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08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泸州市(沪州市) >> 唐旭珍, 女, 82

个人情况: 泸州西南医科大学(原泸州医学院)副教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泸州市江阳区
有关恶人: 六一零骨干唐德荣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9-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0-23:退休金被扣发九年 八旬教授向省教厅申请信息公开
西南医科大学副教授,年岁已八旬的唐旭珍女士,大约从二零一零年十月被非法判刑起,就被医学院断绝了退休金的发放,至今已经九年。她多次到学校讨要退休金无果,还被野蛮撵出校门,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现在办公楼都不准她上去了。学校相关人员曾表态,“只要写个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就发给你。”

日前,唐旭珍就学校的违法行为,向四川省教育厅递交了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对医学院扣押退休人员养老金的职能、法律依据、规范性文件、法律程序,及决策人、经办人的姓名职务进行信息公开。申请书已经送达到省教厅签收。

唐旭珍老人在患鼻咽癌的危急之时,于一九九六年四月初开始修炼法轮功,癌症的症状消失了,其它疾病也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了。她却因为坚持修炼,被非法关押十多次,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三年半。关于唐旭珍老人遭受的迫害事实,请见明慧网文章《西南医科大学副教授讨要退休金 再次被驱赶》《西南医科大学扣押老教授退休金九年》等。

下面是唐旭珍信息公开申请书的附件部份:
附件(一)

一、本人情况简介

修大法绝症痊愈

我是西南医科大学(原泸州医学院)病理解剖教研室细胞学副教授。我一直体弱多病,患霉菌性胃炎、肝炎、胆囊炎、肾盂肾炎等,十多种疾病缠身,虽身处大医院,医疗条件好,但药物治疗疗效甚微。96年,我鼻血日渐增多,进食呛得难受,吞咽困难。经本院专家检测、和四川医学院专家确诊,我患了鼻咽癌。大家都明白,癌症是现代医学科学技术目前还难以攻克的大难题。我的专业告诉我,我的生命面临绝境。正在生命危急之时,96年4月初,我有缘得法修炼了法轮功。炼功后第三天,从大便便出600毫升陈旧性血液,鼻内血(丝)没有了,癌症的症状消失了。经科学检测,我的癌症痊愈。不久,其它疾病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遁形。

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我的道德水平提高了,处处为他人着想,为了远处的病人能早些得到检验结果,我常常加班干活,不为名,不计报。原本心胸狭窄的我变得宽宏大量了,变得更加善良、更加真诚了。我的工作卓有成效,我的检验结果精准,退休了单位还聘请我上班,单位的专家、权威、普通医务人员、病人都很信任我。

我是一个无神论的实证科学者,我被大法的超常与神奇震撼了。我认识到,除了我们现在能认识到的实证科学外,宇宙间还有更高的科学,值得我们去探索、实践。通过众多修炼人的亲身经历,我们都证实到,法轮大法是能使生命升华的伟大佛法。中华传统数千年来所敬重的神佛,确实是存在的。神佛于人是慈悲的,只要我们保持善良,保持对神佛的正信,危难中就会得到神佛的护佑。

讲真相被多次关押、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大法功效神奇,“真善忍”的巨大威力吸引了广大民众,在短短的七年内,中国大陆法轮功修炼者就多达上亿。江泽民出于嫉妒,利用他手中的权力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江泽民操控国家宣传机器竭尽造谣之能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大肆迫害大法弟子,邪劲十足,大有“三个月踏平法轮功”之势。他下达“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性的迫害政策,致使千百万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亲人、朋友都深受其害。我遭迫害,我的孩子被株连调离偏远地方工作。更为痛心的是,大量的公检法司人员、部队、武警官兵、政府公务员、教育界等各界人士被胁迫、被绑架,不幸卷入到了这场迫害之中,跟着江泽民犯下迫害的大罪。

我是中国公民,《宪法》赋予公民有向国家各级机关反映真实情况,提出批评建议的权利,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我依法进京上访,向国家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为的是及早停止这场劳民伤财、有损国家民族利益的迫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为的是清除世人头脑中谎言的毒素,让世人、包括参与迫害的各类人员都能清醒,分清是非善恶,在将来的大劫难中能得到大法的救度,拥有美好的未来。我的善心善行无可厚非,却招来一次次迫害:多次非法关押,三次洗脑班非法拘禁,一次非法劳教,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我一个七十岁的老人了还被投进冤狱“服刑”!这些年强加的各种迫害,使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单位剥夺我养老金已长达九年

据悉,二零零一年国家四个部委发的58号文件规定,不能扣发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可西南医科大学(原名泸州医学院)执行江泽民“经济截断”的迫害政策,将我的养老金大约从二零一零年十月,我被冤判入狱起就截断,至今已经整整九年了。九年里,我没有一分钱退休金,没有一分钱生活费(中途给了一次退休金上调部份补给退休人员的5200元,教师节200元)。起先每月给我一张领取工资的凭条,实领金额处注明为“暂扣”,即一分钱都没有给我,给的仅仅是一张空洞的凭条。后来实行银行卡、医疗卡,退休人员人人有,唯独我没有。医学院回答说,钱给你存起来的。只要写个保证不修炼法轮功,钱就发给你。

我多次到医学院找领导、找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给他们讲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将我判刑是冤案,并送去法律文书、相关资料让他们了解真相。他们每次都搪塞、推诿、躲避,后来甚至叫来保安野蛮的把我撵出校门。二零一六年学校叫来北城派出所警察,几个男子把我这个老太太又推,又拉,从楼上拖到楼下,气势汹汹的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被折腾到晚上。二零一九年去学校,连办公楼都不准我上去了,刚到办公大楼前就被撵走。

西南医科大学扣发我的养老金是违法的,参与经济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我希望要回属于我应得的养老金,希望校方改正错误,以免将来被追责,承担难以想象的后果。

我曾向市政府反映情况,市政府告知,泸州市与医学院是平级单位,泸州市管不了。我只好向省里申请信息公开。

信息公开申请人唐旭珍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23/退休金被扣发九年-八旬教授向省教厅申请信息公开-414117.html

2020-06-23: 西南医科大学扣押老教授退休金九年
位于四川泸州市的西南医科大学,执行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经济截断”的邪恶命令,非法扣押退休副教授唐旭珍老人的退休金已长达九年。唐旭珍到学校讨要退休金,给相关人员讲真相,一次次被驱赶,甚至被绑架到派出所,现在连办公楼都上不去了。

二零二零年六月讨要退休金经过

德诚楼是西南医科大学(原泸州医学院)新校区的办公大楼。二零二零年六月三日,本校病理细胞学的退休副教授,八十二岁的唐旭珍老太太,在一位老同学的陪同下,再次到学校讨要被非法扣押了九年的退休金。

上午九点,唐教授从大门进去,还没走到德诚楼跟前,学校的巡逻车就到了,下来两个穿制服的校警。高个子的人说,你都来了好几次了。守门的人不准唐教授进去,说是没有预约。唐老太请他们帮忙联系一下院领导,他们不愿意,求他们请领导下楼会见,他们也不同意。还说,就象见习近平一样,院领导不是谁都能见得到的。

很快,附近派出所三个警察来了。年老的肩上有很多表示头衔的标志,年轻的女警一到就摄像,中年的警察问姓名,问来由,说是来了解情况的。唐教授说,我叫唐旭珍,学校扣押我的退休金,还差两个月就九年了。退休工资卡、医保卡人人有,我没有。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

这时,守门的人就说,你反对共产党。你是劳改过的。唐教授就说,劳改是非法的,是迫害,执行的是江魔头的命令。老年警察刚才还说“真善忍”还是好的,一听“江魔头”就跳起来了,一步蹿到老太太跟前,说:啥子呢?江魔头?你还宣传法轮功?你越说越不象话。

唐教授说,就是江魔头嘛。迫害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密令就是他下达的。学校就是执行了他的违法命令。你们来保卫学校做这样的坏事,你们对不对?老警察就走开了。

中年警察说,你打官司嘛。唐教授说,我诉状都写好了,想来想去,还是没有告。我是本院的员工,有的现任领导、科室干部还是我的学生。他们做错了什么,我只能告诉他们真相,让他们明白过来,改了就好。

警察说,你去找学院信访办、找退委办、找市里的信访办嘛。唐教授说,都找过了。我到市政府去,市政府说,他们跟医学院是平级的,管不了他们。找省里,省里说每月每人的工资都是如数拨给了医学院的。找学校信访办,他们就派一个其他科室人员冒充信访办糊弄我,还“德诚”楼呢。

唐教授还告诉他们说,我上次来学校要养老金,保安人员肖红(音)野蛮的把我从楼上拖下来,不顾我已经是快八十岁的人了。我说,小肖,你不能这样做。他不听,一直从楼上把我拽到学校门口。事隔不久,我再去医学院要钱,就说肖红已经死了,才40岁。恶报来的好快,好可惜啊。那年江阳区检察院检察长肖桂林非要判我,硬是将我送进了监狱迫害,结果遭天谴恶报,车祸身亡。

派出所警察一味的催促她们:走了,走了,你们快走吧。这些来“了解情况”的警察与学校门卫、校警串通一气,把饱受冤屈的老人再一次撵出校门。

唐教授说,这些年到学校要退休金,讲真相,有的门卫、保安明白了真相,对法轮功很同情,愿意帮助把资料转交领导。而一些人,包括眼下这些派出所警察,至今不明真相,对法轮功仍抱有负面的态度。他们看不清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看不清参与迫害的后果,这些人很可怜,他们的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要退休金遭野蛮对待

唐旭珍教授虽然是身处医疗技术领先、有良好医疗条件的高等学府、及附属医院,本人又是现代医疗技术的精英。可是,对自己的一身疾病却无能为力。如霉菌性胃炎、肝炎、胆囊炎、肾盂炎等等疾病,折磨的她生不如死。每日得口含红参维持体力,才能坚持工作。更不幸的是,九六年她患上鼻咽癌。本人就是搞癌细胞检测的,当然知道自己已面临什么样的绝境。万幸的是,九六年四月她修炼了法轮大法。炼功第三天大便出600毫升陈旧性血液,鼻内血(丝)没有了,鼻咽癌的症状消失了。经科学检测证明,癌症确实不治而愈。不久,其它疾病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佛法修炼出现的医学奇迹,令唐教授震惊不已。她说,我是一个无神论的实证科学者,我认识到,除我们现在认识到的实证科学外,宇宙间还有更高的科学,值得我们去探索、实践。

唐教授按照“真善忍”原则修炼,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处处为他人着想,为了远处的病人早点得到检验结果,常常加班干活,不为名,不计报。她说,“原本心胸狭窄的我变得宽宏大量了,变得更加善良、更加真诚了。我的工作卓有成效,检验结果精准,退休了单位还聘请我上班。单位的专家、权威、普通医务人员、病人都很信任我。”有人至今还感激的说,唐教授是好人。是她正确的检测纠正了误诊,救了他的命。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大肆的造谣抹黑宣传,使广大中国民众深受其毒害。唐教授为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遭严重迫害:经济罚款上万元;非法关押十次,三进洗脑班,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三年半……长期被囚禁,遭到生活上的虐待,精神上的高压,被吊铐酷刑的折磨等等,年迈的身心备受摧残。迫害一、二十年,有六年没在家中过年;在家期间,长期被跟踪、监视;孩子被贬到远离市区的乡镇工作,其家人、家庭遭受的伤害一言难尽……

三年半非法判刑冤狱期满回家,学校把她的退休金全部扣押。解释是:法轮功是国家定性的某教……你的钱每一分都给你存起来了的。只要你写个保证不修炼法轮功,就发给你。有的还说,共产党的钱不能拿给反对共产党的人用……你的问题是政法委、六一零(专门为中共江泽民实施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法律之上,如希特勒的盖世太保)与学校商议决定的……看到昔日辛勤耕耘的医科殿堂被中共的谎言污染, 昔日的同事、学生被中共谎言毒害参与到迫害中,唐教授深感痛心。

一个单位有什么权利扣押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呢?有什么权利剥夺人心中真善忍的崇高信仰呢?老教授为医疗事业呕心沥血、辛辛苦苦,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得来的退休金,是受法律保护的个人私有财产,怎么可以想扣押就扣押?九年来一分钱不给,让人喝口水都喝不上。用经济来制裁信仰,如此恶毒的流氓手段,何以出现在知识分子云集的高等学府,出现在医学科学的殿堂?医者即圣者。生命在医学工作者心中是神圣的。一个医务工作者,绝不可以救人的身体,而去泯灭人的信仰,戕害人的灵魂。总之,西南医科大学迫害信仰的事,非同小可。

为挽救学校参与迫害者免遭日后被清算的危险,唐教授一次次去学校讲法轮功真相,并送去相关的法律文书、国家政策、文件等,让他们明白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及早纠正错误,因为只有停止迫害才有美好的未来。

一个退休职工找单位反映情况,要求解决问题,是老人与社会沟通的正常渠道。人类每一个正常社会,老人都是受到特别关心与特别保护的人群。何况唐教授德高望重,是受人尊敬的老人。可她到学校,科室人员一律推诿、搪塞,院领导闭门不见;一次次指使门卫阻拦,指使特警驱赶,甚至叫来派出所警察绑架。

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唐教授到老校区送文件,学校叫来派出所警察绑架唐教授。几个警察一拥而上,气势汹汹,按的按头,抓的抓胳膊,强行从唐旭珍身上取下挎包,把包里的真相资料搜出来放在李某的办公桌上拍照。然后架着她胳膊,几个人又推又拉,将老太太绑架到了派出所。老人见这些警察年纪轻轻的,被利用来参与迫害,事到如今还不明真相,感到很痛心,很惋惜,就满怀慈悲的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已经传遍了全世界。现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修炼法轮功,许许多多的国家首脑都敬重大法师父,敬重大法,法轮大法和师父在国际上获得褒奖三千多项。医学院执行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五年来一直扣押我的退休金。警察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你们怎么不保护我呢?

派出所警察询问,笔录,强行签字,在手指上刺出血来盖手印,将老太太折腾到晚上八点才放人回家。

此后,学校不准唐教授再踏上德诚楼一步。最近这一次,唐教授还没走到大楼跟前,学校巡逻车来了,派出所警察也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3/西南医科大学扣押老教授退休金九年-408077.html

2020-06-11: 西南医科大学退休副教授唐旭珍再次讨要养老金被阻挡德诚楼外
德诚楼是西南医科大学新校区的办公大楼。2020年6月3日,西南医科大学退休副教授唐旭珍再次到学校找领导讨要养老金,大楼门卫、学校保安将其阻挡在德诚大楼下不准进入。保安还叫来附近派出所警察,派出所的警察摄像、询问。唐教授说,学校扣发我的养老金还差两个月就是九年了。派出所没有帮助解决问题,反而把人撵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1/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07570.html

2019-11-12: ......10月1日被绑架的四川省泸州市唐旭珍、邓世明于11月5日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12/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95710.html#191111224720-1

2019-10-05: 四川省泸州市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9年10月1日下午,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新二村法轮功学员刘朝珍、唐旭珍、邓世明、陈怀芳、黄游华、黄某某在刘朝珍家学法时遭绑架。刘朝珍因体检不合格被以“监视居住”释放回家,其余的人全部关押在纳溪泸州市看守所、拘留所。目前已知刘朝珍、唐旭珍、邓世明的家被非法查抄,法轮功书籍、周刊、真相资料等,属于个人信仰的私人物品被抢走。确知是四川泸州市纳溪区公安分局窜到泸州市江阳区作的案。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5/二零一九年十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94222.html#19104232847-23

2018-01-17: 西南医科大学副教授讨要退休金 再次被驱赶
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位于四川省泸州市的西南医科大病理细胞学副教授、八十岁的唐旭珍老人再次到单位讨要已被扣押了七年多的退休金,被学校干部、警察驱赶。

一月九日上午,唐旭珍与她侄女一道,到西南医科大学新校区的体育学院找到学校原人事处处长孔晓敏,向他递交要求发给退休金的报告书。

二零一零年,唐旭珍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冤狱期满,医学院强行扣押了唐旭珍的退休金。

当时的人事处处长孔晓敏是参与这个错误决定的决策者之一。他曾对唐旭珍说:以后有什么问题找我。

现在他调到医科大体育学院当书记去了,唐旭珍找到他,他却推脱说不关他的事了,交给他的报告他也不接,并驱赶唐旭珍赶快走。

唐旭珍与她侄女到了学校行政大楼,找到现任人事处长刘文森。刘文森打电话询问孔晓敏后,便坚持以前的错误决定,说: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就发放退休金。

唐旭珍与她侄女对刘文森说:扣发职工的退休金,你们依据的是国家哪条法律法规,请拿出来看看。刘文森拿不出依据来,便耍横说是集体研究决定的。

唐旭珍她们就给他讲真相,说明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一意孤行干的,是违法犯罪的……

刘文森不听真相,不给职工解决切身问题,而向保卫处、派出所打电话。保卫处、派出所的人迅速赶到,刘文森偷偷溜走。

学校保安、红星派出所警察来了七、八个堵在办公室门口,派出所头目不问青红皂白就说,你们干扰公务。于是保安气势汹汹就上前动手撵人。

唐旭珍她们说,谁在干扰公务?是你们在干扰我们找单位正当反映情况,解决问题。说他们违法,一保安却说:谁跟你们讲法律。

唐旭珍与她侄女向他们说明退休金被扣发七年多,她们是来找医学院解决问题的,不是在干扰公务。

她们说,如果你的工资被扣发,你不也会来找相关人员解决吗?于是她们向保安、警察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及江泽民出卖国土、贪腐治国等等真相;从国家法律等等方面讲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性质,讲现政权强调依法治国,对信仰的态度等,警察自知无理,七、八个溜走还剩两、三个。

一个年龄大的警察头目要她们到派出所解决,唐旭珍她们不同意,说:事情是医学院处理的,我们理应找医学院解决。唐旭珍说,我是医学院职工,找单位解决问题有什么错?我们没做坏事,与派出所无关。

警察借口下班时间到了,她们被驱赶出了校门。

一月十一日,唐旭珍再次到医学院递交报告。她找到孔晓敏对他说:我写了报告,向你们反映情况,要求解决问题。我做了我应该做的,至于你看不看那是你们的事情。如果医学院在年前不解决退休金问题,我们法庭上见。上次(二零一六年九、十月唐旭珍到医学院讨要退休金)你们指使那个保安对我拍照、录像,撵我走,逼迫他参与迫害,不久他就暴病身亡。多可惜,才四十多岁。孔晓敏接过了报告。

从孔晓敏那里到行政楼约十几、二十分钟路程,唐旭珍还没走到行政楼,派出所警察、保安已经闻讯堵在了行政楼的大门口。他们拦截唐旭珍,不准唐旭珍上楼到人事科去,驱赶唐学珍离开。

唐旭珍上不了楼,就委托他们向人事处、党委、保卫处递交报告。他们谁都不动,最后一个保安接过了报告,答应转交。

事情回放:

唐旭珍是西南医科大学病理细胞学副教授,技术高明,品德高尚,为医疗事业兢兢业业贡献了一生,退休还被学校聘用。

九六年,为众多患者检验出癌细胞的副教授,检测出了自己的鼻咽癌。尽管她身处医疗技术领先的大医院,可发达的现代高科技诊疗手段却无法治愈她的绝症。眼见身边的患者先后离世,就在这生死关头,她幸遇法轮大法。学法炼功没几天,从大便内排出很多乌黑色血(约400—500ml),此后,鼻咽癌消失的无影无踪。

唐旭珍是一位具有一定现代医学水平和掌握一定现代医学技能的副教授,从亲身的体验中她认识到,法轮大法高深莫测,威力无穷,祛病健身具有远远超出现代医学科技的奇效。她不断的学法修炼,不久,身上的多种顽疾也不翼而飞。

唐旭珍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所以,不管中共江泽民团伙怎么打压,她自身遭到多么严重的迫害,她始终坚持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传播大法的福音。

她被非法关押10次,三进洗脑班,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长期被囚禁中,遭到生活上的虐待,精神上的高压,被吊铐酷刑的折磨等等,年迈的身心备受摧残。

迫害十八年,有六年没在家中过年;在家期间,长期被跟踪、监视;儿女被贬到远离市区的乡镇工作,女婿提干受阻,其家人、家庭遭受的伤害难以言诉……

二零一零年唐旭珍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从下冤狱到期满回来,有七年多时间没有得到退休金了。以前每月退休金领取条上都呈现“暂扣”。就是说,每月她领到的退休金只是一张空条,实际金额一分钱都没有得到。后来全院职工的工资、退休金都使用银行卡了,唐旭珍却没有得到自己应有的银行卡;全体人员置换医疗卡,唐旭珍的名字却不在册。

为了挽救医学院的领导、相关人员免遭因参与迫害今后被清算的恶报,唐旭珍一次次到新校区、老校区去讨要退休金给他们讲真相,一次次被门卫、特警驱赶,还被派出所绑架。

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下午,唐旭珍再次到老校区给相关部门讲真相,不料保卫科干部叫来北城派出所警察。好几个警察涌进办公室,对唐旭珍气势汹汹,按的按头,抓的抓胳膊,强行从唐旭珍身上取下挎包,把包里的真相资料搜出来放在办公桌上拍照。

然后警察架着唐旭珍胳膊,几个人推推拉拉,将唐旭珍绑架到北城派出所,非法询问,强行从手指刺出血来盖手印。折腾到晚上八点才放她回家。

此后,唐旭珍再到学校就被拦截在大门外。医学院实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经济截断”的政策。

为制止医学院以经济手段制裁信仰的违法行为,法轮功学员给医学院领导及相关人员写信讲真相,讲道理,希望他们依法治校,不要追随迫害法轮功,纠正错误,归还属于唐旭珍的退休金、医保福利,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唐旭珍二零一六年讨要退休金被派出所绑架至今,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可以说已经给了医学院领导及相关人员足够的时间反思,了解真相。医学院没有主动解决问题的动静。

世间形势瞬息即变,结束迫害的时间越来越近。二零一八年一月,唐旭珍再次到单位讨要退休金,递交报告。唐旭珍真心希望他们能立即纠正错误,在未来的大审判中免于成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共犯,能留下未来。

报告中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从法律上阐述了迫害法轮功的违法犯罪性质,指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即将被绳之以法,参与迫害的人停止迫害才是出路。

报告中说:我本人是八十高龄的老年妇女,高级知识分子,给本单位、给医学事业作出了贡献,无论如何都不应被歧视。我炼法轮功鼻癌等多种疑难病痊愈,二十多年没得任何病,给家庭、单位和国家减轻了很多负担,于国于民于社会于单位有百利而无一害。退休金是我养老的生活费,是一生劳动奉献的积累,是受法律保护的个人所得,任何人以任何借口任何形式扣押,都是在践踏法律,违法犯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7/西南医科大学副教授讨要退休金-再次被驱赶-359722.html

2015-07-03:四川医科大学副教授唐旭珍控告江泽民
近日,四川医科大学(原泸州医学院)病理解剖教研室细胞学副教授、七十六岁的唐旭珍女士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唐旭珍说:我遭到江泽民的严重迫害,被非法关押十次,三进洗脑班,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三年半。迫害十六年,关押狱中,有六年没在家中过年;长期被跟踪、监视,我的家人、家庭遭受的伤害难以言诉。

唐旭珍请求最高检察院、法院对罪犯江泽民立案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公审公判,将其绳之以法。

附:控告事实和理由

一、修大法绝症痊愈

我是四川医科大学(原泸州医学院)病理解剖教研室细胞学副教授。我一直体弱多病,患霉菌性胃炎、肝炎、胆囊炎、肾盂肾炎等,十多种疾病缠身,虽身处大医院,医疗条件好,但药物治疗疗效甚微。一九九六年我又不幸得了鼻咽癌。鼻血日渐增多,进食呛得难受,吞咽困难。众所周知,癌症就是药医不好的绝症。我的专业告诉我,我生命面临绝境。正在这痛苦不堪、患绝症的危急之时,一九九六年四月初我有缘得法修炼了法轮功。炼功第三天大便出六百毫升陈旧性血液,鼻内血(丝)都没有了,癌症的症状消失了。不久,其它疾病也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了。

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人,我的道德水平提高了,处处为他人着想,为了远处的病人得到检验结果,常常加班干活,不为名,不计报。原本心胸狭窄的我变得宽宏大量了,变得更加善良、更加真诚了。我的工作卓有成效,我的检验结果精准,退休了单位还聘请我上班,单位的专家、权威、普通医务人员、病人都很信任我。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骨瘦如柴的丈夫变得白胖了,身体原有肺结核、顽固的皮肤病、带乙肝病毒,这些难以治愈的病,也在正法修炼的能量场中痊愈了。患同样病的人中,只有他一个人好了。

我是一个无神论的实证科学者,我被大法超常与神奇震撼了,我认识到,除我们现在认识到的实证科学外,宇宙间还有更高的科学,值得我们去探索、实践。

二、多次关押

大法功效神奇,“真善忍”的巨大威力吸引了大量民众,在短短的七年,修炼人就达上亿。江泽民出于嫉妒利用它手中的权力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江泽民操控国家宣传机器力尽造谣之能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大肆迫害大法弟子,邪劲十足。他下达“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性的迫害政策,致使千百万法轮功学员极其家庭、亲人、朋友深受其害,我遭迫害,我的孩子被株连调离偏远地方工作。大量公检法司人员、部队、武警官兵被欺骗,被绑架参与了这场迫害,跟着江泽民犯下迫害的大罪。

我是中国公民,《宪法》赋予公民有向国家各级机关反映真实情况,提出批评建议的权利。我依法进京上访,为的是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证实“法轮大法好,”及早制止迫害。为此遭到一次次关押、三次洗脑、非法劳教、判刑迫害。

1、依法上访被迫害。第一次去北京上访被关押八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我到北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处被警察劫持到丰台球场、门头沟拘留所非法拘禁四天,还勒索伙食费;在四川驻京办非法拘禁两天;被截访回来,在泸州黄荆山拘留所非法关押,第一次上访共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九天。

第二次北京上访被当地关押八个月。第二次上访半途被截访,在黄荆山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再押转三华山看守所关押了八个月。非法关押八个月期间,我们每天被强迫劳动选猪毛。有时从早上干到晚上。发现我们炼功就体罚,用警棒打、戴手铐、脚镣等。有个同修叫徐勇因向我传经文被打得屎尿流,长期戴手铐、脚镣……

2、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底在合江讲真相,在佛荫镇被绑架关押在合江看守所二十六天。期间江阳区国保“六一零”头目林敏和合江公安局姓杨的警察来强制录像、非常凶恶的抓着我的手强行按掌印和指印,野蛮对待我一个老太太,弄得我的手青红紫绿。合江姓杨的警察故意伤害,猛力推我,企图把我摔成重伤。

3、几进玉皇观拘留所。

泸州市玉皇观拘留所我几进几出。判我三年劳教我被关在玉皇观拘留所所外执行。每月自己出五百元生活费。吃臭腌菜,臭不可闻,还有蛆虫,无法下咽。

几个月后,从拘留所出来到洗脑班关了十天。医学院副书记陈文玉要保卫处李连捷打紧急报告,再次把我关进玉皇观拘留所几个月。医学院副书记、保卫处还造谣说,放我回来过年我都不愿意。在玉皇观度过了寒暑。一次我因为炼功打坐遭吊铐的酷刑,双手上举铐在铁门上,脚尖勉强着地,铐了一个多小时。

三、三进洗脑班,还遭劳教迫害

1、张坝、茜草洗脑班

在三华山看守所被关押八个月后,我被劫持到了张坝“六一零”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我拒绝接攻击诽谤法轮大法和师父的邪恶宣传,参与迫害的政府人员王永珍就用罚站来体罚我。我正义抵制迫害,站着背诵师父讲的法,王永珍一听就骂:“还在我面前背这些,不准背”。说着就打我一阵耳光,把我的脸打得红肿起来。江阳区“六一零”头目王旭向我单位敲诈一千元生活费。后来从我的工资中扣除。

一个月后,我被转移到茜草洗脑班继续关押。一天我们法轮功学员背诵《论语》,“六一零”以我们“非法聚集”的罪名把我们七、八个人弄到黄金山拘留所非法拘禁。我说,这是你们非法把我们聚到一起的。于是就改变罪名关押了我们十五天,还被敲诈生活费三百三十元。

在茜草洗脑班我们仍然没有人身自由,每天还强迫给我们灌输诬蔑诽谤法轮功的谎言,逼迫我们“转化”,威胁我们不“转化”不放人,每月敲诈生活费一千五百至一千元,然后从我们的工资里抢夺。在精神、经济的高压下,人身自由被非法剥夺,我们的生命处于被坏人的掌控中。于是,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四日我与一部分法轮功学员采取紧急避险措施从洗脑班走脱。我被迫流离失所漂泊在外,有家不能回。

流离失所近六个月,即二零零一年四月九日我被警察绑架,再次关进了三华山看守所。几天后宣布判我三年劳教所外执行。说是所外执行,却没有放我回家,而是拘禁在玉皇观拘留所长达七个月。七个月吃的是臭咸菜,腐臭难闻,还有蛆虫,不能下咽。每月强制交五百元的生活费,按规定劳教人员是不交伙食费的。

2、石堡湾洗脑班

非法劳教在拘留所执行了七个月后,江阳区“六一零”把我劫持到泸州市龙马潭区石堡湾省级“强化洗脑班”非法拘禁、强制洗脑迫害十天。

3、再进石堡湾洗脑班。二零零五年,警察怀疑有人给了我《九评共产党》一书,将我绑架,再次非法关押进石堡湾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

洗脑班监室里专门安插三个人与我同吃同住同睡,对我进行严密监控。一旦我炼功,她们就用脚踢。晚上睡觉,一个姓周的恶人还把脚放在我的身体上压着。这三个人监控还嫌不够,又在室内增加电子监控器,置我于一天二十四小时于没有丝毫自由的高度紧张的高压恐怖中,对我这位在大法中修炼绝处逢生的老人进行身心摧残的残酷折磨。

四、被监控、跟踪,人身自由遭受侵犯

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至今,公安国安、社区都一直对我进行监视、跟踪,我的人身自由遭受非法侵犯,我与我的家庭长期处于恐怖环境中。有一次我与人一块出街,走到宿舍大门口下坡的地方,就发现有人对着我们摄像,周围没其他人,我追赶过去看个明白,摄像的人跳上车赶快跑了。

大山坪派出所偷拍我的照片,还叫我丈夫去认。

有一次,我打的回家,见宿舍周围布满了小警车、警摩托,警察、社区的人都在等我,说明他们随时掌握我的行踪,随时都可以对我绑架、骚扰。有次我上街正买豆浆,在街上就被突然绑架。

宿舍门口收发室长期监视我的进出。在街上,经常发现每到一处都有人保持一段距离跟着。

电话被监控,窃听。二零零五年约四月我侄儿结婚,兄弟、弟媳邀请我们去成都参加婚宴。成都来电话问:“泸州来好多人噢,我好找住宿”。“六一零”如获至宝,扬言说“他们要上成都上访,说不定还要上北京。”江阳区公安分局动用大量警察将我和部分同修都监控起来,待我们从成都回家才撤离。

到处安装摄像监控。在我住宅对面的树上安装了监控器正对着我的卧室,下一层楼的楼道也安上了,公安租下我对面的住房,安监控器、布置人二十四小时监控,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我被抓后他们才退房。我家门口安的监控器也是二零零九年我被抓才拆掉。

五、判刑迫害

1、抄家。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五时左右,我回家时发现客厅里有三个陌生人,佛堂和卧室有二人正在抄家,家中只有一个哑巴弟弟在家。我进屋后,一个警察一脚踢开我关上的门。他们抢走我师父法像和师父的大相册两本;还有大法书、师父的讲法录音、录像;笔记本电脑一个、打印机两台,过塑机一台;打印纸、现金等,并将我绑架到大山坪派出所、纳溪泸州市看守所。

2、关押。在看守所我抵制穿看守所犯人的标志服,被警察刘小玲用手铐铐我一周,大热天不准洗澡,腋窝都腐烂,发臭了。国保“六一零”特务唐德荣对外宣称我不配合询问,资料来源闭口不谈。

3、黑审密判。二零一零年大约年底。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对我秘密庭审,没有提前送达起诉书给我,庭审头一天才通知第二天上庭,我没有违法犯罪,不知要告我什么,没有应诉的准备。

审判庭内有审判长、公诉人、五个警察,加上当事人共十人,没有一个旁听者。法院没有按正规程序公开告示,关注此案的亲属、朋友一个也没得到开庭的通知,庭审秘密进行。法庭制造假证人、证词,材料造假,而不准当事人申辩。故意省略了庭审过程中当事人陈述、自辩的重要环节。

公诉人指控我“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要求法庭重判。我插话:我是修正法的怎么能利用得了邪教呢?审判长陈强左侧一人问:“谁是正法?”我回答:“当然法轮大法是正法。”陈强叫休庭。没过几天就宣布非法判我三年六个月。泸州江阳区政法委、“六一零”、检察院、法院向外界封锁了我被秘审、黑判的消息。

我递交上诉状,在诉讼书中指出:秘审、秘判不符合法律程序,是在私设公堂;没有当事人说话的机会,当事人还没怎么说话就宣布休庭,非法剥夺当事人的自辩权;所谓的“人民法院”,没有维护人民的权利,是假“人民”之名蒙蔽百姓……看守所管教刘小玲告知,上诉状遗失,不用交了,交了也没用。第二次我又递交上诉,她告诉我已“维持原判。”

我家人四处打听得到我被秘审、黑判的消息。在当局企图秘密劫持下监前,通过非正式渠道,我得以与家人见了一面。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过年前夕,我这位七十岁的高龄老人被送往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迫害。

六、监狱迫害

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刘小玲给我戴上手铐押送我到四川女子监狱。到监狱凡事要打报告,包括大小便,打报告要说自己是罪犯。不准与周围的人说话,轮番洗脑。所谓帮教先由二人增加到五人,分两组轮换进行洗脑。读些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东西给人听,放某某某“转化”影像资料,连大法师父的讲话录像做了手脚都拿出来骗人。

有一次姓黄的狱警叫我发言说“天安门自焚”的问题。我说烧伤是裸露治疗,病房都要严格消毒。正当我揭露自焚真相时,黄立即制止我的发言。

药物迫害。一天我有点反胃,通过全面检查身体没有病,一切正常。但是还是强制打了两针。注射不明药物后注射区域疼痛,身体不适。这是他们所犯的故意伤害罪。

七、经济迫害

从二零零一年国家四个部委发的五十八号文件规定,不能扣发养老金。医学院人事处处长孔晓敏执行江泽民的旨意,将我的养老金大约从二零一零年十月起截断到现在。从每个月的工资条上,月月都呈现的是“扣款三千七百九十七点六十三元。”说明我有合法的养老金,实际上全部被单位扣除,我一分钱都没领到。我们那个级别的人涨工资二百五十元,我的工资条上呈现却没有增加这笔钱。单位的福利没有我的份,单位补发工资、生活补贴,别人得几千,我一分也没有。省里高教局拨钱给医学院职工每人都有,而我没有。二零一五年新发医疗卡,医学院人事处处长孔小敏指令相关部门不造我的医疗卡。我为医疗事业贡献了一辈子,现在我没有医疗卡,没有医疗费。

所有相关人员对此事的理由是:共产党的钱,不能拿给反对共产党的人。我说,钱是人民创造的,我劳动奉献挣来的辛苦钱,我得到的仅是百分之三;我修“真善忍”,没有反对它,是它迫害民众把自己搞垮的。

强摊截访费。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医学院保卫处处长吕某某、余某某,他俩来截访的一切费用全都算在我头上,还罚款一千五百九十七元,三个月从工资中扣完。

我被迫流离失所期间,公安寻人的费用每月扣一千五百多,三个月扣完。江泽民迫害我,强制洗脑三次、非法拘留十次(行政拘留五次,刑事拘留五次),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还被剥夺养老金,至今我没有一分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3/四川医科大学副教授唐旭珍控告江泽民-311810.html

2013-08-19: 中共法院对女教授的偷偷摸摸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9/中共法院对女教授的偷偷摸摸的审判-278377.html

2010-03-25: 泸州医学院退休副教授唐旭珍被秘密判刑
(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大法弟子唐旭珍,泸州医学院退休副教授,被绑架关押在泸州纳溪看守所8个月后,被秘判三年半,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过年前被送往简阳监狱迫害。

唐旭珍被非法判刑,其家人一直不知实情。唐旭珍被非法关押期间,2009年7 月23日江阳区公安局对其下达逮捕令,然而泸州市检察院、法院没有对唐旭珍开庭审理,数月后竟在看守所办公室宣读了判决书。

唐旭珍被送往简阳监狱前与家人见了一面。唐旭珍的家属向看守所某人问起唐的情况,回答说:最近比较稳定。唐旭珍面见家人时说了一句:你今天还见着我了,要不是有师父,几天前我就差点过不来了。

因为见面时间短促,唐旭珍在看守所8 个月的关押中,经历了什么样的生死魔难不得而知,但可以断定,唐旭珍的身体健康出现了异常,生命曾出现了危险。据悉,唐旭珍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中,酷暑天被戴上手铐,导致生活无法自理,吃饭都要人喂,皮肤溃烂。

今年七十三岁的唐旭珍,是泸州医学院退休的副教授,十年前,不幸身患绝症鼻咽癌。修炼法轮功后,癌症不治而愈,身体奇迹般恢复健康。同期患此绝症的人陆续离世,而唐教授活得红光满面、身轻体快。她万分感慨的说:无病一身轻,那真正的健康境界实在是太美妙了,是法轮大法的师尊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

唐教授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及告诉人们法轮功受中共迫害的真相,被泸州六一零迫害七次,非法关押时间长达两年,还被非法劳教三年。这几年,唐旭珍一直处于被监视、跟踪、人身自由遭受无理侵犯的环境中。有一次她与人一块出街,走到宿舍大门口下坡的地方,发现有人对着他们摄像,周围没其他人,她追过去看个明白,摄像的人跳上车赶快跑了。大山坪派出所也偷拍唐旭珍的照片,还叫她丈夫去认。有一次,唐旭珍打的回家,见宿舍周围布满了小警车、警摩托,警察、社区人都在等她,说明他们跟踪她,随时都可能对她绑架、骚扰。有次唐旭珍上街正买豆浆,在街上就被突然绑架。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四川省泸州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伙同社区、派出所恶人,骚扰法轮功学员。当天,大山坪派出所、刺园路社区人员近十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唐旭珍教授家,非法抄家后绑架了唐旭珍老人。

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为什么在她身体健康发生异常的情况下还要将这位高龄老人送到监狱?泸州司法系统迫害唐旭珍的详情,请正义人士给予揭露。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5/220413.html

2010-01-21: 四川泸州医学院副教授唐旭珍疑被判刑
2010年1月17日,听曾与唐旭珍同关在泸州市纳溪看守所的人讲:唐的衣服、被褥和用品都在,人却不见了有三个多月了。一个月前,看守所的警察在放风时对纳溪大法弟子张利华(音)讲:看你这个样子,你还不“转化”(放弃信仰),那个老太婆被判了三年半,够她坐的了,两个月前就送走了,我看你也差不多!听出来的人讲当时张利华戴著手铐、脚链,头发十分零乱,脸很脏,不久也被秘判了三年送走了。这两名大法弟子是被非法劳教还是被非法劳改,现在被关押在甚么地方,现在还不清楚。

去年六月二十三日,泸州医学院副教授唐旭珍被抄家后遭绑架,非法关進纳溪看守所。善良的老人为坚持信仰先后七次被非法关押。去年夏天,泸州持续高温达三十八度以上,六一零指使看守所违法迫害,在令人窒息的高温中连续数日给唐旭珍戴上手铐,致使吃饭都要人喂,生活不能自理,皮肤溃烂……

望看到消息的大法弟子進一步了解详细情况,提供纳溪看守所和相关参与迫害的恶警的电话。曝光邪恶就是有力的制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216628.html

2009-08-16: 泸州大法学员唐旭珍被非法抓捕
六月二十三日,泸州医学院唐旭珍副教授被绑架,七月二十三日被江阳区公安分局非法逮捕。唐旭珍家属接到逮捕通知书时,六一零骨干唐德荣高温天给唐旭珍戴手铐数日,致使生活不能自理,皮肤溃烂。唐德荣辩解说唐旭珍不配合询问,资料来源闭口不谈。迫害详情将继续调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6/206594.html

2009-07-25: 四川泸州六一零恶徒绑架退休副教授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四川省泸州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伙同社区、派出所恶人,骚扰法轮功学员。当天,大山坪派出所、刺园路社区人员近十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唐旭珍教授家,非法抄家后绑架了唐旭珍老人。据悉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有五名被抄家。
今年七十三岁的唐旭珍,是泸州医学院退休的副教授,十年前,不幸身患绝症鼻咽癌。修炼法轮功后,癌症不治而愈,身体奇迹般恢复健康。同期患此绝症的人陆续离世,而唐教授活得红光满面、身轻体快。她万分感慨的说:无病一身轻,那真正的健康境界实在是太美妙了,是法轮大法的师尊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

唐教授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及告诉人们法轮功受中共迫害的真相,被泸州六一零迫害七次,非法关押时间长达两年,还被非法劳教三年。这几年,唐旭珍一直处于被监视、跟踪、人身自由遭受无理侵犯的环境中。有一次她与人一块出街,走到宿舍大门口下坡的地方,发现有人对着他们摄像,周围没其他人,她追过去看个明白,摄像的人跳上车赶快跑了。大山坪派出所也偷拍唐旭珍的照片,还叫她丈夫去认。有一次,唐旭珍打的回家,见宿舍周围布满了小警车、警摩托,警察、社区人都在等她,说明他们跟踪她,随时都可能对她绑架、骚扰。有次唐旭珍上街正买豆浆,在街上就被突然绑架。

唐教授如今又被非法关押進纳溪看守所。六月二十三日参与抄家、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六一零骨干唐德元,此人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一来,一直卖力参与,至今不思悔改。参与的单位:新马路社区、廉溪路社区、蓝田东升桥社区、纪念标社区等。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5/205246.html

2009-06-30: 四川泸州江阳区“六一零”绑架唐旭珍等大法弟子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六点钟过后,泸州江阳区七名大法弟子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当地恶警非法抄家、绑架。泸州医学院六十多岁的教授唐旭珍被绑架到看守所。

参与迫害行动有泸州江阳区“六一零”、派出所、社区的恶警恶徒,还向其家属发放了刑事拘留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30/203695.html

2009-06-26: 四川泸州大法弟子唐旭珍被邪党610组织绑架
四川泸州医学院教授唐旭珍,女,70岁左右,95年喜得大法,在修炼法轮功不久就无病一身轻,她常说:“修大法好啊,她身上好多病啊,修大法后不治自好。”特别像鼻癌晚期那样的顽症,医学史上能治好而且健康活到今天的几乎为零。

四川泸州市邪党610、江阳区邪党610等十几人于6月23日下午强闯民宅、强行抄家、强行绑架,现唐旭珍被非法关押在纳溪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6/203476.html

2003-02-17: 自2002年7.20以来,泸州市的“610”办公室更加疯狂,非法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610歹徒们歇斯底里地叫嚣对法轮功绝不手软,坚决镇压,先后以所谓的“治安罪”非法判大法弟子劳教。其中梁文德(3年)、罗水珍(3年)、周瑞英(3年)三位学员被投進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唐旭珍(3年)、陈远贵(1年)因年迈劳教所不收,改为监外执行,但至今仍关押在泸州江阳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7/44708.html

泸州市(沪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830)

2021-02-01: 重庆市永川区法轮功学员罗太秀、邓万英等面临非法开庭补充

泸县法院 8308193080 8308180138 8308180721 8308080821 8308180909 8308182710
现党组书记、代理院长 陈刚 原院长 谢杰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泸县玉蟾大道404号 邮政编码:646106

2020-09-09:
泸县公安局副局长苟治权(管国保):137082871578308195303
司法局局长李生元830818285813982476666
副县长喻斌13982755678

泸县公安局国保队:0830-8195319
泸县检察院8308180283,办公室8308192652830818028183081802908308180293
检察一部8308806213,缪雯18384045588
检察一部主任钟宇明8308183568
政治部8308180297
泸县法院刑庭8308193081
刑庭商晟8308193092,办公室8308193080830818013881807218180821
副院长陈志超13508030159,chenzc_159@163.com
副院长赖杰(管刑庭)

2020-07-12:
参与迫害涉案人员
泸县国保办案人员 石跃彬(音)
泸县检察院公诉人 廖雯
泸县法院审判长 郑利平
2019-10-06:
纳溪区公安分局8304292003 8304292007
办公室 8304292632
局长 周云波
工会主席 李晓华 13980242188
政工监督室 13708287522 13882739696
四川省泸州市看守所 8304270508 8304270570 8304270190
2016-08-11: 四川泸州江阳区茜草镇参与迫害的部份相关责任人

茜草街道机关人员
党工委书记 付海兵
人大工委主任 蒋奎
办事处主任 王天泉
党工委书记 纪工委书记 阳刚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30)

2009-08-16:
参与迫害的六一零、国保大队人员;
办案人:国保大队唐德荣(六一零骨干)办公室电话 0830——2889520
陈孝全 电话 18982703822
参与非法抄家的大山坪派出所及康华苑社区人员
管段民警 官栋金 办公室电话0830——3190691
李春 沈跃萍
社区邪党书记、副书记罗登莲 韦明花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