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1-2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甘肃 >> 兰州 城关区 甘肃省第一监狱(大沙坪监狱,兰州监狱,兰州市阀门厂,男) >> 何健中(贺建中,贺建忠), 男, 50


出生时间: 1958
个人情况: 书画店经营者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
有关恶人: 监狱队长姓白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七年,再次被非法判刑七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2-0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1-24: 1、贺建中,兰州法轮功学员,1958年出生,2012年10月26日被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警察陈志凯等一行人绑架后,于2013年3月26日由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被诬判七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二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4/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80784p.html

2015-09-06: 贺建忠被甘肃省兰州监狱警察指使犯人殴打 脑部做手术
兰州法轮功学员贺建中被兰州监狱迫害致昏迷不醒,于8月19日,被送到康泰医院,做完手术后,一直卧床,意识不清,期间有3个警察轮流昼夜监视,其家人从病床的牌子上看到写着“硬膜外血肿”的病名,家人在网上查到“硬膜外血肿”这种病情是外伤所致。后来,贺建中告诉家人说,他的头伤是被二监区警察指使犯人为强逼他“转化”殴打造成的。

贺建中稍有意识,就被立即于9月1日转移到新桥监狱。不再让家人探视、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6/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5278.html#1595235643-42

2015-08-23: 法轮功学员贺建忠被兰州监狱被迫害昏迷
2015年8月19日,兰州监狱人员给贺建忠的家人打电话,说是贺建忠高血压犯了,让家人去兰州康泰医院。家人到医院看到贺建忠昏迷,现已被做了手术,贺建忠一直昏迷,至今没醒。

贺建忠家人了解到,是外伤所致颅内有积血,颅骨骨折。但医院、监狱人员统一口径:是高血压犯了。现家人一直在医院陪护,监狱也每天派一人监控,负责队长姓白。

甘肃省兰州市贺建中被迫害颅内大面积出血
兰州法轮功学员贺建中,自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被迫害到兰州监狱,到现在被兰州监狱二大队迫害成头颅颅内大面积出血,导致深度昏迷,在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送到兰州康泰医院七楼神经外科,情况十分危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4536.html#15822221912-1

2015-01-21: 甘肃省兰州贺建中被关到监狱 去年底家人二次不得见

贺建中,男,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被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恶警陈志凯等一行人绑架后,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由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一审开庭。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一审开庭后,一直到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贺建中接到一审判决(被枉判七年)一共是一年一个多月,已严重的超出刑法二百零二条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的规定。

在二零一四年八月底,七里河法院给家属一张执行通知书,通知书的日期是八月二十五日。家属以为这就是判决书。到现在为止,家属也未见到判决书。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五日,家人去兰州监狱,看到贺建中已经到了男监,在入监队。监狱称过半个月或二十天来办会见证。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底,家人到监狱办会见证,要求会见贺建中。监狱称不能见,没有“转化”,不让见。十二月初,家人又去监狱,监狱仍然以没有“转化”为由,不能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03440.html

2014-07-18: 伸冤无门 贺建中父亲离世

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贺建中,自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被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恶警陈志凯等一行人绑架后,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由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一审开庭。在法庭上,正义律师为贺建中作了强有力的无罪辩护,他指出贺建中的罪名不成立,贺建中的行为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应无罪释放。

在一审开庭后,贺建中的家人多次找法院、检察院、公安、人大、政协等部门反映情况,指出该案件实属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疑点多多,但遭到这些部门的推诿、拒绝、和不理睬,甚至要将贺建中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和贺建中的姐姐抓捕、绑架,后说看你们都是老人家了算了,将她们赶了出来。

贺建中九十多岁的老父亲在十年前已经历了一次长达七年的与儿子贺建中的分离。二零零一年贺建中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无理打压、迫害下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做个好人,被中共法院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犯罪事实的情况下枉判了七年。

在这七年里,贺建中几经生死,好不容易活着从兰州监狱出来,却又遭到兰州城关区国保大队、610办公室的迫害,将他的出狱手续扣押直接造成贺建中无法生活。

现在九十多岁的老人再一次经历恶警从商店里将正在工作的贺建中绑架的打击,身心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经历。老人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无罪遭绑、出狱无望、满腹冤情、无处讲理,满含悲愤的离世了。出殡时,家人要求贺建中能见上老父一面但遭执法部门的拒绝。这就是中共的所谓法制社会,连最起码的一点人性都没有了。

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一审开庭后,一直到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贺建中接到一审判决(被枉判七年)一共是一年一个多月,已严重的超出刑法二百零二条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的规定。贺建中在西果园看守所接到判决后本人不服提出上诉。家人请的律师见到他时,发现他五十多岁的人已是头发、胡须都白了,现已被迫害的出现心脏病、心绞痛的症状,而且吃不下饭。根据刑法二审可以开庭,贺建中的家人和律师坚决要求开庭。

所有涉及贺建中这个案子的公检法司的人员们,特别是兰州市中级法院的法官们希望你们能认清当前的形势,一大批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们落马,这些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恶人,表面上看是高层权力搏击的后果,实质上是他们遭到的恶报,是天理昭彰的结果。善恶有报如影随形。这些都不是偶

然的清算已经开始了。中共让你们参与迫害法轮功时已经将你们的后路断掉了。没有红头文件,没有上级批示,只有你们亲笔签名的判决文件,还有让你们终身负责案子的文件,将来清算到你头上时,你推都推不掉。为了你的将来,为了你家人的将来,希望你们认真的考虑一下,该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了,不要再给中共当打手、当炮灰了。迫害法轮功国际清算组织早已成立,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名单都在其中,清算时无论你在哪,无一例外。

上天不会放过恶贯满盈的元凶,也不会放过犯下累累罪行的中共邪党,这是它们的劫数。但现任的官员、一般人员、个人都可以选恪守良知、支持正义,走过劫难。正义虽然常常来迟,但不会缺席,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一定会被清算,任何人的正义之举也将被历史铭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8/伸冤无门-贺建中父亲离世-294819.html

2014-05-20: 兰州书画店经营者贺建中再次被非法判刑七年

近日,兰州经营书画店的法轮功学员贺建中被七台河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五十多岁的贺建中曾经被非法判刑七年,于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八年在兰州监狱(即大砂坪监狱)遭受迫害。

贺建中是在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六日被绑架的。当天他被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长陈志凯等人从他的书画店中绑架至龚家湾洗脑班,后转至兰州市第二看守所迫害。

陈志凯等人在绑架贺建中时不穿警服,不出示任何证件,把贺建中身上的钥匙、钱一并抢走,还有贺建中装在密码箱中准备交房租的现金一万一千元,还有两个存折共一万多元,以及许多顾客的名人字画,陈志凯没有开任何清单。随后,将贺建中戴上手铐,并将取画人一起带走。

今年三月二十六日,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刑事庭非法对贺建中开庭,辩护律师指出:贺建中“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不能成立(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因为公诉人在陈述时没有明确指出贺建中利用了哪个邪教组织,贺建中是这个组织的甚么官职?有甚么能力可以利用该组织?谁听他的?他下的甚么命令?怎么利用的?他有没有从该组织处接受过指令或资助等等?公诉人在法庭上并没有出示相关的证据来证明,也没有证据证明贺建中在甚么时间、地点,采取了甚么手段方法实施了犯罪,破坏了哪一条政府颁布的法律条文从而导致该法律条文或行政法规在实际社会生活中得不到贯彻执行,以及它的破坏的程度、造成的后果。所以贺建中的行为没有触犯任何刑律,应该无罪释放。

最近,贺建中被七里河区法院偷偷判刑七年。宣判后,法院通知律师和本人,并未通知家人。贺建中本人表示不服,继续提出上诉。家人去要判决书时,法官不给家人判决书,堂而皇之解释说,判决书只能给律师和本人。家人无权要此判决书。

贺建中曾经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兰州监狱(即大砂坪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三年五月一日贺建中被非法关入禁闭室,戴着重三十八斤的脚镣和监狱自制的手铐,用铆钉钉死,四米长的铁链把手和脚绑在一起,腰根本直不起来。吃饭时不打开手铐,只把铁链取掉,不给筷子,自己想办法扒着用手吃。脚镣“啃”肉,时间不长,肌肉严重萎缩,脚镣上的方钢重的人的骨头都要被压碎。贺建中绝食抗议迫害九天,脚镣、手铐才被去掉,关一月后才被放出。出禁闭室时走不成路,由旁人搀扶,长时间拄一木棍或扶旁人肩膀走路。

贺建中二零零八年脱离监狱黑窝,但他的出狱手续被恶警陈志凯扣押至今未给,造成贺建中和家人生活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0/兰州书画店经营者贺建中再次被非法判刑七年-292387.html

2014-02-23: 兰州市贺建中被劫持一年多 老父悲伤离世

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贺建中被绑架、非法关押一年多,九旬老父悲伤离世,老母伸冤无门。老父离世前还一直念叨:修真、善、忍做个好人,为甚么要抓呢?

贺建中,五十多岁,曾经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兰州监狱(即大砂坪监狱)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一日被非法关入禁闭室,戴着重三十八斤的脚镣,监狱自制的手铐,用铆钉钉死,铁链把手和脚绑在一起,腰根本直不起来,吃饭时不打开手铐,只把铁链取掉,不给筷子,自己想办法扒着用手吃,脚镣“啃”肉,时间不长,肌肉严重萎缩,脚镣上的方钢重得要把人的骨头都压碎,贺建中绝食抗议迫害九天,脚镣、手铐才被去掉,关一月后才被放出,出禁闭室时走不成路,由旁人搀扶,长时间拄一木棍或扶旁人肩膀走路。

贺建中二零零八年脱离监狱黑窝;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被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恶警陈志凯一伙绑架后,一度被非法关在龚家湾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贺建中被兰州市七里河法院以“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开庭。在法庭上,家人请的北京律师以强有力的证据证词做了无罪辩护,并指出公民在中国修炼法轮功完全是合法的,拥有法轮功资料也是合法的。贺建中没有犯罪目的,没有犯罪手段,没有受害的对像,没有造成任何损失,何来犯罪?律师要求无罪释放。

之后,贺家人多次找到或打电话到法院办案人王昭、杜春由,被告知已报市中院审批。一直到九月二十二日才告知由于证据不足已被退回到七里河检察院。家人找到检察院,被告知已退回城关国保大队补充证据。十月十日城关国保大队办案恶警逼着贺八旬老母在他们迟到的伪造的搜查证上签字,被拒绝。贺母说:当时搜查时你们不出示任何证件,逼着我在搜查清单上签字,而且清单也不是一式两份,这些都违反了警察法刑法的规定。清单上的数字由着你们写,想写多少写多少。这还是证据吗?这样的证据我根本不承认,这是伪造证据。十一月底法院将案子又送到市中院,一直到现在还在中院。

二次的非法关押迫害给贺建中的家人造成非常严重的伤害,年已九旬多且体弱多病的老父亲因盼儿心切,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悲伤地离世。现已八旬白发苍苍的老母还要面对恶警的刁难、公检法司人员的冷漠,老人盼着贺建中早日回家。

兰州市所有参与迫害贺建中的公检法司人员你们知道吗,近一段时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一些中共官员相继落马,其中有中共六一零头目李东生,中共政法委头目周永康。这说明清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分子已经开始了。你们现在还在为中共卖命其结果是甚么。中国政府在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出台的《公检法司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的文件中提到,公检法司对办案要终身负责,对于刑讯逼供、暴力取证隐匿、伪造证据等行为要依法严肃查处。希望你们都想一想,分清善恶,多给自己与家人留条后路。希望你们能认清这一点,悬崖勒马,不要给中共做陪葬,不要做历史的罪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3/兰州市贺建中被劫持一年多-老父悲伤离世-287970.html

2013-12-12: 甘肃省兰州市十四年迫害综述(下)
......
贺建忠曾遭七年冤狱又被劫持

贺建忠,男,一九五八年出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以后,贺建忠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兰州后被兰州市公安局便衣支队李彦红等警察绑架、罗织罪名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正在自家书画社工作的贺建忠,被兰州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陈志凯带领的一群警察绑架,家中一万多元存款、现金,及顾客的字画被陈志凯等警察抢走,贺建忠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后被转至兰州市第二看守所。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2/甘肃省兰州市十四年迫害综述(下)-283649.html

2013-10-12: 甘肃兰州市法轮功学员贺建中被迫害情况补充

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贺建中的案件被七里河检察院退回城关区国保大队。贺建中八十三岁老母为其伸冤,现在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陈志凯约其母亲去城关区国保大队见面。请同修正念加持贺建中及其母亲,让贺建中早日脱离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贺建中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被兰州市“610”绑架后,一度被非法关在龚家湾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2/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81075.html

2013-08-27: 甘肃省兰州市贺建中的母亲及家人将去要人

八月二十八日早上,被非法关押甘肃省兰州市贺建中的母亲及家人要到七里河检察院、法院要人,下午到省人大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7/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8692.html

2013-04-04: 兰州市法院非法开庭 律师要求无罪释放贺建中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九时三十分,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刑事庭非法对法轮功学员贺建中开庭,辩护律师指出:起诉书指控贺建中“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不能成立,贺建中的行为没有触犯任何刑律,应该无罪释放。

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是中共邪教组织在破坏法律实施,假借法律的幌子陷害无辜公民。

当时法院内停满了警车如临大敌,根本就不许人员靠近;法庭内除了贺建中的家人以外,根本看不到一位群众,都是派出所、“六一零”、街道、政法委等单位的人员,这就是可以旁听的所谓公开审理。

贺建中的辩护律师当庭指出公诉人说贺建中犯了“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不能成立。因为公诉人在陈述时没有明确指出贺建中利用了哪个邪教组织,贺建中是这个组织的甚么官职?有甚么能力可以利用该组织?谁听他的?他下的甚么命令?怎么利用的?他有没有从该组织处接受过指令或资助等等?公诉人在法庭上并没有出示相关的证据来证明,也没有证据证明贺建中在甚么时间、地点,采取了甚么手段方法实施了犯罪,破坏了哪一条政府颁布的法律条文从而导致该法律条文或行政法规在实际社会生活中得不到贯彻执行,以及它的破坏的程度、造成的后果。 公诉人也没有证据证明贺建中持有的法轮功资料在国际上引起了甚么轰动,在中国造成甚么影响,甚至在兰州市引起了甚么反响,甚么都没有,其影响几乎等于零;其次贺建中也没有导致任何他人的生命 自由和财产遭受损失或伤害。

律师在法庭上说:宣传品的内容,一部份是关于法轮功修炼的,比如《转法轮》《转法轮法解》、《法轮佛法》等,这部份内容都是教人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做一个好人,当然没有违法之处,更不会破坏甚么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另外还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或者 “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中国共产党亡”之类的话,还有《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和神韵光盘等。说“法轮大法好”当然没有甚么问题,被告人是为了向他人推荐、介绍法轮功的好处,宣传法轮功的好处,这与商家和企业散发宣传资料向消费者宣传介绍自己的产品和服务一样,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的,也没有破坏现行的任何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

律师说:至于“真善忍” 这是全人类公认的普世价值观,当然也没有甚么问题。关于“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中国共产党亡”,从法律层面上看,没有任何法律禁止喊这句口号,也没有法律规定说喊这样的口号是违法的,从主权在民和社会契约论的角度上看,法律没有禁止的事人们就可以做,而且是一种天然的权利。

律师说:至于神韵晚会和部份新唐人电视节目光盘等是一些歌舞节目,是没有阶级性的,是中立的。虽然晚会是有法轮功学员编导和演出的,但它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

律师说:关于《九评共产党》,这不过是抨击时政,批评执政党而已,其目的是为了敦促当局反省历史,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真正做到依法执政,执政为民,谨慎地行使手中的权力,真正为百姓造福,为人民谋福利。我国宪法第四十一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因此。《九评共产党》等宣传品行使的宪法规定的公民对国家机关的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并没有破坏任何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也没有扰乱公共秩序,更没有损害公共利益等,可以说没有丝毫的社会危害性。从主观恶性来看,我的当事人是没有主观恶性的。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法轮功修炼者,一心想的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是一个正直守法的公民。从情节上看,我的当事人也就是持有了他自己信仰的资料,这个证据的真实性本身也值得质疑。希望合议庭明察。

律师说:辩护人认为,我的当事人既没有利用邪教组织,也没有破坏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他没有触犯《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他没有犯罪。应无罪释放。

兰州法轮功学员贺建中,五十多岁,曾经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兰州监狱(即大砂坪监狱)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一日被非法关入禁闭室,戴着重三十八斤的脚镣, 监狱自制的手铐,用铆钉钉死,四米长的铁链把手和脚绑在一起,腰根本直不起来,吃饭时不打开手铐,只把铁链取掉,不给筷子,自己想办法扒着用手吃,脚镣“啃”肉,时间不长,肌肉严重萎缩,脚镣上的方钢重的人的骨头都要被压碎,贺建中绝食抗议迫害九天,脚镣、手铐才被去掉,关一月后才被放出,出禁闭室时走不成路,由旁人搀扶,长时间拄一木棍或扶旁人肩膀走路。

贺建中二零零八年脱离监狱黑窝;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再次被兰州市六一零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4/兰州市法院非法开庭-律师要求无罪释放贺建中-271693.html

2013-03-23: 甘肃兰州法轮功学员贺建忠面临非法庭审

甘肃兰州七里河法院欲于三月二十六日早上九点对法轮功学员贺建忠進行非法庭审。家人请了正义律师作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3/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1265.html

2013-03-09: 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将对贺建中非法开庭
2013年3月13日9:30,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将对法轮功学员贺建中進行非法开庭,来自北京的正义律师将为贺建中作无罪辩护,市民均可凭身份证参加旁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9/二零一三年三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0765.html

2013-01-21: 曾遭七年冤狱 兰州贺建忠又被劫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曾遭七年冤狱-兰州贺建忠又被劫持-268042.html

2012-12-06: 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近期恶行
.......
十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贺建忠从书画社被兰州市国保大队陈志凯等人绑架至龚家湾洗脑班迫害。现在已经转至兰州市第二看守所。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6/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近期恶行-266245.html

2012-11-28: 兰州书画社经营者遭国保恶警绑架抢劫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正在自家书画社工作的兰州法轮功学员贺建忠,被兰州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陈志凯带领的一群恶警绑架,家中一万多元存款、现金,及顾客的字画被陈志凯等恶警抢走,至今不还。贺建忠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家人看望遭拒。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左右,一名男子手拿字画来到法轮功学员贺建忠的书画社,假装要装裱,然而,他進店问了一下,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闯進来四个警察,其中为首的是兰州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陈志凯。

警察一進门,其中两人先把贺建忠挟持住,陈志凯遂令正在店里的取画的顾客蹲下,取画人质问:“你是谁?为甚么要听你的话?”陈志凯上前就向此人脸上猛击两拳,当时此顾客就鼻血直流。

随后,陈志凯问贺建忠:“六月份的事你知道不知道?以前是谁给胡锦涛写的信?我们已经找你很久了,如果这件事情你们捅到明慧网上,牛万江两口子就是你的下场。”说完就把贺建忠身上的钥匙、钱一并抢走,陈志凯把从贺建忠身上抢来的钱数都没数,就装進自己的口袋。随后,将贺建忠戴上手铐,与取画人一起带走。后,陈志凯又留警察在那蹲坑,企图继续行恶。

十月二十九日,贺建忠的姐姐去店里商议家父之事,没想到陈志凯和七里河分局的一帮人正在贺建忠的店里搜查,贺建忠的姐姐又被陈志凯一伙绑架到城关区公安分局,在家人写了保证后,贺建忠的姐姐才被释放。

家人到城关国保大队索要钥匙,马姓队长说:“那地方,我们还要『办公’呢,不给。”

十一月九日,国保大队的恶警把店里的字画、书籍、光盘、三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香包等物品洗劫一空。其中有贺建忠准备交房租的钱(存折一万元,现金四千元)和许多顾客的名人字画。后来,家人与贺建忠对账时,发现恶警给开的拿走物品的清单上并没有钱和字画,这些东西根本无账。

家人后到国保大队询问房租款和字画的事,马姓队长说他们查一下。陈志凯给贺建忠的家人打电话说:“钱和字画都在,但不要再往上找了。”后又打电话让贺的家人第二天上国保大队去和他们对一下。

第二天,贺的家人去了之后,让他们看了存款和现金,做了笔录,但没说画在哪,只是说画一定能找到,并说这些事只限在场坐的几个人知道,如果在明慧网上曝光,将对贺建忠及家人报复。

贺建忠的家人再到龚家湾洗脑班去看贺建忠时,洗脑班不让见,家人问为甚么,回答是你们去找领导了,闯了祸了。

兰州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陈志凯迫害过兰州地区很多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8/兰州书画社经营者遭国保恶警绑架抢劫-265967.html

2012-11-02: 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何建中被绑架

10月29日,兰州法轮功学员何建中被绑架,请知道详细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曝光恶人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64856.html

2012-11-01: 张爱玲、贺建中被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610绑架
张爱玲(音)于2012年10月27日被兰州市城关区610绑架,现被非法关在龚家湾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贺建中于2012年10月28日被兰州市610绑架,现被非法关在龚家湾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4784.html

2012-11-01: 甘肃兰州法轮功学员贺建忠和姐姐被绑架,姐姐已回家
2012年10月27日下午两点左右,兰州市七里河分局国保大队的冯大队长带人闯入贺建忠的书画社将贺建忠绑架,并将店里工作用的电脑、营业款洗劫一空。

10月29日,贺建忠的姐姐去店里商议家父之事,没想到陈志凯和七里河分局的一帮人在贺建忠的店里搜查,贺建忠的姐姐又被陈志凯一伙绑架到城关区公安分局,贺姐在家人写了保证后才被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4784.html

2009-06-13: 兰州监狱对大法弟子奴工及洗脑迫害
贺建中,五十岁,兰州大法弟子,非法判重刑七年,二零零八年脱离黑窝;二零零三年五月一日,贺建中给大法资料,被非法关入禁闭室,带着重三十八斤的脚镣,监狱自制的手铐,用铆钉钉死,四米长的铁链把手和脚绑在一起,腰根本直不起来,吃饭时不打开手铐,只把铁链取掉,不给筷子,自己想办法扒着用手吃,脚镣啃肉,时间不长,肌肉严重萎缩,脚镣上的方钢重的人的骨头都要被压碎,贺建中绝食抗议非法迫害九天,脚镣、手铐才被去掉,关一月后才被放出,出禁闭室时走不成路,由旁人搀扶,长时间拄一木棍或扶旁人肩膀走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3/202656.html

2007-12-10: 兰州监狱仍在对法轮功学员迫害
兰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直接参与迫害的有邪科科长;赵勇,何伯雄,恶警;肖斌,刘江,段宝生,等。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金吉林,雒秀芬,蒋春斌,杨学贵,王友江,王永波,苏安州,魏俊仁,蒋明慧,劭彦波,李明义,何建忠,魏安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0/168158.html

2006-10-13: 兰州监狱恶警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2005年5月长假期间,大法弟子贺建中,被恶警关進禁闭室,带着42斤重的脚镣,摧残了他的腿,至今还没有恢复,上楼时需要两个人架着才可。为了反迫害,他绝食6昼夜,而恶警又强行灌食進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3/140087.html

2006-01-10: 从2005年11月1日,甘肃省兰州市监狱开始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四个犯人轮流看管,不让睡觉,一天一个馒头,一小杯水,進行精神迫害。有的大法弟子被关禁闭、戴上脚镣、手铐;有的大法弟子被吊在高空中折磨。还有的大法弟子到今天为止已面临生命危险。

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大法弟子有:孙赵海被关禁闭一个月(2005-11月7日--12月8日),出来后,又再次被迫害关在一间小屋子里,四个犯人看管,不让睡觉。魏兴柱被关禁闭28天,张广立被关禁闭,李文明被关禁闭一个月。安基衡和王演文现在还在遭受邪恶的疯狂迫害。

据消息,有北京警察到兰州监狱强迫大法弟子写“五书”,由8个包夹来迫害一个大法弟子。不写“五书”就不让睡觉,大法弟子不写“五书”就让管教警察下岗。

兰州监狱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所在地和监区:
一监区非法关押的有:何文卓(兰州) 陆宝良(平凉) 高吉银(武威)赵庭儿 (兰州)
二监区非法关押的有:魏兴柱(白银) 芦占山(武威) 孙赵海(黑龙江) 周军奇(张掖)
三监区非法关押的有:田锁海(庆阳) 李文明(兰州) 安基衡(兰州)
四监区非法关押的有:张润(天水) 段维军(庆阳) 常炬兵(白银)
五监区非法关押的有:魏安月(金昌) 李志兵(兰州) 王友江(兰州)
六监区非法关押的有:杨应黑(兰州) 薛留彦(安徽) 何健中(兰州)
七监区非法关押的有:文仕学(兰州西固)章大全(武威) 李宝胜(会宁)王演文(平凉)
八监区非法关押的有:何影国(兰州) 黑会玉(天水) 赵长瑞(武威)朗改中 (兰州)
九监区非法关押的有:席浩学(庆阳) 余有文(四川)张广立(白银)
十监区非法关押的有:王永希(天水) 曹玺(平凉) 魏俊仁(平凉)
十一监区非法关押的有:程荣(天水)邵彦波(会宁) 苏万洲(兰州)
老残监区非法关押的有:于進方(兰州)
入监中队非法关押的有:王允波(辽宁) 张露禅 蒋明辉(兰州) 郭学泽(兰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0/118377.html

2005-07-15: 这几年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的男大法弟子约有一百多人,一大部份分散到其它监狱,兰州监狱目前约有30名左右的男大法弟子在遭受漫长的迫害。女大法弟子全部在女子监狱关押。下面是在此受迫害的男大法弟子的一部份情况。

有名有姓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事例:

李文明:30岁左右,20年刑,现在在三监区被严重迫害,据说在绝食抗议。

王友江:30多岁,10年刑,目前被迫害的腰都僵硬,走路靠拄单拐行走,步伐蹒跚,身体极虚弱,备受精神摧残。

杜信:30多岁,4年刑,在监中队被恶犯曹峰、魏××等犯人强拉到“反省室”毒打,强逼着写遵守监规等保证。劳动几个月后转定西监狱迫害。

贺建中:40岁左右,7年刑,有次被关禁闭时,戴手铐、脚镣和穿刑。出禁闭室时走不成路,由旁人搀扶,长时间拄一木棍或扶旁人肩膀走路,头发已全白。

2002-10-19: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西果园看守所)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進行强行灌食,一次灌半包盐水,甚至一顿没吃饭就开始强行灌食,卫生队队长指使犯人插管时,故意拖延时间,数次在食道中用插管捅食道,上下抽捅,故意让绝食大法弟子饱受摧残。

西果园看守所劫持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14队:李彤,李雁,吴晓静(被非法判刑7年),林润玉,张桦
10队:“02”号,薛留燕,魏建军,温世学
9队:方曙光(妻子被非法劳教)
8队:李富斌
5队:贺建中
4队:张晓东(被非法判刑6年),杨学贵(被非法判刑8年)
3队:王允波(兰州大学经济管理学院3年级学生,被非法判刑8年),李明一,“201”号(不知被被转往何处)

2002-05-15: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三队:郭守军(西北师院博士,被非法判刑三年);0201号(男大法弟子,今年2月10日被抓);王允波(兰大97级经管学院本科生,2001年3月22日被绑架,已非法判刑三年)。
四队:张晓东;蒋春斌(今年2月10日被抓);杨学贵。
五队:贺建中(2001年1月初被抓)。
八队:徐建平;罗永德(今年2月10日被抓);李富斌(今年2月10日被抓);一位男大法弟子(今年5月2日被抓)。
九队:杜信;安喜文(2001年3月23日被抓);方曙光(省委党校教师,今年2月10被绑架)。
十队:文世学。
十一队:白三元;董辉德。
十二队:王青年。
十四队:杜兰萍(今年3月11日被绑架);林润玉(今年2月10日被绑架);郑梅花(今年2月10日被绑架);吴晓静(四川籍大法弟子,2001年3月22日被绑架);无名女大法弟子(今年5月2日被绑架);吴胜和(今年5月2日被绑架)。
十五队:韩玉萍(2001年3月11日被绑架);李秋香;张静(今年2月10日被绑架);张华(今年2月10日被绑架);张振敏(今年5月2日被绑架);一位女大法弟子与她12岁的女儿(今年5月2日被绑架)。

2001-01-22: 春节前兰州公安疯狂抓捕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贺建中,男,40岁左右。于元月8日左右去北京探望一常人朋友,被兰州公安跟踪,在北京朋友家被抓。由于当时贺建中身上无任何有关法轮大法的证据,所以公安即对他家進行了查抄。当时时值深夜,贺的妻子与3岁小孩正在睡觉,公安用万能钥匙破门而入,形同土匪。虽没有抄出对它们有用的东西,而被押的贺建中至今未放,现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1/7049.html

兰州 城关区 甘肃省第一监狱(大沙坪监狱,兰州监狱,兰州市阀门厂,男)联系资料(区号: )

2022-09-20: 兰州监狱:
地址:兰州市佛慈大街298号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邮编:730046
电话:0931-8364911-2015
监狱长   张永维 15193056688
副监狱长 吕勇   13993152236
伏国义、王宏、李培录 15293123888
高振东 13919033899
李德学 13919889490
副监狱长 洪武杰、姜红基 13919812969
党宗赟、彭晓斌
张全民 13919248606
政委     罗维鑫 13919794710
纪委书记 司朝阳 13919999358
张祯君
政治处主任     牛江晖
生活卫生科科长 苏东海 13893657691

七监区:
监区长 魏周东
教导员 陈和平 13893399040,出生日1979年1月17日
副教导员 郭栋 13919873326,出生日1985年4月11日
分队长 李光清 13909460952,出生日1986年9月6日
分队长 师永宁 13893467389,出生日1981年1月16日
副教导员 李凌
指导员 韩湘凌

2022-06-06:
毛雄 公安局长 0936-5999039(新任)
王永声 政委 13909366870
周 成 副政委 13993606623
韩 荣 纪委书记 13519066788
陈文荣 副局长 13993616928
梁文安 副局长 13909366815
黄鼎铭 国保队长 13993606775
王爱国 政委 13919736577
李 云 县政法委书记(新任)
维稳办 09362725324
防范办 09362724224
综治办 09362725324
山丹检察院 09362723692
院长 冯志军(新任)
赵磊 副院长 13993603063
刘多民副院长
陈文俊 纪检组长 18909366706
芦福林 第三检察室主任 13929364188
石文纲 第二检察室主任 1850936618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4-7-18: 兰州市中级法院
地址:兰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张苏滩路595号邮编:730010电话: (0931)8563097
主要负责法官:邵军梅法官 8563187属于刑一庭 刑一庭:副庭长:张 彤
电话:8563188 房间号:1214
副庭长:高发奋 电话:8563194 房间号:1219 协理员:杨学文 电话:8563194
房间号:1211 内 勤:傅觉非 电话:8563193 房间号:1217
李文涛 电话:8563187 房间号:1201李世俊 电话:8563328 房间号:1204
刘晓春马岩 房间号:1212董青梅 电话:8563191 房间号:1213
韩 彪 电话:8563192 房间号:1215丁 婕张 林 电话:8563196 房间号:1223
金 凤张伟民 电话:8563197 房间号:1225梁文娟
宋世明 电话:8563189 房间号:1227赵建华陈 健 电话:8563199 房间号:1229
办公室:主 任:王晓平 电话:8563140 房间号:815
副主任:马继明 电话:8563139 房间号:813
内 勤:何云图 电话:8563136 房间号:809李银莉马文华 电话:8563135
房间号:807李豫 电话:8563305 房间号:802传真室:王芹 电话:8563134
房间号:805
赵永亮 电话:8563138 房间号:814刘斌 电话:8563141 房间号:818
档案接待室:彭世福 电话:8563025 房间号:114
档案室:常光华 电话:8563320 房间号:115肖健
文印室:张书慧 电话:8563046 房间号:110李金鹏
政治部:副主任:吴业安: 电话:8563151 房间号:917
副主任:?建军 电话:8563145 房间号:907王守仁 电话:8563144 房间号:902
孙立强王?青张军刚 电话:8563146 房间号:904任玉峰 电话:8563146 房间号:90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