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6-2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廊坊 三河市(燕郊镇) >> 李桂芝, 女, 5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东蔡村
迫害情况: 12次遭绑架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5-0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4-10:近期河北省三河燕郊地区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2021年3月底,河北省三河燕郊地区西城派出所两个警察去法轮功学员张德利家。临走时,其中一个警察要和张德利合影,被张德利拒绝。

4月3日,村干部带燕郊派出所两个警察去法轮功学员汤宝荣老太太家。警察问汤宝荣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村干部说老太太不炼了,汤宝荣老太太说:“炼!”他们就走了。

4月7日,燕郊派出所4个警察去了燕郊东蔡村法轮功学员徐少敬家。

之后,又去同村的法轮功学员李桂芝家,一个警察左肩上带着针孔摄像头。

警察还去了燕郊一街法轮功学员李宝菊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10/二零二一年四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23207.html

2020-12-27:  河北廊坊市三河市又有五十一人次被骚扰迫害
二零二零年八月以来,河北廊坊三河市,在市政法委、“六一零”、综治办,特别是“六一零”人员李晓蕾的策划及推动下,大肆骚扰法轮功学员。因为封锁,很多学员被骚扰情况不能及时披露,目前又有五十一人次被骚扰情况曝光。

截止到目前,八至十月份有四十人次被骚扰,十一月份有十五人次被骚扰,十二月有四十二人次被骚扰。八月份以来,三河市发动的所谓“清零”骚扰迫害,共计九十七人次。

一、燕郊镇及燕郊开发区

法轮功学员被骚扰二十七人次,其中八至十月份七人次、十一月份二人次、十二月十八人次。

十二月八日,燕郊镇燕顺路派出所警察,给法轮功学员张学甫打电话,说要到家中看看,张学甫说“还是我找你们吧”,就去了派出所,警察说不让炼了,张学甫跟他们讲了些法轮功基本情况。隔天的十日上午,燕顺路派出所张福林(老家城子村人)和另一警察,到张学甫家中索要身份证号码,在屋里拍照、给本人照相,警告:别出去发真相、别参与“活动”,还要给汽车拍照,被制止。

十二月八日下午,燕顺路派出所三大队的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叫田佰铮,到法轮功学员于雪兰家,他们拿着摄像的一种小仪器,进门后就给从里屋出来的于雪兰拍照,于雪兰不让他们拍并让他们出去,两人离开时说还要来。

十二月十四日、十五日,燕郊镇政府两名工作人员由本村杨震带领,到诸葛店村法轮功学员付海红、张广玲家骚扰。正好不在家,他们走了。

十二月十一中午,燕顺路派出所警察田佰铮、丁兆伦到大法弟子张连存家骚扰。十二月十四日,燕郊镇政府两名工作人员由本村杨震带领到张连存家骚扰。

十二月十四日,小胡庄村书记张明带领镇政府不法人员三人其中一人姓饶,去白艳侠家中骚扰,白艳侠不在家。家人对这些人极为不满,其女儿得知后,电话指责张明,不干好事,作为一个村书记应该维护本村村民。

九月份的一天,书记张明给王文英(92岁)二孙子打电话,说有人举报王文英炼法轮功,要求给王文英录视频,交给镇政府,从此再也不找王文英,王文英二孙子听信谎言,要挟王文英录视频,王文英万般无奈偷偷离家出走,躲到一个无人居住的小房子里边,王文英儿子找不到母亲非常着急,四处寻找。王文英的家人指责张明不该逼走奶奶。事隔十几天,镇政府不法人员又一次来到王文英家,老人正在卧室洗澡,被家人拒绝录视频。

十二月十五日,燕郊镇政法委书记饶海滨带两个警察,再次到李桂芝家中骚扰、拍照。

十二月十六日下午,不法人员到铁三局小区吕管所家敲门,傍晚又来人骚扰,持续敲门半小时,并把家里的电给停了,但吕管所没给开门。

十月中旬,燕郊开发区骚扰法轮功学员李丽华、贾艳萍、吕管所、郝亚芬,就连已故的甘玉梅家也不放过,要家属去签字(骚扰电话:0316—3086085)。

十一月份五六个人敲门骚扰戎兰荣,上门骚扰董小苗。

十二月三日,康城社区马书记,带着五、六个不明身份的人到董小苗家疯狂敲门,马××还强行推门进入,问董小苗在家吗?还炼法轮功吗 ?还恐吓董小苗老伴儿。

十二月四日、七日两次骚扰戎兰荣;十二日晚,燕郊社区人员两男一女三人,一个姓马的社区书记,一个姓周,一个叫张静的又到戎兰荣家敲门,用拳头砸门,家人很反感,开门质问他们:有你们这样敲门吗?想干什么?说我们是社区的,我叫马什么,男的说我姓周叫周什么,说没什么大事就找你录一点视频。这次邪恶变换了手段,让不修炼的家人配合他们,手段是株连制,威逼利诱,一再说:上边压下来的,如果不配合,就失去工作丢饭碗。家人被逼无奈下,配合他们,他们才肯罢休。

十二月五日,他们又在社区微信上指名铁三局四名法轮功学员到社区去,其中有:戎兰荣,吕管所,李丽华,贾艳萍。

二、新集镇、泃阳镇及城区

法轮功学员被骚扰二十四人次,其中八至十月份三人次、十一月份二人次、十二月十九人次。

十二月八日下午,小王庄村长吴瑞峰带人来到潘宝忠干水暖活的人家里,吴瑞峰过去搂住潘宝忠脖子,不法人员照完相就走了。十二日,新集镇不法人员到潘宝忠水暖店骚扰,强行给潘宝忠妻子张金玲照相,镇政府人员侯宝山代替说不炼了。

十二月十日,新集镇胡元村村长薛立兵带人到高季云家里,让家属配合拉住高季云照相。

十二月九日,李庄村治保主任刘广柱带新集镇人大主席于亚东,到李清增家骚扰,于亚东进门就给李清增拍照,李清增就抢他的手机、没抢着,李清增说:“抢过来就给你摔喽”,刘广柱说:“你把手机摔了,他还不报复你?!”于亚东还要进屋,李清增没让进,并把他们呵斥走。

十一月底,新集镇李庄村干部带镇政府人员,到潘振芳家骚扰,潘振芳给来人讲真相,这伙人就走了。十二月十二日,村书记潘振忠带人又去家中骚扰,未见到人;然后,潘振忠多次打电话骚扰称“你家存的煤出事了”,“你来大队签个字,不是法轮功的事”等等;十五日,于亚东也多次打电话骚扰。

十二月十二日,于亚东给法轮功学员阚玉仿家属打骚扰电话,威胁不让炼,欲让家属拍照发过去。

十二月十五日,新集镇政府不法人员给李凤银家属打骚扰电话,让家属给照相发给他们。

十二月中旬,新集镇张庄村干部到李翠兰老太太家骚扰,老伴儿说去儿子家了,他们又去儿子家骚扰,没找到人。过几天又去家中骚扰,几个人围住老太太乱说、拍照,老太太给他们讲真相。

十月份,小王庄村长吴瑞峰带人到卢玉柱家骚扰,人不在家就追到亲戚家,吴瑞峰代替说不炼了,并录像。

九月份,李庄村干部李景勤、刘广柱带镇政府张振峰等人,去王淑兰、吴青霞家骚扰,逼迫她们家属代替说不炼了,并录像。

十一月份,居委会等六个人到孟庆香家骚扰,走时把大门上写有“法轮大法好”的福字撕掉。

十二月初,不法人员至少两次到孟庆云家骚扰。

十二月九日、十日,南城派出所警察两次到康景泰家骚扰。

十二月十五日,城区永和院两个居委会人员到宋建国家中骚扰。

十二月十五日,水电五局小区物业、北城某居委会人员,到刘星君家骚扰。十六日,多人到八十多岁的曹凤荣老太太家敲门,老太太身体不灵便,他们没敲开门,就找来水电五局领导李娟,在楼道里商量要找老太太女儿、怎么拍照等等。

十二月十四日,段甲岭镇十百户村书记厉永亮去张永清家骚扰,张问“干啥来了?”厉说“还是清零的事。”不一会儿就走了。

十二月十四日,泃阳镇南关村书记周凤江带两个自称“局里”的人,到辛宝东家骚扰,其中一人进门就拿手机给辛宝东妻子高淑英录像,被高制止并劝离。

十二月初,泃阳镇东街村委会大喇叭广播疫情通知,抹黑法轮功说什么“发生问题要法轮功负责”。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7/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17091.html

2015-10-28: 河北廊坊三河燕郊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情况
10月14、15日,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610”、派出所、公安局出动多辆警车、多名警察先后去法轮功学员董桂荣、许淑霞、孙玉生、张广伶、张素梅、于雪兰、徐少尊、金××等人家骚扰,逼迫在写好的不炼功保证书上签字,盘问诉江状是谁写的?谁组织的?法轮功学员都不配合,就给他们讲真相。一位家属把警察给轰出去了。

10月16日上午十点,三河市公安局一警察给燕郊法轮功学员李桂芝打电话,李桂芝在电话中给对方讲真相。
警察:我是三河公安局的,问您一件事,您给哪写信了?
李:我给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写了。
警察:您为什么给这两地方写信,控告谁?
李:我控告江泽民。
警察:您为什么控告江泽民?
李:他不让我学炼法轮功。
警察:您为什么要学炼法轮功?
李:学炼法轮功强身健体,让人做好人,为社会做好事,不打人,不骂人,不偷,不嫖,不赌,不坑蒙拐骗,对家庭,对社会都有好处,身体没病一身轻。十六年来,江泽民下命令迫害法轮功,我被绑架、劳教、关洗脑班十二次,受尽了牢狱之苦。《宪法》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到目前为止找不到任何的法律和法规对法轮功的禁止。我的炼功在中国是合法的,而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你们为了保住这个饭碗,在干这份工作,听从他错误的决定,我们不告你们,我就告他!这是我一个公民的权利。
警察:噢!那行。
李:你们有事再给我打电话。
警察:行!谢谢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8/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18241.html#151027231319-20

2013-05-9:十四年迫害 十二次被绑架
—— 河北大法弟子李桂芝自述被迫害经历
我叫李桂芝,女,五十二岁,河北省廊坊地区三河市燕郊东蔡人。我在修炼法轮大法前,生二胎时因没钱上医院,就让农村的接生婆用没消过毒的剪刀给小孩剪断脐带,结果小孩七天就得破伤风死了。我受到极大刺激,整天哭,把眼睛哭坏了。因家中无人干活,产后十天我就下地干活,落下了严重的月子病,腰腿痛、麻木、两大腿髋关节脱臼,经常不能行走,疼痛难忍。

大家都知道月子病是世界医学界头痛的疑难症。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三个月后,我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更为神奇的是,我不识字,不能读大法书,心里很着急。有一天我急的哭了,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在梦中就见大法书中的字金光闪闪的往我脑袋里飞。醒来后再看书时就能认字了。以前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现在四十多本大法书我都能流畅的通读。这就是大法创造的奇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大法进行全面的迫害。我想我是大法的亲身受益者,我要把真相告诉世人,让世人明白真相,珍惜这伟大的佛法。

在中共对大法迫害的十四年中,我遭到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先后十二次被绑架到公安局、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受尽了各种非人的酷刑折磨,以下是我十几年来所遭到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燕郊分局杨福文、“610”(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人员张子华、崔晓燕等八人闯到我家,没有任何手续进行非法搜查,把法轮功的书籍、磁带、录音机、手抄本等全都抄走,后又有三次抄家并几次把我绑架到镇政府关押,一关就是一个星期。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到北京去上访,后被三河市“610”头子刘富强绑架回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背铐在铁柱子上,警察队长杨福文对我左右开弓打了四十多个耳光,打累了之后,杨又脱掉大皮鞋,用皮鞋后跟再打我四十多个耳光。我口内流出了鲜血,脸部黑紫。恶徒问我还炼不?我说:“炼!法轮功让人做好人,我和孩子的病全好了,法轮大法已经溶入了我的每一个细胞中,不学怎么可能呢?”

警察杨福文用小麻绳把仅穿着内衣裤的我五花大绑,狠狠地踢了一脚,然后用两根高压电棍,往我脸上、手上、百会穴猛电,电了一个多小时,我脸上手上电糊了,电焦了,电出了难闻的气味。后来警察又用手铐铐我,手铐都铐进了肉里,疼痛难以形容。期间七十多岁的张玉宽及另一个同修也被打被电棍电。同修胡宝珍竟然被折磨得昏了过去。后我被送到三河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和三十多名同修集体绝食抗议对我们的迫害,八天后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镇“610”的几个人把正在地里干活的我绑架到了镇政府,男女混关在大会议室里,没有床铺、食堂、不许洗澡,不准看书、背书、不准交谈,失去人身自由半个月。十二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集体背师父的《洪吟》、《论语》。阴险狡诈的政法委书记张子华调来了二十多个凶悍的警察,副局长刘树春和队长田曙光气势汹汹的逼问:“谁起的头?”我挺身而出,说:“我们做好人,没有偷、摸、抢、黄、赌、毒,放着坏人你们不管,我们信仰真、善、忍哪错了?背我们师父经文是我们的自由!学大法我学定了,谁也改变不了我,枪毙、蹲大狱什么我也不怕!”

恶徒把五名法轮功学员用手铐铐住,踢打,有的绑在两辆警车上,有的脚尖沾地铐在了大铁门上。恶徒逼我跪在冰冷的小石子的水泥地上长达一个多小时。刘树春在打吕宝菊几十个大嘴巴时我喊:“不许打人!”田曙光说:“打的就是你!”我告诉他:“打死也不怕,越打越坚定!”他说:“还想和××党作对造反?”我说:“谁想造你们的反?我们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我在家里干活干的好好的,是你们从地里就把我抓来的。说话自由是国家允许的。我们一群老弱妇孺给支枪连枪栓也拉不开,我们手无寸铁造什么反,你甭给我们扣帽子!”

后来恶徒又抓来了五名法轮功学员,有的吊铐在大门上,两脚不让着地,门上没地方了就铐在铁柱子上;有的被关在冰冷的铁栅栏房内,不给饭吃,警察还喊“饿死你们”。警察限制法轮功学员如厕,男女之间没有任何遮挡,逼在栅栏内解手侮辱人格。

二零零零年,我接受了日内瓦记者的采访,讲述了我受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被绑架到燕郊镇轧钢厂被强行办洗脑班十五天。我和那里的“610”及镇政府人员讲真相。一次,河北省三河市几个调查人员来调查。我和他们讲了大法真相和我修炼受益后的情况,说到我没念过书,可大法书我全认识。他们不相信,认为不可思议,就拿来一本《转法轮》让我读两页,我没念错一个字,很流利的读完了,让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一个当官的说:“你合格了,你走吧!”

从一九九九年迫害以来,每到他们所谓的敏感日,他们就派人长期监视、跟踪我,我下地干活时,他们就在地里看着我。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二日,我去通县地区发、贴大法真相资料,挂了有一百多个横幅,后被抓送至通县二处劳教所乔庄看守所。警察开始审问了二十四小时,我不告诉他们名字。当时我只穿一个内裤,一条秋衣球裤,正赶来月经,没有卫生纸,自己又没钱,只能垫一块破布。在北京乔庄看守所受了十五天的非人的折磨后,我又被转到三河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绝食九天,直到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当时人已经走不了路,被二人抬上了车。我回家后抓紧学法炼功,在大法的佑护下我的身体很快恢复了。

二零零一年七月,市“610”办洗脑班恶徒张子华带着六个人把我围在家中,不分青红皂白把我从屋内抬到大街上、扔进了汽车里,强行绑架到三河市洗脑班。张子华恶狠狠地说:你已经几进几出了,绝食好几次了,这次我看你有多硬,有你好瞧的,不“转化”三年大狱等着你呢,你就甭想回去了。

洗脑班整天放着诬蔑师父和大法的电视。恶徒们轮番围着我,几天几夜不让我睡觉。几个人架着我强行让我踩师父的画像,我不踩。他们就变本加厉地折磨我。在我困得不行时,他们让我手抓笔在他们写好的保证书、决裂书上签字,我不签,把那证书给撕了。他们就让我罚站,使我的脚腿水肿得很厉害。还强迫罚我抱头蹲,脸都控肿了。后来一看硬的不行又用软的,我识破了他们的阴谋,又和他们讲真相,几天后堂堂正正回到了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二日早六点,燕郊分局杨胖子带队来了八个人,在恶党村书记朱宝富配合下,没有任何手续就把我倒背手铐,强行送到三河“610”邪恶机构。十一点多才解开手铐,铐子都深深陷在肉里。第二天押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特教二中队。没有任何手续就告诉劳教三年。开始王文革警察搜身,脱光了我的衣服。后来四天四夜不让我睡觉,正赶上来例假也不给卫生纸。一百多人轮流来折磨我,罚站、蹲墙根、长时间面壁把脚腿全控肿了。限制大小便、暴晒、冷冻、打耳光、做奴工。二年多的牢狱折磨,我的手脚趾甲全陷了下去。体重减了二十多斤。劳教所里的饭猪狗食都不如,萝卜白菜汤带泥,常年吃不到绿叶蔬菜。我被绑架劳教,没有人通知我的家人,家人都不知道我去哪了,就焦急万分去公安局找,他们都推说不知道。在那段失去了妈妈的日子里,两个孩子生活出现了危机,没有了生活费和学费,上初中的儿子退了学,我女儿还被人骗到偏远的山区结婚了,家里人都不知道孩子去哪了,直到我回家才去找回来。给孩子们的心灵留下了不可弥补的创伤。

二零零三年七月,我回娘家,在车上就因为带了一本《转法轮》,让河北围场县公安局抓进看守所,又敲诈我哥、姐三千元钱才放出来。在看守所内睡光板床,夜里冻的直哆嗦;整天吃白萝卜汤,没有一点油星,不熟的小窝头全是渣子皮。一个月下来头发掉了很多。

几年来恶人多次到我家骚扰监视,二零零零年元旦,七个人在我家看了三天三夜。

奥运会期间,邪党村书记找我谈话,我给对方讲了一个多小时真相。从牢狱回来后,我开“摩的”糊口谋生。对于困难的人,我体谅对方的难处,少收钱,告诉他“法轮大法不图回报,只图您好”。有一天,四个大学生坐车,应该给七元钱非得给五元,我没有计较,乐呵呵地让他们上了车,给他们看“藏字石”和真相小册子,使他们明白了真相,其中一大学生激动地说:“阿姨,您真好,看来这个党真要完了,中科院院士都退了,您给我们也退了吧。”“阿姨您救了我,我不管您叫阿姨了,叫您干娘吧!对,不叫干娘,叫您亲干娘吧,!我给您磕头吧。”当时他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看到众生那颗渴望得救的心,我不禁流下泪,我说:“你别谢我,应该感谢李洪志师父,是李洪志师父叫我来救你们的。”

我用法轮功学员的修炼的善心对待一切,赢得了身边同行的理解和尊重。其中有一个人撕过我给他的真相资料,后来他出了车祸,我真心的安慰他。那个人身体好了以后,有一天在我前边等活,来了一个十八元的大活,可是他没有绳子接不了,这时候本来应该我接这个活,我却主动的把自己的绳子借给了他,对方非常感动。

二零零四年我在北京昌平打工时,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绑架到昌平看守所,在洗脑班被迫害一个月。打工处的老板明白真相,花了不少钱打点把我救出来。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派出所警察闯入我家,逼迫我签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我拒绝。第二天下午三点多,在三河市“610”的指使下,燕郊镇派出所警察闯入我家中,把我绑架到廊坊洗脑班。绑架我时,警察又抄了我家,把家中仅有的2700元钱给偷走了。后来去找他们要他们不认账。我在廊坊洗脑班被迫害五十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9/十四年迫害-十二次被绑架-273267.html

2010-10-15: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开发区法轮功学员、懂桂荣、沈永枝、李桂芝于13号从廊坊洗脑班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5/231056.html#10101502247-3

2010-10-14: 廊坊地区六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
廊坊地区恶人于2010年8月28日开始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三河地区现在已有6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她们是李桂芝、田淑娟、沈永芝、董桂荣、唐风、吕宝菊。有一部份同修都不知道这些消息。

廊坊洗脑班的恶人是;韩志光、赵丽华、李?松、于志宏、贾志学,请知道恶人手机号的同修发到明慧网,以便海内外同修打真相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4/231013.html#10101401546-10

2010-09-03: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派出所警察闯到东蔡各庄,逼迫法轮功学员李桂芝签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遭李桂芝拒绝。第二天下午三点多,李桂芝、徐少静两名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绑架。目前两人被非法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四十九岁的李桂芝是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东蔡村人,她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身上的几种疾病全好了。她从一个没念过一天书的农村妇女,到后来能通读大法书籍,逐渐明白了生命的真实意义。李桂芝对李洪志师父充满了感激,坚定地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李桂芝遭到当地“六一零”、警察的多次迫害。她曾被绑架、拘留、劳教共十二次,期间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九月,燕郊分局杨福文、“六一零”人员张子华、崔巧燕等八人来到李桂芝家,没有任何手续进行非法搜查,把法轮功的书籍、磁带、录音机、手抄本等全都抄走,后又有三次抄家并几次把李桂芝绑架到镇政府关押,一关就是一个星期。

二零零零年李桂芝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当年十月被三河市“六一零”头子刘富强绑架回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背铐在铁柱子上,警察队长杨福文对她左右开弓打了四十多个耳光,打累了之后,杨又脱掉大皮鞋,用皮鞋后跟再打李桂芝四十多个耳光。李桂芝口内流出了鲜血,脸部黑紫。恶徒问她还炼不?李桂芝说:“炼!法轮功让人做好人,我和孩子的病全好了,法轮大法已经溶入了我的每一个细胞中,不学怎么可能呢?”

警察杨福文用小麻绳把仅穿着内衣内裤的李桂芝五花大绑,狠狠地踢了一脚,然后用两根高压电棍,往她脸上、手上、百会穴猛电,电了一个多小时,李桂芝脸上手上电糊了,电焦了,电出了难闻的气味。后来警察又用手铐铐她,手铐都铐进了肉里,疼痛难以形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镇“六一零”的几个人把正在地里干活的李桂芝又绑到了镇政府,男女混关在大会议室里,没有床铺、食堂、不许洗澡,不准看书、背书、不准交谈,失去人身自由半个月。十二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集体背师父的《洪吟》、《论语》,阴险狡诈的政法委书记张子华调来了二十多个凶悍的警察,副局长刘树春和队长田曙光气势汹汹的逼问:“谁起的头?”李桂芝挺身而出,说:“我们做好人,没有偷、摸、抢、黄、赌、毒,放着坏人你们不管,我们信仰真、善、忍哪错了?背我们师父经文是我们的自由!学大法我学定了,谁也改变不了我,枪毙、蹲大狱什么我也不怕!”

恶徒把五名法轮功学员用手铐扣住,踢打,有的绑在两辆警车上,有的脚尖沾地铐在了大铁门上。恶徒逼李桂芝跪在冰冷的小石子的水泥地上长达一个多小时。刘树春在打吕宝菊几十个大嘴巴时李桂芝喊:“不许打人!”田曙光说:“打的就是你!”李桂芝告诉他:“打死也不怕,越打越坚定!” 他说:“还想和××党作对造反?”李桂芝说:“谁想造你们的反?我们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我在家里干活干的好好的,是你们从地里就把我抓来的。说话自由是国家允许的。我们一群老弱妇孺给支枪连枪栓也拉不开,我们手无寸铁造什么反,你甭给我们扣帽子!”

后来恶徒又抓来了五名法轮功学员,有的吊铐在大门上,两脚不让着地,门上没地方了就铐在铁柱子上;有的被关在冰冷的铁栅栏房内,不给饭吃,警察还喊“饿死你们”。警察限制法轮功学员如厕,男女之间没有任何遮挡,逼在栅栏内解手侮辱人格。

二零零一年三月,李桂芝被绑架到燕郊镇轧钢厂被强行办洗脑班十五天。她一个字没签,堂堂正正闯出了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李桂芝去通县地区发、粘大法真相资料,挂了有一百多个横幅,后被抓送至通县二处劳教所侨庄看守所一个月。警察开始审问了二十四小时,李桂芝不告诉他们名字。当时她只穿一个内裤,一条秋衣球裤,正赶来月经,没有卫生纸,自己又没钱。在侨庄受了一个月非人的折磨后,李桂芝又被转到三河看守所,在看守所她绝食九天,直到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当时人已经走不了路,被二人抬上了车。李桂芝回家后马上修炼,在大法的佑护下她的身体很快恢复了。

二零零一年七月,市“六一零”办洗脑班恶徒张子华带着六个人把李桂芝围在家中,不分青红皂白把她从屋内抬到大街上、扔进了汽车里,强行绑架到三河市洗脑班。张子华恶狠狠地说:你已经几进几出了,绝食好几次了,这次我看你有多硬,有你好瞧的,不转化三年大狱等着你呢,你就甭想回去了。

李桂芝坚强不屈,恶徒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罚站使她的脚腿的水肿很厉害。恶徒让李桂芝在写好的保证书、决裂书上签字,她不签。恶徒强迫罚李桂芝抱头蹲,脸都控肿了。后来一看硬的不行又用软的,李桂芝识破了它们的阴谋,又和它们讲真相,几天后堂堂正正回到了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二日早六点,燕郊分局杨胖子带队来了八个人,在恶党村书记朱宝富配合下,没有任何手续就把李桂芝倒背手铐,强行送到三河“六一零”邪恶机构。 十一点多才解开手铐,铐子都深深陷在肉里。第二天押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特教二中队。没有任何手续就告诉劳教三年。开始王文革警察搜身,脱光了李桂芝的衣服。后来四天四夜不让她睡觉,正赶上来例假也不给卫生纸。一百多人分批来骚扰李桂芝,罚站、蹲、面壁把脚腿全控肿了。二年多的牢狱折磨,她的手脚趾甲全陷了下去。在李桂芝被非法劳教期间,杳无音信,家人焦急万分去公安局找,他们都推说不知道。那段失去了妈妈的日子里,两个孩子生活出现了危机,没有了生活费和学费,上初中的儿子退了学,给孩子们的心灵留下了不可弥补的创伤。

二零零三年七月,李桂芝从牢里出来后回娘家,在车上就因为带了一本《转法轮》,让河北围场县公安局抓进看守所,又敲诈其哥、姐三千元钱才放出来。在看守所内睡光板床,夜里冻的直哆嗦;整天吃白萝卜汤,没有一点油星,不熟的小窝头全是渣子皮。一个月下来头发掉了很多。

几年来恶人多次到李桂芝家骚扰监视,二零零零年元旦,七个人在她家看了三天三夜。即使在残酷的迫害中,李桂芝仍然用慈悲心向行恶者讲真相,她说“我师父讲,今天世上的人都是他的亲人,那么你们也就是我的亲人,所以我告诉你们,我们修真、善、忍是在做好人,发真相资料是在救亲人,你们这样对待我就是在帮助坏人打好人,是在犯罪,这对你们不好,对你们的家也不好。”

奥运会期间邪党村书记找她谈话,她给对方讲了一个多小时真相。从牢狱回来后,李桂芝拉“摩的”糊口,对于困难的人,她体谅对方的难处,少收钱,告诉他“法轮大法不图回报,只图您好”。有一天,四个大学生坐车,应该给七元钱非得给五元,李桂芝没有计较,乐呵呵地让他们上了车,给他们看“藏字石”和真相小册子,使他们明白了真相,其中一大学生激动地说:“阿姨,您真好,看来这个党真要完了,中科院院士都退了,您给我们也退了吧。”“阿姨您救了我,我不管您叫阿姨了,叫您干娘吧!对,不叫干娘,叫您亲干娘吧,!我给您磕头吧。”当时他就大声喊 “法轮大法好!”看到众生那颗渴望得救的心,李桂芝不禁流下泪,她说“你别谢我,要谢就谢李洪志师父吧,是李洪志师父叫我来救你们的。”

李桂芝用法轮功学员的善心对待一切,赢得了身边同行的理解和尊重。其中有一个人撕过李桂芝给他的真相资料,后来他出了车祸,李桂芝真心的安慰他。那个人身体好了以后,有一天在李桂芝前边等活,来了一个十八元的大活,可是他没有绳子接不了,这时候本来应该李桂芝接这个活,她却主动的把自己的绳子借给了他,对方非常感动。

二零一零年八日二十六日,在三河市“六一零”的指使下,燕郊镇派出所警察闯入家中,绑架李桂芝。八月二十七日,李桂芝的丈夫汤宝信去镇政府要人,被告诉李桂芝己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了。

参与这次绑架李桂芝的有镇政府综治办、司法所、武装部人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3/229192.html

2010-08-29: 河北省三河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8日25日,三河市燕郊镇派出所610去燕郊镇东蔡各庄法轮功学员徐绍静、李桂芝家让签不炼法轮功保证书,他们不签,8日26日在家中遭绑架,8月27日李桂芝丈夫汤宝信去镇政府要人说人己送到廊坊洗脑班。

8月20日,楼镇派出所610去楼镇茉庄子法轮功学员田淑娟家让签不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夫妻二人不签。8月25日又来人把师父法像拿走神韵光盘真相材料抢走。

8月27日被楼镇派出所610抬走,儿子拦也拦不住,一脚被踹在地上。他们开的是白色面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9/228960.html

2010-08-28: 河北三河燕郊镇李桂芝、徐少静两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8月26日晚上11点,河北三河燕郊镇李桂芝、徐少静两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均为镇政府综治办、司法所、武装部人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8/228887.html

2005-08-14: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西蔡各庄村大法弟子李桂芝,在北京市昌平区内打工,在2005年7月29日上午11点,让昌平区610和公安穿着便衣秘密绑架。强行搜查只查走几个护身符。

据悉,李桂芝在工作之余向世人讲法轮功受迫害真象,被坏人告密。现被非法关押在昌平市某招待所强行办洗脑班,每天每人让交150元费用。这是李桂芝6年来第12次遭绑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4/108365.html

2004-05-03: 河北三河市是个县级市,地方不大,人口不多。99年7月20日以来,据不完全统计,三河市法轮功修炼者至少有41人被非法劳教,成百人被非法拘留,其中很多人多次甚至有人十几次被非法拘留,更多人被高额罚款、被非法抄家、被打、被电棍电击等,还有被非法开除工职、被逐出学校,被单位和各级政府非法关押更是经常的事,被无理没收身份证等等。上千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99年官方统计三河法轮功学员有3000多人)。 李桂芝,女,42岁,燕郊镇东蔡各庄人,2001年9月11日被抓,被非法劳教3年。

2004-05-02: 2004-04-19:李桂芝,女,42岁,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东蔡村人。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神奇的大法使我身体几种病全好了。我一个农村妇女没念过一天书,现在我能通读大法书籍,自98年得法后我坚定的走在学法、护法、证实法的路上。

99年“7.20”全面迫害开始了,燕郊镇杨福文、崔巧燕、吕万全等不法恶人配合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对我的迫害包括非法搜家抄书4次,非法绑架、拘留、劳教共12次,我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

99年9月,燕郊分局杨福文,610人员张子华、崔巧燕等8人来到我家,没有任何手续进行非法搜查,把法轮功的书籍、磁带、录音机、手抄本等全都抄走了,后又有3次抄家并几次把我绑架到镇政府关押,一去就一个星期。

2000年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年份,恐怖笼罩神州大地,江××利用党、政、军的集权,动用1/4的国力,开动所有宣传机器铺天盖地,轮翻滚动的欺骗、栽赃、陷害。法轮功修炼者被经常骚扰、监控、监视、跟踪,时刻有被抓、判刑、坐牢等危险,上访不行,信访局成了抓人局。面对强大的军队、武警、公安、警察,面对手铐、电棍、酷刑、监狱,法轮功修炼者没有以恶对恶,也没有畏惧倒下,而是宽容、大度、慈悲的走上世界人人都知道的地方——天安门,向中国向全世界人民揭露江泽民的欺世谎言和残暴邪恶的迫害。

2000年10月我去天安门证实法,就想向善良的人们讲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师父讨个公道。

我被市里邪恶610头子刘富强抓到,他恶狠狠地说到家和你们算帐。我被押到燕郊公安分局,恶徒把我背扣在分局铁柱子上,恶警队长杨福文开始左右开弓打了我约有40多个嘴巴和耳光,他打累了手疼了来回摆手,他又脱掉大皮鞋用皮鞋后跟打嘴巴约有40多下。我横下一条心,放下了生死,心里坚定,心中默念师父经文“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口内流出了鲜血,自己当时也不知牙还有没有,后来照镜子才知道脸部黑紫黑紫象茄子一样,十多天才下去。打后恶徒问我还炼不?并说答应不炼马上放你。我说:“炼!法轮功没让人做坏事,让人做好人,我和孩子的病全好了,法轮大法已经溶入了我的每一个细胞中,不学怎么可能呢?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杨福文又让我把衣服脱了,只剩内衣内裤让我脱,我不脱了。他用小麻绳把我五花大绑后又狠狠的踏了一脚。后用两根三尺长的高压电棍电了我一个多小时,往脸上、手上、百会穴猛电,脸上手上电糊了,电焦了。电出了难闻的气味。后来用手铐铐,手铐都铐进了肉里,疼痛难以形容。因我坚持不放弃修炼,被送到三河公安局关了一天一夜,后又送到三河市看守所失去人身自由9天,我们30多名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一口饭一口水也没沾。后恶徒让我签字不炼就放人,我不签。我说:“我没犯法,没偷没抢,我学做好人,信仰‘真、善、忍’,国家宪法规定公民也信仰自由呀!”后来把我放回,又在分局关了半天还让我签字,我坚决不签,我说要不然你们把我还送看守所吧!通过这次迫害,我没有退缩,反倒更加坚定了学法的坚如磐石的心。

2000年12月20日,镇610几人把正在地里干活的我又绑到了镇政府,男女混关在大会议室里,没有床铺、食堂、不许洗澡,不准看书、背书、不准交头接耳,失去人身自由半个月。25日大法弟子集体背师父《哄呤》、《论语》,阴险狡诈的政法委书记610头张子华调来了20多个警察和武警,副局长刘树春和队长田曙光气势汹汹的逼问:“谁起的头?”虽然不是我起的头但我想到同修的安危便挺身而出的告诉他们:“我们做好人,没有偷、摸、抢、黄、赌、毒,放着坏人你们不管,我们信仰真善忍哪错了?背我们师父经文是我们的人身自由!我喉咙里有三寸气在,学大法我学定了,谁也改变不了我,枪毙、蹲大狱什么我也不怕!……”恶徒不由分说把我们五名大法弟子用手铐扣住,踢打完后绑在了两辆警车上。到了公安局,恶徒让我跪在冰冷的小石子的水泥地上一个多小时。刘树春在打吕宝菊几十个大嘴巴时我高喊:“不许打人!”田曙光说:“打的就是你!”我告诉他:“打死也不怕,越打越坚定!”他说:“还想和共产党作对造反?”我说:“谁想造你们的反?我们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我在家里干活干的好好的,是你们从地里就把我抓来的。说话自由是国家允许的。我们一群老弱妇孺给支枪连枪栓也拉不开,我们手无寸铁造什么反,你甭给我们扣帽子!”后来恶徒又抓来了5名大法弟子,有的吊拷在大门上,两脚不让着地,门上没地方了就拷在铁柱子上;有的被关在冰冷的铁栅栏房内,恶警不给饭吃,还高喊饿死你们!恶警限制我们大小便,男女之间没有任何遮挡,让在栅栏内解手侮辱人格,恶警打骂大法弟子的声音不绝于耳。26日放回镇政府,30多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后由我当代表和他们谈判,后来张子华答应了我们提的条件,许可看书、背书、不再随便抓人,后半夜许可炼功。

2001年三月我被绑架到燕郊镇轧钢厂被强行办洗脑班15天。我和他们讲真象,一个字没签堂堂正正闯出了洗脑班。

2001年5月13日,我去通县地区发、粘大法真象资料,挂了有一百多个横幅,后被抓送至通县二处劳教所侨庄看守所一个月。恶警开始审问我24小时,我不告诉他们名字。当时自己只穿一个裤衩,一条秋衣球裤,正赶来月经,没有卫生纸,自己又没钱。(听说在外边一元钱的卫生纸在那里卖五元钱),只好洗净旧布垫在裤衩上后再去水管处洗。困境可想而知。其他功友也相当困难,有一个陕西、东北哈尔滨的两个功友不说出名字,一个人大家都叫她“法二”的一个20岁小姑娘,6月份了还穿着去了棉花的冬天的衣服,她们来侨庄8个月了又没有钱真是太难了。我在侨庄受了一个月非人的折磨后又被转到了三河看守所半个月后回到家。我马上给她们买了必需品送了过去,也不知她们收到没有。在三河看守所自己绝食9天生命垂危才被放回,人已走不了了,被二人抬上的车。回家后马上修炼,体质很快恢复。

2001年7月,市610办洗脑班,警察四处抓人。2001年8月1日张子华带着6个人把我围在屋中,不分青红皂白把我按倒,从屋内几个人把我抬到大街上扔在了汽车里,几个人累的气喘吁吁的,强行绑架到三河市洗脑班。我在车内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心坚如磐石,到洗脑班我要向他们讲真象,洗脑班到此为止,决不给大法抹黑!”610人员恶狠狠的说:“你已经几进几出了,绝食好几次了,这次我看你有多硬,好好想想吧,有你好瞧的,不转化三年大狱等着你呢,你就甭想回去了。”我告诉他们:“我干的是正事好事,你甭说3年,就是9年加12个月也改变不了我的心,转化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随后几天,从马三家、团河劳教所来的犹大们轮番上阵,我坚强不屈,气的他们嚎啕大哭。恶徒几天几夜不让我睡觉,我老站着把脚腿控的水肿厉害。恶徒让我在写好的保证书、决裂书上签字,我不签。他们几个人抓住我的手强按,用力掰我的手指头踢我,我告诉他们:“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除非你们把我的手砍下来,你们才能签呢!”一个女帮教是我以前认识的,我发正念不理她,把她给气哭了,后来又和我说,我用正念看了她几分钟,她就说不出话来了,罚我抱头蹲,脸都控肿了。他们让我骂师父骂大法踏师父的法像,几个人抬着我,我坚决不从和他们拼命挣。我全身绷紧,手握紧,头脑特别清醒,我大声说:“你们让我干坏事你们遭报吧!”一个邪恶的人说:“她发功烫我呢,她怎么这么大劲呢?”不知坚持了多长时间他们几个人坚持不住了。几天内,几个人都遭了恶报。他们硬的不行又用软的,我识破了他们的阴谋,又和他们讲真象,发正念:“洗脑班到我这为止。”几天后我堂堂正正回了家,镇里的4000元钱也白花了,洗脑班也停办了。

2001年9月12日早6点,分局杨胖子带队来了8个人,没有任何手续把我倒背手铐抬上车,强行送到三河610.11点多才解开手铐,拷子都深深陷在肉里。9月13日恶徒把我押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特教二中队。没有任何手续就告诉劳教三年。开始王文革队长搜身,脱光了我的衣服。后4天4夜不让睡觉,正赶来月经不给卫生纸。100多人分批来骚扰我,罚站、蹲、面壁脚腿全控肿了。二年多的监狱折磨,手脚趾甲全陷了下去吃不到一点绿色青菜,看见大墙外的树叶都想吃几口。伙食特差,每天白菜汤,什么水果也吃不着,一次给狱方摘草莓,我们严格要求自己不吃草莓,真想吃几把草莓叶子。一周许可打一次电话不许超过4分钟。在我去监狱期间,家人杳无音信,家人焦急万分去公安局找,他们都说不知道。那段失去了妈妈的日子里,两个孩子生活出现了危机,没有了生活费和学费,上初中的儿子退了学,给孩子们的心灵留下了不可弥补的创伤。恶人村书记朱宝富配合邪恶抓捕法轮功学员,迫害善良。

2003年7月,我从监狱出来后去我娘家,在车上就因为我带了一本《转法轮》让河北围场县公安局抓进看守所又敲诈我哥、姐3000元钱才放我出来。在看守所内睡光板床,夜里冻的直哆嗦;整天吃白萝卜汤,没有一点油星,不熟的小窝头全是渣子皮。一个月下来头发掉了很多。正赶来月经,我的书包在隔壁屋里面有卫生巾,恶徒就是不给。

几年来恶人多次到我家骚扰监视,2000年元旦,7个人在我家看了三天三夜。

以上仅是我受迫害的部分事实。善良的人们,谁家没有父母、兄弟姐妹。这就是江泽民吹嘘人权最好时期,在光天化日之下,“人民警察”就是如此猖狂、放肆,毒打、侮辱一个因做好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为了向政府说一句真话的家庭妇女。假如这件事发生在您身上,发生在您的亲朋好友身上,您又如何呢?在铁的事实面前谁正?谁邪?谁好?谁坏?不是一目了然么?如果没有江泽民的迫害,我能上天安门、讲真象发传单么?我们和平理智所为只是为了揭露江氏的邪恶,停止迫害,唤醒民众,从江氏的谎言欺骗中清醒,免受谎言的毒害。在这大事大非面前不要颠倒黑白,不要助纣为虐,您也是在为自己生命的永远负责。

2004-03-01: 2000年12月16日我们到北京信访办再次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抓捕送到前门派出所,晚上被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接回。田曙光等人挨个提审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次日上午我们被送到镇政府大会议室被软禁起来。在那里610工作人员不许我们学法炼功,不许说话。有一个大法弟子开始背老师经文,我们大家就一起背,这时政法委书记张子华给分局打了一个电话,一会来了几十个凶悍警察包围了会议室。分局副局长刘术春狂叫:谁带的头?这时我和大法弟子李建新、于雪兰、李淑琴、刘风英、李桂芝、吕保菊、沈永芝、李翠香、许淑霞等被连打带踢带到公安分局,个个给铐上,把我铐在了大铁门上,脚尖沾地。

2001-09-24: 9 月15日,燕郊公安分局杨福文带领四五个恶警窜入东蔡各庄大法弟子李桂芝家,不由分说强行抬上车。李桂芝的丈夫上前盘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杨说燕郊各村都是大法资料,怀疑是她干的。李桂芝想要拿件衣服,杨骗她说没有时间,上级急等你,明天让你丈夫送去。第二天,家人去燕郊公安分局送衣服,他们说:”李桂芝不在这儿,杨福文也休假了,不知道李桂芝在哪呢?”后来去唐山才得知,李桂芝在唐山第一劳教所。

2001-05-24: 河北省三河市张子华、藏野等二十余名暴徒的犯罪记录
之六:暴徒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25日前后2O多名大法弟子陆续进京上访,到天安门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一个个被打,然后“接”回非法关押在镇政府大会议室内。有十几个没去北京的大法弟子因怕他们去北京上访也被关押在这儿,有的夫妻被关,家中的老人和幼儿无人照管。邪恶之徒以:不准法轮功上访、上访违法、XX党就搞秋后算帐等非法理由限制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不准炼功、看书、记日记,上厕所由专人监控,不准出入门口,强迫买吃喝……。

25日下午,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无故把学员李翠香默写的师父《洪吟》拿走,李翠香找到政法书记张子华索要,他没有答应。这时李翠香说:“不给我,我们会背”。她就带头背《论语》、《洪吟》,大家一起背,大法声响彻环宇,吓坏了镇党委付书记、政法委书记张子华。它偷偷打电话招来了分局的恶警,开来了两辆警车,分局刘亚录、田曙光等一些人来到大会议室把他们认为的头儿:李翠香、沈永芝、许淑霞无故带走。功友们全站起来告诉他们:“她们没错,不能把她们带走!”大法弟子吕宝菊、李桂芝挺身而出:“我们也背了,不许带人!”当时一下激怒了恶警,他们又揪住李桂芝、吕宝菊的头发拖到院中毒打一顿。恶警只带了三付手铐,他们铐着五个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抓头发,野蛮地拖上了警车带往燕郊公安分局。公安局副局长王XX咬牙切齿地对大法弟子说:“你最后再看一眼镇政府吧,明天你就看不见了。”大法弟子镇定地说:“我学了法轮大法,大法重新给了我新的生命,我现在什么也不怕!”

恶警如临大敌,调来了十几个武警和二十多个看管人员。剩下的大法弟子打坐炼功,他们把录音机放到最大声干扰我们。过了一会,大法弟子找到张子华告诉他:“大法弟子没有错!为什么把她们抓走?马上放人!”张子华没答应。我们全体大法弟子要一起去分局,要求放人,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阻止我们,并给分局打电话。一会儿分局恶警全部出动,恶警田曙光恶狠狠地说:“不说理,就是不说理。你们谁还不服气,往上来。”“不服气的出来。”大法弟子李书芹勇敢地站了出来:“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大法老弟子陈书兰今年69岁,通过炼功一身病全好了,这次上访被打了两个嘴巴,她也勇敢地说:“为什么抓人?”恶警恶狠狠地对她说:“抓人,这回抓你。瞧你长的样。”陈书兰说:“你说我丑,我心里美!我真善忍!”大法弟子李建新、刘凤英、于雪兰也站了出来,恶警蜂拥而上拳打脚踢。恶警们手忙脚乱地把大法弟子陈书兰、于雪兰、刘凤英、李建新、李书芹强行拖上警车,嘴里还不停地污辱大法和大法弟子,之后把人带到燕郊公安分局。

这时,分局里共关了十三名大法弟子,有三名大法弟子刚被从北京“接”回来,他们在这魔窟中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恶警轮番提审大法弟子,叫他们骂大法、骂师父,大法弟子斩钉截铁地说:“我师父和爸妈从来没教我怎么骂人,我不会!”恶警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用皮鞋底打耳光;用电棒电,电棒都用没电了,用坏了。大法弟子于雪兰已经58岁了,脸被打得青紫红肿十几天都没下去;大法弟子刘凤刚的二颗门牙都给打掉了;大法弟子徐少静脸上、身上伤痕累累,灼迹斑斑,惨不忍睹。后来,十个大法弟子被高铐在大门上、柱子上,双脚尖刚刚粘地,一连吊了九个小时到夜里十一点才放下来,关在一间又黑、又脏的小屋里一天一夜,后又将他们关到镇政府会议室。有的大法弟子手腕被铐子铐进了肉里,手都黑紫了,几十天后手指还麻木没有感觉,几个月后仍和正常时不一样。有几个大法弟子被强迫跪在撒有尖石子的水泥地上几个小时……但是,这些真修大法弟子没有一个动摇的。一个恶警说:“比刘胡兰、江姐还棒!”全体大法弟子绝食表示抗议,三天后放了一部分人,剩下的大法弟子于元月二号晚全部回家。

燕郊镇的工作人员崔晓燕坏透了,水平又相当地低,她仇恨师父和大法,经常骂师父和大法。大法弟子告诉她善恶有报,可她不知悔改,对大法弟子横眉立目,魔性大发。

民警也有不一样的,有的民警悄悄地说:“你们都是好人,委屈你们了”,“老爷子,你真棒!”“你们看书我不管”。通过大法弟子十几天的洪法,有不少民警和工作人员争抢看《转法轮》,有的藏在被窝里看大法弟子炼功。

近段时间,恶警经常对大法弟子骚扰,跟踪、看守、监视……他们还经常无顾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家中,如跳墙闯入刘瑞海、张连存家中乱翻东西。他们办“转化班”告诉家人两、三天即回,可是一关就是十几天、二十天不放,白天、晚上监控不让出入,不让洗澡、换衣服等。最近又搞签字,按手印,许多大法弟子坦然地说:“签字?我没犯法,不签。按手印,打死我也不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4/11420.html

廊坊 三河市(燕郊镇)联系资料(区号: 316)

2021-04-18:
一个警察的电话是13831611331
燕郊燕顺路派出所电话0316-3083110

2021-04-15: 三河市南城派出所人员:
南城派出所所长王义州,男,回族,四十五岁,警号079929,大厂县夏垫镇人,手机13903269135;妻子李丽欣,四十五岁。王义州在任职大厂县看守所副所长、邵府乡派出所所长、夏垫镇派出所指导员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恶行早已被追查国际立案追查。

警察王海宝:17832568491 副所长王国立:13930609785
副所长周茂军:18333698425
原所长王爱君:13903262869
警察陈 冲:13700361811
警察王林江:18633784699
警察石 杰:15076460557
警察杨建波:15230655058
警察李学坤:18831659888、13613160308
警察张少峰:15075699662
警察王勇强:13754567556
警察王海宝:17832568491
警察李凤学:13930603999
警察老杨:18630639698
警察?:15373291931
警察东明阳
做饭李姐:18733627382

2021-04-07:北城派出所部份人员及电话:
所长李勃
指导员宋庆波:13700361855
副所长张建文:13785591152
副所长马 腾:18632651051
原所长刘江海:13903265355
原所长王 宾:13931635966
原所长王卫国:13503161931
三河市公安局北城派出所地址:三河市花园路2号正西方向67米
三河市燕郊西小胡庄村书记张明:13703261935
新集镇人大主席于亚东15350685730新集镇政府0316-3111495
新集镇胡元村村长薛立兵18732666233小王庄村村长吴瑞峰13903169775
李庄村书记潘振忠13832635085
李庄村治保主任刘广柱13603269392李景勤1370036076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6)

2010-08-29:
燕郊镇综治办司法所武装部电话
办公室03163312553
伺云峰0316332009手机13503262510
赵震03163350090手机13603161856
邓继全03163315016手机13903262181
刘春保03163355130手机13832617131
牛术青03163312855手机13663266166
铙诲宾      手机13012081616
杨宝刚      手机13785647688
段瑞东03163350081丰机13785599575


三河市燕郊镇:
东蔡村书记朱宝富 宅3355865 手13832680028
恶人崔巧燕 宅3312108 手13082071361
恶人张子华 宅3315709 手13603161897
恶人何海勇 宅3312506 手13603366388
恶人孟卫东 宅3330856 手13932677369
恶人杨福文 宅3319019
燕郊公安分局恶人田曙光 宅3412873
副局长刘树春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