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沧州 东光县 >> 曲淑芬, 女, 5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东光县连镇镇程庄村
拘留时间: 2001年底
有关恶人: 县公安局政保科长:宫敬温
个人近况: 2003年11月29日 迫害致死 (2004-09-2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9-2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04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门丙成 曲淑芬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8-30: 河北东光县门丙成一家人遭受的迫害

河北东光县连镇程庄村的法轮功学员门丙成,按法轮功的宗旨“真善忍”做人做事,经常帮助乡亲们解决难题,被村民称为第一大好人,可谁能想到好人会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呢?

今年五十九岁的门丙成在修炼前就曾有过美好的向往,他渴望人类有一天能人见人亲、友善相处!可现实的社会状况远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九七年他听说法轮功的书《转法轮》是教人向善的很受欢迎,八月的一个机会他通读了此书之后,觉得什么都明白了,找到了人生真谛,从此他志愿向更多的人弘扬此功法,他的妻子曲淑芬九七年底得法、儿子门文广九八年也跟着炼功,一家人(还有一个女儿)其乐融融、快乐的过着每一天。

九九年七月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从此他一家人经常受到迫害,以连镇政法书记赵万祥、派出所指导员宫敬温为首,指挥干警秦义中、王某、张某、陈某、马某等人多次私闯民宅,非法骚扰、绑架和勒索门丙成夫妇。几年中门丙成被非法拘留四次共一百二十多天,曲淑芬被非法拘留四次共九十多天,俩人被勒索九千余元,尤其精神备受折磨,曲淑芬过早的离开了人世,儿子受惊吓至今坐卧在床不能自理。

门丙成、曲淑芬遭受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以门丙成和法轮功学员有接触为由,姜万治、郭锐、张福旺、陈姓司机四人闯入门丙成家乱翻一通,并将他绑架到东光看守所迫害四十五天,期间门丙成被强迫没黑没白的装火柴盒。这次被政保股股长姜万治勒索三千元,被看守所非法收取数百元,家人请客送礼花掉数百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中午,门丙成被突然闯进家的赵万祥、宫敬温、司机郑某绑架到派出所遭到拳打脚踢。原因是十六日曲淑芬进京上访被驻京办事处人员绑架。第二天曲淑芬从北京被绑架回来,他们被赵万祥非法关在政府会议室八昼夜,一直被戴着手铐,最后由村支书担保并被赵万祥、派出所长崔永君勒索两千元后才被释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因快到元旦了,赵万祥和负责宣传的郑培合(毕家园人宅电0317-7751115 手机13503273177)开车到门丙成家骚扰,并指使村干部晚上安排四人在门丙成家门口盯梢了一夜。二十九日早饭后,赵万祥和高某又返回来逼迫门丙成、曲淑芬俩人到镇上走一趟,曲淑芬说:“有事在我家说,我们不去。”赵到院子里用手机叫来派出所的宫敬温、杨某、卢某、郭某、王某、马某等七八个人,村支书、村主任也来了,十多个人气势汹汹地让人感到很恐怖,在赵万祥的指使下他们进屋又是乱翻一通,门丙成说:“你们没有搜查证,又不经过家人允许就是非法扰民,你们是执法犯法。”他们根本不听,最后还是把门丙成、曲淑芬俩人绑架到镇政府,门丙成、曲淑芬在会议室被非法关押五十多天,期间被多次戴手铐,还被强行照像。

过年那天门丙成、曲淑芬还有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要求无罪释放,赵万祥拒不放人,郑培合、武装部长秦某指使协警小卢、小马打人,门丙成被小马打的耳朵嗡嗡响,从此导致耳朵蝉鸣失聪。恶警把他们四人铐在暖气管子上过了一个除夕夜。修大法做好人,却遭邪党如此迫害,说明中共之邪恶。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一日,郭锐、张福旺、王姓司机又窜到门丙成家想实施绑架,由于人没在家使绑架落空,到处乱翻一通扬长而去,次日几个恶警到于集正好碰到想理发的门丙成,当时就将人绑架到东光政保股办公室,宫敬温(已接替姜万治任股长)逼问又和谁接触了,门丙成拒绝回答,当时副政委王希杰张口就出言不逊骂大法师父,门丙成立即制止,遭到王希杰用书本左右开弓的打脸。由于门丙成不配合非法提问,被郭、张、王三人背铐起来按倒在地,仰面朝天,张福旺抓住门丙成的头发使其不能动,郭、王两人一左一右用圆珠笔狠劲地划门丙成两肋,折腾了十几分钟,见还不配合他们,二次把他按倒,拿来更尖的圆珠笔继续划两肋,痛苦的滋味无法形容,这次酷刑使门丙成足足痛苦了半个月。门丙成在看守所又被迫害十六天,家人托村支书又给政保股宫敬温送了七百元,被看守所非法索取数百元后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曲淑芬又被宫敬温等迫害,送唐山劳教所被拒收,此次被宫敬温勒索一千元。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晚上半夜一点钟,连镇派出所副所长梁某等又绑架了曲淑芬。由于曲淑芬出现严重的心绞痛、昏迷等,恶警怕出事,把曲淑芬放回。这些在明慧网已有详细报道就不再详述了。

曲淑芬在不间断的惨遭邪党的高压摧残,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变得神情恍惚、目光呆滞、少言寡语。亲朋邻居们都说:把好人折腾成这样子了,这是什么世道。曲淑芬一位善良的农妇,在恶党无人性的暴虐下,身心憔悴,于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早含冤离开了人世,年仅五十五岁。

曲淑芬过早离世,是这个家庭的灾难。所有知情的有正义感的人,无不为门丙成一家人的遭遇而伤心的落泪,好端端的一个家被中共邪恶政权迫害的家破人亡。

邪党迫害不得人心

我们这些生活在门丙成身边的人们,看到了法轮功使他们变成了为他人着想的人,他们也因此过得幸福美满。邪党迫害法轮功后,门丙成、曲淑芬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夫妻俩人被中共上了黑名单。镇政府人员、派出所所长崔永君曾去程庄调查,结果都说门丙成是个大好人。门丙成说:上访是公民的权利也不犯法。崔永君说:法律是讲给外国人听的,国内真给你这些自由那还了得?法轮功好就在家炼,别上访给我找麻烦。

因为怕他们上访,从此恶警三天两头上门骚扰、绑架门丙成夫妇,就是在恐怖之极的那些年里,门丙成只要回到家还是忘不了帮助乡亲们解决难题,他带领人们打了多眼井,有四眼井成功使用,使村民们解决了浇地难的问题。村里最好的真空井和两眼二号井年久失修没水了,他带领乡亲们义务洗井,井水重又流入了田地。今年七月份三、四十户人家用于打药的井(水不能饮用)里没水,门丙成二话不说拉着自己的两套机器和工具,找了俩人帮忙又把井挖出了水,乡亲们感激不过激动的说:老门家里有等着伺候的儿子,比咱都忙,还想着给我们洗井,天又这么热,当今(除了法轮功学员)谁能做到啊!太感谢了。乡亲们为了表达谢意给门丙成凑了个油钱。门丙成这样做人谁能不说好?就是收棉花的商贩都知道炼法轮功的门丙成不掺假、不骗人,商贩们每年都抢着收他的棉花。在程庄一千多人的眼里门丙成是第一大好人,这是公认的。

前几年村里因伐树路不通,他们夫妇平好了自己三百多米长的地,供来往车辆行走,长途汽车司机夸奖说:真是碰到好人了。伐树主刘金同、门丙良感激的要给他们钱酬谢,曲淑芬说:是法轮功师父教会我们如何做人的,我们不要钱。

曲淑芬还曾经是县委“平反冤假错案专案组”的成员,曾经给马祠堂的老支书马青(音)珠平反,在村里任赤脚医生,但因脾气不好得罪过人,可修炼法轮功后,脾气也变好了,心脏病、肝气盛、神经衰弱、关节炎等疾病也不翼而飞,主动和有过节的人和好,使对方被感动到落泪,真是变了个人。看到他们夫妻的变化,又有几十人相继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村里小偷小摸的没了,村风变好了,村里只要有人再打仗闹气,人们就说:你们向炼法轮功的人学学就好了。如今中共给这个“平反冤假错案专案组”的成员又制造了这样一个天大的冤案,直至迫害致死,使邪党假、恶、暴、变化无常的流氓本性暴露无遗。

门丙成的儿子文广从小就患有小儿麻痹症,自从九八年十六岁的儿子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恢复很明显,饭量大增,天天往返十六里路上学非常轻松,和伙伴百米游泳还能争个快慢,在当地旅游景点能很轻松的爬上几十米高的“二郎岗” ,这是以前不敢想象的。可自从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恶警经常是半夜三更敲门骚扰、绑架,警车经常窜来窜去,吓得他不敢炼功了,长期的恐怖气氛使孩子开始神经衰弱,后来发展到听到警车声就休克,有时几天几夜失眠,渐渐肌肉萎缩卧床不起,吃喝拉撒全靠门丙成这个近六十的人伺候至今。

门丙成的女儿九九年才十岁,做好人的父母每次被恶人绑架的情景历历在目,给这个幼小的心灵造成了莫大的创伤,身心遭受到了极大的痛苦,使她无心上学,十五岁又失去疼爱自己的母亲,使她显的孤苦伶仃。女儿很孝顺,想替父亲伺候她哥哥,可父亲宁愿自己辛苦些也不能让女儿伺候她哥哥大小便啊!真是难为他们父女了,把这个家庭迫害成这个样子还不是中共邪党造成的吗?真是邪党的罪过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30/河北东光县门丙成一家人遭受的迫害-245825.html

2006-08-02: 河北东光县赵万祥、宫敬温对曲淑芬一家的迫害

自从99年7.20,江××与恶党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以来,对善良民众的迫害遍及中国大陆各个角落,河北省东光县连镇乡也不例外。在恶党迫害法轮功的7年中,大法弟子揭露迫害、讲清真相一直没断过,因此,很多人甚至于迫害单位中的人都不同程度的明白了真相,一些有正义、良心的人也在帮助揭露这场迫害中的恶官恶警,以下是通过各种渠道整理出来的真实信息,以曝光恶人恶行。

曲淑芬,女,连镇程庄人,99年7.20以后,曲淑芬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進京上访,从此她经常受到以赵万祥、宫敬温为首,并指挥干警秦某、王某、张某、陈某、马某等人的多次非法骚扰、非法查抄、非法关押和非法罚款。几年中曲淑芬被非法关押90多天,其丈夫(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120多天,一家人被连镇派出所非法罚款3200多元,被东光县公安局政保股非法罚款3700多元,被拘留所非法收取770多元,家人为保他们被姜万治非法收取(请吃、送礼)数百元,被宫敬温非法收取1000元。

2000年7月16日,曲淑芬再次上访。18日中午赵万祥、宫敬温、司机郑某闯入曲淑芬家拿走她的照片,并强行把她的丈夫绑架到派出所,被他们拳打脚踢。第二天曲淑芬从北京被绑架回来,与另二位大法弟子共4人,被赵万祥非法关在政府会议室八昼夜,一直是戴着手铐子,最后由村支书担保并被强迫交罚金2000元后才被释放,另两个大法弟子交了1500元。

2000年12月28日下午,赵万祥、郑某开车到曲淑芬家说:“元旦了,上边紧了,不能外出。”一会就走了,到了晚上曲家门前停了一辆大发,车上有村民刘金成、刘金才、王茂林、王松里四人,盯梢了一夜。29日早饭后,赵万祥和高某又到曲家说有事需要曲淑芬俩口子到镇上走一趟,曲淑芬说:“有事在我家说,我们不去。”赵到院子里用手机叫来七八个人(派出所的宫敬温、杨某、卢某、郭某、王某、马某等)村支书、村主任也来了,十多个人气势汹汹的让人感到很恐怖,几个干警進屋强行推他们出来,与干警讲理也没人听。这时赵万祥出了坏主意,说去一个人吧,就把曲淑芬绑架走了。赵还不走,并叫干警往屋里搜查,曲淑芬的丈夫说:“你们没有搜查证,又不经过家人允许就私自搜查,你们是执法犯法,不能搜。”几个干警根本不听,还是非法搜查了4间屋子。

这时送曲淑芬的车返回来了,又跟来一个和她的丈夫很熟的小马,马说:“大哥你还得去一趟,咱俩这么熟我能骗你吗?到那一会我保你回来。”就这样把曲淑芬的丈夫也骗去了。曲淑芬俩口子还有另两位大法弟子在镇政府会议室被非法关押50多天,没有人身自由,并多次被戴上手铐、强行照像。这期间由赵万祥亲自主抓迫害法轮功,把全镇的大小官员(除正书记、正镇长外)都安排了值班,24小时监控大法弟子,煽动全体员工对大法的仇恨,要求值班人员记录他们四人的言行。

过年那天曲淑芬要求见赵万祥,要求回家看看十几岁的孩子,管勤务的副镇长说:“主事的出远门了,不在家,我也没权放人。”郑某(管宣传)说:“看你们的档次?还想见官,我们天天在这上班见官都很难。”这时四人一同向这位副镇长要求见赵万祥,他不同意反而叫来干警小卢、小马给四人戴上了手铐。他们四人说:“自古过年全家吃个团圆饭,你们家也有老也有小,我们也没犯罪,大过年的给我们戴着手铐?”这时副镇长、郑某几个人在屋子里嘲笑,看着小卢、小马用暴力将四人铐在暖气管子上。过了2个小时,下午3点半左右,听到赵万祥在院子里说话,四人才知道他没出门,刚才的事很可能是赵万祥在背后使的坏。晚饭后赵万祥走到四人面前分别查看了一遍,说:“大年三十戴着这玩意真好看啊。”接着和值班人员嘀咕几句就走了,一会小卢、小马進去把四人的铐子拧紧,小卢说:“今晚怕你们跑了,想要把你们弄到车库里收拾收拾,不过咱们打交道这么长时间了,算了吧,今晚老实点。”就这样,四人被铐在暖气管子上一夜算过了年。到了早上四、五点钟左右鞭炮齐鸣响成一片,曲淑芬想起了因病常年卧床不起的家中老母和两个十几岁的孩子,便哭出了声,场面让人心酸。

普通百姓只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在当今的中国竟然成为被抓 、被拘 、被判,甚至被打死的理由,真是荒唐至极。曲淑芬他们已被非法关押几十天了,在这几十天里恶人还有意叫家人来帮着搞所谓的“转化”,其标准就是写不炼功保证,甚至学会骂大法骂人,就算达到了它们的转化标准。50多天后,曲淑芬的亲朋兄弟前来看望,赵万祥扬言几天再不转化就送劳教所,家人听后害怕了,曲淑芬家中还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还是残疾,女儿更小,这不家破人亡了吗?其家人商量几人做保,一起向赵万祥要人,经过再三央求,赵万祥同意放回曲淑芬的丈夫。

几天后,曲淑芬的家人又去找赵万祥要人,赵万祥不但不同意还吓唬他们说要劳教甚么的。转天,又由村支书作保才勉强把人要回家。

在当时黑色高压恐怖下,曲淑芬的家人很着急,劝其违心的写个保证书,曲淑芬说:我修的是真、善、忍,要说真话不能说假话。她心平气和的说:咱们六个,我是老大,你们几个都是我看大的,爸在外工作挣40元钱,根本拿不回来钱。娘养咱们不容易,因我是老大,经常为一家子起五更睡半夜,拔老草挣工分,拾柴禾,在家落下一身病,这些年医治无效。98年春我开始炼法轮功,九个月心脏病、肝气盛、神经衰弱、关节炎不翼而飞,我活了多半辈子才知道人没病是啥滋味,人应有良心,这么好的功法让我受益这么大,他们却让我昧着良心骂大法,这样恩将仇报还叫人吗?

亲人们听后全哭了,大弟说:“大姐你的恩情我以后慢慢报,将来能找到说理的地方,我要给姐评公道。”小弟说:“我叫他们吓昏了头,真后悔在镇政府不该打自己的姐姐,请姐原谅。”小弟妹哭着抱着姐姐说:“大姐心里很苦,我们一定支持你炼下去。”三妹也说大力支持。曲淑芬的小叔子怕三天后见到赵万祥拿不齣“保证书”,便一夜没让曲淑芬睡觉,曲淑芬和小叔子说:“我在二年修炼中处处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主动找以前和我有矛盾的人说话,邻里关系都好了,我们以前也是矛盾重重互不相让,我修大法后咱们之间不也和谐了吗!”小叔子听后也无言以对说:“嫂子我叫你受苦子,真对不起,你打我两下子吧,出出气。”小叔子俩口此时也都想起了嫂子的好处,难受的流下了眼泪。

最后为应付赵万祥让别人代写了个保证书,那年曲淑芬的女儿才12岁,残疾儿子18岁,那年元旦、年三十、元宵节,俩孩子吃的是邻居送的饭,那年大雪盖地非常寒冷,两个孩子没人管,手脚都被冻肿了,两孩子因恶警多次上门骚扰抓人,被吓的神经衰弱,残疾儿子增添了心脏病,听到警车声、叫门声就休克,从此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至今。

2001年12月27日,曲淑芬在东光一粮局家属院附近饭店吃饭,给人讲法轮功好,被恶人举报,饭后去家属院找熟人,被跟踪的恶警非法搜包,被恶警绑架到县公安局政保股,宫敬温(已调到县里任政保股股长)把曲淑芬关在一间少玻璃的闲屋子里,并把她铐了起来,使其不能动,在数九天昼夜冷冻着,被非法关押两昼夜后,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二天,紧接着又将曲淑芬送至唐山劳教所,因体检出高血压病,被劳教所拒收。此时宫敬温说:“咱们请他(指医生)吃饭。”结果医生不去,因此又到另一个医院检查,结果一样。曲淑芬说:“他们是来劳教我的。”医生说:“这人血压这么高,把这人拉来要出了危险你们要担责任的。”这时宫敬温才有点沉不住气说:“咱快吃饭,快回去。”饭后他们马上上了路,直到东光才松了一口气。第二天村支书给宫敬温打电话,见面后宫敬温说:“人先回家养病,等病好转后再押看守所。明天要医院的检查证明,找几个人担保监视。”村支书写了三个人名把曲淑芬领回了家。第二天村支书带曲淑芬到东光医院检查,血压220,把检验单交给了宫,又被宫敬温非法收取了1000元。

曲淑芬在几年中,不间断的经受精神和肉体的迫害,她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这次回来后,她的承受能力到了极限,神情恍惚、目光呆滞、少言寡语整天无精打采,也不能学法炼功了,亲朋邻居们都说:怎么把好人折腾成这样子了,这是甚么世道。

2003年3月5日十六大召开头天晚上半夜一点钟,副所长梁某和几个干警及村支书又叫开曲淑芬的家门進屋后说:“你俩口子去镇上一趟。”曲淑芬的丈夫说:“曲淑芬有病,儿子被你们吓的已经生活不能自理,我们不去。”梁某打手机请示,说去一个人,便把曲淑芬绑架走了,天亮早饭后就放回来了。曲淑芬说“这次我差点回不来了,好几次难受,心痛的厉害”,从此病情日趋严重。

自从九九年七.二○后每逢4.25、5.1、7.20、10.1、元旦、中国新年,不论白天黑夜敲门打户,警车窜来窜去。不来人也得打电话骚扰,连续数年都是这样,恶党对人的精神摧残方式真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啊。

由于恶警不断上门非法查抄、绑架,致使曲淑芬本来就残疾的儿子身体更加虚弱,生活不能自理,女儿上学时学习成绩很优秀,由于几年中父母连续受迫害,父母被抓时应被人照顾的她还得照顾残疾的哥哥,想起父母她终日以泪洗面,精神受到莫大的打击,最终不得不辍学,几年中不管庄稼活多么需要人,恶警说抓人就抓人,致使庄稼多年歉收。

曲淑芬一位善良妇女,终于抵挡不住如此大的精神压力,身体状态每况愈下,于2003年11月29日医治无效,早晨5点含冤离开了人世。她是承受了让人无法承受的迫害而死的。

乡亲们,有正义有良心的人,我们都应该站出来向恶党说声“不”,为受迫害的善良人伸张正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134579.html

2004-09-24: 河北省东光县连镇镇程庄村农妇曲淑芬2001年底在讲清真象时,被国安大队不法警察宫敬温拘留迫害,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回家后神情痴呆,于2003年底含冤去世。

曲淑芬,55岁,97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仅几个月,心脏病、关节炎、肝气盛等多种疾病不药而愈。

99年7月,江××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曲淑芬及其丈夫(大法弟子)被东光县连镇政法委赵万祥、当地派出所及东光县国安大队长姜万治(已遭恶报被免职)、宫敬温多次随意抄家、关押,敲诈罚款达9千余元,不给任何收据。曲淑芬累计被非法关押90多天,其丈夫被非法关押120天,致使农活耽误,连年欠收。

2001年底,曲淑芬在讲清真象时,被国安大队宫敬温拘留,遭受残酷迫害,在送劳教所体检时,发现血压高而被拒收。曲淑芬回家后,神情痴呆,不能学法炼功。

曲淑芬由于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无法恢复,于2003年底,医治无效含冤去世。

据报导,东光县中医院护士长周荣华被国安大队恶警们摧残后送石家庄劳教所劳教3年,最后被折磨得精神失常。
县公安局政保科长:宫敬温(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遭报经常腿痛得上楼都困难,仍不悔悟。)

沧州 东光县联系资料(区号: 317)

2021-12-30: 补充东光县公安局有关联系电话:

姓名 职务 办公电话 手机
卢万顺 副县长、公安局长 5536701 13931707722
郑伟 县公安局政委 5536702 18931765888
李卫东 四级高级警长 5536706 13903272658
赵澜芬 副局长 5536723 15632779615
郭建国 党委委员 5539359 13503271100
马天佑 副政委 5536707 13603272033
王秀峰 副局长 5536708 15632700669
李勇 法制大队长 5536163 13833753999
王海洋 办公室主任 5536705 13315785515
姓名 职务 电话
张炳银 东光镇派出所所长 13722723366
赵志勇 连镇派出所所长 13315785511
黄轶群 南霞口派出所所长 18333066678
邵泽栋 于桥派出所所长 13102727717
刘保平 找王派出所所长 18031700068
邢建新 秦村派出所负责人 13803238550
汪春刚 大单派出所所长 13931728288
朱德峰 龙王李派出所所长 13932789512
赵东卫 灯明寺派出所所长 13315785580
东光县公安局值班电话工作日(白天)5536705,节假日、工作日(晚上)5536700、5536777

2020-06-11: 东光县政法委
地址:河北省沧州市东光县城关镇政府前街4号
邮编:061600
电话:0317-7690844
政法委书记:王丙坤 电话:0317—5015003

2020-05-31: 河北东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郭锐
郭锐个人信息:

郭锐,男,1978年1月19日出生,历任公安局国保大队普通干事、国保大队副队长,2020年4月左右转任东光县南霞镇镇派出所指导员。
出生地:东光于桥乡郭家蒲洼村
家庭住址(省、市、县):河北省东光镇崇文铭筑8号楼4单601
其妻子胡朝敏,在东光县商务局工作;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