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2-0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朝阳市 >> 林淑立(林树立), 女, 3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朝阳 站南派出所附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3-16
案例分类: 劳教  奴工  毒打/体罚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4-2-2: 艰辛修炼路 善心唤世人: 父老乡亲们:在此首先向父老乡亲们拜个晚年!祝你们新年好!

我叫林淑立,今年35岁,家住站南派出所附近。我生长在朝阳,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我多少人生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同时和父老乡亲也产生了浓浓的乡情。可是不知乡亲们是否感受到现在的人和过去比道德水准在下滑,人与人际关系非常复杂,勾心斗角,不让分毫。至使有钱没钱的人都活得非常的累,长期这样生活,使身体也容易得各种疾病。这一切淑立看在眼里,修炼法轮功的我虽遭迫害,师父告诉我们遇事要为他人着想,可是淑立没能为乡亲们多做什么。考虑再三,提笔写下我的经历。希望您别再相信电视上説的那一套,从中叫人明白真象,在四年的打压中迫害的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是不是真正的好人,从下面我的经历中,你也许有一个很好的答案,同时更希望乡亲们也象淑立一样,人人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我是97年4月7日喜得大法,走上修炼之路的。多种疾病缠身,胃时常冒酸水不敢喝凉水,不敢吃刺激性的食物,子宫脱垂,腿发沉如灌铅,精神忧郁症靠吃安眠药催眠,心肌严重缺血胸闷,心绞痛。本来年轻的生命却过早地失去了青春的活力。97年4月7日,我开始修炼法轮功。那天我一口气看完了师尊所著《转法轮》一书,300多页,使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有病,有难,“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只练动作不修心性不能算炼功人。我学炼了五天之后身体有了明显的变化,走路上楼象有人推着走,轻飘飘的。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焕发了青春的活力,能充分地服务于社会与家庭。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就这样无偿地为人祛病健身,教人心向善的好师父、好功法却于1999年7月20日一夜之间被攻击诬陷。本着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我骑自行车到北京信访办上访,因那时进京各道口都设了卡,不准炼法轮功的人进京上访,到了那里就被抓,关进了北京亚运村露天体育场。在那里炼功背法遭武警的野蛮殴打,被拖到场中曝晒几个小时,在那里露宿了一夜。第二天下午全辽宁省的大法弟子被统一送回到锦州市一所小学院内。一男大法弟子因向围观的群众讲“法轮大法是正法”而遭到看管人员的打骂,见此景我起头背法遭到一男子打骂,用扇子打在我的眼睛上,眼睛立时就睁不开了。我被送回当地拘留了七天无条件释放。

1999年9 月16日,当时八里堡派出所的人到我家把我叫到派出所问我还炼法轮功吧?我说炼。就这样又被拘留了15天。在拘留所里一天两顿窝窝头,菜汤上边飘着虫子,下边沉着泥。7天伙食费70多元,一个馒头卖4元。半个月后被送到西大营子教养院关押了一个月,一个月伙食费是150元。1999年10月30日我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在那里因申诉抗议无罪而遭到流氓的群体殴打,头发被抓掉了一把把,头被打得发晕,腿被打得发紫,腰被打得睡觉不能翻身。有闲床不让睡,狱警让两个刑事犯包夹我,三个人挤在两个单人床上睡覚。因为我不放弃修炼,丈夫领着孩子去看我时狱警没让见,我心如刀绞。因为狱警企图逼我转化,我被关小号三天三宿,罚大蹲,成天到晚被叛徒围攻洗脑;因为不转化长期服苦役,从早6:30至半夜11、12或1点不等,中间中午、晚上吃饭一小时,这期间也加班,可是吃的却是早晚窝头、咸菜、包米面粥,中间一顿定量大米饭。

在那充满邪恶气氛的地方,我身心倍受摧残,130多斤瘦成了皮包骨,时时面临着因为讲真话而受到打骂、体罚与刑讯。在与刑事犯的交往中,她们终于明白了法轮功是被无辜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都是好人。她们还告诉我们,队长在我们没来前给她们开会宣传说:炼法轮功的都是精神病,好好看着她们。有的打过我们的人说,再也不打你们了。我们也告诉她们做人要忍让,在我们的带动下,原来好打架的也不那么凶了,有的说回家我也炼法轮功。在那里刑事犯要说法轮功好也会遭到狱警队长的殴打。在头一年他们坚持修炼的大法学员,超期关押、恐吓,说不转化就是无期。2001年4月份马三家女所全体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绝食罢工,要求:释放小号中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允许亲人接见(探望);写上诉材料。小号中的人被放出来了八小时工作日维持了几天,此后亲人让接见了,可是写的上诉材料被没收。邪恶的王艳萍女大队长扬言再写笔都不让你使。可是在哪里都有正义之士,我们写的上诉书通过各种渠道,有的上了明慧网,有的寄往各政府部门,终究是邪恶怕曝光,除了没有人性的人外,再傻的人也会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因为自古善恶终有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大多数人坚持绝食抗议对法轮功的迫害,要求释放超期关押的人。在正义的呼声中,超期关押的被无条件释放,多名大法弟子以“保外就医”形式被释放。我于2001年10月29日被无条件释放。在马三家教养院里吃的苦、遭的罪用语言是表达不清的,无形的心灵伤害,能使意志薄弱的人精神崩溃。

2002年12月中旬,站南派出所指导员李和春和办事处七八个人到我家,问我回来为什么不上派出所报到,我心中是有些激动,我说我也没错,没罪到那儿报什么到。李和春问我去不去,我说不去,他就用手机给他们所里打电话,一会就来了好几个人,我没穿鞋,穿着毛衣就把我从家(六楼)抬到了派出所,到晚上5点多钟,他们向我丈夫要了1000元钱才把我放回了家。

2003年5月17日早6点多钟,站南派出所警察赵春林带一名40多岁头发略自来卷的男子到我家敲门说是派出所的调查点事。我想我是炼法轮功的,准是冲这事来的,就说“你们有事就说吧,不开门。”赵春林就使劲用脚踹门,我怕影响邻居休息就给他们把门打开了。赵春林用诱骗术对我说你今天发传单了吧?还说有人举报了,我说是谁,他说是黄金楼里的一个人。说着他就在我家阳台上给他们所里打电话叫人来抓我。我去跟他说不要那样做,他劈头盖脸抡圆了胳膊就开始打我,用脚踹我的小腹。我当时被打得眼睛冒金星,头痛发胀,脸发胀左眼球大面积淤血,胸发闷,耳发沉,小便失禁。和他一起去的临时工打我一拳,我冲他说,你不要这样做,对你没有好处,善恶终有报。他就再没打我。当时我丈夫出差,女儿和同学上公园玩去了,家里只有我一人,所以赵春林才敢肆无忌惮大打出手。和他一起来的那人看不下去了,过来劝他“别打了”。他就到我家屋里大翻起来,后来,派出所又来两人,都是40多岁,我都记得长得什么样,但不知叫啥名。我说我不跟你们走。其中一人死死抓住我的手腕,走到派出所院里,我坐在地上向围观的百姓讲述我因炼法轮功做好人而遭到恶警赵春林的毒打。讲诉我身患严重心肌缺血,因修炼法轮功不治自愈的真实受益情况。讲诉老百姓的自行车隔三差五就丢,报案也没人管;炼法轮功做个好人却如此难。只有匹夫为贪图一时的权、钱才会为当权妒忌小人为泄私愤而卖力卖命。他们看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就抻着我的两个胳膊把我拖进了派出所一楼的接待室,放在地上。我想我也没有错也没有罪,再说给我打这样,我也挺难受的。(当时我丈夫单位的同志李德华到派出所看到我当时被打的状态了)我就躺到派出所的床上了。赵春林说:“你站起来,谁让你躺那的?”我说:“我难受,我头疼,心难受。”赵春林一看屋里有不少人,也有不少来办事的,竟毫无廉耻地说:“谁看见我打你了?”我说:“有证人,打人犯法你知法犯法,你知道吗?”一会赵春林又说:“你就说你不练法轮功了,就放你回家。”我说:“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我师父教我心向善,无偿地为我祛病健身,做个好人,我凭什么不炼?”我说:“你给我打成这样,你领我上医院看病去。”没人理我,只有周围人的嘲笑声。

过了一会儿,他们骗我说,你不要看病吗?走,领你去。我信以为真,可是他们却强行把我拖到了三楼的一个办公室,找来一个人开始胡说八道。我因身体疼痛难忍在地上翻滚。不明白法轮功遭受不白之冤的人,看到此情丝毫没有同情之心,人的良知已被金钱、权势所麻木。我说我要上厕所。他们来了两人把我弄到厕所叫来一个女工作人员看着我,那个女人看到我被打成那样,很同情地说:“姑娘,我走了。”他们有事叫她,她再没回来。赵春林他们又把我从三楼楼上强行拖到二楼,这时我听其中一人说:“别拖了,这样不把人拖坏了吗?”其中又一人恶狠狠地说:“你就是个女的,你要是个男的,看怎么收拾你。”他们把我放在二楼的平地上,又过了一会儿,他们中两人抬胳膊两人抬腿把我抬到了一楼,后把我塞进了面包车,拉到地区医院做身体检查,只是走形式。因检查完没等出结果他们就把我送到了拘留所。(没有体检证明拘留所不收)做了胸透,化验耳血,我和医护人员讲真相,我说赵春林给我打成了这样,他要不图钱,能干这缺德事吗?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那些迫害好人的主谋与帮凶下场如何呀,善恶有报呀。那个护士对警察说:“是呀,现在你们对人家炼法轮功的这样,等法轮功平反时,你怎办呀?”赵春林听后大骂江泽民不干好事。这回他们用单架把我抬到车里等了很长时间。不知用了什么法他们拿来了体检证明,把我送进了拘留所的牢房中。

牢房有两个窗户,一个大铁门,睡的是地铺,离我不是太高。管教人员可以穿着鞋在上面走。就这样我被折腾了一天,身体更难受了。这时已是晚上6点多钟(一天没吃没喝了),我告诉同室的人让她们给我叫管教,我难受要求看病,同室的好心人给我叫了管教,管教让那人问我自己能走吧,能走就去看,不能走就别去,我说不能走。隔了很长时间,没人理睬,我又叫人去问,只听有人训斥那人说:“跟你有啥关系,少管。” 室里人多少有点害怕,只是小声嘀咕:“真不是人,人都这样了,还不当一回事。”我看别让好心人为难了,我自己滚到地上,用脚无力地踹门,看守报告了值班人员,姓徐的狱医过一会儿拿来本和笔,问我都哪难受,我说头、心脏、眼睛,他问我是谁打的,我说是站南派出所赵春林。写完让我签名。完事要走,我一看,这不明摆着想把自己责任说清,根本没把我的死活放在心上吗?我正告他说:“你不领我看病也行,我要有三长两短被耽误了就是你的责任。”过一会他拿着听诊器给我听心脏、摸脉,检查眼睛。问我哪个眼睛疼的厉害,同室的人说你左眼睛都被打红了,他用眼睛瞪了那个人,暗示不要说。我的鼻子那时还在出淡黑色瘀血。过了一会他和另一名管教领我到朝阳二三四医院做了脑CT,眼睛也做了检查。我告诉给我看病的大夫和周围的百姓,我是因炼法轮功被站南派出所赵春林打成这样的。法轮功遭迫害是千古奇冤。检查结果并未告诉我,还说是我没权利知道。回到拘留所我开始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

第二天下午拘留所开始给我灌食,用胶皮管从鼻子插到胃里。来了十来个人,姓张的男管教说拿钳子来了吗?我抬头看看都是谁在参与这邪恶的行为。我正告医生,救死扶伤是你们的天职,李红伟不是被灌食灌死了吗?谁要敢以灌食为借口变相迫害我,即使我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他;即使我家人不敢替我鸣冤,朝阳市大法弟子,全世界大法弟子,善良的世人也会替我鸣冤的。文化大革命张志新被害,如此保密与残忍不也大白于天下了吗?纸包不住火,姓张的那个男管教叫喊着:给她灌两盆,她胃大。两个大夫商量着灌,这些行了吧。终究是冤有头债有主,谁做啥事后果都得自负。徐狱医说:“林淑立,你知道吗?要是刑事犯就用东西把嘴撬开,直接插管灌窝窝头。”我想什么人能那么狠毒,怎下得去手呀?灌完食直往上返,吐出来,嘴里发咸发苦。他们为了逼我进食不知加了多少盐。一天灌一次,灌到第七天我的嘴唇干瘪发硬,他们看我真不吃不喝,把我带到二三四医院进行体检,大夫给我做了血常规化验,挂了两个吊瓶的盐水和葡萄糖。我告诉大夫他们灌食给我加大量咸盐。以后每天灌一次食(不再加盐),打一个吊瓶。有一个姓齐的年轻男管教说:“再不吃饭就给你灌窝窝头。”绝食第二天副所长田祥认识我姐,把她找来劝我让我吃饭,丈夫劝我说,你吃饭吧,你不吃不喝,饿死了我和李洋怎办?就是判你顶多也就是三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说:“我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做个好人,凭什么遭这罪,受这不白之冤。”田祥看她们劝不了我,就说:“你们走吧,从今天开始给她戴脚镣,这是所里的规定。”第六天公安局带政教科的人来提审我,我说站南派出所赵春林知法犯法。看给我打的(指眼睛)他们说赵春林就好打人,都说他好几次了。我始终坚持绝食抗议直到出来。其中家人也拖人给双塔分局白文友送了钱(不知多少)。回家后,七十多岁的老妈哭着对我说,从你被抓那天起我天天哭,那些抓你的人真是丧尽天良。

法轮功是纯粹的群众信仰,已洪传五大洲、六十多个国家,修炼者多达一亿多人,荣获很多国家和地区褒奖1000多项。唯独中国独裁者的江泽民妒嫉炼法轮功的人多,以造谣栽赃手段,蒙骗不知真相的老百姓,挑动其对法轮功的仇视,麻痹良知。可是人都应知道,自己有明辨是非的权利与能力,说真话更是人生存的最基本权利,如果法轮功真如江泽民诬陷所言,为什么不让炼法轮功的人说真话呢?为什么不让老百姓看正面报导法轮功的明慧网呢?为什么下令说法轮功打死算自杀、经济截断、肉体消灭呢?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国家支持修炼法轮功呢?

在历史的今天,利欲熏心、见利忘义的年代,如果不是亲身体验法轮大法的纯正美好,无私奉献,教人心向善,无偿地给人祛病健身,有谁又能如此不顾身家性命,冒死说真话哪?诚心奉劝不知事实真相的老百姓要明辨是非,识正邪,用自己的良知去看看那用生命、用鲜血换来的一份份传单、一份份真相小册子。为了唤醒你,为了唤醒他,多少法轮功弟子失去了生命,失去了自由,被残酷折磨、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多少幼儿无人照管,多少老人无人赡养!到底是谁扰乱了社会秩序,不顾他人死活。

在我第一次被抓时,丈夫和女儿哭了好几天,丈夫整个人憔悴了,看我时我的心在流血。那时,我只要写个不炼就可回家,可是那我还叫个人吗?对于救我命的人,当他被诽谤、诬陷,被攻击的时候,我是应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还是落井下石啊!

人又应该怎样活在人世上,我要告诉世人:人间还有正义。

就因为说了一句法轮功好,炼。我就被囚禁了两年零一个半月。这期间饱受了多少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精神与身体的摧残呀。昔日的姐妹被迫害致死、致疯、致傻、致残!更可悲的是在高压威逼下有人背弃了良知,不炼了,灵魂被麻木不敢说马三家教养里的罪恶。更有甚者充当了打手、帮凶,使我这涉世不深的人终于明白了人心可以是多么高贵,也可以在失去良知后变得多么险恶,明白了经历文化大革命的人为什么提文化大革命还不寒而栗。

回来后,女儿跟我说,“妈,我上一年级时,上课老师问轻松的反义词是什么,同学都不知道,就我举手说是沉重。因为那时我的心情就是沉重的,高兴不起来,想你。你说没有这事时,你夏天天天领我到炼功点去炼功,我的心情可好了,感觉天是那么的蓝,心是那么的轻松。”我听后哭了,希望老百姓还能过上那样的自由的日子吧。

慈悲的师父告诉我们只要世人记住大法好,就会受益,大法弟子出生入死用自己的钱向你们讲真象,目的就是让世人都受益,有个好身体。师父不会要你一分钱,大法弟子也不需要你们任何回报,只要你们有个好身体,人心向善,我们就高兴。

人要是没有信仰,不相信善恶有报的道理,就会无恶不做,无恶不做就会天下大乱。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那么心是站在正义一边还是站在邪恶的一边?只能自己选择。不要说法轮功遭迫害与您无关。心生善念,就不会再被欺世的谎言所蒙骗;明辨是非,不怕它再使什么招栽赃、陷害法轮功。虽然,还会有为了权钱卖命、不顾他人死活的邪恶之徒的存在,可是他们的下场都是可悲的。奉劝为了个人私利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尽早悬崖勒马,因为冤有头,债有主,千古奇冤,必昭雪!

2001-12-27: 在女一所被奴役劳动过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有:
林淑立 33 朝阳市 2

2001-03-13: 在女一所三大队二中队里,学员必须整天听恶毒的谣言、欺世的谎言,直到转化为止,不转化的学员蹲小号,不让睡觉,让蹲着,又有的让撅着,其中有李景华、林树立、刘梅等。没转化的学员和普犯一起做服装,晚上加班到11点,50多岁的学员都得坚持。王驯芝的爱人从天津劳教所邮给她一封信,杨大队长当时只给她一张照片。大法弟子的公袢ɡ耆话崃恕?p>10月1日,我被释放,回家后被街道监视。我的老伴儿被拘留了15天,刑拘30天后又加拘留15天。现在,我的大女儿流落在异国他乡,二女儿被判3年监禁,在沈阳大北监狱服刑,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被迫和母亲分离。我们一家人流离失所,饱经磨难。为什么大法弟子遭到如此残酷的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13/8983.html

朝阳市 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21-11-22: 朝阳市向阳分局部份参与者电话
局长于忠军13591890099
大队长郑鑫:18204213579
武××:15142293293
史鑫
参与人电话:15541679448
办公室电话0421——3909112

2021-11-21: 朝阳市向阳分局
局长于忠军13591890099
大队长郑鑫 史鑫
0421——3909112
朝阳市龙城区政法委书记崔家鹏:宅283812213704211999
维稳办书记610主任吴立强:13842158008
维稳书记孙成波:15642133567
维稳秘书长张晓稳:13942124053
李海欣(欧)海龙街道维稳专干:13842105855
向阳分局局长樊俊阳15204203366
西大营子派出所人员电话
所长吴迪:15084218386
指导员马爱军:13470264088
副所长李本军:13614215995
警察白晓辉:18342150029
王兴华:15804285111
冯国民:13942186000
孙德旭:18542171766
辛方景:13516018818
姚明印:13904919005
辅警延明亮:15754232543
王晋:15104216111
王猛:13614215209
楚琪:15204218725
孟宪旭:17642172953
蒋晓平:15941449918
西大营子片警 吴大力:13942139934
西大营子镇政法委赵志龙:136349171872576608(主要参与骚扰行动)
西大营子镇副书记 胡波 151142298892576604(主要参与骚扰行动)
朝阳市区号:0421
龙城区检察院 值班电话:3813970 传真:3816443
姓名 职务 办电 宅电 手机
孙文科 检察长 159421668880421-7824818
孙进喜 副检察长 38858053888005 2892838 13904912838
1330491283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