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2-0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吉林 桦甸市 >> 邵林垚, 男, 8

邵林垚
吉林省桦甸市红石林业局红石林场卫生所大法弟子邵慧2002年8月被吉林市公安局迫害致死,年仅31岁。邵慧的儿子邵林垚,今年8岁,在桦甸市新华小学读二年级。
个人情况: 桦甸市新华小学读二年级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桦甸市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2-24
案例分类: 中小学生  遗孤案例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邵林垚
夫妻/父母: 邵慧 穆萍(穆平)

邵慧的一家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11-29: 重建家庭被拆散 两遗孤再次面临失去亲人(图)
十二岁的刘佳慧(乳名新竹)是大法弟子刘宏伟、于立新的女儿。十岁的邵林垚是大法弟子邵慧与穆萍的儿子。这两个孩子本应像所有孩子一样生活在父母的关爱中,但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功之后,年幼的刘佳慧、邵林垚一次又一次的面对与父母的生离死别。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吉林市大法弟子于立新被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虐杀,二零零二年八月,桦甸大法弟子邵慧在吉林市被迫害致死,致使刘佳慧、邵林垚从此失去了母爱、父爱,至今邵林垚还不知道爸爸遇害的消息。

失去亲人的两个孩子现在最惦记的就是自己的父亲刘宏伟、母亲穆萍。但是刘佳慧连见父亲刘宏伟的面都很难,因为这几年吉林市的国安、“六一零”、公安都在到处打听刘宏伟的下落。二零零五年吉林市公安局、“六一零”的恶警、国安竟然闯到新竹在四平的学校,妄图通过新竹找到她的父亲刘宏伟,这无疑给那幼小的新竹心中增添了几分恐惧与担心。新竹常常问:爸爸甚么时候能来看我?但每当想起那些不明真相的人要抓爸爸时,她总是懂事的躲在一边自言自语:爸爸你一定要注意安全,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邵林垚曾一次次经历了警察抓走了他的爸爸妈妈,夺走了他欢乐的童年,使他从三岁就开始饱尝孤独、无助、惊恐、思念……,稚嫩的心灵过早地承受着本不该他这个年龄承受的悲苦。父母刚被抓走时,他每天都哭,懂事的他也不出声哭,就是偷偷的抹眼泪。晚上睡觉就蒙上被子哭,不知多少次在梦中哭醒。一次他和姥姥、舅舅、姨去看望在劳教所的妈妈,他天真的以为这次去把妈妈接回家,走时发现车里没有妈妈,他放声大哭,埋怨姥姥为甚么不把妈妈抢回来。一向听话的他这次怎么也哄不好,一直哭了一路四个多小时,回到家嗓子都哑了。在幼儿园他经常上课就忍不住伤心的哭,老师问他怎么了,他说我爸爸妈妈在劳教所里受苦,警察拿电棍电。

在劳教所受迫害将近三年的妈妈穆萍被所外就医放回家后,邵林垚寸步不离,生怕再次失去妈妈。晚上妈妈出去多晚回来,他都不睡,坐在那里等着。妈妈告诉他第二天要上学得早点睡,孩子含着眼泪说:我就怕你一出去再被坏人抓走,你不回来我心里总不能平静。

破碎的家庭使得两个孩子的心灵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损伤,相同的经历让刘宏伟与穆萍正式走到一起,重新组建了家庭,这对于双方的老人来说终于是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孩子将来能够有人照顾了。刘宏伟与穆萍来到长春,并在那里找了工作安了家。今年十月二十四日,吉林国安将正在上班工作的刘宏伟、穆萍绑架,吉林市国安恶人还伙同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孟家屯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抄家,并抄走电脑、现金、七万元的存摺、大法书籍和真相光盘等。第二天他们就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目前刘宏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零一室,穆萍在六零八室。

当家人得知他们两个人被国安绑架后,就立即打电话给吉林国安询问此事,他们居然抵赖说没有绑架,人不知道在哪?还反问家属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在家属的再三追问下,后来不得不默认。

穆萍的存摺被国安抄走,之后吉林国安的不法人员到桦甸建设银行把穆萍的私人存款七万元冻结。当家属到银行取钱时,却发现钱被冻结,取不出来。刘宏伟、穆萍被国安绑架使得双方家庭再一次雪上加霜。现在穆萍七十六岁的母亲再也经不起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心脏病复发。刘宏伟的七十四岁的老母,曾到吉林市国安要人,国安人员借开会之机推托不予接待,后来好不容易见到了国安的林处长说:等着吧,着甚么急,现在不能见…… 老人强忍住泪水质问国安姓林的处长,“我们家人怎么了?我儿子到底犯了甚么错?我们家已经死了一个了,现在我儿子被你们抓了,还让不让我们活了,孩子已经没人照顾了。”老人真是欲哭无泪。

穆萍在黑嘴子劳教所遭受迫害期间,身体曾被摧残的十分严重,黑嘴子劳教所在她濒临命危时才放她,当时家里人都以为她活不了多长时间,把她送進医院加倍照顾,后来还是法轮大法使她真正恢复健康。但她一直很瘦弱,目前家人很担心她的安危。

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人间惨剧,然而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远远超过了人的肉体,那种给死难者家属及孩子带来的精神上的痛苦更为惨烈。于立新被迫害致死,刘宏伟那时还被非法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他的母亲前往劳教所,找那里的人想让儿子见于立新遗体最后一面,却遭无理拒绝。

如今老人面对刘宏伟与穆萍的被绑架,使得老人精神及近崩溃,现在家里的这两个小孩子还不知道他们的至亲再一次身陷囹圄。

正告吉林国安立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刘宏伟、穆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9/143488.html

2004-11-12:吉林桦甸市大法弟子邵慧遗孤邵林垚情况
吉林省桦甸市红石林业局红石林场卫生所大法弟子邵慧2002年8月被吉林市公安局迫害致死,年仅31岁。下面是邵慧的遗孤邵林垚的一些情况。
邵慧的儿子邵林垚,今年8岁,在桦甸市新华小学读二年级。在小林垚出生刚满月时,父母亲就喜得大法。林垚从小是在一个温馨祥和的家庭环境里健康快乐的成长。他不仅漂亮、聪明而且特别懂事,每天总是乐呵呵的无忧无虑,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孩子。

然而幸福对这个孩子来讲是如此的短暂,江××邪恶流氓集团一次次的抓走了他的爸爸妈妈,夺走了他童年的欢乐,使他从三岁就开始饱尝孤独、无助、惊恐、思念??,稚嫩的心灵过早地承受着本不该他这个年龄承受的悲苦。父母刚被抓走时,他每天都哭,懂事的他也不出声哭,就是偷偷的抹眼泪。晚上睡觉就蒙上被子哭,不知多少次在梦中哭醒。一次他和姥姥、舅舅、姨去看望在劳教所的妈妈,他天真的以为这次去把妈妈接回家,走时发现车里没有妈妈,他放声大哭,埋怨姥姥无能,为甚么不把妈妈抢回来。一向听话的他这次怎么也哄不好,一直哭了一路4个多小时,回到家嗓子都哑了。在幼儿园他经常上课就忍不住伤心的哭,老师问他怎么了,他说我爸爸妈妈在劳教所里受苦,警察拿电棍电。

在劳教所受迫害将近三年的妈妈被所外就医放回家后,邵林垚寸步不离,生怕再次失去妈妈。晚上妈妈出去多晚回来,他都不睡,坐在那里等着。妈妈告诉他第二天要上学得早点睡,孩子含着眼泪说:我就怕你一出去再被坏人抓走,你不回来我心里总不能平静。

时至今日,可怜的孩子还不知道他父亲的惨死,每当看到和他爸爸相仿的男子,他就会自言自语地说他真像我爸爸呀。别人问他你长大了干甚么,他说我要当警察,我专管那些坏警察,不让他们抓好人。那样我爸爸和大姑(也是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12年)就能回来了,他每天都在盼着这场浩劫快点结束,好能见到他朝思暮想的爸爸??

吉林 桦甸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21-11-12: 桦甸市永吉派出所:
电话:0432-66254258、66261291

2021-06-21: 明华派出所
孙贵东:15943269396
刘华东(可能是):18686556678
老金厂派出所
耿福安:17644268172
桦甸小区
13943269696(不知姓名)
小区书记宋金兰 1955517561

2020-11-22: 610李哲电话号码:17644268520
2020-11-12: 吉林省桦甸市永吉街道社区:0432---66251617

2020-09-24: 参与迫害人的电话:13404670909 15590601655

2020-08-26: 吉林省桦甸市永吉街道社区:0432-66251617

2020-08-25: 桦甸市明华派出所打电话的警察电话号:18243215566

2020-07-30: 吉林省桦甸市永吉街道社区人员永吉街道社区委主任沈艳波:15144357763
楼长勾振强:13196097586

2020-07-29: 永吉街道社区委主任 沈艳红:15144357763
永吉街道社区楼长 勾振强:13196097586

2020-07-16: 吉林省桦甸市明华街道书记高祥利13844278913

2020-06-25: 吉林市桦甸明华派出所的警察13166903311 郭柏玲
13294487788

2020-06-24:红石林业局第一派出所:
片警电话:代景亮1524329330718043623627
邹圳坤:13943263163贾晨:15004321696刘勋:18243290808

2020-06-21:
13166903311 郭柏玲
13294487788 (明华派出所的)
2020-03-22: 桦甸市610主任杨宝麟  手机:1370444800613704348883、18443296888
杨宝麟女儿:杨雅淇 30多岁 工作单位:桦甸市610 电话:1864326658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