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 元宝山区 >> 刘晓昕(刘小欣,刘晓欣,刘晓新), 女, 52

刘晓昕(刘小欣,刘晓欣,刘晓新)
刘晓昕(刘小欣,刘晓欣,刘晓新)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马林镇
个人近况: 2015年6月27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1-0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8-24: 内蒙古刘晓欣生前遭看守所和劳教所酷刑迫害
刘晓欣,赤峰市元宝山区马林镇人,二零零零年,在平庄看守所遭受残酷折磨后,被非法劳教两年,曾在图牧吉女子劳教所和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继续遭迫害。回家后,监牢的折磨、社会多方的压力,刘晓欣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不好,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刘晓欣,家住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马林镇。她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社会上,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她做事为他人着想,宁愿自己吃亏,也不伤害他人,变得正直、善良,是有口皆碑的贤妻良母。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因为坚持信仰,在看守所、劳教所却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数次险些丧命。中共看守所、劳教所这些各种名目的迫害方式包括:逼迫跪着、蹲着、撅着、“掏镣子”、“开皮”、坐铁椅子、背铐、吊铐、曝晒、电棍、罚站、踢、踹、掐,站马步、走鸭子步、跳蛤蟆步、不让睡觉、脱光衣服冷冻、逼迫在太阳底下“跳正步”等等。

下面是刘晓欣生前遭受中共看守所、劳教所酷刑折磨的部份事实。

在平庄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刘晓欣又被绑架到平庄看守所,没几天,610的人(三男一女)来了,女的叫崔桂芝,还有个姓郭的,还有个不知姓名(这个很邪恶),一个男的叫孟凡任(孟凡仁?),是来“转化”她们的。当时同时被迫害的有八个法轮功女学员:刘晓欣、步国芹、辛秀英、张秀芹、翟翠霞、王秀芳、李翠兰、张玉玲。

一天二十四小时,恶人采用各种迫害手段,连续很多天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有一次,610人员和所长张海清,还有几个警察让刘晓欣在内的八名法轮功学员围着看守所的大墙走鸭子步,就是人蹲在地上,两只手背在后边,蹲着往前走。大墙底下全是砂石,不让穿鞋穿袜子。那时是六、七月份,天特别热,火辣辣的太阳底下,一走就是一上午,汗水顺着身体往下淌。中午放回监号吃饭,回到监舍大家就开始炼功,警察冲进来一顿暴打。

接着,刘晓欣等法轮功学员被拉出去在走廊里走鸭子步,警察还让犯人给每个法轮功肩上压上一袋玉米面,大约六十多斤重。这八个人中年龄最大的五十五岁,最小的三十岁,背上一袋玉米面,逼迫她们走了一中午。有的同修把脚磨烂了,血肉模糊。步国芹因为体型胖,蹲着走不了,就背着玉米面爬着走,两个膝盖全部磨烂。汗水从每个人的身体往下滴,即使蹲着不动,肩头的面袋还得扛着,最后还得自己把玉米面送到库房里。然后让犯人给每个法轮功学员拿来一个大盆,放满冷水,让她们坐在水里打坐。刘晓欣等法轮功学员刚刚出的满身是汗,其中还有正来例假的,就被逼迫坐在冷水里,冰冷刺骨。

警察还让几个男犯人把自来水打开,一盆一盆接冷水,再从每个法轮功学员的头上一盆一盆的往下泼。警察看她们打坐纹丝不动,对迫害没有反应,就让大家出来跳正步。一个警察说:他在部队当兵时,连跳正步十五分钟,心脏就停止跳动,如果你们不放弃修炼,就强迫你们跳正步,如果跳的不够高,一寸粗的硬塑料管子就抽在腿上。“610”四个人及所长张海清、副所长白杰,还有很多警察一直看着她们,看她们跳了很长时间,还能跳,就让她们停下来了,到屋外太阳底下跳正步。

那时天正热,加上身体大量出汗,大家都口干舌燥,冒了烟一样,她们要水喝。他们提来一壶水说:谁要说个不炼,马上给水喝。大家谁都不说,他们一边往地上倒水,一边说:你们看这水都倒掉了,多可惜呀。大家没人理会,又迫使这些法轮功学员跳了一个多小时,才让停下来。

自从610三男一女来了以后,连续很多天,昼夜不让刘晓欣等法轮功学员睡觉,采用各种手段迫害。逼迫光脚跑步、蹲着、撅着、跪着、跳蛤蟆步:八个人站成一队蹲下,背后的人拽着前边的人的耳朵,八人连在一起,然后一起往前跳,有的耳朵都拽出了血。单腿跳,还是一个人拽着另一个人的耳朵,一圈一圈围着跳。逼迫站马步,逼迫跪着。

有一次,让刘晓欣等法轮功学员到看守所菜园的水沟里,在那里打坐。因为菜园里是机井,水流特别猛,他们用浇园子用的大黑胶皮管子,拿起来冲着她们每个人的头上脸上哧水,哧的她们一时上不来气,地下水特别冰冷,冻得她们直打牙巴骨。

有一次晚上十一点多,刘晓欣等法轮功学员被押回监号,警察说,你们好多天没睡觉了,今天让你们睡觉。警察把门打开,把人都叫起来,都起来接水,往地上泼,让她们趴在地上睡觉,再让往每个人的头上身上泼水。因为是连在一起的大板铺,床底下全是犯人的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他们不停的往法轮功学员身上泼水,水都流进床底下。有的法轮功学员就和狱警说:水都流进床底下,把她们东西都弄湿了,你们要泼我们,不如打开风场,让我们趴在风场,那里有下水道,你们尽管泼我们。狱警说:“这些傻种,眼看都被折磨死了,还惦记别人。”又说:“是呀,我怎么就没想起来把风场打开呢?”所长张海清破口大骂:“今天晚上我要不制服你们这些法轮功,我这个所长都不当,你们看无产阶级专政怎么专政你们,打不零碎你们!打不死你们!把铁门打开,把她们拖出来开皮!”

他们把刘晓欣的半袖撩起来,盖在头上,露出后背,让她趴在地上,用折叠的三角皮带暴打。这个恶警,打人最狠,敢下手,他使出全身力气,拼命抽打,只听啪啪的震耳声好象放鞭炮一样。因为还有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同时“开皮”殴打,就这样,一直折磨到半夜两点多钟。然后,警察给刘晓欣等几个法轮功戴上手铐和脚镣送回监号。铁门打开,犯人们惊呆了,他们以为她们被打死了,即使没迫害致死,也应该被打的半死,也得抬回来,让她们吃惊的是:法轮功学员是戴着手铐脚镣走回来的。

进号以后,刘晓欣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都是湿的,戴着手铐脚镣,也没法脱衣服,每两个人连在一起铐着,根本没法睡觉。就让号里的犯人帮助把被褥卷起来,连着很多天,黑白都不让睡一点觉,真想睡上一会儿。犯人们说:“你们背上肯定是血肉模糊,打烂了,还睡得着吗?那开皮的声音象放鞭炮一样响,我们全都吓哭了,都哭出声来了。”她们把几个法轮功学员的后背衣服撩起来,一看,后被连个印迹都没有。一个个目瞪口呆:“哎呀,太神奇了!以前你们给我们讲真相我们还不太相信,今天我们亲眼所见,我们相信了,出去后我们也要炼法轮功,太神奇了。”

早晨刚吃完饭,警察又把刘晓欣他们提出去,带进一个大房间,屋里有所长张海清,610的几个人,还有几个警察。张海清问大家:“你们谁去过北京上访把手举起来?”刘晓欣和另外几个人把手举起来。张海清猛地一脚把刘晓欣踢到走廊里。

张海清又高又壮,脚上穿着硬底皮鞋,抬起脚,狠狠地往刘晓欣的头上踢,边踢边骂:“我让你炼。”刘晓欣大声喊:“炼!炼!炼!”张海清踢刘晓欣的头就象踢皮球一样,又来了几个人,对刘晓欣大打出手。张海清又拿起电棍开始电击,于是刘晓欣又大声喊:“炼!炼!炼!”遭受到残酷的迫害。

就这样,在看守所关押了刘晓欣两个多月后,送来一张劳教票,刘晓欣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送到赤峰看守所关押。在赤峰看守所,警察让刘晓欣她们背监规,她们拒绝背,遭到警察辱骂。刘晓欣炼功遭到毒打和体罚,她就开始绝食反迫害。最后允许刘晓欣在那里炼功,在那里关押了半个月。

在内蒙古图牧吉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刘晓欣被非法转押到内蒙古图牧吉女子劳教所。一起被押走的法轮功有十五人。到那里,她们被非法关押在一个很大的房间。当天晚上,刘晓欣她们就开始集体炼功,然后冲进来很多警察,大打出手。恶警武红霞拿起法轮功学员的硬底拖鞋拼命抽打,一边打一边骂,有的被打的鼻口流血,有的被打的身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打完后,让刘晓欣她们蹲着,一蹲就是一夜。白天让她们上课,就是“转化”。大队长武红霞专管迫害法轮功,她最狠毒,打人敢下手,不计后果,张口就骂,举手就打。那些真正的犯人看见她,就发抖。狱警武红霞让学监规,然后对每个人提问题,回答合格,就过关。当她提问到刘晓欣时,问:刘晓欣,你今后怎么去做?刘晓欣说:我要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按着大法去做。她说:你再说一遍。刘晓欣又说一遍。

武红霞在讲台上站着,说:“你给我过来。”刘晓欣走过去,站在她面前。她猛地一把揪住刘晓欣的头发,另一只手攥着拳头,拼命的往她的脸上捶,一边捶一边说:“我看你还炼不炼!她又用脚踢,用脚踹,打了很长时间。武红霞打不动了,累的她气喘吁吁。两三个月过去了,还不让刘晓欣下中队。

那时只有刘晓欣等六个法轮功学员没有被“转化”,还是天天逼迫她们“转化”,刘晓欣遭到队长王桂荣惨无人道的迫害,很多天都不能走路,逼迫她们站在太阳底下曝晒。曝晒使刘晓欣昏厥过去,刘晓欣等几个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反迫害。绝食大约五、六天的时候,才让她们几个全部下中队了。

图牧吉劳教所共有三个中队,刘晓欣被分到二中队。进了中队,刘晓欣就被逼迫出工干活了。那时候的东北,天气特别冷,雪特别多,大地长期被厚厚的雪覆盖着,只有春天,雪地才开始慢慢融化。大家个个穿着小棉衣,外面再套上大棉衣,裹着头巾,再戴上帽子,只露一双眼睛。如果脸上露一点肉,那风吹在脸上象刀割一样痛。

大冬天出工的任务是到雪地里扒玉米。一眼望不到边的玉米堆,需要把带皮的玉米扒掉外皮。大家把扒下的玉米外皮垫在地上坐上去。如果在扒玉米的时候,把手套拿下来,不马上带上,一会儿就带不进去了。因为在雪地里扒玉米手套是湿的,刺骨的寒风一吹,立刻冻得梆梆硬。这样的天气,早上出工干活,到了晚上才用厂车把人拉回来休息。到了晚上刘晓欣、胡素华、周智慧炼功,被警察惨无人道的迫害,胡素华、刘晓欣、周智慧,警察曾在冬天里强迫她们全部赤身赤脚站在外面雪地里,长达数小时,看人不行了,才允许进屋。

有一次,图牧吉劳教所为了治制她们炼功,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迫害他们,把刘晓欣、周彩霞、周智慧,迫害的面目皆非,她们的头肿的很大,面色青紫,脸肿的把眼睛都封上了,犯人看见她们被迫害的惨状,都吓的胆颤心惊。寒冷的冬天,刘晓欣被冻、遭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夏天,一天晚上劳教所来了很多警察,管教科的人都来了,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个连拉带推进入会场,刘晓欣在屋拒绝,不去,被那仁花把胳膊拧了几下,又拉刘晓欣去。刘晓欣说,她们污蔑我师父,我不去。后硬被拉入会场,犹大在讲台上,胡言乱语,谤师、谤法,刘晓欣和法轮功学员站起来抗议,恶警看见谁站起来,就揪谁头发、扭胳膊,拉到院里,后来法轮功学员基本都站起来了,恶警停止往外拉人了。把这些人关进临时小黑屋里进行迫害。

二零零一年的某一天,图牧吉女子劳教所,强迫三个中队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还带着包夹到教室里去,到教室以后,警察开始放电视诬蔑、揭批、诽谤大法的录像 ,刘晓欣与很多法轮功学员站出来证实法轮大法好,大家同时背法、背《论语》不让揭批会开成,不让邪恶的阴谋得逞。邪恶疯狂至极,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个拖出去,拳打脚踢,拿电棍电击,大打出手。当时就被带到临时小号关押,科长裘××、将刘晓欣他们双臂反铐,强迫蹲在地上,惨无人道的迫害。刘晓欣在小号被关押十五天。晚上警察周国玲、武红霞把刘晓欣叫到前院,扒光了衣服遭受到毒打、打臀部,刘晓欣也没看见用什么东西抽的,一个摁着,一个打,臀部被打的青紫的痕迹,肿得老高,还骂了刘晓欣许多脏话。

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无论怎样折磨,警察看到法轮功学员还是不配合“转化”,于是就把刘晓欣、周彩霞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转押送往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

当时这几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无法行走,极度虚弱。警察就将已经要瘫痪的刘晓欣连拖带拽,强行塞进警车。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所谓的独创每月办一次洗脑班,为期半个月,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期轮番强迫洗脑和肉体摧残。

在办班期间,由男警察充当打手直接迫害,不让上厕所、睡觉、还对学员拳打脚踹,用手铐铐起来电击。恶人怕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就用胶带把学员的嘴封上,强迫用擦完地的脏水给他们洗头,进行人格侮辱。

冬天,恶人把法轮功学员架起来,只给穿内衣,在雪地里拖来拖去。在迫害中,警察长期将法轮功学员吊铐在库房顶上,持续折磨时间长达半个月以上,手铐陷入肉里致使两臂骨头外露,双手残废。有六、七个人因此双手致残。刘晓欣、胡素华等都受到极其残忍的迫害和加期。

刘晓欣历经了极其残酷的迫害和苦难,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和伤害。

历经残酷迫害身心受损 含冤离世

刘晓欣回到家里以后,丈夫害怕她再次被绑架对她看管很严,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刘晓欣只能偷偷看书学法,其中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没有了修炼的环境。

监牢折磨以及多方面的压力,身心疲惫的刘晓欣身体状况也越来越不好,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善恶有报是天理,在善与恶面前,每个人终将做出自己的选择。“真、善、忍”是普世价值,是人性中最美好的一面,是人类道德的最高境界,是一种最高尚、最伟大、最纯正的信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8/24/内蒙古刘晓欣生前遭看守所和劳教所酷刑迫害-448027.html

2016-12-12: 二、历经魔难,刘晓欣含冤离世
刘晓欣,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马林镇人,修炼法轮功后,变得正直,善良,是有口皆碑的贤妻良母,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被非法劳教,数次险些丧命于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春天,皇历新年,刘晓欣被关押在图牧吉劳教所,当时是马红云值班,刘晓欣起来炼功,值班的告诉了马红云,刘晓欣挨了马红云一顿毒打。

图牧吉劳教所女所教育科长裘××,参与了二零零一年五月至七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诬蔑诽谤大法的所谓 “揭批”大会上,刘晓欣等站出来证实法轮大法好,裘××、将他们双臂反铐,强迫蹲在地上。同年夏天,警察搞所谓的“揭批会”,被图牧吉的法轮功学员抗议,有的在会场当时就被带到临时小号关押,刘晓欣被关15天。晚上警察周国玲、武红霞把刘晓欣叫到前院,扒光了衣服打臀部,刘晓欣也没看见用什么东西抽的,一个摁着,一个打,臀部被打起几条青紫的痕迹,肿得老高,还骂了刘晓欣许多脏话。

寒冷的冬天,刘晓欣被冻、遭酷刑折磨,因此而瘫痪。无论怎样折磨,警察看到法轮功学员还是不配合“转化”,于是刘晓欣、周彩霞等被送往呼和浩特劳教所。当时这几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无法行走,极度虚弱。警察就将已经瘫痪的刘晓欣连拖带拽,强行塞进警车。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所谓的独创每月办一次洗脑班,为期半个月,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期轮番强迫洗脑和肉体摧残。在办班期间,由男警察充当打手直接迫害,不让上厕所、睡觉、还对学员拳打脚踹,用手铐铐起来电击。恶人怕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就用胶带把学员的嘴封上,强迫用擦完地的脏水给他们洗头,进行人格侮辱。冬天,恶人把法轮功学员架起来,只给穿内衣,在雪地里拖来拖去。在迫害中,警察长期将法轮功学员吊铐在库房顶上,持续折磨时间长达半个月以上,手铐陷入肉里致使两臂骨头外露,双手残废。有六、七个人因此双手致残。刘晓欣、翟翠霞、王秀芳、胡素华等都受到加期迫害。

刘晓欣历经苦难回到家后,丈夫害怕她再次被绑架对她看管很严,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刘晓欣只能偷偷看书学法,其中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没有了修炼的环境。监牢折磨以及多方面的压力,身心疲惫的刘晓欣身体状况也越来越不好。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刘晓欣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刘晓欣离世之前的愿望是把制造这场对法轮功血腥迫害的罪魁祸首江泽民绳之以法,还大法清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2/内蒙赤峰市两善良女士含冤离世(图)-338823.html

2008-09-01: 内蒙草原上的罪恶(二)
—— 图牧吉劳教所:“炼法轮功的打死一个埋一个”
......
2.付桂英、马秀芹等法轮功学员2001年11月遭受的迫害

2000 年至2001年间,图牧吉女子劳教所恶警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学员刘晓新、周智慧、翟翠霞、王秀芳被烈日下曝晒,刘晓新昏倒,邪恶之徒不但没收敛反而给她们灌食迫害,用拖鞋底打她们的脸,用电棍电击,用手铐吊挂使翟翠霞晕厥,以上学员经常体无完肤,布满电痕手指掐痕。法轮功学员付桂英被恶警酷刑折磨,其他法轮功学员抗议迫害也遭酷刑折磨。

2001年11月17日,队长杨杰把法轮功学员付桂英带到了队长们开会的大会议室,那里面已有四个恶警等在那里(有周国玲、罗进芳、那仁花,还有一个),加上杨杰5名恶警,付桂英刚一进门,她们便如恶狼一般扑上前,纷纷扒付桂英的衣服、帽子(因为东北的冬天很冷,又在外面干活,得穿厚棉衣服戴棉帽子),就开始拳打脚踢,一阵毒打过后,又拿来两根电棍开始电她,在高压电棍强大电流长时间的电击下,她就开始抽搐。恶警们还是不肯住手,经过近两小时的毒打,付桂英已经被连打带电不能动了,才被送回院里。

其他法轮功学员绝食抵制对付桂英的无理迫害,却遭到了新一轮的残酷迫害。劳教所把此事上报了北京。当时图牧吉一把手朱吉军正在内蒙劳教局开会,劳教局一把手指示,手绝不能软,出了事上边负责。朱吉军带着这样的指示,并伙同劳教局的张玉喜等三个科长迅速赶回图牧吉,开始了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马秀芹坚决抵制攻击师父和大法的文章,被内蒙劳教局的张玉喜科长带领图牧吉劳教队的李科长和三名恶警,把她用车拉到老公安局的空房子里,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毒打迫害,5个恶人一齐动手打她,并连续给她上了10次绳,晕死过去4次。邪恶之徒还不肯放过她,在手的虎口处给戴上手铐,用腿顶着她的后背,用电棍电她头部。她被这样折磨了近两个小时,被上绳后一只手很长时间不好使,还被逼着出工干奴隶活。被带出去遭此迫害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胡素敏。

在这期间,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折磨,有的被吊铐几天几夜,有的遭受毒打,电棍电。这边肖科长在会上说以后再不这样对你们了,该吃饭吃饭,而那边,就是在去会场途经二中队时已听到里面电棍还在叭叭作响,有十来个恶警正在毒打法轮功学员娇玉霞(其中有武红霞、王桂荣、罗进芳、那仁花、刘启华、杨杰、刘玉华等还有一个男打手),她们的恶行,罄竹难书,这只是他们恶行的一个小小的片段。

2001年11月份,法轮功学员卢红伟、李玉梅、王秀杰因为早上炼功被邪恶之徒酷刑折磨。恶警尹桂娟、黄爱玲等人把三位法轮功学员铐在走廊的暖气管子上,等别的法轮功学员出工后,这些恶警便开始疯狂地毒打这三位法轮功学员,在走廊打完又带到值班室毒打,并把她们的衣服强行脱掉,拽着头发几名恶警一齐动手,恶警打累了,还把法轮功学员的身上脸上浇上凉水用电棍电,当时就把法轮功学员卢红伟、李玉梅打成重伤;李玉梅的头发被拽秃两大块;王秀杰也被打得很惨。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185093.html

2005-01-01: 2000年至2001年间图牧吉女子劳教所恶警残酷迫害大法学员。学员刘晓新、周智慧、翟翠霞、王秀芳被烈日下曝晒,刘晓新昏倒,邪恶之徒不但没收敛反而给她们灌食迫害,用拖鞋底打她们的脸,用电棍电击,用手铐吊挂使翟翠霞晕厥,以上学员经常体无完肤,布满电痕手指掐痕。

参与迫害的恶警有:武红霞,娜仁花,王桂荣,罗進芳,尹桂娟等。裘祥林自99年开始参与迫害大法学员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92611.html

2004-08-26: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采用了许多惨无人道的卑鄙手段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内蒙大法弟子张玉花、朱晓英、段玉珍、刘晓欣、徐美青等都在此遭受残酷迫害。有的大法弟子被吊铐在库房顶上,双脚离地达半个月以上,现在已经造成多人因此双手致残,对此集体致残事件至今无人问津和承担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26/82624.html

2004-04-11:图牧吉劳教所劫持的众多大法弟子不屈服,仍坚修大法,当时从呼市来了一个科长,企图加重迫害。图牧吉的所长段和平指责政委朱吉君手段太软,才达不到上级要求的所谓“效果”,还狂言为了“转化”大法弟子打死几个人算什么。朱吉君因此受到批评,被退到二线工作。
恶警段和平是图牧吉最大的贪官,他接替了朱吉君的工作,亲自指挥坐镇,给恶警孟庆财(此人曾先期到北京学习了马三家等劳教所摧残大法弟子的手段和刑具使用,包括上绳、不让睡觉等),配置了新的电棍和手铐等多种刑具,开始了灭绝人性的镇压。他们从底楼开始,挨个给大法弟子上绳,有的被上3、4绳,大法弟子王占祥(赤峰)上绳中当时腰就被上断,下肢失去知觉而瘫痪(后来在全体大法弟子的共同加持下痊愈),大法弟子徐谦(赤峰)肋骨被打断。

事后据警察讲,当时还调动了武警,可武警的车在路上翻车了,没来了。

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补充

当时的政委,朱吉君(现已退二线),宅电:0482-6710068
当时男队队长,张亚光,宅电:0482-6710059
管教干事,王立伟,宅电:0482-6710141
女劳教队恶警:武红霞、伊桂娟、王桂荣、罗進芳、刘启华、李阿业、那仁花、丁利、周玉英、郭××队长

女队:
2001年春,恶警王桂荣毒打大法弟子彭慧怡(赤峰的58岁的退休女教师),牙齿被打松动,脸部被拳头打青,又隔几天,恶警马红云一拳把彭慧怡松动的门牙打落。

大法弟子范小丽等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周玉英(女)等连男带女四恶警对她進行毒打,把腰电成青紫色。

恶警周玉英抓着大法弟子高亚杰的头往铁床头上撞,管教科的周××(女)也对她進行毒打。

大法弟子贾海英等绝食时,恶警朱吉君带领管教科等科室的男恶警窜進女队進行毒打,贾海英被踢得眼睛肿得看不见眼珠,象扣上一个紫青的馒头。

大法弟子李淑亚脸也被打得青肿的吓人。

大法弟子赵淑芬和傅桂英被恶警武红霞毒打。

在大法弟子集体绝食5天时,管教科姓邱的恶警强迫大法弟子从晚上六点在操场上走到十二点钟,还让扛100斤重的化肥往车上装,给恶警挣黑心钱。贾海英当时就被压倒在地。

大法弟子李淑亚坚持炼功,前期夜间炼功,恶警伊桂娟把她用手铐每天都铐到天亮,后期李淑亚白天炼功,伊桂娟用木棒狠打李淑亚的手背,被毒打的肿得老高,恶警再给她绕肩背铐,在那寒冷的冬天,在外面的北风中背着背铐一坐就是大半天。后来,李淑亚因图牧吉的迫害不能使她屈服,被转所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加重迫害。同时转所的不向邪恶屈服的还有赤峰的周彩霞、刘小欣、胡素华和一个老太太(老田妻子)。

2002-04-04: 内蒙古图牧吉女子劳教队恶警毒打、凌辱大法弟子的事实
刘会荣、郭俊秀、刘春燕、李春霞、刘准、刘晓昕被夜间吊起不让睡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4/27848.html

赤峰 元宝山区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22-06-13: 元宝山区政法委(区号:0476)
刘玉柱 3558686 手机:13947647996
林树权 3516269 手机:13150946116
李丛芳 3510430 手机:18647619388
王风波 3533939 手机:18847681518
办公室 3510954(传真)
鞠文轩 3510954 手机:15004760111
综治办 3523656
维稳办 3512890(传真) 3533535
防范办 3523657
政工办 3519018

赤峰市元宝山区公安局
国保大队
王贺然 13904763585
王艳军 13947686101
卢玉财 15504863220
柴景民 13624766996
张海清 13848888882
徐春山 13847646531
王辛午 15560352233
纪文华 15048662816
武勇 13948634193
陆志 13948769828

2021-09-09: 内蒙古赤峰地区电话区号:0476
赤峰市元宝山区
刘志会 元宝山镇 主管迫害法轮功负责人:15848982828
王久燕 元宝山镇610 洗脑班负责人
吕晓杰 玉皇村居委会主任,(参与骚扰迫害)15048372189
刘晓青 马林司法所所长 18747696909
李伟东 马林街道党委副书记 13694768587

元宝山区政法委
王冰 (政法委书记) 3558989 手机:13847681418
刘玉柱 3558686 手机:13947647996
林树权 3516269 手机:13150946116
李丛芳 3510430 手机:18647619388
王风波 3533939 手机:18847681518
办公室 3510954(传真)
鞠文轩 3510954 手机:15004760111
综治办 3523656
维稳办 3512890(传真) 3533535
防范办 3523657
政工办 3519018

赤峰市元宝山区公安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