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9-25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威海 文登区(文登市) >> 战淑英, 女, 73

个人情况: 山东省文登市农业机械厂退休干部

紧急成度:
拘留时间: 2004年8月10日左右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7-2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6-17: 山东七旬战淑英被莱西、威海市人员骚扰、监视

山东文登农械厂退休职工战淑英,现七十三岁,因炼法轮功多次被中共公检法机构拘留、劳教、关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五年正月到莱西市妹妹家住,当年七月初她刑事控告江泽民后,一直被莱西、威海市中共人员骚扰、监视。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战淑英接到了文登公安无号电话叫她回去。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又接到了文登公安电话叫她回去(电话号:18863160559)。

二零一八年六月九日,因习近平要到青岛市开峰会,青岛地区整个地区五月初就开始戒严了。四月中旬莱西市开始到处有警车、特警车巡逻。五月二十日莱西市开始戒严了,所有的路口都有人看守。战淑英住的东龙湾庄村只要能出村的十几个路口都有人看守,二至四人一帮二十四小时看守,村子里还有巡逻的,六月初还有警车巡逻。战淑英从五月二十五日就被监视。

以下是战淑英自述最近情况:

五月十八日,莱西市信访办通知东龙湾庄大队要来绑架我,被大队的人拒绝,后来他们多次打电话给大队施加压力。

五月二十五日,文登区来了三人,其中一个是信访办的,多次到我二儿子和亲戚家绑架我,特别是零八年奥运会期间文登派他带人到北京小儿家二次和莱西新房二次监视许多天;莱西妹妹家二次;青岛大儿单位及亲家家各一次。大儿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去美国在机场时单位打电话说文登公安六一零来人说:“你妈妈炼法轮功想了解一下”,我儿子说来不及了还有五分钟就上飞机了。在这之前文登公安六一零去青岛三、四次都没找到。这次又被东龙湾庄大队的人和我妹夫拒绝,我不知道。我只是中午回家,家人和大队的人告诉我文登来人了,大队的人和他们在我妹妹家吃了顿饭,他们叮嘱我这期间不要到青岛去,后来照了我的像就走了。

五月三十一日,文登又来了三人绑架我,又被大队的人和我妹夫拒绝,这期间发生的事我都不知道。

六月一日,我只看到他们提着礼品说是来看看我,其实我也知道他们的目的,中午大队的人和他们在我妹妹家吃了顿饭,他们说是在莱西市旅馆住着,也照了我的像走了,下午又来我妹妹家。一直到六月十二日下午他们提着礼品来了,傍晚走时说明天上午来最后一次下午就回去了,就这样一天两次来我妹妹家看着我。我妹妹在此期间又请大队的人和他们在家吃了顿饭。后来大队的人说,他们是威海市派来的。

六月六日晚八点,莱西市开发区来了三人到我妹妹家骚扰我,最后照了我的像走了。这期间大队一直派人白天晚上监视我。

据说,莱西市信访办和莱西市开发区天天来电话或常来人对东龙湾庄大队人施加压力,大队的人就对我妹夫和我妹妹施加压力和恐吓,并把我妹妹的身份证号都记去了,后来把我的身份证号也记去了。

我的信仰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任何个人或国家权力机关都没有权力干涉我的信仰自由,真正破坏宪法和法律的罪魁祸首恰恰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中共、江泽民一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7/山东七旬战淑英被莱西、威海市人员骚扰、监视-369924.html

2010-02-22: 山东文登机械厂退休干部战淑英遭受的迫害

山东文登机械厂退休干部战淑英因坚持信仰,多次遭到当地恶警迫害。以下是她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战淑英,女,今年63岁,是文登机械厂退休干部,现住文登市香山路德贤街3-3楼一单元2楼西。

我是97年8月25日修炼法轮大法的。以前我患有高血压、神经衰弱、心脏病、胃及十二指胃溃疡、结肠炎、骨质增生等多种疾病,被文登大水泊神经科诊断为神经官能症。修炼之后疾病全消,一身轻,非常舒服。

自从99年7月以江氏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不顾一切对法轮功疯狂迫害以来,我也曾经历被拘留、洗脑、劳教等迫害。

2000 年6月1日文登市公安局的李英林和城里分局李宝金到我家恐吓我,随后单位保卫科长丛培友带人到我家施加压力。我和另三位老年同修于6月2日坐汽车到莱阳,在莱阳车站被抓送到了古柳派出所。车票及身上50元现金都被搜走。当晚十点,我和另一同修逃出,步行一天一夜后又借钱打车经潍坊到济南后返回家。6日早上到家,李英林和丛树钦到我家强行绑架我到公安局,非法关押将近一个多小时。

2000年7月18日我参加了宋村回龙山法会被抓。在山东村大院被李英林边骂边用盛水的瓶子打我头,于建光用瓶盖在我脸和前额按着拧,另一名50岁左右的男警用皮凉鞋打脸并脚踢我的干粮,他们不让我站,把我摁到地上。在分局被男警杨波用带刺的槐树条子打,还有一个40岁左右的男警扔印泥盒打我,然后将我关进置留室。第二天下午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罪”拘留15天,在拘留所被他们勒索了158元钱才放人。

2000年9月30早7点左右城里分局李姓科长伙同姚姓男警及7、8个警察将我强行绑架到分局。左邻右舍都在围观。在分局李英林和丛树钦把我按在地上两个多小时。下午3点,他们以“扰乱社会治安管理秩序罪”拘留15天。

2000年10月26日上午9点多分局的李宝金到我家找我,随后我去了北京。在我走后的第二天早晨5点,公安局很多警察到我家,从一楼邻居家爬梯子到我家阳台进我家抄家。

2000年12月25日我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被抓,在北京派出所被打被抢横幅,有个女警用带冰的水向我们的头上、身上倒,然后将我关在铁笼里。我不说姓名地址,他们将我拖到20多米远的警车上并用脚踢我,强行拉我到莱阳驻京办和同修铐成一串后被于建光带到文登驻京办。

2000 年12月29日我被分局李姓警察和我厂保卫科长带回分局。下午恶警杨波将一杯开水从头上倒下,额头以下全被烫成小水疱。杨波逼我跪了近两小时,还骂我,用一个盛水的大杯子打的我头破血流。晚上9点多将我绑架至拘留所。在拘留所被勒索140元钱。2001年1月12日又将我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强制奴工生产(折火柴盒)。

2001年3月20日我被绑架到转化班。回家后不断遭到他们的骚扰。

2002年6月1日晚5点多,当时我在我妈家,李英林和另一个警察将我绑架,衣服不让穿,路上李英林用文件夹打我的头和脸,眼打的红肿了十来天才好,他们又将我拘留15天,在转化班20多天,这期间不让我上厕所,让蚊子咬,强迫我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我高血压恶心呕吐,李英林揪着我的头撞,撞的我精神恍惚。

2002年8月10日,刘玉江将我7 个月的工资全部领走。

2002年11月6日恶徒为绑架我不断骚扰我老母亲。

2003年7月9日我到公安局出入境办公室办理签证,收了我270元钱。两天后通知我不能办理签证,只因为我炼法轮功。270元钱只退我200元了。

2001年4月12日我被劳教三年,因为流离失所未执行,威海劳教管理会于2004年8月4日劳教我二年。

2004年7月8日 我被强行绑架,恶警劳教我两年,直接绑架我至女二所执行。在劳教所我血压高至220。在劳教所不放弃信仰不让睡觉、不让吃饭,我还被强制进行奴工生产。

2006年5月29日离开文登才知道我被劳教的那段日子里母亲去世了。他们不断骚扰我的家人。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2/218607.html
2004-09-02: 2004年8月10日左右,文登市文城大法弟子战淑英被文登市公安局610无辜从家中绑架。其邻居看到后打电话通知大法弟子,文登大法弟子多次到战淑英家中看望,家中一直无人。

近日有消息透露,说战淑英已被秘密判劳教,送进淄博王村劳教所。战淑英的长子在美国,曾多次捎信希望战淑英去美国。文登市公安局610怕战淑英到国外后,把文登迫害大法弟子的种种惨无人道的暴行在国际上曝光,非法扣押战淑英的申请不给办理,现在又将其秘密绑架。

2004-07-26: 我叫战淑英,女,今年59岁,是山东省文登市农业机械厂退休干部。
我是97年8月25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我患有高血压、神经衰弱、中耳炎、十二指胃溃疡、骨质增生等多种病,严重时检查哪儿,哪儿就有病,被文登市大水泊医院神经科称为“神经官能症”,经多家医院的中西医治疗,均未治好。修炼法轮大法,使我身心都得到了健康,许多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了一个人,亲身受益的我更加坚信师父和大法,见人就讲我的修炼体会和感受。正在我热火朝天的洪扬大法时,江××政治流氓集团开始了恐怖打压,我的好日子也一天天被其毁灭了。
江氏集团五年来利用手中的强权,采取捏造事实、栽赃陷害等手段,对善良无辜的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它们肆意践踏中国的宪法和法律。在此,我以一个普通大法弟子的身分控告江氏集团及对我犯下的滔天罪行。

1.故意伤害罪
2000年7月18日,我参加了文登市宋村镇回龙山法会,被威海市、文登市公安局、城里分局派去许多警察非法抓捕。在宋村镇山东村大院,审我的李英林边骂边用装有矿泉水的瓶子打我的头部;于建光用瓶盖在我脸上和前额按着拧,邪恶的扬言这样做是给我“法轮”;一50岁左右的男警察用皮凉鞋打我的脸;还有丛树钦等人把我按倒在地上审讯我。
7月19日,在城里分局杨波的办公室里,杨波用带刺的刺槐条抽打我的腿;一名40多岁的男警扔印泥打我,并骂我吃着××党的,拿着××党的,反对××党。我说,我是拿我过去劳动的剩余价值(退休金),我并不反对××党,江××不代表××党。
2000年12月25日,我上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被抓。在这之前我每个星期都到天安门2、3次,想与同修取得联系。只是从广场南北走一趟,就能遇到2、3个警察盘问。我被抓到天安门东南的北京市地方派出所,院里关了很多大法弟子,有的被打、被拖,我和同修扯的横幅被抢走,有个女警从楼上用带冰的水倒在我们头上、身上,我的头发、脖子里及衣服都湿了。一个50岁左右的男警利用我的善良欺骗我,说有一位炼法轮功的老太太被汽车撞破了头,要我去照顾。找了我几次后我似信非信的跟他去了,在半路上我还在问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他说,你不去就算了。就这样我被骗进了铁笼里。29日我被带回文登,下午4点在杨波办公室里,他强迫我跪在地上长达两小时,并用杯子从我头上向下倒开水,烫的我前额全是水泡。一边体罚我一边审讯我,当问我家人时,我说老伴去逝,两个孩子在外地工作。他气急败坏的说:“你家人都死绝了,你怎么也不死!”并用杯子打得我头破血流。

2.非法拘禁罪和刑讯逼供罪
2000年9月29日早7点,城里分局李科长到我家,我从外面回来得知他正在找我。我还把他让到家里坐了一会儿,他走后一会儿又带着姓姚的和一个男青年到我家,说局长找我有事。我知道他们骗我,我不肯去,僵持了半个小时他们走了,过半小时我下楼时被他们追赶,结果被7、8个男警抬到了早已准备好的警车拉到了分局。当时我挣扎着喊着,邻居吓得不敢出门,只好从窗户向外看。先由公安局的李英林和丛树钦把我按在地上坐了两个多小时,他们什么也没审出来,后来把我转到杨波办公室。这次杨波因打死了刘玉风,有规定不准打人,他还是用盛水的杯子扔在地上打了我的腿。直到下班时,把我关进了禁闭室。下午3点,叫我上车,我问理由,他们说送我去拘留所,我要拘留证,他们只好开车去取,以“扰乱社会治安管理秩序罪”拘留15天。我虽然拒绝签名也没用,直到10月14日晚5点多才释放我。

3.诬告陷害罪
2002年2月13日,李英林把我儿子和儿媳从北京骗回,晚5点多把我从看守所领回家。饭还没做好,7点左右,610政法委主任刘玉江指使李英林和机械局的宫站长又来抓我。在孩子的强烈要求下,于第2天8点以传讯24小时的传票把我骗到了分局,当天晚上在我住的楼周围停了几辆车监视,早上在5、6辆车护送下把我拉到了分局。有李保金和一位30多岁的男警强迫我写保证不炼功和揭批法轮功的文章。我说我批不出来,我师父说的句句是真理,直到中午我也没写。李请示了刘玉江后把我关进了禁闭室,直到第二天下午,以“取保候审”期间炼法轮功的罪名关进了拘留所。38天后,把我强制送入文登市洗脑班。由于我绝食,因身体不好没往看守所送,丛树钦骗我吃饭后说放我回家。

4.绑架罪
2002年6月1日晚5点,由李英林带领文登分局两名和莱阳市吕格庄镇派出所一名警察,在我母亲家西马格庄村自己家的院里将我绑架。我只穿着汗衫、拖鞋,连衣服都没让我穿,拉到了吕格庄镇派出所后,又连夜拉到了文登拘留所。一路上李英林用皮夹打的我眼睛,眼睛红肿了10多天才好。

5.非法搜查罪和非法侵入住宅罪
2000年10月26日上午9点,城里分局李保金,以老乡的名义到我家,我没给其开门。他们从24日就开始骚扰我。他走后,我就离开了家。27日早5点,他们包围了我家,天亮后在楼前、楼后、平房上发现我不在家,邻居也告诉他们我不在家。30日早5点,我回到家。7点,家里电话响没人答话。晚5点,好多名警察包围了我家。我在楼西碰见了几名穿有“公安”标志袖章的男青年,向里走,我看到我楼上有两名穿蓝大衣的男警。我在一楼楼道里呆了半小时,好心的邻居告诉我:你走吧,天亮之前你不用想回家。我走到楼西头,又一穿蓝大衣的男警在那里,我就继续向前走,又有两个便衣不知从哪出来跟了我几步,我没回头,后来他们就停住了。后来我听说晚上又增加了几名干警,其中还有女警。当晚和第2天,他们还搜了前楼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和草棚,他们在我家门口两天两夜。5天来,他们从一楼邻居院里搭梯子,从阳台进我家,好几次邻居都烦了。这次我走后,回家3次发现阳台门都动了,被子也被动过,后来听邻居说,有人住在我家,早5点就走了,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他们可能配有我家的钥匙。

6.侮辱罪
文登610、公安局、城里分局和文登农械厂多次派人到我家干扰和恐吓我。以李英林为首,到处抓捕我,破坏我的名誉,贬低我的人格,致使我所有的亲戚、邻居及儿子的单位、派出所、租房的人都歧视我,不敢收留我。害的我北京的儿子搬了3、4次家,害的家人不理解我,弟媳不让我在家住,我所有的家人,亲戚都受牵连。恶警们先后到我莱西三弟家2次,妹妹家1次,莱阳大弟家多次,我母亲家8、9次,青岛儿子家多次,北京儿子家多次,我莱西舅妈家2次,第1次监视1个月。
我在北京儿子家居住期间,文登610还用传真与北京公安联系,北京公安和派出所及崇文区的居委会派人去收煤汽费,又去收卫生费,当时我儿子认为是我就开了门。她们进去这看看那瞅瞅的,一个女的还说这里有个老婆哪去了?还多收了两个人的费用。当地派出所还到我儿子单位找领导,居委会还找租房的人赶我孩子走,限三天搬家。随后文登公安到北京抓我没抓到。

7.诽谤罪
公安局的丛树钦科长多次扬言,我邻居关系不好,到处散布老伴儿是我害死的,说有病不给治等等。其实我老伴儿就死在文登市中心医院里。害的邻居怕受牵连,不敢接近我,家人及亲戚开始真以为我精神不正常,后来接触多了,我侄说:“四娘这不是挺正常吗?”这就是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实施“名誉上搞臭”的例证。

8.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
仅仅因为我坚持自己的信仰,江氏集团的帮凶们就经常到我家恐吓,强迫我放弃修炼,直到今天他们还派人监视我,监听电话。4次抓我到拘留所,1次到看守所,判我3年劳教(因我离开文登没执行)、2次送文登市洗脑班、1次送王村洗脑班。2002年7月8日,不法之徒一次竟私自支取了我7个月的5317.96元,后退回给我2000多元,其余3000多元退休金被他们扣去。我从2003年至2004年4月,多次办出入境护照都不成。他们说我还在监控之中,我去公安局610和政法委要求办理护照也不成。2002年7月初,在文登洗脑班,李英林看我没去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揪着我的头发往床沿上撞,撞得我精神恍惚,几次从恶梦中惊醒。

9.侵犯通信自由罪和私自开拆、隐匿、毁弃邮件罪
610政法委主任刘玉江和邮政人员私自扣压、私拆我给610的向洪平和徐英光的信。而且监听我家的电话,我在北京儿子家打的电话他们也了如指掌。我在北京崇文区住时,我的信压在信箱最底,寄信人不打电话,我还不知道呢!我在2000年11月5、6日写给文登市信访办和信用社的信不知他们收到没有。

10.滥用职权罪
2002年6月中旬,我儿子和儿媳从北京回来到转化班给我送衣服,我让孩子拿我的身份证、户口本、工资本及印章都没领出我的退休金。7月8日,在刘玉江的指使下,在无任何手续和证件的情况下,一次支取了我7个月5300多元的退休金。剩下8个月的工资我还得持610政法委的证明才能领出。
在此我强烈要求人民检察院,依法追究江泽民及其追随者承担法律责任。

2000-11-14: 文登市公安诱骗关押大法弟子
文登市公安局城里分局及各乡镇派出所从9月28日至10月9日用诱骗手法,说到哪里去一趟,局长或所长要了解情况为由,之后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罪名拘留15天,已知有20多人。全市组织了2000多人的便衣警察,只要挂名的大法弟子一个不漏,不去就强行带走。行动完后于9日晚开会,在会上王强书记凶狠地说:“宁可错抓3000也不漏一个!”并且说:“只要上北京就挑断脚筋,叫他不能走路。”

例一:徐英光,女,44岁,文登市百货大楼职工,(己下岗)在10月7日晚9点,文登市两名警察和泽头派出所两名警察,由文登市百货大楼姓范的带领翻墙入院进入徐的母亲家。因未开门,等了一宿。早上4点离去。上午10点左右由分派大队治保到徐母家要徐到大队办公室,徐不去,随后,城里分局再次闯入徐母家,要求去大队办公室,在徐的家人追问下:“为什么私闯民宅?为什么要带人走,法律根据是什么?”他们才灰溜溜地走了。第二天,就不准徐的丈夫上班,他们的手段是:谁炼法轮功,其家属就不准上班。

例二: 战淑英,女,55岁,文登市农械厂退休干部。口述如下:

“城里分局的一位李科长9月29日早领一姓姚的和另外两个青年到我家,说:“局长叫你去一趟,了解一下情况。”因知其骗人,所以不去。这些人离开。后来我下楼出门时,楼道里有七八个人追上来连拖带拉抬上车拉到城里分局置留室,又由李,丛二位科长在二楼一办公室审了两个小时,随后又被他们强行送进拘留所。这期间,我被他们用近一米多长带刺的槐树棍打,又用装了大半瓶的水瓶打。在拘留期间,丛科长领于姓警察,(这人曾在山西村用汽水瓶盖在我脸上拧了三个圈,用汽水瓶打过我,用脚踢过我。)写了些什么材料我也没看,也没签字。由于警察羞辱我,我叫看守所的同志把我送回(滞留室)去了。”

例三:黎旭芬,女,35岁,文登市呆山镇,9月28日上午在小卖部卖货,被乐山派出所骗出去拘留15天,差两天到期又莫名其妙提进了看守所里去,据说至少还得关一个月。

例四:时永玲,女,33岁,大学生,文登市高村人,在文登口子果树站工作。进京上访,9月29日口子派出所到其父母家(当时时永玲回家帮父母种小麦),29日晚饭后,被拘留15天,随后又和黎旭芬一起送入看守所。

责任单位:文登市公安局城里分局
责任人:书记王强,科长李、 丛, 警察于某某
文登市公安局泽头派出所 米山镇派出所
文登市口子派出所
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八三厂 邮编:255311
(山东省第一劳教所) 总机:86-(0533)-6680412
政委:少清河(负责法轮功问题) 所长:毕华 副所长:黄家森 孙继银
劳教处:王处长 代剑波处长 张处长 电话:86-(0533)-6680412-6232 (具体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14/105.html

威海 文登区(文登市)联系资料(区号: 631)

2021-08-18:山东省文登区环山街道锦城社区居委会电话号码:0631——8188520
网络支部书记电话号码:韩翔宇0631——8188520
网格员电话号码: 17663110917

2020-07-08: 文登市龙山派出所电话:
文登市横山路66号 0631-8989111
文登营镇派出所电话:0631-8661014
平台电话:13606317132 15588428227 1386315511815

2017-10-28:文登区公安局:
主管迫害副局长徐强15588337773
国保大队:0631-8983935、6318983935

文登区政法委:
书记黄俊峰 13906318561
610主任于永进0631-8805565宅0631-8457067
李本海13863086876
李英林15588338158
丁明杰 13561862988

2016-11-13: 德州宁津县公安局宁津镇派出所
德州宁津县宁津镇政府门口 253424
银红兵 所长 13869244666
吴立迁 指导员 13791383123
聂爱峰 警察 13953462866

荣成市宁津镇派出所:63173410436317341041
(2011年资料)
所长 梁国江:13356808238
教导员 谢智宇:13361158775
郭章景:13963139853
刘光旭:15666317185
陈启鹏:15666317200
周春雷:13061152460
曲晓洋:15866313817
陈海涛:13406300520
栾涛:13863010220

荣成市公安局:6317563333
局长 马一东:15506315088 6317565599
局长 杨立平:15588338888
政委 张文:15666317777 6317561198 宅 6317565303
副政委 于涛:18606306997 6317561297 (分管国保)

荣成市拘留所:631756432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