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1-2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遂宁市 >> 郭秀英,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龙坪三大七队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2-1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1-06:酷刑摧残好人 中共灭绝人性
在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二十一年中,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郭秀英曾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迫害,身心饱受摧残。明慧网近日报导,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郭秀英再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永兴拘留所,连续三天遭警察蒋波与徐志安两人电击折磨,使她剧痛难忍而昏迷,致小便失禁、身体虚弱不堪,走路摇晃且精神恍惚。

郭秀英的遭遇,不禁让人想起高蓉蓉。二零零四年五月,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龙山劳教院的警察唐玉宝、姜兆华电击七小时,脸部严重毁容,残忍手段令人不忍卒读。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针对上亿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残酷迫害。在江泽民的指令和授意下,依照“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原则,专事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执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其结果是,中国各地酷刑泛滥,虐死不负刑责,阴招百出,让人不胜骇异。

据不完全统计显示,至少四千五百多名能核实的法轮功学员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迫害,他们都经受了种种酷刑。中共警察滥施惨无人道的酷刑,是为了配合精神迫害,企图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写下放弃信仰、出卖灵魂的所谓“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

郭秀英与高蓉蓉遭受的“电棍电击”,是中共警察经常使用的酷刑之一,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恶名昭彰的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即是先例。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王小忠被警察绑架后,遭受殴打与电棍电击,满身伤痕,再被送进看守所,长时间被水管不停往头顶浇凉水。年仅36岁的王小忠,遭非法抓捕后第十二天即被迫害冤死。

警察利用“水刑”折磨王小忠,此酷刑从起初的异常寒冷,转至脑袋麻木,后来头脑像要裂开一样,脑浆崩裂般剧痛,痛在脑仁里面。黑龙江海林看守所和牡丹江看守所都用这种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当事人面临极大的肉体痛苦,妄图达到摧毁修炼人意志的目的。这不是单一个案,而是千千万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无辜遭受中共迫害的写照。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系统实施、广泛分布而长期发生的罪恶。一桩桩血泪交织的酷刑事件中,犯下恶行的警察固然罪孽深重,但在幕后操控、纵容、默许、包庇和奖励的江氏集团与“六一零办公室”,才是这些罪行的最大祸源。

前述的“电刑”与“水刑”,印证了中共泯灭人性的狠毒迫害。中共警察历来针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暴力迫害,还包括手铐、脚镣、背铐;地牢、水牢、大粪池、死人床、坐板、蹲小号、坐铁椅子、坐老虎凳、超长时间军蹲;上绳、铁钉钉指甲缝、铁钳子拧肉、用钳子拔指甲、用针扎十指、鼻子点浓酸;从鼻腔灌食、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汤;冬天脱衣服在外面冻,炎夏在太阳下曝晒;不让大小便;性虐待、把妇女关入男牢、强迫怀孕妇女流产、强奸;关入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电针等上百种酷刑,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并焚尸灭迹。
正是中共指使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恣意虐待凌辱、肆无忌惮的施用酷刑,导致许多惨不忍睹、触目惊心的案例在中国各地频频发生,却只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更多见不得人的滔天罪行,迄今仍隐藏在幽暗的各劳教所、看守所与监狱中。

中共残酷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早已人神共愤、罪不可恕。古云善恶有报,无论罪魁祸首或帮凶恶徒都难逃究责。许多行恶之徒的“现世报应”历历在目,详载于明慧网的报导中。奉劝“六一零办公室”、政法委与公检法司各部门的中共各级人员,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尽早声明退出中共、不再助纣为虐,方是救赎自保之道。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6/酷刑摧残好人-中共灭绝人性-414713.html

2020-11-05: 四川郭秀英在拘留所连续三天遭电击等折磨
遂宁市南强镇龙坪乡清净寺村60岁的法轮功学员郭秀英女士,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永兴拘留所,连续三天遭警察蒋波和徐志安电击等折磨,致使她身体虚弱不堪。

在中共恶党对法轮功残酷迫害的二十一年中,郭秀英曾多次遭中共人员的绑架迫害,身心受到摧残。

以下是郭秀英近期被绑架迫害的事实: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上午,郭秀英只身一人到遂宁市泰佳尔阳光城小区外面向人们讲大法遭迫害的真相,被两个便衣扭住不放。其中一人掏出手机,通知了富源路派出所。不久,富源路派出所出动警察,用手铐强行铐住了郭秀英的手,郭秀英不配合他们,两个警察拽住手铐,使劲将她拖上警车。

到了派出所,郭秀英遭到强制搜身、搜包。随后警察将她拉到市区一家医院做体检,看是否有所谓的新冠肺炎传染病,结果没有。随即警察就向她宣布拘留十五天,并要求她在非法拘留单上签字,遭到郭秀英的严词拒绝。她慈悲的向他们讲真相,可警察们都充耳不闻。然后又把她强行送到永兴拘留所,再次把她拉到永兴镇医院作全身体检。

拘留所的警察蒋波拿出医院体检证明单给郭秀英看,上面清楚的写着:“郭秀英,无病,没有传染病,说话正常。”郭秀英见上面没有乱写,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由于郭秀英在富源路派出所被警察拖拉折磨,导致她全身酥软乏力,吊气,说话无力。次日早晨,郭秀英躺在板铺上没起来,其他在押人员都穿上号服列队等待向值班干部报数。这时警察徐志安发现了郭秀英,见她躺着,立即恼羞成怒,不问青红皂白,一步蹿跳到板铺前,将无力的郭秀英从铺上拖到办公室刑讯逼供。还要求她白天不准睡觉,要穿号服,要报数等。

郭秀英见他不知情,就善意的告诉他自己身体的不适状况。但徐志安不仅不听,反而要求她每日象其他在押人员一样坐小板凳(体罚),遭到郭秀英的拒绝。徐志安见郭秀英不配合,就迅速找来电棍,在郭秀英的两条腿和两只胳膊上乱电。他电累了,又让蒋波接着电,边电边说还要对她进行吊铐。

回到监仓后,郭秀英就被强迫坐小板凳。刚坐了两天,郭秀英就感到臀部火辣辣的疼痛难忍。第二天早晨她痛的无法起来,就只好又躺在板铺上。这时蒋波和徐志安拿着两节电棍在铺上再次对郭秀英施暴,电了数下,随即将郭秀英拖下板铺继续电她,又强逼她穿号服。郭秀英仍然不穿。蒋波和徐志安又把郭秀英拖到仓外,用手铐铐到栏杆上,一直铐到中午吃饭。

下午,郭秀英仍旧在板铺上躺着,蒋波和徐志安见状,厉声叫她起来,见她不动,又迅速拿来两节电棍在铺上电,然后又将郭秀英拖出去,将手紧紧铐到铁栏杆上。

郭秀英感到剧痛难忍,一下子就昏迷过去了,小便失禁,尿了一裤子也不知,苏醒后才发现裤子是湿的。于是,她向警察要求换裤子,蒋波和徐志安不让换,又把她继续铐上。期间,蒋波还两次狠狠的打了她五下耳光。

次日,郭秀英的身体已经被蒋波和徐志安电击的更加无力,实在起不来了。警察见她已被折磨成这样了,仍然铁石心肠,继续吼叫,逼郭秀英起来、穿号服和坐小板凳,郭秀英不配合。这次蒋波和徐志安失了控似的,拿来三节电棍,把郭秀英从铺上粗暴的拖下来,强逼她穿号服和坐小板凳。

在酷刑面前,郭秀英没有被吓倒,没有配合蒋波和徐志安的邪恶要求。蒋、徐两人又一次将她拖出去,把她两手背铐在栏杆上,再用三节电棍电击全身。下午又接着铐、接着电,两只胳膊和背部痛的郭秀英大汗淋漓,难以忍受,脑袋象灌了一盆浆糊似的昏昏迷迷,几乎没有一点意识。

第三天,蒋波和徐志安还有几个陌生人合伙又将郭秀英拖出去反铐在栏杆上,她被折磨的很快就昏迷过去了。

连续三天的电击折磨,致使郭秀英的身体虚弱不堪,心里吊不起气,说话无力,走路摇晃且精神恍惚。蒋波和徐志安见状,怕恶行败露,承担责任,才停止了对她的肉体迫害。

郭秀英要求无条件释放,他们要她谈条件,郭秀英没有理会,就在板铺上躺了几天养伤。

九月二十六日是郭秀英被非法拘留期满的日子。警察罗丽(音)又把她拖出去强行照像,强迫郭秀英在释放证上签字。郭秀英见上面写有诬陷大法的字句,坚决不签,警察又把她拉回监仓。后来是来接她的丈夫在领人单上签了他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在释放证上签字。

在此奉劝遂宁地区各级610人员、政法委及公检法司部门的人,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中共在历史上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大罪,特别是对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早已人神共愤、罪不可恕。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就是直奔中共来的,是来淘汰邪党份子的。

今年武汉疫情爆发、肆虐全球,逾百万人丧生;甘肃、新疆等地夏日风雪满地,都是上天用此示警。如今的中国,贪腐成风,酷吏横行,冤情遍地,灾祸连年,都是中共恶党邪灵对中华民族的蓄意祸害导致的。

现在国际社会已经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性,全球剿共、终结邪党极权统治、结束迫害已迫在眉睫。共产党员的身份在自由国际是一个极不光彩、无比可耻的邪教身份。希望你们早日脱离中共邪教,弃暗投明,善待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收集恶党迫害证据,加入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大潮,用明智的行为为自己和家人作一次勇敢正确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5/四川郭秀英在拘留所连续三天遭电击等折磨-414663.html

2020-09-14: 四川省遂宁市龙坪乡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骚扰情况
2020年9月11日上午,四川省遂宁市龙坪乡清净寺村七社法轮功学员郭秀英在富源路讲真相,被富源路派出所绑架,现被关押在永兴拘留所,迫害15天,具体情况不详。

当天上午,就到龙坪乡法轮功学员廖大英、谢文玉、谢必芳、刘姐家照像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4/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11786.html

2017-08-25: 四川省遂宁市龙坪谢家店村法轮功学员遭骚扰
2017年8月11日中午,四川省遂宁市龙坪谢家店村村干部、社区干部谢明东,梁俊、何姓警察、周长春等四人到法轮功学员刘素兰、谢文俊、李世兰、吴金玉、梁桂兰、郭秀英等家里骚扰,还作了笔录,问还在炼法轮功没有,地址,电话号码和哪些人联系等。法轮功学员都回答的是还在炼法轮功。不知他们是如何写的。法轮功学员都没有按手印,有些是找家人代签的。

周长春家住四川省遂宁市龙坪涪江村8社转清净寺小区。邮编;629001
谢明东,周俊,家住四川省遂宁市龙坪谢家店村4社。邮编;629001
何警官;四川省遂宁市龙坪谢家店村村干部
邮编;62900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5/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52961.html

2010-04-25: 遂宁市龙坪镇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有几个恶徒窜到龙坪镇三大队七队,强行绑架吴金玉,当时是抬上车的,然后又到郭秀英、梁桂兰家骚扰。二十三日下午就把郭秀英绑架到遂宁市永新看守所。

当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周守明、刘丹、汪任君、谢明东等。

周守明家住遂宁市龙坪镇三大队八队 手机 13882574834
汪任君家住遂宁市龙坪镇三大队七队
谢明东家住遂宁市龙坪镇三大队四队
郭富贵家住遂宁市龙坪镇二大队四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5/222144.html

2005-08-04: 四川遂宁市龙坪乡三大七队大法弟子郭秀英家,在7月16日晚上11点多钟来了几个邪恶之徒,他们没有任何手续,就强行非法抄家,没收到甚么。就问郭还在炼法轮功没有?郭回答:“炼功强身健体有甚么嘛。”几个恶人就把郭往外拖,强行绑架去洗脑班,郭不走就拖,拖不走,就抬起走,抬到半路,郭就大喊“抢人了,抢大法弟子了,天才明白……”抬到车子边,他们把郭秀英往车里塞,郭秀英强行挣扎不上车。就往外挣。这时,郭的丈夫、儿子听到消息马上赶来,群众听到喊声也赶来了,在亲友和乡亲们的帮助下,郭秀英得以脱身。

第二天,他们就来逼家人写保证,郭秀英虽极力阻止不让写,但在邪恶之徒的威逼下,家人还是写了。

郭秀英被恶人拖、抢、抬、拉,第二天全身无力,人突然消瘦,两手臂充血,周身痛了好几天。

同一天晚上10点钟,也是龙坪乡三大四队大法弟子谢碧芳家,被邪恶非法抄家,每间屋翻得稀烂,谢本人不在家,家里一个人没有。至今谢碧芳不敢回家,被收走甚么也不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4/107366.html

2005-02-11: 我叫郭秀英,现年44岁,家住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龙坪三大七队,我从1997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学功后,家庭和睦、身体健康,时时以真、善、忍为准则,修身养性,这些都是修炼给我带来的福份。1999年7月20日江××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我认为做好人没错,就在2000年6月進京上访,当天被公安绑架,非法送回当地拘留所关押,被遂宁派出所收去大法书:《转法轮》、手抄经文各一本。我和苏琼华、邓文义绝食抗议五天,我们大家要书时,被恶警倒起拖回屋,当时脚腿被拖出血。我们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每天吃两顿稀饭下泡菜,中饭干饭素菜,被勒索生活费 270元。

回家后我继续学法炼功,2001年1月4日,镇上来了几个干部,问我还在炼法轮功没有?我说“在!”他就叫我到公社去学习,我说我是好人、没做坏事,为什么要去?他们说:国家的政策,国家一天不平反都要去。我不走,他们就来拖我,几个人就把我掀起走,我就在路上喊:“乡亲们,法轮大法是正法,电视里是骗局、是谎言,李老师是好人,他传法救度世人。”

镇上的恶人就打我耳光,到了公社后,干部把我叫到二楼上,恶人贺意平就叫我站正,拳打脚踢,打耳光、用膝盖擂我胸部,当时我感觉象石头砸在身上一样,头昏眼花,被踢得皮下出血、胸部又难受。

过了几天,在2001年1月9号,不法人员们说上面的指示要安包夹,要我们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把我叫到二楼上又打又骂、拳打脚踢打耳光,打得遍身是伤,疼痛难忍,当时我就向他们说我们是好人、师父也是好人。他们说:“我不管那些,这是国家政策、是我的工作,我要吃饭。”并且康加亮、翟昌彪两人轮流打我,使我身体受到摧残。

2001年2月13日,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19岁的儿子在家睡午觉被隔壁疯子用菜刀砍了十几刀,被送医院抢救,我请求回去照看儿子,他们就逼迫我写保证。第二天家里的人要求干部放人,他们说,上面不准放人,谁放谁负责。我说我做好人,写什么保证?是你们害得我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后来在乡亲们的苦苦请求下,群众担保队里干部担保,才放我出去看照儿子9天,在这期间乡亲们看到我家这么困难,都凑了些钱帮助我们才把儿子的医药费给了,不然后果很难设想。

2001年2月25日,不法人员们又把我叫到镇上开会,要叫我表态,逼迫我骂师父、骂大法,我不骂。他们又非法把我关在拘留所3个月,也不管我儿子才脱离危险还需要我照看,我儿子和家人在心灵上受到很大的创伤。我被非法判一年劳教,送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在劳教所,管教把我们法轮功学员分开,不准我们说话,还派两人包夹一人,不准和修炼人见面,不准洗衣服,每天被强制坐在硬板凳,疼痛难忍,在这种高压强迫下,我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和“三书”,现想起来真是问心有愧。

在2004年9月20日中 11点 有6个干部到我家,问我还在炼没有,我说在炼,炼了好当然要炼。他们说好就在家炼,又问我和哪些人往来接触……,我不理他们,他们就到处搜查,抄家,没有任何证件,收走一本《转法轮》、经文、一盘炼功带。还要我跟他们走,我不走,他们就两人抬脚两人抬手。绑架我的人有遂宁市龙坪街道办事处冉龙华、周长春,龙坪三大队周守民、魏太。后来我正念走脱。

遂宁市联系资料(区号: 825)

2021-09-18:相关信息补充:
镇江寺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清平街65号 邮政编码:629000
电话:0825—2223179
副所长:周松补
警察:黄翠蓉 139 0906 6862
警察:刘凤琼 186 8251 5211
警察:陈林波 138 8253 8003
警察:陈 月 151 8255 3844
警察:刘 尹 150 8258 2515
警察:唐辉、姚建国、唐振洪(警号:102137)、吴启柏(警号:102109)、黄以云(警号:036497)
辅警:付蒙斌、陈俊宏(女)、王顶、陈中明

2021-09-16: 遂宁市凯旋路派出所地址 :遂宁市遂州南路113号(城南小学隔壁)
警察:石伟岩:135 5078 7168
警察:张 江:135 1836 9794
警察:王 军:138 8255 1110
警察:王水生:139 8255 3421--- 王瑞生
警察:杨智勇:138 8259 8036
警察:唐江海:139 8253 0768
警察:李 劲:182 8256 9000
警察:蒲雪超:0825--2239721
电 话:0825—2225254
邮政编码:629000

2021-09-05:
相关信息补充:
镇江寺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清平街65号 邮政编码:629000
电话:0825—2223179
副所长:周松补
警察:黄翠蓉 139 0906 6862
警察:刘凤琼 186 8251 5211
警察:陈林波 138 8253 8003
警察:陈 月 151 8255 3844
警察:刘 尹 150 8258 2515
警察:唐辉、姚建国、唐振洪(警号:102137)、吴启柏(警号:102109)、黄以云(警号:036497)
辅警:付蒙斌、陈俊宏(女)、王顶、陈中明

裕丰社区居委会:
地址:遂州中路547号(鑫鑫花园内)
社区书记:林红梅 181 1345 0140
社区主任:王莲芳 181 1345 0836
党委副书记:蒋明凤 0825---098256949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25)

2010-04-25:
龙坪街道办事处人员:周长春,周春红,腾 敏,宋景华,郭富贵。
电话:13882561213 13882588786 13551763446

市执法局  0825--8883110
遂宁市邮编 62900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