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2-07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安徽 >> 合肥市 >> 纪广杰(季广杰,妻张兰萍), 男, 65

纪广杰(季广杰,妻张兰萍)
纪广杰生前照片
个人情况: 原系安徽合肥工矿电器厂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安徽合肥
拘留时间: 2003年7月
有关恶人: 黄启俊、唐传有、翟建华
个人近况: 2012年6月3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8-2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8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兰萍(张兰平,丈夫纪广杰) 纪广杰(季广杰,妻张兰萍)
兄弟姐妹/伯父母: 纪广雄 纪广奎(纪广硅) 纪广英(纪光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8-10: 合肥纪广杰与妹妹被迫害致死 弟弟遭竹签扎指等酷刑
合肥市法轮功学员纪广杰,二零零三年七月被中共邪党人员绑架、酷刑折磨,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关进安徽第三监狱迫害(宿州监狱),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含冤离世。妻子张兰萍也两次遭非法劳教,被野蛮灌食险些丧生。

纪广杰,原系安徽合肥工矿电器厂职工。在修炼大法前曾患有多种疾病如:浅表性、萎缩性、糜烂性胃窦炎等,常年解黑大便,曾经多次胃部大出血去医院抢救,贫血体质虚弱,不能正常工作、生活。妻子张兰萍也患有肺结核、咯血、偏头疼、胃病,有时俩人一起住院,家中老人,孩子只好托给亲友照看。一九九四年四月修炼法轮大法后,他们俩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都有了健康的身体,并且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做人,生活的幸福安宁,在家庭、社区、单位都是有口皆碑的。不但胃病痊愈,思想境界也逐渐提高。

大法给了他新的生命,纪广杰深深体会到大法的无比美好和伟大,于是他利用一切条件和机会积极洪扬大法,使本单位多名职工走入大法修炼。

一、夫妻俩多次被绑架、关押、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邪恶集团疯狂造谣、诬蔑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广杰与妻子张兰萍去省政府和北京上访,讲真相,一次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劳教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芜湖路派出所及合肥市公安一处警察伪装成灭白蚁的人员,骗开张兰萍的家门,强行将她绑架走,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将她劫持到义城洗脑班迫害。

从洗脑班出来后,纪广杰张兰萍等合肥市法轮功学员一同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天安门广场,张兰萍拿出真相横幅时,被便衣警察发现,几个恶警冲上来,生拉硬扯,不让张兰萍打开横幅,恶警们故意将张兰萍抛离地面,使她仰面重重摔下,后脑砸在地上,鲜血从她脑后喷涌而出。纪广杰跑过来抱起昏迷中的妻子,正视便衣道:“你们不能打人!”这伙人恬不知耻的说:“我们没打人,是她自己摔的。”

张兰萍说:“我在北京天安门被警察摔倒,后脑着地,淌了许多血,后脑勺起了个大包,在京关押几天后,释放。回到合肥,芜湖路派出所又把我抓去,治安拘留十五天后,直接将我送到义城洗脑班非法拘禁一个月。单位在西市分局的胁迫下,扣除我失业基本生活费一千元(每月只给二百一十九元)。”

因去北京上访,纪广杰被西市分局非法刑拘一个月,关押在合肥看守所期间,强迫做奴工串彩灯泡,他是高度近视眼,完不成任务,晚上加班,每晚只能睡一个小时觉,一个月下来,身体极度虚弱,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南湖劳教所迫害。

在安徽南湖劳教所非法劳教期间,纪广杰不转化,还反转化,被送到南湖最艰苦的劳动大队,生活环境非常恶劣,很多人都长了疥疮。当时他浑身长满疥疮,两只手烂了还被强制下田干活,给庄稼上化肥,手被化肥泡得疼痛钻心。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六日,在东市区“六一零”的胁迫下,纪广杰的单位无理开除了他的公职。

二零零一年黄历新年期间,张兰萍去山区发大法真相资料,希望有缘人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安徽市女子劳教所。在那里,天天强制观看诽谤法轮功的宣传,每周开生活会都要被攻击、讽刺、挖苦,使张兰萍精神压抑、痛苦到极点。张兰萍被严管,每月要花四十元菜金,十元生活用品费。

张兰萍说:“这时,我儿子还在学龄期,为探视我们,给我们送衣物,东奔西跑,为了挣生活费养活自己,不得不中断学业,小小年纪承受着经济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

二零零二年一月,纪广杰等合肥法轮功学员去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看望并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包括张兰萍),有一位老年女同修被警察非法追捕,摔倒在地,恶警用脚踩在她身上。纪广杰上前阻止恶警行恶,被合肥蜀山区派出所绑架。合肥开发区公安分局声称他张贴法轮功传单,又把他关进看守所,戴手铐脚镣十多天,非法劳教二年。

纪广杰被第二次送到安徽南湖劳教所迫害,他要求行政复议,拒绝转化、拒绝做奴工。因血压高,心脏不好,在家人及其他同修共同努力营救下,几个月后被保外就医。

纪广杰家还多次被非法抄家 ,孩子被吓得不敢在家住。一次合肥包河区芜湖路派出所恶警硬砸坏两道门,入室抢劫没搜到东西,随手拿走他家的工具灯,门也不关,扬长而去。以后抄家邪恶就直接带锁匠,直接开锁入室。

二、纪广杰被非法判刑七年、迫害致死

从劳教所出来后,为让民众明白真相,纪广杰与同修一起制作、传送法轮大法真相资料。二零零三年七月,纪广杰去资料点时,被蹲坑的合肥国安恶警绑架。那次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王宇、胡恩奎、何继民、马玉兰等人。

为掩人耳目,中共邪党恶徒在旅馆里秘密对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包括审讯、残酷用刑,三天三夜不准纪广杰睡觉,把手反铐在椅子上。

纪广杰被非法关押在合肥看守所一年三个月。当时纪广杰和二、三十犯人挤在一间阴暗潮湿的牢房里。吃、睡、拉都在里面。被强迫做奴工,每晚只睡一~二个小时觉,有时通宵干活不准睡觉,吃的是粗糙米饭、水煮老菜叶,一个月后骨瘦如柴。在此期间纪广杰身受到极大的摧残,人浮肿、血压高、胃病复发。

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合肥包河区法院非法开庭,枉判刑纪广杰七年,同年十一月纪广杰被送往安徽宿州监狱,当时家人没接到任何有关纪广杰被判刑、被送往何处的通知。

纪广杰被劫持到监狱时血压高到230/170,在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安徽宿州监狱违法收监,对其进行残酷迫害。在监狱,纪广杰拒绝所谓的“转化”,不穿囚服、不做奴工。

纪广杰本人叙述,他在监狱期间,每天被两名罪犯包夹看管,监狱恶警经常将他带去强制抽血,并强制他吃各种不明药物,不吃就灌。有一次恶警指使几个囚犯压住他、掐着脖子强行灌药,差点窒息。

由于监狱环境恶劣,纪广杰血压一直在260以上持高不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其家属获悉情况后,要求放人,狱方恶警黄启俊说:“出去就死的人,才能保外就医”。

家属多次前去监狱探望纪广杰,狱方态度恶劣不给接见。有一年冬天,因天气寒冷,儿子去给爸爸送棉被、棉衣,结果连门都不让进。儿子多次恳请看门警察,要求把棉衣棉被送给纪广杰,也遭到拒绝。恶警还胡说炼法轮功不要穿衣服。中共媒体声称监狱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春风化雨”,而实际上却正好是相反的。

张兰萍说:“我多次探望,不给见,要求保外就医,……监区队长告诉我们,纪广杰身体很好。其实他们指使犯人给他灌药,差点窒息而死。不知道他们给他灌的什么药,不但血压不降(270),反而导致脑出血,昏迷送医院抢救,生命垂危,才让儿子接回家。”

纪广杰血压持高不下,二零零九年监狱才同意保外就医。但当监狱派人到合肥办理纪广杰保外就医手续时,纪广杰户口所在地--合肥市包河区芜湖路派出所,受合肥“六一零”指使,不同意纪广杰保外就医。

到二零零九年六月,纪广杰在监狱被关押迫害突然晕倒,脑内出血,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左眼失明。从X光片反映,出血面在5CM大小。狱警恐出人命,担心纪广杰死在监狱,为推卸责任,才通知纪广杰家人第二天将纪广杰接走(当时还躺在病床上)。

纪广杰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由其家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照顾其起居生活。将近三年的时间里,身体状况一直很差,经常头痛头晕,身体每一个关节都疼、难受。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徽宿州监狱还不放过迫害,还在电话里骚扰其家人。

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晨,纪广杰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10/合肥纪广杰与妹妹被迫害致死-弟弟遭竹签扎指等酷刑-410242.html

2016-03-26: 丈夫遭冤狱迫害离世 安徽张兰萍控告江泽民
张兰萍,女,六十三岁,退休工人,家住安徽合肥市。她的丈夫因为坚持修炼大法,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七年,惨遭宿州监狱酷刑迫害,生命垂危时才回家,二零一二年,含冤离世。张兰萍本人也两遭非法劳教,野蛮灌食中险些丧生。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张兰萍女士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状》,起诉给她的家庭带来无尽灾难的迫害元凶江泽民。

一、修炼法轮大法 健康安宁

一九九四年四月,我和丈夫纪广杰相继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我丈夫患有严重胃病,常年解黑大便,多次大出血送医院抢救,贫血体质虚弱,不能正常工作。我患有肺结核、咯血、偏头疼、胃病,有时俩人一起住院,家中老人,孩子只好托给亲友照看。

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我们都有了健康的身体,并且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做人,在家庭、社区、单位都是有口皆碑的。我们生活的幸福安宁。

二、因为坚持修炼大法 丈夫被迫害致死

1. 在南湖劳教所遭苦力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和丈夫纪广杰再次进京和平请愿,纪广杰被西市分局非法刑拘一个月,关押在合肥看守所期间,强迫做奴工串彩灯泡,他是高度近视眼,完不成任务,晚上加班,每晚只能睡一个小时觉,一个月下来,身体极度虚弱,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南湖劳教所迫害。

纪广杰拒绝转化,被送到最苦的劳动大队干农活。那里生活环境极差,很多人都长了疥疮,他身上和双手都溃烂,还得用手抓化肥,手被化肥泡得疼痛钻心。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六日,在东市区“六一零”的胁迫下,纪广杰的单位无理开除了他的公职。

2. 再次被南湖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一年,我丈夫纪广杰非法劳教释放,他去女教所看我,不但不给见,合肥开发区公安分局诬告他张贴法轮功传单,又抓他进看守所,戴手铐脚链十多天,判二年劳教。在南湖劳教所,他要求行政复议,因血压高,心脏不好,被保外就医。

3. 丈夫被非法判刑七年 含冤离世

二零零三年七月,我丈夫在做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抓,合肥国安局的警察把他关在清风苑宾馆,刑讯逼供,三天三夜不给他睡觉,在看守所超期羁押一年零三个月,恶劣的生活环境导致他高血压、心脏病、胃病复发,仍被合肥市中级法院判刑七年,非法关押在安徽宿州监狱。

期间,我多次探望,不给见,要求保外就医,迫害法轮功学员基地的警官黄启俊说:“出去就死的人,才保外就医。”监区队长告诉我们,纪广杰身体很好。其实他们指使犯人给他灌药,差点窒息而死。不知道他们给他灌的什么药,不但血压不降(270),反而导致脑出血,昏迷送医院抢救,生命垂危,才让儿子接回家。

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丈夫纪广杰含冤离世。

三、张兰萍女士两遭非法劳教,共三年半

1.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摔倒 脑后喷血

我在北京天安门被警察摔倒,后脑着地,淌了许多血,后脑勺起了个大包,在京关押几天后,释放。回到合肥,芜湖路派出所又把我抓去,治安拘留十五天后,直接将我送到义城洗脑班非法拘禁一个月。单位在西市分局的胁迫下,扣除我失业基本生活费一千元(每月给二百一十九元)。

2.在安徽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初,我去山区发大法真相资料,希望有缘人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安徽市女子劳教所。在那里,天天强制接受诽谤法轮功的宣传,每周开生活会都要被攻击、讽刺、挖苦,使我精神压抑、痛苦到极点。我被严管,每月要花四十元菜金,十元生活用品。

这时,我儿子还在学龄期,为探视我们,给我们送衣物,东奔西跑,为了挣生活费养活自己,不得不中断学业,小小年纪承受着经济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

3.在洗脑班被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六月,我去姑子家,西园派出所伙同安大保卫处正欲绑架她去洗脑班,我阻止他们的恶行,他们通知芜湖路派出所和街道把我也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我绝食抗议,他们对我强行灌食、灌药,几小时后,我昏倒在卫生间,近一个月,才放我回家,以后身体一直不适。

4.再遭安徽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八年五月,我发放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安徽女子劳教所惨遭迫害。我不穿劳教服,狱警指使劳教人员一蜂窝上来,将我衣服扒光,几个年轻的女警察站在一旁羞辱我、辱骂我,然后,让劳教人员把劳教服套我身上缝起来,把我的所有衣服都搜走。

我拒绝做奴工,不报数,大队长林芸、周明凤罚我站,从早上七点站到晚上十二点,几天下来,我脚肿的象面包,行走困难,她们用绳子把我绑在铁床架上站。这不能使我屈服,她俩又使出毒计,不让其他劳教人员睡觉,用扣分延期胁迫她们、唆使她们骂大法,骂我。

我开始绝食抗议,四十天中,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野蛮灌食,鼻饲灌食,捆绑。插上鼻饲后,她们拿来绳子把我双手绑在背后,一点都动不了,躺在床上不能翻身,换一个姿势要花很长时间,艰难的一点一点挪动,就这样,绑了我六天六夜。松绑时,我的手肿的象高脚馒头,手指已无知觉,一个月以后,才恢复知觉。

卫生所一名负责医生带来了一个新手给我插鼻饲,让她练手,胃管插进去,又拔出来,再插进去,再拔出来,并不给我灌食,对我的惨痛,他们无动于衷。

大队长林芸在潘姓所长的指挥下,亲自给我野蛮灌食,上来许多人按住我的头,掐腮的、撬嘴的,林芸往我嘴里快速的倒食,使我透不过气来,快窒息的那一瞬间,我脚碰到一堵墙,我使出所有的力气一蹬,才死里逃生。这次非法劳教,我被延期关押四个半月。

5.看望母亲遭绑架、关押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我去上海探望年迈的母亲,在合肥南站我通过安检,在等待检票进站台时,二个警察拿着身份证复印件,查了我的票,劫持了我,一定要翻查我的行李,我说行李通过安检,证明我没带危禁品,不配合他们搜查,他们说你清楚你是干什么的,来了许多警察,在姓孙的所长的授意下,抢走了我的行李搜查,以有法轮功宣传品扣押了我,又去我家抄家。

当晚,合肥铁路公安处把我关押在看守所刑事拘留,多次非法提审我。因家人为我请律师作无罪辩护,一个月后取保回家。

我没能如期去上海,我那快九十岁的老母不仅是失望,这些年来无休止的被抓被关,家中亲人都生活在极度恐惧中,天天担惊受怕,母亲曾流着眼泪问我:为什么要吃那么多的苦啊?

6.无数次的非法搜查

我已经记不清我家被非法抄了多少回了,来者从来没出示过任何证件,家没人就砸门砸锁,有一次半夜抄家,砸坏我家两个门,惊的左邻右舍不能睡觉,抄完家扬长而去,门就敞开着。

“六一零“成员身着便装,谎称查白蚂蚁、查水表、查煤气,多次入侵我家,东张西望,嘴上还说到处看看,到处看看。

执法者能够这样无视法律,大肆侵犯公民的权益,源于被控告人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是严重的违宪违法的。我和纪广杰所受的迫害,虽非江泽民亲手所为,但他是这场迫害的发起者、组织者、策划者,层层参与者都是在他的淫威下被胁迫、误导、诱导而干的。

现在我只把江泽民作为控告对象,其他参与迫害我和我丈夫的成员只要现在停止迫害,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我不予追诉。如仍不醒悟,到江泽民被押上审判台时,迫害者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6/丈夫遭冤狱迫害离世-安徽张兰萍控告江泽民-325803.html

2013-05-02:合肥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
四、屡遭迫害 纪广杰含冤离世

纪广杰,男 ,65岁,原系安徽合肥工矿电器厂职工。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大法前曾患有多种疾病如:浅表性、萎缩性、糜烂性胃窦炎等,曾经多次胃部大出血去医院抢救,不能正常工作、生活。自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但胃病痊愈,思想境界也逐渐提高。大法给了他新的生命,他深深体会到大法的无比美好和伟大,于是他利用一切条件和机会积极洪扬大法,使本单位多名职工走入大法修炼。

二零零零年因他去北京上访,被合肥“六一零”送到安徽南湖劳教所非法劳教,在非法劳教期间,因他不“转化”,还做反“转化”工作,被邪恶送到南湖最艰苦的劳动大队,环境非常恶劣。当时他浑身长满疥疮,两只手烂了还要强制下田干活,给庄稼上化肥,烂手成天被化肥覆盖疼痛钻心。

二零零一年纪广杰在安徽南湖劳教所非法劳教期间,其单位领导在瑶海区“六一零”的指使下强行将纪广杰开除工职。致使他经济生活十分困难。但是在任何艰难困苦的环境中,他依然坚持正信,维护大法。二零零三年七月,资料点同修失踪(被合肥国安伙同六一零不法人员绑架),纪广杰为保护资料点资源,去资料点时,被蹲坑的合肥国安恶警绑架。为掩人耳目,邪党恶徒在旅馆里秘密对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包括审讯、残酷用刑,三天三夜不准纪广杰睡觉,把手反铐在椅子上。纪广杰后来又被超期非法关押在合肥看守所一年三个月。当时纪广杰和二、三十其他犯人挤在一间阴暗潮湿的牢房里。吃、睡、拉都在里面。被强迫做奴工,每晚只睡一~二个小时觉,有时通宵干活不准睡觉,吃的是粗糙米饭、水煮老菜叶,一个月后骨瘦如柴。在此期间纪广杰身受到极大的摧残,人浮肿、血压高、胃病复发。

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合肥包河区法院非法开庭,枉判刑纪广杰七年,同年十一月纪广杰被送往安徽宿州监狱。

纪广杰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监狱时血压高230/170,在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邪恶违法收监对其进行残酷迫害。纪广杰在送往宿州监狱之前,家里亲人没接到任何有关纪广杰被判刑、被送往何处的通知。 在监狱,纪广杰不“转化”,不穿囚服、不做奴工。据纪广杰本人叙述,他在监期间,每天派两名罪犯包夹看管纪广杰,监狱恶警经常将他带去强制抽血,并强制他吃各种不明药物,不吃就灌。有一次恶警指使几个囚犯压住他、掐着脖子强行灌药,差点窒息。其家属多次前去探望,狱方态度恶劣不给接见。由于监狱环境恶劣,纪广杰血压一直在260以上持高不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其家属获悉情况后,要求放人,狱方恶警黄启俊说:“出去就死的人,才能保外就医”。

到二零零九年六月,纪广杰在监狱被关押迫害突然晕倒,脑内出血,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左眼失明。从X光片反映,出血面在5厘米大小,狱警恐出人命,担心纪广杰死在监狱,为推卸责任,才通知纪广杰家人第二天将当时已躺在病床上、病情十分严重的纪广杰接走。因邪恶的对他的严重迫害,纪广杰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由其家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照顾其起居生活。

将近三年的时间里,纪广杰身体状况一直很差,经常头痛头晕,身体每一个关节都疼、难受。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徽宿州监狱还不放过迫害,还在电话里骚扰其家人。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晨,纪广杰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合肥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72757.html

2012-08-16:安徽合肥市纪广杰生前遭受的迫害
安徽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纪广杰,因维护大法,讲真相救众生,二零零三年七月被中共邪党人员绑架,合肥包河区中共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七年,被关进安徽第三监狱迫害(宿州监狱),受到极大的摧残,血压高达260以上持高不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监狱不但不放人,还不让其家属见面,也不同意保外就医。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纪广杰在监狱突然晕倒,脑内出血,监狱担心纪广杰死在监狱,为推卸责任,才通知纪广杰家人第二天将当时已躺在病床上、病情十分严重的纪广杰接走。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晨,纪广杰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纪广杰先生,原系安徽合肥工矿电器厂职工,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大法前曾患有多种疾病如:浅表性、萎缩性、糜烂性胃窦炎等,曾经多次胃部大出血去医院抢救,不能正常工作、生活。自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但胃病痊愈,思想境界也逐渐提高。大法给了他新的生命,他深深体会到大法的无比美好和伟大,于是他利用一切条件和机会积极洪扬大法,使本单位多名职工走入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邪恶集团疯狂造谣、诬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欺骗世人。纪广杰坚定的走出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说真话、向世人讲真相,多次去省政府和北京上访,被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区“六一零”(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非法拘留一次、劳教两次。

二零零零年因他去北京上访,被合肥“六一零”送到安徽南湖劳教所非法劳教,在非法劳教期间,因他不转化,还做反转化工作,被邪恶送到南湖最艰苦的劳动大队,生活环境非常恶劣。当时他浑身长满疥疮,两只手烂了还要强制下田干活,给庄稼上化肥,烂手成天被化肥覆盖疼痛钻心。

二零零一年纪广杰在安徽南湖劳教所非法劳教期间,其单位领导在瑶海区“六一零”的指使下强行将纪广杰开除工职。致使他经济生活十分困难。但是在任何艰难困苦的环境中,他依然坚持正信,维护大法。

二零零二年一月,合肥大法弟子去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看望并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有一位老年女同修被邪恶警察非法追捕,摔倒在地,恶警用脚踩在她身上。纪广杰上前阻止恶警行恶,被合肥蜀山区派出所绑架,非法劳教两年。纪广杰被第二次送到安徽南湖劳教所迫害。纪广杰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拒绝转化、拒绝做奴工。在家人及其他同修共同努力营救下,几个月后纪广杰正念闯出魔窟。

为让民众明白真相,纪广杰不畏困难,制作、传送法轮大法真相资料。二零零三年七月,资料点同修失踪(被合肥国安伙同六一零不法人员绑架),纪广杰为保护资料点资源,去资料点时,被蹲坑的合肥国安恶警绑架。那次被绑架的还有大法弟子王宇、胡恩奎、何继民、马玉兰等人。

为掩人耳目,邪党恶徒在旅馆里秘密对绑架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包括审讯、残酷用刑,三天三夜不准纪广杰睡觉,把手反铐在椅子上;吊铐胡恩奎(肥西义城中学物理老师)五天五夜,八个月后胡恩奎手腕的伤痕仍清晰可见,其下肢被六一零恶人打断致残,不能正常行走。

纪广杰后又被超期非法关押在合肥看守所一年三个月。当时纪广杰和二、三十其他犯人挤在一间阴暗潮湿的牢房里。吃、睡、拉都在里面。被强迫做奴工,每晚只睡一~二个小时觉,有时通宵干活不准睡觉,吃的是粗糙米饭、水煮老菜叶,一个月后骨瘦如柴。在此期间纪广杰身受到极大的摧残,人浮肿、血压高、胃病复发。

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合肥包河区法院非法开庭,枉判刑纪广杰七年,同年十一月纪广杰被送往安徽宿州监狱。纪广杰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监狱时血压高到230/170,在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邪恶违法收监对其进行残酷迫害。纪广杰在送往宿州监狱之前,家里亲人没接到任何有关纪广杰被判刑、被送往何处的通知。恶党所谓公检法人员才是真正犯了“破坏法律实施罪”,这帮恶人的做法说明中共邪党根本不讲法律。

在监狱,纪广杰不转化,不穿囚服、不做奴工。据纪广杰本人叙述,他在监狱期间,每天派两名罪犯包夹看管纪广杰,监狱恶警经常将他带去强制抽血,并强制他吃各种不明药物,不吃就灌。有一次恶警指使几个囚犯压住他、掐着脖子强行灌药,差点窒息。其家属多次前去探望,狱方态度恶劣不给接见。由于监狱环境恶劣,纪广杰血压一直在260以上持高不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其家属获悉情况后,要求放人,狱方恶警黄启俊说:“出去就死的人,才能保外就医”。

后经国内及海外同修营救,又因其血压持高不下,二零零九年监狱才同意保外就医。但当监狱派人到合肥办理纪广杰保外就医手续时,纪广杰户口所在地,“合肥市包河区芜湖路派出所”受合肥“六一零”指使,不同意纪广杰保外就医。邪恶继续对纪广杰进行毫无人性的迫害。

到二零零九年六月,纪广杰在监狱被关押迫害突然晕倒,脑内出血,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左眼失明。从X光片反映,出血面在5CM大小,狱警恐出人命,担心纪广杰死在监狱,为推卸责任,才通知纪广杰家人第二天将纪广杰接走(当时还躺在病床上)。

因邪恶的对他的严重迫害,纪广杰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由其家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照顾其起居生活。将近三年的时间里,身体状况一直很差,经常头痛头晕,身体每一个关节都疼、难受。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徽宿州监狱还不放过迫害,还在电话里骚扰其家人。据纪广杰自己反映,他主要是受监狱迫害所致。

纪广杰的妻子张兰萍(也是法轮功学员)也多次被绑架关押、劳教。迫害十三年来,他们全家团聚的日子只有三年多。孤独的儿子一个人在家,一边上学一边奔波于监狱和劳教所给父母送衣物,小小的年纪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有时去了父母关押的监狱、劳教所恶警还不让他见父母。有一年的冬天,因天气寒冷,儿子去给爸爸送棉被、棉衣,结果连门都不让进。儿子多次恳请看门警察,要求把棉衣棉被送给纪广杰,也遭到拒绝。恶警还胡说炼法轮功不要穿衣服,媒体多有报导监狱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春风化雨”,而现实却正好是相反的。

纪广杰家还多次被非法抄家 ,吓的孩子不敢在家住。一次合肥包河区芜湖路派出所恶警硬砸坏两道门,入室抢劫没搜到东西,随手拿走他家的工具灯,门也不关,扬长而去。以后抄家邪恶就直接带锁匠,直接开锁入室。在中共邪党操控下,警察有恃无恐,执法犯法,迫害善良而不知罪恶。

善恶有报是天理,相信不久的一天,恶事干绝的恶人必然会遭到上天的惩罚。

直接参与迫害纪广杰的单位有:合肥市国安、合肥市公安局,合肥包河区法院,合肥市“六一零”, 合肥市瑶海区“六一零”, 合肥包河区芜湖路派出所,安徽宿州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6/安徽合肥市纪广杰生前遭受的迫害-261626.html

2009-11-22: 合肥纪广杰遭关押迫害 左眼失明
安徽合肥大法弟子纪广杰被劫持在宿州监狱数年,关押期间血压居高不下,合肥610称“不转化不准放人”。08年6月,纪广杰被关押迫害致脑溢血,不省人事,左眼失明。

安徽合肥大法弟子纪广杰,60多岁,2003年8月为说真话、讲真相,被安徽合肥610恶警绑架,以莫须有的罪名,所谓“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合肥包河区伪法院非法判刑7年。当时纪广杰血压高达240/120以上,仍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监狱迫害。

安徽宿州监狱恶警,每天派两名罪犯包夹看管纪广杰,并指使罪犯将纪广杰按倒,掐着脖子强行灌药,差点窒息。

纪广杰血压居高不下(经常高达270/130以上),且经常受到精神高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宿州监狱于2008年初给纪广杰办“保外就医”,遭合肥610恶警强行阻扰,称“不转化不准放人”。

2008年6月,纪广杰在监狱被关押迫害致脑溢血,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左眼失明。狱警恐出人命,立即通知家人接人。

纪广杰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由其家人24小时轮流照顾其起居生活。至今其左眼仍失明。据悉,近期安徽宿州监狱仍在电话骚扰其家人。

据了解,安徽宿州监狱直接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黄启俊、唐传有、翟建华等;合肥地区参与迫害单位是合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参与迫害恶警待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2/213100.html

2009-07-11: 安徽合肥大法弟子俞美秀已回家
被合肥女子劳教所超期关押三十六天的安徽合肥大法弟子俞美秀在国内、外大法弟子的援助下,已于2009年6月19日释放回家。
在关押期间合肥女子劳教所对俞美秀进行残酷迫害,并说要一直关押她,不放她回家。
在此谢谢国内、外大法弟子,谢谢共同参与配合援助俞美秀的同修。合十。

现在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一大队还关押着四位大法弟子。二大队是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大队。合肥大法弟子张兰萍现仍被关押在二大队(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有相关信息报导),其丈夫纪广杰于二零零三年被合肥“六一零”恶警绑架、非法判刑七年。在安徽宿州监狱被迫害出脑溢血,现被家人接回家。请国外大法弟子援助,叫合肥女子劳教所停止对张兰萍的迫害,无条件释放被关押的张兰萍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1/204383.html

2007-11-17: 安徽宿州监狱奴役法轮功学员
安徽宿州监狱以华腾公司为名,对外招揽外贸加工活,强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服装厂奴役,而且奴役强度非常大,奴役时间也非常长,一般是每天早晨六点多钟出工,晚上十一点多钟甚至更长时间才收工。若不参加奴役或奴役时间达不到恶人们的要求,就加大迫害。

现在在六监区,法轮功学员王羽就是因为完成的奴役量不够而被关进小号。今年春天在四监区,法轮功学员沈学安(音),因坚持信仰不参加奴役,被铐在窗子上三、四个月,沈学安全身都被铐肿起来了。

这样的奴役强度一般的犯人也承受不了。今年十月九日五监区的犯人李其中(音、外号小云南)因没完成任务被犯人毒打后,又被警察毒打,被逼的跳楼自杀。合肥法轮功学员李林也关在这个监区。五监区监区长是邓洪武(音),教导员是陈雷。一监区的李富民(音)在二零零七年二月份因生病没有完成生产任务(打纬纱),被关进小号一个月,放出第二天就强迫其干活,因承受不了跳楼身亡。监狱对外宣称是畏罪自杀。一监区长是王怀强,教导员是雷波。

法轮功学员费章金就是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上午10:30—11:30在五监区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方应舟也被关在这个监区。法轮功学员纪广杰被迫害的高压270,等等许许多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7/166710.html

2007-10-30: 费章金被安徽宿州监狱迫害致死,二名大法弟子生命垂危
安徽大法弟子费章金,于2007年9月23日中午在宿州监狱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纪广杰、孙方熙等人遭恶警残忍迫害,目前生命处于极度危险中。

合肥叉车厂大法弟子王洪荣是被宿州监狱恶警迫害致下肢瘫痪、直至生命垂危时才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下旬被放回家的,回家两个月便含冤离世。

纪广杰、孙方熙等大法弟子遭迫害 生命垂危

现在大法弟子纪广杰(男,合肥人)在一监区被迫害,现血压高至上270,低压210,生命处于极度危险中。纪广杰于2003年7月19日被安徽合肥不法人员非法羁押,被判刑7年,并于2004年11月从合肥看守所转宿州监狱,遭惨无人道的折磨。

大法弟子孙方熙自从2007年3月从安徽白湖监狱转入宿州监狱,一直被关在小号(严管队),现在绝食,生命处于极度危险中,恶警灌食,将其牙撬掉。孙方熙,安徽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原广播电视厅)工程师,2001年元月初被非法送到南湖劳教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大法弟子沈学安,被非法关押四监区,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吊铐在监室的窗子上3、4个月,全身浮肿。

大法弟子王满意,被非法关押四监区,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背法,被恶警用电棍插在嘴里电击,整个口腔被电烂,一个多月不能吃饭,只能喝一点流汁。

大法弟子王羽,被非法关押六监区,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一直关在小号3个月,放出去几天,又关3个月,又放出去几天,再关3个月。

大法弟子方应舟,被非法关押一监区,被关小号5个多月,其间绝食被犯人张军(外号黑子不懂医)灌食,牙齿被撬掉,嘴唇被张军等人用钢针扎穿,舌头也多处被扎穿,并用钢针扎其十指,其中一根钢针搅断在手指内,犯人用刀划开取出(不打麻药)。犯人行恶,都是恶警指使,且恶警都在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30/165547.html

2006-06-19: 安徽第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一)
自2000年安徽省劳改系统“转化法轮功基地”确定在宿州后(男子为安徽省第三监狱,又称宿州监狱,女子为一墙之隔的安徽省女子监狱),所有新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在此。由于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都实行“A”级管理,(最严厉的管理级别),“未转化”和“转化不彻底”的学员互相之间处于隔绝状态。

因此,几年来,虽然大法学员在监狱内受到了各种非人的折磨与迫害,但由于恶警不给家人接见,不给打电话,不准在通信中有丝毫提及有关事情,对大法学员的迫害進行严密的消息封锁,很难得知迫害的具体全部真相,现就得到的部份迫害情况予以披露,大家可从这一孔而见全貌,印证恶党的暴虐与邪恶。近年来,在宿州监狱绝食遭受严重迫害的大法学员还有戴志峰(淮北濉溪县),王健(合肥市),曹雄斌(安庆市),李策(阜阳市),季广杰(合肥市),前3人均已释放,后2人仍在关押。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9/130828.html

2006-03-22: 安徽省宿州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据狱中传出的消息,去年(05年)8月19日至21日,宿州监狱使用同样的方法对大法弟子李宁(用七指电棍毒刑)、杜善伟(是淮北警察,为法轮功穿着警服上访),王满义、季惠年施以酷刑折磨。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季广杰,王雨等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2/123429.html

2005-04-08: 纪广杰,男,40多岁,安徽省合肥市人,一位可敬的坚定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他为救度众生,因制作、传播法轮大法真象资料,于2003年7月19日被安徽合肥不法人员非法羁押。家属曾在合肥看守所与纪广杰见过面,纪广杰对家属说:“如果我被送往宿州监狱,我一定给家里来信。”后来家属一直未接到来信,也不知纪广杰情况怎样。于是电话咨询合肥看守所,方知纪广杰次年被判刑7年。并于2004年11月从合肥看守所送往宿州监狱。纪广杰在送往宿州监狱之前,家里没接到任何有关纪广杰被判、被送往何处的通知。这样的做法无论从哪方面讲,都说明对法轮功修炼者是不公平的,不讲法律的。

据有消息说,纪广杰在监狱不穿刑服,不承认自己是犯人,遭到了非人的折磨。纪广杰被非法判刑后,在血压高到230/170,在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被劫持到安徽省宿州三监第八监区非法关押。其家属二次去探望,遭到监狱不法人员的蛮横拒绝。

2004-08-24: 安徽合肥公安伙同610不法人员迫害大法弟子。2003年7月,他们绑架大法弟子王雨、纪广杰、胡恩奎、马玉兰等人。为掩人耳目,他们在旅馆里秘密迫害大法弟子,包括审讯、残酷用刑;三天三夜不准纪广杰睡觉,胡恩奎被吊铐5天,8个月后手上伤痕仍清晰可见,腿被打残,不能正常行走。直至2004年7月30日他们非法开庭家属才知道,因警察阻止,家人无法知道更多详情。

在庭上,“审判人员”及法庭指派的律师对公安和610不法人员刑讯逼供的犯罪事实却避而不谈。

2002-01-16:合肥大法弟子遭绑架
2002年1月13日晚上6点多钟,合肥市大法弟子余美秀、纪广杰、朱广珍、王健、李国珍在安徽省女教所附近的路上行走,被女教所的恶警看见,打110报警后被强行抓走,至今下落不明。希望大家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6/23289.html

合肥市联系资料(区号: 551)

2021-11-24:蜀山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李卫华,是此案的公诉人,电话0551-6350347318955183473
蜀山区法院法官孙钰负责此案,电话6535778218956039772
蜀山法院刑庭庭长吴小水,6535786218956030807
再次强烈呼吁 呐喊无条件 当庭释放善良的好人王敦龙!
姚军,瑶海公安分局局长,兼瑶海区副区长,13856084999
刘世谦,政委,座机66262802,手机18905510618
李新明,副局长,6626280313909697916
王宏乐,副局长,6626280413605518521
陈恩毅,纪委书记,6626280513956005060
乔芝平,副局长,13955116382,分管法轮功
章政,政治处主任,6626280713805515497
马晶,副局长,6626280818905512447
张迎宾,副局长,13505510498
瑶海国保大队
桑俊松,大队长,6626286913955171607
许家成,教导员,6626286513855199925
李万山,副大队长,6626286513805516657
卢厚山,13805512735
祖金平,6626286913696528098
方和康,13965099825
贾力,18656097097
王军山,13033059506
李宏让,18963780917
余强华,13855109197
张鑫,13856026011
李仲权,13956011881
龙岗派出所
值班室,66263415、67671215
张言波,所长,6626343013865516644
王友勤,教导员,6626342813705655995
王成贵,副所长,6626343213805600326
韩劲松,副所长,6626342913956980051


2021-11-17:合肥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
合肥市经开区莲花路788号,0551-6383811063812601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合肥大法弟子纪广杰家属给监狱长的信
监狱长:

你好!我是被关押在安徽省宿州三监第八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纪广杰的妻子。十二月三十日我和纪广杰的妹妹同去探视纪广杰,遭到你的属下唐干警的拒绝,理由是:纪广杰表现不好,不允许接见他。说:“纪广杰血压很高,有生命危险时会打电话通知你们”。当我们和他磋商要求见一面时,他态度蛮横无理,要哄我们出去。并扬言你们告我去。我们只得返回。

因天气寒冷,元月四日纪广杰的儿子又去给他爸爸送棉被,棉衣。结果连门都不让进。他儿子多次恳请看门干警,要求把棉衣棉被送给纪广杰,也遭到拒绝。

另外,纪广杰被非法送三监前我们在合肥看守所见过一面,他说如果把我判刑送到三监,我一到三监就给你们写信。但至今我们没有收到他的信。在接见室我们向夏干警询问此事,夏干警说:“我们叫他们写,他们自己不愿意给家里写信。”

纪广杰被劫持到三监时血压高到230/170,在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你们却违法破例收监,不但不通知家属,当家属多方打听得知他在三监后,两次赶去探视都遭拒绝,甚至三九寒天连棉衣棉被这种生活必需品都不让送达,还胡说炼法轮功不要穿衣服,甚至要把探视的家属哄出去。媒体多有报导监狱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春风化雨”,而我们家属的亲身经历却正好相反,我们确实很担心监狱干警对家属如此蛮横无理,那对纪广杰的待遇就可想而知了。

纪广杰没给我们来信无非有两种情况:一是被折磨的无法执笔写信。二是写了信被扣压。在这寒冷天气,他只有一床薄被,血压又高,他目前处境一定恶劣非常。

监狱长,你属下的这种种言行是否符合法律?即使对一个判了死缓的刑犯,也不能不讲最基本的人道吧?炼法轮功的不给接见,不给通信,让他们受冻,对探视家属蛮横无理都是你们监狱的规定吗?如果对炼法轮功的可以不讲法律,不讲人道是你们自定的监规的话,那也应该把它公布于众,也就不需要你下属多费口舌了。

恳请你在一周内给我们家属一个合理的答复。我们得不到答复会将以上情况致函相关部门直至司法部及全国人大。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