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6-2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 >> 张淑芝, 女, 70

个人情况: 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八厂 大庆油田家属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广厦小区
拘留时间: 2005年1月16日
有关恶人: 恶人付志军,分局副局长赵兴春带领4、5个恶警,尚志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张文斌和于洪波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2-19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侯继斌 侯晓艳
夫妻/父母: 张淑芝
兄弟姐妹/伯父母: 张淑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4-13: 被枉判五年多 张淑芝、侯晓艳母女冤狱中仍修心向善
大庆市让胡路区法轮功学员张淑芝老人与女儿侯晓艳,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被哈尔滨市、尚志市、大庆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警察合谋绑架,被劫持到哈尔滨市,后分别被非法判刑五年半、五年,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已经三年半。

张淑芝被迫害致双眼视物不清,家人无奈出钱到监狱外做了手术,至今还有一只眼睛视物不清。

自从二零一八年到现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直不让张淑芝和侯晓燕与家人会见。侯晓艳很惦记家中年迈的父亲和体弱有病的女儿,二零二零年七月,她给丈夫打过一次电话,得知女儿的身体状况不好,病情时有反复,多方医治花了很多钱效果不好。侯晓艳丈夫常年赴境外工作,工作繁忙、生活负担很重,既惦记被关押在监狱的妻子,又要领孩子四处求医,心力交瘁。打过这一次电话后,监狱就再也没让侯晓艳打电话。

侯晓艳被绑架迫害时,女儿未满十六岁,身患甲亢病,听说妈妈、姥姥被无辜的抓捕关押,爸爸又在边远的地方工作,孩子哭成了泪人,眼睛哭得又红又肿。周六、周日学校放假,小女孩独自在家,晚上都不敢开灯,只好蜷缩在床上。七十岁的姥爷来给外孙女做伴儿,姥爷身体也欠安。由于不法警察私闯民宅抓人,使她姥爷精神受到刺激,惊吓后,睡不着觉,心脏不稳,随时发病,整天药不离身,又上火致神情不安。

侯晓艳,一九七七年出生,原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二厂职工,修炼法轮功后,更加纯朴善良,善待他人,在单位服从分配工作,且兢兢业业,在家中是位孝女、良妻、女儿的好妈妈。她母亲张淑芝七十多岁,一九九六年初修炼法轮功后,患有难以治愈的严重神经衰弱、失眠症等多种疾病,都神奇的康复。张淑芝老人与人为善,是一位亲邻公认的好人。

一家四人被绑架

二零一七年十月初各单位放长假,张淑芝与女儿侯晓艳,十月六日坐儿子侯继斌开的自家车回老家尚志市帽儿山省亲,并取白菜(绿色食品),途经哈尔滨市并带着搭车的妹妹张淑兰一路前往。十月七日,张淑芝娘仨从尚志回到大庆。

十月十日上午,尚志市公安局警察开着几辆车跨市来到大庆市,伙同大庆警察先非法抓捕了正在各自单位上班的张淑芝的女儿侯晓艳,儿子侯继斌与儿媳。

下午一点多,七八个身着便衣的尚志和大庆警察,到张淑芝家先采取蹲坑、跟踪张淑芝的七十岁老伴。当她老伴从女儿侯晓艳家走到自家楼下时,警察采取欺骗的手段打听卖楼房的情况(张淑芝家楼上四楼卖房),待她老伴上楼时,这些便衣诡秘地尾随其后。

等老人打开房门进屋时,突然三四个便衣蹿上来拽住房门,欲夺门而入。不知情的老人阻拦说:“你们是什么人?我家也不卖房。”就撵他们。他们又谎称进屋看看房屋结构。霎那间,七八个便衣闯进屋来。老人又问:“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跟土匪似的。”这时一个便衣拿出证件说他们是尚志公安局警察,然后就在屋里乱翻乱拿。

此时张淑芝老人不在家,他们就坐沙发上等着,并翻走几十本法轮功书籍和几张真相资料。张淑芝老伴对警察说:我的心脏病被你们吓犯了。他们哪管百姓安危,还恐吓老人去开女儿侯晓艳的家门,并抢走老人钥匙。当把老人带到女儿家时,老人看到房门已被打开,执法犯法的警察叫开锁大王打开侯晓艳的家门,非法抄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塑封机、五个小收录机、接收天线(锅)等个人物品,还劫走侯晓艳丈夫用的摄像机、照相机。他们把抄走的物品还罗列成没有任何签字的清单,而照相机没写在清单上。

守候在张淑芝家的不法警察,等张淑芝从外面一回来,就把张淑芝拖拽到车上拉走。

张淑芝和女儿侯晓燕、妹妹张淑兰(常人)被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儿子侯继斌(常人)被关押在尚志看守所。侯继斌的妻子王卫平当天被放回家。数天后,张淑兰和侯继斌相继被放回。

母女被非法判五年多

不法警察抓捕的所谓“理由”:侯继斌、张淑芝、侯晓艳、张淑兰四人去尚志市帽儿山了。恰好那时,帽儿山被人发放了救人远离灾难的法轮功真相资料。不法之人怀疑是张淑芝他们发的,就构陷到尚志市公安局,从而导致十月十日尚志警察跨市强行抓人,就连没跟车去帽儿山的张淑芝的儿媳——侯继斌的妻子王卫平一同被劫持到哈尔滨非法审问。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张淑芝、侯晓艳母女在哈尔滨市阿城区刑庭遭非法庭审,法官王伟臣、两个陪审员、两个公诉人、一个书记员依次就座。旁听席上有三个610人员和国保人员旁听,只允许每位当事人的三位家属(共六人)旁听。

上午十点十五分,张淑芝、侯晓燕母女走入法庭,公诉人提起公诉,并以所谓“证据”对两位法轮功学员进行构陷、罗织罪名。两位法轮功学员正念正行,对这非法指控一一予以否认。

侯晓燕当庭陈述了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使她身心受益,自己如何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无论在家庭、在单位、在社会都能做一个好人,让世人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有理有据的陈述使现场工作人员非常感动。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当庭落泪。

张淑芝也正念抵制非法指控,义正词严地说:“我没罪。”

两位律师为两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无罪辩护,律师指出控告江泽民没有错,一一驳回了公诉人罗织的一切罪名,以《新闻总署五十号令》为依据说明法轮功的书籍都能合法出版,我的当事人没有罪。法官非常震惊,当时就索要了该文件。

两位律师要求当庭无罪释放自己的当事人张淑芝、侯晓艳。整个庭审一直到下午一点二十分结束,没有当庭宣判结果。

张淑芝、侯晓燕母女,分别被枉判五年六个月和五年,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女子监狱迫害。

在冤狱中坚持修心向善

侯晓艳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训监区(原九监区),她的母亲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原十一监区)。侯晓艳被劫持到监狱后,她的工作单位到监狱来与她解除了劳动合同。

侯晓艳是个非常单纯善良的人,看起来柔弱纤细的她,在外人无法想象的黑窝里,依然秉承着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处处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帮助迷中人走出劫难的大法徒。在这个环境中,她被包夹、限制不许自由出监舍,但她尽自己所能,比如上厕所的时候主动抬马桶,洗漱的时间只有五分钟,在这么少的时间里还帮别人抬马桶,把自己的水让给别人用。当别人有困难时,即使不向侯晓艳开口,她也会尽最大努力帮助别人。新来的人缺这少那的,她都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本来也不充裕的东西毫无保留的拿出来。看不得别人有困难,当新来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时,侯晓艳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制止迫害并逐级反映情况,帮助同修。

集训九监区目前在监狱承担两个角色,一是接收所有新入监的犯人,在这个监区呆两至三个月就会下到各个监区继续服刑。二是和八监区共同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两个监区轮流收人,比如这个月集训收,下个月八监区收),法轮功学员不下到各个监区,一直在这两个监区被迫害直到出狱。

目前,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集训监区共有18个组,1至8组是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新来的法轮功学员会分别被放在这几个组。疫情后8组变成隔离组,关押快要回家的人,形式上与其他犯人隔开。9至18组是新收组,“不转化”、“不听话”的法轮功学员会被单独放在这几个新收组里。侯晓艳目前在18组,新收组的监舍约四十平方米,摆了14张上下铺床,一人一铺的话,最多能住28人。但在集训监区,新收组一屋最多时挤50多人,少时也要35人左右,各种传染病如结核、皮肤病(疥疮、湿疹等)、肝炎(乙肝、丙肝等)、性病、艾滋病……都混放在一个屋里。

因为不认罪,侯晓艳被限制每月消费不得超过90元。监狱里一提心相印卷纸约25元,一包ABC卫生巾约11元,一块雕牌皂约5元5角,一块竹盐香皂约7元,一支舒克牙膏约22元,一支普通牙膏约9元5角。侯晓艳怕丈夫和家人惦记她,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信。监狱不让她打电话,还说二零二一年有新规定,即使疫情结束,她这样的不允许家人会见。侯晓艳想给家人写信,但买不到信纸。

母女曾经多次遭迫害

母亲张淑芝,曾多次遭绑架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张淑芝、侯晓燕娘俩进京上访,大庆油田八厂派出所所长孙宝文等多人,强行将母女俩押回大庆油田八厂派出所,所长孙宝文欺骗家人,利用在派出所打工的亲属李春国向家里索要1—2万元就放人,家人没有上当受骗。十月十八日被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十一月十八日转到大庆大同区看守所关押十五天放回家。

张淑芝二零零零年二月又被非法关押到大庆市大同区看守所数日。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张淑芝、侯晓燕母女在户外炼功,被非法拘禁在大庆市看守所。大庆油田八厂派出所所长孙宝文乘机让家人把户口迁走,家人无奈只好同女儿家把户口迁走。

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早三点左右,张淑芝出去贴真相材料,被八厂油田保卫科无理拘禁,后又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迫害(几年不详)。

二零零五年腊月三十那天,张淑芝回尚志县冒尔山老家过年,打三轮车回家时,给三轮车司机讲真相、送护身符,付车费时另外多给司机10元钱,想让司机早点回家过年,这个司机拿着护身符到派出所举报张叔芝,被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非法枉判4年刑,关押黑龙江省哈市女子监狱迫害,她艰苦熬过4年。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三十分左右,女儿侯晓艳在单位上班,龙岗公安分局警察开两辆车到她单位,在队长和书记的带领下,找到正在岗位工作的侯晓艳,谎称调查写“诬告信”的事,让侯晓艳换掉工作服,拉到龙岗公安分局,非法盘问谁给写的诉状(控告江泽民),谁给打印的,被侯晓艳正义拒绝,于晚上7点多钟,强行把侯晓艳拽到车上,关押到让区独立屯拘留所非法拘留7天,侯晓艳抗议迫害,绝食六天,于二十八日回家。

侯晓艳的单位怕受影响,给她调换工作岗位。侯晓艳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领导和职工都知道她是个善良难得的好人。

现在母女二人同陷一个冤狱,不得相见,得不到对方的任何消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13/被枉判五年多-张淑芝、侯晓艳母女冤狱中仍修心向善-423309.html

2018-04-24: 哈尔滨市张淑芝、侯晓燕母女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刑庭现场。法官王伟臣、两个陪审员、两个公诉人、两位律师、一个书记员依次就座,旁听席上只允许每位当事人的三位家属(共六人)旁听,有三个610人员和国保人员旁听。

上午十点十五分,法轮功学员张淑芝、侯晓燕母女走入法庭,公诉人提起公诉,并以所谓证据对两位法轮功学员进行构陷、罗织罪名。

两位法轮功学员正念正行,对这非法指控一一予以否认。侯晓燕当庭陈述了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使她身心受益,自己如何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无论在家庭、在单位、在社会都能做一个好人,让世人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有理有据的陈述使现场工作人员非常感动。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当庭落泪,张淑芝也正念抵制非法指控,义正辞严的说:“我没罪。”

两位律师为两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无罪辩护,律师指出控告江泽民没有错,一一驳回了公诉人罗织的一切罪名,以新闻总署五十号令为依据说明法轮功的书籍都能合法出版,我的当事人没有罪。法官非常震惊,当时就索要了该文件。

两位律师配合默契,都能相互积极主动为当事人补充辩护,并要求当庭无罪释放自己的当事人——法轮功学员。

整个庭审一直到下午一点二十分结束,没有当庭宣判结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24/哈尔滨市张淑芝、侯晓燕母女被非法庭审-364506.html

2018-04-14: 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侯晓艳、张淑芝面临非法开庭
黑龙江省大庆市阿城区法院欲于4月18日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张淑芝、侯晓艳进行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4/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64123.html#18414044-26

2018-04-11: 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广厦大法弟子侯晓艳、张淑芝面临非法开庭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大庆市大法弟子侯晓艳、张淑芝被尚志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侯晓艳、张淑芝被构陷案卷到阿城法院,下周开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1/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64023.html

2017-10-22: 大庆张淑芝一家四人被绑架 老人孩子凄凉度日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大庆市让胡路区广厦小区法轮功学员张淑芝老人与女儿侯晓艳、儿子侯继斌、儿媳和妹妹张淑兰分别被黑龙江省尚志市公安、大庆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及哈尔滨市警察在不同地点非法抓捕,被劫持到哈尔滨市。

张淑芝、侯晓艳、张淑兰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侯继斌现被非法关押在尚志看守所,私家车至今被扣押。儿媳第二天(十月十一日)被放回家。

侯晓艳的女儿未满十六岁,身患甲亢病。听说妈妈、姥姥被无辜的抓捕关押,而舅舅、姨姥也被牵在其中,爸爸又在边远的地方工作,孩子哭成了泪人,眼睛哭得又红又肿。周六、周日学校放假,小女孩独自在家,晚上都不敢开灯,只好蜷缩在床上。七十岁的姥爷来给外孙女做伴儿,姥爷身体也欠安。由于不法警察私闯民宅抓人,使她姥爷精神受到刺激,惊吓后,睡不着觉,心脏不稳,随时发病,整天药不离身,又上火致神情不安。

现在,祖孙二人寝室难安,身心上承受本不该承受的痛苦与折磨。如今只好互相安抚,艰难的凄凉度日,姥爷劝外孙女别哭,别多想,别影响学习;外孙女劝姥爷多保重身体。

二零一七年十月初,因为各单位放长假,张淑芝与女儿侯晓艳,坐儿子侯继斌十月六日开的自家车回老家尚志市帽儿山省亲,并取菜(绿色食品),途经哈尔滨市并带着搭车的妹妹张淑兰一路前往。十月七日,张淑芝娘仨从尚志回到大庆。

十月十日上午,尚志市公安局警察开着几辆车跨市来到大庆市,伙同大庆警察先非法抓捕了正在各自单位上班的张淑芝的女儿侯晓艳,儿子侯继斌与儿媳。下午一点多,七八个身着便衣的尚志和大庆警察,到张淑芝家先采取蹲坑、跟踪张淑芝的七十岁老伴。当她老伴从女儿侯晓艳家走到自家楼下时,警察采取欺骗的手段打听卖楼房的情况(张淑芝家楼上四楼卖房),待她老伴上楼时,这些便衣诡秘的尾随其后。

等老人打开房门进屋时,突然三四个便衣窜上来拽住房门,欲夺门而入。不知情的老人阻拦说:“你们是什么人?我家也不卖房”,就撵他们。他们又谎称进屋看看房屋结构。霎那间,七八个便衣闯进屋来。老人又问:“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跟土匪似的。”这时一个便衣拿出证件说他们是尚志公安局警察,然后就在屋里乱翻乱拿。

此时张淑芝老人不在家,他们就坐沙发上等着,并翻走几十本法轮功书籍和几张真相资料。张淑芝老伴对警察说:我的心脏病被你们吓犯了。他们哪管百姓安危,还恐吓老人去开女儿侯晓艳的家门,并拿走老人钥匙。当把老人带到女儿家时,老人看到房门已被打开,执法犯法的警察用开锁大王打开侯晓艳的家门,非法抄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塑封机、五个小收录机、接收天线(锅)等个人物品,还拿走侯晓艳丈夫用的摄像机、照相机。他们把抄走的物品还罗列成没有任何签字的清单,而照相机没写在清单上。

守候在张淑芝家的不法警察,等张淑芝从外面一回来,就把张淑芝拖拽到车上拉走。尚志的警察拿张淑芝老伴的钥匙不还,害得老人进不去屋,就跟走在后面的大庆警察要钥匙,才把钥匙追讨回来。

后来侯晓艳的父亲在整理警察扔下的清单和几张废纸中发现,警察只在一张没字的纸上面写着:“以上看过跟你说的一样。”而老人回忆说:当时警察什么也没跟我说,我也没看见什么,怎么留这个字样的条 ?

不法警察抓捕的所谓“理由”:侯继斌、张淑芝、侯晓艳、张淑兰四人去尚志市帽儿山了。恰好那时,帽儿山被人发放了救人远离灾难的法轮功真相资料。不法之人怀疑是张淑芝他们发的,就构陷到尚志市公安局,从而导致十月十日尚志警察跨市强行抓人,就连没跟车去帽儿山的张淑芝的儿媳——侯继斌的妻子一同被带到哈尔滨非法审问。

张淑芝七号从尚志回来说:去帽儿山取菜时,她儿子侯继斌、女儿侯晓艳都没让她下车,俩人说老妈年纪大了。

张淑芝老人今年六十八岁,是大庆油田家属,一九九六年初修炼法轮功后,患有难以治愈的严重神经衰弱、失眠症等多种疾病,都神奇的康复。身心受益的她以大法真善忍为准则,不但严格要求自己做个真正的好人,还教育子女在单位不贪不占,处处为他人着想,维护国家利益。张淑芝老人与人为善,是一位亲邻公认的好人。

张淑芝的女儿侯晓艳女士,四十多岁,在大庆油田采油二厂工作。修炼法轮功后,纯朴善良,善待他人,看淡名利,在单位服从分配工作,且兢兢业业。在亲朋中口碑皆好,在家中是位孝女、良妻、女儿的好妈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2/大庆张淑芝一家四人被绑架-老人孩子凄凉度日-355770.html

2017-10-15:黑龙江省尚志市大法弟子侯晓艳、张淑芝及俩未修炼的人遭非法关押
2017年10月10日,大法弟子候晓艳、张淑芝、张淑兰(常人)、侯继斌(常人)被尚志公安分局绑架。侯继斌(常人)现被关押在尚志看守所。其余3人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哈尔滨第二看守所。

责任单位:尚志公安分局、哈尔滨公安分局、大庆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5/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55486.html

2017-10-13: 黑龙江省大庆大法弟子张淑芝和未修炼的家人被绑架
大庆让胡路广厦大法弟子张淑芝、女儿侯晓燕和没修炼的妹妹张淑兰(是搭车回家),由没修炼的儿子侯继斌开车,大约在10月1日去尚志帽耳山亲属家取菜,因车被录像、跟踪,10月10日由哈、尚志、大庆公安分局(具体部门不详)联合在大庆绑架了他们。张淑芝、侯晓燕、张淑兰现被非法关押在哈第二看守所。侯继斌当天被绑架到尚志公安分局,现不知在哪。侯继斌的妻子王卫平也被抓走,现已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3/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5428.html

2017-10-12: 大庆市让区广厦大法学员张淑芝被绑架
黑龙江省大庆广厦大法弟子张淑芝,和女儿侯艳和儿子侯继斌、儿媳王伟萍,在“十一”长假期间,去过黑龙江省哈尔滨冒尔山。10月10日,张淑芝被冒尔山公安局和大庆广厦公安绑架。具体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2/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5399.html

2008-02-01: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171502.html

2005-04-24:大法弟子张淑芝于4月20日被非法秘密送入哈尔滨女子监狱。详情待查。

2005-03-22: 张淑芝被尚志市法院秘密非法判刑4年,家人申诉无门
自2005年2月4日黑龙江省尚志市公检法合谋非法审判大法弟子张淑芝以来,她的家人一直向尚志第一看守所等部门打电话询问情况,可是看守所不是无人接便是告知:“没有义务告诉你。”无奈,家人只好第7次踏上去往尚志市的火车。

3月17日上午,张淑芝的家人来到尚志市法院找到刑庭庭长韩诗龙,问及张淑芝一案处理结果,他让家人找办案人马玉艳。马玉艳说:“张淑芝已判刑4年,15日判决书已送交本人,她本人想上诉,现在你们可以去看守所见她,申诉期限10天(法律规定期限15天)。”家人问:“按规定判决书应一式二份及时交与家人,为什么不及时通知家人?依据什么判4年?为什么不公开?” 马玉艳说:“按法律规定判的,爱上哪告上哪告去。”

上午9点多家人来到看守所找到吕占武所长。吕所长说:“不能让你见,我这没收到判决书,你们走吧。”家人再次来到法院找到办案人马玉艳。要求代写申诉书。马玉艳给看守所打电话,曹管教接电话说:“看守所已接到判决书。”马玉艳让曹马上去问张淑芝想不想申诉?会不会写字?曹问完后回来说:“张淑芝想申诉,她不会写字。”家人又第二次去看守所,吕所长说:“有判决书也不让见,不让家人代写申诉书,她想申诉的话本人直接与法院联系,不用你们管,要见就请律师。走吧,我们在办公。”家人第三次来到法院,马玉艳不在,有一办事员说:没办法,这种情况只能通过各种关系才能见。

3月17日下午,家人辗转来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法院的信访办挤满了上访人员。有一人称张法官的工作人员,向他说明上述情况后问他怎么办?他竟然恶狠狠的说:“判的轻,该判死她。”当时他给尚志市法院打电话,院长尤增发接的电话。张法官对尤说:“是,他们来了,我对他们说判的轻。”又是恶狠狠的说:“有个29岁的研究生因炼法轮功判了12年,老太太来找说她孩子判的重,我看应该判死他们。”接着二人唠起了家常,待他放下电话后说:“你们还得通过个人关系找吕所长看能不能让见。”

2005-03-21: 现知,大庆大法弟子韩乃秀、张淑云、张维霞、张淑芝仍在看守所被邪恶迫害之中;被送往大庆劳教所的安森彪和另外两名大法弟子(暂不知姓名),3月15日被送往绥化劳教所加重迫害,安森彪因绝食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2005-02-12: 2005年2月2日,尚志市国保大队通知张淑芝的家人检察院已非法批捕,2月3日案卷已快速转至尚志市法院,邪恶之徒欲对其非法审判。如今张淑芝抗议非法关押已绝食绝水第26天,张淑芝昏迷、下身麻木、多次抽搐,生命危急,尚志市国保大队、第一看守所无视张淑芝的生死,拒不放人。

张淑芝是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八厂的大法弟子。2005年1月16日,到黑龙江省尚志市帽儿山镇参加亲属的婚礼。她给开三轮车的付志军讲真象,被举报,于1月17日上午9:30分被帽儿山公安分局恶警赵光春等绑架。1月18日上午, 大庆市公安局刑警队突然闯入张淑芝家中非法抄家。

张淑芝遭非法关押以来,其家人一直在设法营救。

下面是张淑芝的家人披露的他们近期到有关部门要回自己亲人的经历。

2005年2月2日,我们来到尚志市第一看守所,要求见亲人张淑芝,但遭到所长吕占武的拒绝。在尚志国保大队,非法办案人张文斌拒不接待扬长而去;王辉态度蛮横责问收到的各地信件是不是我们写的,为什么说他们是邪恶;恶徒杨克新像对待犯人似的盘问我们的身份,问我们住在哪里?被我们严辞拒绝。杨对我们递交的公开信极为不满:“还想立即释放?信我都给你们入卷了,你们就等着收拾你们吧。”并指着自己鼻子叫嚣:告诉你们我不怕,你们可以告我。王辉说检察院已批捕将非法批捕通知单交给我们,我们说我们不承认这个,拒绝签字。

2月3日上午,我们来到尚志第一看守所要求见人遭到拒绝,张淑芝的长子及女儿质问他们时,所长吕占武、副所长及赵指导员竟蜂拥而上,拳打脚踢硬是将张淑芝的女儿推出门外。

2月3日下午,我们奔走于检察院和法院之间,法院刑事庭庭长韩诗龙接待了我们。韩说张淑芝的行为非常严重,证据(真象资料)几百份,已构成刑事犯罪,必判无疑了。我们提出你们根据什么判她有罪?韩说根据《刑法》第300条。我们说《刑法》300条并未说法轮功是×教。韩说“两高”对法轮功有司法解释和决定。我们说只有人大有权解释法律,而 “两高”对法轮功的司法解释和决定本身就是非法的。而且《宪法》规定“公民信仰自由”“公民言论自由”“公民人身不受侵害”。张淑芝即使有几千份资料她的行为也完全符合《宪法》。韩说这是国家规定的我们只得按规定执行。我们说当年听国外广播是“听敌台”,知识分子是蹲牛棚的“臭老九”,邓小平曾保证“永不翻案”,近百年来历次政治运动不都是某些人利用国家机器干的吗?而且作为国家执法人员首先得按法律办案,这是你们的职责呀?韩说我看你们的思想也有问题,我若这么办我的饭碗就没了。并说审判时可以不通知家属。我们说公开审理为什么不通知家属?韩肯定的说无须通知,如果你们请律师可以通知家属。对于当时已绝食绝水18天生命处于危机的张淑芝,我们再次要求立即释放,韩说张淑芝的行为是对抗政府,后果自负。

我们多次要求见法院院长杨春伟都未得见,而且说农历新年期间一切案子都冻结,我们只好于2月4日将要求依法办案、无罪释放张淑芝的信函让工作人员转交杨春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2/95360.html

2005-02-01: 2005年1月25日上午,我们来到尚志市第一看守所见到了绝食9天的亲人张淑芝。她很瘦弱,因灌食胃部、食道、鼻孔均已插伤,有咳血现象。

下午我们来到尚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杨克新、办案人王辉接待了我们。杨说张淑芝的案子他全面负责。我们问为什么拘留张淑芝?杨蛮横的说:“既然国家把法轮功定为XX,她散发传单××份,情节非常严重,是刑事犯罪。” (拘留通知上是扰乱社会秩序)我们问杨:“你们执法工作以什么为依据?”他说:“当然是宪法。”我们说:“《宪法》明文规定:‘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公民言论自由’,‘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张淑芝的行为完全符合法律。”他说:“她宣传真善忍就是犯罪”。我们说:“你们执政机关首先得按法律办事啊?”他竟理直气壮的说:“制定宪法的方针是什么?”我们说:“国家还有高于《宪法》的方针吗?《宪法》是国家的根本的母法。老太太修炼前一身病,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教育子女在工作岗位不贪不占,处处为他人为国家着想却被关押。国家几十年来经过历次运动有过多次教训:当年《红楼梦》是大毒草今天是名著;刘少奇一夜成为大工贼;张志新因说真话而遭迫害。这一切也是某些人利用党干的,如果法轮功也如历次运动的遭遇一样的话,那么你们今天以权代法、无视张淑芝的生死,将来不也得承担历史责任吗?杨自信的说:“一切由党负责,我不负责!”

对此,我们向尚志国保大队和尚志第一看守所递交了一封信(附1),提出三点要求:停止灌食、立即释放张淑芝、以上请求如不能实施的话,那么,张淑芝身体一旦造成严重后果或导致死亡,由谁承担法律责任的问题,我们请求给予答复。

2005年1月27日上午,张淑芝昏迷、浑身抽搐、下肢麻木被送往尚志人民医院抢救。看守所的刘大夫只是叫医生给量量血压、听听心率便说一切正常而将张淑芝拉回看守所。

2005年1月27日下午,我们来到国保大队找到队长杨克新,要求答复我们的三点请求。杨说:“张淑芝的案子我们谁也不敢管,谁若将她放了,我们都得就地免职”。我们说:“党还能株连九族吗?任何情况下都得按《宪法》办事啊!你们不能无视张淑芝的生死吧?”杨竟然说:“没事儿,她死不了”。当我们要求他将此说法落实到书面时,他竟拒绝。

经过几天的奔波仍没有答复的情况下,我们只得给尚志国保大队和尚志第一看守所再次写信。(附2)要求将张淑芝重新送往医院进行全面检查;立即释放张淑芝。如今张淑芝已绝食15天,每天还在点滴维持生命。

张淑芝家人给尚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第一看守所的公开信

第一封信

尚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第一看守所:

我们是张淑芝的家人,对于张淑芝的近况,我们有几点请求:

一、停止灌食
因为前几天灌食后,已造成张淑芝胃部、鼻孔、食道插伤,且伴有头晕、咳血现象。为她生命安全考虑,我们请求停止灌食。

二、立即释放张淑芝
张淑芝已绝食11天,从医学角度讲,11天已超过生命极限,她随时有生命危险。从爱惜生命、人性化管理角度,首先她能够活着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请求立即释放张淑芝

三、以上请求如不能实施的话,那么,张淑芝身体一旦造成严重后果或导致死亡,由谁承担法律责任的问题,我们请求给予答复。

张淑芝的全体家人 2005年1月27日

第二封信

尚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第一看守所:

关于张淑芝的危急情况,我们于2005年1月27日上午向你们提出三点请求。两天以来你们未做任何答复,而且你们互相推脱责任。

2005年1月27日上午,已绝食11天、头晕、咳血、抽搐、下肢麻木、生命危急的张淑芝,在看守所医生看护一夜未好转的情况下送人民医院抢救。可是,对于一个生命危急的病人,未做心电图、B超、CT等检查,只是用听诊器听听心脏、量量血压便说她一切正常而拉回看守所。而且开药时刘大夫竟让家人付钱,家人不付钱就不给开药。从这些现状看,你们对张淑芝的身体检查根本就没有诚意。而且,在我们一再请求下,国保大队杨克新队长竟然说:“她死不了”。为张淑芝的生命安全考虑,我们提出再次到医院对张淑芝的身体健康进行全面检查。立即释放!

鉴于以上种种努力,你们仍不放人。那么你们将她交给我们我们也不要了。但是,张淑芝一旦造成身体严重伤害或导致死亡,我们将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那么,看守所和国保大队将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张淑芝的全体家人 2005年1月29日

2005-01-28: 张淑芝,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八厂大法弟子。2005年1月16日到黑龙江省尚志市帽儿山镇参加亲属的婚礼。下车乘坐三轮时,给开三轮车的付志军讲真象,被他事后举报,于1月17日上午9:30分被帽儿山公安分局恶警赵光春等非法绑架,并搜走带回去准备救度众生的大法真象资料。

1月18日上午,大庆市公安局刑警队突然闯入张淑芝家中非法抄家,搜走法轮大法录音带等资料。18日家人去帽儿山公安分局要人时,他们说:不是我们抓的,是省610下令抓的。现在直接办案单位是尚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张淑芝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尚志市第一看守所,一直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现已绝食第11天。

2005-01-26: 大庆大法弟子张淑芝在尚志市第一看守所已绝食抗议9天
张淑芝,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八厂大法弟子。2005年1月16日到黑龙江省尚志市帽儿山镇参加亲属的婚礼。下车乘坐三轮时,给开三轮车的付志军讲真象,被他事后举报,于1月17日上午9:30分被帽儿山公安分局恶警赵光春等非法绑架,并搜走带回去准备救度众生的大法真象资料。

1月18日上午,大庆市公安局刑警队突然闯入张淑芝家中非法抄家,搜走法轮大法录音带等资料。18日家人去帽儿山公安分局要人时,他们说:不是我们抓的,是省610下令抓的。现在直接办案单位是尚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张淑芝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尚志市第一看守所,一直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现已绝食第9天。

2005-01-24: 大庆大法弟子张淑芝的家人对尚志市不法恶徒的起诉
张淑芝被尚志市公安局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为名而非法刑事拘留,非法羁押于尚志市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5/1/24/94107.html

2005-01-23:2005年1月16日中午,大庆大法弟子张淑芝在去尚志市帽儿山镇富民村其兄家的途中,向三轮车车主付志军讲真象。第二天恶人付志军向尚志市610举报,610汇报省公安厅并通知帽儿山镇公安分局,分局副局长赵兴春带领4、5个恶警于当天上午9点在无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闯入张淑芝其兄家,强行将张淑芝绑架至帽儿山镇公安分局,并于当日下午1点送到尚志市第一看守所。

18日,张淑芝家人去尚志市第一看守所时,尚志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张文斌和于洪波正在对张淑芝非法提审。直到18日下午4点,超过规定24小时后才将拘留证交给家人。19日下午1点半,尚志市国保大队及帽儿山镇公安分局6个恶警又到张淑芝其兄家补拍照片欲做伪证。

张淑芝家住采油八厂井下三大队,她在修炼法轮功前患有严重神经衰弱、失眠等症。张淑芝96年初得高德大法后,身心健康、善待他人。99年,江泽民公然践踏《宪法》,非法干涉公民信仰自由,残酷镇压法轮功。身心受益的张淑芝为使世人免受谎言毒害,常善意的向世人讲清真象。

2003-02-08: 自99年7月20日大法受到迫害以来,大庆市不法之徒紧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到目前为止,仅大庆市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上千人次,劳教几百人,判刑几十人,迫害致死已达十几人。因邪恶之徒严密封锁消息,我们只收集到部份被非法劳教的同修名单,现公布如下:
张淑芝 女 一年 哈尔滨戒毒所

2002-01-07: 张淑芝,女,52岁家住大庆市大同区采油八厂3—21—4—502。

2001年6月1日早三点左右出去贴真相材料,被八厂油田保卫无理拘禁。在此之前已被非法拘禁三次了。因女儿家的孩子刚满4个月在我家,本想让女儿去接孩子,但油田保卫的“范大队长”不让打电话。等女儿到家接孩子时刚满4个月的孩子早已泣不成声。现在我被非法关押在省戒毒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7/22709.html

2001-11-20: 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虐待和勒索的部份事实(续)
张树芝,女,56岁。2000年12月17日进京上访被抓,非法关押在海淀区拘留所,强行给吃迷魂药。12月23日被押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9天。派出所杨国强勒索209元,乡政府赵金国勒索2000元。2001年1月9日被乡政府强行带去办洗脑班,3月21日放回,被乡政府赵金国勒索2000元,双城拘留所勒索150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0/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虐待和勒索的部份事实-续--19920.html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1-06-20: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副狱长:刘志强 狱侦科:肖林
集训监区大队长:吕晶华;
九监区大队长:颜玉华 警察:贾文君;
六监区大队长:郑杰 副队长:张秀丽;
四监区大队长:赵斌 警察:林佳;
十一监区大队长:王亚丽 警察:于敏;

2020-09-17: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折磨法轮功学员于桂荣的入监集训监区7组,组长李秋君,陈静(诈骗犯),周丹等。方芳(原兰西县副县长,贪污犯)现补充如下:
以下是这些人的家属信息:
李秋君儿子:王X 15010086900
姐姐:13945452355
哥哥:15210271213
妹妹:13903681791
陈静妈妈:于淑清 15804618680
姐姐:陈欣。 13946007177
儿子:赵伟夫 18345042777
方芳丈夫:马新民15590990283
妹妹:方丹15146579788
妹妹:方鹏13763718771

2020-09-19: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信息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
邮编:150069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邪党党委书记、监狱长:杨明昕,电话:13946151888
八监区长(大队长):玉某,
副监区长(副队长):杨某,
教导员:杨丽彬(原监狱610主任)警号2320317 手机13946059058
副队长:牟宁:18103678693

哈尔滨女子监狱十一监区
大队长:王晓丽
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
大队长:桃淑萍,
队长:王珊珊
队长:马智桧
队长:董丽华
教员:王娇。

2020-09-13: 入监集训监区原9监区队长姓陶

九监区办公室045186639048
九监区:陶淑萍(队长):139362577100451一86359486
胡 新:139048113750451一82317263
林 静:139364429290451一86214431
廖林立:139366752720451一86626622
浦 宇:139045036170451一8911307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相关人员及电话:

哈尔滨中级法院投诉办:0451-2377351
哈尔滨中级法院信访办:张法官
尚志市国保大队办公室:53343840
尚志市国保大队接待室:53343227
尚志市国保大队 办案人:王辉(宅):53350555
尚志市法院接待室:53347451
尚志市法院院长办公室:53322718
尚志市法院刑厅办公室:53349388
尚志市法院法警队:53946970
尚志市法院院长:尤增发 杨春伟
尚志市法院刑厅厅长:韩诗龙
尚志市法院刑厅办案人:马玉艳
检察院驻尚志看守所监察室:53337167 53331559

公安局局长许嘉嘉 0451-53323273
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杨克新 0451-53350815
尚志第一看守所所长 吕所长 0451-53322391
尚志第一看守所驻所监察室 (举报电话)53337167 53331559

办案人:王辉、张文斌、于洪波。

尚志市市委书记扬靖武 0451-53323181 0451-53358880(宅)
市长秦德亮 0451-53345566 0451-53331333(宅)
副书记贾宝存 0451-53345878 13069711888(手机)
常务副市长吴桂芳 0451-53323877 13303663007(手机)
政法委副书记纪兆雁 0451-53358999 0451-53320729(宅)
政法委综合治理办周学军 0451-53324536 0451-53341362

尚志610电话 0451-53341665
尚志610头目孙世华 0451-53324533 0451-53344656 13945115388 (手机)
尚志610恶徒丁云峰 0451-53340422
尚志610恶徒 赵宏伟 0451-53324255 0451-53324755

尚志市公安局电话 0451-53350110
公安局局长孙延彬 0451-53323273 0451-53326791
公安局副局长薛世宙 0451-53320447 0451-53322881 13030038738(手机)
公安局国安科科长梁晓明 0451-53350815 13904662343
公安局国安科科员吕晓敏 0451-53322269
尚志国保大队教导员李元一 (警号022999) 0451-53350681
尚志国保大队副队长张文斌 0451-53350380(宅) 13804627101(手机)
尚志市国保科长冯立 0451-53402909
国保科科长于进方 0451-53356917
尚志第一看守所所长 郭福德 0451-53322391 13904507769(手机)

帽儿山镇分局
副局长赵兴春 0451-53303895 13091891658(手机)
国保安全保卫科 0451-5334384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