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24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青岛 平度市 >> 张辉荣, 男, 5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南村镇东王府庄村
拘留时间: 2004-08-15
迫害情况: 南村镇派出所的恶警非法闯入他家抓人,现张辉荣下落不明。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8-2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8-20: 山东平度市南村镇东王府庄村大法弟子张辉荣被电话骚扰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东王府庄村蒋延飞(不知担任什么职务)给本村大法弟子张辉荣打电话,要张辉荣去村大队部签一个什么字,说是综治办来人在等着,在张辉荣一再追问下才说是关于炼法轮功的,被张辉荣拒绝。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20/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29793.html

2021-06-25: 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派出所再次骚扰大法弟子张辉荣、蒋彩霞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二日下午六点,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派出所一彭姓领导(此人正是十九日早晨谎称要租房之人)带领三个警察,闯入东王府庄村大法弟子张辉荣、蒋彩霞家,称邪党“百年庆”,大法弟子是重点稳控人员。当被质问“我们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你们稳控什么”时,一个警察说:我们也是上级要求这么做的。其中一个警察现场填写了一张检查证,其他人四处查看拍照,并要求大法弟子在一个什么东西上签字,被严词拒绝后离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5/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27392.html

2021-06-21: 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大法弟子张辉荣被骚扰
六月十九日,早晨五点多钟,有不明身份的人,身着便装,骚扰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东王府庄村大法弟子张辉荣家,敲张辉荣家的门。因为是麦收时节,张辉荣家都一早出门,家中无人。有邻居质问是干什么的,来人谎称自己是来租房的,因为张辉荣家并没有房子要出租,因此来者的不明身份被邻居识破。此人在街头又等了大约两小时才离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1/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27235.html

2020-05-31: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南村镇派出所警察骚扰大法弟子
五月二十二日和五月二十三日,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南村镇派出所分别骚扰李家庄大法弟子李正训和东王府庄大法弟子张辉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31/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07074.html

2017-07-14: 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南村镇法轮功学员张辉荣再次被骚扰
继6月7日中午,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派出所骚扰了张辉荣、蒋垂平等至少7位法轮功学员家庭后,南村派出所4、5个人,于7月12日晚8点左右,再次骚扰张辉荣家,因家中无人,他们把门上的真相对联拍照后离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4/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大陆综合消息-351058.html

2017-05-19: 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南村镇派出所到大法弟子张辉荣家骚扰
4月25日,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派出所到大法弟子张辉荣家骚扰,因大法弟子没在家,警察将门上的真相对联拍照后离去。5月18日,据邻居反映,派出所警察5~6人不知何故又来骚扰,因家中无人离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9/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8413.html#17518234340-25

2015-09-25:八年+七年——痛苦漫长的十五年
当聊起七年,八年,甚至十五年,大多数人会感叹: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十五年过去了!十五年,可以让一个咿呀学语的孩子长成少年;十五年,可以让一个踌躇满志的青年事业有成……过去的十五年,留在大多数人心中的是与家人一起度过的美好而温馨的回忆。

然而,对于山东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张辉荣一家来讲,这是怎样的十五年啊!不堪回首,血泪斑斑,令人心酸又漫长的十五年!

2015年8月10号,张辉荣结束七年冤狱,回到家中。

八年被迫流离失所,女儿对爸爸几乎没了印象

现年 46岁的张辉荣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妻子温柔贤惠,女儿聪明活泼。张辉荣以维修摩托车为生,因为信仰法轮功“真、善、忍”,他诚信经营,从不欺诈,赢得大家的信任好评,生意很好。一家人其乐融融,经常从家里飘出一家人快乐的笑声。

然而,自从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张辉荣一家的生活就没安定过。因中共有关人员不断逼迫张辉荣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张辉荣被迫于2000年流离失所。那时女儿上幼儿园,长达八年被迫流离失所的日子,使幼小的女儿渐渐对他几乎没了什么印象。“到现在,提到她爸爸,孩子都说对‘爸爸’这两个字有陌生感,更别说父爱了。”张辉荣的妻子含着泪说:“他爸爸在家时,可亲女儿了,别看他一米八三的大个子,自从修炼了法轮功,大家都说他好脾气,对孩子更是疼爱有加。我婆婆整天夸他孝敬,细心体贴。”

七年冤狱折磨 九死一生

女儿上小学五年级时,张辉荣因挂念母亲、妻子与女儿,回到家想安稳过日子。他重新干起维修的活。

然而,安稳的日子没过几天,苦难再次降临。2008年8月的一天,南村派出所非法绑架了张辉荣张辉荣的妻子质问派出所的人:他回来想好好过日子,你们为什么(非法)抓他?派出所的人说:平度叫抓的。

张辉荣身陷冤狱,历经九死一生的残酷折磨;全家人开始了痛苦漫长的七年等待……

以下为张辉荣自述七年冤狱所受的残酷折磨:

一、平度看守所的非法劳役折磨

我于2008年8月被非法绑架关进平度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强制掰辣椒把,干辣椒带着土呛得人喘不过气来,每天劳动十三、四个小时,又脏又累。冬天手被冻的裂开一条条大口子,溃疡化脓,还得不停的干活。大部分被关押者瘦的皮包骨,我也瘦了三十多斤。

二、济南监狱的酷刑折磨

2009年5月我被非法判刑七年,并被非法关押进山东省济南监狱十一监区,这个监区是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成立的监区。

入监第一天就遭到非人折磨。

1、用木棍敲脚心。“别打一个地方,(打一个地方)打(麻)木了,不痛。”

入监第一天,青岛杀人犯张丰顺带领七、八个犯人把我叫进一个警察办公室,逼我写背叛大法、师父的“五书”,我不写。恶人们就扑上来,把我扳倒在地,进行围殴。他们对我拳打脚踢,还把我面朝下,摁住我的头、胳膊、身体,把我的小腿竖起来,脚心朝上,用木棍狠敲脚心。打的我痛不欲生,行凶的犯人毕于震还对其他行凶者说“别打一个地方,打木了,不痛”。

2、用木棍擀小腿、纤维板打臀部,牙刷柄划两肋、狂扇耳光、强拽秋裤致流血

行凶者见我不妥协,又用木棍把我小腿擀的血肉模糊,至今留下明显伤痕。用一根长约半米,宽三、四 公分,厚约一公分的绝缘纤维板,把我臀部打得皮开肉绽;用牙刷柄在我两肋狠命的划出一道道血痕;对我狂扇耳光,我被打的眼冒金星,头轰轰响。

行凶者疯狂的打我一阵,就将我拽起来问我写不写背叛大法、师父的“五书”,我拒绝,他们就接着再打,也不知打到了什么时间,只觉痛苦而又漫长。当我没有承受住酷刑,违心妥协的时候,我已经无法再坐起来了,整个脸肿的完全变了样,脚肿的穿不上鞋,行凶者把我弄到一块床板子上躺下,全身伤痕累累,剧烈疼痛,除了喘气之外,就像一个死人一样。

第二天我勉强起来上了一次厕所,尿里的血把便池都染红了。

后来他们把我抬进第二十五严管组。当时天已经很热了,犯人们都换上了背心。我由于被他们折磨的身体极度虚弱,穿着秋衣秋裤,还觉得冷,犯人们不让我穿秋衣秋裤,可是秋裤黏在小腿伤口上没法脱,被强奸犯李鸿祥和一名叫张登云的犯人嬉笑着强行拽了下来,伤口鲜血淋漓。内裤黏在臀部上,每次上厕所,伤口就会被拽破流血。半月以后,身体才开始慢慢恢复。

3、密封的严管组里致人死命的“法德结合”——夏天用棉被捂、逼迫学员夹木棍蹲、熬夜、敲小便头、用手淫后的污物侮辱法轮功学员的人格、用约束带折磨……

由于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帮助过我的同修们,我写了声明,严正声明酷刑折磨下违心写的“五书”作废。我因此又被关进严管组。

每个严管组只关一名法轮功学员,另外有六、七名犯人包夹及所谓组长参与迫害被非法严管的学员。

严管组的门窗都用一种蓝色的绝缘板密封着,门用木棍顶着,平时警察根本不去。犯人们在这个警察特许的封闭环境中恣意折磨、打骂法轮功学员,组长再在这种高压恐怖中逼学员转化。他们管这叫“法德结合”。(“法”就是折磨摧残,“德”就是在这种恐怖高压中,用谎言欺骗说教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因为这种所谓的严管组没有劳动任务,挣分高、减刑快,犯人们趋之若鹜,表现积极,他们想出各种办法折磨法轮功学员。夏天用棉被把法轮功学员包住,里面放上玻璃丝,逼迫法轮功学员腿弯夹木棍长时间蹲着;逼迫法轮功学员熬夜,用木棍敲法轮功学员的小便头;还把自己手淫后的污物涂到法轮功学员身上取乐。

他们折磨一名八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竟然把木棍打断; 2009年6月蒙阴法轮功学员吕震被犯人们折磨后,又被头朝下倒吊在高低床上致死(听说检察院介入此事)。

此后环境稍微有所改变,封门窗的塑胶板撤掉了,门也不关了,但打骂法轮功学员的事从未间断过。他们还定期给法轮功学员量血压,根据学员的身体情况施以迫害,以免出现意外。

由于殴打、折磨会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留下伤痕,他们现在换了办法,用约束带把法轮功学员固定在椅子上,再把一只手斜绑在椅子下方,使上身弯下去。这样他们既不用费力,也不会留下伤痕,又能使法轮功学员痛苦不堪。

我在2012年7月被死缓杀人犯綦东兴及滕得医、宁勇、徐文斌等几个打手打伤,被送往一所监狱医院——新康医院非法关押至出狱前三天。在出狱前三天监狱警察把我非法押回省监狱十一监区。由于我不接受所谓的出监教育,警察陈岩就指示孙继东等一帮犯人用约束带把我绑在椅子上,身体、手脚都不能动,令人痛不欲生。我两天没吃饭,即使第二天就要被释放了,他们还把我用约束带绑到夜里十一点钟。

我于2015年8月10号走出山东省济南监狱。

年仅47岁的妻子头发全白了 牙齿几乎掉光

张辉荣被迫流离失所的八年间,几乎就是妻子一个人带着女儿艰难度日。本以为能与丈夫开始过安稳日子了,谁知平度警察又将刚回家不久的张辉荣绑架并冤判七年!抚养女儿的重担再次落到了柔弱的妻子一个人身上。一个女人的艰难可想而知。

由于自己家的房子年久失修,妻子与女儿不得已搬到婆婆家住。母女俩靠妻子上班的微薄工资艰难度日。

张辉荣被冤判两年后,妻子第一次去六百里之遥的济南看他,看到他挂在胸前的牌子上的相片,相片上的他眼眶、嘴角青紫。就问他:(监狱)打你了?他点头。妻子心如刀绞的哀求监狱别打他……

七年间,妻子共去探望张辉荣四次,第三次监狱不让见。第四次,即2014年腊月二十二,妻子历尽艰辛再次辗转来到济南监狱。济南监狱还是不让见张辉荣。妻子强烈要求未果。等到晌午,探监的没人了,妻子再次要求,监狱联系了郑队长,才安排家人到济南警官医院(新康监狱)。到了新康监狱,监狱又一次刁难不让见。别人的家属接见完后,张辉荣的妻子再次要求见面,说再晚了就坐不上回家的车了,才让见面。郑队长说:这么长时间,张辉荣身体一直不好,血压高。妻子看到张辉荣脸色苍白。张辉荣说写过两封家书,但家人都没收到。张辉荣还给他舅舅写了一封,但家人不知情,估计也没收到。

七年来,妻子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家人的生活,女儿的学业与成长,对丈夫的日夜牵挂,亲人邻居的不理解、讽刺与挖苦……年仅47岁的妻子头发全白了,牙齿几乎掉光,整天感到心情压抑、筋疲力尽,干不动农活,没有办法,只好将七亩多田地全包给别人种了。

渐渐长大的女儿心理压力也非常大,始终不敢让同学们知道自己的父亲被冤判七年的事实。

八年+七年,整整十五年!一个原本因修炼法轮功而幸福美满的家庭,却无辜承受了十五年的残酷迫害:张辉荣伤痕累累;年仅47岁的妻子头发全白了,牙齿几乎掉光;女儿从幼儿园到高三几乎没见过爸爸的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5/八年-七年——痛苦漫长的十五年-316272.html

2015-09-12: 山东平度张辉荣遭七年冤狱折磨
山东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张辉荣遭七年冤狱折磨,于八月十日回家。出狱的前二天,警察陈岩操控孙继东等一帮犯人用约束带把他绑在椅子上,两天没吃饭。

山东省第一监狱自二零零二年起,利用狱中的刑事犯人使用暴力和酷刑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至今已经迫害死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并且公开讲:“不转化,打死白打死,打死也是正常死亡。”狱警以获取减刑假释的分数诱使刑事犯人充当迫害的打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下面是张辉荣简述他这七年来遭受的部分迫害:

我叫张辉荣,山东平度市,于二零零八年八月被非法抓捕关进平度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强制掰辣椒把,干辣椒带着土呛得人喘不过气来,每天劳动十三、四个小时,又脏又累。冬天手被冻的裂开一条条大口子,溃疡化脓,还得不停的干活,大部分被关押者瘦得皮包骨,我也瘦了三十多斤。后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九年五月,我被投入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这个监区是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成立的监区。入监第一天就遭到非人折磨,青岛杀人犯张丰顺带领七、八个犯人把我叫进一个警察的办公室,叫我写违背大法的“五书”,我不写,恶人们就扑上来把我扳倒在地进行围殴,拳打脚踢,还把我面朝下,摁住头、胳膊、身体,把小腿竖起来,脚心朝上,用木棍敲,犯人毕于震还对其他犯人说“别打一个地方,打木了,不痛”。

暴徒们用木棍把我小腿上擀的血肉模糊,至今留下明显伤痕。用一根长约半米,宽三、四公分,厚约一公分的绝缘纤维板,把屁股打得皮开肉绽,用牙刷柄在两肋狠命地划出一道道血痕,在我脸上狂扇耳光,使得我眼冒金星,头“轰轰”响。打一阵扶起来问问写不写,不写再打,也不知打到什么时候,当我没有承受住妥协的时候,已经无法再坐起来了,整个脸肿的完全变了样,脚肿的穿不上鞋,恶人们把我弄到一块床板子上躺下,全身伤痕,剧烈疼痛,除了喘气之外,就像一个死人一样。

第二天勉强挺着起来上了一次厕所,尿里的血把便池都染红了。后来他们把我抬进第二十五严管组。当时天已经很热了,犯人们穿上了背心,我由于被他们折磨的身体极度虚弱,穿着秋衣秋裤,还觉得冷,犯人们不让我穿,可是秋裤黏在小腿伤口上没法脱,被强奸犯李鸿祥和一名叫张登云的犯人嬉笑着强行拽了下来,伤口鲜血淋漓。内裤黏在屁股上,每次上厕所,伤口就会拽破流血。半月以后,身体才开始慢慢恢复。

由于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帮助过我的同修们,我写了“五书”作废的声明,就又被弄进严管组。

每个严管组只关一名大法弟子,其他六、七名犯人包夹及组长,严管组的门窗都用一种蓝色的绝缘板封着,门用木棍顶着,平时警察根本不去。犯人们在这个警察特许的封闭的环境中恣意折磨、打骂大法弟子,组长再在这种高压恐怖中逼学员转化,手段是折磨摧残,在这种恐怖高压中用谎言洗脑。再加上没有劳动任务,挣分又高减刑快,犯人们趋之若鹜,表现积极,他们想出各种办法折磨大法弟子。夏天用棉被把大法弟子包住,里面放上玻璃丝,逼迫大法弟子腿弯夹木棍长时间蹲着。暴徒们折磨一名八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时竟然把木棍打断,逼迫大法弟子熬夜,用木棍敲大法弟子的小便头,还把自己手淫后的污物涂到大法弟子身上取乐。

二零零九年六月蒙阴大法弟子吕震被犯人们折磨后,又被头朝下倒吊在高低床上致死。此后环境稍微有所改变,封门窗的塑胶板撤掉了,门也不关了,但打骂大法弟子的事从未间断过。他们还定期给大法弟子量血压,根据大法弟子的身体情况施以迫害,以免出现意外。由于殴打、折磨会在大法弟子身上留下伤痕,他们现在换了办法,用约束带把大法弟子固定在椅子上,再把一只手斜绑在椅子下方,使上身弯下去,这样他们既不用费力,也不会留下伤痕,又能使大法弟子痛苦不堪。

我在二零一二年七月被死缓杀人犯綦东兴及滕得医、宁勇、徐文斌等几个打手打伤,后被送往一所医院监狱,在出狱前三天把我接回。由于我不接受出监洗脑,警察陈岩就指示孙继东等一帮犯人用约束带把我绑在椅子上,身体、手脚都不能动,我两天没吃饭,即使第二天就要被释放了,他们还把我绑到夜里十一点钟。我于八月十号被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2/山东平度张辉荣遭七年冤狱折磨-315565.html

2015-08-12: ◇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张辉荣结束7年冤狱,于8月10日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2/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4005.html

2014-10-22: 目前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
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截止2014年9月):
...... 张守信 张西芹 张辉荣 张胜齐 李国修 赵 超 刘兴武 刘正谦 吴加俊 林国军 衣学明 姜吉星 孙秀莲 秦四同 髙晓颖 袁 坤 郭洪法 殷启业 马振珠 宋玉胜 吴海永 贺训名 朱于武 徐公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2/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9302.html#141021224745-25

2010-02-06: 青岛平度市恶警赵洪武等多次迫害大法弟子
直到现在赵洪武还不醒悟,继续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奥运前夕他们利用跟踪、照相、在学员居住处不惜重金租房监控、设摄像头监视大法弟子三个月,零八年五月四号至十四号疯狂抓捕了多名大法弟子,致使多名大法弟子被判重刑,两名大法弟子肖淑敏、钟振福被迫害致死。其中大法弟子徐爱芳、王云冲、孙淑杰被判七年,王明亮、王聪、李文书,张辉荣、张芝兰被判三年零六个月。这次绑架多名大法弟子家人被勒索,最小的三千,最多的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家人被勒索了五万多元。至今大法弟子董红花还被逼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家人经常受到骚扰。
其中,在绑架大法弟子张辉荣时,张辉荣的妻子就在身边,亲眼目睹了恶警的残暴,由于精神受到刺激,当时就精神失常了,不说、不笑、不出门,在炕上躺了四个月,由年迈的婆婆伺候,现在虽然能走动,但精神时好时坏,有气无力,庄稼地租给了别人种。由于张辉荣被迫流离失所六年多,无法照顾家里,现在家里很贫困,年迈的母亲既要照顾儿媳,还要照顾上学的孙女,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仅靠住在外省的小儿子寄点钱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6/217647.html

2009-02-08: 山东平度大法弟子张辉荣被恶警迫害,妻子病重
自从大法弟子张辉荣被恶警绑架至今,他妻子一直卧床不起,饭不吃,有时睁一下眼,也不说话,象一个植物人一样,家中只有66岁的婆婆和13岁的女儿,她婆婆哭着说:连孙女上学的钱都很困难,根本没钱给她治病,只好在家死挨,人家过年,我们家过关,今年的小麦都没种上,以后吃什么?我儿子是做好人的,在家好好的就被恶党绑架了,杀人放火它不管,专抓好人。天理何在啊!

张辉荣被恶警绑架至今,他妻子都这样了还不让家人见面,他母亲焦急地盼望着儿子快点回来,家中急需人照管,就这样再不回来他妻子不知能否与他见上面。请正义人士帮助营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8/195086.html

2008-10-25: 正念解体平度伪法院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审判
平度伪法院计划于11月3号上午8点半,对大法弟子张辉荣(现关押在平度看守所)和董洪花(现取保候审)非法审判,审判长耿胡军。张辉荣是在8月11号被恶警非法绑架的。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0/25/188377.html

2008-10-14: 张辉荣被绑架 妻受惊吓精神失常
山东省平度市大法弟子张辉荣,从99年被邪党非法迫害,流离失所至今,这期间被绑架了四次,前三次都是正念闯出。现在他的手腕和脚腕都有很深的手铐脚镣伤痕。从去年冬天才回到自己家中。

在奥运期间,张辉荣在自家的维修部修车,突然上来好几个恶警绑架他,给他戴上手铐,塞进车中带走,同时并抄了他家。张辉荣呼喊着:警察抓好人啦!

他妻子见此情景当场吓的精神失常,成了痴呆,至今没有恢复健康,多亏娘家照顾她。家中还有一个13岁的女儿和65岁的母亲。邻居们看的很清楚,只是敢怒不敢言。怎么办?眼下正是秋收季节,邻居们看在眼里恨在心里,都说“共产党不管老百姓死活,贪官他不管、杀人放火他不敢管,

青岛 平度市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21-08-24: 参与迫害人员:
平度市长乐派出所所长:生显亭
平度市李园派出所所长:李京涛



2021-08-21:部份参与迫害人员:
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15615887178,妻子:董春英 家住:平度金泰福临(福临家园) 36号楼二单元4楼东户;
骚扰人员电话:17865328762
付家崖村书记:尚宏伟:15805428999
文书:尚恩升:1550639768118678918295
原妇女主任于学芳:17685710997(此人在1999年迫害发生前,曾经学过法轮功。)

2021-08-05: 平度市麻兰镇东洼子村村干部尚洪全13210861711

2021-07-21: 平度市“610”办公室(并入平度市委政法委)
地址:平度市北京路379号平度市民服务中心6号楼 3层
邮编:266700  电话:0532-87362622
平度市政法委书记:陈勇
副书记:赵旭军、张可照、万利军
平度市政法委干部处处长:刘国栋
综治督导科科长:魏文
610副头目国玉成:15615887178  妻子:董春英  家庭地址:平度金泰福临(福临家园)36号楼二单元4楼东户
610副头目:赵振叶
610成员代玉刚:0532-87309201 ; 李法岐:135732512620532-88369900

平度市公安局 局长周兆奇(警号022140):男,汉族,1971年6月生,山东胶州人。
副局长:侯加瑞13806395105(男,1965年1月出生)
国保大队四中队中队长刘杰:15866870870、15192722858  家庭住址:平度市福安花苑一期41号楼3单元501室(东户),平度一中对面。
平度公安局反X教科长李春民:13969706830

平度市泰山路派出所 于涛(警号023041)
警长滕勃:17667595856
时光峰:15689921181、19853206682
刘姓警察:警号113072

2021-06-09:祝沟派出所值班:53283321006 5326658769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山东省平度市大法弟子受迫害事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9/1770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