。说到此就被法官无理打断了。

陈泽奇最后陈述道:我和在座的各位一样有血有肉、也会流泪,我和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有缘份,希望和你们结的是善缘。

非法庭审到下午5.30才结束。结束前A律师说,今天我很恐惧,真的很恐惧!今天法庭对我的当事人这样,明天也可能对我这样,因为我也是有信仰的人,以后也可能对在座的每个人都这样!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附:背景信息

冯少勇,四十多岁,北京邮电大学博士毕业,在几个单位都是技术骨干。因为坚持信仰,按真善忍做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多次遭到非法抓捕、劳教、关洗脑班、关精神病院等迫害。

冯少勇曾于二零零二年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受到酷刑迫害,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任苏怡杰指使恶人对冯少勇施加酷刑,在冯少勇的腰部和脚部酷刑致伤的情况下,仍逼冯少勇在操场上跑步。

非法劳教期间,冯少勇被迫害得差点瘫痪,身上伤痕累累。

听说他出事,他的同事都感到震惊和惋惜。同事都感慨说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学校也很器重他。

1999年在北京邮电学院读博士时,他和同事研发成功机顶盒,为此他获得了一百万元人民币奖金,他分文不取,全部捐给北邮。这样淡薄名利做慈善的人,怎么会为牟利非法经营呢?

陈泽奇五十四岁,谦和儒雅,深圳达特电脑公司软件开发部经理,已在深圳工作二十余年,是一名优秀的电脑软件专家,不可多得的人才,曾担任过深圳多家公司的软件部负责人,参与和主持了很多软件项目的开发,他主持研发的掌上电脑“一指禅”及“蓝精灵数码词典”是优秀的高新技术产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7/被关押逾一年-深圳两科技精英被非法庭审-357603.html

2017-11-23: 深圳大法弟子冯少勇博士、陈泽奇工程师被非法开庭时间
已确认,深圳大法弟子冯少勇博士、陈泽奇工程师构陷案,将于12月1日上午9.30,在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法院第六法庭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3/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7015.html

2017-11-22: 深圳市冯少勇博士面临非法开庭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晚,法轮功学员冯少勇博士在朋友陈工家被警察非法抓捕。

此次绑架由广东省政法委、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省公安厅、国保等直接部署,跨地区绑架广东省约二十名法轮功学员。

次日,警察带着冲击钻,又去冯博士的亲戚家非法抄家,预备家属不给开门时用冲击钻破门。

冯博士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爱联派出所警察邓宏辉罗织材料,将冯少勇起诉到龙岗区检察院。因为构陷材料不足,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曾两次退侦,要求公安“补充证据”。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深圳爱联派出所再次提交所谓“补充证据”给检察院。家属去龙岗区公安分局找办案警察申诉冤情,被推诿拒见。

冯少勇,四十多岁,北京邮电大学博士毕业,在几个单位都是技术骨干。

冯少勇因为坚持信仰,按真善忍做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多次遭到非法抓捕、劳教、关洗脑班、关精神病院等迫害。

冯少勇曾于二零零二年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受到酷刑迫害,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任苏怡杰指使恶人对冯少勇施加酷刑,在冯少勇的腰部和脚部酷刑致伤的情况下,仍逼冯少勇在操场上跑步。

非法劳教期间,冯少勇被迫害得差点瘫痪,身上伤痕累累。

冯少勇出生在贫苦农民家庭,父母含辛茹苦地养育五个孩子,母亲没上过学,却培养出三个大学生和一个博士生。父母为家里出了个博士儿子感到骄傲。为供孩子上学,他父母捡过垃圾,收过废品,生活艰辛。但是老人把做人的传统美德教给了孩子,因此他家被村里评为“五好家庭”。

各方面优秀的儿子被关押迫害,尤其非法劳教期间,老母亲因长期为他担惊受怕,寝食不安,郁郁而终。

冯少勇在北京邮电大学读博期间,因用脑过度,加上儿时头部旧伤,造成长期头痛,脑袋发木,身体也不好。他读博时,正好清华、北大很多老师和学生都炼法轮功,为强身健体、做一个更好的人,他开始修炼,身体迅速康复,头脑变得清晰。

在校期间,冯少勇带领学生研发的国家级科研项目获得一百多万奖金经费,有一年他报考深圳公务员,取得了某局第一名的好成绩,因为要承诺不是炼法轮功的才能被录取,冯少勇放弃了待遇优厚的工作机会。

冯少勇知识渊博,性格朴实厚道、不善言辞,只会埋头做事、孝顺父母、尊敬兄姐、疼爱家人。国保警察去他原单位监控他,威胁老板炒掉他,他因此失去工作,有时买两元钱的油饼就是一餐,省吃俭用,可为父母出多少钱他都不心疼。他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总是乐呵呵的,人缘很好。

被非法抓捕前,冯少勇在学校任职,负责很多公开招标的项目。很多人为中标给他送钱送礼,他都婉拒。有经销商用快递给他寄礼品,实在退不回去,他就把礼品折合成现金,捐助给需要帮助的人。当今社会贪腐遍地,如果更多人像法轮功学员这样表里如一地约束自己,哪来这么多贪官呢?

冯少勇心很善很细。他可以把快干涸的小沟里的小鱼捞出来,放生到河里。女儿口渴,水太热,他可以用两个杯子把开水倒来倒去,直到开水变凉……

为了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冯少勇一家人结束了长期分居,终于团聚了。哪曾想到,刚搬到深圳,家具都没买,家徒四壁呢,冯少勇就被绑架。孩子每天放学都不想回家,怕家里冷清、凄凉的孤独感,每天想方设法叫妈妈陪她在户外人多的地方逗留;洗澡、上洗手间,都让妈妈陪着,晚上睡觉不敢关灯,要抱着妈妈才能入睡。孩子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失去父爱的苦难。

她问妈妈:“妈妈,警察不是抓坏人的吗?我爸爸这么善良的好人,警察怎么会抓他呢?”妈妈回道:“警察他也不明白真相,错抓了爸爸,没事,爸爸会很快平安回来的。”她也曾哭喊:“妈妈我受够了!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她在作业簿上写道:“我曾有一个幸福的家,现在我爸爸被抓,一切都变了,我的心好疼好疼。我好想好想我爸爸回家。”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龙岗爱联派出所邓宏辉等实施抓捕、负责上报构陷材料,二零一七年六月,肖宇连、陈淑芬等负责将法轮功学员冯少勇以莫须有的诬陷罪名向深圳市龙岗区法院进行构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2/深圳市冯少勇博士面临非法开庭-357001.html

2017-11-20: 广东深圳法轮功学员冯少勇、陈泽奇面临非法庭审
广东省深圳市龙岗法院欲于12月1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冯少勇、陈泽奇。法院只给家属2名旁听指标。冯少勇、陈泽奇已经被龙岗看守所非法关押近14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0/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6898.html#17111923292-19

2017-11-17: 广东省深圳大法弟子冯少勇博士、陈泽奇工程师即将面临非法庭审
深圳大法弟子冯少勇博士、陈泽奇工程师已经被龙岗看守所非法关押近14个月,今年十二月一日,即将面临深圳龙岗法院非法庭审,法院只给家属2名旁听指标。估计其它旁听指标都给了政府指派的人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7/二零一七年十一月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6811.html

2017-06-08: 广东省深圳冯少勇、陈泽奇等大法弟子被构陷责任单位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8/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9330.html

2017-06-07: 广东省深圳冯少勇、陈泽奇等人被构陷案已经提交法院
去年9月24日被抓的深圳冯少勇、陈泽奇等人被构陷案已经提交法院。估计同日被抓的江荣欣等人的案子也已经到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7/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9280.html#1766223459-51

2017-06-02:区检察院两次退侦 深圳优秀人才再遭构陷
广东省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冯少勇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被绑架,遭龙岗区爱联派出所警察非法起诉到区检察院;检察院两次判“证据不足”而退侦,公安又一次所谓“补充证据”,据龙岗检察院检察官称六月五日后会有结果。

冯少勇,四十多岁,北京邮电大学博士毕业,在几个单位都是技术骨干。因为坚持信仰,按真善忍做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多次遭到非法抓捕、劳教、关洗脑班、关精神病院等迫害。冯少勇曾于二零零二年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受到酷刑迫害,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任苏怡杰指使恶人对冯少勇施加酷刑,在冯少勇的腰部和脚部酷刑致伤的情况下,仍逼冯少勇在操场上跑步。非法劳教期间,冯少勇被迫害得差点瘫痪,身上伤痕累累。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左右,由广东省政法委、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省公安厅、国保等直接部署,跨地区绑架广东省约二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法轮功学员冯少勇博士,于九月二十四日晚被警察绑架;次日,警察带着冲击钻,又去冯博士的亲戚家非法抄家,预备家属不给开门时用冲击钻破门。

冯博士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爱联派出所警察邓宏辉罗织材料,将冯少勇起诉到龙岗区检察院。因为构陷材料不足,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曾两次退侦,要求公安“补充证据”。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深圳爱联派出所再次提交所谓“补充证据”给检察院。家属去龙岗区公安分局找办案警察申诉冤情,被推诿拒见。龙岗检察院检察官称六月五日后会有消息。

难得的优秀人才

冯少勇出生在贫苦农民家庭,父母含辛茹苦地养育五个孩子,母亲没上过学,却培养出三个大学生和一个博士生。父母为家里出了个博士儿子感到骄傲。为供孩子上学,他父母捡过垃圾,收过废品,生活的艰辛。但是老人把做人的传统美德教给了孩子,因此他家被村里评为“五好家庭”。

冯少勇在北京邮电大学读博期间,因用脑过度,加上儿时头部旧伤,造成长期头痛,脑袋发木,身体也不好。他读博时,正好清华、北大很多老师和学生都炼法轮功,为强身健体、做一个更好的人,他开始修炼,身体迅速康复,头脑变得清晰。

在校期间,冯少勇带领学生研发的国家级科研项目获得一百多万奖金经费,有一年他报考深圳公务员,取得了某局第一名的好成绩,因为要承诺不是炼法轮功的才能被录取,冯少勇放弃了待遇优厚的工作机会。

冯少勇知识渊博,性格朴实厚道、不善言辞,只会埋头做事、孝顺父母、尊敬兄姐、疼爱家人;国保警察去他原单位监控他,威胁老板炒掉他,他因此失去工作,有时买两元钱的油饼就是一餐,省吃俭用,可为父母出多少钱他都不心疼。他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总是乐呵呵的,人缘很好。

被非法抓捕前,冯少勇在学校任职,负责很多公开招标的项目。很多人为中标给他送钱送礼,他都婉拒。有经销商用快递给他寄礼品,实在退不回去,他就把礼品折合成现金,捐助给需要帮助的人。当今社会贪腐遍地,如果更多人像法轮功学员这样表里如一地约束自己,哪来这么多贪官呢?

冯少勇心很善很细。他可以把快干涸的小沟里的小鱼捞出来,放生到河里。女儿口渴,水太热,他可以用两个杯子把开水倒来倒去,直到开水变凉……

为了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冯少勇一家人结束了长期分居,终于团聚了。哪曾想到,刚搬到深圳,家具都没买,家徒四壁呢,冯少勇就被绑架。孩子每天放学都不想回家,怕家里冷清、凄凉的孤独感,每天想方设法叫妈妈陪她在户外人多的地方逗留;洗澡、上洗手间,都让妈妈陪着,晚上睡觉不敢关灯,要抱着妈妈才能入睡。孩子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失去父爱的苦难。

她问妈妈:“妈妈,警察不是抓坏人的吗?我爸爸这么善良的好人,警察怎么会抓他呢?”妈妈回道:“警察他也不明白真相,错抓了爸爸,没事,爸爸会很快平安回来的。”她也曾哭喊:“妈妈我受够了!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她在作业簿上写道:“我曾有一个幸福的家,现在我爸爸被抓,一切都变了,我的心好疼好疼。我好想好想我爸爸回家。”

各方面优秀的儿子被关押迫害,尤其非法劳教期间,老母亲因长期为他担惊受怕,寝食不安,郁郁而终。

今年以来,大陆各地公检法部门人员明白真相后,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山东一起构陷法轮功的案件,转到即墨检察院后,曾多次被即墨检察院退回公安,公安又换个罪名,最后案子诉至即墨法院。二零一七年四月,法轮功案的家属得知因即墨法院法官对此案全体回避,目前构陷案已被青岛市中院指定移交到平度检察院。

一位律师在法庭最后陈述中说:“法官、公诉人、各位陪审员,我们都是懂法律的人,今天我站在这里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我有充分的法律依据,为他们维权,我觉得理直气壮。我最担心的是,当这一段历史过去后,特别是法轮功被平反昭雪那一天,当您站在被告席上的时候,谁?用什么法律来为你们辩护?”

参与构陷冯少勇的相关人员,你们完全可以用犯罪事实不清、有异议等理由,放弃在判决书上签字,这就是给自己留了后路,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善待好人就是善待自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区检察院两次退侦-深圳优秀人才再遭构陷-349043.html

2016-10-13:深圳法轮功学员冯绍勇遭绑架情况补充
冯绍勇是北京邮电大学的博士,40多岁,来广东省深圳工作十七、八年了。他的通讯专业是深 圳急需的热门专业,冯博士在几个单位都是主要技术骨干。因为他坚持信仰修炼法轮 功,多次被非法抓捕,被劳教,被关洗脑班。国保大队警察会到他工作的单位监控他, 有时会威胁他的单位老板炒掉冯绍勇冯绍勇最近工作稳定,就把妻子阿聪与女儿从梅 州接到深圳。

9月24日,冯绍勇开车在深圳龙岗区爱联水泥厂宿舍外的路上,遇到警察,警察故意开 车去撞冯绍勇的车,撞坏车后绑架冯绍勇

9月25日,警察闯到冯绍勇妻子阿聪的姐姐家非法抄家,又闯到冯绍勇在沙井的家非法 抄家,警察每次都带了电钻准备破门而入。

10月8日,阿聪请的律师去龙岗爱联派出所见办案警察邓文辉,邓文辉说10月25日刑拘 结束。并说是集团案件,37天刑侦期改为2个月。

10月9日,阿聪与她妹妹去爱联派出所索回汽车及个人抄家的东西,被警察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3/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6279.html

2016-10-09: 深圳市冯绍勇博士等三人被非法抓捕
近日,深圳法轮功学员冯绍勇、陈泽奇等被非法抓捕。

冯绍勇是北京邮电大学的博士,40多岁,来深圳工作17-18年了。他的通讯专业是深圳急需的热门专业,在几个单位都是主要技术骨干。

因为他坚持信仰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抓捕,被劳教,被关洗脑班。国保大队的警察会到他工作的单位监控他,有时会威胁他的单位老板炒掉冯绍勇博士。

最近冯博士工作稳定,把梅州太太与女儿接到深圳一起工作上学。

9月24日晚上冯博士开车去龙岗看一位做计算机软件的朋友,被非法抓捕,汽车也被扣。冯绍勇太太已经请律师参与营救自己的丈夫。冯绍勇现在被关押在龙岗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9/深圳市冯绍勇博士等三人被非法抓捕-336092.html

2016-9-27:广东深圳法轮功学员陈泽奇疑遭绑架

广东省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冯绍勇于2016年9月24日晚上去法轮功学员陈泽奇住处时被龙岗公安局绑架。现陈泽奇下落不明。从陈泽奇住处看,疑他已遭绑架。请知情人员提供详细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7/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5570.html#1692701927-2

2016-09-26: 广东深圳法轮功学员冯绍勇、阿聪被绑架
2016年9月24日晚上,广东深圳法轮功学员冯绍勇被龙岗公安局警察绑架。

2016年9月24日,深圳法轮功学员阿聪被警察绑架。阿聪星期六休息,在姐姐家里,被警察带走,估计是松原派出所,阿聪被非法关押了1年,刚刚回来几个月就又被绑架。请知情人员提供详细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6/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5454.html

2002-12-24: 十六大之前,江集团在全国搞恐怖活动。深圳大法弟子冯少勇博士在“十六大”之前一天被非法抄家,一直被非法关押至今,情况不明。此前,被非法抄家、关押的还有大法弟子王鑫锋,孙军良等。

肇庆 四会市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758)

2021-09-13: 相关责任人
四会监狱监狱长黄忠卫, 13928882698
副监狱长王金华,专管迫害法轮功,13929836036
政委曾庆有:13922269963
纪委书记陈少波:13229462006
副监狱长薛泰辉:13929823686
政治处主任蔡振兴:13828468351
监察室副主任洪概华:13929848890610办主任秘玉山, 0758-330236013929847002
十三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门监区
电话0758-3302206

监区长董英平, 13929847744
副监区长薛锐聪, 13929847237
副监区长李飞, 13929847230
骨干成员龙飞志,13929847139
骨干成员吴荣勇,13929847938
骨干成员周杰:13929848819
十三监区其他成员曾志华13929833455 杨文雄 13929848401
李承泽 13760032060 苏强13929839890
刘梓健 13533232321 龚妙莲 15929825099
李忠勇 13929847540 涂任远 13929835830
张世纪 13929831425 何庆三 13802855531
罗浩龙 15889933185 吴世可13929848936
朱房天 13929847399 陈迪13929847905
袁有文 13929847766 曾伟钦13609652678
陈烨 13929848525 陆文萍13929848208
赵冉 13929848928 张文冠13929848481
黄志华 13929069817 王剑辉 13929847496
张治良 13822683631 温闽东13929847666
谢辉雄 13929848193 陈忠贤 13929833591
杨建安 13929847362 曾建杏 13829800098
郑绘 13829886512 邱卫方 1392984885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