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6-1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朝阳 凌源市 >> 杨春福, 男,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凌源市佛爷洞乡酒局杖子村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二年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5-2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翠兰(杨春福老伴) 杨春福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6-04: 凌源市佛爷洞乡王翠兰遭绑架,国保仍企图绑架杨春福

5月28日上午11点,辽宁朝阳市凌源市国保恶警伙同佛爷洞乡派出所赵润江、等共八人,闯入法轮功学员杨春福家中,他们一看杨春福不在家,就打听一位老太太,说杨春福在西边地里,恶警三人开车上西边地里抓他,杨春福安全走脱。

5月28日,凌源市佛爷洞乡学员王翠兰被抓走,两个屋子、棚子里全部被翻的乱七八糟。恶警抢走三幅法像、两个法轮图、两箱大法书,三千多元钱,三个语音电话,四个插卡,播放器六、七个真相语音,三轮车驾驶证牌照,身份证也全部拿走。现在王翠兰被关押在朝阳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4/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92995.html

2014-06-01: 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市佛爷洞乡王翠兰遭绑架 国保仍在企图绑架杨春福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点,国保大队恶警伙同佛爷洞乡派出所赵润江、一名司机两人,以及凌源国保恶警,两辆警车,共八人,闯入法轮功学员杨春福家中,当时杨春福正在给别人运地。他们一看杨春福不在家,就打听一位老太太,说杨春福在西边地里,恶警三人开车上西边地里抓他,杨春福安全走脱。

法轮功学员王翠兰被抓走,两个屋子、棚子里全部被翻的乱七八糟。恶警抢走三幅法像、两个法轮图、两箱大法书,抢走三千多元钱,三个语音电话,四个插卡,播放器六、七个真相语音,三轮车驾驶证牌照,身份证也全部拿走。现在恶警多次去杨春福家抓他。

现在王翠兰被关押在朝阳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2874.html

2010-11-21: 凌源市佛爷洞乡后杖子法轮功学员王翠兰被绑架

2010年11月18日凌晨4点,佛爷洞乡派出所所长刘景奎、指导员赵润江带两辆警车警察,夜闯民宅,跳墙闯入佛爷洞乡后杖子法轮功学员杨春福家,欲绑架杨春福杨春福走脱。刘景奎恼怒之下将杨春福之妻王翠兰强行拽上警车绑架到派出所,连鞋都没让穿,光着脚站在水泥地上,此举真是没人性,当天晚上送到凌源市拘留所迫害。其女儿带着刚满1周岁的孩子被吓的大哭。

刘景奎下令,他们分头从前门跳墙进入,让司机堵住后门,没堵住,杨春福走脱后,刘景奎暴跳如雷,大骂司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1/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2756.html

2008-07-31: 辽宁凌源市酒局杖子村大法弟子杨春福、张甡金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十时,辽宁省凌源市佛爷洞乡酒局杖子村大法弟子杨春福(男,六十多岁)在家中被乡派出所恶警赵润江、刘建军、高秀春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凌源拘留所。

杨春福曾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被劫持到朝阳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受到残酷、非人的折磨。

几天前,佛爷洞乡酒局杖子村村民张甡金因修炼法轮功在凌源女儿家中遭绑架,现被关押在凌源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31/183118.html

2004-09-13:  我叫柳春华,今年34岁,是辽宁省凌源市佛爷洞乡柳太庄人。7月20日,恶首江××开始镇压了。我在丹东打工,厂长和同村人都劝我不要再炼了,我不为所动,并准备進京上访,可厂里一分钱也不给我。11月,我打工归来,媳妇还想叫我去打工,我不想去了,我得去北京说句真心话了。我准备一个人坐進货车到河北亲戚家,再進京。后来得知有同修也想去,一起走更好。定好日子,我一夜没睡,凌晨两点钟,我出了门,步行三十馀里到杨杖子,等来了同修杨春福和四名女同修,我们一行六人上路了。
半路上有查法轮功学员的关卡,幸好天下大雾,我们顺利过关,一帆风顺進了京。第二天早晨我们准备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便衣发现,抓進天安门派出所。我们刚被抓,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学员陆续被抓,山东的、吉林的、福建的、广东的……半天不到屋里满了。有的同修拿着横幅,有的不说地址,恶警就把她们的手在背部反锁着,一只手从肩上过来,另一只手从后背往上锁在一起,她们非常痛苦,有的眼泪都流出了,也不吱声。看到同修如此坚强,我倍受鼓舞。

下午朝阳市驻京办事处来人,把我们带到那里,我们被搜了身,身上带的经文和钱被搜走了,接着又送来凌源的三名学员,男的叫左春德。我们被饿了一天,晚上给了点残羹剩饭,让我们在走廊的地上过夜。这样三天过后,我们共九个人被押回凌源拘留所。在那里我认识了同修曹汉书、张振学、孟昭奎,我们在同一个小号里被关了二十多天,我们背《洪吟》,炼功。拘留所里早晨给一点玉米面稀粥,晚上一个窝头,我们都饿得够呛,一尺高的铺板就是床,上面连草垫子都没有,厕所就在屋里,又湿又臭。家人来拘留所,恶警让我签字就能回家,我拒绝了:宁可把牢底坐穿,我也要坚持真理,决不妥协。

12月17日,我被劳教一年,送到朝阳西大营子劳教所,我和左春德被分在二大队。一進二大队,我俩又被搜了身,发现左春德家人送的衣服中有十元钱,恶警一拳打在左春德的脸上,把他打了一个大趔趄。后来知道打他的人竟然是被劳教人员。

和左春德被分在两个号里,一个号里只有二三个炼功的,其他的全是普教。我住的号里有向东的高国华、北票的邢小辉,我看见高国华的眼睛被打得成了玻璃花状。警察找我谈话,说这里不准炼功,我不以为然。第一天晚上我就打坐炼功,被坐班的普教李福军看见,他把我从床上拽到走廊里,一顿拳打脚踢,打得我晕头转向。过了好一会儿,他不打了,我问他打够没有?他骂:“你他X还不服哇!”他就跑到一楼找管教,姓陈的管教骂着喊:“把他整下来,把衣服扒下来。”

我被扒光衣服,只剩一个小裤头,光着脚被锁在一楼走廊的铁门上,双手铐在上面,只能举着胳膊。那时快腊月了,外面还有很厚的积雪,从门缝呼呼往里灌风,看守我的普教穿着棉袄还冻得直叫“真冷”,躲到屋里去了。大约一个小时,他们来到我跟前,摸摸肉皮都冻凉了,才把我的锁打开,水泥地板上留下了清晰的两只湿湿的脚印,我穿上衣服回号了。

第二天早上刚吃点饭,我又被李福军拉到走廊处一顿打。白天在操场上军训,谁做不好,就到一边做“飞机式”(脑袋往小腿处扎,两只手举起来撅着)还要挨打。我看见王剑和孟昭奎被打得不能跑步,走路一瘸一拐的。邪恶环境,白色恐怖一般。有一次我在床上盘腿打坐,李福军一拳击在我的腮处,穿着皮鞋一顿猛踢、猛踹,拳头雨点一般。我被打得蹲在地上,他抬脚用鞋后跟往我背上砸。他把我拽到走廊中让我做“飞机式”,他用脚踢我还不解恨,便用膝盖顶我大腿肌肉两侧,肌肉都肿了,走路困难,疼痛难忍,从外面还看不出有伤,太狠了。我一下明白了,王剑和孟昭奎为甚么跑不了步,原来就是这样顶的。

李福军打完我,让我站在墙边面壁,两只胳膊平伸,这样一直站到第二天早上起床打铃,才让我回屋。早晨吃了点窝头,他又把我拉到教室里,我虽然没被打瘸,但走路发胀,大腿生疼。我在教室的讲台边上的墙角处,被罚做“飞机式”,李福军对我又一番轰炸,他站在讲台上抬脚往我背上砸,搬着我的脑袋往墙上撞,用膝盖顶我大腿,我被打到在地还照样连踢带踹,把我拽起来,还让做“飞机式”,再接着打,打倒再拽起来,还让做“飞机式”,用拳头不行就用胳膊肘砸,砸在背上还算可以,有几下砸在我的腰上,疼得我喘不过气来,这样持续十多分钟,我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掉。这时另一个普教走進来说:“还整呢?!”他这才罢手。

有一天,大法学员都被叫到教室里,让写不炼了,没人写,多数都挨了打。赵春义被打得脸颊处起了一个鸡蛋大的包,往外淌血,鼻子也用纸塞着。王剑在里边绝食,我听到嘴巴被打得“叭叭”响,在走廊中看到王剑,两只眼圈□紫,就像带个黑眼镜。大法学员因信仰“真善忍”却被非法劳教,而那些普教都是社会上的渣子,警察却利用那些渣子对我们施暴。

我们坚信“真善忍”没有错,我们的信仰遭到了践踏。自从得法后,我炼功从未间断过,一次我炼功,李福军看见了,狠命的打了我十拳,见我没咋样,揪着我的肩膀用膝盖往我胸部猛顶,我倒在地上,抱着胸口。他跑到楼下去找管教,管教是个年轻的叫贺军,上来时我还在地上躺着,他把我拽起来,抬起手来一顿嘴巴,左右开弓,打得山响,我当时真没觉得咋么疼。然后他把我鞋脱下一只,手拎鞋跟后帮处用鞋底狠劲往我脸上打,打了十多下子,当时我的脸就麻了,热乎乎的,马上肿起来了。他边打边咬牙发狠:我让你炼,还炼不炼?我不理他,嘴里都是血,脸全肿了,我把嘴里的血往地上一吐,地上立即溅了一大滩。他急忙指使李福军去厕所拿来拖布,把血擦干净,怕被别人看见。

第二天,普教们见到我嘲笑着,给我叫“变形金刚”,因为我的脸确实变形了,一点原来的模样也看不出来了。后来才知道,贺军和几个普教赌博,那天输了一百多元钱,把气撒到我头上了。有同修劝我:“咱们学大法不是法炼人吗?你太拧了。”可是我知道,不是这么回事。按法衡量,我还差太远。“有的弟子讲“怕甚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精進要旨》“大曝光”),我还没达到那样的境界。

在二大队呆了将近一百天,我被调到三大队,开始了超体力劳动。2000年3月8日,地还冻着,我们就到公路两旁挖杨树疙瘩,有的树根很大,两个人都搬不动,小的被普教们先挑去了,剩下大的不好挖的留给大法学员,大小一样得挖够数,挖不完晚上就得罚做“飞机式”,还要挨打。普教的头头叫高中海,更加狠毒,是几進宫的渣子。大法学员李洪伟因炼功被他打得耳穿孔,眼睛肿得看不见东西,耳朵听不见声音。姓贾的管教见李洪伟打成那样问:“还炼不炼?”李洪伟大声回答:“炼!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能丢!”
建楼房的基础桩,深的有十二米,浅的也有六七米深,全是用一根绳子一个皮桶往上拽,每桶砂土得有四五十斤重,每天除了吃饭是休息,不停的干。饭也吃不饱,中午一个馒头,早晚是窝头。曹汉书累得直劲吐黄水,高中海还嫌干得慢,在旁边连踢带打,把他的头用脚踩在湿土中,弄得满脸都是土,高中海还咬牙切齿骂他是假装的。

大法学员挨打那是家常便饭,随时随地都能发生。有一次我挖基础桩,正干得汗流浃背,高中海嫌慢,一边骂一边用砂子和土往下面扔,我被呛得喘不过气来。有一回挖沟,他一拳打在我鼻子上,血像线一样流。那次我在床上盘腿,他以为我在炼功,让我下来,杨春福说“他也没炼功。”就这一句,老杨也受到了连累,强迫我俩跪在地上,穿着皮鞋往我大腿上踹,咬牙发狠:“我让你盘,我让你盘。”一脚踢在杨春福的耳朵和半个脸上,老杨好长时间听不见声音。

一次查号,在我床上和李洪伟的衣服中翻出了默写的经文,管教把我俩整到操场上罚跪。给劳教所叫“人间地狱”有过之而无不及。后来李洪伟再次被抓时,在朝阳乌家洼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全身被打得□紫,他带着美好的心轻轻的离我们而去了。

2000年下半年,三大队找不到活干了,我们呆在号里,饭也变成了两顿。马三家劳教所第一批邪悟者到朝阳来帮教,三大队挑出三个“顽固份子”,去见这些人,我也在其中。和我交谈的是硕士生孟洁,她说她已经圆满了,她是神了,让我也转化,真是一派胡言,我看她们是烧的,一点共同语言也没有。几个人走了,又来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在压力面前我们都坚持过来了。

9月18日,所有的大法学员都调到三大队,不久,坚持修炼的学员被严管,吕大伟、贾清贵还被送往阜新劳教所進行更加严酷的迫害。从三大队调过来三个打手管理严管队,我被严管了。我们每天不是面壁罚站,就是坐铁堆儿。又一批马三家邪悟者来帮教,她们坐着辽宁省委的小车全国到处跑。我被炮弹打倒了,写了悔过书。那天夜里我正熟睡,“叭”的一声我挨了一个嘴巴。睁开眼看看,屋里静悄悄的,别人都在睡觉。我后悔签了悔过书,心跳加速,完了,掉下来了,我闭着眼睛后悔,害怕师父不要我了。我发现一个人被两个人把胳膊往后一拧,头低着像罪犯一样。我悟到这个人就是我,我对大法犯罪了,另外空间的身体被护法神捉住了,我知道大错特错了,悔恨交加,真的不想吃饭了。

贺军把我的一只手扣在这个床上,另一只手扣在那个床上,站了半天拿着玉米面粥灌我,洒的到处都是,管教骂着,帮教们嘲笑着,让我们站在墙边面壁,三个普教踢、打、踹、把学员的头往墙上撞,不让睡觉。我最佩服的是大法学员王剑、善宝贵、贾清贵,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动摇过。无论是打压,还是帮教,他们都能过关斩将,坚强不屈。

我也不再摇摆了,无论是软磨硬泡,还是严管高压,对我不起作用。我每天除了被强迫面壁、飞机式、蹲马步,上厕所都规定时间,三个普教轮流看管,让读诽谤大法的书籍,不读就是一顿揍,我是一字不念,要打随便。他们拿我没法,也就再也不找我读了。有一次让我们做“飞机式”,我撅一会儿就不撅了,直起了身子,姓董的普教对我又一顿毒打,我被打倒在地,最后累得他呼呼直喘,打不动了,骂一阵说管不了我了,最后找个铁堆儿,让我坐在门旮旯处,成天坐铁堆儿。

劳教快到期了,宽管的说坚持修炼的不放。我再次绝食抗议。第四天,管教腾树信指使给我灌食。五个帮凶把我掀翻在地,一个按我左腿,一个按右腿,另三个人,一个按左臂,一个按右臂,一个按脑袋。仰面朝天,按得死死的,一点也动不了。这时腾树信左手捏着我的鼻子,右手拿满满一罐头瓶凉水,由于水太满洒了我一脸,眼睁不开,他把凉水往我嘴里倒,我往外吐。我拚命右腿一蹬,把按我右腿的人蹬了一个趔趄,猛的一翻身,五个人也按不住了,哪来的这么大力量?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帮我。腾树信一看,不灌了,将剩下的凉水泼在我身上。天很冷,我坐在地上心在哆嗦,其中一个人飞起一脚踢在我脸上,鼻子流血了。

劳教到期了,我被加期三个月,我在床上锁了三个月,期间進京的大法学员纷纷進了劳教所,来一批又一批。来给我帮助转化的一回一回的有上百次,他们觉得我可怜,我说转化是错的,他们也不听。有的写四书时脑袋直疼,有的直吐,有的犯了“羊角风”,我知道真正可怜的是他们。他们有的人到我身边就头迷,可是有一次我被拉到教室的宽管人群中,我的脑袋生疼,我悟到这是两种场的反映。师父管我们每个人,每当有学员要转化前都提醒我们,可是有的人就是不明白,主动邪悟。

三个月加期也要到了,他们给我拉到医院去灌食,给我注射肌肉松弛的药物,把我锁在医院的床上,我不张口,院长用开口钳子往我嘴上生捅,说捅掉了牙不负责任,我的牙花子被他捅破了,我张口吐了他一口痰和血。这回他不捅了,找来细皮管从我鼻子往里生插,皮管插到咽部,这个恶心,连痰带血往外吐。折腾到了第八天,我被送回家了。

回来后,我身体虚弱,不能劳动,媳妇扬长而去,把孩子也扔给了我。朝阳大法学员们知道我在里边遭受的迫害,非常同情我,给我拿来500元钱生活费,我用这笔钱印了许多“天安门自焚真像”传单,按家送,结果派出所又把我抓到凌源第一看守所,连孩子都一起带到乡政府去了。

我又被劳教三年,送到朝阳西大营子劳教所。呆了二十多天,严管的只有八个人,不算我。有一天梦中见到一个鸟巢,里面有八只毛还没长全的小鸟,可怜的在窝里张嘴等着大鸟来喂食,可是大鸟不知哪去了。我悟到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在这里就像得不到食物的小鸟。我不说话了,也不睡觉了,照样绝食,这样坚持了三天三夜没阖眼,夜间四个人看着我,每人两小时,我眼睛发直,白天一点不困。我被送進朝阳精神病院检查,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第四天我被送回家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3/84052.html

2004-05-22: 杨春福和老伴王翠兰都是95年修炼法轮功的,没炼功前,杨春福曾患多种疾病,头痛、眼花、耳鸣、耳沉、胸膜炎、心脏不好、胃病、肝大、肝炎、胆囊炎、腰腿疼、大肠感染、神经衰弱、亏气亏血、失眠等,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干不了活;王翠兰曾患多年妇女血脉病,气管炎,一只胳膊疼,经常背气,昏过去等病。通过修炼,他们百病不翼而飞,一身轻。从此家庭和睦,生活美好,再次获得人生。

自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杨春福和老伴王翠兰经历了被抓、打、罚、劳教、拘留等迫害。1999年9月,杨春福被派出所所长杜井龙骗到派出所,并绑架到凌源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6天,他们集体绝食抗议后,无条件释放。

同年10月杨春福去北京天安门国旗下炼功证实大法,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20多天后判劳动教养二年,在朝阳教养院受到了非人的虐待,严管,强劳,甚么脏累重活都叫他们去干,有时吃不上饭饿着肚子干活,完不成任务就拿棒子打。2000年夏的一天中午,温度高达40度,狱警让他们站在水泥地上曝晒,接着又干活,每天强劳15个小时以上,天不亮出工,半夜收工。

2000年,王翠兰被4个恶警两人拽一只胳膊抓上了警车,绑架到凌源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被勒索保证金与伙食费才放回。2001年3月,所长杜极明等三人又去抄家,抄走大法书2本,炼功带2本,录音机2台,并把王翠兰抓到派出所,女儿借500元钱才把她赎回来。二女儿多次被派出所惊吓精神恍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2/75122.html

2001-07-09: 以下是辽宁省朝阳市劳动教养院部份被劳教的大法弟子名单:
单宝贵 王 健 吕大伟 刘 学 柳春华 杨修凡 张 垒 于国良 韩锡敖 王恩伟 马岩华 孟兆奎 杜世明 杜国峰 范庭印 董树华 刘向前 赵长福 赵亚春 李雨林 刘世伟 严寒冰 王英海 程汉祥 赵国志 裴 成 杨春福 柴 绪 王 乐 冯殿清 毛永春 赵春义刘振北 李景芳 王俊如 韩锡敏 左春德 等人。

朝阳 凌源市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21-06-13:
附:(以下是在明慧网搜索找到的以前的电话,或有变动)
辽宁省凌源市公安局
地址:辽宁省凌源市木兰山路12号
邮编:122500
局长(新任):樊俊阳15204203366、(宅)0421-2960002(原任朝阳市公安分局新华分局局长)

凌源市莫胡店派出所
电话:0421-6883241
副所长:齐轶国15142292233

凌源市公安局
副局长王海利13504213578
纪委书记王立江 13942116644
凌北派出所副所长聂利学 13591886786
东城派出所警察孙广哲 15104208602

政委 王再峰 13942190099 15504210199
副局长 李学斌 13704916369 15566791604
副局长 程远 13304217388 15566791605
副局长 赵明 13500416355 15566791606
副局长 周文 13704916900
副局长 魏寅 13942116005
副局长 王海利 13504213578 13104213578
副局长 李冬冰 13634900998
副局长 商海雨 13516011333
纪委书记 王立江 13942116644

凌源市国保大队0421-6883208
凌源市新任国保大队队长王亚东13704917196 (主管此构陷案)其子王典:18642549080
教导员 张利平 13942186550676645宅6826520
副大队长 赵凤臣 13942176311
警察 李海超:15504211415
警察 张树联 13842156826
警察 陈志 1318819189568832086881895
警察 郑兴武 13516019104
警察 王宇 15942166667
辅警 任立东 15042156868
大队长(维稳大队) 王喜山 13942126348

请下载更多电话号码
下载(4KB)

2019-08-2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