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7-0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北 >> 襄阳市(襄樊市) >> 李智慧(李智惠), 女, 7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6-13: 湖北襄阳法轮功学员李智慧遭骚扰迫害
李智慧,70多岁,从去年底开始,被襄阳樊城区国保队长李学军不断骚扰,说是因有人举报李智慧发放真相二维码,骚扰达几个月之久。直到近期得知,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在家执行,已到期。

参与迫害的是襄阳市高新区派出所,樊城区国保大队,为首的是国保队长李学军。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13/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44868.html#2261223213-4

2022-03-23:湖北襄阳法轮功学员李智慧疑遭国保骚扰
今年过年前后,襄阳市樊城区国保队长李学军不断催逼社区人员找李智慧,据说要送她去洗脑班。社区主任被逼无奈,打电话询问李智慧怎么办?李智慧决定与李学军见面,但李雪军没有回话,目前她住所处门口有人蹲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23/二零二二零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40392.html

2019-07-20: 自2017年五月至今,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公安分局国保,指示米公派出所、朝觐门居委会、立业路居委会、对七旬法轮功学员李智惠骚扰达7次之多(敲门、电话、利用单位参与等方式)。李智惠老人曾4次主动上门劝善,遭到朝觐门居委会人员强行拍照3次。一次次的骚扰给李智惠年近8旬的老伴造成严重影响,给俩位老人的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7月1日开始,各社区片警指示居委会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迫害,还调派一名交警进驻居委会配合参与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0/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90312.html#1972005218-33

2019-06-15: 坚持信仰法轮大法 湖北李智惠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
湖北襄阳市东风车桥厂退休职工李智惠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近四十年的顽疾荨麻疹、三十年的慢性肾炎、严重失眠等各种疾病痊愈了。中共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李智惠坚持信仰,遭三次非法关押、一次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遭暴打、电击、奴工迫害。

修大法 脱胎换骨

李智惠,曾用名李智慧,七十岁,女,退休前任湖北襄阳市东风车桥厂离退休办公室副主任。

一九九四年秋,当地几位离退休老干部来东风车桥厂介绍法轮功。有人借了一本法轮功书籍给李智惠,当天晚上,李智惠一气看完。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对李智惠醍醐灌顶,当即下定决心,这一生就修炼法轮功了。

走进大法修炼才月余,近四十年的顽疾荨麻疹、三十多年的慢性肾炎、二十多年严重的失眠、开始出现癌变的乳腺增生(两腋七个淋巴)、常年低烧(三十七度左右)、肩周炎、颈椎炎等各种疾病不治而愈。

修大法使李智惠脱胎换骨,李智惠的家人、多年的同事、朋友都是李智惠的见证人。

然而中共江氏集团却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一场残酷迫害。而李智惠也因为不放弃修炼,遭受了近二十年的迫害。具体情况简述如下。

三次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六月底,李智惠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说句公道话,在襄阳火车站被国保人员拦截,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月初,李智惠在家带五岁小外孙,襄阳樊城公安分局政保科长朱继学带领人民路派出所郭济剑、米公派出所杜某某等近十人,闯入李智惠家,非法抄家,小外孙吓得直哭。

尽管没有搜查到任何他们想要的所谓“罪证”,这一伙人坐在李智惠家,直到晚上八点家人下班回家,还是把李智惠绑架到行政拘留所,没有任何理由的一直关押了四十五天。在李智惠绝食、绝水四天三夜,身体出现异常的情况下,拘留所才通知单位把李智惠送回家。

二零零四年七月九日,李智惠在家陪伴放暑假数天的八岁小外孙,人民路派出所副所长郭济剑、警察朱新志,米公派出所指导员白某某(女)、魏某某等数人,再次闯入李智惠家,非法抄家。家里被翻到底朝天、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恶警抄走了李智惠的法轮功书籍、师父法像。

老伴和小外孙目睹全过程,恶警的暴行给一老一小造成巨大的伤害。十几年来,老伴惧怕敲门声,他一想到当年惨景,就心有余悸,造成亲朋来访诸多不便。

非法抄家未完,郭济剑带领四个年轻警察强行绑架,把李智惠从四楼拖下,塞进汽车,送到襄阳市第二刑事看守所。关押一周后,未经法律程序,李智惠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

湖北沙洋劳教所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五日,樊城公安分局政保科长朱继学及米公派出所白某某、吴某某等人,把李智惠及另外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押送到湖北沙洋劳教所,其中三人系李智惠本单位的同事,二人系单位家属。

到达后,李智惠被分到女子劳教所九队,一进大门,李智惠感觉寒气逼人,好象进入阴森恐怖的地狱。

副队长程榆(女、一九七八年出生)安排湖北宜昌吸毒者李薇(二十二岁)做李智惠的包夹。李薇寸步不离,盯着李智惠,强迫李智惠坐在一个小方凳上,保持一个不动的姿势,一直坐到晚上十一点,还不许休息,逼背监规。

李智惠要求休息,李薇不准,李薇穿着很尖的高跟鞋,站在李智惠的脚背上碾压,当时李智惠的脚就变得青紫肿胀,近两个月时间,才逐渐消肿。

李智惠质问她凭什么这么做,当晚值班的湖北荆门吸毒者张娟拿起一块肮脏的抹布塞住李智惠的嘴,抓住李智惠的头发往墙上撞击。当时值班的狱警杨某某(约四十几岁)走过来看了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走了。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八日早上,专门负责强制“转化”大法学员的狱警刘冰(女、“七零后”)、刘海燕(女、“七零后”)上班,李智惠对她们说:“我抗议你们的这种非法迫害。”话音未落,比李智惠女儿还小的刘冰扬手打了李智惠几嘴巴。

随后,刘冰安排张娟(荆门吸毒者)、金鑫(襄阳吸毒者)把李智惠拖到她们办公室旁边值班室,扔在地上。张娟抓住李智惠的头发往墙上撞击,刘冰打电话通知沙洋农场管教科叫他们带人过来(此部门有专门动用酷刑摧残大法弟子的专业打手)。

几分钟后,四个年轻力壮的男狱警提着电棍过来了。九队狱医刘秋红给李智惠量过血压后,向打手们示意:可以动刑。随后,四个打手同时动手,李智惠满地打滚,他们用脚踩着李智惠的四肢,从双手、脚趾、两腿、膝盖、后背、嘴唇、耳朵、到太阳穴凡是可及之处,全部电击。李智惠被电击的耳朵、嘴唇肿大、左边颈脖一大片水泡,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而狱警刘海燕不仅没有半点人性,还恶毒嘲笑李智惠像个“猪八戒”。在这里,李智惠被迫做了五个月高强度的劳工,穿灯泡、做耳机、收花生、剥桔皮等,李智惠累的双手变形、疼痛难忍。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湖北沙洋女子劳教所所有劳教人员在重兵押送下,搬迁到湖北武昌马湖特一号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在这里,李智惠被迫做了一年零四个月超负荷的劳工,做纸盒、腰带、年历等,以及各种他们找来的能赚钱的工作。每天,还要把几十斤重的包装箱楼上、楼下的搬运,不管年龄大小、体质强弱,而摧残大法弟子最邪恶的年轻体壮的吸毒者却被安排用来监管大法弟子。在这期间,李智惠曾被强制抽血。

襄阳市东风车桥厂参与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底,李智惠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在襄阳火车站被国保人员拦截,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从此,李智惠的单位东风车桥厂配合樊城公安分局国保、社区居委会对李智惠实施了十几年的骚扰、恐吓、威胁、监控、追踪。

每年的邪党“敏感日”,单位“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主任就会带人上门,骚扰、恐吓、威胁,或者片警、社区的电话骚扰,要求上门查看等各种方式。这几年,李智惠坚决拒绝这种骚扰、否定迫害,主动到社区讲真相,挽救她们。

李智惠退休前,单位非法扣发她数年所谓“文明奖”;二零零四年,李智惠被非法劳教后,单位扣发应得工资、每月只发340元生活费。

特别在李智惠被非法劳教后,沙洋女子劳教所专门负责利用心理咨询的方式“转化”大法弟子的狱警刘琼,找李智惠谈话,与单位合起来构陷她,企图“转化”迫害她。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5/坚持信仰法轮大法-湖北李智惠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388602.html

2015-11-18: 湖北襄阳市法轮功学员李智惠、胡高英被骚扰 宋玉珍被绑架
2015年11月13日晚8时许,湖北襄阳市法轮功学员李智惠被樊城区立业路居委会人员骚扰,居委会人员遭到拒绝后,离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8/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9301.html#151117225448-60

2010-09-27: 湖北沙洋劳教所的残暴迫害手段
湖北沙洋劳教所,地处天门市、钟祥市、沙洋县、京山县四地交汇之处七里湖,辖地沿汉宜公路沿线分布,占地很大。过去曾经是关押国民党被俘人员的地方。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这里成为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这个劳教所在封闭的环境下,强迫法轮功学员看中共诽谤法轮功的光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歪曲法轮功的法理,误导人走入歧途。该劳教所还把误入歧途的人输送到省内省外的洗脑班去散布谎言。除了精神上的扭曲,劳教所还以各种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

准军事化训练

对于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沙洋劳教所就换了一副面孔,由伪善变为凶狠,露出狰狞的真面目来。他们用军事化训练的借口,在训练的过程中加大训练的强度和难度,故意刁难、折磨法轮功学员。所谓军训就是逼着你长时间不停的走、跑、站、蹲,实质就是变相的体罚。最常用的是:蹲姿、站军姿、跑步、蛙跳、正步走、正步走分解动作、俯卧撑等,一练就是几个小时。饭吃不饱、水不让喝、澡不让洗、衣不让洗、觉不让睡,动作不标准还要挨打。用各种借口折磨法轮功学员,消磨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动作不“规范”者,不是训斥,就是被罚做“蛙跳”(双手抱头,象青蛙那样蹲在地上跳)、“上下蹲”、“俯卧撑”、“高抬腿”和“蹲军姿” 等高难度动作,直到恶警们满意为止。持续剧烈的运动常常使学员出现恶心,头昏眼花,呕吐等不良反应。

除了“走军步”、“站军姿”、回到监号,还要“坐军姿”、强迫学员坐在硬硬的床沿边,挺胸抬头、双手伸直搭在膝盖上、双腿与地垂直并拢、目视前方不准动,嘴里还要强迫背“所规队纪”。就连动一下身子,或咳嗽一声,都得事先向“包夹”报告。否则,便遭训斥或更重的体罚。

“关禁闭”、“严管”、野蛮灌食

对于不配合警察的无理要求、命令和指使的法轮功学员,警察就以“不服从管理”、“顶撞警察”等借口,将法轮功学员“关禁闭”或“严管”,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活动,包括上厕所。在这个过程中,沙洋劳教所还住进了一个特警队。如:荆门法轮功学员柳德玉就是被他们折磨残的。用开口器强行把口撑开,灌水灌食,甚至将铁匙伸进学员的咽喉,故意在里面乱搅一气,企图让食物吸入气管,有意折磨法轮功学员,不少学员嘴被撬烂,牙被撬松、撬断。

有位法轮功学员因在“小号”里高喊“沙洋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口号,九大队副大队长恶警欧阳代霞(因迫害法轮功多次受到上级的表彰)便冲过来恶狠狠的打了该学员几个耳光,打的她口鼻流血,随后又叫来狱医给她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还以该学员疯了为名,将其双臂和双腿呈大字形捆绑在“死人床”上。在“关小号”期间,除了高压洗脑,有时恶警还规定每人每天要剥完五十斤花生果,不许用脚踩或嘴咬,只能用手剥,不少新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从早上八点开始直至第二天天亮才能完成规定的任务;有的手指被剥的破裂流血,象火烧一样疼痛难忍,第二天再剥时,手还未触及到花生心里就发酥。

电警棍、手铐等刑具折磨

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警察用手铐将法轮功学员吊铐后,再用电警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有时用多根电棍一起电击。宜昌的郑德君就是这样被三大队警察魏鹏折磨过。

一次,因法轮功学员撕毁了诋毁大法的漫画,沙洋劳教所九大队二分队队长孙弘便通知场部政委周某,气势汹汹的带着一批男恶警在深夜将十二位学员拖进办公室,反铐双手,用高压电警棍,专电学员大腿内侧,一阵阵电击声和凄厉的惨叫声在劳教所的夜空交相回荡,令人心惊胆颤,毛骨悚然。

办公室外则安排狱医刘秋红拿着听诊器,随时准备处理被电昏死过去的学员。还有一次,恶警用“背宝剑”的酷刑将一名女学员双手反铐,然后蹬掉她的鞋子,命令她跪在地上,年轻力壮、五大三粗的男恶警踩着她的脚跟,用电棍击打她的腰部、双手和双脚,长达数小时,直到恶警自己打累了住手。

有位咸宁女学员,被恶警电击十来个小时,后背被电击烧伤面积有两本书那么大,身上其它地方也被电焦烧糊,密密麻麻的伤痕到处都是。

有位麻城学员因为不堪忍受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被逼从两层高的床铺上摔下,结果摔断了腰脊椎骨,劳教所不但不承担责任,反而还拒绝她家人保外就医的正当要求。

黄石学员罗凤英、襄樊学员李智慧、荆州学员董诗君、利川学员洪月英、荆门学员董登智、宜昌学员樊昌华、十堰学员韩丽惠、仙桃学员朱寿清、监利学员万桂芳、咸宁学员黄秋珍、大冶学员曹祥芬等等,都被这样折磨过。

奴工生产

警察还用下田间奴役劳动、或者到车间奴役劳动的方式,用生产奴工产品等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如:沙洋二大队就要求女法轮功学员陈梅芳(十堰二汽职工)每天刷花生十几袋,手指被刷烂了,还不准休息。

沙洋劳教所恶警专门挑一些又累又脏的农活让法轮功学员干,如掏垃圾、挑大粪、挖淤泥、打石子等。每到花生成熟的季节,女队的法轮功学员被带到男队摘花生。其实那不叫“摘花生”,而是“涮花生”,拿起一到两株花生,要求一下将上面结的几十颗花生全都涮下来,那个动作就象一个机器人,每人每天要涮八到十袋,一袋就是一百多斤(学员在家摘花生,一天还摘不到一袋)。没有完成任务的,晚上不准吃饭、睡觉,罚“站军姿”,站到后半夜两点才让睡。听说男队更加可怜,每人一天要涮十到十五袋。

殴打、体罚、性迫害

宜昌法轮功学员郑德君被三大队警察魏鹏体罚站“军姿”一天一夜,双脚肿的很大,还用电棍击打。

一名武汉学员刚进谈话室就被“包夹”将四肢分开捆绑在相对的两排床上,整个人横躺在监号走道中间不能动弹,另一个吸毒犯便用肮脏的牙刷刷该女学员的下身,致使其生殖器感染发炎。

一位刚刚被非法抓来的五、六十岁的老太太,被恶警指使吸毒犯踢伤下身,整个下身肿痛,不能行走,不能站立,大小便困难,卧床近半个多月。

一位十八、九岁小姑娘的双手、双腿被毒打变形。

一位二十来岁的十堰女学员被恶人扒光衣服铐在死人床上几日几夜,致使其精神失常……

加劳教期

对于坚定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如:咸宁赤壁市的周国祥,非法劳教期限已经过了,警察还不放他回家,直接延长劳教期限三个月,后来又延长半年,后来直接送咸宁赤壁市看守所关押一年多。

注射不明药物

零六年八月廿五日发表在明慧网上《我被湖北省沙洋劳教所用毒药摧残过》的原文:“我第一次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被关在九大队。大约于2001年的5、6月份,沙洋恶警借口‘防伤寒’,在强制下我被拖去打了一针,而那些包夹我的吸毒犯却一个也没有打针。打针后,我的身体开始消瘦,全身无力,反应迟钝,手脚缓慢,常常感到恐惧。第二年春,我被放回家后,仍然是这个状态。以至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认为我是因炼法轮功而炼成的这个样子。恶人们利用药物摧残法轮功学员的这一招多阴毒啊!最可恶的是他们将通过学法炼功而变的身心健康的好人有意迫害,又嫁祸于法轮功。在九大队对学员实施药物迫害的主要恶医叫刘秋红。”

“我第二次又被非法押送到沙洋劳教所,他们以给我检查身体为名,将我强行拖进沙洋七里湖医院,对我作了检查之后,说我身体合格。但是,他们却将早已准备好的一大筒不明药物在几个恶医与恶警按住我身体的情况下,强行将那一大筒药注进了我的身体。以后,我小解的时候发现解出的是蓝色的尿液。我是2月被关进沙洋的,到了3月份,我的神志已被迫害的不清了。有时,我说了什么,我自己也记不得,出现精神分裂状态。但却是偶尔出现这种情况。到了5月份,由于他们一直不让我睡觉,让我白天超负荷奴役劳动,晚上让我一个人站着。我站到半夜时,不知何时走到别人睡的铺位面前,说了些什么话,我不知道。有时,我不自觉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了我也不知道。恶人们夏天借口‘防中暑’,逼着对我灌汤剂和颗粒状药物。我的精神状态更差了。主要做恶的医生叫严红。”

由于中共信息的严密封锁,沙洋劳教所里发生的很多罪恶,到现在还不能一一叫世人知道。这里所说的也只是其中冰山的一角。随着世人的不断清醒,我们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沙洋劳教所黑窝里所发生的一切罪恶,都会曝光于天下的。请良知尚存的知情者,不断向社会揭露迫害,早日把邪恶曝光于天下,为早日制止这场迫害、结束这场迫害出点力吧!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7/230213.html

2010-05-23: 楚天血泪(五)
—— 揭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3980.html

2010-05-20: 楚天血泪(二)
—— 揭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
襄樊学员李智慧,五十六岁,不背“五十五条”,被“包夹”她的吸毒犯卡脖子、掐乳房、用高跟鞋的后跟碾脚背。向恶警刘冰投诉时,刘冰不但不处罚“包夹”,反而打她两个耳光,随后又示意两名吸毒犯将其拖到值班室,再从管教科叫来四、五个男恶警手持电棍同时对她用刑。在电击之前,还指使狱医刘秋红首先对她进行体检,认为身体没问题后,恶警便疯狂的踩住她的四肢,电击她全身约四十分钟,她仍不妥协,警号为 4259327的恶警又把她反铐在一把椅子上,对着她的太阳穴、耳根、嘴唇、手指尖等敏感部位再次电击约二十分钟。年近六旬的老太太被电击的双耳、嘴唇肿大,面目皆非,不成人形。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0/223977.html

2010-01-10: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的凶残
......
例四:五十六岁的襄樊法轮功学员李智慧,被四名男恶警用电棍电击了四十多分钟。在被电击之前,狱医刘秋红(女,四十多岁)还对李智慧的身体做了检查,认为没问题,便对那四名男恶警说:“可以开始了。”于是那些没有人性的恶警用电棍将李智慧的眼皮、嘴、耳根全部电破了皮,整个脸部几乎变了形,之后甩下一句话: “我们后天再来。”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0/216008.html

2007-06-26: 湖北襄樊市恶警对大法弟子李智慧非法抄家
2004年7月9日,以湖北襄樊市人民路派出所、米公派出所郭济剑、朱新志、白某(女)为首的恶警对大法弟子李智慧进行强行绑架并疯狂抄家,每件衣服都不放过。李智慧的女儿有一枚24k、6克重的金戒指,一条18k项链,一条珍珠项链的花陶瓷瓶不见了,无疑是抄家恶警所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6/157634.html

2005-08-01: 在沙洋的时候,仙桃大法弟子佟冬香抵制迫害,绝食抗议四个月,被九大队恶警们强行加期五个月。襄樊大法弟子李智慧(56岁的老太婆),被四名男恶警用电棍电击了四十多分钟。在被电击之前,邪恶狱医刘秋红(女,40多岁)还对李智慧的身体做了检查,认为没问题,便对那四名男恶警说:“可以开始了。”于是那些没有人性的男恶警用电棍将她的眼皮、嘴、耳根全部电破了皮,整个脸部几乎变了形,之后甩下一句话,“我们后天再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107446.html

2004-07-29: 2004年7月9号零时许,湖北襄樊地区资料点遭“国安及610”邪恶之徒的严重破坏,资料点财物被洗劫一空。连日来,十几名襄樊大法弟子[王永红、陈家武、陈波(市东立公司)、江东玲、小赵(女)、李智慧(女55岁左右),等等] 相继遭绑架。

襄樊市樊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朱平安(恶警:13908675045)连续五年间充当助纣为虐的打手,大部份襄樊弟子遭到过此恶警的打击迫害。今年7.20,恶警朱平安又一次带人将大法弟子陈家武家里的电脑抄走,同时被抄家的还有唐建华,他的部份私有财物被恶警侵吞;其中对襄樊大法弟子江东玲的非法抄家中,江东玲母亲的养老私房钱被四个参与非法搜查的恶警私分,并对其母动以手脚,在老人的再三哀求下,才退回3500元人民币(只是一部份),且直到零时近三点才离去。第二天恶警朱平安带人包围大法弟子聂振兰家,布控形成诱饵之势引同修上当,目前只有同修的姐姐才可进去送饭。

目前邪恶将大法弟子关押在襄樊第二看守所,其他不知名的大法弟子不知下落(待落实)。

襄阳市(襄樊市)联系资料(区号: 710)

2022-05-14:湖北省襄阳市中原派出所电话:0710-3820316
樊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电话:0710-3230597
国保大队队长李学军:13995703119

2022-05-14: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
骚扰人员电话 15550735225
李学利 13963585079或 13963585099
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人和办事处综治办 隋广军 13969504187
育才居委会书记 刘洋 13563033033
育才居委会主任 李秀梅 13869537356
蓝山社区 孙书记 13508933199
东升社区 片警 殷峰 13869503863
东升社区副主任 吕亚东 15553681977
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鱼邱湖街道办事处福源社区 邪党书记 刘晓闻 13686350635
其人年龄39岁,
其他号码:
18106350234 15376831215 15069512025
刘甲林 县综治办主任 0635-3900956 13906353206
杨荣奎 县610办公室主任 0635-3900807 15806353298
综治办 周厚林 13563510323
政法委
刘吉星 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0635-3953112 13906353356
王哲俊 常委副书记 0635-3900856 13563003566高唐县公安局
新任局长 岳宗恩 13906358821
以前的610头目殷国梁:0635-3982689(办)0635-3952658(家)13906353298
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张善军0635-3993630(办)
现任国保大队长 赵景海 手机 13963573063
17606356236,家电话 0635-3958016
分管国保大队副局长刘洪柱手机:13806353317
华兴刚13706350899
副大队长窦芳路13906353995
副大队长王英涛13963503166
副大队长周巍1356350970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5-31: 曝光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的恶魔警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31/15594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