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4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 桦南县 >> 杨晓峰(杨小峰), 男, 43

杨晓峰(杨小峰)
杨晓峰(杨小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01: 黑龙江省桦南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

......杨晓峰,男,1972年8月出生,劳教3年零3个月。遭中共勒索现金五千元。

2000年,杨晓峰去北京上访遭北京顺义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桦南县610和国保大队人员劫回,在桦南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月个释放。不久,又被国保科、立新派出所无理由的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二次共勒索了五千元,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才放回。2001年1月13日,杨晓峰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2003年回来后,县公安局副局长卢光和国保科李军,不断的骚扰企图加重迫害,被迫流离失所近三年。

2008年4月8日,杨晓峰遭国保大队流氓警察陷害,非法判1年零3个月劳教,关押在绥化劳教所。关押期间受尽各种酷刑折磨:把香烟点着插进两个鼻孔里、用万伏电棍电、上大挂等。

在桦南县遭警察陈玉君、陈洪辉、于洪军、崔广林的毒打。肋骨骨折三根,一只耳朵打聋。刚结婚一个多月的妻子承受不住警察的多次骚扰被迫离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黑龙江省桦南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314989.html

2014-02-09: 黑龙江杨晓峰历经两次梦魇般劳教迫害

黑龙江省桦南县杨晓峰修炼法轮大法,原来的脑神经痛和胸膜炎等严重疾病全部根除,全家人感谢法轮大法。

然而,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杨晓峰坚持信仰,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八年两次分别被关押于佳木斯劳教所和绥化劳教所,历经酷刑和奴工,共计三年时间。中共的迫害,使他失去家庭,同时父母受到严重伤害。

杨晓峰,男,一九七二年八月出生,四十一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短短半个月,杨晓峰不断明白大法的法理,心灵不断净化,心性不断提高,他的脑神经痛和胸膜炎等严重疾病全部消失,全家感激大法师父。下面是杨晓峰自述其被中共迫害的经历。

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被迫害骨瘦如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罗干等利用中共对大法发动了史无前例的迫害,为此,我和本县的同修在七月二十一日一起,到黑龙江省政府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结果,所有来上访的人都被非法关押,仅哈尔滨体育馆就关押了一万多人,我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了双城的一个学校。

双城有三个学校都关押了来上访的各地大法弟子,白天晚上不让休息,晚上强制我们坐在学校广场,电视、电台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播放诽谤大法的言论,同时,广场一圈都围满了警车和警察,不停的发出刺耳的警笛声,还有邪恶之徒的嚎叫声。

我们全体大法弟子坚决抵制,集体背诵大法《论语》,背法声响彻广场,在这里,被关了二天,然后,由县公安局派人把我俩绑架回来。

在二零零零年,我和四名法轮功学员再次上北京检察院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被绑架到北京顺义派出所,然后,被县六一零和国保大队人员押送回县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三个月后释放。不久,又被国保科、立新派出所无理由的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二次共勒索了五千元,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才放回。

出来后,当地六一零、国保科和前进社区多次派人骚扰我,监视我,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

在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三日,我和本县同修再次进京上访,到天安门为大法请愿,遭到广场的恶警和军队的暴力迫害,当时警棍向雨点一样打在我们的头上、身上,随后被绑架。然后又被当地警察押回到县看守所继续关押,不久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

佳木斯劳教所:冷冻、 酷刑、万伏电击

在佳木斯劳教所里,大冬天窗户开着,屋里放着几个铁椅子,他们叫老虎凳,他们把我铐在老虎凳上,整个身体不能动,一会人就冻僵了,就这样,迫害了我四天四夜,白天晚上不让睡觉,下来后,好多天才恢复过来。

在二零零二年六月份,整个劳教所更加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早四点到晚九点,把大法弟子关在一个屋子里,用最大音量播诽谤大法的录音、录像。

对于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分别关在了各个小黑屋里,恶警和犯人联手用最邪恶的酷刑折磨着坚定的大法弟子。把他们左右两手抻开扣在两边的床头上,屁股下面坐一个圆形扇面的塑料片,是立起来了,象刀子一样,人坐到上面,一天一宿就会皮开肉绽,内裤就会粘在屁股裂开的伤口上,骨头都疼,那种痛苦无法形容,我就这样被他们迫害着。

当时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队长叫刘洪光,副大队长姓张、教导员姓方、中队长杨春龙,还有一个用各种卑鄙手段“转化”大法学员的恶警姓郭,还有一些恶警已经不记得叫啥了。 后来,姓张的副大队长又带领其他恶警对我在头上、脖子等处用万伏电棍乱电,使我痛苦不堪,还有的学员被他们用胶带把嘴封住,然后,抓住头发往墙上狠命的撞,惨叫声不绝于耳。白天晚上不许睡觉,刚一闭眼,就被恶警指使的犯人一顿拳脚相加,其迫害邪恶至极,且极其疯狂,有一个十七岁左右的犯人被指使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当他看到恶警和其他犯人对大法弟子行凶、行恶的邪恶恐怖场面,吓的精神失常了。

二零零三年,我结束了两年梦魇般的劳教生活,回到了家中。在我回来后,以县公安局副局长卢光和国保科李军为首的恶警不断的骚扰我,企图迫害我,所以,我被迫流离失所近三年。

绥化劳教所:电棍猛击、“上大挂”、点着香烟插鼻孔、奴工等

在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国保大队的陈玉军打我的港田车(当时我不认识他),骗我到公安局,他们一伙人在后面开车跟着,把我骗到公安局后,陈玉军多次用矿泉水瓶狠命的打我的头部,他们解我的裤腰带,我不让,国保大队副队长陈洪辉(已遭恶报死亡)、副局长于洪军、陈玉军、崔广林等疯狂的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按在桌子上,致使我的胸口非常疼痛,肋骨骨折三根,一只耳朵打聋,强行抢去我的裤腰带,将我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在被关押期间,我坚持炼功,很快就痊愈了。不久,恶警又将我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送往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导致我刚结婚不久的妻子也离开了我。

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和集中营,为了逼迫大法弟子写“三书”,他们就对大法弟子用酷刑。我刚被关进去,就被中队长刁雪松、恶警金庆富用电棍猛击我的头部,用手铐反铐我的双手,吊挂在两张床的床头上,悬挂着,这种“上大挂”是非常残酷的一种酷刑,手铐会象刀一样刮进手腕皮肉里,用不上二十分钟,双臂就会废掉。

然后,恶警把香烟点着,插进两个鼻孔里,呛的我睁不开眼睛、透不过气来,然后,还拳打脚踢。一共给我上了二次“大挂”,我的两手腕多处皮肉被刮坏,一只手背肌肉坏死,麻木不听使唤;一侧胸肋骨被刁雪松打折,不知折了几根。在第二天,正是酷热的夏天,在重伤的情况下,还指使刑事犯人看着我到外面场地搬大水泥石头,整天都是恶警的恐吓和刑事犯人的打骂声,那里就是一座人间地狱。

在绥化劳教所,每天还要挑牙签,编汽车坐垫,材料都是有毒的原料,满屋灰落在身上极痒,皮肤过敏起疙瘩、咳嗽,恶警还给分配任务,完不成,还要受到恐吓和刑事犯的打骂,而且还加刑期,有的被迫害的全身瘫痪,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半身瘫痪,我的一条腿也瘫痪了九个多月。

每天强制劳动,早上还要四点起床,坐小板凳,干完活回去后,还要接着坐小板凳到晚上九点,不许起身,否则,就是刑事犯的拳打脚踢。

其实,这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刑事犯都是社会上的人渣,在这个黑窝里,他们内心也充满恐惧,自己都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每天吃的都是猪狗都不吃的东西,这里的罪恶太多了,这里的空气都充满了邪恶,让人透不过气来。

在绥化劳教所,记忆中,最邪恶的恶警有刁雪松、金庆富、石健。

中共迫害给家人造成极大伤害

在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我离开了这个万恶的地方。这里给我造成的伤害刻骨铭心,给我年迈的父母带来无限的伤痛。这些年来,我不断的被抓,中共的迫害给我及家人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

两个姐姐多次的被非法关押和判刑,使我们的家庭雪上加霜,父母亲为我们三个儿女整日担忧,苍老许多,也给我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造成很大的经济困难和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9/黑龙江杨晓峰历经两次梦魇般劳教迫害-285785.html

2009-09-12: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暴虐

严管寝”迫害

2009年1月以前,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一大队二中队有六个监号(劳教所内部叫寝室),其中第四、五、七三个监号,是由恶警金庆富和一个姓曲的恶警包管的所谓“严管寝”,尤其以第四监号最为邪恶。所有刚被绑架到这里的学员,都要在这些“严管寝”里被迫害三个月,然后才能转到其他三个监号。有的坚定的学员,直至出去前还在这里被迫害。

在第四监号,恶警金庆富挑选了李英军、孙立峰、孙成富、施玉峰、范治中、齐国军、孙志海、孙茂坤、张柏春等刑事犯进行包夹,其中的施玉峰、范治中被其他刑事犯称作“两大恶人”。学员张圣洁、杨晓峰、朱明君、王东旭、卜全忠、耿会宾、李荣道、丁学森、齐贤安、张佩增、李辉耀、高永军、王洪忠、牛荣明、李崇俊、马利君、高连举等,都先后遭受过这些包夹刑事犯不同成度、不同手段的迫害,如打嘴巴子、拳打脚踢、多人殴打学员、辱骂、勒卡等。

刚被绑架到“严管寝”的学员,会被要求在几天内背会劳教所的35条“所规所纪”、唱几首规定歌曲,中午要“码坐”,晚上坐到11点才让睡。包夹的刑事犯经常考问、打骂学员。

在室内卫生,被子、床单、枕包的摆放等环节上出现恶警不满意的地方,都要受到扣分、加期、不让家属见面、不让上超市的威胁和“处罚”,同时会被刑事犯打骂,而恶警金庆富常常暗示、指使、纵容刑事犯行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2/208189.html

2008-12-06:  曝光桦南县公安局国保陈洪辉犯罪事实

桦南法轮功学员杨晓峰被绑架

2008年4月9日早上桦南公安局国保科的恶警到杨晓峰家非法抄家,杨晓峰刚刚结婚不到一个月,正在新婚燕尔之际就被绑架,妻子多次找到公安局理论都被拒之门外。

杨晓峰现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

......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2/6/191177.html

2008-07-11: 绥化劳教所对杨晓锋、齐文彬等大法弟子的迫害
2008年5月27日,黑龙江省大法弟子杨晓锋被非法从桦南县看守所转押到绥化劳教所后,恶警金庆富、钱世良、毕非、刁雪松逼迫杨晓锋写三书,遭到拒绝后,恶警们将杨晓锋两手绑在床上,然后猛击杨的胸部,又用胶带封住嘴,然后同时点着四只烟分别塞入两个鼻孔,恶警称之为熏大烟,共熏了一盒烟,然后还用烟头烫杨的手指甲。晚上杨晓锋吐痰时都吐出一个烟头来。

当天晚上,劳教犯李英军在恶警刁雪松、金庆富的唆使下对杨晓锋进行殴打,5月28日晚上李英军又对杨晓锋进行殴打长达一小时。29日清晨宋国军又对杨晓锋进行殴打。

残酷迫害造成杨晓锋至今一个多月呼吸困难、出现严重心绞痛状态,绥化劳教所不但至今没送杨晓锋去医院治疗,在这种情况下还逼迫杨晓锋搬砖石等沉重奴役劳动,继续进行迫害。

双鸭山市四方台矿的大法弟子齐文彬不唱邪党歌曲,不背所谓所规队纪,遭到恶警高忠海、刁雪松、刘伟的迫害:吊起来,用针穿手指盖,用电棍电小便、脚等敏感处,并用烟头烤眼皮、鼻孔直到烤出燎泡,施酷刑长达七个多小时。齐文彬在6月6至7日开始出现头晕,一天比一天重,出现语言不清、眼前发黑、手脚不好使,大小便不通,后经导尿才尿出来。现齐文彬踝骨部肿大踝骨弯曲,双脚弯向内侧,不能站立,每天都有人每小时轮番看护。在这种情况下,劳教所只是送齐文彬做了CT,经狱医检查。恶警们反诬齐文彬装病,并加以迫害,每天开饭唆使四个劳改犯连推带拖着去食堂。有一个狱医说过按齐文彬的病情早应该回家了。

在绥化劳教所还有一曲姓大法弟子在鸡西看守所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转押到绥化劳教所之后,每天都遭到恶警、劳教犯的多次殴打,现状况非常悲惨,请鸡西同修通知家人快去要人。

请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加持杨晓锋、齐文彬等大法弟子正念闯出魔窟。并告诉有关家属立即去绥化劳教所要人,追究劳教所的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1/181817.html

2008-04-14: 黑龙江省桦南公安局副局长于洪君
桦南公安局副局长于洪君,主管迫害法轮功,每次都由他亲自带队抓捕法轮功学员。去年将法轮功学员李广明送劳教所劳教。目前法轮功学员张丽珍、杨晓峰仍被非法关押在桦南县看守所。此人言行比较粗野,一副流氓相。连最起码的文明礼貌都不懂。对以礼相待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也非常粗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4/176468.html

2008-04-11: 黑龙江省桦南法轮功学员杨晓峰被绑架
2008年4月8日下午,继法轮功学员张丽珍被绑架之后杨晓峰又被绑架,4月9日早上桦南公安局国保科的恶警到杨晓峰家非法抄家。目前他们被关押在桦南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1/176275.html

2004-03-16: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至68岁,下到18岁,甚至还有残疾人,各行各业都有,有干部、工人、农民、学生、教师、商人、警察等,多人被折磨致伤致残,数人被折磨的精神失常,有很多人被超期关押,或被第二次非法劳教,有一家几口的都被劳教的。有相当一部分人修炼前身患多种病症,修炼后身心健康,因遭迫害不让学法炼功而旧病复发;也有原本健康的身体被迫害得重病缠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桦南县(40人)

女(26人):
1 张桂芬(林业局,1年)
2 程淑杰(林业局,1年半)
3 陈法芝(林业局,1年半)
4 张亚杰(林业局,1年半)
5 贾玲(果品公司,49岁,1年)
6 于桂芳(驼腰子乡,54岁1年)
7 刘清丽(曙光农场,2年)
8 张丽珍(前进街,37岁,3年)
9 杨玉华(前进街,32岁,3年)
10 杨玉波(林业局,34岁,3年)
11 张玉芹(34岁,2年)
12 赵香丽(40多岁)
13 郭新爱
14 孙宇霞(公安局)
15 顾福荣(42岁,1年)
1
6 孙玉环(40岁,1年)
17 王红艳(41岁,1年)
18 宋宏文
19 宋秀青
20 常秀华(32岁,1年)
21 孙丽(20多岁)
22 王忠英(林业局)
23 张玉杰(林业局)
24 郭仁爱(林业局)
25 孙岩(林业局)
26 张亚杰(煤炭公司)

男(14人):
1 熊长树
2 宫成刚(31岁,3年)
3 张显录(石头河子乡,30多岁)
4 季晓东
5 夏至良(40多岁)
6 赵永利(胜利乡,37岁1年半)
7 刘少生
8 付宏雁
9 张春辉(36岁3年地质勘探队)
10 祖福祥(林业局)
11 商锡平(林业局)
12 隋洁学
13 杨晓峰(29岁,2年)
14 马吉顺(38岁,2年)

2001-03-14: 黑龙江桦南林业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
黑龙江桦南地区自1月10日以来,先后有几十人进京证实大法,他们中有农民、教师、工人、派出所所长、私营老板、储蓄所负责人,最大的年近七旬,最小的是十四岁的中学生。其中半数以上的弟子走上了天安门,抛传单,打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其中一位男弟子打开横幅、抛完传单后,一名武警扑上来,这位弟子大声断喝:我有什么错,凭什么抓我,大步离开。该警察被这位学员的凛然正气震慑得不知所措,广场上巡逻的武警、士兵木然呆立,目送了这位学员的安然离开。而女学员被抓后关在了朝阳区拘留所,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与污辱,由于她们不配合邪恶,拒绝非法审讯与关押,不报姓名、地址,被邪恶残酷殴打,其中一女同修被打得4次昏死,头发大把揪掉,头皮显露,惨不忍睹。女同修因以绝食抗议邪恶没有人性的恶行,被扒光衣服,双臂架起,绑在类似"十字架"的名为"绑板"的刑具上,门窗洞开,通风冷冻,直到停止绝食,期间大小便全在"板"上,但是誓死捍卫大法,"生无所求,死不惜留"的伟大的同修们没有向邪恶低头,其中两位在绝食几天后被无条件释放,其余的被当地驻京专管法轮功学员上访的警察认出并领回当地关押,至今未被释放。其余留在北京的同修开始了坚持不懈的洪法、讲真象、揭露邪恶、救渡众生的"助师世间行",他们挂条幅、发传单、张贴真象材料,融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其中有数位同修在散发传单时被邪恶所抓,受到了残酷的殴打,但同修们没有向邪恶透露任何情况,至今仍被关押在北京。

注:已知桦南县看守所被关押弟子:李成,杨小峰,张春晖,张丽珍,杨忠福及其母与妹,刘生,于淑兰及其孙张玉松,还有不知姓名的数人。桦南林业局:夏志良,主福祥,程淑杰,王忠英,张亚杰,张桂芬,郭光林,高旭及其妻。

佳木斯 桦南县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22-07-14: 桦南县公安国保警察
邪党党委委员:
王锦峰 17604548585 13836697678(主管国保,亲自出动参与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国保大队 大队长:
李晓林 13846118868 15636483868(参与骚扰)
曾劲峰 13349446015(参与骚扰)
黄永红 15590931969 13349448599(参与骚扰)
桦南县立新派出所:(有相关参与人员)
所长 葛志新18945445566 16645851980
副所长 刘家辉 13644689777教导员 米春海15845434555警察 杜吉发15645470518 15145496999警察 李海 13029786969警察 张成学 13251547990警察 谷宪彬13159976651警察 秦旭龙 13149547999警察 曲思烨 18945447177警察 李红坤 15645468822警察 王泽钦 18814523405(曾参与电话骚扰)警察 赵成龙 13163498167警察 周靖凯 18545436466警察 李基瑞 17545409995 13069925662
尹会峰 15214690567辅警
郭秀坤15846971357辅警
唐晓明 15764545618 13069929792辅警
江成龙 15765464544辅警

2022-02-20: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
邮编:150069
门卫:0451-86639034
大门:0451-86639052
接见室:0451-86639051

改造监狱副监狱长:
史耕辉13804541111、0451-86639088

入监集训监区大队长:
陶淑萍 13936257710、0451-86639047

2022-02-05:桦南县看守所主要责任人

黑龙江省桦南县看守所座机 0454-6300555
贾斌 看守所 拘留所 所长 13845425888 13136984488 此人积极配合中共恶党严管法轮功学员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