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2-0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北京 >> 东城区(天坛地区) >> 王思礼(王思礼)(妻孙鸿飞), 男, 80

个人情况: 九三学社成员,高级退休干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北新桥
拘留时间: 2002年
有关恶人: 赵江(三大队)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3-02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思礼(王思礼)(妻孙鸿飞) 孙鸿飞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1-13: 北京八旬法轮功学员王思礼被绑架情况

1月7日,北京市东城区年八旬法轮功学员王思礼骑三轮车外出时,一时转向,向一路人问路,被路人送到执勤警察处。警察在检查他随身携带的提袋中发现了法轮大法真相资料,遂将老人劫持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欺骗老人说送他回家,结果去了两辆警车,四、五个警察,对老人的家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抄走了贴在墙上和镶在镜框中的师父法像、大量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装满了多半个警车,随后又将老人带回派出所拘禁了两天两夜,9日才通知家人将老人接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3/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3122.html

2009-08-23: 七十六岁高级知识份子因信仰遭受迫害
我叫王思礼(注:北京九三学社成员,退休高干),修炼法轮大法“ 真、善、忍”十三年来,从未动摇过。中共1999年7月20日公开镇压至今十多年来,恶警八次无端骗开我的家门,抄家绑架拘押,其中,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进了北京团河劳教所;后又被非法判大刑三年,进了天津茶淀前进监狱。2008年奥运前又被绑架劳教了两年半,因为年龄超过75岁而监外执行。

在这十年多的迫害中,有七个中国新年大年初一,在我的生日的这一天,我都是在高墙中独自度过。

在团河劳教所一年多的劳教中,我曾坚持给妻写信,鼓励她在家坚修大法,约30多封。我回家后才知信被扣,她一封没看到。妻子在我非法被劳教整两个月时,被强制“转化”(即被强制放弃信仰),癌病复发后即已辞世。她的故去,是我走出劳教所的大门才被亲人告知的。

妻子也是1996年开始炼大法的,那时她身患癌病,从修大法后,七年来再未吃过一片抗癌药,身体一直好好的。是被强制洗脑后旧病复发被迫害死的。在劳教所中,所有警察都劝我好好活着,出去好照顾病重的妻子,用谎言欺骗我。

在三年大刑期间,我一去就进了小号,一人一大间,分日夜两班,每班用两个刑事犯左右包夹。白班的两个,一个是洗脑受害最深的,最虐待大法弟子的吸毒犯;另一个也是洗脑彻底中毒最深、仇视大法、待大法弟子特别凶残的抢劫犯。夜班一个是靠骗中小学生钱财为生的教唆犯,另一个则是一个尚存人性的受牵连的抢劫犯。

那个夜班的教唆犯,曾在我不服管时,大喊“只要整不死你就行”,意思是我怎么整你都行,只要别整死就行。这绝不是他本人的想法,是恶警交待的,我说穿后,问他是不是?他不回答。如没有交代,他不敢这样说!

每天从早起五点到晚上十二点,就坐在只有15公分高的硬塑矮凳上,并且要求身要坐直,双手置膝盖上,不许合眼,否则,不是骂就是打。每天早中晚三餐,自由进食15分钟,平常送水车来,也不许自己去打,由包夹去打。上厕所要通过包夹同意,一路跟着,不许左右看、回头,见到其他大法弟子要低头,靠一边走。

我坐了不到一个月,臀部坐烂,给抹一种黄药水,实际就是碘酒,包夹给抹时使坏,使劲抹,抹完一坐小凳,伤处就把内裤粘住,一去厕所就被揭下一层皮,抹了粘,粘了揭,越抹伤处越难好。每当这时,都会出现异常,如无病犯病,如心脏病犯了……到医务室看时,一看不行了,大夫怕担责任,马上让送医院。这天,刚躺下心绞疼,告知值班警察,就抬着床板(我每天夜里就睡在地上放的床板上),把我抬到医务室,又半夜派车抬着床板去了医院住院,一直折腾到天亮,住了三个星期的医院,创面愈合才出了院。好了回来再继续坐,这样坐了整整一年。

这期间,我每天借写思想汇报之机写迫害事实,用讲真相来揭露恶党的暴政。我一直写到出狱。两班包夹,每天写我的动态向上报供逼供的恶警参考。除此,两班包夹把我的起居都记录在本上备查。

我这七十多岁的人,是看着恶党成事的;大学毕业后,我只走了两个部,一是地质部,二是建设部,坐的是机关,一直到退休。恶党之所为,我都心知肚明,过去不敢说,现在什么都敢说,一谈就揭它的老底,一个运动跟着一个运动,整人从未消停过,内斗从未停止过,连国家主席、元帅都没得好死,说来说去,恶党一件好事没干过。警察听了,个个问我说:你一定看过《九评》。白班的两个包夹听后,就开玩笑说:“你真是舌战群儒,谁也说服不了你!”我说:“他们个个都鹦鹉学舌,重复着媒体制造的谎言,怎么能说服我?”

总之,通过一年来与警察面对面的交锋,除少数几个头头和个别极恶的警察,坚持执行迫害政策外,老、中、青的警察都被我不同程度的说服,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善待了大法弟子,极个别还有被我劝三退的。不退的也了解了真相,坐牢虽是受罪,也有了向警察讲真相的好机会。

2008 年4月22日,我又在家中被绑架,他们把大法书和大法资料以及电脑抄走,说电脑有大法内容被没收了。在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告诉我被劳教两年半,由于年龄超过75岁,监外执行。5月22日放出,又被送去洗脑班四个月。在此一人一屋,用两个保安包夹。呆了四个月,无一人找我。只是到洗脑班的当天,街道办事处一个刚退休的姓王的工会主席在,说是来帮教我,我告诉他咱俩还不知谁帮教谁呢?这人露了一面再也没来。我9月21日回了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3/206945.html

2004-09-25: 1999年7月,江泽民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受命的恶警多次窜到老孙家,骗开其家门,四次将其送往东城区七里渠拘留所关押。她2000年和2001年两年的春节、她丈夫王思礼(法轮功学员)2000年至2003年连续四年的春节都是在大牢中度过的。2001年8月底,孙鸿飞为避开恶警的不断骚扰,躲到了乡下亲戚家中,被原北新桥派出所恶警周副东(音)探知,伙同该所8名警察开一辆大面包车,将她从乡下抓進东城区610办的洗脑班。在610头头梁军(女)、苏广交的威逼下对她强制進行了为期三周的洗脑,使其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2003-01-18: 王思礼,70岁,退休高级知识分子,在团河劳教所三大队欺骗和高压下违心妥协,2002年11月19日,王思礼与干警就某问题发生争论,恶警赵江等两个队长以王思礼顶撞干警为罪名将其送入集训队。在集训队,逼他在院子里蹲半个多小时,腿脚酸麻难忍,平时,老人被困在一个冰冷的监室,睡地铺,整天咳嗽,吃窝头咸菜,受着种种所谓“教育感化”的“优待”,老人的老伴原来也曾炼功,因当权者的打压和逼迫,被迫妥协,停止炼功,本来因炼功而健康的身体逐渐虚弱,加上老伴被非法抓去关押等打击,终于卧病在床,最后凄然离世,可怜两位老人生离死别不能见面,这是江氏一手炮制的所谓“挽救家庭”的又一个“成绩”。现在,王思礼老人在团河恶警的真伪两种表现的警示下越来越清醒,看穿了邪恶的嘴脸,并明确表示了自己修炼的真实立场,走上了归正的路。

2003-01-08: 团河劳教所野蛮迫害九三学社成员、七旬退修高干王思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8/42422p.html

2003-01-08: 目前三大队几乎每天发生体罚、熬夜的暴行。大法弟子魏如潭等每天都被强迫跑圈(一跑一上午)、做蹲起(一蹲一起不间断地做几百个,直到做不动了还不准停)、学蛙跳、蹲着走路等等。近几日,恶警又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在路上(雪地)拖着大法弟子,十分嚣张。团河所长张京生、李爱民等有时路过看见体罚大法弟子的非法行为,却毫不制止。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执法”单位。目前除大法弟子王思礼外,三大队还有一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8/42419.html

2002-12-21: 大法弟子王思礼,70岁,退休高级知识分子。2002年11月19日晚因抵制恶警要求被三大队赵江等两队长送到“集训队”。王思礼老人被强迫在户外面壁罚蹲半个多小时。老人被安排在冰冷的集训室睡地铺,吃窝头咸菜,成天咳嗽。其老伴2000年被强制洗脑后卧病在床,后来病危。可怜老俩口生死离别都不能相见。老王本来迫于压力违心妥协,正好借本文投稿机会公开声明归正。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1/41411.html

东城区(天坛地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1-11-04: 邮编 100007
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1号北京市东城区法院法院院长 赵军白崇伟:010-84190716
张若枫:010-84190276

2021-11-6:北京东城区法院院长已经换成何马根
北京市东城区法院法院前院长 赵军,现在的代理院长是何马根 ,请各位正义人士留意。

2021-10-14: 相关责任人信息:
北京东城区法院:
地址:住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1号 邮编100007
涉案法官:白崇伟,男,回族,中共邪党党员,电话:010-84190716
助理法官:张若枫,女,中共邪党党员,电话:010-84190276
助理法官:徐伊薇,女,电话:010-84190252
北京东城区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珠市口东大街10-3号
电话:010-59558830
涉案检察官:张莉,女,1972年10月24日,中共邪党党员,
电话:18911018593
住址:北京市朝阳区慈云寺1号院东区国际公寓3号楼A座620室
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分局局长
田静,女,49岁,哈尼族,云南建水人,中共邪党党员, 北京东城区副区长,北京东城区公安局长,北京东城区政法委副书记。
电话:010-84081016、18514801388

2021-08-01:
参与骚扰的片警手机号是:13681436456

2021-07-28:相关责任人信息:

北京东城区法院:
地址:住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1号 邮编100007
涉案法官:白崇伟,男,回族,中共邪党党员,电话:010-84190716
助理法官:张若枫,女,中共邪党党员,电话:010-84190276
助理法官:徐伊薇,女,电话:010-84190252
北京东城区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珠市口东大街10-3号
电话:010-59558830
涉案检察官:张莉,女,1972年10月24日,中共邪党党员,
电话:18911018593
住址:北京市朝阳区慈云寺1号院东区国际公寓3号楼A座620室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