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8-0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北 >> 荆州 洪湖市 >> 吴琴玉, 女, 56

个人情况: 洪湖市粮食系统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洪湖市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三年半、一年半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1-10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胡慧儒(胡会如) 吴琴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8-06:胡会如、吴勤玉夫妇被骗 遭绑架 现已回家
二零二二年七月十四日早上,湖北省江夏区藏龙岛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胡会如、吴勤玉武汉住处非法抄家、绑架。

胡会如、吴勤玉夫妇在老家,小区物业电话通知说,是他们住的家里漏水,两位老人从老家急忙赶来。万没想到是个骗局,第二天上午,被湖北省江夏区藏龙岛派出所警察叫物业人敲开门,接着,进来一伙警察,说是有人举报你们,强行非法抄家。家里几十本大法书,电脑、切纸刀子各两个,还有移动盘、多个优盘及其它的等等物品,被洗劫一空。两位老人一直被非法关押到深夜两点多,才放回。警察采集两位老人的信息,还把手机和他们联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8/6/二零二二年八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47315.html

2021-11-19:湖北洪湖市胡慧如、吴琴玉老俩口被骚扰
湖北省洪湖市法轮功学员胡慧如、吴琴玉老俩口及亲人今年多次被严重骚扰,被欺骗。迫害经历如下。

胡慧如74岁,吴琴玉70岁。胡慧如修炼法轮功前患有癌症和多种重症病:胃癌、肝硬化、胆囊肿大、高血压三级(期)极高危、高血压心脏病、高血压肾损害。修炼后都能恢复正常,而且生死几次都走过来了,活到今天已经是奇迹了。吴琴玉修炼前也是身患多种疾病,面色苍白全身无力,贫血只有六克,低血糖,三叉神经头疼病,胃病,骨质增生颈椎、腰椎、坐骨神经、高血压、心脏冠心病、长期疼痛难忍,甚至好几次都有死的念头。后来有人告诉她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不到一年,十几年生不如死的疼痛全都消失,面色红光满面,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能违背良知去配合邪恶吗?那真的是天理不容。

可今年四月以来,在当地政法委、国安指使下,洪湖市勘察测绘院范伟、张俊多次给胡慧如打电话,要胡一定配合签所谓的“三书”。因胡慧如言词短,回答我不签。妻子吴琴玉又把电话打过去说:“你们单位的什么事都可以配合,唯独这个不能配合,法轮功不是一般的功法,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按真、善、忍做好人有错吗?”讲了胡慧如几次生死大难都是大法师父救了他的命,他能签吗?也给他们讲了:“法轮功没有违反国家任何法律法规条款,你们配合了他们就是在违法犯罪,你们千万不要配合他们,法轮功会有雪冤的那一天,将来大清算的时候跟会着遭殃的,我们不签是为了你们好。”给他们两个分别都讲了这些真相,他们无语默认了。

九月二十八日上午,吴琴玉又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洪湖发改委的(原粮食合并的)要她签个字。吴琴玉问他:你说的是法轮功的事吗?他说是。吴琴玉说修炼法轮功没罪。对方说就是没罪才只要你签个字。吴琴玉说:我的命都是法轮功给的,如果签了会遭天打雷劈。我们是合法公民,没有违反任何哪条法律法规,中国确定的14种邪教没有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完全合法的。二零一四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和公安部从新认定的14种邪教组织中也没有法轮功等,而你们现在的行为就是在违法。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对方还是说不签不行,同时恐吓她:不签这要牵扯你的孩子工作前途受影响。吴琴玉说:人各有命,我修炼法轮功,我孩子将最有福的,你们这是违法。他说这是共产党的天下,要把吴所说的话全部曝光。吴说:随你的便,人一个,命一条,今天你拿刀来我不会签,拿枪来我不会签。就这样把电话关了。

紧接他们又给吴琴玉的女儿打电话,女儿没接。对方发短信又说好话又威胁说:“我们是被逼无奈,请您一定接我电话,我们不找你妈了,请你十二点前给我回电话,如果不配合,政法委给我们开了介绍信,找你们当地公安局配合我们找你妈,问题不解决您会长期被骚扰,我们会长期被追责。”即使这样女儿就是不回电话。因女儿知道爸妈的生命是修炼法轮功才有今天。于是女儿当着爸妈表态:他们来我不怕,你们保重自己,不让他们抓到就是(因她妈多次被关押劳教)。吴琴玉告诉孩子你千万不能签那个字,他们说要找你单位的,领导压你签怎么办?孩子说你放心,工作单位我不要了还不行吗,他还敢把我怎么的。

九月二十九日,洪湖发改委和洪湖市勘察测绘院两个单位的人真的去武汉找她女儿,首先是女儿社区打来电话来问:你爸妈在你这是长住还是短住,要核酸检测。她女儿一听又是为这来的把电话挂了,接着后几个电话再也不接了,敲了几次门也不给开。折腾到三十日下午,最后一个电话六点多钟他们才离开武汉。

在这期间,胡慧如由于受到了惊吓,身心受到损伤,出现了一些不正状态,神情恍惚说什么话都不对点,什么事都忘记。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位老人只好被逼回老家。

十月十日早上,吴琴玉的女儿给她妈来电话说:“今天我们在家休息,有人敲门,一开门进来了三个警察,门外还站了几个警察,警察说有人举报了你们,要到家里查看。进屋里一看没人就走了。”可女儿又非常担心她爸妈,急忙打电话要他们千万注意别开门,含泪叮嘱要她妈一定照顾好爸爸。

两位老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十一月五、六日左右,突然一声声一声声吴奶奶的敲门声,吴以为是同楼的人,开门一看是三个陌生人,两男一女面带笑容:我们是社区的,您打没打疫苗?吴说没打,不是要求自愿吗?一个女的说,现在要求人人打。吴说我们俩都不打。他们说不能打要有医院证明,吴说谁敢给开证明呢?我们这么大年纪,你们非要为难我们吗?好像是个领头的点头不为难他们了。吴看他们挺善良和气,就给他们讲了法轮功的真相和不违法的真相。

大概过了三、四天的一个下午,听到喊吴奶奶的声音又来了,吴忙把门开开,看着他们手里提的牛奶水果,吴拒绝地说我们法轮功是不要别人的东西的,他们说我们到别人家都是这样。吴怕气氛搞得不好,没再说什么了,忙要他们进屋里坐,他们还很客气地说方便吗?坐下之后他们说您不打疫苗您在这张纸上签个字,我们好交差。吴连忙说可以,你们的这事我们可配合,你们不为难我们打疫苗,我们也不为难你们,像迫害法轮功的人我们坚决不配合,领头的男的说我们不管法轮功。

吴说现在好多社区明白了法轮功真相,都不迫害法轮功了。边说边坐在沙发上在一张打疫苗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老伴也签了,正在签字时有个女的手里拿个小东西在照相,吴急忙严肃地说,你不能照。当头的也说别照,那个女的说只是证明我们来了。因都坐在一起,当头的说我们一起照吧,吴也没在意,忙着又到房间把老伴以前的病历拿给他们看,他们也觉着很惊讶,您说好您就在家炼,吴说到外面也是在做好事啊,叫人明白真相,正说着,那个女的站起来要走,其他人也告别要走,吴说你们把送来东西拿走,我们不要,他们都说这不算什么走了。

没想到的是两天后,吴跟一个朋友打电话有其他事,顺便说了这件打疫苗的事,朋友说你受骗了。吴说怎么会呢,看他们都是非常有素质的人,人那么善良,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朋友帮助打听了一下真假,第二天亲自跑来告诉吴说是他家人上班时就听到说这件事,还在学着喊吴奶奶的,吴这才相信真的是受骗了。吴当时要找他们评理,被朋友拦住。

湖北省洪湖市政法委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疯狂的逼迫单位对大法犯罪,对法轮功学员搞百分之百的转化,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指使单位、对法轮功学员不择手段、软硬兼施、恐吓家属亲人,想尽一切办法达到他们的邪恶目的。为了奖金、名誉、地位往上爬,真的是不要命了。多可悲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19/湖北洪湖市胡慧如、吴琴玉老俩口被骚扰-433787.html

2021-11-07: 湖北省洪湖市汤方琼、龚斌、吴琴玉、胡会如及家人被迫流离失所
湖北省洪湖市大法弟子汤方琼、龚斌、吴琴玉、胡会如及家人遭迫害,单位配合公安,企图搜集证据加重迫害。现他们被迫流离失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7/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33299.html#2111622726-1

2016-10-28:妻子遭劳教三次 丈夫被冤判三年
湖北省洪湖市吴琴玉、胡慧儒夫妇控告元凶江泽民
湖北省洪湖市法轮功学员吴琴玉、胡慧儒夫妇因坚持“真善忍”信仰,遭中共残酷迫害,妻子吴琴玉遭非法劳教三次,丈夫胡慧儒被非法判刑三年。

现年六十三岁的吴琴玉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吴琴玉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我身患心脏病、高血压、骨质增生、颈椎第七椎萎缩性骨质增生和坐骨神经等多种疾病,折磨得我痛不欲生,好几次都有死的念头,对人生失去信心。自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要求约束自己,全身疾病消失,并且家庭和睦,身心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中共“610办公室”及国安机关对我的残酷迫害简述如下 :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为表达我们的心声,我去北京天安门广场为大法和师父鸣冤请愿,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绑架,然后转交给洪湖驻京办,当场搜走我身上带的六百元,随后带回洪湖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多天。给单位罚款两千元(后来在我工资扣除)敲诈家人三千元,交伙食费六百元直接经济损失约六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第二次去北京上访又被绑架。洪湖市“610”办公室和市公安局派人接回关押在看守所达六个月,经济损失与上次一样。也是六千元。回家后一直是被专人监控着,所谓的敏感日单位领导和居住地的警察打电话骚扰,经常有公安派出所警察守在门外,有时晚上守到二、三点。给我和家人在精神和经济上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和损失。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洪湖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带人到我家非法抄家,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他们多次的威逼审讯,要我交出其他人和资料从哪来的,我告诉他们: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因为你们是在迫害好人,我做好人没犯罪,我要回家。我绝食抗议八天,晚上国保大队带狱医伙同看守所人员,把我抬到会议室,多人强制给我打针,灌水。造成我生命垂危 ,第九天他们不顾我的安危,又多人继续强迫灌,灌的我痛苦不堪,口流白沫。反复插管几次,我大声喊叫极度痛苦差点送命。关押半年后,警察说我太顽固,又给我下了劳教一年的判决书。

在我关押期间,由于我丈夫也长期惊吓担忧,感觉身体不适,结果检查出胃癌要动手术,没人护理。亲戚只好找“610”及国安头子说好话,要他们放我出去护理住院的家人。他们不但不放人,要我给他们出路费,把我押到外省去看一下就回。我坚决不同意,我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我说我家人没事。就在这一年里,我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整个人变了形,亲人看到我只是哭。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十月,我到乡下散发真相资料,被当地乡派出所警察绑架,洪湖“610”公安局、国安又把我非法关进看守所迫害。由于不放弃修炼就不放人,四十五天后,判我劳教一年。因长期绝食迫害身体垂危。他们要我家人拿一万三千元交法制科到地区办取保候审。

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五日,我发真相资料遭人恶告,又被绑架到洪湖一看守所迫害,在里面有一个吸毒犯汪艳琴,是曾经在劳教所多次培养当过包夹法轮功的流氓,警察要她搜我身,她命令我脱光衣服搜身,我不配合,她就把我衣裤撕烂。我在里面盘腿准备炼功,她发疯似的毒打我嘴脸及全身,头发被她抓,她用纸写字骂师父和法轮功,喊几个帮凶强行将我惩坐,我拼命大声叫喊抵制,告诉她不能这样,可她两手猛打我头部,我眼冒金星几度昏眩,可有的警察在室外看笑话,也有点良知在窗口制止,我告诉窗口的警察,我要出去,我要炼功,我是好人,迫害好人会遭报!这警察对打我的那个说:不准打她,让她炼。可是第二天又换了一个值班警察,这个吸毒犯又开始整我,叫我穿号衣,背监规,我不从,这时外面姓周的警察叫我报数,我也不报,他就叫打!吸毒犯又暴打我的头,直到打昏了才住手。四十多天后,在我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又判了我一年半的劳教。

劳教所的“转化”迫害

七月一日,我被劫持到湖北省了女子劳教的一天,到那里时我都是头晕晕的,一点力也没有,体检身体时医生说我高血压,不想收我。可送我去的警察叫叶汉生,他把医生叫一旁说了些什么,医生不得就收了,接着硬把我送进劳教所。我进大门吃力的上了第二楼,就在警察们办公室旁的一个空室里,强行扒光我衣服搜身,然后由包夹人来教我一些什么规矩:什么报告、报数、背监规,穿号衣等一系列。我不配合,包夹我的吸毒犯李容和叫春梅把我拖到的洗澡间,因那没有摄像图,问我配不配合,我说我没罪,我不配合,李容就把我按在地下,把两手往背部提起,用她的腿膝抵住我的背脊骨往后使劲的抵,抵我的心胸好像被抛出,脊骨好像被捶碎,痛的我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她们就这样抵着背脊骨从上至下,我声声的惨叫,不能使她们停手,在昏迷中听她俩说用厕所的脏抹布堵嘴,用胶布把我的眼睛拨开。

后来,她们把我单独关在一个空室里做“转化”,李容、冯小霞、犹大等三人念污蔑毁谤大法和师父的文章,专门给我洗脑,我闭眼不听,她们要我站着,不让我坐,看我站着不行了,怕我倒下才让我坐,就这样一天天直逼着我写什么保证、认错。犹大也在旁灌输邪恶的东西,我告诉她们今天你们所做的一切,将来都会得到相应的回报。我也跟她们讲了很多真相及劝善的话,她们说不怕报应,只要能减刑出去就好。这就是为什么她们心狠手辣为所欲为的都敢做,是因为她们已被教育成了没有人性了。

就这样折磨了我十多天,在背后专门操控的警察就出面了,恶狠狠的对我说:不怕你不写,我只要你的手印就行了,说完就走。李容立即行动就拿纸笔写好,然后,她整个身体压住我的后背和肩上,紧抓住我的手,犹大按我的脚,冯小霞也帮李容按我的手签字盖手印。我被她们压的喘不过气,折磨的筋疲力尽,我就说这不是我写的,不算数。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声音很小。李容等三人哈哈大笑,说我苍白无力,你已“转化”了。我只是摇头说不算数。李容说:谁跟你作证,我手指着天和地,我说有天地作证。说完我只是流泪,她们很得意,当着其他警察也说我已“转化”了。

第二天就有警察马上找我谈话,说我表现好,进一步的跟我做“转化”迫害,我说我没“转化”,是她们写的,按着我签字盖手印。我师父是冤枉的!法轮功是冤枉的!她立刻叫我走。我身上的,胳膊上的瘀血疤伤痕数月后都不消,心脏、胸部经常犯痛,我的脚手经常是肿的,已经是半死的人了。后来她们才没敢太放肆。

接着又开始第二轮的“转化”迫害,要我写我的修炼经过和犯罪过程,我说我没犯罪,我不写。她们软的硬的都来,无论她们怎么对我,我总是闭眼不搭理。一直僵持到晚上,李容耐不住了,说你不写,我就把你师父名字写在纸上贴在你身上,还要写污蔑师父的话,就在她们去拿纸笔的时候,我想用生命来维护慈悲师父的尊严,我用力往墙上一撞,谁知没有流血,只是头很闷,在场的冯小霞吓坏了,看我没事,当时打了我两嘴巴,说我害她,李容拿纸笔回来也不敢再来威逼了。因为我身体已非常虚弱,怕我出事,承担不了责任。后来检查出了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血压高到二百四十,轻点的就是一百八十。

由于长期处于高度恐惧中,我出现高血压,心跳过快的症状。往后越来越严重,精神上的崩溃,晚上睡觉经常闹醒监室的人,劳教所怕出大事,怕承担责任。就叫家人办了保外就医。

丈夫胡慧儒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早上,老伴买菜回来,刚开门锁,一伙躲在楼上的这伙人就是洪湖“610”国安头子等人突然冲进屋,非法抄家。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抢走电脑、打印机、空白光盘等及其他私人财产,还有师父法像,大法书籍。他们硬把我和老伴都劫持到洪湖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在里面拒绝报数、穿号衣、签字、非法审问等。我告诉所有人:“法轮大法好”!

五月上旬的一天,警察刘汉生要我到门外报数,我不报,把我从床上拖到外边边骂边暴打后脑,我昏倒在地,他看到事态严重,叫医生赶来给我查心脏,非给我药,我没吃。过后怕我出事,承担责任,只好放我回家。

可是我丈夫胡慧儒还被关着,他们要给他判刑。我丈夫曾癌症,炼法轮功炼后痊愈,几年后曾复发过一次,一个月食水不进,在医院检查难受时,他就喊:“师父救我。”第二天就能进水吃东西了,什么事都没有了。这难道不是奇迹吗?医院能救得了他吗?科学解释的了吗?并且为国家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因为他是公务员的待遇。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人要迫害,非要置他于死地,昧着良知判了他三年刑期。胡慧儒在狱中难受时要求检查身体,他们不批准。听说他们为了六万元奖金到手才判他的,判后及时送走,怕出麻烦。

后来在亲友强烈愤慨要求下,他们同意检查身体,到省城指定地点检查出了高血压、心脏病、尿毒症,并且很严重,无论哪一种都是要命的,所以他们无话可说只好放人。七个多月的关押,对胡慧儒本身的情况来说,如果他不是修炼法轮功的,吃的是没有一点油带有黄叶的有沙的菜水、和饭,加上心里的恐惧、精神的压力,还能活着出来吗?所以说这三种病是他们长时间非法关押迫害造成的。

根据以上对我和胡慧儒迫害事实,虽然是地方政府工作人员所为,但是根源是被控告人江泽民!正是他的命令、唆使、歪曲事实和造谣洗脑的结果——迫害的元凶正是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8/妻子遭劳教三次-丈夫被冤判三年-336876.html

2011-09-13: 近期,湖北洪湖市纪委强制法轮功学员胡会如的单位规划局到社保有关部门取消胡会如退休养老金,断绝其生活来源, 妄想利用经济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胡会如是洪湖市规划局退休干部,现六十四岁。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清晨,洪湖市国保大队左世红带领一伙恶警闯入胡家绑架抄家,并强行将胡会如、吴琴玉夫妇二人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吴琴玉二十四天后正念走出看守所。胡会如在看守所关押达半年左右,被非法诬判三年徒刑。胡会如在看守所关押被迫害的身体非常虚弱,因被检查出患有高血压、心脏病、肾损害等严重疾病,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中旬被非法监外执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3/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6693.html

2010-05-23: 楚天血泪(五)
—— 揭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
附件一:被非法劳教迫害部份学员名单(289人次)
(一)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 关押部份劳教学员名单(94人)
......
吴琴玉,洪湖市粮食系统退休职工,分别于2001年、2006年和2008年被非法劳教3次,共计关押时间3 年半。2008.7.1在湖北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1年半。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3980.html

2010-04-26: 中共利用上海世博会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2/221985.html

谢先辉,男,四十多岁,原洪湖市新堤派出所副所长,由于积极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被升为国安大队副队长。谢先辉在位期间,先后积极参与组织对法轮功学员龚斌、汤芳琼、吴琴玉、袁平兰、熊承文等的绑架、关押迫害。劳教两人,判刑一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6/222213.html

2010-04-22: 中共利用上海世博会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2/221985.html

2008-08-21: 洪湖市大法弟子吴琴玉、袁平兰被非法送武汉劳教迫害
湖北省洪湖市大法弟子吴琴玉和袁平兰,于五月十四日夜到农村发真相资料时,遭恶人举报被洪湖国安大队左世洪之徒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达四十五天,六月中旬又非法报批劳教一年半和一年,七月一日洪湖市公安局恶警以“保奥运”为由,非法将她们送往武昌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继续進行洗脑迫害。

大法弟子吴琴玉是洪湖市粮食系统退休职工,现年56岁,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大法前曾患有多种疾病,到处求医治无效,修炼法轮大法后,病痛不翼而飞,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幸福,人称是一位贤妻良母。自九九年“72.0”邪党镇压法轮功以来,为了将大法的美好传给世人和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九年来经国安左世洪之手,曾两次上访被非法关押达半年之久,分别于2001年、2006年和2008年遭到非法三年半的劳教迫害。

大法弟子袁平兰原是美迪服装城柜长,优秀员工。今年初由于受国安左世洪经常在单位跟踪和所谓调查,给单位造成压力和诸多不便,她被迫辞去工作。为了生活她又四处托人介绍,终于找到瑞泰大酒店当了一名服务员。该酒店经理听说她被劳教后称她是位好人,回来后随时都可再来上班,并主动清算了工资。袁平兰曾于2000年和2001年元旦由于上访被关押在看守所两次,这次为讲真相救度世人又被劳教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184488.html

2008-07-04: 湖北洪湖市法轮功学员袁平兰和吴琴玉被非法送武汉劳教
湖北省洪湖市法轮功学员袁平兰和吴琴玉,自五月十四日夜在农村发真相资料遭恶人举报被抓以来,一直被洪湖邪恶之徒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达四十多天,六月中旬并非法将她们分别报批劳教一年和一年半。近日已被洪湖市公安局恶警以“保奥运”为由,非法送武汉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4/181450.html#0873233458-1

2008-05-22: 湖北省洪湖市城区女法轮功学员袁平兰和吴琴玉被非法关押
2008年5月14日晚,洪湖市城区女法轮功学员袁平兰和吴琴玉两人为了救度世人到峰口镇附近农村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恶人发现举报并遭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现被市公安局国安大队非法关押在洪湖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2/178909.html

2006-11-24: 湖北洪湖市大法弟子吴琴玉遭绑架
湖北省洪湖市大法弟子吴琴玉,11月19日到农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之徒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洪湖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28.html

2006-02-20: 湖北洪湖市国安大队左世洪的犯罪记录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至今,湖北省洪湖市国安大队左世洪,七年来自始至终参与了对洪湖市大法弟子的全部迫害,非法劳教十四人,非法关押四十多人。陈和平于2004年10月15日遭迫害死亡,董光娥被迫害得有家难归,于2004年11月30日含冤去世。

左世洪极尽全力整黑材料,上报荆州地区,致使刘明明、刘洪兵、王新玉、朱红兵、翁祖国、张京琼、翁祖秀、陈代纯、刘红、陈勇、陈和平、魏朋、张良秀、夏祖环、吴琴玉、杨方斌等十四人非法劳教三年半至一年,陈和平被迫害致死;杨方兵睡死人床长达二个多月;张京琼和翁祖国被电棍击打,刘红、吴琴玉被残酷野蛮灌食,身心健康受到极大的摧残,有的劳教后失去公职,有的身患各种疾病……。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0/121213.html

2004-11-05: 湖北省洪湖市某些不法官员近日根据上级的指示,拟好黑名单,欲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单位领导还找大法弟子谈话:如果配合它们,单位就将得到六千元奖赏。

据透露湖北省下达给洪湖市4个進洗脑班的指标,望当地同修正念对待。当地大法弟子吴琴玉已被它们迫害得有家难以归,在她家附近经常有盯梢的不法人员,它们说:只要看见吴琴玉,就将她抓走,这是上边的密令。

荆州 洪湖市 联系资料(区号: )

2021-11-04: 洪湖市科学技术局王主任:13972363088

2021-10-24:
湖北省洪湖市开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信息、电话补充
湖北省洪湖市政法委、洪湖市国保大队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并鼓动洪湖市各企事业单位负责人上门骚扰学员及家属、打电话威逼学员及家属,并将诬陷法轮功学员的录像放给单位职工看……在无知中,被操控着毁灭众生、对大法犯罪。给当地学员救度众生带来了一定难度。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个人如下:
湖北省洪湖市行业办(原轻工业局)地址:湖北省洪湖市宏伟南路天远时代广场对面。邮编:433200 电话:0716 2214768
湖北省洪湖市行业办主任:张灿13508624696 (配合洪湖市政法委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卖力;积极参与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湖北省洪湖市政法委地址:湖北省洪湖市文泉大道特1号。
湖北省洪湖市政法委副书记:周高堂 13872266018
湖北省洪湖市政法委科长:贾晓红 15272561533
湖北省洪湖市政法委:王鹏17771617999
湖北省洪湖市公安局地址:湖北省洪湖市州陵大道 46 号。
湖北省洪湖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梁红 15697218572
湖北省洪湖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左世洪 15697218783
湖北省洪湖市商务局地址:湖北省洪湖市赤卫路22号 李世艳15926555123

2021-10-12: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个人如下:
湖北省洪湖市公安局局长:毛绪亮( 16608616999
湖北省洪湖市政法委:王鹏(17771617999)
湖北省洪湖市发改委(粮食):(0716 2422929)
湖北省洪湖市发改委(粮食):刘茂林(13872405360)
湖北省洪湖市勘察测绘院:范伟(13872214555)
湖北省洪湖市勘察测绘院:张俊(13593820133)
湖北省洪湖市勘察测绘院:李斌(13986673779)
湖北省洪湖市交通局:吴伯平(1557211513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