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1-2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 >> 刘艳琴(刘艳芹), 女, 61


出生时间: 一九五六年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土口子乡荒地村
有关恶人: 清原县610
个人近况: 2017年3月28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11-1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2716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刘艳琴(刘艳芹) 刘艳香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4-04: 遭种种残忍迫害 辽宁清原县善良农妇刘艳琴不幸离世
抚顺市清原县善良农妇刘艳琴,坚持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曾多次被绑架、骚扰、抄家,被迫流离失所二年,二次被非法劳教共五年,遭受到吊挂、电击、老虎凳、毒打、烟插鼻孔等残忍的酷刑折磨。

从劳教所回家时,刘艳琴已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双手指不能弯曲,生活不能自理,还遭当地警察骚扰。长期的迫害与高压,使刘艳琴的精神长年处于高度紧张之中,身体和精神承受达到了极限,二零一七年初出现了精神恍惚,三月二十六日不慎从七楼坠下,于三月二十八日离世,终年六十一岁。

刘艳琴一九五六年出生,是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土口子乡荒地村人。学法轮功前,得了一种老人叫做漏的疾病,中医看后说,这种病吸取身上精血,将来得在这个病上送命。经过多方医治无效,却越来越重,痛不欲生。一九九八年一月。修炼法轮大法后,病症全部消失,她对朋友曾说过:“如果不是修炼大法,我早已命归西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这场迫害法轮功运动,为了说句公道话,刘艳琴进京上访,途中被截回,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遭到连续扇嘴巴子一个多小时,受到强行“飞”的酷刑,被罚款三千五百元后,又被带到当地乡政府扣押二十多天后放回家。

抚顺劳教所:电棍电、毒打、罚站、“飞着” 等酷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刘艳琴依法再次进京上访,被截回绑架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九天后,被诬判劳教三年,非法送进抚顺武家堡劳教所。

在抚顺武家堡劳教所期间,刘艳琴遭到电棍电、罚站、蹲着、“飞着”等酷刑折磨。被非法送进抚顺武家堡劳教所当天晚上,刘艳琴就被大队长吴伟连踹带踢打倒在地,打的鼻口穿血。还有一天被叫到管教室,六、七个女警一起打,打晕后把她抬回号房。

一次,二十多人一起打,把头发挽在手里把头往地砖上磕。有一次被拖到库房十二个人一起打,用柞木地板往她的手背、手心、头部乱砍,打了半天后,刘的头肿的象个大头人、手肿的象个大馒头,眼睛肿成一条缝,用手扒都看不见眼珠,身体瘦成皮包骨。

二零零五年,清原土口子乡和县公安局预谋要绑架刘艳琴,迫使她流离失所二年。刘艳琴不在家期间,当地乡政府和清原公安局两次非法闯入她家,窗户和隔段门被砸碎,玻璃碎碴满炕、满地,一片狼藉。

奥运绑架、黑头套、老虎凳、烟插鼻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清原镇派出所以“奥运”为名将刘艳琴戴上黑头套、双手被铐着绑架到当地公安局,不让睡觉,灌白酒;强迫坐老虎凳;将点燃的两支烟分别插在两个鼻孔里,一支烟蒂在不知不觉中被吸进鼻腔,整整折磨了她一夜。后来烟蒂从鼻腔出来时已经长出绿毛。

刘艳琴还遭到公安局的徐金荣的毒打;被残酷迫害两天,她的手脚被迫害的麻木、手指不能弯曲、无法进食、呕吐;脸部、身体多处瘀青;双腿肿胀;生活不能自理。

随后,刘艳琴被非法送到抚顺第二看守所时,同监室的十多名犯人都看到了,有的犯人还流下了眼泪。她们说: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真的不会相信共产党领导下的警察会下如此毒手,如此的心狠手辣。

马三家酷刑折磨:长时间吊挂、电击、辣根抹鼻孔……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刘艳琴被从抚顺第二看守所转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到长时间吊挂、高压电棍电、罚站,不让大小便、不让睡觉、往鼻孔抹辣根、往身上擦尿、三九天被扒光衣服,打开窗户吊在冰冷的库房里等酷刑。

刘艳琴二零一五年向两高邮寄的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中说:“有一次,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杜清秀大打出手。我站出来大喊一声:她没有错,不许迫害!警察气急败坏地大骂,接着对我拳打脚踢,然后我与杜清秀一同被上大挂,迫害了八个小时(吊姿就是把两只胳膊扯到斜上方绑上,两脚并拢用带子绑住),吊着迫害一些时间后,又变换着姿势再迫害,人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两只胳膊一高一低。”

二零零八年九月上旬,刘艳琴被调到一分队,整天一动不动的坐小板凳 ,因不背监规三十条,被叫到严管室迫害,用电棍电击她的身体,手被电击的肿大变了形,还给加期十五天。

九月下旬刘艳琴又被调到严管队。有一天,因不向警察问好,遭到几个警察的拳打脚踢,用透明胶带封住嘴,上大挂吊起,同时用电棍电击,往刘艳琴的鼻孔里灌上辣根,从中午折磨到吃晚饭。此后,她的身体被迫害的起满了疥疮,连臀部都是,坐都坐不了,两只手心都是脓疱,奇痒无比,此景惨不忍睹。仍不放过她坐小凳。

扒光衣服毒打、吊挂五天四夜致残

二零零九年九月至十月间,一潘姓女警将刘艳琴全身衣服扒光只留内裤,再扒下她穿的塑料凉鞋猛打她的脸和头部,打了很长时间后,又抓起刘往墙上撞,又将凉水往身上泼。然后只让她穿半袖衣服,当时已经是穿毛衫的季节了,把她关在禁闭室。第二天,来了个一米八的大汉警察,用穿着皮鞋的脚,左一脚右一脚的往她的胸部踹,再往她的身上踢,把她撞在墙上弹起后,重重的摔在地上,见她没穿号服,又给上了吊挂。

还有一次灌食,恶徒把刘艳琴的两手分别铐在床上,用开口器,把嘴撑大灌食,嘴里灌的满满的,把擦地的抹布捂到口鼻上,瞬间断气窒息,被送往医院抢救。

二零一零年大年三十晚上五点多钟,刘艳琴被一女警踢起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当时就昏死过去了,女警嘴里还不停的骂着:给你摔出脑震荡、给你摔出脑出血。又把她扒的一丝不挂吊了半天。

二零一零年五月下旬一天,刘艳琴再次被扒光衣服吊了起来,整整的吊了五天四夜,放下来时刘的双臂失去了知觉,双手指不能弯曲,致使双臂、双手致残,都不能自己翻身,起床时需要别人扶起,连裤子自己都提不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直到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从马三家出来时,刘艳琴满头的黑发已变成白发,体重不足八十斤,手脚麻木,手指不能弯曲,什么都干不了。

一次次的迫害、不幸离世

一次次抓捕,一次次迫害,给刘艳琴的生活上、精神上带来极大的伤害。时常资助她的二姐刘艳香,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又被浙江省绍兴市高新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警察绑架,她二姐的丈夫、两个女儿、女婿及侄女们,同时受到株连,二姐刘艳香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关押在杭州市监狱。

当地警察也因此事去刘艳琴家骚扰,致使她不敢在家居住,在乡下找到一小平房居住了一个月都没敢出门,住在哪里都觉的不安心。整日担心受怕,精神压力已到极限,二零一七年刘艳琴出现了精神恍惚。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她把自己的衣物打包,从窗户扔到楼下想离开家,不慎从七楼坠下,送到医院抢救无效,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八点不幸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3/遭种种残忍迫害-辽宁清原县善良农妇刘艳琴不幸离世-345105.html

2011-04-12: 辽宁抚顺善良农妇遭警察酷刑折磨

辽宁省抚顺市刘艳芹,这位普通的五十多岁农村妇女,就是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这普世的价值,几次被中共邪党绑架、劳教,遭到非人的酷刑折磨。刘艳芹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两年,直到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出来时,黑发变成满头的白发,体重不足八十斤,儿子接她时看到母亲被迫害的面目皆非的样子痛哭流涕。至今刘艳芹的手脚还麻木,手指不能弯曲,不能干重活。

一、绑架、勒索、劳教、毒打、电击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同中共邪党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这群善良的民众的残酷迫害以后。在中共邪党的庇护下,恶警们公然践踏法律、执法犯罪,采用的残酷手段强迫人放弃信仰。一九九九年十月刘艳芹履行公民的合法权益去北京上访,结果途中被中共警察构陷绑架,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被强迫带到土口子乡政府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并非法勒索了四千元钱,还被逼着交出房照做抵押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刘艳芹再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劫持到抚顺吴家堡劳动教养院,在教养院遭到毒打、电击、灌食、体罚等酷刑折磨,身体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才被送回家。

回家后身体恢复以后,为了生活刘艳芹去了天津打工,在这期间土口子乡派出所的吴志平多次到她家敲诈钱财,因家中拿不出来钱,土口子乡政府的工作人员魏国和、派出所的范文良到天津将刘艳芹非法劫持到抚顺吴家堡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受尽了非人折磨,刘艳芹在教养院绝食四十天,被迫害的面目皆非的时候,恶人怕刘艳芹死在教养院里,将刘艳芹放回了家。

二零零五年,刘艳芹身体由于修炼法轮大法恢复好,邪恶又要绑架刘艳芹刘艳芹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在外。但是,中共恶党人员几次到她家中非法抄家。家中的铝合金窗户玻璃被砸碎,屋里铝合金隔断被砸坏。

二、奥运绑架、黑头套、老虎凳、烟插鼻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共以“奥运”为名清原镇派出所恶警再次绑架了刘艳芹,被非法关押在抚顺第二看守所。在这期间,清原县公安局以非法提审为由将刘艳芹带上黑头套、双手被铐着带回当地公安局,被残酷迫害两天,县公安局的恶警们采用刑讯逼供手段(是犯了刑讯逼供罪),恶警们用酷刑整整折磨刘艳芹一夜,不让她睡觉。公安局的恶警徐金荣毒打了刘艳芹;还强迫刘艳芹坐老虎凳,手脚被铐着;强迫给她灌白酒、将点燃的两只烟分别插在两个鼻孔里,一支烟蒂在不知不觉中被吸进鼻腔中,后来烟蒂从鼻腔出来时已经长出绿毛。

清原镇派出所的警察李涛、王东非法提审刘艳芹时,因刘艳芹不回答任何问题,在无记录的情况下,清原镇派出所的李涛、王东身为警察编造假笔录以便构陷刘艳芹,他俩触犯了法律,犯了伪证罪。当送回看守所时,刘艳芹的手脚被酷刑折磨的麻木、手指不能弯曲、不能拿东西、无法进食、呕吐;脸部、身体多处瘀青;双腿肿胀;生活不能自理。同监室的十多名普犯都看到了,有的普犯还流下了眼泪。她们说: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真的不会相信共产邪党领导下的警察会下如此毒手,如此的心狠手辣。

清原县、政法委、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在中共邪党庇护下公然践踏法律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其实这些组织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作人员犯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滥用职权罪、诬告陷害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侵犯通信自由罪及私自开拆、匿名、毁弃邮件、电报罪)将刘艳芹非法劳教。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由清原镇派出所的警察王东、李涛等人将刘艳芹从抚顺第二看守所送到马三家教养院。

三、马三家劳教所:长时间吊挂、电击、辣根抹鼻孔

马三家教养院被称之为“人间地狱”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因为中共邪党举办“奥运”的原因,马三家教养院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劳教局调出大批男恶警,以刘勇为首带队,主管女所三大队。三大队把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关在东岗所谓严管的一分队、二分队、三分队和特管队进行残酷的迫害,刘艳芹在二分队被非法关押期间,因她拒绝背三十条、不唱邪歌而遭到长期罚站,造成双腿浮肿。

有一次,恶警因为法轮功学员杜清秀不唱邪歌和不念三十条,恶警对她大打出手。刘艳芹站出来大喊一声:她没有错,不许迫害!恶警气急败坏地大骂,接着对刘艳芹拳打脚踢,然后与杜清秀一同被上大挂迫害了八个小时(吊姿就是把两只胳膊扯到斜上方绑上,两脚并拢用带子绑住)吊着迫害一些时间后,又变换着姿势再迫害,让你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两只胳膊一高一低。此酷刑极其残忍,人是难以承受的,恶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真是比豺狼还狠毒。

二零零八年九月上旬,刘艳芹被调到一分队,迫害加重,整天坐小板凳不许动一点,因不背监规三十条,被叫到严管室迫害,恶警刘勇用电棍电击她身体,刘艳芹的手被电击的肿大变了型,还给她加期十五天。

九月下旬又被调到严管队,迫害更是加重。有一天,因不向恶警问好,恶警强逼她问好,刘艳芹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几个恶警同时对她拳打脚踢,用透明胶带封住她的嘴,然后被现任一大队大队长王艳萍(原是管教科长)、恶警彭涛等人上了大挂吊起,同时用电棍电击她,男恶警说:用一根细铁丝的一端缠在的手指上,用电棍电击铁丝的另一端电量会更强,彭涛拿出一瓶辣根抹在刘艳芹的鼻孔里,从中午折磨她一直到吃晚饭。这次酷刑残酷折磨后,刘艳芹身体起满了疥疮,臀部都是,坐都坐不了,两只手心都是脓疱,奇痒无比,此景惨不忍睹。恶警还逼她坐小凳。恶警董彬不但毒打她还给她上了大挂。

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马三家教养院对非法关在严管队的法轮功学员肆无忌惮的迫害,被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兴城的夏宁(五十多岁)、锦州的徐慧(五十九岁)、北京的张连英,大学毕业是个会计师;大连的盛连英,五十多岁;本溪的刘士芹(六十五岁)、黑龙江的孙淑杰(五十多岁),这些法轮功学员都被马三家教养院列为重点迫害对象。

在马三家教养院的女所后面新建二层小楼,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建造的,为了遮人耳目门窗都是封闭的,门是能遥控的电子门,楼内有一种专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刑房,夏天没有纱窗,蚊子、飞虫成群往屋里飞,环境特别恶劣。一日三餐都是玉米面糊和很硬的玉米窝头(有很多时候是发霉的玉米面,不给开水喝。被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不许家属接见,所有吃的食品都不允许买。有一次恶警用电棍电击刘艳芹的脖子、嘴等处,恶警恶狠狠的说:让你喊大法好。

二零零九年九月至十月间,一个潘姓的女恶警将刘艳芹全身衣服扒光只留内裤,扒下刘艳芹穿的塑料凉鞋猛打她的脸和头部,打了很长时间。男恶警张良抓起刘艳芹往墙上撞,又将凉水往身上泼。然后只让刘艳芹穿半袖衣服,当时已经是穿毛衫的季节了,把她关在禁闭室。第二天恶警彭涛,一米八的大汉,来到禁闭室,用穿着皮鞋的脚踢刘艳芹,彭涛左一脚右一脚的踹在刘艳芹的胸部,后用脚踢起刘艳芹,把刘艳芹撞在墙上弹起后,又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还问刘艳芹怕不怕,刘艳芹祥和的说:信仰真、善、忍修心,没有犯法,没有罪永远都不怕。恶警见她没穿号服,又给刘艳芹上了大挂。

一次刘艳芹绝食抵制迫害,恶警用开口器灌食,灌的嘴里满满的食物,然后用很脏的麻布把刘艳芹的嘴、鼻子盖住,致使刘艳芹窒息,断气了很长时间,被送往医院抢救。从医院回来后一大队长说:刘艳芹你从死亡线上活过来了。

二零一零年大年三十晚上五点多钟,因刘艳芹不穿号服又遭到了恶警迫害,被一女恶警踢起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当时就昏死过去了,恶警嘴里还不停的骂着:给你摔出脑震荡、给你摔出脑出血。当刘艳芹苏醒过来已经是大年初一了,数九寒冬的恶警们把刘艳芹衣服扒光一丝不挂的给吊挂了半天,同时被吊挂的还有大连的张敏。

二零一零年五月下旬一天,一个犹大苑淑珍在恶警的指使下,扒光刘艳芹的衣服吊了起来,整整的吊了五天四夜不让她睡觉,放下来时刘的双臂失去了知觉,双手指不能弯曲,致使双臂、双手致残,都不能自己翻身,起床时需要别人扶起,致使刘艳芹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

这里揭露马三家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也只是冰山一角。刘艳芹这位普通的、善良的农村妇女,就是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这普世的价值,在马三家教养院受到了这种酷刑折磨,马三家这些恶警们不是在犯罪又是在干什么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2/辽宁抚顺善良农妇遭警察酷刑折磨-238873.html

2010-11-04: 马三家劳教所对刘艳芹的酷刑折磨

抚顺法轮功学员刘艳芹于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长时间吊挂、电击等酷刑摧残。两年的折磨使得两只手不能弯曲,手臂抬不起来,从黑发变的满头白发。

刘艳芹,女,五十多岁。二零零八年六月被清原天桥派出所恶警绑架。王东等三名恶警手持电棍,把刘艳芹按在铁椅子上,把她的双手双脚一起铐上,将她的头发往后拉到极限,开始打头部,后来又点燃两根香烟插入鼻孔,还用酒洗脸。整整折磨她一夜。第二天,刘艳芹的脸部面目皆非,她被迫害的相当严重。在“零口供”的情况下,刘艳芹被清原“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非法教养两年,她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

到那里后,刘艳芹被关入特管班。里面有六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室内设吊挂,并专门安排几个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特管班的饮食极差,几乎见不到细粮,进去就得背监规。刘艳芹一直不配合邪恶之徒的要求,因此被加期十五天。恶警给刘艳芹上吊挂八个小时,吊姿是两条胳膊扯到斜上方,不能抻为止,两脚并拢用带子绑住,此酷刑极为残忍,没有人性。

二零零八年九月上旬,由于刘艳芹一直不背监规,又被叫到办公室,恶警刘勇用电棍电击刘艳芹,一直电到她的整个手背肿的变形肿大。恶人还命令刘艳芹问他们好,刘艳芹不从,高喊“法轮大法好!”因此再次被上大挂迫害,姓王的恶警劈头盖脸猛打一阵,男恶警彭涛用一根铁丝绑在刘艳芹手指上,另一端连电棍(电量更大)。刘艳芹一直不屈服。他们又用一瓶芥末往她的鼻孔里抹,从中午一直折磨到吃晚饭。

由于特管班不让出屋,吃喝拉撒睡全在一个屋,通风不好,终日见不到阳光。刘艳芹全身起疥疮,整日整夜睡不好觉,全身溃烂。刘艳芹一直抵制邪党的非法关押,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刘艳芹抵制迫害,脱下号服。姓潘的女恶警将刘艳芹全身的衣服都扒光,只留内裤。用鞋打她的头部,一直到恶警打累才停止。见刘艳芹仍不穿号服,又给她上大挂,整整迫害了两天两夜。刘艳芹心力衰竭,昏迷了很久,不省人事。送到医院用开口器灌药。

二零零九年大年三十,刘艳芹、刘士琴因不穿号服,被关到禁闭室上大挂,一直吊挂到初一。

二零一零年六月,刘艳芹被苑淑珍(邪悟者,充当邪恶的打手)扒的一丝不挂吊起来。由于长期上吊挂,刘艳芹的两只手不能弯曲,手臂抬不起来,手不听使唤,不能干活。历经两年的残酷迫害,刘艳芹的体重从一百多斤,现在已不足八十斤,从黑发变的满头白发。

大连的盛莲英(五十多岁)、兴城的夏宁(五十多岁)、孙素杰(大学生)、本溪的刘士琴(六十五岁)、北京的张连英(大学毕业的会计师),以上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了严重的迫害。

以上就是马三家教养院在光天化日之下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这还仅仅是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4/231917.html

2010-07-12: 马三家劳教所仍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十年多来,辽宁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因使用暴力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残忍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过程中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 精神失常的案例被大量曝光,马三家使用酷刑的种类和酷烈程度让人触目惊心,因此被外界称为邪恶黑窝。

二零一零年上半年,仍有一百五十多名 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在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至二零一零年一月中旬期间,有多人被酷刑折磨,目前,法轮功学员张连英、夏宁、张敏、刘艳 琴、刘士琴等人仍在所谓“严管队”遭受迫害。

一、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部份酷刑

1、抻床:将人的双手分别 铐在两个铁床之间(铁床都是上下两层),有时一手高一手低,然后由两人或一人用力将铁床往外拉,每抻一次都使受刑者剧痛,手的皮肉被铁铐勒破、红肿或双手 腕麻木。


2、劈腿:把人强按坐在地板上,将人的双手分别铐在铁床栏杆上(大字形),然后两个人各拉 一条腿往两边劈开。动用此刑后,受害人行走困难,腿肌肉、筋被拉伤,一、两个月内行走困难。有一锦州法轮功学员被动此刑半年后,行走仍然困难,要靠别人搀 扶。

3、大挂:将受刑者双腕呈大字形吊在暖气管子上或单臂吊起,使受迫害人身体悬在空中,象飞机一 样飞起,手铐即勒到肉里。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劳教所对那些拒绝 “转化”(即拒绝放弃修炼)的、写过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后又从新修炼的、或新进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动用的酷刑更重。

4、吊床:一般由男警察实施,先将受害人的双腿、臀部至脚跟用长木板捆牢,然后将双手分别铐在铁床上层的下面(有时一手高一手 低),小肚子压在铁床栏杆,人的上半身、头部是悬空的,全身大约90度的弯,一至更多天,受刑后腰不能直,腿的大肋拉伤,双手腕麻木,更不容易恢复正常行 走。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从北京劫持到马三家的五十名法轮功学员中,有六、七个被动用此刑。辽宁当地法轮功学员多人被动用此刑受伤更多。

还有电棍电击,电击双乳房,被所谓严管的法轮功学员稍有违抗行为,或拒绝唱中共邪党歌曲都被拉出去用电棍电击、关小号、拳打脚 踢、搧耳光等。

二、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至二零一零年一月中旬,被酷刑折磨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肖辉业:抚顺人,被毒打,扒 光衣服冷冻,遭劈腿酷刑。
李红:大连人,零八年十月被非法劳教,遭毒打。
包庆英:本溪桓仁县人,零九年三月被非法劳教,十一月份在严管队 被体罚,被拳打脚踢,最后上大挂。
范景芝:因不背所谓“三十条”,被关小号、上大铐、和抻床折磨。
于杰:大连人,遭毒打。
李淑 梅:庄河人,二零一零年一月被非法劳教,被多次毒打,上抻床折磨。
付艳:锦州人,多次被毒打,上抻床折磨。

刘霞:大连人,曾被非 法劳教一年半,提前释放。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辽宁大北监狱,零八年五月回家两个月后又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定劳教二年,零八年十月被关押 到马三家劳教所,零九年六月中旬,被关小号,又被动刑,上吊床,现在二大队干重活。

石桂芬:大连人,同刘霞一起被抓。零九年六月,被打 (搧耳光),现同刘霞一起干重活。

三、目前仍在严管队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张连英:北京人,被长期铐在床上,大约二零一零 年四月可以自由活动。
夏宁:辽宁人,长期绝食,每天铐在床上,灌食。
张敏:大连人,多次在食堂喊:“法轮大法好”,多次被吊打,伤残严 重。
刘艳琴:零八年被动重刑受伤,一直关押在东岗。
刘士琴: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2/226889.html

2009-11-04: 善良的农家妇女遭受邪党迫害

刘艳琴,女,五十四岁,家住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土口子乡荒地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不法之徒骚扰、绑架、非法劳教,并惨遭酷刑折磨。现在,刘艳琴仍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

一、马三家劳教所“特管大队”毒打和电击等迫害刘艳琴

二零零八年七月,中共以“奥运”为名再次绑架刘艳琴,清原公安局恶警动用坐老虎凳、灌白酒、烟熏、吊打等手段迫害刘艳琴两天一夜,导致她的双手被吊致伤残。后又将刘艳琴非法劳教,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在马三家劳教所,她因拒绝背“三十条”而被长期罚站,双腿浮肿。有一次,她拒绝向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起立问好,有两个恶警便强行拽她,大声训斥她。刘艳琴就喊“法轮大法好”,后被恶警王艳萍等人(原女所管教科科长现任一大队大队长)吊起来,嘴用透明胶缠上,手指缠上铁丝在身上来回电击。一边电一边毒打,残酷的折磨长达几个小时,并逼迫她写背叛大法的“三书”(决裂书、保证书、悔过书),被她拒绝。后又遭到警察董彬的毒打。刘艳琴现在被转移到“特管大队”,多次遭到姓潘的大队长、彭涛等人的毒打和电击。

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劳教所加重了对法轮功与上访人员的迫害,劳教所女所成立了“特管大队”,地点在女所主楼后面的一所新建的二层小楼。

“特管大队”的管理人员由从一大队调过来的姓潘的大队长女恶警负责,有两名分队长王某和何某主管、两名男警察(做打手)和十名值班的警察日夜看守。

这座二层小楼在建造上很特别,每个囚室内有两扇大窗户,而每扇大窗户只有一小扇可以开关,其它部份全是密封的,窗户外罩上一层铁丝网,门是带遥控的带铁管的电子门,楼内还有一专门折磨大法弟子的刑房。夏天窗户上没有纱窗,蚊子、飞虫成群往屋里飞,每天晚上室内至少有七、八十只蚊子。当法轮功学员跟大队长潘某反映此情况时,她却说:你们想开窗户,就别怕咬,想关窗户,就别怕闷,这里是“特管队”。

“特管大队”的伙食极差,一日三餐全是粗粮,吃的菜经常是只有几片菜的很稀的汤,没有开水,只能喝凉水。被关在“特管大队”的大法学员不许与家属接见、不许与家人打电话、不许通信、不许买食品等东西。

二、抚顺市第二看守所毒打、“老虎凳”迫害

刘艳琴此前是二零零八年七月,中共以“奥运”为名绑架的。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第二看守所期间,清原公安局以外提为名,带回当地迫害两天一夜。县公安局的女警徐金荣曾毒打过刘艳琴

刘艳芹被铐住手脚,固定在铁椅子(老虎凳)上,遭受清原恶警侮辱。他们打骂五十多岁的妇女,强迫给她灌入白酒,捂住嘴巴,用鼻子呼吸,再将点燃的烟插在她的鼻孔里,强迫其吸烟。

刘艳芹被送回看守所时,手脚麻木,手指不能弯曲,无法进食,呕吐,脸部身体多处淤青,双腿肿胀。刘艳芹基本不能自理,只好靠别人帮助。同监室三十来名在押人员无不震惊,有多名普通在押犯人流下眼泪。大家都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共产党领导下的公安干警会对这么善良的人下如此毒手。”

现在刘艳琴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由于条件所限,我们了解的只是点滴情况,希望知情者提供详细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4/211892.html

2009-08-17: 沈阳马三家劳教女所迫害案例

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劫持着从辽宁各地以及北京绑架来的大法弟子。她们因坚持信仰反迫害,遭酷刑折磨。以下是部份案例。

陶玉琴(北京),因不背所谓的“劳教人员守则”被酷刑折磨。症状:手腕部溃烂化脓不能正常活动,脚腿部行走困难,09年1月被释放时仍未恢复正常。

张连英(北京),因不背“劳教人员守则”,不在考核上签字、不带胸卡、绝食抗议等反迫害行为,至少十几次受到酷刑或毒打。受内伤,手部无力不能正常活动。

刘世琴(本溪),65岁,因多次喊法轮大法好每次都遭到毒打,眼、鼻、嘴、身体各部多次出现青紫。

徐慧(锦州),因以各种方式抵制迫害(以绝食为主),遭到各种酷刑折磨(开口器长时间撬嘴、毒打、灌芥末油、吊刑、长时间体罚等),双手、臂(肌肉、神经)严重受伤等。(从07年11月至今生活仍不能自理)

夏宁(兴城),因以各种方式抵制迫害(以绝食为主),遭到各种酷刑折磨(吊刑、毒打、开口器长时间撬嘴、电棍、灌芥末油、体罚等),手腕处曾受内伤、身体各部多次出现青紫。

盛连英(大连),因以绝食等反迫害行为受到酷刑折磨(电棍、开口器长时间撬嘴、毒打、吊刑等)

刘艳琴(清原县),因不背劳教人员守则等反迫害行为被酷刑折磨(电棍、毒打、体罚、吊刑等)

孙淑杰(黑龙江),因不放弃信仰被毒打致昏后头部不断颤抖,出现怕声音等不正常状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7/206679.html

2009-05-09: 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辽宁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三大队有一个特管队,三个严管分队。特管队专门非法关押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实施严酷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特管队的大法弟子,大多是长期绝食抗议非法劳教,身体很虚弱的。由一个分管警察队长和值班警察队长监控,值班警察队长24小时都在屋内,另有一个室长,两个坐班6小时轮换在屋内监控。

08年奥运前后,特管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辽宁大法弟子周桂琴(60多岁)、徐惠(50多岁)、刘艳琴(50多岁)、王青艳(近40岁),及北京大法弟子夏宁(50多岁)、陶玉琴(50多岁,2009年1月已回家)、张连英(30多岁),另一名不知姓名大法弟子,有高血压症状,一直躺在床上,后来被转走。

徐惠与夏宁,现仍在绝食中,身体消瘦,二位大法弟子已把生死放下,恶警使尽招术也无法使她们放弃信仰,现在每天强迫灌食两次。她们一直表示:“我就是不吃教养院里的饭,就是要求无罪释放!”徐惠已被迫害的大肠脱肛。在过年后,徐惠不穿狱衣,遭坐班张雪梅打嘴巴子,遭值班警察训斥,徐惠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又遭恶警酷刑迫害。

周桂琴身体很弱,心脏病复发,走路很慢。

刘艳琴在长时间教养院中的恶劣条件,染上疥疮,浑身皮肤感染出脓水。西岗封闭区另有三名大法弟子被迫害染上疥疮,浑身皮肤感染出脓水,又痛又痒,苦不堪言。

陶玉琴二零零七年被一男恶警上大挂致残,现右胳膊、手掌、手指成为直线,不会弯曲,不会动。当时恶警把她的左手铐在窗下暖气片上,右手被铐在两组暖气片中间,直立屋顶上下暖气管上,右手铐逐渐往外抻,两臂成大字形,却一头低,一头高,整个身体呈现出侧弯的大字形。酷刑下来后,整个右胳膊致残。在所谓“严打”期间,陶玉琴被恶警加大迫害,两只手内侧手脖上被手铐磨得这层硬茧没退,又加上一层,旧伤没好又添新伤,使手脖子上这层硬茧逐渐加厚,形成黑色圆形硬茧,直径十二毫米左右,高度达十毫米之多,大法弟子谁见了都心酸。右手残疾,上厕所不方便。遭酷刑迫害后大便失禁,上厕所后起来腿不能走,只能坐在厕所台阶上往下挪,弄的衣服裤子到处都是大便。其他大法弟子看见后,赶快帮着陶玉琴换洗衣服。陶玉琴于二零零九年年前出狱。

张连英不配合非法劳教、不戴牌、不报数、不签考核、不唱教养院歌,多次被恶警上大挂迫害,遭电棍电击,毒打。二零零九年年初,她被从严管队关入特管队,遭到更严重的迫害。

王青艳在西岗封闭区不“转化”,并做反转化,被关入东岗特管队。在二零零九年初,遭恶警队长董斌大声训斥,拳打脚踢。王青艳高喊:“大法好!”被毒打,嘴被打肿了。第二天被逼着戴上口罩,恶警怕曝光酷刑真相。

大连大法弟子李红的非法劳教期于2009年4月底到期,现家人还没来接,李红的丈夫因李红被迫害已与她离婚。李红父母在大连庄河住,儿子在外地读书。

大连大法弟子王立君的非法关押期于2009年大年前期满,王立君的丈夫去世,儿子在外地读书,当地不来人接,劳教所硬是不放人,王立君在劳教所待了整整一天,傍晚才回家。请当地大法弟子一定要通知家属提前与教养院联系,抢在“六一零”、派出所之前接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9/200507.html

2009-05-05: 清原县大法弟子刘艳芹被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严重迫害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刘艳芹,女,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严管班里的特管班,六名大法弟子在此关押,有九个警察看管,刘艳芹现在被迫害的右掌攥不上拳头,左手五指白色,不通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5/200224.html

2009-04-25: 亲历奥运前后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
马三家劳教所承接东北“信誉公司”,和某公司军棉衣裤、武警裤的加工任务,超时超量的强迫每天奴役劳动9—10小时,没有休息,没有劳动补偿,每天必须完成任务,大法弟子都年龄偏高, 50多岁仍然被强迫奴役劳动。大法弟子和劳教人员每天都极度劳累,有时完不成任务,或体力不支,难以应付奴役劳动时被打、被罚是常事,二大队大队长王书征、干警尤然,不仅打学员还用手掐大法弟子的胳膊、大腿内侧肌肉,大法弟子王金凤、徐小燕、赵仁花、段军都被打骂过。

下面是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孙韫、李阁、李威(成)、崔国华、杨喜华、王金凤、赵仁花、陈淑梅、高卓、徐小燕、刘淑珍、段军、胡中英、夏淑坤、郞冬月、张素娴、王贵平、王桂芝、赵淑云、夏宁、赵立燕、侯国宁、刘淑芝、张紫云、张连英、张印英、陶玉芹、高静、张素霞、耿国歌、张国珍、朱秀兰、赵淑琴、孙小香、侯芳荣、里利、王海英、沈学菊、张伟迪、刘艳芹、贾亚辉、刘越红、谷凤春;二大队其中无法知道姓名的:约三十人;三大队无法知道姓名的约240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5/199623.html

刘艳芹,清原县人,48岁。刘艳芹所遭受的迫害与陈继荣极其相似。她曾经两次被送进教养院,两次绝食抗议,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才送回家。刘艳芹在绝食绝水一个多月后,大队长吴伟用带硬边的皮鞋猛踢刘艳芹的脸部,刘艳芹的脸立刻变得青一块、紫一块,眼底充血。最严重时30多人轮番对刘艳芹进行掐、打,并用手针对刘艳芹进行针刺。刘艳芹以对大法的无比坚定走了过来。

2008-09-13: 清原县刘艳芹遭迫害生活不能自理
奥运前夕,辽宁省抚顺市公安曾非法抓捕大批大法弟子,有几名大法弟子被临时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第二看守所中。其中,清原县土口子大法弟子刘艳芹曾经被清原公安局以外提为名,带回当地迫害两天一夜。刘艳芹被迫害生活基本不能自理。

刘艳芹被铐住手脚,固定在铁椅子(老虎凳)上,遭受清原干警侮辱。清原干警打骂五十多岁的妇女,强迫给她灌入白酒,捂住嘴巴,用鼻子呼吸,再将点燃的烟插在她的鼻孔里,强迫其吸烟。

刘艳芹被送回看守所时,手脚麻木,手指不能弯曲,无法进食,呕吐,脸部身体多处淤青,双腿肿胀。刘艳芹基本不能自理,只好靠别人帮助。

同监室三十来名在押人员无不震惊。有多名普通在押犯人流下眼泪。大家都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共产党领导下的公安干警会对这么善良的人下如此毒手。”十天后,刘艳芹等几名大法弟子被带走,不知去向,请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3/185816.html

2008-09-13: 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刘艳琴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
刘艳琴,女、五十三岁,家住在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土口子乡荒地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几次被邪恶非法绑架,九九年十月在北京被非法绑架,送回到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到抚顺武家堡教养院,在教养院遭受到毒打,身体被迫害的不行了才放回来。在家中身体恢复健康后,为了生活去天津打工,在这期间乡派出所所长吴志平多次到他家敲诈钱财。因没拿出来钱,土口子乡政府的魏国和、派出所的范文良到天津将刘艳琴非法绑架,送到抚顺市的武家堡教养院。刘艳琴在教养院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整个人被折磨的面目皆非。二零零八年七月,邪恶以“奥运”为名非法绑架刘艳琴刘艳琴遭到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毒打,在清原县非法关押期间县公安局的徐金荣毒打过刘艳琴,现在刘艳琴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不让亲人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3/185796.html

2008-08-02: 辽宁清原县大法弟子刘艳芹一直被关在市局一处
前段时间,辽宁抚顺清原县恶警大搜捕,非法抓捕30左右大法弟子。恶警因在大法弟子刘艳芹家搜出四台新的打印机,企图从她嘴里得到别的同修的情况,所以近一个月一直将她非法关押在市局一处。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8/2/183233.html

2003-12-21: 2001年4月末已绝食80多天的刘艳芹被吴伟叫出去,逼迫她吃饭,刘不吃,吴恼羞成怒,把刘打倒在地,用皮鞋猛踢刘的头部,把刘踢出十多米远,刘被踢得鼻青脸肿,这还不够,他又指使陈凌华(女队指导员)找来十二名背叛大法的恶人用板条轮番打刘艳芹刘艳芹先后两次被绑架进教养院。第一次迫害很重,在女号六班不让她睡觉,把她两胳臂背过去使手、臂、朝上背贴墙, 头朝下倒控靠脚、胸紧贴腿,两腿绷直靠紧。(称为“开飞机”)刘艳芹共被飞了六天六夜,被打得遍体鳞伤。第二次刘艳芹遭受灌食的迫害。

2002-11-16: 被清原县610组织迫害致死者:周玉玲、韩福祥、陈民、叶运杰(大法弟子家属,因其丈夫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而被长期非法关押,导致其生活没有出路,内心极度痛苦而自杀。)

被迫害致残者:滕桂香、任振芝、陈继荣、马燕春、高山、高桂兰、刘艳琴
被非法判刑者:冀龙(5年)、刘力(4年)、梁淑娟(4年半)
被绑架进精神病医院者:张小慧、邱丽、高风华、韩桂平

2001-11-22: 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残忍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4、 清原县大法弟子刘艳芹绝食多日,被吴伟、姜永锋大打出手至口鼻流血。打人场面并不回避在场那么多的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2/20120.html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21-07-20: ◇辽宁省清原县政法委、610人员信息

政法委书记苏斌:024-53039376办13904130323
副书记李左海:024-53067716办15042367099
副书记周庆峰:024-53079306办18940306098
主任井红:024-53022556办15541306909
维稳办(610)主任程安元:024-53023640办13188296698
信访局局长王贵彬:024—53030509办15841328811
政治部主任于福英:024-53029400办15841362899
信访督察专员韩广岩:024-53022689办13842331977

2021-04-29:: 清原县红透山警察电话:赵立华所长:13942353255
李旭 :13904237851
警察 : 18604230817

2021-04-29:: 铁岭市女子看守所:所长张微15904109195
昌图县检察院:
检察长付振和 75920901 13904103548
副检察长赵希伟 75920233 13941046656
副检察长姚野 75920667 13941011668
侦监科长刘玉莲 75920685 13504100511
侦监科王选铎 75920091 13941006880
侦监科刘长录 75920105 13700106276
侦监科裴丽 75920102 13591075858
侦监科杨巍 75920085 13591019030
侦监科郭志德 75920091 15214247869
公诉科长井煜明 75920016 13470129960
公诉科宋景田 75920682 15141859900
公诉科刘洋 75920013 13470103039
公诉科卢瑛瑾 75920013 13704109713
公诉科杨举 75920662 13704908253
公诉科候巍巍 75920016 1521428411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