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06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江西 >> 九江市 >> 范路杰, 男, 6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西九江市浔阳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11-0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0-12: 三次劳教受尽折磨 江西九江市范路杰又被枉判两年
江西九江市法轮功学员范路杰,二零一九年七月被濂溪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九江看守所,近日传出,仅靠一段模糊不清的监控视频,范路杰被枉判两年。

今年六十五岁的范路杰曾经三次被劳教迫害,受尽折磨;母亲遭惊吓、悲伤而去世;妻子在高压恐怖迫害中受惊吓,气恨交加,心忧而郁积成病。

范路杰,家住江西九江市浔阳区。修炼法轮大法之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过敏性鼻窦炎、中耳炎,引起耳膜内陷,听力极差,眼睛视力在几个月内从1.5突然降至0.8,而后又降到0.6,医院检查不出原因;胃出血,多次治疗却不见好转。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范路杰喜得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修炼后,范路杰按照真、善、忍做人,道德得到迅速提升,遇事忍让,与人为善,与他人发生矛盾时,先找自己的不是。当遇到利益冲突时,先考虑别人,如一九九六年单位分房子,根据他的条件,单位已经分给了他一套好房子,为了缓解公司的矛盾,范路杰主动把好房让给别人。一九九六年,公司职工宿舍外线路与仓库线路需要改造,当时公司面临破产,拿不出钱,范路杰主动承担了这件事,不要单位的一分钱报酬,因为他有这方面的专长,只叫公司买改造线路用材,派几个劳动力,花几千元就把这个难题解决了。

在修炼中,范路杰思想中不好的东西慢慢消除了,心灵得到了净化,身上所有的病很快都消失了,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三次非法劳教 受尽折磨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范路杰被浔阳区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三次,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第二次是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三年两个月;第三次是二零零八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两年,总计被非法劳教六年零六个月。

三次非法劳教都是被关押在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期间,范路杰一直被包夹,强迫劳动,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被人跟着,不许跟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不准自由说话。

第一次非法劳教时,每天有干不完的活,早上天刚亮就起床,晚上十二点还没休息。每天强迫奴役劳动十多个小时。拒绝 “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是很难完成定额的,所以范路杰几乎天天被体罚、虐待。受体罚,遭毒打,有时用凳脚打;有时长时间弯腰,要求两腿伸直,两手指点到脚背,一弯就是几个小时;有的时候“贴壁虎”,就是两腿跪在地上,张到最大限度,让你上半身前面很难与墙壁贴上的部位与墙壁贴上,就象壁虎一样。这样两腿必须要使劲夹住,否则上身的整个重量就会压在裆上,裆的肌肉会象撕裂一样剧痛无比,一般人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而范路杰一贴就是两个小时。

晚上睡觉,别人睡在床上,范路杰睡在地上,中间垫一块木板,当时范路杰在二大队四班,房顶漏水很严重,下雨时,外面大下,里面小下,外面停了,里面还在下,有时候地上水积得很深,几乎与床板一样高,就这么睡着,起床时,被子边都是湿的,雨天更是这样。

不多久,范路杰得了疥疮加脓包疮,象满天星一样,从脖子以下没有一块好肉,痒痛难忍,身上到处是脓。冬天坐在凳子上劳动,屁股上的脓透过棉裤流到凳面上,时间一长,就与凳面粘上了,一起身,屁股就被拉掉一层皮,痛得钻心。尽管如此,强迫劳动强度仍然不变,体罚虐待不变。直到两脚踝骨处各烂出一个窟窿,流出的血水发臭,两腿肤色变成酱色,是因为细胞死亡造成的。二大队徐副大队长说:“我看到你的脚,一个星期吃不下饭。”医务所潘医生说,再不医治,就会截肢的。在马家垅劳教所,范路杰经受了最严重酷刑折磨,身体承受到了极限,心灵伤害无法言表。

第二次非法劳教三年期间,因范路杰向劳教所递交了严正声明,于是劳教所人员大怒,立即宣布给他加期三个月,范路杰不服就绝食,他们就强行灌食迫害,灌食时四个人将范路杰两手两腿按住,灌食管子从鼻腔插入胃中,是非常痛的,他们见范路杰还不妥协,那就一天灌两次,加重迫害,直到我出现生命危险。

他们一看范路杰不行了,就答应范路杰提出的条件,等他刚吃过几顿饭,马上就否定答应他的条件,我就再绝食,他们就再灌食,再答应条件。

范路杰非法劳教三年到期的那一天,正好是中秋节,大队长徐礼坚说:“谁答应你中秋节到期啊?”于是范路杰第三次再绝食,他们再灌食,当再次出现生命危险,范路杰不再相信他们。

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范路杰进京上访,请求国家给法轮大法学员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可是没有我们说话的地方。拘留满了十五天后,没有放他回家,公司直接将他接回,把他拘禁两天逼迫写保证放弃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九月份,范路杰再次进京上访,十月份,被北京房山区当地派出所绑架,刑事拘留十五天,在房山区公安分局看守所关押五天后,被九江市浔阳公安分局张某某等两人劫持到九江,被非法关押到三里街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九月,范路杰被浔阳楼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抢走了他的大法书籍、大法磁带、大法录像带。非法关押在三里街看守所三个月,不给吃饱。

二零零八年六月,范路杰再次被绑架抄家,被从九江市看守所劫持到三里街交通宾馆二楼逼供,其中有“六一零”主任李明,浔阳楼派出所陈刚等人。二零零一年九月至十月,范路杰被从九江市看守所两次劫持到浔阳区公安分局大楼审讯室,两次被逼供,他不配合,两名恶警掐着他的脖子往地上按,他见我反抗,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吕江华抄起竹棍朝我身上乱打。两次逼供施暴后,都是戴上手铐站那,每次逼供都是两个晚上夹一个白天,每次逼供总时间长达三十六个小时。不让吃,不让喝,不让睡。

如今,范路杰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再次被绑架,遭非法判刑两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2/三次劳教受尽折磨-江西九江市范路杰又被枉判两年-413693.html

2020-08-23: 江西九江柳秋生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江西省九江市法轮功学员柳秋生、虞松四、方平兰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于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八日被九江市法院非法枉判。据悉,柳秋生被非法判五年,方平兰、虞松四被判刑期待查。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日以来,九江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范路杰、虞松四、柳秋生、方平兰、杨桂花等,都被非法关押至今已一年多。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23/江西九江柳秋生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410849.html

2019-09-13: 江西九江大法弟子范路杰于7月中下旬被绑架
九江大法弟子范路杰于7月中下旬被绑架,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3/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93010.html

2017-02-11: 三遭劳教 江西范路杰控告元凶江泽民
江西省九江市法轮功学员范路杰,只因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遭到中共严重迫害,三次被非法劳教,他的母亲遭惊吓、悲伤而去世,

现年六十岁的范路杰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范路杰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身心受益

我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过敏性鼻窦炎,造成鼻子流脓、堵塞,需要张大口呼吸,做了手术也没有效果。中耳炎,引起耳膜内陷,听力极差,眼睛视力在几个月内从1.5突然降至0.8,而后又降到0.6,医院检查不出原因。胃出血,痛苦不堪,经多方求医,多次治疗却不见好转。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老是在病痛中度日,实在难熬,在医治无望的情况下,我于一九九五年十一月,经朋友介绍,喜得高德大法——法轮大法。

修炼后,我的道德得到了迅速提升,遇事忍让,与人为善,与他人发生矛盾时先找自己的不是。当遇到利益冲突时,先考虑别人,如一九九六年单位分房子,根据我的条件单位已经分给了我一套好房子,为了缓解公司的矛盾,我主动把好房让给别人。当别人有困难时,我主动去帮助:如一九九六年公司职工宿舍外线路与仓库线路需要改造,当时公司面临破产,拿不出钱,我主动承担了这件事,我不要单位的一分钱报酬,因为我有这方面的专长,只叫公司买改造线路用材,派几个剩余劳动力,花几千元就把这个难题解决了。有的人不理解,怎么炼法轮功的人,自己付出,不求回报? 要不,怎么说炼法轮功的是一群好人呢?

在修炼中,我思想中不好的东西慢慢消除了,心灵得到了净化,身心健康了,当然我身上所有的病很快都消失了,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法轮功给我们人类带来了幸福,给人类开创了美好的未来,使上亿人身心健康,使社会道德回升,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遭绑架拘禁 刑讯逼供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江泽民一意孤行,利用手中的权力,开足马力,调动整个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大面积抓捕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进京上访,请求国家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可是没有我们说话的地方。只好二十四日返回九江,还没有到家门口,就被拦截到单位拘禁,当天晚上九江第一派出所警察万某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坚持要炼。第二天把我送到九江市八里湖行政拘留所,给我们洗脑,让我们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节目。期间物资局长给我做工作,用开除公职强迫我放弃炼法轮功,我说:“不用考虑了,我不会放弃的。”拘留满了十五天后没有放我回家,公司直接将我接回,把我拘禁两天逼迫写保证放弃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九月份,我再次进京上访,十月份被北京房山区当地派出所绑架,刑事拘留十五天,在房山区公安分局看守所关押五天后,被九江市浔阳公安分局张某某等两人劫持到九江,九江火车站布满了大批武警,戒备森严,浔阳公安分局副局长涂水明,在公开的场合下给我戴上手铐,没有任何掩饰,并且有两名武警押着我往前走,两台摄像机对着我个人连续正面摄像,直到上警车,当到三里街看守所,两台摄像机又继续对我录像,直到逼我在口供上签字。听我家人说,随后九江市电视台播放了这个录像。这是对善良公民人身人格的侮辱、尊严的践踏。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被浔阳楼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大法磁带、大法录像带。非法关押在三里街看守所三个月,不给吃饱。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再次被绑架抄家,家里楼下停满了警车,布满了警察,声势浩大,惊动了周围的人和我的单位,惊吓了家人和亲戚朋友。楼上楼下,家门口都有警察把守,其中八个人到家里乱抄乱翻,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手电钻一把,黑白电视机一台,液晶台式电脑一台,卫星接收机三部,卫星接收高频头十个,22k电子开关十个,卫星接收天线35厘米一个,现金一千多元。并掀翻了我家里的床,一般人都说家里的床是不能掀翻的,有人性的人是绝对不会这么干的。当晚从我身上搜走一部诺基亚彩屏翻盖手机。以上物品除电脑以外,其它一切至今未归还。

二零零一年九月至十月,我被从九江市看守所两次劫持到浔阳区公安分局大楼审讯室,两次被逼供,我不配合,两名恶警掐着我的脖子往地上按,他见我反抗,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吕江华抄起竹棍朝我身上乱打,我身穿单衣,从头打到脚,从脚打到头,反复来回打,还边打边说:“你这头还真硬,竹棍打上当当响,我心里真舒服。”说着就把我的头发拽几根下来,我身上被打的印痕像层层竹节一样。一阵过后,见我不开口,就给我戴上手铐站在那了。吕江华对我又是拳脚相加,我的小腿被他皮鞋踢得青一块,紫一块,他用拳头往我胸部打,我说打闭气了,吕江华说:“炼什么邪功哪,炼闭气啦。”行恶者行凶的拳头还没有收回,就不认账了,还栽赃是炼功炼的。两次逼供施暴后都是戴上手铐站那,每次逼供都是两个晚上夹一个白天,每次逼供总时间长达三十六个小时。不让吃,不让喝,不让睡。我记得在一次逼供结束后,浔阳区公安分局刑警队李副队长把我铐在椅子上,固定我手臂一处,用脚踩手臂另一处,弄不好手臂会断的,我叫了一声,他说:“哪好痛啊?”这次严刑逼供后,国保大队长高捷提出,要我在法轮功学员中活动讲课,从浔阳公安分局办公室中提取部份资金,给我作为活动经费,就是要我坐卧底特务,我坚决不答应。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被从九江市看守所劫持到三里街交通宾馆二楼逼供,逼供人员有:“六一零”主任李明,浔阳楼派出所陈刚等人。

三次非法劳教 受尽折磨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我被浔阳区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三次,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第二次是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三年两个月;第三次是二零零八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两年,总计被非法劳教六年零六个月。

三次非法劳教都是被关押在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期间我一直被包夹,强迫劳动,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被人跟着,不许跟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不准自由说话。第一次非法劳教时,每天只有干不完的活,早上天刚亮就起床,晚上十二点还没休息。每天强迫奴役劳动十多个小时。拒绝 “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是很难完成定额的,所以我几乎天天被体罚、虐待。受体罚,遭毒打,有时用凳脚打;有时长时间弯腰,要求两腿伸直,两手指点到脚背,一弯就是几个小时;有的时候“贴壁虎”,“贴壁虎”我以前听都没听说过,就是两腿跪在地上,张到最大限度,让你上半身前面很难与墙壁贴上的部位与墙壁贴上,就象壁虎一样。这样两腿必须要使劲夹住,否则上身的整个重量就会压在裆上,裆的肌肉会象撕裂一样剧痛无比,一般人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而我一贴就是两个小时,新闻联播还没开始一直贴到两集电视剧演完。晚上睡觉,别人睡在床上,我睡在地上,中间垫一块木板,当时我在二大队四班,房顶漏水很严重,下雨时,外面大下,里面小下,外面停了,里面还在下,有时候地上水积得很深,几乎与床板一样高,就这么睡着,起床时被子边都是湿的,雨天更是这样。有的时候起床找不到袜子,有的时候只找到一只袜子,听别人说袜子是老鼠叼走了,地上老鼠成群,有人还发现地上有蛇。不多久我得了疥疮加脓包疮,象满天星一样,从脖子以下没有一块好肉,痒痛难忍,身上到处是脓。冬天坐在凳子上劳动,屁股上的脓透过棉裤流到凳面上,时间一长就与凳面粘上了,一起身,屁股就被拉掉一层皮,痛得钻心。尽管如此,强迫劳动强度仍然不变,体罚虐待不变。直到两脚踝骨处各烂出一个窟窿,流出的血水发臭,两腿肤色变成酱色,是因为细胞死亡造成的。二大队徐副大队长说:“我看到你的脚,一个星期吃不下饭。”医务所潘医生说再不医治就会截肢的。在马家垅劳教所我经受了最严重酷刑折磨。身体承受到了极限,心灵伤害无法言表。

第二次非法劳教三年期间,因我向劳教所递交了严正声明,声明我以前在高压酷刑折磨下所写过、所说过、所做过一切对不起自己师尊,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于是劳教所大怒,立即宣布给我加期三个月,我不服就绝食,他们就强行灌食迫害,灌食时四个人将我两手两腿按住,灌食管子从鼻腔插入胃中,是非常痛的,他们见我还不妥协,那就一天灌两次,加重迫害,直到我出现生命危险。他们一看我不行了,就答应我提出的条件,等我刚吃过几顿饭,马上就否定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再绝食,他们就再灌食,再答应条件。我非法劳教三年到期的那一天,正好是中秋节,大队长徐礼坚说:“谁答应你中秋节到期啊?”于是我第三次再绝食,他们再灌食,当再次出现生命危险时我不再相信他们。

家人遭株连 母亲悲伤去世

我的妻子在这种恐怖惊吓中,气恨交加,心忧而郁积成病,至今还没有康复。

因为我被频繁绑架、关押、迫害,我的母亲痛苦万分,整日哭声不停,以泪洗面,悲伤过度,再加上惊吓,不久卧床不起,直到瘫痪。二零零五年,我从劳教所出来,回安徽老家看母亲,本村村民对我说:你总是被劳教,对你妈造成很大的伤害。我的母亲瘫痪不久就离开了人世。

只因为我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在社会上做个好人,我的亲人经受了如此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11/三遭劳教-江西范路杰控告元凶江泽民-342813.html

2008-08-24: 奥运期间江西九江马家垅劳教所加重迫害法轮大法学员
因奥运期间马家垅劳教所加重迫害法轮大法学员,被非法抓捕关押在马家垅的大法学员绝食多日,现生命垂危。责令中共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信仰无罪,讲清真相无罪!

现已知法轮大法学员范路杰被非法关押在九江马家垅劳教所已有几个月了,因无家人探视,日用生活用品都没有,九年来这位学员多次被非法关押在马家垅劳教所受到非人折磨与各种酷刑,都坚定的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修炼。用大善、大忍的胸怀维护着正义与真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4/184642.html

2008-07-21: 白洪珍、刘义智现被非法关押在九江市十里看守所
2008年4月28日,江西九江市浔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李明等恶警绑架了九江市金鸡坡法轮功学员白洪珍和九江县法轮功学员刘义智,至今仍不放人。白洪珍、刘义智现被非法关押在九江市十里看守所。

白洪珍从99年7.20以来,多次被非法关押,遭受非人迫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刘义智这次被非法关押三个月不放人,据知情人说,浔阳分局不仅不放人,现在还在企图勾结检察院、法院等单位进一步迫害刘义智。

另外九江市法轮功学员范路杰仍被非法关押在九江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1/182435.html

2008-05-16: 江西九江市法轮功学员范路杰被绑架
江西九江市浔阳区法轮功学员范路杰是龙惠花城小区的保安,五月十日晚在工作地点被绑架,恶徒并将家中其女儿的电脑抢走。现范被非法关押在九江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6/178546.html

2004-11-07: 马家垅劳教所用超负荷,超强度的体力生产劳动折磨法轮功学员。通常是清晨5:30起床开始,一直干到深夜12点以后,中午不能休息,最严重时每天只能睡一、二个小时。大法学员,不完成“任务”不许睡觉。

法轮功学员范路杰就因完不成生产高压任务而被体罚“贴壁虎”:双臂平伸、全身面墙紧贴;体罚折磨长时间双臂麻酸痛难忍,是相当难受的。

2000-12-20: 警惕:特务诱捕大法弟子
庐山公安分局一科罗嗣银,一年来化装在北京做特务,凡他得知操九江口音的大法学员上北京,他便诱骗进而抓捕。经罗嗣银抓捕而被拘留、被劳教的九江市大法学员就有几十人,受牵连的亲属已达数百人。
九江市因修炼法轮功无辜被劳教的部分学员
(1)蔡茂保,男,九江市5727厂子弟学校教师
(2)兰虎,男,九江市庐山区物价局干部
(3)陈桂姣,女,庐山区高垄乡农民
(4)朱胜利,男,庐山区新港镇官洲村农民
(5)张劲,男,九江市713厂工人
(6)李黎,女,九江市财专教师
(7)方劲生,男,江西制氧机厂工人
(8)赵玉芳,女,九江市国棉四厂工人
(9)曹晶晶,女,九江师范学生
(10)范路杰,男,九江市物资局干部
(11)谢金萍,女,九江市一支路真真幼儿园教师
(12)项水荣,女,九江市肉联厂退休职工
(13)唐文亮,男,九江水泥厂工人
(14)张文雷,男,九江化纤厂工人
(15)余松肆,男,九江市豆制品厂干部
(16)黄长凤,女,江西塑料厂干部
(17)刘丽君,女,(单位不详)
(18)熊林技,女,九江国棉三厂工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0/5687.html

2000-04-20: 不争的事实,公开的秘密
江西省九江市蔡茂宝、朱胜利、蓝虎、范路杰、方建生、赵玉芳、谢金萍、欧阳盛情、熊莲芝、李黎等十几名大法弟子从元月份以来都是在家中被警察无故带走,现全部被劳教。男学员关在马家龙劳教所,每天从早上6点半到深夜11点,一直干活做灯泡钨丝。女学员关南昌青云谱劳教所,每天从早上6点到夜里10点干活做塑料花。

女学员向政府提出:一、撤销对李洪志师父的通缉今;二、还法轮大法清白;三、释放全国所有关押大法弟子,并争取合法炼功环境。现已绝食三次(第一次8天,第二次11天,第三次从3月25日至今)。
九江市大法弟子被拘留关押后,很多被罚款5000-8000元不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20/3839.html

九江市联系资料(区号: 792)

2021-02-06: 九江市濂溪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指导员余良:13807929634

濂溪公安分局 总机 7928278999
现局长 胡宏毅 7928279001、13907926566
政委方飞 7928279002、13970241928
副政委 王渔珍 13607926800
副局长 桂道江 7928279006、13507929529
现副局长 刘仁清 7928279010、13907921635
纪委书记 邓明华 13907929656
国保大队长田二洪(已被追查国际追查)7928279036、13807926626
国保大队教导员 周火荣 7928279037、13907926219
610副主任 王国平 13870290776 齐耀庆 13907920048

十里派出所 7928251200 7928250998
现所长 吴义强 13870239998
现副所长 宋增平 46岁
现副所长 张建林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前进东路158号 邮政编码 332000

九江市看守所 7922157110
所长 康贻晖
现副所长 汤凌洵
原所长 曾鸿剑 139702102557926827505
警察 李 萍 女
收押警察 徐亚平 男
2018年8月29日搬迁至新址: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狮子镇煤山村(杭瑞高速狮子收费站出口左侧) 邮政编码 332000

2020-12-27: 政法委书记:邹隆茂13803565366
政法委副书记手机:139792477 09
公安610教导员徐军13803557377
甘露镇双桥村桔园社区
主任;邹秀兰 13576242386
共青民政局副局长:宋欢心13870216619
共青民政局科长: 周夏生:13807927376
2020-12-24: 政法委书记:邹隆茂13803565366
政法委副书记手机:13979247709
公安610教导员徐军13803557377
甘露镇双桥村桔园社区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