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5-2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广东 >> 韶关 北江区 北江监狱(韶关监狱,男) >> 黄涌忠, 男, 30

黄涌忠
黄涌忠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省揭阳市东山新河村
个人近况: 2006年7月22日 迫害致死 (2006-07-2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9-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868
交叉列在: 广东 > 揭阳市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2-10: 广东省北江监狱历年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10/广东省北江监狱历年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357671.html

2015-06-26: 儿子被迫害致死 黄友理、庄如英夫妇控告江泽民
今年77岁的黄友理原在江西省912地质队工作,因为工作的特殊性,长期奔忙在外,无时间关心家里亲人,致使小儿子黄涌忠自小体弱多病,又得了难以治疗的“癫痫病”,问医而无效。加之黄涌忠在后来打工时不慎被机器扎断了四根手指,身心俱伤,家庭压力非常大。1998年,黄涌忠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功,在不花一分钱学费的情况下,多年来求医而不愈的疾病一扫而光,并且精神焕发的办起了电器店,给人维修电器,全家人阴霾散尽,其乐融融。

1999年7月,江泽民无理的挑动对法轮大法和大法修炼者的迫害,黄涌忠只因为依法到北京上访,就遭到警察抓捕、毒打、关押,此后多次被搜家、监禁、罚款、关押,曾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后来还被冤判7年,在狱中遭受残酷的折磨:强制超额劳动,不让睡觉,毒打成了“家常便饭”,在生命垂危时依然被手铐、脚镣锁在病床上。

以下是两夫妇的控述:

1999年11月,黄涌忠放下工作,到位于北京市的国务院信访局上访,想向政府说句公道话,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可是,没等他开口说话,就遭到警察的抓捕、毒打,还被关进了看守所。在那里,警察指使犯人围着黄涌忠暴打,还边打边说:“打你们法轮功没事,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还可以加分、减刑。”当时黄涌忠有好几次被打的昏迷过去,还发起高烧。看黄涌忠发着高烧、神志不清,在全身多处被打伤的情况下,才把他送回揭阳。当时黄涌忠连上下车都要别人背,无法自己行走。但揭阳公安局还不让他回家,将他非法拘禁在东山公安分局的禁闭室。几天后,黄涌忠的母亲到公安局要人,看到他浑身青紫,血迹斑斑,奄奄一息,而且精神不正常。经多方努力,黄涌忠被送到青山精神病院作短暂治疗。回家后,黄涌忠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才渐渐的好转起来。在以后的日子,黄涌忠多次无故的遭受江泽民集团的无理搜家、非法关押等。

黄涌忠知道自己的命是法轮功救的,看到江泽民集团丧心病狂的造谣诽谤、诬陷中伤法轮功,特别是他们一伙伪造“1?23天安门自焚”大案欺骗世人,非常愤慨,觉的应该将真相告知世人,让更多的人明白,不被谎言蒙蔽!2001年9月9日,黄涌忠在揭东县龙尾镇发送介绍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到龙尾镇派出所警察的绑架,非法拘禁在揭东县看守所。在那里,不但遭到该所所长吴某的拳打脚踢、皮带抽,还经常在晚上7点左右被以审问为由单独拉出去毒打,刑讯逼供。

这期间,警察还无理的将黄涌忠的叔父黄长安非法绑架至东升派出所、揭阳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禁一个多月。

在江泽民迫害工具“610”非法机构的操控下,揭东县法院、揭阳市法院“走过场”枉法判黄涌忠7年刑,并于2001年11月20日绑架至韶关“北江监狱”迫害!

在“北江监狱”,黄涌忠长期被单独关小号,强制超额劳动,不让睡觉。警察指使犯人在他的饭菜里下药,造成他精神恍惚,神志不清。在转至“十二监区”之后,毒打更是成了“家常便饭”,黄涌忠多次被打的伤痕累累,昏迷过去。2006年夏天,广东各地普遍出现35度以上的高温异常天气。黄涌忠因为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经常被勒令在烈日下跑步、一动不动的暴晒。当他的双腿酸软坚持不住的时候,就会被警察指使的一群犯人围上来一阵拳打脚踢。如果昏死过去,他就被拖进卫生间淋水。稍一醒过来,就又被拉出去暴晒!如此这样反复的折磨!并且每夜只给他一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如此残酷的迫害手段,谁能想象得到呢?任何一个稍有良知的人,听后都会感到震惊和愤慨!

2006年7月2日,控告人夫妇接到“北江监狱”的电话,要他们尽快赶去,觉的不对劲,于7月3日乘车到了那里。监狱的负责人说黄涌忠在医院里,于是又赶往医院。只见黄涌忠被手铐脚镣锁在病床上,已经不能说话,由一个犯人看管着。黄涌忠的母亲掀开被子,看到他身上一块块的瘀伤,责问监狱警察:“你们为什么把我儿子打成这样,还要锁他?”那人满脸堆笑的说:“这里是‘文明单位’,怎么会打他呢?这些伤是给他检查身体时,他不断挣扎造成的,手铐是怕给他打针时他要挣扎才锁上的。”涌忠的母亲气愤的说:“什么样的检查能让人挣扎的浑身青紫、瘀伤,连话都说不出来,动一下身都困难,甚至还要插上导尿管呢?”那人又狡辩说:“那是因为他的肝肾病毒已经扩散,才有那么一片一片的青紫色的,他要生病谁有什么办法呀?”

控告人夫妇要求“北江监狱”马上放人,他们还百般刁难。在两位老人好不容易办到“证明”重新赶到“北江监狱”要求放人时,监狱负责人还拿出一张纸要他们签名,大概意思是说黄涌忠如果在路上有生命危险,一概与监狱无关。涌忠的母亲怒火中烧,大声的斥责他们:“我儿子被抓时,你们怎么不叫我签名?现在他生命垂危了,你们倒来叫我签名,而且人是被你们迫害成这样的。你们还要推卸责任,这不是杀了人还要把刀擦干净吗?”

面对控告人义正词严的谴责,“北江监狱”理屈词穷,只好派专车,由几名医护人员和一名警察把黄涌忠送回揭阳,并送到揭阳市人民医院。随行的警察丧尽天良的对医院的医生说:“他是‘犯人’,不用理睬他,不要花那么大力气。”真的是毫无人性!因伤势过重,黄涌忠于2006年7月22日下午含冤离世。

鉴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一意孤行违法做出的犯罪行为,侵犯人权、践踏法律、残害生命,血债累累,构成了严重的“破坏法律实施罪”、“诽谤罪”、“刑讯逼供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故意杀人罪”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刑法》和国际法,提请给予审理,绳之以法,给予控告人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并作出合理的赔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6/广东揭阳市众多法轮功学员控告元凶江泽民-311182.html

2013-01-22:  广东揭阳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4)
......黄涌忠被北江监狱毒打 十余日后去世

黄涌忠先生,揭阳市东山新河村人,于2006年7月22日下午辞世,年仅三十岁。他是被北江监狱毒打迫害致生命垂危后,由其父母领回家十多天后吐血昏迷而去世的。

黄涌忠自幼体弱,又得了癫痫病,十年前做工时不慎被机器扎断了四根手指,因流血过多,使他的身体非常虚弱,脸色苍白,用他的母亲的话说:风刮得大点都会把他掀倒。97年他幸遇大法,修炼几个月后他的病根就清除了,身体变得强壮起来,脸色也红润了。癫痫病再也没发作过,加上他从小好学,渐渐掌握了一些维修家电的技术,从此涌忠过上了幸福、充实、健康的日子。

可是99年7月20日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之后,黄涌忠和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一样失去了自由炼功的环境和安宁的日子。2000 年夏天,凭着对政府的信任,黄涌忠来到北京信访局上访,他希望以自己炼功后受益无穷的切身体会向政府说句公道话。可没想到的是黄涌忠不仅遭到警察的抓捕、毒打,还被关進了监狱。

在监狱里,狱警指使犯人围着涌忠就是一顿暴打,边打边说:“打你们法轮功学员没事,打死算自杀,还可以加分、减刑。”当时黄涌忠有好几次被打得昏迷过去,还发起了高烧。监狱在黄涌忠发着高烧、神志不清、全身多处被打伤且没有对他做任何救治的情况下把他送回到揭阳。当时黄涌忠连上下车都要别人背,自己根本就不能行走。 几天后,他母亲在东山公安分局见到了浑身青紫、血迹斑斑、奄奄一息的黄涌忠。母亲一边喊他的名字一边往他嘴上滴了几滴水,这时又饥又渴、浑身是伤的黄涌忠嘴角开始颤动,把水吞下去,母亲见他还有一口气,就把他送到医院治疗,过了几天才算是把命给保住了,后来他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得到了康复。

2001年9月9日,黄涌忠在揭东龙尾镇给人们发放介绍法轮功真相的传单时被绑架,关在揭东看守所。在那里他不但遭到该所所长吴某的拳打脚踢、抽皮带,还经常在晚上7点左右被以审问为由单独拉出去毒打。遭到同样迫害的还有蔡慧等几名法轮功学员。

在揭东法院非法开庭审理此案时,黄涌忠已经不能走路,要其他人背着,在庭上法官无视黄涌忠等人的反驳,竟凭派出所捏造、漏洞百出的所谓“证据”,以“利用xx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为名非法判了黄涌忠七年徒刑,黄涌忠依法提起上诉,也被狼狈为奸的揭阳中级法院以所谓的”维持原判”定了冤案。2001年11月20日,黄涌忠被送韶关北江监狱。

在北江监狱里,象黄涌忠这样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单独关小号,强制超额劳动,不让睡觉,甚至把不知名的药物混在饭里让他们吃,造成他们精神恍惚、神志不清,一个多月后涌忠被转到十二监区,在那里被恶警、犯人按住毒打更是成了家常便饭,黄涌忠多次被打得伤痕累累、昏迷过去。

2006年7月2日黄涌忠的父母接到监狱两次电话,要他们尽快赶到监狱。二老觉得不对劲,就和黄涌忠的一位朋友7月3日乘车到了监狱,可监狱的负责人说黄涌忠在医院;于是他们又赶到了医院。当他们找到涌忠时,只见他被手铐脚镣锁在病床上,已经不能说话,由一个犯人看管,母亲掀开被子,看到黄涌忠身上都是一块块的瘀伤。她责问监狱的人:“你们为什么把我儿子打成这样,你们还要锁他!”那人满脸堆笑的说:“我们这是文明单位,怎么会打他呢?这些伤是给他检查身体时,他不断挣扎造成的,这手铐也是怕给他打针时他要挣扎才给锁住的。”母亲气愤的反驳:“什么样的检查能让人挣扎的浑身青紫、瘀伤?连话都说不出来,动一下都很困难、甚至还要插上导尿管呢?”那人又狡辩说:“那是因为他的肝肾病毒已经扩散,才有那么多一片一片的青紫色的,他要得起病来谁有什么办法呀?”

这时,母亲见黄涌忠的嘴唇很干燥,好象很久没有喝水了,也就顾不上和那人争论,赶紧喂了黄涌忠一点水又削了一块苹果给他吃。吃完后黄涌忠好象来了一点精神,很小声的喊了一声“妈”,还指着监狱的人断断续续的说:“……恶死……”说完便抓住他的朋友的手不放,好象有很多话想说,却说不出来。

父母向监狱要求释放黄涌忠,让他们接回家医治,可是监狱百般刁难,说要向“610”请示、要研究、又要老人回来办这样那样的证明。两个年纪七十、老实巴交的农村老人有理无处诉,只好摇头叹气的回到了家。

7月5日早上,老人顾不上休息分头去找公安局、“610”等有关部门,谁知这些部门都互相推诿,根本就不理他们,老人含着泪说:“我儿子都生命垂危了,你们还这样难为我,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天理都不容啊!”就这样老人带着好不容易办到的证明当晚又乘车来到监狱。

7月6日,监狱负责人看完证明后,拿出一张纸让老人签名,才能把黄涌忠领回去。那字条大意是说如果黄涌忠在路上有生命危险,一概与监狱无关。他的母亲一看怒火中烧,大声的斥责:“我儿子被抓时,你们不叫我签字,现在他生命垂危了,你们倒来叫我签字,况且人是被你们迫害成这样的,你们还要推卸责任,这不是杀了人还要把刀洗干净吗?”面对老人义正辞严的谴责,监狱理屈词穷,只好派专车、几名医务人员和一名狱警把黄涌忠送回揭阳,并送到人民医院。

7月7日早上5点左右,黄涌忠進到揭阳市人民医院急诊室,随行的恶警对医生说:“这是个罪犯,能治就治,不能治就算了,别管他。”这番话让在场的人无不感到吃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广东揭阳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4)-267944.html

2010-01-28: 广东省北江监狱迫害纪实
迫害爆发前,鉴于法轮大法教化众生修心向善的良好效果,北江监狱曾邀请法轮大法韶关义务辅导站前去洪法,反应很好。迫害爆发后,北江监狱竟沦为广东省迫害法轮功的六所监狱之一,极尽迫害之能事。或有当年来洪法的法轮功学员,而今竟遭北江监狱劫持,试问天理何在?良心何在?

黄涌忠遭北江监狱毒打 十余日后去世

二零零六年七月七日早五点左右,广东省揭阳市人民医院急诊室接诊一位危重病人,其中一个送病人来的狱警对医生说:“这是个罪犯,能治就治,不能治就算了,别管他。”这番话让在场的人无不感到吃惊(狱警这一番话,显露出中共邪党这几十年真是在把人变异成没有人性和良知的魔鬼)。这位危重病人是法轮功学员黄涌忠,他是被北江监狱毒打致生命垂危后,由其父母领来救治的。

黄涌忠自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被劫入北江监狱,历经迫害。二零零六年六、七月间,黄涌忠在“思想汇报”中写了一些大法好的话,狱警气急败坏,把他送到严管监区强行曝晒,时值盛夏六月,骄阳火辣辣的,地面温度能有五、六十度,黄涌忠支持不住晕倒了,就被一群犯人拥上去拳打脚踢,打完看他还没醒过来,就把他拖进厕所泼冷水,醒来后又被拉出去继续晒,实在站不了就让他坐在地上。这样连续几天,黄涌忠的臀部都被烫烂了,直到第五天看他快不行了,恶警将他送到韶关医院检查,发现肝、肾等器官均严重损伤,然而查出结果又不给治疗,连水、食物都不给,人在病床上还被铐成大字形。手臂、大腿等处均有大片青紫瘀伤。眼看人都不行了,韶关监狱怕负责任,才通知家属领回。黄涌忠的父母赶到医院时只见他浑身青紫、嘴唇干裂、神志不清。后几经周折送回家,黄涌忠终因伤势过重,于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吐血昏迷而去世。

黄涌忠是揭阳市东山新河村人,三十多岁,自幼体弱,又得了癫痫病,十年前做工时不慎被机器扎断了四根手指。他的身体非常虚弱,用他母亲的话说:风刮得大点都会把他掀倒。一九九七年黄涌忠幸遇大法,修炼几个月后他的病根就清除了,身体变得强壮起来,脸色也红润了,癫痫病再也没发作过,加上他从小好学,渐渐掌握了一些维修家电的技术,从此过上了幸福、充实、健康的日子。迫害爆发后,黄涌忠希望以自己炼功后受益无穷的切身体会向政府说句公道话,可没想到的却因此是遭到警察的抓捕、毒打,还被关进了监狱,直至被迫害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8/217092.html

2007-06-04: 广东揭阳市公安、“六一零”系统犯罪事实
八年来,广东省揭阳市及其下辖1区3县1县级市(榕城区、揭东县、揭西县、惠来县、普宁市共有10乡71镇6街道)的610恶徒和公安恶警、伪法院、伪检察院配合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干了一系列伤天害理的恶事。肆意剥夺和侵害公民的基本人权,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非法拘留、恐吓、高额罚款,每人敲诈勒索3000元-13000元不等;对参与集体炼功的大法弟子非法判以重刑;对敢于讲真相的大法弟子电话监听、跟踪、盯梢、绑架、抓捕、肆意抄家、判刑,强行掠夺大法弟子的财物,并送往佛山、三水等各地洗脑班。

揭阳市大法弟子先后被直接迫害致死的学员就至少有10名、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的在百人次以上,因上访被治安拘留,无故被强制送进洗脑班迫害的人数已超过3000人次。大法弟子张壁鸿、黄列娜、符曼玉、吴静芳、黄微君、林丽芬、林犹辉、李自音、黄涌忠、陈汉波等相继被迫害去世。

八年来,揭阳市的法轮功修炼者们在严酷的红色恐怖迫害中,没有屈从于邪恶,也没有以暴治暴,而是和平理智的向人民讲清真相,用自己无私的付出,用自己高贵的生命,帮助了无数人远离邪恶谎言毒害的深渊,捍卫了真理和公义,为生命铺就了回归“真善忍”、走入美好未来的机缘。

揭阳市迫害大法的主要恶人:

万庆良,42岁,广东五华人,现任揭阳市市委书记,揭阳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在迫害法轮功上不遗余力,深得广东邪恶势力欢心。万庆良领导和指挥着当地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授意公安局、610等组织肆意拘捕、关押、骚扰、酷刑折磨和虐杀揭阳法轮功学员。万庆良授意建立的所谓“德育基地”,实际上是黄华华树立的迫害大法的样板,它以军训为名,实是蒙骗、直接毒害揭阳市的所辖县、市、区的中学生,是对中学生的强制洗脑,并以此非法聚敛不义之财。

张友才,揭阳市610办公室的头目之一,直接指挥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凶手之一。从2000年开始至今,揭阳市多名大法弟子被抓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都与该恶人直接指使有关。

孙潮烈,揭阳市迫害大法的主要凶手之一,从1999年开始迫害大法之时,其人已任揭阳市公安局副局长。自99年7.20以来一直积极配合上级的所谓命令,追随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4/156233.html

2006-07-25: 揭阳大法弟子黄涌忠被北江监狱毒打 十余日后去世
揭阳大法弟子黄涌忠于2006年7月21日下午辞世,他是被北江监狱毒打迫害致生命垂危后,由其父母领回家十多天后吐血昏迷而去世的。

2001年9月9日,黄涌忠在揭东龙尾镇给人们发放介绍法轮功真相的传单时,被绑架,关在揭东看守所。在那里他不但遭到该所所长吴某的拳打脚踢、抽皮带,还经常在晚上7点左右被以审问为由单独拉出去毒打。

在揭东法院非法开庭审理此案时,黄涌忠已经不能走路,要其他人背着,在庭上法官无视黄涌忠等人的反驳,竟凭派出所捏造、漏洞百出的所谓“证据”,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非法判了黄涌忠七年徒刑,黄涌忠依法提起上诉,也被狼狈为奸的揭阳中法院以所谓的“维持原判”定了冤案。2001年11月20日,黄涌忠被送韶关北江监狱。

在北江监狱里,象黄涌忠这样坚持信仰的大法学员被单独关小号,强制超额劳动,不让睡觉,甚至把不知名的药物混在饭里让他们吃,造成他们精神恍惚、神志不清,一个多月后涌忠被转到十二监区,在那里被恶警、犯人按住毒打更是成了家常便饭,黄涌忠多次被打得伤痕累累、昏迷过去。

2006年7月2日涌忠的父母接到监狱两次电话,要他们尽快赶到监狱。二老觉得不对劲,就和涌忠的一位朋友7月3日乘车到了监狱,可监狱的负责人说黄涌忠在医院;于是他们又赶到了医院。当他们找到涌忠时,只见他被手铐脚镣锁在病床上,已经不能说话,由一个犯人看管,母亲掀开被子,看到涌忠身上都是一块块的瘀伤。她责问监狱的人:“你们为什么把我儿子打成这样,你们还要锁他!”那人满脸堆笑的说:“我们这是文明单位,怎么会打他呢?这些伤是给他检查身体时,他不断挣扎造成的,这手铐也是怕给他打针时他要挣扎才给锁住的。”母亲气愤的反驳:“什么样的检查能让人挣扎的浑身青紫、瘀伤?连话都说不出来,动一下都很困难、甚至还要插上导尿管呢?”那人又狡辩说:“那是因为他的肝肾病毒已经扩散,才有那么多一片一片的青紫色的,他要得起病来谁有什么办法呀?”

这时,母亲见涌忠的嘴唇很干燥,好象很久没有喝水了,也就顾不上和那人争论,赶紧喂了涌忠一点水又削了一块苹果给他吃。吃完后涌忠好象来了一点精神,很小声的喊了一声“妈”,还指着监狱的人断断续续的说:“……恶死……”说完便抓住他的朋友的手不放,好象有很多话想说,却说不出来。

父母向监狱要求释放涌忠,让他们接回家医治,可是监狱百般刁难,说要向610请示、要研究、又要老人回来办这样那样的证明。两个年纪七十、老实巴交的农村老人有理无处诉,只好摇头叹气的回到了家。

7月5日早上,老人顾不上休息分头去找公安局、610等有关部门,谁知这些部门都互相推诿,根本就不理他们,老人含着泪说:“我儿子都生命垂危了,你们还这样难为我,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天理都不容啊!”就这样老人带着好不容易办到的证明当晚又乘车来到监狱。

7月6日,监狱负责人看完证明后,拿出一张纸让老人签名,才能把涌忠领回去。那字条大意是说如果黄涌忠在路上有生命危险,一概与监狱无关。他的母亲一看怒火中烧,大声的斥责:“我儿子被抓时,你们不叫我签字,现在他生命垂危了,你们倒来叫我签字,况且人是被你们迫害成这样的,你们还要推卸责任,这不是杀了人还要把刀洗干净吗?”面对老人义正辞严的谴责,监狱理屈词穷,只好派专车、几名医务人员和一名狱警把涌忠送回揭阳,并送到人民医院。刚安顿下来,那个随行的恶警又对医生说:“这是个罪犯,能治就治,不能治就算了,别管他。”这番话让在场的人无不感到吃惊。

黄涌忠是揭阳市东山新河村人,30多岁,自幼体弱,又得了癫痫病,十年前做工时不慎被机器扎断了四根手指,因流血过多,使他的身体非常虚弱,脸色苍白,用他的母亲的话说:风刮得大点都会把他掀倒。97年他幸遇大法,修炼几个月后他的病根就清除了,身体变得强壮起来,脸色也红润了。癫痫病再也没发作过,加上他从小好学,渐渐掌握了一些维修家电的技术,这样涌忠才过上了充实、健康的日子。

然而,在江氏集团发动的这场迫害中,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却被扣上“重罪犯”的帽子,一个不偷不抢、只是发几份真相传单的人却被判七年徒刑,一个身有残疾应该受到法律保护、政府照顾的人却因为不放弃信仰而被迫害致死,天理何在?公义何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5/133978.html

2006-07-25: 北江监狱恶行
据悉,大法学员许贤现在被囚独室,迫害者有一名叫田中,请知道详情者提供更多情况。

揭阳大法弟子黄涌忠于2006年7月21日下午辞世,他是被北江监狱毒打迫害致生命垂危后,由其父母领回家十多天后吐血昏迷而去世的。已有报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5/133977.html

2006-07-21: 黄涌忠被北江监狱迫害至生命垂危
2006年7月7日早上5点左右,广东省揭阳市人民医院急诊室接到一位危重病人,其中一个送病人来的人对医生说:“这是个罪犯,能治就治,不能治就算了,别管他。”这番话让在场的人无不感到吃惊:究竟是哪号重罪犯,才遭到如此冷漠的对待?原来他就是大法弟子黄涌忠

黄涌忠是揭阳市东山新河村人,今年30多岁,自幼体弱,又得了癫痫病,十年前做工时不慎被机器扎断了四根手指,因流血过多,使他的身体非常虚弱,脸色苍白,用他的母亲的话说:风刮得大点都会把他掀倒。97年他幸遇大法,修炼几个月后他的病根就清除了,身体变得强壮起来,脸色也红润了。癫痫病再也没发作过,加上他从小好学,渐渐掌握了一些维修家电的技术,从此涌忠过上了幸福、充实、健康的日子。

可是99年7月20日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之后,黄涌忠和千千万万大法学员一样失去了自由炼功的环境和安宁的日子。2000 年夏天,凭着对政府的信任,黄涌忠来到北京信访局上访,他希望以自己炼功后受益无穷的切身体会向政府说句公道话。可没想到的是黄涌忠不仅遭到警察的抓捕、毒打,还被关進了监狱。

在监狱里,狱警指使犯人围着涌忠就是一顿暴打,边打边说:“打你们法轮功学员没事,打死算自杀,还可以加分、减刑。”当时涌忠有好几次被打得昏迷过去,还发起了高烧。监狱在黄涌忠发着高烧、神志不清、全身多处被打伤且没有对他做任何救治的情况下把他送回到揭阳。当时黄涌忠连上下车都要别人背,自己根本就不能行走。

几天后,他母亲在东山公安分局见到了浑身青紫、血迹斑斑、奄奄一息的涌忠。母亲一边喊他的名字一边往他嘴上滴了几滴水,这时又饥又渴、浑身是伤的黄涌忠嘴角开始颤动,把水吞下去,母亲见他还有一口气,就把他送到医院治疗,过了几天才算是把命给保住了,后来他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得到了康复。

黄涌忠虽然身体恢复了,可人身自由也失去了,从此以后每逢“敏感日”就遭到执法人员的骚扰、恐吓、抄家、甚至拘禁等。2001年江氏集团为了导演震惊中外“天安门自焚”丑剧而在全国大肆抓捕拘留大法弟子时,黄涌忠又被无故拘禁了十多天。

黄涌忠知道自己的命是大法一次次救回来的,可中共还在不断造谣诬陷法轮功,对世人的欺骗毒害也还在不断加剧,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世人。于是他有机会就给人们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希望更多的人明白真相,不被谎言蒙蔽。

2001年9月9日,黄涌忠在揭东龙尾镇给人们发放介绍法轮功真相的传单时,被绑架,关在揭东看守所。在那里他不但遭到该所所长吴某的拳打脚踢、抽皮带,还经常在晚上7点左右被以审问为由单独拉出去毒打。遭到同样迫害的还有蔡慧等几名大法弟子。

在揭东法院非法开庭审理此案时,黄涌忠已经不能走路,要其他人背着,在庭上法官无视黄涌忠等人的反驳,竟凭派出所捏造、漏洞百出的所谓“证据”,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非法判了黄涌忠七年徒刑,黄涌忠依法提起上诉,也被狼狈为奸的揭阳中法院以所谓的“维持原判”定了冤案。2001年11月20日,黄涌忠被送韶关北江监狱。

在北江监狱里,象黄涌忠这样坚持信仰的大法学员被单独关小号,强制超额劳动,不让睡觉,甚至把不知名的药物混在饭里让他们吃,造成他们精神恍惚、神志不清,一个多月后涌忠被转到十二监区,在那里被恶警、犯人按住毒打更是成了家常便饭,黄涌忠多次被打得伤痕累累、昏迷过去。

2006年7月2日涌忠的父母接到监狱两次电话,要他们尽快赶到监狱。二老觉得不对劲,就和涌忠的一位朋友7月3日乘车到了监狱,可监狱的负责人说黄涌忠在医院;于是他们又赶到了医院。当他们找到涌忠时,只见他被手铐脚镣锁在病床上,已经不能说话,由一个犯人看管,母亲掀开被子,看到涌忠身上都是一块块的瘀伤。她责问监狱的人:“你们为什么把我儿子打成这样,你们还要锁他!”那人满脸堆笑的说:“我们这是文明单位,怎么会打他呢?这些伤是给他检查身体时,他不断挣扎造成的,这手铐也是怕给他打针时他要挣扎才给锁住的。”母亲气愤的反驳:“什么样的检查能让人挣扎的浑身青紫、瘀伤?连话都说不出来,动一下都很困难、甚至还要插上导尿管呢?”那人又狡辩说:“那是因为他的肝肾病毒已经扩散,才有那么多一片一片的青紫色的,他要得起病来谁有什么办法呀?”

这时,母亲见涌忠的嘴唇很干燥,好象很久没有喝水了,也就顾不上和那人争论,赶紧喂了涌忠一点水又削了一块苹果给他吃。吃完后涌忠好象来了一点精神,很小声的喊了一声“妈”,还指着监狱的人断断续续的说:“……恶死……”说完便抓住他的朋友的手不放,好象有很多话想说,却说不出来。

父母向监狱要求释放涌忠,让他们接回家医治,可是监狱百般刁难,说要向610请示、要研究、又要老人回来办这样那样的证明。两个年纪七十、老实巴交的农村老人有理无处诉,只好摇头叹气的回到了家。

7月5日早上,老人顾不上休息分头去找公安局、610等有关部门,谁知这些部门都互相推诿,根本就不理他们,老人含着泪说:“我儿子都生命垂危了,你们还这样难为我,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天理都不容啊!”就这样老人带着好不容易办到的证明当晚又乘车来到监狱。

7 月6日,监狱负责人看完证明后,拿出一张纸让老人签名,才能把涌忠领回去。那字条大意是说如果黄涌忠在路上有生命危险,一概与监狱无关。他的母亲一看怒火中烧,大声的斥责:“我儿子被抓时,你们不叫我签字,现在他生命垂危了,你们倒来叫我签字,况且人是被你们迫害成这样的,你们还要推卸责任,这不是杀了人还要把刀洗干净吗?”面对老人义正辞严的谴责,监狱理屈词穷,只好派专车、几名医务人员和一名狱警把涌忠送回揭阳,并送到人民医院。刚安顿下来,那个随行的恶警又对医生说出了本文开头那些毫无人性的话。

除此之外,恶警还要求老人每月都要到当地有关部门汇报,可是涌忠现在还在住院医治每天都要一、二千元医药费,这对这个饱受迫害的家庭来讲,无疑是巨大的负担。当老人找到公安局反映情况并要求赔偿医药费时,公安局还在推卸责任:“你们去找当地派出所,让他们逐级上报,我们再来研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1/133565.html

2006-07-17: 参与迫害揭阳大法弟子黄涌忠的有关单位及相关人员
揭阳大法弟子黄涌忠被恶党绑架,判刑到韶关监狱已5年多,日前被毒打,迫害至生命垂危,肝,肾等器官均严重损坏,邪恶将他送到韶关医院检查,查出结果又不给治疗,连水,食物都不给吃喝,人在病床上还被铐成大字。手臂,大腿等处均有大片青紫,瘀伤。眼看不行,韶关监狱怕负责任,才通知家属领回。家属在领回送到市医院时,随车一恶警竟对主治医师说;“这个人是罪犯,能治就治,不能治就不要管他。”恶警这一番话,显露出共产邪党这几十年真是在把人变异成没有人性和良知的魔鬼。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7/133206.html

2006-07-11: 揭阳大法弟子黄涌忠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揭阳大法弟子黄涌忠被恶党绑架、判刑关到韶关监狱已5年多,日前被毒打,迫害至生命垂危,肝,肾等器官均严重损坏。恶人将他送到韶关医院检查,查出结果又不给治疗,连水,食物都不给他吃喝,人在病床上还被铐成大字。黄涌忠手臂,大腿等处均有大片青紫,瘀伤。眼看不行,韶关监狱怕负责任,才通知家属领回。家属在领回送到市医院时,随车一恶警竟对主治医师说;“这个人是罪犯,能治就治,不能治就不要管他。”恶警这一番话,显露出共产邪党这几十年真是在把人训练成没有人性及良知的魔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1/132760.html

2005-11-03: 广东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邪恶场所曝光
韶关北江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有:揭阳的黄涌忠、郑俊标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3/113641.html

2004-09-29: 广东省揭阳市被非法判刑、劳教的大法学员名单
黄涌忠,男,东山新河村人,2001年8月间因证实大法被抓,后被非法判四年徒刑,现仍在韶关的北江监狱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9/85326.html

http://www.globalrescue.net/rescue/article_images/2006-7-24-huangyongzhong-03.jpg

韶关 北江区 北江监狱(韶关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751)

2022-05-17:
1、广东省北江监狱
监狱长黄维, 13631080663
政委吴佩洪, 13602738432
副监狱长陈于东, 13827912288
公司总经理陈中平, 18933717808
副监狱长禹宏魁, 13927691868
纪委书记郭振明, 18933717100
副监狱长骆斌, 13922598777
政治处主任吴凯南, 13826386913
副监狱长李国春, 13922564800
×教管理办公室
肖家增, 13826323452
张勇辉,13826308480
徐秋霞, 13826378223
张继文, 13609205302
余慧英,13509869600
谢新安,13826372555
九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门监区)
霍麟胤, 13902342727
刘亚军, 13509057380
刘传凯, 13902342143
陈海吉, 13509867908
覃建友, 18998665735
吴晟, 13509056628
沈茂清, 13602249804
何勋泰, 13602906085
吴道淦, 13826306162
卞坤, 18826338862
刘运伟, 13922598975
钟祥波, 13826330503
方登,13927899696
邱成杰, 13927818133
田景贤, 13827981995
王志杰, 13826357136
段少鸣, 18127377292
缪定尧, 13826324683
王思帅, 13827898282
李军, 13826329959
周冻, 13827986966
狱政管理科
陈文雄 13826371108 麦迪13500208700 秦士康 13922596399
孔令健 13826397298 陈世轩 13826314819 周勇波13826371160
涂扬帆 13826329509 陈磊13826384160 李嘉亮13826304808
朱乐华 1382639269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51)

北江监狱1监区 杨建新 13826375345
中队长    谭成林 138028119141

北江监狱地址:广东省韶关黄岗北江监狱 邮编:512032
政治处主任:陆国新
副监狱长:黄福平
教育科长:赖文标
监狱长:  林芳彬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