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成都 彭州市 >> 李永贤, 女, 4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彭州市隆丰人西北村一组
有关恶人: 诬告人王阳洪(家住隆丰镇大宝村一组)、刘光全等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8-19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李永秀 胡国芬(李永蓉) 李永贤 李永刚
儿媳: 王维萍 王小萍(王小平)
夫妻/父母: 李代英 胡定方
女婿: 叶兴华(胡国芬的丈夫)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8-13:四川彭州大法弟子李永贤被骚扰
二零二二年八月三日早晨6点过,李永贤出门干活,突然,村干部及组长来找李永贤,他们说:“你不能出去,等一下成都的要来找你。”

大约9点左右,来了二、三十人,一个50岁左右的女人见李永贤就开骂,另一部分人开始非法抄家,将李永贤姐的柜子撬开,偷走了里面的大法书(李永贤的姐已被彭州精神病院迫害致死)。还将院子里的新唐人锅盖强行撤掉,李永贤和这个女人讲宪法35至39条、讲50号令,可她说你还懂法律,立刻就往李永贤头上及身上泼水。

一个背枪的人将李永贤的手反背往上提,痛得李永贤不能出气,然后,强行拉李永贤的手指按手印,李永贤家的对联也被他们撕掉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8/13/二零二二年八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47498.html

2022-01-30:四川彭州市一家四位法轮功学员被暴力按手印
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西京村一家四位法轮功学员:姐姐李永贤、妹妹胡国芬、弟弟李永刚、弟媳王小萍,二零二一年多次被当地警察与社区人员骚扰,十二月七日被镇派出所、刑警队一伙人暴力强制按手印。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七日早晨(大雪节),天还没有亮,下着小雨,刘勇带着隆丰镇派出所、刑警队、西京村书记曾安波,村长李祖维、村主任杨维顺、网格员汪琳琳、队长张威振,一行十多个人,来了几辆车,一辆警车,看到的人以为这里发生了大案、要案,来了这么多人。这些人下车来到西京村一组李家的院里,这李家有四个人修炼法轮大法,他们是来绑架四位法轮功学员去按手印的,是来非法抄家的。

这些人叫开李永贤的门后,刘勇叫刑警队搜李永贤的家,整个翻了个遍,连鞋子也不放过,床上的棉絮一层一层的翻,衣柜里的所有东西都翻遍的,床下的鞋子都翻看一遍。搜完后将李永贤推上警车。她的弟弟和弟媳也在警车上。

隔壁妹妹胡国芬,听到外面的狗和院内的狗叫得很厉害,又听到有响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就开门看看。她开开门,看到门前路上站着警察,还有很多人,都戴着口罩,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她拿着水壶去打水。看到了刘勇,高个子,窄身材,他叫胡国芳把资料拿出来,否则叫刑警队搜。刑警队就开始搜胡国芬的家,当灯被打开不一会儿就吱吱地响起来了,灯熄灭了。有人说灯熄灭了,还找不找?有人说,不找了,把人带走。

胡国芬的女儿穿着睡衣跑出来哭着给他们说:妈妈不要走,妈妈是好人。我妈妈做错了什么?你们要带她走。刘勇说:她炼法轮功,要带去问话,等一下送回来。孩子说:等一下要多长时间?刘勇说要一个小时,叫孩子在家等。他们就将胡国芬推上了警车。

李家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到西京村委会办公室后,单个将他们非法审问后,就叫他们签字。他们都说不签,并讲了真相。他们还是一意孤行非要他们签字按手印。刘勇就叫多个男子汉将李永贤的双臂抬起,他从后面拿着纸和印泥取李永贤手印。

胡国芬被带到楼梯间小屋,非法审问。胡国芬给他讲基本真相他也听,但是还是要她签字,她说我看一下写的是什么?给她看了一下标题就抢走了。看到一张是保证人经街道办、社区帮教,认识到错误后保证不炼法轮功……第二张是悔过、第三张没有看清楚。胡国芬说,这是“三书”我不能签。刘勇就叫几个人进来按住胡国芬的手臂,强制取手印到他们弄好的纸上。胡国芬说:这是你们的行为,与我本人无关。

他们叫多个男子汉强制取李永刚手印。王小萍也不配合他们,也被他们强制按手印。整个过程,这伙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

李永贤、胡国芬家长期被中共不法人员骚扰。二零二一年三月,派出所警察和村上两个网格员被本队队长的母亲李全述带着来到李永贤家中说是来认门的;四月二十日上午,这几个人又来到胡国芬家中(当时胡国芬不在家)一阵猛烈的打门声,踢门声,还吐口水在大门上多处。孩子在家不知发生了啥事,吓得不敢去开门,坐在床上发抖。五月六日下午,胡国芬刚吃了午饭,警察和两个网格员又来了,说来看看,一个姓李的网格员拿着手机朝向胡国芬照相。胡国芬说:你不要照,这是破坏肖像权,是违法的。李永贤讲了迫害法轮功二十多年给她和全家带来的伤害。当晚,队长的妻子带着四个人把已经睡着的胡国芬叫出门拍照,被胡国芬拒绝。五月二十五日上午,村委会副书记谢兴如带一个女的和两个网格员又到胡国芬家中说:我们给你说一声,你的低保被取消了。

李永贤的父亲胡定方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与李永贤一起上街买菜,被彭州市关口派出所警察包围,推、扯、打,到家就卧床不起,不到半年就离世。大姐李永秀二零零四年底被绑架关入彭州洗脑班、精神病院迫害,被打毒针导致身体肿胀,被折磨得生活不能自理,在长期的骚扰、绑架、恐吓等迫害中,于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30/四川彭州市一家四位法轮功学员被暴力按手印-437857.html

2019-08-07: 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派出所警察近期恶行
7月20日,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派出所警察刘光华带一帮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刘召容、李永贤家非法抄家,之后强行将李永贤、王应林拉到隆丰派出所,数小时后放回。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7/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1)-391097.html#1986231138-12

2017-10-02: 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西北村李永贤、李永刚、王小平遭骚扰
2017年9月21日,隆丰镇610恶人刘光华带著4个警察到本镇西北村一组法轮功学员李永贤、李永刚、王小平家骚扰,追问李永刚在哪里上班,李永刚妻子王小平不配合,说迫害法轮功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明真相,将来要被清算的。这伙人就走了。

9月22日晚上,刘光华又带著10多个警察闯進李家,当时李永刚、王小平不在家,刘光华说:“国庆节”这一个月出彭州市要早晚汇报,好向上级交代。李永贤说:炼法轮功的人都在做好人,修心向善,为别人著想,你们知道公务员终生追责制吗?一个人干了好事、坏事就是退休了,或死了都要终身负责,干了坏事殃及子孙。刘光华说:我们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今。李永贤说: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都被抓了,马上就是江泽民了,你还在执行江泽民的政策,你的上级都自身难保,将来哪个来保你?你想过你们的后果如何呢,你们都要三退才能保平安,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吧。有的警察说知道,有的警察说:走,去汇丰园(农家乐),就走了。刘光华自觉没趣,也跟著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354726.html#1710203914-2

2017-06-01: 四川省彭州市西北村李永贤、王小萍遭骚扰
2017年5月12日上午11点过,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610恶人刘光华、隆丰镇派出所两个警察、西北村委会的杨维顺闯进李永贤、王小萍家骚扰。晚上7点过,刘光华又带着上午那两个警察去抄李永贤、王小萍的家非法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48997.html

2017-05-06: 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法轮功学员宋远会、刘玉、余恩琼、胡国芬等被骚扰
2017年3月16日下午4点过,隆丰镇6·10恶人刘光华、坏人章思祥、高皇村3组组长伍自能伙同隆丰镇派出所3个警察,蹿进高皇村3组法轮功学员宋远会、刘玉家骚扰,抢走宋远会大法师父法像一幅。

2017年4月20日,隆丰镇6·10恶人刘光华、金山村管治安的李波涛伙同隆丰镇派出所5个警察蹿进金山村法轮功学员余恩琼、张少白家骚扰、抄走他们的大法书籍。

2017年4月26日上午9点过,高皇村三组组长伍自能又带着隆丰镇派出所3个警察到本组法轮功学员宋远会家骚扰,还打听刘玉的情况。

2017年4月29日下午2点过,隆丰镇西北村村委会2人和西北一组组长尹建刚到本组法轮功学员胡国芬、李永贤(当时李永贤不在家)家骚扰,借口问她们为什么不买医保,说有病要上医院。胡国芬说:我的膝盖摔变了形,谁都知道,炼法轮功好了,现在正常走路。其中一人说有名堂,他们就走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6/二零一七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6859.html

2016-12-02:多次遭绑架毒打 四川彭州市善良农妇控告江泽民
四川彭州市善良农妇李永贤,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等遭毒打等各种折磨。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李永贤女士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大法弘传,上亿人身心受益。被控告人江泽民在任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栽赃陷害和人身攻击,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抓捕、判刑、劳教、酷刑折磨、活摘器官等迫害,严重败坏了国家声誉和社会道德,破坏了国家宪法及法律。

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以下是李永贤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从前我一身疾病缠身,风湿关节痛,手脚麻木,喉炎,胃痛,我十岁时右脚拇指被医萎缩,每走一步脚心痛一下,伴随我几十年,感觉人活着太痛苦,真是生不如死。在绝望之际,一千九百九十七元旦喜得大法,折磨我几十年的多种顽症,几天之内烟消云散。我真的太震惊了,快乐的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全世界的人,法轮大法太好了。

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转法轮》一书,我受益匪浅,不仅身体好了,更为可喜的是,人的道德标准提高了,知道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变的更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了。以前我是不想吃亏的人,学了《转法轮》之后,我处处为别人着想:别人偷我的莲花白有几百斤,我也不骂不气。别人淹田,我的旱地也被淹了,我也无怨无恨。有一次别人筑田坎不挖自己树林中的土,却挖我这边豆苗土,连豆苗一起挖,让我无收,我还是没一点怨气,同样对她们诚心好,不计较。我学了师父的讲法,才明白了怎样做人,人活着为什么?不是为了高官厚禄,是为了做个有良心、有道德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到北京去证实法,高举“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警察抓起来甩到车上,一个接一个往车上甩,我快被压得窒息。到了哪里不知道,身上几百元钱被搜走,在驻京办被彭州关口派出所所长沈兴发打得鼻青脸肿,双耳听不到,还被戴上手铐,在关口派出所不给饭吃,还强迫给他们打扫卫生。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通知我到乡政府开会,里面已有五十多人,都是法轮功学员,他们叫人人表态不炼功了,我不配合,所长沈兴发拍桌子大骂,警察一拥而上把我拖下底楼,关上门踢我,叫我跪,不跪又打又踢倒,如此反复。后送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又一次逼迫交伙食费二百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再一次到天安门请愿被绑架,警察将我们关起来打,后送离长城三百里外的延庆非法关押,警察扒掉了我们的外衣,只剩秋衣裤,光脚被拖到巷道口风雪最大的地方戴上拇指手铐冻,很快我就失去了知觉,又被他们拖去烤,痛的钻心,烤后又拖去冻,逼问还炼不炼。天天如此。有的头被打出血,冻成两三尺的血发冰棍,晚上没法睡。

一个月后转送成都时,家已被抄,送彭州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在彭州看守所挑猪毛),直接送资中楠木寺劳教一年半、加期一个月,在最恶的严管八中队度过。每天坐军姿,两人包夹我,手动打手,脚动踩脚,眼闭扯眼皮;站“爬壁虎”:鼻子贴墙,双手臂伸直,手心贴墙,双脚尖贴墙,哪动打哪,天天如此;三伏天弄去暴晒,手臂的泡密密麻麻,无法睡觉,还要面对每天的“车轮战”式洗脑,十几个人轮番上阵。强迫唱共产党好的歌,看诬蔑大法的电视,还逼写体会等,不服从就打或加劳教期。

在劳教所八中队,科长罗健亲自灌开水将我整个口腔烫溃烂。罗健说看你有好顽固?灌开水烫我的嘴巴,我的口腔、喉咙全烫溃烂了,泡很大,张不开口。在劳教所八中队,李队长把我们严管人员弄来坐军姿,动一下就挨打,站爬壁虎天天十几小时,手滑下就挨打,在太阳下坐军姿暴晒,双手臂水泡密密麻麻不能睡觉天天晒,军训不服从被警棍电。

劳教期满,回家刚洗完澡,十五岁的女儿刚见到母亲,乡政府又来一帮人把我拖走塞进警车,送彭州洗脑班迫害。我女儿哭着跟着跑,哭喊:叔叔放了我妈,我愿替她去死。我听着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喊,我指问他们我犯了什么法?没完没了,刚放回来又来绑架?他们说对你们不讲法。

那是二零零二年八月,几十名大法学员已在洗脑班,我们抵制对我们的无理迫害,就绝食抗议,尹显芬用楠竹竿暴打我,从头到脚,直到把杆打破打断没劲打了才停,但我已经是全身紫色,两条腿没有好肉。将我关单间二十四天滴水未沾,在这些天洗脑班两打手王东、罗科见我炼功就打,看我已说不出话拉出去灌水,很多人将头手脚按住捏鼻子,差点窒息死亡。他们骂我:你死了当不倒一根烂红苕,火葬场都不用送,甩到哪个阴沟或臭水沟就是了。看你有好扯(不转化)。

然后我送精神病院迫害,将我四肢用铁链捆绑在床上,输液每滴一滴比宰一刀还痛,不能翻身,洗脸,尿床不换被褥。院长杨先荣他们说反正你的胃没搞了,插胃管一年之久。又弄到洗脑班,被暴打,全身紫色,灌水出不来气差点窒息;经常被打手王东、罗科打。又送精神病院迫害,直到只能出气不能吸气和僵尸无别才放。我家人将我送乡政府,说她母女怎么活,几十位官员都说弄走。

二零零六年三月我上了一辆面包车,车上只两人我给司机讲真相,被他拉到彭州市通济派出所,被警察围着毒打,满脸是血,其中一警察拿擦鞋的毛巾揩我脸上血,眼鼻口伤口都揉进砂更痛,头发扯掉很多,痛、冷的发抖。快半夜关口派出所警察来了,沿路威胁我,到关口派出所,他们将我按到水泥墩上戴上手铐脚镣,每人提根电棍闪着篮光啪啪响着轮番来电我脸,天亮后将我送乡政府关押。逃脱时寸步难行。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我和父亲卖白菜,突遭关口派出所警察包围,隆丰镇综合防治办刘光华带-大帮二派恶狠狠的说,上次(四二五抄家)你跑了,这次只有把你弄死。当时我八十岁的父亲吓坏了(八十岁拄棍,修炼后红光满面,身体健康),紧紧拉住我,还是被七八个人强行从父亲手中拉走,绑架到关口派出所,后送彭州拘留。在彭州拘留所强迫给种菜,非法关押十五天,强迫交一百六十五元伙食费才放人。

听我妹说父亲当天偏偏倒倒,拉个空车回来,秤、菜、椅子、背兜、钱都没了,到家就卧床不起。过几天,刘光华和派出所副所长傲国正,刘勇又来骚扰。半年左右,父亲离世。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日我又被绑架到彭州桂花三圣庙洗脑班迫害,他们经常身着便衣,擅闯民宅,非法抄家,我被关押半年多。在洗脑班有天晚上六点过,天彭镇派出所欧某很高,庄某一点七米伙同蒙阳镇协警毒打我,唐露嘴里骂着脏话,他们打得我吃饭都吃不下,床都打烂了。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我在彭州市隆丰镇一同修家学法,被彭州六一零乔立军,钱安菊等和隆丰刘光华,派出所警察绑架到乡文化站非法拘留审问到晚上,又送彭州拘留所拘留十天。以后又来我家骚扰过。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至今十六年,抄了我多少次家都记不清了,每次抄家没有搜查证,强行入室,强行抢走的东西没开清单,抢走多少也记不清了,其中知道的有电视、电脑、塑封机、纸张、mp3、大法书、打印机、手机、现金等。每次抄家先绑架人,后抢东西。还将我家前后大门用封条封了,不准回家,每次抄家吓的邻里不安,家中老小更是又气又怕,精神受到严重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多次遭绑架毒打-四川彭州市善良农妇控告江泽民-338413.html

2013-11-10: 四川成都市彭州市隆丰镇十一月五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情况补充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隆丰镇: 李永贤、易思秀、王小萍、苏贵菊、张家琼。
丹景山镇: 徐德琼、吴秀英、尹显松(男)、周玉学。
兴新镇: 杨启如。
通济镇: 赵强、李妹共十二位法轮功学员 都被关在彭州市看守所迫害。
徐德琼、杨启如、林小军被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0/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82471.html

2011-04-07:成都市彭州市“六一零”劫持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
.......
三月三十一号晚上九点过,彭州隆丰镇六一零成员刘光华与派出所、城管等二十多人闯进隆丰镇西北村法轮功学员李永贤的家,劫持李永贤到彭州市桂花镇三圣庙洗脑班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7/成都市彭州市“六一零”劫持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238699.html

2009-11-25: 成都彭州市大法弟子李永贤被绑架补充
彭州市隆丰镇大法弟子李永贤,在十一月二十日上午和她父亲一起卖白菜,遭隆丰镇政府构陷,以使用假币为由,强行遭到隆丰恶人流氓绑架。

父亲双手紧紧拉住自己女儿的手,还是没拉住,七、八恶人强行从她父亲手中抢走李永贤,她父亲快八十岁了,蹒跚来到隆丰政府找女儿,告知已送彭州市关口派出所,当天由派出所送到彭州市,地点不详,待查。

十九日上午,队长尹建刚在菜市场告诉李永贤家人,叫李永贤到大队妇女主任去领表格,因李永贤的房产证表格搞丢了,第二天即二十日上午十点左右就遭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5/213293.html#091124235335-2

2009-11-22: 四川成都彭州市隆丰镇大法弟子李永贤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左右,隆丰镇西北村大法弟子李永贤在镇上买菜,被当地邪恶的“610”成员刘光华看见,立即报告给管政法的曾维春。曾即派两个二派(协警)绑架李永贤。现李永贤被非法关押在彭州市拘留所迫害。

我们再次警告刘光华,你为了邀功请赏,往上升迁的肮脏政治目地,甘愿与中共邪灵做陪葬,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阻碍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其结局是害己害人,必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2/213061.html

2009-05-23: 请四川省彭州市大法弟子李永贤注意安全
彭州市恶人现在正在四处查找大法弟子李永贤的下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3/201398.html

2004-12-03:2004年11月4日,四川彭州市隆丰镇西北村大法弟子李永贤在去通济的公共汽车上讲真像,被不相信法轮功的人举报了,被劫持到通济派出所,李永贤因抵制迫害,不报姓名,就遭到恶警毒打,刑讯逼供无果。又送到关口派出所,再次遭到恶警毒打后送到隆丰镇政府,又遭到恶人们继续毒打。据知情人透露,她被打成重伤,脚被打肿,打得大小便失禁,身体很虚弱,行走都困难,夜间还有多人看守。
次日,恶人宣称她夜里跑了,接着关口派出所对大法弟子李永贤的弟弟、妹妹及父母的家都進行了非法查抄,夜间指派隆丰镇城管通宵监视,当天举报人还在隆丰镇与城管政府恶人一起查找送李永贤上车的人。

白天他们村的书记代德贵上门探视,马镇长亲自到李永贤家要人。她的家人说:“人是在政府那么多人看管下会跑了?总是被你们打得不行了,怕死在你们政府担责任,不知丢在哪里去了?”

2004-10-21: 从精神病院,我被送回娘家,当时手脚僵硬,生活不能自理。在家人的精心照料下,这条命捡回来了,至今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头发又长出来了,但满头白发了,脸由黑转为青黄,两只脚板还没有知觉。在我被迫害期间,我孩子遭受的打击很大,经济压力迫使她失学,去打工维持生活,现在十七岁的她还要承担我的生活费。
作为一名被迫害的幸存者,我恳请法官、律师及所有善良的人,为我和仍在承受无名苦难的数千万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让人权、信仰不再被专制者践踏蹂躏,让无辜者不再受牢狱之苦和被屠杀。今天,我把我的见证写出来向所有的人公布。

我叫李永贤,女,43岁,农民,1961年4月26日出生在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西北村,在没修炼之前,我是一个身体极差的人,风湿、胃痛,还有最让人痛苦的是,在我上小学三年级时,放学跑着回家,右脚大拇趾踢在石头上,当时痛晕过去,从此天天吃药,扎银针,到后来反而脚拇趾萎缩了,每走一步,脚心就痛一下。直到97年幸得大法。

我元旦节那天看完《转法轮》,晚上就像书中说的那样热得不行,秋衣秋裤全被汗水湿透,而睡在我旁边的女儿一切正常。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书太神奇了,我激动得睡不着觉,只等天亮,请妈教我炼功。更奇的是第三天起床,我的头不能动,让我那九岁的女儿帮我穿毛衣,可奇的是头不能动,但没地方痛,能照常干活,一顿饭做好,不知甚么时候头又活动自如。第三天的感受真是无病一身轻啊,这是我三十几年来从没体会过的。所以只要我与人接触,都要介绍法轮大法好!

然而没想到,99年7月20日江××掀起了一场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运动,我在这几年的迫害中,四个春节都是在狱中度过。

法轮功教诲我以“真善忍”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内找,要做一个先他后我,最后达到无私无我的好人。为甚么这么好的功法要被“取缔”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我要用亲身的体会向中央领导、信访办反映。99年7月20日那天,我到省政府去反映情况,刚走到省政府院坝,两纵队步兵把我和其他人赶了出去,说不在此居住统统出去,我说是来反映情况,这时不知是甚么人挤到我面前录了像,说:“还戴着法轮章呢。”就这样等到天黑也不让進去,我只好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1/87136.html

2003-04-11: 四川彭州市红十字会精神病防治医院从2000年来一直非法关押大法弟子。2002年8月,几十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劫持到市看守所,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全部绝食抗议,恶警便将十多位大法弟子劫持到精神病院继续迫害。开始医院邪恶之徒每天强行给大法弟子输3瓶盐水,不配合的就打安定药,最后大法弟子只剩皮包骨了,它们看人不行了,就又加了营养品。时间一长,又开始灌食。在精神病院,院长杨先荣、其妻廖明芳、养子黄金、其连襟柳俊,将大法弟子捆在床上,由帮凶护士孙丽(音)、宋英等从鼻孔插管给大法弟子强制灌食,经常插得口鼻出血,并且以长期不拨管加重迫害,最后鼻管抽出来时都是黑的。
现仍被劫持在精神病院遭受摧残的大法弟子有:

刁修竹,彭州蒙阳人,重庆银河新材料公司会计,生于1964年12月18日;
曾庆芳,女,彭州蒙阳人;
卿光蓉,女,40岁,彭州九陇镇人;
陈芳,1979年1月13日生,彭州九陇镇沙柏村人;
徐德群,49岁,陈芳之母;
李永贤,女,42岁,彭州隆丰人;
蔡道凤,女,彭州楠杨镇人;
张玉菊,女,彭州楠杨镇人;
王忆英,女,彭州利安乡人。

2002-12-21: 2002年7月30日晚,四川彭州市610犯罪机构和各乡镇不法之徒在夜幕的掩盖下,闯入大法弟子家中,绑架了40多名大法弟子(后又陆续绑架了10多名大法弟子),多人被迫流离失所。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全部绝食抵制邪恶的非法关押。邪恶之徒认为是大法弟子钱帮友带头绝食的,便将他暴打一顿。最后几天将钱帮友、蔡道凤、李永贤、沈彬、张友菊等坚定的学员转送進精神病院,强行输液,并长期带上脚镣手铐。其中钱帮友现在已经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肌肉萎缩,完全不能行动,至今4个多月了,每天靠输液维持。
在看守所的刘帮秀被大字形绑上用鼻管灌食,长期不取鼻管,造成肠粘连。另一位功友和其丈夫与他们1岁半的孩子从2001年12月起一直被蒙阳镇政府的恶人关進政府的一间破屋,在几人的监视下,吃喝拉撒全在小破屋内,恶人声称不交钱不放人。2002年8月又将他们(连小孩)关進看守所,继续迫害,至今不放。

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看守所等地方还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强迫大法学员走正步、站军姿,在烈日下曝晒,甚至还用开水烫、用火烧、用烟头烫学员……

2002-03-29: 我是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大法弟子,全家十几人于96年12月喜得大法,修炼后,全家妯娌之间、婆媳之间互敬互让,其乐融融。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1999年7.20江泽民集团开始陷害法轮大法。我们全家都感到迷惑,这么好的大法为甚么要镇压?!过后就不断有功友去北京上访。1999年11月,我丈夫已出嫁的姊妹李永贤先去了北京,被北京警察抓了,拘留15天放回来,在没放回前要叫我们家里拿1万元去取人,我们没有,它们就降为5千元,也没有,最后1千也行,看我们实在没有,只好放人。

2000年7月,我在彭州广场证实大法,被彭州公安抓回九龙镇派出所脱光衣服毒打。7月4日转到拘留所拘留17天,后又被送回公社,邪恶之徒用活麻抽打全身、用电线抽打,将叶兴华打得昏死过去;还强迫上交非法罚款1250元,将我家里的电视机、录音机、电风扇等值钱的东西抄走,等钱搜刮够才放人;将叶兴华送回了浙江。

2000年12月底,我们三姐妹带着一个小孩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前被警察抓上车,拉到离北京很远的昌平县关了起来,暴徒拷问我们的地址、姓名,我们都不说,但是警察从小孩的口中骗出了我们的地址。随后我们就被押回了彭州,元月3日被送回隆丰镇公社非法关押了7天。在此期间,邪恶之徒们采用各种刑罚,妄图让我说出资料来源,最终未能得逞,它们就将叶兴平送回了浙江;元月9日将我送入彭州市看守所,刑拘38天后非法判我一年劳教,送往罪恶的资中楠木寺。在刑满前两月,由于执着,听信了邪恶之徒的谎言写了保证书,以为骗过后早出去好加倍干好洪法工作。回来后,通过对师父新经文的学习,才知道已铸成大错,给法造成了损失,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对不起恩师的慈悲苦度。现严正声明所谓的保证书作废!

随着迫害的加剧,我们随时都面临着被抓、被打、被迫害致死的危险。就在2002年2月19日晚上,隆丰镇和九龙镇的恶警一共二十多人突然来把我们家围了,没有任何理由就把我们兄妹四人抓走,同时还搜走了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家中只剩下五个小孩没人照顾。在我们再三要求下,2月21日才把我放回家照顾小孩,其馀三人至今没放回来,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9/27456.html

成都 彭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2-12-01: 刘嘉案直接责任人:

彭州市检察院第三检察部:
电话:028-68819883
第三检察部部门负责人黄明江
检察官何岩柏

彭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罗先进13518173876

2022-07-10: 彭州致和镇普照社区书记田伟电话:18628972838
副杨记陈发林电话:13679009523
副主任姚崇彬电话:13568928880
骆兴久:13688072562
2022-06-29:曝光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610责任人刘光华
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610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长期迫害、骚扰法轮功学员。姓名:刘光华
电话:13882105583


2022-04-28: 彭州市公安局军乐派出所
黄仁松 彭州市军乐镇人民政府 13882138639
张晓龙 彭州市丹景山人民政府 18328626388

毛永兴 彭州市公安局军乐派出所 13982147677
孔珍珍 彭州市公安局军乐派出所 15184325004
柯军 彭州市公安局军乐派出所 13980945511
陈礼强 彭州市公安局军乐派出所 18702844500
游亮 彭州市公安局军乐派出所 13982058111
吕游 彭州市公安局军乐派出所 13666102159
赖腾建 彭州市公安局军乐派出所 13551110858

彭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王亚 彭州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13618020357
王志川 彭州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13980805252
肖云 彭州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13518125730
刘娅 彭州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13982111101
谢士成 彭州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13408086838
刘章建 彭州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15102877666
罗先进 彭州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13518173876
卿云川 彭州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13518121111
刘齐武 彭州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1388202105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3-11-10:

这次直接参与绑架的恶人、恶警分别是:

彭州市““610””头目范泽俊,成员乔立君、钱安菊;
隆丰镇““610””头目刘光华(手机号:13882105583)、樊贞藻(副镇长,分管““610””,手机号:13568916543);
隆丰镇邪党书记陈江棋(手机号:13980465233);
隆丰镇镇长马相友(手机号:13688412618);
隆丰镇派出所所长丁卫、和敖所长,恶警有王超(警号:072943)、另一个警号是05179;
二派打手有雷兴琅、刘江、兰红舟、廖红舟、张师祥、代锦、高伟等。

天彭镇邮编611930
隆丰镇邮编611939
丹景山镇邮编611941
通济镇邮编611944

2009-11-25: 行恶者:隆丰镇政府官员 刘光华和二排人员七、八人。
队长:尹建刚 电话:13258389157

本案件有关文件

一、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

我认为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打压是错误的。中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我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义务,于99年12月30日到北京上访,但上访无门,全被警察非法挡出。我只好去天安门广场表达心声。我双手举起“法轮大法好”的小横幅,高声喊“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以表达我的心愿。立即一边一个便衣将我双手抓住,推向面包车座椅过道,把我面朝地背朝天向车壁碰去,紧接着我身上压了很多人,我差点休克。就这样不法警察把我们劫持到天安门分局。晚上把我们送往各地驻京办,由当地政府、派出所来接。

派出所所长沈兴发把我叫出来就是拳打脚踢,打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耳如雷轰,快站立不稳,驻京办工作人员怕出事,才把我拉屋里去。

过后很久,我张不开嘴,血往肚里吞,腮帮的肉咬掉一寸多长。所长沈兴发、镇长刘延凯勒索我娘家人交出一万六千元钱才放人,不交就送去拘留。就这样2000年新春佳节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中度过。

二、遭任意拘捕,再次上访

2000年春通知我到乡政府去开会,天天逼家里人给我打电话。我到乡政府会议室时已座满了法轮功学员。派出所所长沈兴发大发雷霆,拍桌子大骂,通通不准炼法轮功,再敢炼抄家、罚款、送劳教,(因我长住成都丈夫家,所以对政府干部、派出所工作人员很陌生)。我仍然坚持要修炼,他们就非法把我送彭州市拘留,还有一位只因和我说句话,也被非法拘留。在拘留所她告诉我:所有会场学员全都罚了款。

我觉得政府干部这样的践踏法律、践踏人权,不让人说话,所以2000年12月份我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广场便衣塞入警车,载往延庆看守所。

我觉得上访无门,说句公道话也要被抓,所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这里的警察就把我们衣服脱了,只穿毛衣,鞋拖掉了,只穿一双袜子,逼迫我们在风雪巷道站一排挨冻。那时雪风的声音像狼嚎,吹得我脸像刀刮,嘴是张是合都不知道。

警察坐在空调车里守着我们,看我们冻得不行了,就拉入办公室问,见我们不回答,就打耳光,然后又拉出去冻,冻得不行又拉去烤,就这样反复折磨。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