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8-05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鸡西 鸡东县 >> 于国荣,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虎林市
拘留时间: 2000年11月27日
有关恶人: 万家劳教所副所长史英白,七大队的赵余庆、姚福昌(管理科),丁国良,八五一零农场公安分局王志勋、刘月英、卢伟斌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9-03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曹蕊
夫妻/父母: 于国荣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4-22:多次被迫害、女儿失学 母女控告江泽民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后,黑龙江省鸡东县8510农场于国荣曾被非法刑事拘留四十五天、劳教二年零二个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五十一天,曾被迫流离失所。其父因承受不住这一次次沉重的打击,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离世。她女儿曹蕊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间曾被学校间歇性强制停课,被老师和610公安人员威胁、恐吓,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被学校非法开除,剥夺受教育权利。

于国荣母女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申请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其他相关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2/多次被迫害、女儿失学-母女控告江泽民-326932.html

2014-01-07: 记那一段煎熬的岁月
在中国东北的一个边陲县城里,有一个老式的二层小楼,这里出租着十多间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其中一间生活着一个三口之家。男主人是一个人力工,靠一辆人力三轮车来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工作十分辛苦,女主人除了照顾丈夫,还在一家浴池给员工做饭。女儿则在外地上学。他们的生活平淡而幸福,简单而充实,这得益于女主人修炼法轮大法。然而这平静的一切就在2011年6月9日前来的四男一女打破了。

2011年6月9日上午9点左右,黑龙江省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公安局六一零人员卢伟斌(男),农场中心社区派出所所长荆立宏(男)、公安局警察陈静(女)和公安局司机杨柳(男),虎林市一派出所一名警察(男)将居住在黑龙江省虎林市原黑龙江省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法轮功学员于国荣从家中绑架至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进行迫害。

一、谎言

那天上午9点钟左右,于国荣正在屋外的公共卫生间里洗衣服。这时,虎林市一派出所的一名穿制服的警察走上楼来,看到她正在洗衣服,问道:“你姓什么?”她说:“姓于。”警察停顿了一下,又问道:“这里住着几家?”“四家。”然后,警察回身推了推其余三家的门后便离开了。不到两分钟,那名穿制服的警察就返回来了,但这次不是他一个人,还有卢伟斌等四人也一同上楼。

自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卢伟斌一直在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1年8月28日,经他手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达五人次,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二人次,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多达十五人次以上,绑架至洗脑班的达二人次。他参与构陷当地法轮功学员,编造假材料污蔑法轮功学员,绑架、抓捕、蹲坑、监视法轮功学员,收缴撕毁大法真相资料,同时他曾多次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勒索法轮功学员钱物,还唆使过其他警察殴打法轮功学员。

于国荣看到是卢伟斌来了,就问道:“有什么事吗?”虎林市一派出所的那名警察说:“找你到派出所核实点儿事。”她说:“我不去,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穿制服的警察又说:“这也不是办公的地方。”卢伟斌说:“没什么事情,就是到派出所核实点事。”于国荣说:“不去,有事就在这说。”卢伟斌见于国荣不去,凶巴巴地说:“赶紧的,不去也得去,由不得你了。”见于国荣仍不配合他们的要求,卢伟斌缓和了一下,说道:“没啥事,教导员找你有点事,在管局等你呢。”可是,牡丹江农垦管局在裴德镇附近,什么时候搬到虎林市街里的一派出所呢?

二、绑架

就在于国荣不配合他们的时候,卢伟斌歪着嘴,示意了一下荆立宏,两人立即闯进屋内,掐住于国荣的胳膊,强行将她拖拽到停靠在楼下的警车里。当于国荣喊起“法轮大法好”时,荆立宏迅速用手捂住她的嘴,虎林市一派出所的那名穿制服的警察大声呵斥道:“就你这样的还想回家?!”随即警车悄然而去。周围的一切平静的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与平时不同的是,这间十平米左右的小屋门是敞开的,而屋内的女主人却不见了。

三、青龙山

在近9个小时的车程中,于国荣不停的劝说卢伟斌等人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了,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卢伟斌是从农场专门拿出两万元作为她在洗脑班两个月的费用,而她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一个黑窝——青龙山洗脑班。

青龙山洗脑班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的同江市境内,藏匿在偏僻的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青龙山农场公安局的后院,紧锁的大铁门内是宽敞的院落,院落里有养鱼池、盆栽和种植的蔬菜,然而从春季的播种到秋季的收获,一切都是奴役法轮功学员的证据。距离大铁门30米处有一栋房子,进了房子是一个方厅,与门对着的是警务室,左右两侧的走廊里挂满了污蔑法轮功的宣传标语。

往右走,走廊南北两侧各有三个房间,其中北侧最西边是卫生间,其次是仓库,南侧的三个房间平均每个房间不到20平方米,内有厕所、洗手池、电视,有三张床,每张床头处有一个装物品的小柜,监控头在房间门口上方,看这三张床非常清楚,房间的门是双层的,内层是铁栅栏门,外层是铁门。往左去,走廊两边是食堂、大会议室、小会议室及房跃春等人的办公室。

四、迫害

当卢伟斌将于国荣劫持到到青龙山的时候已经是晚上6、7点钟了,随即她被关进了一间屋子里,先是被陶华和房秀梅强迫搜身,后是被强迫坐在中间的床上,被褥破旧而单薄,而两边床上的被褥却是崭新的。双层的铁门将她与外界完全隔绝开了,从此她生活在严密的监控之下。白天,房秀梅、陶华俩人一左一右寸步不离的跟在于国荣的旁边,犹大李景芬、宋玉红和陈梅也围在她的周围。晚上,房秀梅和陶华轮流监视,邪悟人员宋玉红、李景芬轮流更换监视。白天,房跃春时不时的到房间里来,用污秽的语言羞辱她,用警棍敲打她的腿,嘲讽道:“疼不疼?”并且敲打的一次比一次重,周景峰和金言鹏也时不时的来房间里监视。

为了让于国荣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房跃春等人对她实施迫害的第一步叫“破格”,就是利用各种方式让她写“三书”。先是“软暴力”,房跃春安排陶华、房秀梅和邪悟人员李景芬、陈梅、赵凤荣、宋玉红围着她坐一圈,灌输被中共邪党肆意歪曲的事实和中共编造的歪理邪说。七天后,房跃春见没有任何效果,就撕破伪善的面孔,开始对她施以酷刑。房跃春曾对她说:“这里是共产党的天下,是专治法轮功的地方,对法轮功就是不讲理。”从恐吓、威胁,到罚蹲、抻铐,迫害逐级升温。

2011年6月15日中午午饭过后,于国荣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随即她的双手被分别铐在了两张分开的床上,金言鹏和周景峰两人将床用力分开,达到她胳膊伸开的极限。然后,他们分别坐在两张床上,她被迫蹲在地上。直到晚上,因为长时间的蹲铐,她的双腿已经肿胀,手背变紫,眼看快承受不住了,她刚要活动一下脚,金言鹏和周景峰两人就用警棍打她的腿和后背,不让动。房跃春不时的侮辱谩骂李洪志先生,侮辱于国荣的人格……

“破格”虽然结束了,但迫害仍没有结束。在违心的妥协后,随之而来的是一轮又一轮的精神凌辱,她每天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光碟、书籍、材料,强迫写观后感、写揭批,甚至还要写感谢信,达不到要求还要重写。然而是法轮大法博大的法理化解了她与大姑子、小姑子们的恩怨,使她多病的身体恢复了健康,让她曾经濒临破碎的心又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此时,内心的痛比肉体的痛更让她感到煎熬,精神的枷锁,自由的桎梏,使她小腹处长了一个直径如中碗口大,像石头一样硬的东西,夜晚难以入睡。即使这样,房跃春仍然不肯放人,房跃春还指使陶华每天强迫她吃药,有意隐瞒她的家人。在于国荣给家人打电话的时候,房跃春在一旁威胁她说:“不要把你有病的事告诉你家人。”

五、亲人的承受

2011年7月31日,当于国荣回到家中,不几天却传来父亲身患绝症的消息。当于国荣年迈的父亲听到她被绑架的消息后,不禁嚎啕大哭,75岁的老人三天三夜食水未进,原本不是很健康的身体却迅速恶化,于2011年12月22日与世长辞。

她的丈夫因为妻子身陷囹圄,工作的辛劳,加上精神上的压力,使他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瘦了十几斤,但是,他明白妻子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他放下为了生存的活计,几次前往洗脑班和农场公安局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7/记那一段煎熬的岁月-285277.html

2011-06-18: 黑龙江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法轮功学员于国荣被绑架

2011年6月9日上午9点,黑龙江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公安局610卢伟斌恶警带领几个便衣突然间闯入法轮功学员于国荣家中,强行绑架了于国荣,连鞋和外裤都没让穿,强行拖到车上,直接送到建三江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7/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2579.html


(七)于国荣遭迫害经历
于国荣(与王淑珍一同被绑架),女,今年65 岁,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在路上走时被哈市“四百一十”专案组恶警绑架到阿城区和平派出所,当晚九点多绑架到哈市公安局七处(鸭子圈)。七月中旬恶警非法提审时,随身钱物都被抢走,双手被反绑在铁椅子上,用电线把手缠上后通电,电的全身直抽。二十多天后,小臂和双手还经常抽搐,直到现在心脏一直不好。恶警经常打骂,用白塑料管(俗称小白龙)猛抽 脑袋。晚上立间(额头紧挨前一个人的后脑勺)睡觉。常人有个顺口溜,心没数,上七处,意思就是七处整人手段之邪恶超乎想象。后来又被转到万家劳教所。在万家经常蹲地砖(体罚),不写三书就体罚,从早到晚蹲地砖,蹲的姿势不标准就连踢带打;整天坐小板凳,从早坐到晚,还用电棍电。在万家集训队期间,直接迫害人:队长吴国勋,副队长赵玉庆、姚福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0/中共恶人的罪行-不会被岁月掩埋(一)-240377.html#117402326-4

2010-12-25: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曾给绝食反迫害法轮功学员灌食盐
二零零一年夏季,万家劳教所七大队非法关押了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三楼北屋关押了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一次反迫害绝食抗议中,最后剩下卞亚萍、张淑琴、刘桂花、于国荣、刘尚昆、汪秀艳、张建、刘秀丽、杨丽霞、董红……十八位法轮功学员继续反迫害绝食,邪恶队长武金英让这十八位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带着洗漱的用具到一楼一个房间里整天坐在地上,有时晚上等楼上其他人都睡着了才允许她们上楼休息。开始每天非法强制灌食一次,后来每天灌食两次。有一天我看到邪恶队长武金英和管理科的一个男恶警(脸很黑)从灌食的屋里满脸奸笑的走出来,当时不知道他们又耍什么阴谋,等法轮功学员她们被强制灌食后不长的时间,出现异常情况胃痛的很厉害,口渴的很,才知道他们在灌的流食里加了大量食盐,迫使他们大量喝水。这是万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罪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5/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34052.html

2009-08-29: 于国荣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折磨

黑龙江大法弟子于国荣女士因到北京上访,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在万家劳教所遭毒打、上大挂、灌食等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于国荣進京为法轮功上访;十一月二十七日,她被八五一零农场公安分局王志勋、刘月英、卢伟斌等十几个警察送回当地,在公安局关押一天半后又被送往黑龙江省牡丹江农垦管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于二零零一年一月被送往万家劳教所遭受迫害。整个过程都没有经过任何正常的法律程序。

在劳教所里,于国荣遭到刑事犯人的谩骂、监视,警察的毒打,还被关在冰冷的两平方米的小屋里(俗称小号),期间不让睡觉,罚站,不让上厕所。在劳教所里,于国荣还遭受上大挂,野蛮灌食等令人发指的酷刑。

以下是于国荣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酷刑迫害。

一、毒打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八早上开饭前,七大队播放诬蔑大法的广播,学员们开始背诵法轮功师父的《论语》,以抵制这种诬蔑之词,到了饭堂,警察将继续坚持背《论语》的于国荣和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中的两名拖到九大队(男大队)的隔离室中。七大队各班级非法关押的学员们都为抵制迫害拒绝吃饭,因此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史英白调集了全所三百多名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团团围住,开始疯狂地殴打法轮功学员。

于国荣回忆说:“当时四、五个警察把我围住,一阵拳打脚踢,我被打倒在地,他们不分身体的哪个部位,用力的踢踹,我的尾骨被踢坏,左侧肋骨被踢出一个鹅蛋大的包,前胸被打的呼吸困难,一呼吸就疼痛难忍。打完后我又被他们拽着头发和胳膊拖出了饭堂。拖出饭堂后警察把我关進小号,小号里阴冷潮湿,墙上挂着水珠,发霉长毛,没有被褥,不让穿鞋,我当时只穿着单薄的衣裳,寒冷的透入骨髓。每天他们让我站二十个小时左右,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每天的饭食也只有一小勺稀溜溜的粥。我们还时常遭到警察的辱骂,双手被铐在小号铁门的栏杆上。”

于国荣被关進小号时因尾骨损坏坐躺困难,长期的罚站,使她的双脚红肿直到膝盖以上,就这样在她关進小号的第二天,警察还让呼吸都很困难的她去打扫厕所。于国荣在小号被迫害三十三天后才被放回七大队。

二、上大挂

一次,在七大队,于国荣因为传抄师父经文被管教发现,后被七大队长武金英指使刑事犯人上大挂,于国荣的双手被拽到背后,用绳捆住小手臂,绳子的另一端被挂在高处用来拉拽,直到两脚离地,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在两只胳膊上,就这样于国荣被吊了五个多小时;胳膊和手失去知觉、麻木,长达半年之久。

三、残酷的灌食

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编排成各班,被锁在各自的屋里,班与班之间的学员不许说话,不许接触,即使是本班的学员也不许说话、交流,而且各班都安排刑事犯包夹、监视。

为反对劳教所不公的对待,全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绝食抗议。三天后,七大队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灌食。

灌食是在一个空屋子里,桌上放着几个盆,每个盆里盛了一些放了咸盐的稀玉米粥,在另一个盆里盛有大半盆的混浆浆的水,里面放着三四根比筷子粗点的近两尺长的胶皮管子,那是给学员灌食用的管子。他们先将法轮功学员强行按在椅子上,用没有经过任何消毒措施的管子从学员的鼻孔插進胃里,学员们被灌的恶心流泪呕吐,有的甚至被灌的吐血,有的学员被管子插進了气管里,差点窒息而死。就这样灌完一个把管子拔出来在盆里的水中涮一下,接着给下一个学员灌。

劳教所中最残酷的一次灌食是,四个刑事犯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先把人按在椅子上,问喝还是不喝(很稀的玉米粥),凡是不喝的就会被刑事犯按着头,捏着腮帮子,扒开嘴,用盛满稀粥的塑料盆直接从学员的嘴里往下灌,若稍有反抗就被搧耳光,拳打脚踢。学员们被灌的眼泪直流,呼吸困难,稀粥从嘴里,鼻孔里喷出,那种痛苦无以言表。

四、邪恶的集训队

二零零二年七、八月左右,万家劳教所在七大队的三楼成立了以赵余庆、姚福昌(管理科)为首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训队。全大队各班级凡是坚持信仰的学员都被调到集训队進行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他们对学员的肉体迫害,轻者罚蹲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许说话,重者则单独拖到一个屋子里進行殴打、电棍电,有时警察将电棍插入学员的口中电、上大挂、五马分尸等酷刑折磨,整个集训队笼罩在阴森可怕之中,每天都有学员被酷刑折磨的惨叫声。

于国荣在被加期两个月后,于二零零三年一月才回家。

于国荣在从北京被警察带回当地的途中,八五一零农场公安分局王志勋等人将于国荣的手腕铐在火车茶几底下的铁环上,说是怕跑了。于国荣的手腕被铐的红肿。回到当地公安局,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王志勋又对于国荣進行非法提审,询问横幅的由来以及受谁的指使等。在得不到任何结果的情况下,王志勋打了于国荣十几记耳光,当时于的脸就红肿起来。当天下午于国荣又被送往牡丹江农垦管局看守所关押了一个多月,期间于国荣为表示抗议進行绝食,还受到了警察野蛮的灌食。

然而于国荣的经历也只是中国大陆众多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的冰山一角,她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们都希望世人能够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为自己的未来作出正确的选择,那些沉睡的人们快点醒醒吧,千万不要再相信中共的谎言了,退出中共的所有组织,记住大法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9/207364.html

2004-09-02: 大法弟子于国荣因嗓子坏了,睡前没唱“××党好”被罚蹲。一位哈尔滨的大法弟子67岁的老教授,晚间上厕所皂盒落在厕所里了,回去取时管教说其不遵守所规,先后罚蹲12小时,即两手放到背后,蹲到地上,从晚5时蹲到半夜,第二天早起洗脸后又让蹲着,到上午9时许,才放回这位老太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83189.html

2003-01-15:万家劳教所暴行:吊起来之后用10多个电棍同时电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自2002年7月25日以来,调动了大量的男干警,采用非人的高压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恶警先逼迫大法学员蹲着,有时蹲到半夜12点才让睡觉,它们还利用刑事犯充当打手来迫害大法弟子,被逼蹲着的大法弟子动一点儿它们就打、骂,最后给上大挂,吊起来之后用10多个电棍同时电,试图强迫大法学员背叛信仰。恶警还每天强迫大法学员听、读、写污蔑大法的材料,然后让答卷,不按它们的标准答就残酷地迫害。被非法关押在万家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受着精神折磨及肉体的迫害,有很多大法学员非法劳教到期也不放,又被无理加期。超期关押的大法学员有:张淑芹、程文婷、于国荣、孔祥平、王淑荣、吕会文、孙立芝、周华、曹连弟、曹玉娥等人。

鸡西 鸡东县联系资料(区号: 467)

2021-07-11: 鸡东县检察院
公诉人刘春波(女):13125972577

鸡东县法院
刑庭庭长审判长(本案主审)徐忠祺:13144665817
法官助理:李默
书记员:袁 迪
陪审员:吴海霞
陪审员:张君梅
举报人王月霞:居住地:鸡西市鸡冠区赛洛城小区5号楼一单元1205室

2020-12-29: 黑龙江省鸡西市鸡东县法院
审判长:徐忠祺 办话:0467-5561481;手机 13144665817
审判员:盖秋海 手机13144665968
公诉人:王名利 手机13555051789
黑龙江省鸡东县法院
院长:刘景峰 手机1367457277713144665551
副院长:王晓伟 手机13144665552; 赵玉新 手机13144665557;付云升 手机13144665345;王超才 手机 13144665959;李丽 手机13144665500

2020-12-03: 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付丛志 18945835789
教导员 宋冰 15946788999
副队 郭成伟 1379693966618546134666
贾新宇 13303675690
王庆 15645802777
内勤 李环 13339573958
科员 齐东泉 13846011313
张丽 13359961227
马小明 13895947656
常志奎 15846713555
张道喜 15303670880

2020-11-22: 黑龙江省鸡东县法院

审判长承办:徐忠祺 0467-5561481 13144665817
法官:盖秋海 13144665968
书记员:黄晓倩
陪审员:×××
鸡东县检察院
公诉人:王明利 13555051789

2020-11-17:鸡东县哈达镇派出所:
孙会强 所长 13159896007
高鹏飞 15946701234
张增才 13101577007
王焕胜 15765691007
温鹏 警察 1832467488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1-06-18: 青龙山洗脑班头目盛树森 13054364958
值班电话 5835086
局长彭涌 5835009、13512602077、5714445;
彭涌的岳父王文信 家5790576
副局长石晓杰 5835081、13836639578、5766077
副局长张志田 5795968、13136979966、5766256
刑警队长国东林 5835088、13089656391
交警队长滕少林 5835084 13329557033 5766033
教导员刘学增(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患胰腺癌死亡,当地没有亲属,在哈市火化。)
前锋农场
书记林春荣 13836671616、5704378
场长宋宝玉 13555431666、5835001
八五一零农场公安局电话;
卢伟斌  电话:5606685 13199161389
刘副局长;刘利斌 ;电话:13804893637
教导员;  刘?良;电话;13946880661
主任;   刘子春;电话; 13836581913
610;5606610 局长;5606228 教导员;5606827 治安科;5606897 刑侦科;5606517 治安副局长;5608347 拘留所;5606221 警务区5608227 一5609910
二派所;5608827 三派出所;5607267  四派出所;5609761
邮编号158212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部份犯罪记录(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7/107022.html
哈尔滨七处看守所恶警暴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0/106542.html

2004-09-15:丁国良: 黑龙江省鸡东县8510农场党委副书记,紧跟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四年来,丁国良指使农场公安局、610办公室恶人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抄家、搜书,并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20人次左右,其中有3人被非法劳教2年(于国荣、孔祥萍被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李荣俊被送入鸡西劳教所)。在劳教所里,他们不仅肉体上受到恶警、犯人的殴打,还受到电棍、上绳、吊铐、坐铁椅、长期罚蹲、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等等酷刑的折磨,在精神上同样受到了极大的迫害,经常遭到恶警、犯人的侮辱、谩骂,还不许说真话,说真话就要遭到惩罚,每天坐小凳十三、四个小时,不停的播放攻击、诽谤大法的材料及光盘,進行强行洗脑。于国荣、孔祥萍还被超期关押2个月。李荣俊被农场610从劳教所接回后,不让回家,在巡警队关押两天后直接送到牡丹江农管局洗脑班進行迫害1个月。李亚辉因送真象光盘被绑架,被恶警毒打后送進了鸡东县精神病院,身心受到了极大的迫害,门牙都被打掉了。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