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2-0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广安市 >> 王道德, 男, 54

个人情况: 南充高坪小龙机务段火车副司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小龙镇江东北路
个人近况: 2017年10月21日 迫害致死 (2020-12-0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8-27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黄治萍(黄治平,黄志萍) 黄治兰(黄志兰)
女婿: 王道德 张明
交叉列在: 四川 > 南充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2-08: 累遭迫害 四川南充市法轮功学员黄治萍被非法判刑
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法轮功学员黄治萍,被非法关押一年多,2020年9月3日被非法开庭,随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自从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以来,黄治萍多次遭到中共恶党的迫害。这之前,曾三次被非法劳教、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被非法抄家不少于十次。一家人被绑架、非法关押,遭受巨大的身体、精神、经济上的损失。黄治萍的丈夫王道德被迫害含冤离世;孩子生活在恐怖之中;姐姐被迫害成精神病,家中老人含恨离世。

黄治萍2019年9月9日在龙门菜市场被高坪区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警察抢走她的私人钥匙,闯进黄治萍家里,非法抄家,抢走她的大法经书、打印机、电脑、三万元人民币、真相币997张(1元币)等。

黄治萍被非法羁押近一年后,2020年9月3日上午9点,黄治萍在四川南充市高坪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当天庭内有法官罗盛、书记员林超、公诉人王必廉、两名陪审员;两名辩护律师;还有黄治萍还没有成家的一儿一女、少量其他亲友。两位律师全程都是做的无罪辩护。

开庭前,有人亲耳听到公诉人对审判长罗盛说,她曾向公安机关索要关于邪教组织和法轮功关系的文件,公安机关那边说:“拿不出来这个法律文件。”但她还是指控黄治萍触犯《刑法》第三百条,读了所谓的案发现场的那些商贩的“人证口供”。辩护律师对人证口供提出质疑,并说:“公安机关对黄治萍的处理意见中,没有领导签名。”还否定了黄治萍利用什么组织,说她没有任何组织,只是有信仰。《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还提出,国家明确规定的十四个邪教组织中,没有法轮功。这个规定在南充本地的晚报上也登过等等。

在律师辩护过程中,法官和其他人都没有打断,都在仔细倾听。

黄治萍本人也提前写好一大篇内容,要在开庭当天自我辩护。黄治萍本人不知何故,暂时说不出来话,开庭过程都是写字、点头、摇头。法官让庭警把她的自我辩护拿来呈交给他,他代她读。可是读了两三句话,就停下没有再读。大意是:法轮大法是佛法,我修炼大法以来,一直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法官停止念黄治萍的自我辩护之后,黄治萍几次写字告诉庭内法警转告法官,要求把她写的内容当庭念出来。但是法官始终没有再念。结束庭审后,黄治萍给家人写道:我无罪,历史会证明一切。

庭审过后不久,就传出黄治萍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的消息。

黄治萍,原四川广安丝厂职工,丈夫王道德,原火车司机,他们家住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小龙镇江东北路,有一儿一女,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曾经有个幸福的家庭。

曾三次被非法劳教、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1999年9~10月份,黄治萍几次去北京证实大法。 11月回家后,无故被抓,被非法劳教一年。这是黄治萍第一次被绑架,当时家中只有一个九岁的女儿和一个十个月大、还在吃母乳的儿子在家,无人照顾。孩子由于见不到父母,又吃不到母乳,就哭了七天七夜,不吃不喝任何其它的东西和水,喉咙都哭嘶哑了。邻里看见俩孩子的样子都哭了,说:“这夫妇俩那么好的人,却横遭迫害。”

派出所人员在她家一次又一次的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结婚时朋友送的价值不菲的金项链、金坠子。还恐吓她的小女儿,要把她也抓去关押。几天后,邻居带她女儿去看他们夫妇,她女儿哭着对黄治萍说:“妈妈我好怕,你们快回家吧!”其子后来在黄治萍哥嫂处寄养时,又经历了一次亲人被广安广福派出所人员非法抄家绑架的恐怖场面。后来黄治萍儿子看见警察就对黄治萍说:“妈妈快跑!公鸡(他对公安人员的叫法)来抓好人了。”

2001年1月,第一次劳教回家不到两个月,黄治萍又被无故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2001年1月19日,黄治萍带着小儿子回老家广安照顾公公。当晚就住在二姐家,深夜,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十多人来敲门骚扰,见无人理他们,就走了。过了十多分钟,他们又把泰和居委会的陈昌兰叫来敲门骚扰,把黄治萍耳背的父亲从睡梦中震醒,以为是外孙回来在敲门,就把门打开了。结果他们十多人一拥而入,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乱翻家中的东西,抢走了一本《转法轮》。

黄治萍二姐黄治兰曾因在河边公共场地炼功,被不法人员绑架至岳池精神病院迫害,已精神失常,其姐夫张明还在绵阳遭受劳教迫害。恶警就把当晚住在她姐家的黄治萍强行绑架到城南公安分局,再叫小龙派出所截回当地。就这样,黄治萍又一次被非法判二年劳教。她又无法照顾公公和小孩了。

2002年,黄治萍提前回家,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和南充高坪小龙机务段领导干部又经常到她家去骚扰。2003年黄治萍不堪骚扰,加上家里经济困难,就去广州打工。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又给黄治萍的丈夫施加压力,强迫他把黄治萍叫回来。2004年5月,黄治萍回到广安,广安国安大队又把她绑架,非法判了两年劳教,送去四川省资中楠木寺遭受迫害。

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长达十六小时的奴工劳动后,长时间不准上厕所;特殊情况上厕所,还要强制说一长串污蔑人格的话;长期、长时间劳作乏困时,还要被毒打等等;还要求写“思想汇报”和政治洗脑“学习”等。那时,黄治萍被迫害的手脚都不听使唤了,精神也是恍惚的。原本健康的黄治萍被迫害成严重肺肿大,呼吸困难,第二胸骨病变突出,喉部突变,象男人一样的长着喉结,咯血等。黄治萍生命垂危,都不放她回家。

在多次的绑架、非法关押迫害中,黄治萍还曾遭受捆绑着拉去游街示众,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唾骂。警察辱骂、刑讯逼供、人格侮辱等。绑架黄治萍那天,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人还强行脱光黄治萍身上的衣服搜身,搜去三千多元现金和几张存折和一本《转法轮》。他们后来又转交给了小龙派出所的人。当黄治萍从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出来后,去找小龙派出所的杨维臣要回被强行搜去的钱和物等,当时升任派出所所长的杨维臣就只给了她一千元钱的现金,说其它的钱用于他们来接人时租车费和吃喝,其实是被他们贪污了。

黄治萍第三次被非法劳教时,同是法轮功学员的丈夫王道德又被绑架去高坪盐厂洗脑班,遭受洗脑一个月的迫害。两个小孩再一次被迫离开了父母的照顾,孤苦无依,只有好心的左邻右舍给他们饭吃,照顾一下。由于父母修炼法轮功,警察去两个孩子的学校,在校会上,用高音广播大肆宣传他们的父母因炼法轮功被判等等,造成孩子们被因谎言宣传而不明真相的人歧视,使孩子们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原本天真活泼的孩子变的沉默寡言。

黄治萍还曾三次被绑架到南充洗脑班洗脑迫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二十四日,邪党在北京召开政协会期间,恶警利用小龙电信部的收款员以收电话费叫开门,南充高坪小龙镇政府邪党镇长何某、邪党书记秦某、邪党综治办主任郑宗桁〔专管迫害法轮功〕等,在“六一零”的指挥下,伙同小龙镇派出所人员及火车东站家属宿舍物管人员共十多人,涌入黄治萍家,强架着把黄治萍绑架到高坪盐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开奥运会期间,小龙镇政府综治办主任、镇长等带着小龙派出所的人员趁正在上班的王道德和其单位负责人回来家中开门,再次把黄治萍绑架去高坪盐厂洗脑班洗脑迫害一个月。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黄治萍买菜回家时,在家属区的大门口,小龙镇政府的综治办主任郑宗桁又再次打电话,叫来小龙派出所的人员,绑架她到南充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

丈夫王道德被迫害离世

黄治萍在火车机辆段工作的丈夫王道德也同样经历了残酷的迫害。王道德,原火车司机,前妻因病去世后娶了黄治萍,和黄治萍育有一子,女儿为前妻所生,曾患白血病。黄治萍待之如己出,教女儿炼功,使她恢复了健康身体,一家人修炼“真、善、忍”,本是个很幸福的家庭。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道德被高坪看守所非法关押二次,被绑架到高坪盐场旁的洗脑班一次。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回来后,王道德被绑架到南充看守所,据说当时被毒打的很厉害,犯人用铁刷子刷他的身体,使他很难承受,最后看守所勒索了家人8千元钱后,把王道德放了回来。小龙派出所的人员不仅去银行冻结了他们家所有的资金,在王道德回家后,又去勒索他,要王道德支付他们去北京接他回来的几千元的飞机票钱。王道德回去家中没有钱,只好把家里唯一值钱的一辆价值三千多元的新摩托车,以三百元的低价卖出,用来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

王道德以前是火车副司机,当时工资每月好几千元。据成都总公司下来的人透露,王道德以前所在的单位成都铁路达成有限公司每人年平均工资收入是九万元,在当时的南充算是非常高的。因为他修炼法轮功,单位就把他的工作换了,让他去干打杂工,每月发给他生活费300元。他家里有两个学生、还有老人,请人带小孩的工资是二百元,他们一家人的生活费才一百元,小孩还要买奶粉,这点钱根本就不够他一家人的生活。

2001年,才把他的工资加到600元,奖金由单位领导管着,平时拿不到。只有家里有大的东西要买的时候,单位领导才给,但都是跟着一起去买东西,由单位领导付款,自己还拿不到钱。由待遇优厚的火车司机变为杂役清洁工十八年,王道德从没有节假日。家中有事,也要强制到小龙派出所请假批示才行。每到中共的“敏感日”,小龙派出所警察的骚扰就是家常便饭。十八年来,造成他们一家的直接经济损失百多万元,精神损失无法计算。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王道德不堪迫害,突发脑溢血去世。

家人遭受的迫害

黄治萍的父亲,在八十多岁的晚年,看到家中女儿、女婿,媳妇、外孙女婿等一个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孝顺子孙被非法关押、迫害,江氏和中共把一个个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庭破坏,内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对江泽民灭绝人性的迫害异常悲愤。二零零四年四月,就在女儿黄治萍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期间,老人思念几个家中被迫害的亲人成疾,在伤痛中含恨离世。黄治萍因被非法关押,连送父亲最后一场都不能如愿。

黄治萍的姐姐黄治兰,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两次因在河边空地炼功,被公安人员绑架到广安岳池精神病院,被强行捆绑、注射精神病药物等身心摧残,导致精神失常。原本一个能干善良的生意人变成残废人,造成的经济和精神损失无法计算。黄治萍的姐夫张明也因信仰真善忍,被多次非法关押迫害,造成小儿子无人照顾。

二零一七年十月,黄治萍因丈夫的住房公积金取出需办理公证等相关手续,到当地小龙东站居委会找主任签字盖章,他们还在伙同当地派出所警察等相关部门人员迫害她。

十月十日,黄治萍去居委会找居委会主任签字盖章时,居委会主任答应给她办,叫她去办公室等一会儿。结果居委会的副主任蒋雪松却叫来了小龙派出所的指导员王爱民和小龙政府街道办的党委副书记胡成斌。他们俩百般刁难和威胁黄治萍,让她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黄治萍明确告诉他们不会放弃。本来黄道德的单位给黄治萍办了遗属补助,说十月份就发放,但在派出所骚扰后的当天下午,就被单位告知不能给发放了。

他们还经常骚扰黄治萍的两个孩子,至今,女儿快三十岁了,儿子二十岁,都没能谈婚论嫁。黄治萍这一次被迫害,家里又只剩两个孩子相依为命。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8/累遭迫害-四川南充市法轮功学员黄治萍被非法判刑-416158.html

2015-06-11: 被迫害家破人亡 四川王道德夫妇控告首恶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小龙镇王道德、黄治萍夫妇邮寄“刑事控告书”,控告首恶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使他们一家人被绑架、关押,遭受巨大的身体、精神、经济上的损失,老人含恨离世,孩子生活在恐怖中,姐姐被迫害成精神病。

王道德,男,今年五十二岁,原火车司机,被迫害后被贬失去工作,做清洁工,黄治萍,女,今年四十七岁,原广安丝厂职工,被迫下岗。他们家住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小龙镇江东北路,他们有一儿一女,修炼“真、善、忍”,曾经有个幸福的家庭。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王道德、黄治萍夫妇在江泽民的“杀无赦”、“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等指令下,共被非法抄家不少于十次。

黄治萍三次被抓去洗脑班迫害,分别为二零零七年四月,二零零八年八月奥运期间,二零一零年四月,每次一个月。她还三次遭绑架劳教,共五年时间,即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九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在南充市高坪区看守所关押一年,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九日,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九日,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

王道德被高坪看守所非法关押二次,分别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每次一个月。在二零零四年七月,王道德被非法抓到高坪盐场旁的洗脑班,洗脑迫害一个多月。

警察恐吓孩子

在江泽民孤注一掷的镇压,给全国施压及谎言的欺骗下,中共各级政府、组织也都参与迫害,包括警察。

一九九九年,黄治萍从北京上访后回来,被小龙派出所的绑架到高坪看守所关押。小龙派出所和国安想非法判刑,三次材料到检察院,都被以没有法律依据被打回,这样半年后,还不无罪释放黄治萍,最后,高坪公安局就违法将黄治萍劳教一年。当时,黄治萍的小儿子王天意才十个月,还在哺乳期,被迫断奶,小天意哭喊着,要妈妈,几天不吃不喝,哭干了眼泪,喊哑了嗓子。

后来小天意一岁多点,再一次看到带自己的舅娘〔即黄治萍的哥嫂〕因信仰“真善忍”,被公安非法抓捕后,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就烙下了公安就是强盗的烙印,每次看见公安,吓得就喊:妈妈快跑,强盗来抓好人了。

王道德、黄治萍多次被非法关押期间,警察在没有大人在家时,来非法抄家搜查时,还威胁恐吓他们八、九岁的女儿说:你不拿钥匙来打开你家的门,我们就撬开,你不告诉我们你父母藏的法轮功书在哪里,我们就把你也抓去关在监狱里受刑。你说了,就给你买吃的。警察明知道,孩子没有父母在家,无人照管,又没有钱来买吃的东西,孩子是饿着的。警察就用这种流氓手段来恐吓小孩,导致小孩产生恐惧心理。他们的女儿心里也明白:若不是父母炼法轮功,她受益了,她那无药可治血流不止的白血病早就让她失去了生命,是法轮功师父救了她的命。

王道德、黄治萍的两个孩子在学校,由于父母修炼法轮功,警察去他们的学校,在校会上,用高音广播大肆宣传某某的父母因炼法轮功某教被判等等,造成孩子们被因谎言宣传而不明真相的人歧视,使孩子们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原本天真活泼的孩子变得沉默寡言。

父亲悲愤离世 姐姐被迫害致精神病

黄治萍的父亲,在八十多岁的晚年,看到家中女儿、女婿,媳妇、外孙女婿等一个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孝顺子孙被非法关押、迫害,江氏和中共把一个个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庭搞得四分五裂,内心受到极大伤害,对江泽民灭绝人性的迫害异常悲愤,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就在女儿黄治萍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期间,思恋几个家中被迫害的亲人成疾,在伤痛中含恨离世。黄治萍因被非法关押,连送父亲最后一场都不能如愿。

黄治萍的姐姐黄治兰,从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两次因在河边空地炼功,被公安人员绑架到广安岳池精神病院,强行捆绑、注射精神病药物等身心摧残,导致精神失常。原本一个能干善良的生意人变成残废人,造成的经济和精神损失无法计算。黄治萍的姐夫张明也因信仰真善忍,被多次非法关押迫害,造成小儿子无人照顾被变坏。

黄治萍遭身体和精神的摧残

在多次非法抓捕、关押迫害中,黄治萍遭受脱光衣服搜身、捆绑着拉去游街示众、挑动群众斗群众、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唾骂、警察辱骂、刑讯逼供等人格侮辱,长达十六小时的奴工劳动后,还要求写“思想汇报”和政治洗脑“学习”等,那时黄治萍被迫害的手脚都不听使唤了,精神也是恍惚的,导致原本健康的黄治萍肺部肿大,呼吸困难,第二胸骨病变突出,喉部突变,象男人一样的长着喉结,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医院有病历,咳血等。长时间不准上厕所,特殊情况上厕所还要强制说一长窜的污蔑人格的话,长期长时劳作乏困时,还要被毒打等等。

经济上截断 自由被剥夺

王道德从北京被单位和小龙派出所人员接回后,直接非法关押在南充市高坪区看守所,被里面警察唆使其他案犯毒打,一月后,小龙派出所以八千元的“取保候审金”,才让王道德回家上班,照顾两个小孩(大女儿当时才八岁,上小学,小儿子才十个月,还在哺乳期),后来八千元的“取保候审金”,因王道德在取保候审期间,回广安老家看望年老的父亲,而被小龙派出所的杨维臣等没收了。

王道德回单位后,由火车司机降为在机务段领导办公室打扫清洁的清洁工,用他们的话说,是怕他开着火车去北京上访而监视他的办法。前几个月是没有或只有三百元的工资,请人带小孩的工资是二百元,他们三人的生活费才一百元,小孩还要买奶粉,我们的银行储蓄又全部被高坪国保大队和小龙派出所的冻结,可想而知江氏发动的这场浩劫对我们是多么的残忍。

据成都总公司下来的人透露,王道德以前所在的单位成都铁路达成有限公司每人年平均工资收入是九万元,而王道德在九九年十二月到二零零零年的五月底共六个月,每月不给或给他三百元工资,到六个月后,才发给他清洁工的工资,每月一千元左右,还由单位主任代管着,买什么东西都要打报告,由单位派人一起去购买付款。由司机变为清洁工十六年了,王道德从没有节假日。家中有事,也要强制到小龙派出所请假批示才行。每到中共“敏感的节假日”,小龙派出所警察“问候”的骚扰就是家常便饭。十六年来,造成他们一家的直接经济损失百多万元,精神损失无法计算。

结语

王道德、黄治萍和他们的姐姐每家原本都幸福美满,却因江泽民的一意孤行、凌驾宪法法律之上的强权迫害,导致家破人亡。这一切江泽民及其操控的组织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王道德和黄治萍认为,江泽民滥用职权和国家资源,在中国发起并维持这场浩劫长达十六年之久,对法制和民心的践踏也持续了十六年之久,耗尽了国力、财力,摧毁了道义良知,使中华民族陷入空前的灾难,其中,他们全家所遭受的精神、身体等迫害的事实都是证据。根据中国刑法规定,可追究江氏剥夺公民信仰罪,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剥夺公民财产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破坏法律实施罪等罪。根据国际刑法规定,可追究其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等罪。

王道德和黄治萍说,作为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肩负着维护宪法、匡扶正义、除邪灭乱的重任,起诉罪恶之首江泽民,是让法庭回归正义、让善恶有报的天理在人间再现的正义之举。根据被控告人江泽民的犯罪行为和事实,根据中国刑法、刑诉法以及国际刑法规定,申请最高检察院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他相关责任。我们都要求将江泽民告上法庭,清算他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们师父清白!还我们法轮功学员的真正信仰自由与人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1/被迫害家破人亡-四川王道德夫妇控告首恶江泽民-310723.html

2010-09-01: 四川南充王道德夫妇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四川南充法轮功学员王道德和黄治萍夫妇多次遭中共各级部门的迫害。在火车机辆段工作的王道德因为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勒索,单位把他从火车司机降职为清洁工。黄治萍因坚持信仰,三次被非法劳教,还曾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王道德遭迫害经历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小龙派出所就受上级指示打电话到王道德的单位,告知其单位负责人说其家属黄治萍在炼法轮功,还是当地的站长,他们要来王道德家抄家收缴法轮功书籍等。七月底高坪区小龙镇小龙派出所的指导员杨维臣就到王道德的单位火车机辆段非法收缴了他家的法轮功书籍、炼功带、师父法像、弘法的横幅等,还让写了保证书。恶警说:这是中央让他们干的,要找就到北京找中央说理去。

九九年十月底,王道德请假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广场警察绑架,送去南充驻京办,被单位和小龙派出所的指导员杨维臣等几人接回后送进高坪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叫其姐以八千元取保候审一年,才把他释放。

回去后王道德所在单位就停发他的工资和奖金,叫其停职反省三个月。每月只给他发300元的生活费,供一家4口人生活还要给其父养老费,后来就不准他开火车了,只在段上打扫清洁,从此他就由一个火车司机变为清洁工,工资奖金就悬差很大。

王道德家中钱财和大法书等被小龙派出所的人员非法抢劫一空,小龙派出所的人员还去银行冻结了他们家所有的资金,小龙派出所的人员还在王道德回家后又去敲诈他,要他支付他们去北京接他回来的几千元的飞机票钱。王道德没有给他们钱,因全部人员的飞机票钱都是王道德所在单位给的。王道德回去家中没有钱,只好把停在车库里的一辆价值三千多元的新摩托车以三百元的低价卖出,用来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

一年后小龙派出所人员以王道德回老家广安看其父没有向他们请假汇报为由,被高坪公安局的警察把八千元钱没收了,王道德他们一家人后来多次去讨还,致今未归还搜去的任何东西。

黄治萍三次被非法劳教

当时王道德的妻子黄治萍也于十一月九日被小龙派出所的人员入室绑架,关押在高坪看守所,家中只有一个九岁的女儿和一个十个月大还在吃母乳的儿子在家无人照顾。小龙派出所的人员在他家又一次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和他们结婚时朋友送的金项链及金坠子,价值一千多元,还恐吓其小女要把她也抓去关押。几天后邻居带她女儿去看他们夫妇,她女儿还哭着对妈妈说:妈妈我好怕,你们快回家吧。其子在黄治萍哥嫂处时,又经历了一次其嫂子刘海英被广安广福派出所人员非法抄家绑架的恐怖场面,以致后来其子看见警察就对其母亲说:妈妈快跑,公鸡(他对公安人员的叫法)来抓好人了。

王道德又在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去高坪盐厂洗脑班遭受洗脑一个月的迫害。那时黄治萍还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受迫害,两个小孩再一次被迫离开了父母的照顾,孤苦无依,只有好心的左邻右舍给他们饭吃,照顾一下。

王道德每月的工资收入从九九年的十二月开始就由其单位书记周志刚和小龙派出所指派当时的单位主任荣强管着,家中具体每项开支多少就给多少,直到二零零九年七月机务段撤了搬去成都,王道德留在南充东站车站,才把他的工资银行卡给他自己。因为他们的银行资金被冻结,他们多次找小龙派出所、高坪公安局和高坪国安大队等相关人员,有关当局才于二零零三年底层层批示,叫小龙派出所才能去解冻。

因小龙派出所的指导员杨维臣说:迫害行为是中央让他们干的,要找就到北京找中央说理去,黄治萍于十月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因各地来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的人太多,信访办不接待就直接非法抓人,她也没有反映到情况,只好去了天安门就回家了。

刚到家就被小龙派出所的人入室绑架去了高坪看守所,他们以黄治萍三次去北京,小龙派出所的罗建、杨艳、邱宏就根据两高非法的司法解释,而栽赃她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想加以判刑,结果被检察院的人多次以证据不足驳回。

半年后小龙派出所的人不甘心还是不放人,就非法劳教她一年,从九九年十一月九日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九日在高坪看守所执行。当时她的儿子才十个月还在吃母乳,按法律规定是不能关押哺乳期妇女的。孩子由于见不到父母,又吃不到母乳就哭了七天七夜,不吃不喝任何其它的东西和水。喉咙都哭嘶哑了,邻里看见两孩子的样子都哭了,说这夫妇俩那么好的人,却横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黄治萍带着小儿子回老家广安照顾公公。当晚就住在二姐家,深夜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十多人来敲门骚扰,见无人理他们,他们走了。过了十多分钟他们又把泰和居委会的陈昌兰叫来又来敲门骚扰,把小黄耳聋的父亲从睡梦中震醒,以为是外孙回来在敲门,就把门打开了,结果他们十多人一拥而入,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乱翻家中的东西,翻走了一本《转法轮》。由于其二姐黄治兰曾因在河边公共场地炼功,被他们弄去岳池精神病院迫害,已精神失常,其姐夫张明还在绵阳遭受劳教迫害,恶警就把当晚住在她姐家的黄治萍强行绑架到城南公安分局,再叫小龙派出所的接回当地,就这样黄治萍又一次被非法判二年劳教,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到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八日。结果她无法照顾公公和小孩了。

当晚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人还强行脱光黄治萍身上的衣服搜身,搜去的三千多元现金和几张存折,和一本《转法轮》,他们后来又转交给了小龙派出所的人。当黄治萍从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出来后,去找小龙派出所的杨维臣要回被强行搜去的钱和物等,当时升任派出所所长的杨维臣就只给了她一千元钱的现金,说其它的钱用于他们来接人时租车费和吃喝,其实车是小龙派出所里的公车。

二零零四年五月三日,黄治萍带着两小孩回广安老家去给王道德姐贺生日,在吃晚饭时给一名法轮功学员蒋和平打电话,当时蒋和平与另几人被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公安绑架,电话落入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公安手中,黄治萍也被他们定位绑架了。

当晚到第二天的凌晨三点多,恶警王洪威和蒋先锐还把黄治萍用手铐铐在长座椅上,拷打、辱骂、行刑逼问身上的真相图片和粘贴哪来的,后来就送去岳池看守所,黄治萍又被劳教二年,从二零零四年五月三日到二零零六年五月二日,又一次被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在那迫害成了严重的肺肿大,造成呼吸困难,生命出现危险,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里面检查的那位善良的医生都哭了。

黄治萍还曾三次被绑架到南充洗脑班洗脑迫害:

二零零七年中共开政协会期间,恶警利用小龙电信部的收款员以收电话费叫开门,小龙镇政府综治办(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610在乡镇的称呼)主任郑中恒、镇长(中年男子)等带着小龙派出所的共十多人涌入,几人强架着把黄治萍绑架到高坪盐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在二零零八年中共开奥运期间,小龙镇政府综治办主任郑中恒、镇长等带着小龙派出所的人员又要挟当时正在上班的王道德和其单位负责人回来家中开门,把黄治萍绑架去高坪盐厂洗脑班洗脑迫害一个月。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在黄治萍买菜回家时,在家属区的大门口,小龙镇政府的综治办主任郑中恒又再次打电话,叫来小龙派出所的人员,绑架她去西山风景区洗脑班迫害。

参与迫害的部门和人员分别是:

小龙派出所的:杨维臣(现调去高坪公安局了),杨艳,罗建(现调去其它地方了),邱宏(后因其是临时工,腿又断了被小龙派出所开出了),指导员袁正强
小龙镇政府的:综治办主任郑中恒及其他人员
小龙火车东站家属区的物管负责人胡朝全(音)
高坪看守所人员姚所长,女警李某等
广安城南公安分局(地址:广安城南劳动街3至5号,邮编:638000)的王洪威,蒋先锐(家址:广安城南清溪街168号二栋2-1号),白某(女)等
广安岳池看守所女警李某等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警察张小芳,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七、八、九中队的所有警察及所长和教育科科长李志强和女李某,生产科科长,防护队的警察等
南充市洗脑班伏少林,彭东胜,王少玉(女,五十多岁,无业,伏少林家的清洁工保姆)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229091.html

2007-09-20: 曝光四川南充小龙镇派出所恶警恶行
恶警杨维臣,男,四十多岁,小龙派出所恶警指导员,一直在参与迫害当地的大法弟子。九九年“七二零”后,恶警杨维臣参与对大法弟子王道德一家非法抄家,抢去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一套、横幅、香炉和大法开传的纪念品等,杨维臣还到北京绑架上访的大法弟子,他是因迫害大法弟子卖力而被升所长。零四、零五年期间,其子与一伙人多次偷盗火车站货物(车胎)被捉,他也因此被调到高坪公安分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0/162965.html

2004-08-27: 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和南充高坪小龙机务段领导干部从1999年7月20开始,经常到黄治萍家去骚扰她,让她放弃修炼大法。

1999年10月份一些同修去了北京上访回家后,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就把他们抓到看守所去了,当时被抓的同修有黄治萍、王云华、杨绍广。抓去后就给黄治萍判了1年劳教。

2000年10月底黄治萍回家后,因回广安姐姐家,当天晚上广安城南派出所和广福派出所不法人员就把她姐妹俩都抓走了,当时就在黄治萍身上找到一本《转法轮》,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就把她接了回去,非法判了她两年劳教。她姐姐黄治兰被判劳教一年半(黄治兰有精神病,但广安城南派出所还是把她送到四川省楠木寺去迫害)。

黄治萍2002年回家后,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和南充高坪小龙机务段领导干部又经常到她家去骚扰她。2003年黄治萍因家里经济困难,就去广州打工,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又给黄治萍的丈夫施加压力,强迫他把黄治萍叫回来。黄治萍2004年5月回到广安,广安国安大队又把她抓去判了两年劳教。于2004年7月份送去四川省资中楠木寺。

黄治萍的丈夫王道德于1999年10月份去北京上访被抓,送回南充看守所后,他在看守所里被打得很厉害,并被犯人用铁刷子刷他的身体,使他很难承受,最后看守所敲诈了家人7千元钱后就把他放出来了。他以前是火车副司机,因为他炼功单位就把他工作换了,让他去干打杂工。每月发给他生活费300元(以前加上奖金有2000多元),家里还有两个学生,还有老人。这点钱根本就不够他一家人的生活。到2001年才把他的工资加到600元,奖金由单位领导管着,平时拿不到。只有家里有大的东西要买的时候,单位领导才给,但都是跟着一起去买东西,由单位领导付款,自己还拿不到钱。

广安市联系资料(区号: 826)

2016-11-26:
国安办案警察曾光华13980322197
北辰派出所所长刘义13882600022
政法委某人员15378264999
2016-02-06: 广安区“610”办:0826-2222712
广安区公安分局:
李姓副局长13908286636 (主谋迫害)
国保大队:8262248138
大队长王宏伟8262248163、13882669686
副队长张强13699658885
国保警察蒋先锐13548491937
广安区万盛派出所:8262332724
广安市看守所:8262241976
万盛街道办书记唐进军15882566111
万盛街道办事处安龙居委会郑祖文15982698088
安龙社区邪党支部书记邓雪峰13198117333

2015-06-17: 广安区公安分局国保人员:队长:李云,国保人员:候文萍等多人。
广安城北浓洄派出所:叶青宁、叶萧铭等,叶青宁:13882637028
浓洄派出所:0826-2222434
广安国安大队办公室:0826-2332464、2248163、2248138、6228885
广安610 办公室:0826-233246
四川广安市政府:0826-2333923
广安市公安局:0826-2332464
广安拘留所0826-2243373
广安看守所:0826-2241976
广安城北柑子园社区:主任:谢文凯13980339212,事务助理:李君彪15284938733

2015-03-21: 四川省反邪教协会
地区: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号
邮编:610041
联系人: 聂秀香
传真:028-85212398
联系电话:028-85212398

2015-01-07: 四川广安市政府:0826-2333923
广安市公安局:0826-2332464
广安国安大队办公室:0826-2332464
广安610 办公室:0826-233246
广安看守所:0826-5194019
华蓥看守所;0826-482182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26)

南充市高坪区国安大队大队长:田权芳
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所长:杨维臣(2003年12月份被摩托车撞伤多处,遭恶报)
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杨燕 手机——13990778815
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邱宏 遭恶报,被车把脚撞断,现已被开除
南充高坪小龙机务段书记:周志刚 手机——13508094501 0817——2313035(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