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5-21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潍坊 安丘市 >> 周淑芬(周淑芳), 女, 6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安丘市王家庄子镇兴山村
迫害情况: 一家人家破人亡,大女儿宿宝兰被迫害致死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0-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6-02: 大法弟子周淑芬受安丘国保恶警严重迫害

原安丘市王家镇兴山村大法弟子周淑芬,4月15日去石堆发真相资料被坏人举报,石堆派出所恶警把周淑芬绑架到石堆派出所。安丘国保恶警李升华和石堆派出所的恶警去周淑芬家,丈夫宿效游不在家,邪恶之徒们跳墙进院、托门、挖窗也没进去屋。又回石堆把周淑芬的钥匙搜去,开门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真相资料、两个录音机、一块mp3、一块放像机、现金300元。

4月16日周淑芬被送安丘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8个恶警轮班看守,不让睡觉等迫害。22日恶警李升华又把周淑芬送安丘看守所迫害,检查身体不合格,但也不让回家。

5月20日,李升华和石堆派出所又把周淑芬送王村劳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邪恶的李升华说:她老伴劳教过、三个女儿劳教过、她文化高等为由,邪恶的李升华拖着周淑芬检查身体时非常邪恶至极、无人性。

劳教所没收,人恶们又把周淑芬送拘留所迫害5天,生命垂危,24日送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202108.html

2009-05-23: 山东安丘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
山东安丘市刘家尧镇东十马村大法弟子张秀英(女),雹全镇老峒屿村大法弟子李瑞贞(女),担山镇王家庄子村大法弟子周淑芬(女)等都被非法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3/201436.html

2009-04-26: 潍坊安丘市大法弟子周淑芬在洗脑班遭迫害

潍坊安丘市王家庄兴山村大法弟子周淑芬,女,67岁。于4月13日外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安丘市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安丘市党校洗脑班迫害。望看到的大法弟子快速通知她的家人,让他们到党校洗脑班要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6/199670.html

2009-04-20: 灾难的阴影再次笼罩周淑芬的家

68岁的法轮功学员周淑芬已经失踪了一周了。家人无从得知她在哪里,灾难的阴影再一次笼罩这个几年来饱受邪党蹂躏的家庭。

周淑芬,女,现年68岁,山东潍坊安安丘市家庄镇兴山村人。在99年大法遭到迫害之前,她曾有一个人人羡慕的家庭,憨厚的老伴,三个勤快善良的女儿,一个聪明懂事的儿子。自从99年7.20以后,灾难接二连三的降临这个无辜的家庭。

2001年10月中旬,大女儿宿宝兰被石堆镇派出所、安丘市610、安丘市公安局有关人员非法闯入家中绑架到安丘市610洗脑班。安丘市610向家人勒索洗脑费1000元人民币。十几天后尸现金塚子乡三合村(距安丘市12里路)的小河里,当作无名尸处理,后来家人才探得消息。8年多过去了,宝兰之死至今仍是一个谜。

年过花甲的老伴宿孝由多次遭关押,因坚持修炼法轮功,2000年11月17日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昌乐劳教所。期间遭警察、劳教犯折磨差点失去生命。

2000 年12月1日,劳教所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集中关押在二大队,下设2个中队。宿孝由被分到二大队二中队二组,8个劳教犯一齐上来把他衣服剥光,摁倒在地上,脸朝地背朝上,有的摁头,有的摁腿,有的摁胳膊,其余的用自制的皮鞭(三角带用铁丝绑在木把上)和皮腰带(腰带头有顶柱的那种)轮换着用力猛抽,打手们从两腿膝盖处一点点向上抽打,一直打到脖子和两个肩膀头,皮腰带头打在肉上,顶柱攮在肉里,一打一个窝儿,每打几次就问:还炼不炼?只要说炼,打的就更加残忍,打的血肉模糊、糜烂时,再换一个地方抽打,就这样,多次反复从膝盖关节以上开始抽打,一直排到大腿、屁股、腰、肩膀、最后抽打到脖子,皮腰带打断了一条,三角带上全是血肉,整个背部一片烂肉……

三年劳教恍如隔世,60多岁的宿孝由从劳教所出来时,背上被打手用三角带和皮腰带的丁柱抽打的痕迹仍清晰可见,至今仍不堪回首。

99年7月20日及22日,迫害刚开始,兴山村原村书记宿兆升和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原所长韩福本就将周淑芬、宿孝由老俩口绑架到了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关押了8天;99年8月29日,韩福本又无故把宿孝由和三女儿宝丽绑架到镇派出所关押了10天,当时宝丽还有一个吃奶的孩子。

99 年10月11日,宿孝由和宝丽再次遭无辜关押回家的第三天,老俩口和三个女儿、外孙(二女儿带着她5岁的孩子)祖孙3代6口人决定去北京讨公道。在北京,全家相继被抓,送回安丘关押了50天。安丘市公安局警察,趁机向宿庆台(宿孝由的儿子,当时在济南上大学)敲诈勒索了2400元钱。

老俩口回到家,门上贴了封条,锁也换了。据目击者说:宿孝由一家进京的第二天,兴山村原村书记宿兆升,就领着六、七人,把门锁撬了,抄走:一台黑白电视机、粉碎机、小推车、摩托车、现金几百元、已到期的定期存单2100多元。

99年年底,宿兆升还断了宿孝由家的电,儿子回家过年时,看到家里连电都断了,就去找宿兆升要求送电,宿兆升趁机又向庆台敲诈勒索了1000元钱,才给送电。2000年6月因为宿孝由再次进京上访,宿兆升又把电给断了,至今还未送电。

2000年3月,韩福本、李景波又把老俩口绑架到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关押了25天。反复的关押、抄家并没有使宿孝由一家放弃坚持“真善忍”信仰。

2000年6月,宿孝由和宝丽再次进京。到达天津查车时,被警察强制送回安丘市看守所。当时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进京,凡是开往北京的客车,在各个交通路口都有警察盘查,让乘客一律骂法轮功创始人、骂法轮功,凡是不骂者立即被抓,直至地方单位领导来认领。在安丘市看守所,父女俩绝食5天被释放。回到王家庄子镇,宿孝由和宝丽又被韩福本关押了28天。

2000年8月,周淑芬、宿孝由正在地里收玉米秸,刚到家,准备吃午饭,王家庄子镇兴山村宿兆升,镇派出所警察李景波、小张叫他们到派出所去。老俩口不去,几分钟王家庄子镇周文和带着几名打手赶来,当着众人的面,烧了3本《转法轮》,把老俩口铐上背铐,强行抬上警车,关押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之后,又把女儿宿宝丽绑架到镇派出所,三人被关押了30天后,警察把宿孝由转移到安丘市610洗脑班一个月,由于宿孝由拒绝“转化”,被劳教3年,劫持到昌乐劳教所。

2005年3月15日早上,宿孝由被安丘公安从家里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释放时安丘公安人员向家人勒索3400元人民币。

周淑芬和小女儿宝丽在镇派出所绝食抗议,关押了61天,生命垂危时才释放。宝丽回家因经常受到骚扰,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10月28日,被安丘市警察李升华、贾再军等6、7人绑架,在安丘市看守所又关押了60多天。

警察向宝丽的家人勒索钱财,开口就要3万多元钱。宝丽的丈夫不修炼,为了凑足这3万多元钱,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借了,还不够,又把家里仅有的小麦卖掉,这3万多元钱,全部被警察勒索去。这还没完,2003年春天,宝丽又2次遭绑架关押。

2005年3月15日早上,宝丽被安丘公安从家里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安丘公安人员向家人勒索10000元钱,将宝丽劳教,劫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

2008年7月7日,晚上11点,潍坊市峡山区王家庄街道办(原安丘市王家庄镇)将宝丽再一次绑架,非法劳教送往章丘劳教所,后来因为出现严重病症被送回家。

近十年来,周淑芬全家反复遭无理关押、抄家、罚款、劳教,大女儿含冤去世,老父亲、二女儿宝云、小女儿宝丽3人遭冤狱,周淑芬长时间被迫流离失所,一家人惨遭摧残,受尽了人间地狱之苦。

几年来,潍坊地区的邪恶610、恶警打手们迫害了无数善良的大法弟子,在天灭中共的大形势下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更加丧心病狂的加重迫害。使无数家庭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生活陷入绝境!请海内外善良的民众密切关注这一个痛苦家庭的不幸,为象周淑芬一样饱受风霜的人们早日讨还公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0/199309.html

2007-11-18: 恶党“六一零”头子窜至潍坊绑架十几名大法弟子
2007年11月,恶党中央“610”头子窜至山东省潍坊施压,并妄想把潍坊市作为全国迫害重点,潍坊恶党市委书记张新启公开在报纸电视上叫嚣要加大迫害力度,痴心妄想的以此犯罪事实作为向上爬的政治资本。11月1日晚诸城各派出所接到来自潍坊市的电话通知说中央“610”成员已到潍坊;3日晚8时左右,诸城新闻综合台播出污蔑大法的东西;4日晚8时左右,潍坊电视台有污蔑大法的东西;5日,潍坊日报新闻报道“要和法轮功斗争到底”,诸城电视台晚间新闻重复了相同内容的节目。

几天之内恶党人员就绑架十几人,并用流氓手段抄家。据悉,邪党恶徒把各区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头子都集中到潍坊市公安局,有预谋的迫害大法弟子。

11月2日晚上10点,安丘市魏家埠村民褚俊红家被非法抄家,妻子赵玉芹被带走非法关押一天;许营村村民李之杰家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等,妻子孟爱霞被绑架,几天后才得到消息说被关押在安丘看守所,不让家里人见;董家庄村民周素花家被非法抄家绑架;王家坟庄村民于文臣家被非法抄家绑架,当时只穿秋衣、秋裤,但看守所恶警不让家人送衣服,也不让家人见面。

11月3日夜23点,安丘后七里沟恶党书记刘增运,带着安丘保安大队七、八个恶警,踹开大法女弟子田玉芬(46岁)家的门,强行绑架了田玉芬,非法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大法弟子王玉兰(50多岁),被安丘邪教大队绑架并抄家,现被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

11月3日,诸城枳沟镇大法弟子张祚合夫妇在家中被诸城和枳沟镇的恶警绑架。

11月4日下午,安丘邪教大队十几个恶警非法闯入郚山乡粮所失业大法女弟子云纪英家,欲绑架未果,并翻遍全家没找到任何东西,最后把其丈夫带走。

11月5日,安丘市新安街道派出所,4、5个恶警把正在家开经销点的大法弟子张桂英(女,40多岁)绑架,并抄走大法书,现非法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

11月6日,在安丘市王家庄子乡地区邪党恶徒有五、六人,非法闯进大法弟子钟希秀家,二话不说就开始到处乱翻,非法抄走大法资料,并将钟希秀绑架到安丘看守所。

11月7日,在光天化日之下,四五辆警车十几个恶警,在安丘市古槐小区众目睽睽之下,破门而入将六十多岁的老汉夏锡汉非法抓捕,真实的上演了一幕号称是“人民政府”的“人民警察”利用其暴力实施迫害,让人们不由的想起土匪恶霸欺压百姓的场面。邪党人员到大法弟子宿校电家抄家,也是一进门就到处乱翻,将周淑芬老人强行架到门外。第二天再次非法抄家,将宿校电强行带走,非法关入安丘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8/166764.html

2006-04-27: 近七年了 我家近十口人的遭遇(图)
.....我叫周淑芬,女,今年64岁,山东省安丘市王家庄子镇兴山村人,我丈夫叫宿孝由,今年65岁,大女儿宿宝兰,42岁,安丘市石堆镇石人坡村村民,2001年被中共迫害致死;二女儿宿宝云,安丘市赵戈镇荆阳村村民;三女儿宿宝丽,安丘市王家庄子镇李家古城村村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7/126208.html

2006-01-21: 我父亲宿孝由和二姐宿宝云被非法劳教3年。父亲和二姐,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做一个好人,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关押、拘留、洗脑、酷刑。2000年10月,父亲和二姐被非法劳教3年。

我母亲周淑芬,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做一个好人,多次被绑架、关押、拘留。为躲避迫害,曾长期流离失所。

我和父母、姐姐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王家庄镇政府、镇派出所有关人员,伙同王家庄子镇兴山村村支书宿兆升等,多次到我父母家,非法撬开门锁、闯入院内、将我父母家里的存折、现金、摩托车、录像机、收录机、小铁车、地磅等财物抢劫一空。还要伐树、拉口粮,被正义之士阻止。

2001年春,警察为绑架我母亲,竟然翻墙入院、肆无忌惮、无法无天。我父母家里的照明电,从99年10月被非法停电、拆线后,至今未给供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119143.html

2005-06-11: 最近一段时间,山东省安丘市公安局“邪教”大队及安丘市“610”的邪恶之徒纠集各乡、镇派出所恶警,连续大肆非法抓捕、关押、抄家,骚扰大法弟子,据初步统计已达二十多位大法弟子被迫害。

安丘市王家庄镇兴山村大法弟子宿孝由、妻子周淑芬及已出嫁的女儿宿宝丽分别被恶警从家中绑架,并非法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1/103834.html

2005-06-01: 山东潍坊恶徒近期疯狂抓捕大法弟子的罪恶行径
在被抓捕的80多人中有70多人正在家里做家务,也有几个在坡里或厂子干活,恶徒们像盗匪一样破门而入,没有任何证据和手续,强行绑架、翻箱倒柜,人财物抢劫一空。安丘市3月15、16日两天抓捕21人,其中14人劳教、2人判刑。王金义、孙智业2000年、2003年刚劳教释放回家这次又劳教三年。宿孝由、周淑芳(60多岁)夫妇于3月15日在家中被恶徒程淑平、刘金来等4人绑架。至今关押在看守所。宿孝由夫妇因99年10月同三个女儿(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被多次抓捕、关押、洗脑、酷刑折磨,2000年10月被劳教三年,农田被没收。其大女儿宿宝兰于2001年10月被迫害致死,二女儿宿宝云2000年10月被非法判劳教三年,2003年释放回家,这次又被抄家、绑架,三女儿宿宝丽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长时间流离失所,2002年10月在安丘看守所被关押期间被恶警勒索3万多元。今年3月15日在家中被绑架后4月17日送王村劳教所劳教三年。宿孝由一家因修炼真善忍而遭到了残酷的迫害,使这个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家5口人,4人被劳教,一人被迫害致死,至今三人仍被关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7/103543.html

2005-05-07: 山东省安丘市王家庄子镇李家古城村28岁大法弟子宿宝丽与其父母宿孝由、周淑芬近期再次遭抄家、绑架。宿宝丽被勒索10000元后,在安丘看守所遭受迫害一个月,于2005年4月15日被劫持到山东省王村劳教所迫害。家里还有一个未上学的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7/101308.html

2005-03-22: 2005年3月15、16日早上5:30点左右,安丘恶警、恶徒,对众多法轮大法修炼者進行骚扰、抄家、绑架。

3月15日早上,安丘市石堆镇被邪恶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宿宝兰的父亲宿孝由(63岁)、母亲周淑芬、已出嫁的二妹宿宝丽(36岁左右),被恶警、恶徒分别闯入家中非法抄家,并被绑架到安丘市看守所。

2004-10-03: 我叫周淑芬,今年63岁,丈夫:宿孝由,今年64岁。籍贯:山东省安丘市王家庄子镇兴山村。

我们是97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高血压、白内障、两脚骨质增生,一走路两脚象扎针刺似的痛疼难忍,修炼法轮功以后一切症状都消失了,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生活。特别是我丈夫,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的腿痛的晚上睡不着觉,用他自己的话说:真是生不如死。什么样的药都用过,都不见效,修炼法轮功以后,都神奇般的好了。

我的三个女儿(现都已出嫁。大女儿:宿宝兰,34岁,安丘市石堆镇石人坡。二女儿:宿宝云,32岁,安丘市赵戈镇王家景阳村。三女儿:宿宝丽,27岁,安丘市王家庄子镇李家古城村),她们见我们老俩口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受益这么大,也都相继修炼了法轮功,都自觉的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正当我们全家人深浸在炼功后带给我们的幸福喜悦之中时,99年7.20,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的妒忌,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疯狂镇压,也就是这天,由于受谎言的蒙蔽,我们村原村村书记宿兆升和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原所长恶警韩福本非法闯入我家,把我丈夫非法绑架到了王家庄子镇派出所。7月22日又非法绑架了我,非法绑架到了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我和我丈夫,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8天才回家。

99年8月29日,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韩福本带着一帮恶人、恶警非法到我三女儿宿宝丽家行恶,见宿宝丽不在家,误认为宿宝丽去了北京(当时宿宝丽因家务外出)。恶警韩福等领着一伙歹徒就非法闯入了我家,逼迫、要挟我丈夫说出宿宝丽的去向。我的大女儿宿宝兰听说了,就在亲戚家找到了宿宝丽,并向恶警韩福本说:我妹妹在某地方。恶警韩福本找到了宿宝丽的去向还不罢休,又把我丈夫和宿宝丽非法绑架到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非法关押了10天,在关押期间我丈夫和宿宝丽不仅受尽了邪恶之徒的残酷迫害,而且宿宝丽家中还有一个吃奶的孩子。以后又被非法关押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多次。

我们见没有说理的地方,99年10月11日,也就是我丈夫和宿宝丽被镇政府非法关押回家的第三天,我们老俩口和三个女儿、小外甥(二女儿还带着她5岁的孩子),祖孙3代6口人毅然决定去北京证实法。到了天安门广场,发现恶警、便衣到处在抓人、打人,我们被恶警冲散了,找不着三个女儿了。我们老俩口没地方去,就到了北京通县的一个农村,在哪儿见到了很多外地的大法弟子進京证实法,第9天,我和丈夫在那儿就被恶警非法绑架了,绑架之后把我和丈夫拉回安丘市,回安丘后我和丈夫被恶警非法拘留15天。在拘留期间得知,三个女儿和小外甥到天安门后,第三天就被非法绑架了。三个女儿(小外甥被家人接回)都被安丘市恶警非法拘留了15天。15天后我和丈夫、三个女儿又被安丘市恶警,从拘留所出来又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们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30天。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逼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录像片,逼迫我们放弃“真、善、忍”,不许我们炼功,一炼功恶警就用电棍、电皮棍打、酷刑、折磨、罚站、奴役劳动……我们在安丘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安丘市公安局恶警,趁机向我在济南上学的儿子(常人)敲诈勒索了2400元钱。我们回到村还没進家,又被村里的邪恶之徒宿兆升非法关押了5天。我们这次進京证实法,被邪恶之徒非法关押,从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从拘留所出来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从看守所出来又被非法关押在王家庄子镇兴山村,连续被非法关押了50天。

回到家,到家门口一看,门上贴了封条,门锁也给换了。据目击者说:我们進京的第二天,王家庄子镇兴山村邪恶之徒宿兆升,就领着六、七个匪徒,把我家的门锁给撬开,非法闯入我家宅院,非法抄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粉碎机、小推车、摩托车、现金几百元(包括一角的纸币一角的硬币)、定期存单2100多元(其中有定期5年的,现在快到期了),抄走了我家的全部财产。

之后,王家庄子镇兴山村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宿兆升、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韩福本对我家進行多次非法抄家、勒索钱财、对我们進行非法骚扰、恐吓、威逼、绑架、关押、迫害……

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韩福本把我家的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带、录像带、炼功带、放象机、3个录音机全部非法抄走。

王家庄子镇兴山村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宿兆升,在99年年底非法断了我家的电,在我儿子从山东大学上学回家过年时,看到家里被邪恶迫害的这种惨境,连电都不给供给,就去找邪恶之徒宿兆升要求给送电,邪恶之徒宿兆升趁机又向我儿敲诈勒索了1000元钱,才给送电。后来,又因为我们于2000年6月再次進京证实法,电又被邪恶之徒宿兆升给非法断了。至今还未给送电。

2000年3月,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韩福本、李景波(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现任安丘市石堆镇派出所副所长,在石堆镇对大法学员犯下了重罪)非法闯入我家,把我们老俩口非法绑架,绑架到了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里,还非法关押着大法弟子杨春范、黄文真。我们4人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25天。

2000年6月,我丈夫和我三女儿宿宝丽,又一次進京证实法,到达天津查车时,被恶警非法绑架,又一次被非法绑架到安丘市看守所。我丈夫和宿宝丽在安丘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绝食抵制邪恶的迫害,5天冲出看守所。回到王家庄子镇,我丈夫和宿宝丽又被恶警韩福本非法关押了28天。(注:当时凡是开往北京的客车,为了防止大法学员進京证实法,在各个交通路口都有恶警盘查,让乘客一律骂师父、骂大法,凡是不骂者立即被非法绑架,绑架关押后進行迫害,直至单位领导来认领,确认并非是大法学员后才放人)

2000年8月,我和丈夫正在地里收玉米桔,刚到家,准备吃午饭,王家庄子镇兴山村邪恶之徒宿兆升,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李景波、小张非法闯入我家,叫我们到派出所去,我们不去,恶警就给王家庄子镇打电话,几分钟王家庄子镇分管迫害大法的恶徒周文和带着几名匪徒、打手非法闯入我家,恶徒周文和当着众人的面,烧了3本《转法轮》,烧完之后,上来一伙恶警、匪徒把我和我丈夫非法铐上背铐,强行抬上警车,绑架到了王家庄子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之后,又把宿宝丽非法绑架,绑架到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我和丈夫、宿宝丽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30天后。30天后又把我丈夫从王家庄子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到安丘市610洗脑班,在安丘市610洗脑班被非法洗脑、酷刑一个月,邪恶没有达到目地,又把我丈夫从洗脑班非法绑架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我和宿宝丽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61天,在绝食后生命垂危时,才冲出了魔窟。

2000年10月,我丈夫被非法劳教3年,在劳教期间被劳教所的恶警、恶徒迫害的几乎失去生命。2000年10月,我丈夫刚被非法关進劳教所时,恶徒就问我丈夫:还炼不炼?我丈夫说:炼!恶徒们(其它劳教犯,其它劳教犯对大法学员的迫害都是在恶警的授意下而行的)就上来7、8个,把我丈夫摁倒在地上,胸朝地背朝上,有2个恶徒摁住脚、有2个恶徒摁住手、有1个恶徒摁住头,其它几个恶徒,就轮换着用农用手扶车上的三角带和皮腰带(腰带一头带有一个摁的丁柱)的丁柱,抽打我丈夫,先抽打我丈夫的大腿下方,即从膝盖关节以上开始用力抽打,每抽打几次就问问我丈夫:还炼不炼?我丈夫只要说炼,恶徒就抽打的更加残忍、严重。邪恶之徒为了达到让大法弟子放弃“真、善、忍”的目地,邪恶之徒在迫害大法弟子用的酷刑中,只要能把大法弟子迫害的能说不炼了就行,不管什么酷刑都可以,所以,为了逼迫让我丈夫早日放弃“真、善、忍”,邪恶在抽打我丈夫的大腿下方时,都是先重复抽打上次打的地方,一直把先抽打的这个地方,打的血肉模糊、糜烂、看到大法弟子被抽打的麻木、失去知觉时,再换一个地方抽打,打完之后再一点点的往上抽打,循环往复。就这样,我丈夫被抽打的,从膝盖关节以上开始一点点的往上排,一直排到大腿、腚、腰、肩膀、最后抽打到脖子……邪恶之徒在抽打我丈夫时,皮腰带打断了一条,三角带上全是血和肉……整个背部一片烂肉。3年后,我丈夫从劳教所回家后,背上被恶徒用三角带和皮腰带的丁柱抽打的痕迹都历历在目。一条条紫黑的痕迹记载着大法弟子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的见证!

2000年秋天,我丈夫被非法劳教后,王家庄子镇兴山村邪恶之徒宿兆升把我和丈夫的口粮田全部非法没收,又把我公婆的口粮田也全部非法没收了,而我公婆是常人,他们不炼功,但他们在村里是受人尊敬的老人,都80多岁的人了,而且老人家就只有我丈夫这么一个儿子,老人家和我们早就单独生活。邪恶之徒宿兆升这么做的目地是想通过断绝我公婆的生活来源,没有口粮农田,唯一的儿子的口粮农田也没有了,看你如何生活?

2001年正准备过年,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李景波、蒋积学、小杜、小于等匪徒,非法闯入我家,把我非法绑架到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到了晚上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闯出了派出所,来到了石堆镇石人坡我大女儿宿宝兰家,不料恶警李景波等几名恶徒找到了我大女儿家,要非法绑架我回去,我说:不回去。恶警李景波恶言说:你不回去我们就把你女儿的房子给砸了。我想这帮恶警、匪徒是做得出来的,我怕连累了女儿。就说:回去也不做你的车。是大女婿用摩托车带着我,把我送回了家,恶警李景波的警车的后边紧跟着。回家后,发现王家庄子镇政府、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兴山村,十几名恶警、匪徒在我家非法住着、企图监视着我、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许我离开自己的宅院,农活也不让干。我被迫无奈,第三天,在师父在加持下,我正念从邪恶之徒的眼皮底下走了出来,从此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我一个60多岁的人,因为信仰“真、善、忍”而丈夫被非法劳教,大女儿被迫害致死,二女儿被非法劳教,小女儿被多次非法绑架、关押,被恶警敲诈勒索3万多元,最后被迫流离失所,我有家不能归,被迫在外流离失所2年多。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全国人民所宣扬的所谓的“团结、教育、挽救”的谎言。

2003年秋天,我丈夫从劳教所回家后,得知他被劳教期间,自己的农田和父母的农田全部被王家庄子镇兴山村村书记恶徒宿兆升给非法没收了,至今未给,就找到王家庄子镇兴山村新任村书记宿献暖讲真象,宿献暖在明白真象后,随即给我们退还了3口人的地,还欠1口人的地,至2004年9月写迫害事实时,这1口人的地还没有退还。同时宿献暖还把恶徒宿兆升99年时非法到我家抄走的摩托车也退还给了我丈夫。恶徒宿兆升非法抄走的我家的定期存单至今还没有退还。

下面,简述我的三个女儿所遭迫害的情况:

大女儿:宿宝兰,34岁,安丘市石堆镇石人坡。由于她坚修大法,曾進京证实过法,为向世人讲清真象,揭露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谎言。2000年7月某天晚上,宿宝兰和她小妹妹宿宝云还有其他几名大法弟子,一起到周边市高密市某镇发“纸包不住火”、“善良的人们请来了解法轮功”真象材料时,被当地恶警非法绑架,绑架后铐在了当地的派出所里。当天晚上两人正念走出了派出所。一个是在上露天厕所方便时,在厕所里带着手铐趁看管者不注意翻墙而走脱。另一个被看管的更加严,就把另一名大法弟子铐在了派出所的某固定物上,看管的恶警认为,手铐铐的这么牢固,不会再走脱吧?就放松了警惕,半夜时恶警有点迷糊,睡着了,这时手铐突然开了,这名大法弟子趁机走出了派出所。这名大法弟子走出了派出所后,就往安丘方向走,走到明天时,俩姐妹又走到了一起(注:高密市这个地方她们俩姐妹曾未去过,那儿的地形一点也不熟,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师父在看护着)她们深知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看护着她们,是师尊在领着他们往回家的路上走。姐妹俩当天回到了安丘,回到安丘后,同修被宿宝兰姐妹的故事感动的泪水涟涟,之后,凡是听说宿宝兰姐妹故事的同修,都被师尊的洪大慈悲融化的泪流满面,深深感受到师尊时时刻刻都在慈悲的看护着我们、领我们回家!

宿宝兰,曾先后被石堆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多次,在非法绑架关押期间,邪恶没有达到目地,就把宿宝兰从石堆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到安丘市邪恶的610洗脑班,在洗脑班非法迫害了30天,邪恶还没达到目地,又把宿宝兰从安丘市610洗脑班非法绑架到安丘市看守所,宿宝兰在看守所与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抵制邪恶的迫害,几天后,正念闯出安丘市看守所。

由于安丘市恶警、邪恶之徒,经常非法到我大女儿家進行骚扰、恐吓、敲诈、勒索、逼迫她放弃“真、善、忍”。在万般无奈下,宿宝兰于2001年2月离家出走,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在流离失所期间,于2001年8月,在回家看望父母、丈夫、孩子时,被安丘市公安局恶警和安丘市邪恶的610之徒非法绑架,再次被非法绑架到安丘市邪恶的610洗脑班,对宿宝兰進行洗脑迫害。面对邪恶一次次的疯狂迫害,宿宝兰更加坚定、成熟,坚修大法、证实大法的心令邪恶胆寒。由于宿宝兰坚决不配合邪恶,邪恶加重了对宿宝兰的迫害……一个月后,宿宝兰的尸体,在安丘市安丘镇三合村(安丘市城里)发现了。

(注:宿宝兰,被迫害致死的详情请见明慧网2002年10月20日山东潍坊安丘市大法弟子宿宝兰被迫害致死 )

宿宝兰被邪恶之徒迫害致死的冤案,至今还没有得到昭雪。到底是谁害死宿宝兰?是谁残害夺取了无故善良人的生命?是谁使我失去了可爱的女儿,是谁使孩子失去了妈妈,是谁使孩子失去了母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相信邪不压正,历史已经多次见证:善有善报,恶受恶报,乃天理!邪恶之徒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二女儿:宿宝云,32岁,安丘市赵戈镇王家景阳村。由于坚修大法,曾先后被安丘市赵戈镇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多次,被非法关押在赵戈镇派出所,每次被非法关押都是好几个月。宿宝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曾被邪恶用酷刑、洗脑、威逼、恐吓等進行迫害。宿宝云于2000年10月,被邪恶之徒非法绑架到济南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3年。被非法劳教期间家里还有一个5岁的孩子无人照顾。

三女儿:宿宝丽,27岁,安丘市王家庄子镇李家古城村。99年7.20之后,我小女宿宝丽被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韩福本、李景波等匪徒,非法绑架数次,非法关押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由于家里的亲人(常人),受江氏政治流氓集体谎言的蒙蔽和邪恶之徒的暴行影响。在恶警面前,被恐吓的有时不敢不配合恶警、恶徒的要求,所以多次配合恶警、恶徒对宿宝丽進行干扰,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宿宝丽在此情景下,被迫流离失所。在流离失所期间,宿宝丽于2002年10月28日,在安丘市城里某大法学员租赁的房子里,被安丘市反××大队恶警李升华、贾再军等6、7名恶警非法绑架,被非法绑架到安丘市看守所。宿宝丽在安丘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60多天,恶警又向宿宝丽的家人勒索钱财,开口就要3多万元钱。宿宝丽的丈夫(常人),为了凑足这3万多元钱,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借了,还不够,又把家里仅有的小麦卖掉,这3万多元钱,全部被恶警勒索去。既是这样,宿宝丽到2003年春天,又被非法绑架关押了2次。

潍坊 安丘市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21-10-20:安丘市公安局电话:0536-4383900
国保大队:大队长:宋桂旺(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人) 手机:13505368702 (住址:安丘兴安路老公安局宿舍)
车型:马自达 车号:鲁OG9051
教导员:韩振忠 宅电:0536-4251892
车型:捷达 车号:2008
副大队长:
娄仲民 手机:13953663039
车型:桑塔纳 车号:鲁G1279警
局长:盛万波 13806362866
迫害责任人胡绍群:安丘“六一 零”头子手机号码:13562696051

2020-09-24: 山东潍坊安丘市兴安派出所七里沟社区警察 贾在军
警号052770。宅电:0536-4266239 地址:山东省安丘市兴安街道七里沟社区;邮编:262100

2020-05-09: 安丘市公安局:办公室电话:0536-4383900
国保大队:
大队长宋桂旺13505368702
教导员韩振忠 宅0536-4251892
副大队长娄仲民13953663039
安丘经济开发区派出所(原刘家尧派出所)电话:0536--4730119
通信地址:山东省潍坊市安丘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邮编262100
通信地址:山东省潍坊市安丘市经济开发区派出所 邮编262100

2018-05-14: 刘家尧镇派出所:0536-4730119

2017-05-24: 安丘市凌河派出所:
所长刘凌春18606362219、13906362219
教导员张国文18615910199、13573660199

2017-04-08: 绑架山东省安丘市景芝镇丁珍文、王明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安丘市景芝镇潍安路12号 262119
安丘市公安局景芝派出所
黄保华 所长 18678075588 13806492199
张立波 副所长 18678020077 13505368635
孙衍强 副所长 18615089880 13963637399
陈宗金 警察 18615089883 1596618755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09-04-26:
有关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

李升华,男,一九六三年生,安丘景芝镇大石榴村人,安丘市公安局邪恶大队恶警,九年多来,积极迫害大法弟子、无恶不做。办公室电话:0536-4383927手机:13153632267
葛江,安丘市公安局恶警,办公室电话:0536-4383927
刘存亮,男,一九六三年出生,恶警(安丘市看守所大队长头衔,警号:052766)
张星辰,恶警(安丘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头衔),办公室电话:0536-4383927
贾再军(音),男,四十五岁以上,老家安丘市担山镇北院庄。宅电:0536-4266239
王继怀(安丘市恶党头目),办0536-4936407、传真0536-4936408、13605369399
盛万波,男,一九五九年九月出生,寿光市人,恶警(安丘市公安局局长头衔,警号052112),宅0536-5228226、手机13806362866
宋云清,男,一九六一年八月生,恶警(安丘市公安局副局长头衔,警号052510),九年多来,一直专管镇压法轮功,罪大恶极。宅:0536-4262329办:0536-438390513706469258
孙建涛,男,一九六三年生,安丘市人,恶警(安丘公安局副局长头衔,警号:052625),0536-4383907,0536-4262999,13706461956
张元亭,男,安丘市看守所恶警,参与对法轮功学员毒打、灌食,宅0536-4261032古伟,恶警(王家庄派出所所长头衔)手机:13706461778
安丘市公安局:办办公室:0536-4383900
安丘市看守所电话:0536-4262953

附:恶警、恶人录
安丘市 邮编:262100
安丘市 反××大队办公室电话:0536-4251510
安丘市 邪恶的610办公室电话:0536—4396609
宋云清 分管迫害法轮功,男 50多岁,宅电:0536-4266618
张進校:(大队长 经常迫害大法弟子)宅电:0536--4228721办公电话:0536--4368610
张元亭(看守所管教 经常给大法学员强行灌食)宅电:0536-4261032
马喜彦 宅电:0536-4261779
葛江 老家安丘市贾戈镇 (反××大队长,)反××大队办公室电话:0536-4251510
李升华:安丘市公安局老家宋管疃镇 大石榴村(经常抓大法弟子)
宅电:0536-4264901 邮编:262100
贾再军 (经常恐吓大法弟子)宅电:0536-4266239
宿兆昇:山东省安丘市王家庄子镇兴山村原村书记 邮编:262105
韩福本: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所长
李景波: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副所长
周文和:王家庄子镇政法书记
安丘市王家庄子镇派出所电话:0536—4750110 邮编:262105
安丘市石堆镇派出所电话:0536—4700024 邮编:262103
安丘市赵戈镇派出所电话:0536—4710011 邮编:26211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