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北京 >> 平谷区(县) >> 王国英, 女, 6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平谷区海泰家园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3-04
家庭成员: 其它亲戚: 王国英 杨小凤(杨晓风)
  1.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1-0-0 在 北京 > 平谷区(县) >
  2.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6-0-0 在 北京 > 平谷区(县) >
  3.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3-0-0 在 北京 > 平谷区(县) >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12-30: 瘫痪在床的北京退休教师王国英再遭警察骚扰
2021年12月23日晚上7点左右,一帮警察又来到北京市平谷区海泰家园,对瘫痪在床的王国英家敲门骚扰,持续一个多小时,见无人开门才离去。

此前,王国英丈夫因惊吓而去世,曾经是优秀大学生的女儿患严重抑郁而辍学,现仍在精神病院医治。外甥女杨小凤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经历近十次绑架,累计九年左右时间被非法关押迫害。

杨小凤回来后悉心照顾王国英的衣食起居,才使她病状有所稳定,但警察三番五次持续骚扰,使她们长期处于紧张和恐惧中,王国英病症也时好时坏令人担忧。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30/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35911.html#21122922316-1

2021-06-25: 王国英瘫痪四年多 再被北京兴谷派出所警察骚扰
2021年6月22日,北京市平谷区兴谷派出所两个警察又敲门闯进海泰家园王国英家,三个月前,他们曾来过。这次辖区王姓片警着便装,他们直接进入王国英住的居室,看到她缠着绷带的头,问怎么回事,保姆说几天前骑车带她出门遛弯,电动三轮车因躲车翻倒,王国英的头重重撞在地上,出了很多血,缝了四针。他们又问保姆:她能不能说话。保姆说:她都这样了,还能说话?他们就说:把老太太照顾好喽。

出门前,又去开着门的北屋拨动盛纸尿裤的空箱子,问是什么,保姆告诉是放纸尿裤的,他们问:还用纸尿裤?保姆告诉:她生活不能自理,当然要用纸尿裤了。他们随后出门离去。

此前2021年3月26日,这两个警察曾经骗开王国英家门,态度蛮横的盘问保姆,又拍照又录像。上网曝光后(她家被迫害的悲惨遭遇),这次他们态度较好,但毕竟是来骚扰迫害,也是犯罪。希望他们不要再追随江氏集团迫害好人,给自己和家人留一线生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5/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27392.html

2021-04-01:北京退休教师王国英瘫痪在床 仍遭警察骚扰
今年69岁的王国英,是平谷中学退休教师,家住北京市平谷区海泰家园。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曾遭中共洗脑班和劳教所迫害,在中共迫害中,丈夫和女儿受惊吓,丈夫已去世,女儿得抑郁症而辍学。现在王国英瘫痪在床,仍遭平谷区警察不断骚扰。

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六日,王国英听到有人敲门,保姆开门后,三个人未经允许闯入,其中两个警察,一个姓王,称自己是新调过来的辖区片警(警号:061925),一个人开着执法仪,另一个人拿着手机非法拍照。

他们说要核实王国英家保姆的身份,于是,拿着照片,问保姆是哪里人?是不是照片上的人?如果拒绝回答,就要强迫保姆去派出所。他们向保姆索要电话号码,保姆说不记得。他们就强行拿起客厅中正在充电的手机,给另一个警察的手机打过去,以显示电话号码。然后,又开抽屉查看。他们没有出示证件,也没有搜查证,是非法搜查和审问。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二日,王国英家来了两个人,一个男的身穿警服,一个便装女人,他们进到因瘫痪卧床不起的王国英家,擅自到各个房间查看,给王国英照相,还给在厨房做饭的王国英的外甥女杨小凤照相,此前她们还被多次骚扰过。

二零一八年,平谷区十九人次的法轮功学员遭上门或电话骚扰,其中,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上午,两个警察,由一个可能是社区工作的女的带着,到王国英家中,王国英其时神志不清,且半身不遂,警察还给她用执法仪录像。

这样一个饱受迫害的家庭,平谷当地警察却经常去骚扰,使王国英的状态反反复复,几度出现危险。

修大法做好人 遭洗脑班和劳教所迫害

王国英在修炼大法以前,身体虽然没有什么大病,但是头疼脑热,感冒发烧,这儿长个包、那儿发个炎的,也是个常事。那时候,她和公婆、小叔子等人的关系比较紧张,所以自己平时很少回家。

王国英修炼大法后,心情越来越好,自己身上的那些毛病也都不翼而飞了,与公婆小叔子的关系也渐渐的融洽了。在婆婆生病期间,王国英真的是把婆婆当成自己的亲妈一样照看着,每到周末,都带上礼物去看她,伺候她,给她洗头、洗衣服、做饭等。婆婆很感动,经常跟别人说,我这个儿媳妇比我的亲生儿子都好。

可是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心存妒嫉,利用他一手建造的恐怖办公室“六一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诽谤污蔑法轮功;还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陷害法轮功,挑起不明真相的人对法轮功的仇恨。

二零零一年初,王国英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到北京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被天安门警察绑架,被分流到保定看守所,几天后,被放回,在北京西直门车站等车时又被警察绑架到西直门车站收容所,后平谷公安局接回送到平谷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然后又两次被劫持到乐政务洗脑班迫害。他们敲诈了王国英四千元所谓的“培训费”,同时王国英的单位还扣发了她两个多月的工资。两次加起来八千多元。

在劳教所期间,警察每天给王国英洗脑,强迫“转化”,如果不“转化”,他们就安排打手们强制“转化”,并且体罚、罚站,不让坐,不让睡觉,如果不按他们的要求做,他们就拳打脚踢。除此之外,王国英还被迫做奴工,每天都被安排的紧紧张张的。

另外强迫她吃药,不管有没有病,只要他给王国英“量出”的血压有点偏高,就必须得吃药,不吃就把王国英送到医院迫害。有一次,王国英没吃药,他们就找来十几个打手迫害王国英,直到他们把药灌下去为止。

还有一个女警察威胁王国英说:你以后再不吃药,就把你的衣服扒光,投到男人房间去。此话出在一个女警察之口,如果没有江泽民的迫害政策给撑腰,她一个小警察敢这么说吗?

就这样,王国英在劳教所里被迫害一年零九个月,到二零零八年六月份,才被放回家。

王国英被迫害期间,单位扣发她工资,六一零和警察等人还一次次到王国英家里来骚扰、恐吓,王国英的丈夫和女儿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丈夫出现了脑血栓,女儿也患了精神方面的疾病,抑郁症,爷俩都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了。

王国英被非法关押劳教期间,都是王国英的外甥女杨小凤照顾他们爷俩的生活。王国英回家后,他们爷俩的身体才有所好转。

二零一三年七月份,兴谷派出所的警察又把王国英和她的外甥女杨小凤一起抓到兴谷派出所,因为王国英的身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他们才把王国英送回家。

随后平谷公安局六一零警察,平谷教委和她单位的领导,一起到王国英家中骚扰,迫害,“转化”王国英,他们合伙来了两、三次,后来又责成单位的领导来“转化”王国英。他们一看“转化”不了王国英,就不分昼夜二十四小时,连人带车到王国英家楼房的窗外蹲坑,跟踪王国英王国英去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

王国英家里有两个病人,老伴和女儿,企图“转化”王国英的人他们都全然不顾,严重的影响了王国英家人的正常生活。因为他们对王国英的迫害,王国英的丈夫心情很不好,老想哭,哭了好一会儿,他们也不问,也不管。

后来,王国英跟他们说明了丈夫的身体情况,让他们出去的。王国英的女儿也因为平谷公安局六一零警察和王国英单位对王国英的迫害和骚扰,抑郁症加重,每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不敢出来见人。

王国英的女儿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是大家公认的好孩子,她曾经是王国英所在学校的中考状元,她的高中是在北京四中念的,硬是被江泽民的迫害,把孩子的前程给毁了。

多年前,她的外甥女杨小凤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经历八次绑架,累计八年多时间,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曾生命垂危、精神恍惚和失忆。

王国英的丈夫曾经得到杨小凤照顾,在杨小凤被迫害后,他由于恐惧,压力大,而半身不遂。三、四年前,在听到杨小凤又被迫害的消息时,当时瘫坐地上,并于不久去世。

王国英在亲人遭受如此痛苦之下,精神受到刺激,随之也半身瘫痪、神志不清。

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造成了无数的人间悲剧。那些仍然昧着良心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你们想过自己的未来吗?如今天灾人祸肆虐,这是上天震怒了,给人自省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法轮功学员苦口婆心的劝善,一再给你们机会了解真相,希望你们选择良善,停止参与迫害,免于被淘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1/北京退休教师王国英瘫痪在床-仍遭警察骚扰-422825.html

2020-10-27: 北京市平谷区法轮功学员王国英被骚扰
2020年10月22日星期四,北京市平谷区法轮功学员王国英家去了两个人,一个男的身穿警服,一个便装女人,他们進到瘫痪卧床不起的王国英家,擅自到各个房间查看,给王国英照相,还给在厨房做饭的王国英的外甥女杨小凤照相。

王国英是平谷中学退休教师,多年前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曾被非法关押迫害。她的外甥女杨小凤多年来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经历八次绑架,累计八年多时间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曾生命垂危、精神恍惚和失忆。

王国英和家人承受了很多苦难。王国英女儿因母亲和杨小凤多次被迫害,被吓得精神失常,大学中途辍学,不得不数次去精神病院治疗。王国英丈夫由于恐惧,压力大而半身不遂。在听到杨小凤又被迫害的消息时,当时瘫坐地上,并于不久去世。

王国英本人在亲人遭受如此痛苦之下,精神受到刺激,随之也半身瘫痪、神志不清。杨小凤只好全力照料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

这样一个饱受迫害的家庭,平谷当地警察却经常去骚扰。善恶有报是天理。在全球正义力量围剿恐怖组织“中共”的关键时刻,希望参与行恶的你们能幡然醒悟,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条生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27/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14289.html

2019-01-05: 2018年7月19日上午两个警察,由一个可能是社区工作的女的带着,到家住海泰家园的法轮功学员王国英家中,王国英其时已神志不清,且半身不遂,警察还给她用执法仪录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5/二零一九年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0051.html

2018-07-27: 北京市平谷区“7?20”期间部份学员受到骚扰
1、2018年7月17日上午两个警察,其中一人的警号为061820,到平谷田淑荣家敲门,没人开门,就到正在进行装修的对门邻居家询问装修工人。

2、2018年7月19日上午两个警察,由一个可能是社区工作的女的带着,到位于平谷海泰家园的学员王国英家中,王国英目前已神志不清,且半身不遂,警察给王国英用执法仪录像。据悉王国英2001年被绑架到洗脑班时,曾被勒索8000元左右。

3、2018年7月21日晚上8点10分左右,两个警察敲门骚扰平谷李姓学员家。女主人没给开门,问他们的身份,得知是两名兴谷街道派出所片警,一个叫王萧海,警号062308,另一个姓林。两个警察威胁说不给开门就去单位找。片警王萧海恶语诽谤大法,大约十五分钟后两人离开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27/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71702.html

2017-04-08: 北京平谷区法轮功学员2017年一季度遭骚扰情况
据悉,2017年1月至3月,北京市平谷区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当地片警、居委会和村治保等人骚扰,打着是旗号是“上头的命令”。已知遭骚扰的学员如下:

1、王国英,平谷中学退休教师。2017年初,原单位书记刘某和校治安李晓辉找到家里,告诉她不要炼了,学校归北京管了等等。由于多年的迫害,王国英丈夫惊吓离世,女儿精神受刺激无法完成学业,目前住进精神病院;

2、张广和,家住平谷城区。三月十四日上午平谷区兴谷派出所王某和居委会一男一女,以收费为名骗开门,进门之后四处查看和录像,并索要他的电话号码;

3、龚瑞平,平谷刘店乡人,因迫害后无处可住,只能暂时寄住在哥哥家。三月十七日,村治保主任龚海泉带着平谷刘店乡派出所片警景琪,来到龚瑞平哥哥家找龚瑞平,并说不要她到处跑。治保之前曾找过龚瑞平的哥哥。

4、张桂金,家住平谷区峪口镇兴隆庄村。三月初平谷区峪口派出所片警到兴隆庄村张桂金和另一名男学员家骚扰,还要照相,被拒绝。

5、邢玉清,家住平谷城区。三月十四日,平谷滨河派出所片警到她家敲门,她不在,有残疾的丈夫没给开门,片警让转告在家炼,别出去。另一名城里同修也察觉有陌生电话打入。

6、张爱平亲属受到骚扰。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的张爱平的四个妹妹也被不同程度骚扰,有的片警去家里,路遇问家人她还炼不炼,不要出去等等;有的被叫去派出所(不去就以找其丈夫和单位相威胁),还想让她在“保证书”上签字。

7、张志云,平谷区东高村镇学员,三月中旬西高村治保带片警,以邻居不满房界纠纷的解决为由敲门入内,乱看乱照。

8、平谷区峪口镇樊各庄有两名学员二月份左右被片警和村治保骚扰。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8/二零一七年四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5349.html

2016-02-02: 遭劳教等迫害 北京平谷区女教师控告江泽民
北京平谷区64岁女教师王国英坚持修炼法轮功,两次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2006年被非法劳教,还一次次被骚扰、恐吓,丈夫因此出现了脑血栓,女儿也出现精神方面的疾病。王国英2015年8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头目江泽民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二零一五年五月以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发起了控告江泽民的大潮,目前已有二十多万法轮功修炼者和家人把控告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邮寄给中国最高检察院,要求最高检察院向最高法院对江泽民提出公诉,把这个首恶绳之以法。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下面是王国英女士陈述的部分事实和理由:

我以前身体虽然没有什么大病,但是头疼脑热,感冒发烧,这儿长个包、那儿发个炎也是个常事。那时候自己和公婆、小叔子等人的关系比较紧张,所以自己平时很少回家。修炼大法后,心情越来越好,自己身上的那些毛病也都不翼而飞了,与公婆小叔子的关系也渐渐的融洽了。在婆婆生病期间,自己真的是把婆婆当成自己的亲妈一样照看着,每到周末都带上礼物去看她,伺候她,给她洗头洗衣服,做饭等。婆婆自己也很感动,经常跟别人说我这个儿媳妇比我的亲生儿子都好。

可是就在99年7月20日,江泽民心存妒嫉,利用他一手建造的恐怖办公室“610”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诽谤污蔑法轮功;还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陷害法轮功,挑起不明真相的人对法轮功的仇恨。

二零零一年初我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到北京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被天安门警察非法绑架,被分流到保定看守所,几天后被放回,在北京西直门车站等车时又被警察绑架到西直门车站收容所,后平谷公安局接回送到平谷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然后又两次被劫持到乐政务洗脑班迫害。他们敲诈了我四千元所谓的“培训费”,同时我们单位还扣发了我两个多月的工资。两次加起来八千多元。我就是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失”的迫害政策的具体受害者。

在劳教所迫害期间,警察每天给我洗脑,强迫转化,如果不转化,他们就安排打手们强制转化,并且体罚,罚站,不让坐,不让睡觉,如果不按他们的要求做,他们就拳打脚踢,直到转化为止。除此之外,还得给他们做奴工,每天都给安排的紧紧张张的。

另外强迫吃药,不管你有没有病,只要他给你“量出”的血压有点偏高,就必须得吃药,你不吃就把你送到医院迫害你。有一次我没吃药,他们就找来十几个打手迫害我,直到他们把药灌下去为止。还有一个女警察威胁我说:你以后再不吃药,就把你的衣服扒光,投到男人房间去。请问:这些人还有人性吗?干着禽兽都不如的事情。此话出在一个女警察之口,如果没有江泽民的迫害政策给撑腰,她一个小警察敢这么说吗?我们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有多少人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多少人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有多少人因为听信了他们的谎言,被他们推向地狱之门。

就这样我在劳教所里被迫害一年零九个月。到二零零八年六月份才被放回家。在我被迫害期间,单位扣发我工资,610和警察等人还一次次到我家里来骚扰,恐吓,我丈夫和女儿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丈夫出现了脑血栓,女儿也患了精神方面的疾病,爷俩都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了。在我被非法关押劳教期间,都是亲戚照顾他们爷俩的生活。我回家后,他们爷俩的身体才有所好转。

二零一三年七月份,兴谷派出所的警察又把我和我的外甥女杨小凤一起抓到兴谷派出所,因为我的身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他们才把我送回家。随后平谷公安局610警察,平谷教委和我们单位的领导,一起到我家中骚扰,迫害,转化我,他们合伙来了两三次,后来又责成我们单位的领导来转化我。他们一看转化不了我,就不分昼夜24小时连人带车到我家楼房的窗外蹲坑,跟踪我,我去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

我家里有两个病人,企图转化我的人他们都全然不顾,严重的影响了我们的正常生活。因为他们对我的迫害,我丈夫心情很不好,老想哭,哭了好一会儿,他们也不问,也不管,后来我跟他们说明了丈夫的身体情况,让他们出去的。我女儿也因为平谷公安局610警察和我单位对我的迫害和骚扰,使病情加重,每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不敢出来见人。

我的女儿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是大家公认的好孩子,她曾经是我们学校的中考状元,她的高中是在北京四中念的,硬是被江泽民的迫害,把孩子的前程给毁了。

这都是江泽民集团一手制造红色恐怖造成的,给我们的家庭和我个人带来了经济和精神的极大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遭劳教等迫害-北京平谷区女教师控告江泽民-322616.html

2001-10-09: 北京市平谷县"610"办公室十一前大搞恐怖活动
北京市平谷县"610"办公室从9月25日开始在全县范围内开始新一轮的非法抓捕、绑架和抄家。现已知的有数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包括:山东庄乡、城关镇的王国英、朱素芝等人,其馀学员姓名不详。所有被抓法轮功学员的家均已被非法抄缴,暴徒抄走了学员的大法书籍和炼功用的带子、光盘等物品。

平谷区(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2-10-13: 北京市平谷区山东庄镇洙水村治保主任曹某电话:13716721393

2022-10-08:南独乐河派出所
平谷分局南独乐河派出所 平谷区山东庄镇府前街9号
010-61993211
派出所中一名警察电话号码:18518865792(建议可拨打后三位连续号码,可能属警察专用)
以下为2017年信息
地址:北京平谷区山东庄镇府前路9号 南独乐河派出所 邮编:101212
户籍电话:01060929082; 报警电话:01061993211
南独乐河责任区 赵义东 18811650057
峨眉山责任区 王希国 13381492491
南山村责任区 费启民 18811639844
山东庄责任区 刘晓明 13811061035
山东庄责任区 何在永 13910877392
所长:赵汝滨 警察:陈双栋、王帅、陈胜宝

王宝明 13701382127
王帅 13910692019
胡金成 13601383213
陈双栋 13371787885
何在永 13910877392
徐月旺 13701304578
费启民 18811639844
刘奇 13810345696
胡福顺 13910383755
陈胜宝 13581793852
陈松山 13910229751
齐宝珍 13651299863
刘均文 13810924475
张剑羽 13811730253
赵汝滨 15001153309
梁自新 13801097392
刘宪 13911383928
赵义东 18811650057
刘晓明 13811061035
常向红 13701293138
王超群 18301279881


2022-06-16: 北京市平谷区大华山镇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平谷区大华山镇大华山大街259号 大华山派出所 邮编:101207
电话:01061947993
耿志勇(片警):18515517887(个人电话)、19810292320 (可能是办公电话)
胡殿国(寅洞村治保主任):13716565675(个人电话)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21-06-25: 北京市平谷区兴谷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平谷区平翔路18号院 邮编101200
电话:01089993512、01089993506、01069961677
两名参与警察:王姓片警(警号:061925)
另一警察手机号:19810292670
以下为兴谷派出所老信息,待更新
光明社区 王凤兴01089989590
乐西社区 王显威01069982517
园丁社区 赵敬伟01061933528
中罗庄责任区 刘福双010 69950290
上纸寨责任区 杜凯01069915882
金乡社区 孙朝东01069969254
开发区社区 张文东01069956701

更多电话号码:下载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5/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2739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