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6-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安徽 >> 合肥 瑶海区 螺丝岗第一,第二看守所 >> 孙宜淑(孙以淑), 女, 6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长期居住在合肥女儿家(籍贯安徽六安市)
有关恶人: 六安市政法委书记陈昌国,六安市公安局长郭德逸 、叶辉,金安区政法委主任陈久铎,金安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王美全,金安区公安分局一科干警潘军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7-05
交叉列在: 安徽 > 六安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2-07:累陷冤狱七年 安徽孙以淑又被非法关押
安徽省六安市67岁的法轮功学员孙以淑老太,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在合肥的女儿家,被自称来自六安市国保大队的梁姓警察骚扰,随后在合肥失踪。现获悉,孙以淑已被绑架到合肥看守所。

孙以淑老太,原安徽省六安市纺织厂失业工人,长期在合肥女儿家居住。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孙以淑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曾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五年。

以下是孙以淑被中共邪党迫害的部份情况:

二零零零年,孙以淑进京和平请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中共警察绑架,后被劫回到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了九个多月。二零零一年春,孙以淑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孙以淑再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两年,在劳教所孙以淑坚持信仰,被关进所谓的“转教班”高压洗脑迫害了七个多月,九死一生。

二零零五年五月,孙以淑和法轮功学员去几百里外的亲戚家讲真相,遭亲戚诬告,被当地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关进监狱迫害。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日,孙以淑在学法点被绑架,第二天凌晨被劫入合肥市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了十天。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时左右,四个穿便衣的人来到孙以淑在合肥的住所,咚咚的敲门,孙以淑迎了出来,问:你们是哪来的?答:我们是六安来的。问:你贵姓?答:我姓梁。问:梁什么?答:梁警察。问:是干什么的?对方说:我是六安市国保大队的,他们是派出所的。问:有事吗?答:没事,就来看看你。

孙以淑说:没事,你们都看到了,那就请回吧。

梁说:让我们进去跟你谈谈。

孙以淑说:对不起,这么多年一次次上当受骗,我就那几本书,你们给我拿走了,我还怎么修啊,我不会再上当了,对不起,有什么话隔着防盗门说吧。梁问:你住的房子是谁的?孙以淑回答:房子是女儿的,我老伴和女儿在南京,你们都去过了,这房子我临时居住,合肥、南京两头跑。

梁问:你有退休工资吗?

孙以淑回答:没有。

梁问: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

孙以淑回答:法轮功这么好,我怎能不炼呢?我一身病的时候你们从来都不管我,我病好了你们这么关心我?不炼,我能活到今天吗?梁问:你跟合肥的大法弟子有联系吗?孙以淑回答:没有,我谁也不认识。

梁问:你经常回六安吗?

孙以淑回答:回去没地方住,我回去干嘛?

梁说:天也不早了,我们下午三、四点钟再来,跟你再谈谈,就到这儿吧,下午再见。

孙以淑当时说:下午有事,不一定在家。

在双方谈话过程中,来的人用手机和微型摄像机给孙以淑录了像。下午一点左右,上午来的那帮人又来敲门,见没人开门,下楼钻进警车走了。

九月二十九日下午六点钟左右,又有人敲孙以淑的门,边敲边喊,孙以淑没再开门。当晚七点钟左右,孙以淑走出了家门,从此失联。现获悉,孙以淑已被绑架到合肥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7/累陷冤狱七年-安徽孙以淑又被非法关押-419645.html

2021-02-01: 安徽六安法轮功学员孙以淑被绑架到合肥看守所
安徽六安法轮功学员孙以淑九月二十九日在合肥失踪,现在得知已经被绑架到合肥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二零二一年二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19382.html

2019-10-06:安徽六安法轮功学员孙以淑在合肥被迫离家出走
法轮功学员孙以淑,女,现年65岁,已退休(籍贯安徽六安市),长期居住在合肥女儿家中。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11时左右,有四个穿便衣的人咚咚的敲门,孙以淑迎了出来,问:你们是哪来的?答:我们是六安来的。问:你贵姓?答:我姓梁。问:梁什么?答:梁警察。问:是干什么的?对方说:我是六安市国保大队的,他们是派出所的。问:有事吗?答:没事,就来看看你。问:没事,你们都看到了,那就请回吧。梁说:让我们进去跟你谈谈。孙以淑说:对不起,这么多年一次次上当受骗,我就那几本书,你们给我拿走了,我还怎么修啊,我不会再上当了,对不起,有什么话隔着防盗门说吧。

梁问:你住的房子是谁的?孙以淑回答:房子是女儿的,我老伴和女儿在南京,你们都去过了,这房子我临时居住,合肥、南京两头跑。梁问:你有退休工资吗?孙以淑回答:没有。梁问: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孙以淑回答:法轮功这么好,我怎能不炼呢?我一身病的时候你们从来都不管我,我病好了你们这么关心我?不炼,我能活到今天吗?

梁问:你跟合肥的大法弟子有联系吗?孙以淑回答:没有,我谁也不认识。梁问:你经常回六安吗?孙以淑回答:回去没地方住,我回去干嘛。梁说:天也不早了,我们下午3、4点钟再来,跟你再谈谈,就到这儿吧,下午再见。孙以淑当时说:下午有事,不一定在家。

在双方谈话过程中,来的人用手机和微型摄像机给孙以淑录了像。下午1点左右再次敲门,使劲敲门,一边敲一边喊,敲了最少有5分钟时间,没有反应,也就下楼了,出了楼梯才发现有三个身穿警服的武装警察钻进警车,还有上午来的那4个,其中有2个是小武警,还有两个驾驶员,总共来了9个人。

九月二十九日下午6点钟左右,突然又有人敲孙以淑的门,边敲边喊,孙以淑没再开门。在下午7点钟左右,孙以淑悄悄地离开了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6/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94243.html

2019-10-03: 安徽六安法轮功学员孙以淑九月二十九日在合肥失踪
法轮功学员孙以淑,女,现年65岁,已退休(籍贯安徽六安市),长期居住在合肥女儿家中。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有三个穿便衣的人咚咚的敲门,孙以淑迎了出来,问:你们是哪来的?有什么事?对方说:我们是六安市政法委的,特来看看你的,顺便谈谈。询问孙以淑:你住的房子是谁的?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孙以淑回答:房子是女儿买的,我老公和女儿现在在南京,房子暂时我居住。我本人合肥、南京两边跑。法轮功这么好,我怎能不炼呢?炼。

在双方谈话过程中,来的人用手机给孙以淑照了像,并说你下午在家等着,我们还过来和你谈谈。孙以淑当时说:下午有事,不一定在家。果然下午3点左右楼下一辆警车下来三个身穿警服的人又连同上午的那三个人,上楼使劲敲门,长时间见没人开门就走了。

九月二十九日下午,孙以淑突然失踪,至今未见归来,估计被绑架。请知情者继续提供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3/二零一九年十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94118.html

2004-07-05: 2000年3月中旬的一天早晨,法轮功学员邵必霞、李永珍、周巧仙等人去烈士馆炼功,被坏人偷偷的摄像,接着由公安局一科彭局长等警察将和平炼功的学员团团围住,强行将晨炼的法轮功学员带往公安局非法审问。一警察嘲笑她们说:“今天晚上你们的大名就会家喻户晓了”。法轮功学员说:“我们又没做坏事,修炼法轮功都是做好人的。”随后她们被劫持到了看守所。

在此之前,法轮功学员李昌华、田莉亚、吴启荣、陈礼芬已被关在看守所里面。仅仅因为他们在一起看李洪志老师的照片,正好被恶人张群撞见,张就打电话叫来了警察,将他们全都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的学员还有李昌伦、李祥、霍山县的罗世文。

法轮功学员李永珍、李昌华、周巧仙、吴启荣被非法关押在3号房;张永珍、邵必霞、陈礼芬、田莉亚、孙宜淑被关在4号房。田莉亚坚持炼功,被指导员廖××戴了脚镣手铐,她的母亲李昌华也被强行戴上了脚镣手铐。周巧仙、吴启荣也因为炼功被戴手铐。每次都是韩姓所长和廖姓指导员给加的刑具。

2000年4月25日,李昌华因手铐戴得太紧,肉都快被勒开了,同号的其他犯人看不下去,不修炼法轮功的号长王康华看到学员们都是好人,所以向干警反映,结果被所长狠骂了一顿。

“五一”劳动节那天,李昌华手铐还没有给松开,肉被勒破。3号全体人员绝食抗议,要求给松手铐。恶警只给松了开两个齿,一个星期后才将手铐松去。号长王康华向管教反映此事,被非法加刑两年。她被送去服刑时全号房的人都为她难过。

从4月份开始,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高强度劳动,主要是穿小彩灯。学员们很多都是50岁左右,白天还凑合穿,到了晚上,简直没办法,工作量又大,且灯光又暗,拿起一个只有小拇指一半大小的小灯泡,凑到眼前,半天才穿上一个,眼睛痛的直流眼泪,恶警还摧着加紧穿。

没有多久,学员李汝琴因为保存师父的照片,被送到霍邱看守所“隔离审查”。不久又被送到六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在3号房。

法轮功学员因为炼功、背书被干警侮辱。有一次孙宜淑正在背书被干警看见。邪恶的警察立刻将电风扇关上了。此时正是暑夏,而且又在高强度的劳动着。很多其他犯人热得大吵大闹,可是恶警就是不开风扇。有时恶警还关掉自来水,电风扇。

2000年9月的一天下午,警察突然叫张永珍去接见,她感到有点蹊跷,因为当时炼功人被非法关押的很少有叫家人来接见的,除非恶警们发现了有空子可钻,变相的来迫害我们。那天接见时特别宽松,在接见室里看见她的妹妹和母亲,见了面,警察讲了几句话就故意走开。妹妹说:师父的经文又发表了。家里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她们写个东西(指不修炼的女儿),你签个字就可以出去了(大意是:不上访,不外出)。另外你再告诉其他同修们也这样做。由于当初不知道这是恶警们的变相迫害的手段,大家以为这样做没有错。恶警采用这种形式,让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这样一一接见,然后签字。农历八月十五前后,她们被放回。

回来后没有多久,这些学员们才知道:上当了,都被干警骗了,警察造假了。她们在同修家聊天,被恶警盯梢,邵必霞和张永瑾又被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9月前后,学员田莉亚送了几份讲述法轮功真象的资料给商之都会计看,没想到被告发,几天后被关入看守所。

那时在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的有皖西联大的大学生桂祖瑶、周友鑫、韩守纯、张雪、李敏、蓝润琴和她的女儿王梅等人。听说她们在看守所里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被恶人残酷的灌食迫害。法轮功学员就去找警察张群,要求见见看守所里绝食的学员。张群也想叫她们不要绝食,所以也同意了。看见她们时,有几个已经停止绝食了,但李敏、王梅等人还在绝食。张群说:如果你们把她们劝不绝食了,星期一就放她们。其实不是这回事,她们绝食时检察院、公安局的人看了之后,准备星期一就放她们回去的。

2000年11月之后,纺织厂的医生王培新和本厂职工陈除、淠史杭总局的技术员陈方来因为去北京上访而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周先霞和一位散真象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关押在看守所里。

2000年12月份,610头目陈昌国,办公室负责人冯新在市公安局(六安市云露桥东边)办洗脑学习班,强行逼迫法轮功学员们放弃信仰。在这之前他们到淠史杭也办过这样的洗脑班,在李昌伦家里也搞过一次。610不法人员找来了各个行业的所谓专家,对张永珍、张永瑾、和陈礼芬强行洗脑,法轮功学员们告诉他们学法轮功是为了做好人的,对国家和人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2001年1月11日,张永珍在单位给厂里的几个办公室领导们看真象资料。下午就被金安区一科科长王美全、潘军、王传如、沈××带到公安局,审问资料的来源,直到深夜一点多钟,又将她关入看守所。

2001年1月23日,江××搞天安门自焚来栽赃陷害法轮功,看守所里的广播一个劲的播放。此时比较宽松的环境马上紧张起来,恶警们恶狠狠的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认真听,还要每个人表态。所长问法轮功学员田莉亚对这事怎么看,她说不可能,自焚者绝不是炼法轮功的。

2月初的一天,学员黄应芝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送回来,劫持到看守所。她说胳膊在北京被警察拧脱穴了,当时骨头戳得多高。来看守所里的那天晚上看见他的胳膊又乌又肿,在看守所里什么药也不给敷。

2月21日夜间约1点钟,干警大声叫杨伟俊的名字,才知道韩守纯的哥哥被非法关押在这里。他也是法轮大法修炼者。

2001年2月16-22日间,邵必霞、李永珍、周巧仙因写严正声明:声明在强迫中违心写的保证书作废,表示继续修炼法轮功,因此而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彭艳芳和周先霞因为打电话聊天被非法关押進来了。

看守所每天都强迫所有在押人员静坐,2001年3月初,邵必霞不配合,被廖××叫到院子里,强行给反铐双手。3、4号房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迫害,高声背经文,整个看守所被震惊了。恶警硬说她们在闹狱,把武警也调来了。晚上公、检、法的书记和公安局长全都到了,逐个问话直到深夜2、3点钟。之后对两个女号房严加看管。武警在女号房的窗子上24小时看着。没过多久,从这里调走了20多人,把原本2个女号房,分成了3个女号房。

没几天,听见刚刚被调往8号的田莉亚喊:我又戴上铐子了。大家才知道她炼功被恶警戴上了手铐。听到这个消息后,法轮功学员们绝食抗议,直到管教跑过来对大家说田莉亚的铐子已经去掉了,法轮功学员们才吃饭。

不久之后,法轮功学员彭艳芳、周先霞被送到女子劳教所。2001年4月17日,张永珍、李永珍、邵必霞、韩守纯、周友鑫也被送去劳教。

以上是安徽六安地区一部分法轮功学员在2001年前后被迫害的简单情况。希望善良的人们帮助早日结束在中国发生的这场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2003-05-26: 安徽省六安市纺织厂下岗工人孙以淑,下岗后在合肥经营印刷厂。修炼前身体虚弱。学大法后身体健康,无病。99年7月20日以后,她去北京上访,被六安恶警无理抓进看守所关押十多个月,后家人保释出来。2001年6月,孙以淑再次被无理逮捕,六安市610将孙以淑无理判二年劳教。在邪恶的劳教所,孙以淑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抓进所谓的“转教办”,被邪恶加紧迫害,由多名犹大轮番对孙以淑强行洗脑,不给睡觉,一直迫害至今。

合肥 瑶海区 螺丝岗第一,第二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551)

2016-08-03: 迫害安徽合肥丁书梅责任单位:
西园新村派出所:
电话:0551-6411207665112076
合肥市看守所:
电话:0551-62695430、62244734
所长朱金文
政委林志盛
合肥市第一看守所:
电话:0551-62695434、62695435、62695401、62244730
所长62695428
副所长62695432
合肥市第二看守所:
电话:0551-62695447、62695445
合肥市女子看守所:
电话:0551-62695430、62695436、62695438、62244747
合肥市拘留所:
电话:0551-62695461、62244782
监督电话:0551-62695434、62244730
合肥市看守所关押划分:瑶海区、包河区刑警办案的送第一看守所。庐阳区、蜀山区、经开区、高新区刑警办案的送第二看守所。

2015-01-14: 参与迫害的单位有(区号:0551)
办公室 宅电 手机 传真
区委
汪德满 书记64497318 13956013737
常业军 副书记、区长 64499066 13905512266
李锋  副书记 64497398 13805698721
甄茂云 常委、纪委书记 64497728 13805693890
王明家 常委、区委办主任 64492958 13505613266
刘剑常委、副区长64497399  13955175141
闫萍常委、常务副区长64499906  13955133666
卫立顺常委、政法委书记64497858  13956002138
高强常委、组织部部长64497478  13956004986
李玲常委、宣传部部长644975581308308  1384
王文跃常委、人武部部长64498765  18956588038
张洁常委、副区长64497058  13956006971
张晓峰常委、副区长64496728  1380551600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