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4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临沂 蒙阴县 >> 孙丕进(孙佩进),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
个人近况: 2021年6月18日 迫害致死 (2021-06-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4-30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673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孙玉娇(娇娇,姣姣)
夫妻/父母: 孙丕进(孙佩进) 于在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9-15:一个永远无法团圆的家
中秋佳节,万家团圆,但在山东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却有一户人家永远无法团圆。这个家的户主孙丕进在去年已经蒙冤而死,妻子于在花在多年前也已经过早的含冤离世,唯一的一个女儿孙玉娇不幸被当地法院枉判七年,重刑入狱。村民们每当路过这个空荡荡的家时,都会嗟叹不已。中秋来临,家家欢乐团圆,此时,这个孤独的家显得格外沉寂凄凉。夜幕降临,秋风一阵阵的吹打着这个苦难之家紧锁的大门,似在诉说着一个悲惨的故事。

大法救了无望的家

孙丕进、于在花,是蒙阴镇东儒来村老实巴交的村民,种地为生,但夫妻二人长年患有多种疾病,有一个女儿叫孙玉娇,也是身体虚弱。为了治病,家境搞得十分贫寒,全家人心情烦恼,吵架哭闹声经常从这个家传来,一家三口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尽头。

约在一九九七年,法轮功在当地弘传开来,祛病效果神奇,夫妻得知,随即学炼后,大人、孩子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同时夫妻从大法中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悟懂了人生意义。尤其是妻子于在花变得温和善良,努力孝敬公婆,从此家庭走向和睦,全家充满了欢声笑语。

显然,大法救了他们全家,原来无望的家一下子变成了希望之家。带着感恩的心,他们开始向亲朋分享喜悦和健康,家乡人包括婆家人看到了于在花得法后的身心变化,有很多人走向了修炼,他们身心受益,感慨多多。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对法轮功发动了政治迫害运动,从此一家三口遭到了空前的风霜磨难。

蒙受不白之冤

面对不公和陷害,百姓选择的路子只有上访,纯朴的于在花也是这样想的,希望上访和官员对话,讲出自己学炼法轮功受益情况,请上级停止打压迫害。可是这个真诚正义的举动,迎来的是一次次的抄家绑架和暴力转化。

一九九九年农历十一月初三,于在花和本村大法学员第一次到北京上访,遭到临沂市公安警察截访,后被劫持到蒙阴非法关押在二警区,当时二警区警长王志坚私吞了她五百四十元钱。两天后,把她转到蒙阴看守所,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回家后,被逼迫每星期要到二警区报到。在非法关押期间,当时分管政法的蒙阴镇邪党副书记公丕宝和二警区警长张志坚把于在花家的冰柜、彩电及小卖部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抄走。后来,公丕宝在镇洗脑班上说:“把于在花家抄得半袋子洗衣粉也没留下。”

紧接着,蒙阴镇官员把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绑架到洗脑班连续逼迫转化,参与迫害的恶徒官员主要是李枝叶、类延成、房思民、王世鑫、王欣、公丕宝、张志坚等。地点不断变化,由开始能回家到后来封闭式劫持,由诱骗转化不得逞到暴力折磨,他们夫妻和其他学员遭受了烈日下暴晒、关车库、坐在水泥地面上扳脚趾尖、手触着地九十度大弯腰、长时间罚站、男女关在一个屋里、痞子暴打等等。

在茶棚洗脑班,被毒打最严重的是孙丕进。他被打倒在地,两个痞子脚踩着孙丕进的头,手摁着孙丕进的身子不让他起来,毒打、折腾他,胳膊上被毒打的起了一个鸡蛋般大小的硬包。

农历六月初一,于在花又被非法关押到蒙阴县职业中专“610”。打手喝酒后毒打于在花,当时她被逼迫蹲在臭水沟里毒打了一阵后,又被弄上沟来,打手用脚猛踢她的头、颈,然后用穿着皮鞋的脚踩着她的头、脖子来回搓,直打得她鼻、口、耳朵出血。此后她眼睛流泪睁不开;脸肿得象胖娃娃,半月后才消肿。李枝叶和当时的“610”头目类延成不承认是打的,说是关押时间长缺乏阳光造成的。一周之后于在花开始眼痛,房思民让中医院大夫吴迪验伤后,才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三日,公安“610”李某(四十多岁,大眼睛,平头)和另一名恶警突然闯到于在花家中,把她劫持到二警区。恶警王伟等刑讯逼供,因不配合非法审讯,恶警王伟用脚踹她,三脚踹折了她的锁骨,她剧烈疼痛。最后恶警王伟恶狠狠地说:“于在花,你不用不承认,以后有你好受的时候,三电棍就把你电出来了。”

九天后她被转到县“610”,当时感到头疼。县“610”头目类延成说:“你不用疼,拉你梁头就不疼了。”然后强制让她双手举起,脸贴在墙上站着,站了两早晨。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农历)她被无条件释放回家。这次她被县“610”非法关押了十九天。

家已不家

进京上访遭受不白之冤,但于在花并没有对政府失望,天下总得有个说理的地方,为了讲明真相,她和丈夫商议,她决定再次进京上访,却遭到当地恶徒更加严厉的迫害。从此他们的家成了恶徒们时常作案的地方,家已不家。

二零零零年腊月十二日,她和学员张艾军再次进京请愿上访。在天安门广场他们打开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随即被恶警劫持天安门广场拘留所,后被村镇干部劫持回蒙阴,关押在二警区。腊月十八日,又被转到蒙阴县看守被非法关押二十八天。过完新年才回家。此后,恶徒们时常伺机迫害夫妻二人。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九日,恶徒公丕宝到于在花娘家找她,没找到。正月二十二日,恶徒姜怀忠等来到她家,让她收拾收拾到“610”,她趁上厕所的机会走脱。当天晚上,恶徒公丕宝、姜怀忠等翻墙跳进院里,毒打孙丕进,把孙丕进打的直吆喝。恶徒怕邻居听见,把孙丕进带到蒙阴北环路毒打,胁迫他到亲戚家找于在花,孙丕进趁恶徒不注意时也走脱。

同年三月中旬,于在花刚刚回到家中。蒙阴二警区恶警张志坚和孙付利来到她家中,骗她到了村大队,恶警张志坚二话没说,从腰里掏出手铐把她双手铐上,直接把她送到山东省 第一女子劳教所。年幼的女儿眼睁睁看着妈妈被带走。因于在花被迫害的身体不好,劳教所拒收。十三天后,蒙阴公安局不得不把她接回。

家和主人伤痕累累

连续遭到迫害,当地许多学员包括孙丕进夫妻二人认识到,中共恶党耍流氓不讲理,上访对话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但决不能叫中共谎言迷惑危害了乡亲们,更不能让他们与中共为伍而毁了未来。于是学员们想到的是尽快向乡亲们澄清谎言,以各种真相方式挽救众人。但这条路也是磨难重重,迫害不断。家和主人被打击的伤痕累累。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二日,由于做大法横幅被人举报,蒙阴二警区恶警张志坚等人又要抓捕于在花和丈夫,幸亏一位好心人给她捎信,她和丈夫顺利走脱。恶警张志坚等人非法抄家,抄走一本大法书,家中被抄的乱七八糟。他们夫妻被迫流离失所。年幼的女儿由七十多岁的老人抚养。

二零零三年二月初十,孙丕进带着真相资料、磁带在新泰被查出,随即被绑架。后转到蒙阴看守所遭毒打,最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潍坊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十,于在花和大法学员王付成在蒙阴镇西洼租的房屋内正钉着大法书,蒙阴二警区恶警孙付利带着一群恶警闯入她们租的房内,把她和王付成绑架到二警区。王付成被毒打的休克,脸上还有被抽打的四、五道手印。

于在花遭受了象拉死狗般拖拉、用针头扎腿、注射不明药物、橡皮棍毒打、手铐砸头等酷刑摧残,她被折磨的头疼、胸难受、背上、胳膊、大腿、脸上变成了紫青色,浑身麻木。县医院的大夫查体后作了鉴定:“小腿萎缩,再这样下去全身瘫痪。”恶人仍不死心,想从她家里讹钱,又让她躺了十天才让她婆婆接回家。

家破人亡

至此,面对伤痕累累的于在花,当地的政府人员只要还有一点人性,就不会再难为下手加害了,然而,那些追逐名利的恶徒们,在中共恶党谎言的迷惑下,哪有什么良知,只知道穷追猛打,最终导致于在花家破人亡。

回家后,蒙阴县法院恶人还是时常到于在花家骚扰。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法院和县“610”恶人企图再次绑架她,送往济南劳改队。趁他们翻东西时,于在花未来得及穿衣服,匆忙走脱,被迫再次流离失所。

为了追捕于在花,恶徒们耍尽花样,利用特务的伎俩,多次冒充法轮功学员到她婆家、娘家行骗,企图找到于在花的下落加害于她,最后,他们被识破骗术而未能得逞。

就这样,于在花在外流离失所了整整十一年。期间,她无法回家安心劳作生活,无法正常关心孩子上学,无法对老人尽孝道。长期的颠沛流离之难,艰苦的生活条件,加上对亲人的思念担心,导致她患上全身浮肿疾病,医院给出了病危通知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于在花不幸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永远无法团圆的家

妻子含冤而去,孙丕进悲痛万分,此时,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沉重的选择,是退避三舍,以免迫害,还是继续讲真相反迫害。平常日子里,这个性格比较脆弱的农家汉子,这时候,却表现的非常坚强,他怀着悲愤的心情,处理了妻子的后事,父女二人决定直面邪恶,放弃外出挣钱过安稳日子的机会,留在家乡,继续向乡亲们讲清真相,帮助人们认清中共的谎言,走出中共罪恶招来的劫难。可是,他哪里知道,邪恶的610人员早就视其为重点加害对象,已经对他杀心顿起。

二零二一年,蒙阴县610和国保又以所谓“清零”借口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六月十日和十八日,当地警察先后劫持了约三十岁的女儿孙玉娇和六十岁左右的父亲孙丕进,并抢劫部份财产。

第二天,家人突然被告知,孙丕进去世。下午两点三十分,孙丕进的二哥二嫂和四弟被通知到现场确认死亡。

当时现场有610人员和警察几十人,场面非常恐怖,用各种语言恐吓孙丕进的亲人,610人员说孙丕进是“跳楼自杀”,但不让亲人仔细验尸。亲人只看到孙丕进没了一个眼球,半边头塌陷,胸腔塌陷,疑被活摘器官。当时公安警察封锁中医院,封锁消息。孙丕进的遗体被停放在蒙阴县殡仪馆。

为了掩盖这起冤死案真相,当局还秘密的派出了党政人员和许多特务潜入到孙丕进所在村和他岳父的村,对他亲朋监视威胁,对他哥弟等家人强制封口,不许他们请律师打官司、上访、接触法轮功学员、说出真相,连处理赔偿费都不许说出。期间,许多特务在村里蹲坑、巡逻,村子被搞得一片恐怖。并在当月即六月二十六日,强制家人同意秘密火化了孙丕进的遗体。不久,孙玉娇被枉判七年入狱。

就这样,在中共连续迫害下,善良的于在花和丈夫孙丕进,为了维护神圣的信仰,先后蒙冤离世,唯一的亲人女儿孙玉娇被陷害入狱。这个原本能过上正常生活的希望之家竟被中共恶徒敲打的彻底破碎。这是一个多么残暴的执政党和政府及其执法者,这是一个多么炎凉的世道啊!

中秋佳节,万家团圆,但这个正义之家从此永远无法团圆了,凄凉的宅院和紧锁的大门,在证实着主人曾经遭受的一次次欺凌和冤屈,平常日里偶尔从这个苦难之家传出的一点点笑声,已经成为乡亲们永远的记忆了。

秋风拂泪,天地同悲,路人扼腕,悲愤难抑。可是巨难中,中共在中华大地上制造的家破人亡的悲剧,何止孙丕进这一家?!

中秋来临,倍加思亲,亲朋们在悼念那些冤死亲人的同时,一定会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愿正义尽快降临人间,愿诸多沉冤尽快平反,愿世界尽快回归祥和平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5/一个永远无法团圆的家-449557.html

2022-08-29:原山东省政法委书记林峰海迫害法轮功的恶行
一、孙丕进遭绑架第二天冤死 八日后遗体被秘密火化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孙丕进,男,于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七日在自家田里干农活时,被派出所警察绑架,第二天被迫害致死。家人查看其尸体时,发现脑浆溢出,一只眼珠没有了,半边头塌陷,胸腔塌陷。八日后即六月二十六日,警方威逼家人秘密火化了孙丕进的遗体。孙丕进的妻子多年前含冤离世,而女儿孙玉娇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8/29/原山东省政法委书记林峰海迫害法轮功的恶行-448248.html

2021-08-14:山东孙丕进遭绑架第二天冤死 八日后遗体被秘密火化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东儒来村法轮功学员孙丕进,六月十七日在自家田里干农活时,被蒙阴县蒙阴街道第一派出所绑架,第二天被迫害致死。六月二十六日,中共蒙阴当局威逼家人已经秘密火化了孙丕进的遗体。孙丕进的妻子多年前含冤离世,而女儿孙玉娇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

孙丕进和妻子于在花二人在学炼法轮功前,曾患多种病,孩子身体虚弱,家境十分贫寒。有幸学炼法轮功后,大人、孩子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于在花从大法中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悟懂了人生意义,她努力孝敬公婆,家庭和睦充满了欢声笑语。婆家人看到了于在花得法后的身心变化,有很多人走向了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大法后,孙丕进、于在花夫妇坚修大法,接连遭到蒙阴镇王世鑫、公丕宝、姜怀忠、王欣等恶党不法人员与蒙阴610类延成、房思敏、王欣(因在镇打人出名后调610充当打手)等打手的残酷迫害,家被抢劫一空,孙丕进在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潍坊监狱遭受了种种非人折磨。

孙丕进的妻子于在花,因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到当地中共警匪暴徒的多次迫害,曾被恶警王伟用脚踹折了锁骨,曾多次被关押在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被非法劳教,遭到多种酷刑摧残。历经生死磨难,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年,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47岁。

面对这样一个家破人亡的人家,蒙阴县610和国保及派出所并没有停手迫害,多年来,当地不法人员以各种借口骚扰加害孙丕进

二零二一年,蒙阴县610和国保又以所谓“清零”借口,拉网式骚扰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在六月十日左右,蒙阴街道第一派出所突然窜到孙丕进的家里,乱翻乱抢,当场抢走了部份大法书籍、救人的真相资料一宗和打印机、电脑等个人物品财产。女儿孙玉娇则被暴力劫持到派出所审讯,后转到临沂看守所非法关押。

六月十七日,蒙阴国保和蒙阴街道第一派出所警察又返回来,将在自家田里干农活的孙丕进绑架,第二天,家人突然被告知孙丕进去世。下午两点三十分,孙丕进的二哥二嫂和四弟被通知到现场确认死亡。当时现场有610人员和警察几十人,场面非常恐怖,用各种语言恐吓孙丕进的亲人,610人员说孙丕进是跳楼自杀,但不让亲人仔细验尸。亲人只看到孙丕进没了一个眼球,半边头塌陷,胸腔塌陷。当时公安警察封锁中医院,封锁消息。孙丕进的尸体停放在蒙阴县殡仪馆。

为了掩盖这起冤死案真相,当局还秘密的派出了党政人员和许多特务潜入到孙丕进所在村和他岳父的村,对他亲朋监视威胁,对他哥弟等家人强制封口,不许他们请律师打官司、上访、接触法轮功学员、说出真相,连处理赔偿费都不许说出。期间,许多特务在村里蹲坑、巡逻,村子被搞得一片恐怖。并在当月即六月二十六日,强制家人同意秘密火化了孙丕进的遗体,使他的冤死之因一时成了迷团。

从六月十八日将一个好人害死到当月二十六日强制火化,还不许控告上访,蒙阴县不法之徒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完成了整个事件的处理,显然是在掩盖自己的杀人罪行,这种做法太无法无天,太丧尽天良。

更叫人揪心的是,孙丕进的女儿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不知道她有没有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不知道她如何面对这个噩耗,失去了母爱,现在又失去父亲。希望善良的人们给予她更多关心和援助,哪怕一点点;也希望办理案件的公检法人员尽快释放她回家,不要再伤害她,因为从法律和人道角度讲,她不应该受到伤害。

关于孙丕进、于在花夫妻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妻子被迫害离世 山东蒙阴县孙丕进被迫害致死》、《丈夫被非法判刑五年 妻子流离失所》、《历经生死磨难 山东蒙阴县于在花含冤离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4/山东孙丕进遭绑架第二天冤死-八日后遗体被秘密火化-429543.html

2021-07-26: 对山东蒙阴县孙丕进冤死案的评析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6/对山东蒙阴县孙丕进冤死案的评析-428283.html

2021-06-29: 妻子被迫害离世 山东蒙阴县孙丕进被迫害致死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东儒来村法轮功学员孙丕进,六月十七日在自家田里干农活时,被蒙阴县派出所绑架,第二天被迫害致死。家人查看其尸体时,发现脑浆溢出,一只眼珠没有了,身体平平的。

六月十八日,中共不法人员声称孙丕进在蒙阴县中医院,因不配合做核酸检测,跳楼,当场死亡。真实情况待查。当时公安警察封锁中医院,封锁消息。孙丕进尸体现在停放在蒙阴县殡仪馆。

此前,孙丕进的女儿娇娇(小名)在家被蒙阴县派出所人员绑架并抄家,抢劫走了不少的物品,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

孙丕进的妻子于在花,因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到当地中共警匪暴徒的多次摧残,历经生死磨难,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年,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孙丕进、于在花夫妇二人在学炼法轮功前,患多种病,孩子身体虚弱,家境十分贫寒,生活暗淡。有幸学炼法轮功后,大人、孩子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于在花从大法中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悟懂了人生意义。她努力孝敬公婆,家庭和睦充满了欢声笑语。婆家人看到了于在花得法后的身心变化,有很多人走向了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大法后,孙丕进、于在花夫妇坚修大法,接连遭到蒙阴镇王世鑫、公丕宝、姜怀忠、王欣等恶党不法人员与蒙阴610类延成、房思敏、王欣(因在镇打人出名后调610充当打手)等打手的残酷迫害,家被抢劫一空,孙丕进在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潍坊监狱遭折磨。于在花被恶警王伟用脚踹折了锁骨,曾多次被关押在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十,于在花和法轮功学员王付成在蒙阴镇西洼租的房屋内正钉着大法书,被蒙阴二警区恶警孙付利带着一群警察闯入绑架,王付成被毒打得休克,脸上还有被抽打的四、五道手印。正月十四左右,于在花被蒙阴看守所送往到中医院检查身体,县“610”头目类延成在医院等着她,他说:“让她装死,非给她灌食不可。”大夫给于在花做了心电图,她仍然极度难受。一名中医院大夫说:“她不呕吐,装的!”类延成便开始用针头扎于在花的腿,边扎边说:“叫你装,叫你装!”县“610”恶人类延成、房思敏说:“于在花,你想死吧,想死就让你死在这张床上。张德珍死在这张床上,孙某某也死在这张床上……”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多,一群自称是当地派出所的一行5人(4个穿制服、1个没穿)来到孙丕进家骚扰,让去当地县城的一个汶河大酒店所谓“学习”,还得做体检。孙丕进当时正好不在家,他们威胁说不去就强制执行。临走的时候,一个40多岁、个子在1米78、方脸的大个子男子(派出所的指导员姓王)拿出手机拍孙丕进家人的车牌号,当家人拿出手机要给他们拍照时,被此人一把抢过。一个也是40-50左右、身高1米70多点、圆脸的男子过来就用右手掐住孙丕进家人的脖子,左手指着,嚣张地说;你凭什么拍,你再拍试试。这时,邻居夫妻过来。那个人看人来了赶紧放开了孙丕进家人。

关于孙丕进、于在花夫妻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丈夫被非法判刑五年 妻子流离失所》《历经生死磨难 山东蒙阴县于在花含冤离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9/妻子被迫害离世-山东蒙阴县孙丕进被迫害致死-427541.html

2007-08-05: 狱中得法做好人,时宝亮在潍北监狱遭迫害
2006年上半年在山东潍北监狱,因包夹犯人的举报,狱中得法的大法学员时宝亮收藏的大法经文被恶警搜到,恶警将时宝亮非法关进小号,并用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强迫时宝亮说出是谁给的经文,参与迫害的有七监区教导员刘立学,三分监区指导员、三分监区队长。

时宝亮没有说一个字,当从小号中出来的时候,看到他的暴露在外的皮肤都是紫黑色的,只是脸上依然带着笑容,眼睛依然带着坚毅而温和的目光。

时宝亮是2004年在潍北监狱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的。2005年4月由于公开炼功,遭到七监区二分监区指导员宋立国用两根电棍电击20多分钟,当时时宝亮一声也没有吭。恶警宋立国又利用犯人对时宝亮进行包夹干扰,时宝亮仍然坚持炼功,并利用可能的机会找迫害他的狱警交谈劝善,希望他们能悬崖勒马,停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但是七监区的恶警一意孤行。

为了抗议监狱对他的迫害,时宝亮于2005年5月底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在绝食头四天,七监区恶警在教导员刘立学的带领下,每天用三至四根电棍电击迫害他,同时利用洗脑班对时宝亮进行精神迫害。参与迫害的有刘立学,宋立国,教育股长冯忠敏、庞股长、二分监区门队长。

大法弟子李树军因为时宝亮抄写《论语》并教时宝亮炼功动作,在2005年6月被恶警非法关进小号15天,在此期间被恶警用四根电棍长时间电击迫害。参与迫害的有七监区教导员刘立学,宋立国,教育股长冯忠敏、庞姓股长、二分监区门姓队长。

2005年6月在潍北监狱七监区,恶警教育科科长徐海明、副科长孙济生利用洗脑班对大法弟子金增亮、孙丕进、慈云华进行迫害。参与2005年迫害政策制定的恶警包括:监狱长陈健、教育科科长徐海明、狱政科王科长、侦查科科长。

大法弟子李刚因为公开炼功、不写思想汇报,在2005年6月被恶警两次用四根电棍长时间电击迫害。参与迫害的有七监区恶警:教导员刘立学,宋立国,教育股长冯忠敏、庞姓股长、二分监区门姓队长。

大法弟子刘兆红因为公开炼功、不写思想汇报、抵制邪恶的强制劳动迫害,在2005年6月被恶警用四根电棍长时间电击,后来恶警将刘兆红非法关进小号迫害,其中有一次用七根电棍电击迫害到没电为止。参与迫害的七监区教导员有刘立学,五分监区钟姓指导员,教育股长冯忠敏、庞姓股长,五分监区张姓队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5/160213.html

2007-07-02: 丈夫被非法判刑五年 妻子流离失所
——于在花自述八年来被迫害的经历
我叫于在花,今年三十九岁,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人。由于和丈夫孙丕进刚结婚就怀了孩子,被婆家人怀疑为不清白,逼我做人工流产,从此埋下了对婆家人仇恨的种子。我患先天性头疼,月子里留下了腰疼和着风流泪并疼痛的眼病;女儿自幼体弱多病;丈夫丕进也是个药篓子,因而家境十分贫寒。家贫心累使我失去了生活的信心,也失去了理智。在我磨刀算计着要杀掉婆家人的时候,我有幸得了大法,从此知道了做人的道理,处处按“真、善、忍”约束自己,改掉了暴躁脾气。大人、孩子的病得法后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家中充满了欢声笑语。

原本骂公婆、打丈夫是我的家常便饭,谁要惹着我,我便和谁拼命,搅的四邻不安,成了一个被人指脊梁骨的泼妇。大法使我家换了天地。记得刚刚得法时丈夫的二哥曾问二嫂说:“真怪,怎么一个多月听不到他三婶骂人了?”我二嫂也修炼,说:“他三婶学大法了,怎么还能骂人!”二哥说:“大法真这么好的话,我支持你们炼。”

我公爹曾高兴的边放羊边唱戏,别人问他咋这么高兴?公爹高兴的说:“孩子们得大法了,我家成了五好家庭,我咋不高兴!”由于大法的美好在我和其他大法学员身上的展现,法轮大法在东儒来村迅速得到弘扬。

然而就是这么一部高德大法在九九年“七二零”后却遭到无端诽谤、镇压,我因坚修大法曾被关押在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甚至被非法判刑,而今流离失所;丈夫多次被非法关押,最后被判刑五年,至今被关押在潍坊监狱。

进京护法被刑拘、抄家

九九年农历十一月初三,我和本村大法学员王付成、孙丕红到北京证实大法,被便衣以功友的身份骗上车。后来临沂市公安警察把我的身份证收去并把我们非法关押在临沂驻京办事处,后被送回蒙阴。回蒙阴后被非法关押在二警区,当时二警区警长王志坚私吞了我五百四十元钱。两天后把我转到蒙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回家后每星期要到二警区报到,以防我们再次到北京上访。

在非法关押期间,蒙阴镇邪党政府政法委书记公丕宝(现任蒙阴县房改办主任)和二警区警长张志坚到我家抄家,把冰柜、彩电及小卖部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抄走。后来公丕宝在镇洗脑班上说:“把于在花家抄的半袋子洗衣粉也没留下。”

夫妻同在洗脑班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八日,蒙阴镇邪党政府通知去过北京上访和被邪党登记在册的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到蒙阴镇邪党政府开会。到了那里才知道所谓的开会是让骂师父、骂大法,写不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县政法委书记李枝叶、县宣传部部长类延成在大会上公开诽谤师父和大法,看着老实巴交的法轮功学员,类延成高兴的说:“这些人不这不那的,好办!”

蒙阴镇邪党政府让学员早上八点去、中午十二点回家,持续了两个月左右。这段时间正值春忙季节,我们夫妻俩人都在洗脑班,耽误了春种。

一看还没达到“转化”学员的目地,就开始强制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整天待在蒙阴镇邪党政府洗脑并实施肉体摧残。蒙阴镇邪党政府让学员写揭批法轮功的材料,并让学员表明炼还是不炼、上不上北京上访。因我写道:“未炼法轮功前,患先天性头疼,脾气暴躁,闹的家庭不和睦,月子里留下了腰疼和迎风流泪并疼痛的眼病。学法轮大法后,脾气变好了,病也没了。我真的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国家为什么不让学?反而犯了法,天天逼迫着听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谎言,家里地不能刨,庄稼不能种。”县宣传部部长类延成看后气急败坏,说“真的不明白,这么多天还不明白,叫你明白明白,上车库里呆两天,叫她明白了再出来。”蒙阴镇邪党政府宣传员姜怀忠厉声呵斥我,罚我坐在水泥地上。

在这期间大法学员不断的向洗脑班的工作人员讲述自己身心受益的情况。工作人员知道大法好只是为了工作不得不干,最后蒙阴镇邪党政府工作人员宁愿到农村下乡也不愿做法轮大法学员的“转化”工作。他们说:别说“转化”他们了,咱也得炼了。

农历三月十六日,蒙阴镇邪党政府把坚修法轮大法的学员带到茶棚非法关押,开始封闭式管理,不再让学员回家。农历三月十七日下午我要回家给公爹过生日,蒙阴镇邪党政法委书记公丕宝说:“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不要父母、不要儿女,不写保证书不能回家。”公丕宝不让我回家给公爹过生日反而倒打一耙,诬蔑法轮大法学员不要父母、不要儿女,一副丑态嘴脸暴露无遗。

在茶棚,我夫妻和其他学员遭受了蒙阴镇邪党政府的酷刑折磨:烈日下暴晒,坐在水泥地面上扳脚趾尖、手触着地九十度大弯腰、长时间罚站、暴打等等。

农历四月初,蒙阴镇邪党政府书记王世鑫用伪善的语言让学员“转化”,我向他讲了大法的真相,王世鑫笑呵呵的走了。到了下午打手王欣把大法学员刘兆莲叫到办公室,打了她两个耳光并骂道:“显能,谁让你嘻嘻哈哈的和书记说话来。书记批评我们工作没做好。”后来王欣知道打错了,又把我叫去想打我,被我制止。

有一次王欣拉着一根四棱子红松木棍,气哼哼的吆喝大法学员到屋里去。把我和孙丕进、孙丕宏、刘兆莲、张艾军轮着毒打了五、六遍,每个大法学员的臀部都被砸的紫黑,王欣垫着手巾都震的胳膊疼。他好奇的问学员:“我都震的胳膊疼,你们怎么还不转化?”学员善意的告诉王欣:“你打人做了坏事,遭了报应,所以胳膊疼。”王欣也感到震撼,说:“我以后可不打你们了。”随后蒙阴镇邪党政府政法委书记公丕宝来唱白脸,伪善的说:“这些小青年都不愿看着你们了,写个不炼了,也不要你们钱了,快回家吧。”我们一致表示:“我们只是做个好人,要求无条件释放。”

在蒙阴镇邪党政府王世鑫、政法委书记公丕宝的策划下,找了社会上的十八、九个痞子,轮番毒打大法学员。被毒打最严重的是孙丕进孙丕进被两个人打倒在地,两个痞子脚踩着孙丕进的头,手摁着孙丕进的身子不让他起来,毒打、折腾他,胳膊上被毒打的起了一个鸡蛋般大小的硬包。

恶人姜怀忠耍流氓手段,把孙丕进、刘兆莲诱骗出去。不一会儿,就对我们说:“都睡觉吧,不看着你们了。”其他学员发现不见孙丕进、刘兆莲回来,便去找,发现他俩被姜怀忠锁在一间屋里。次日早晨,姜怀忠把门打开,姜怀忠说:“你们想的怎么样了?大伯头和弟媳妇在一间屋里一晚上,什么事做不出来?”我对姜怀忠说:“你这个小孩年纪轻轻的怎么做这种耍流氓的事呢?”后来姜怀忠又偷着把师父的照片放在学员坐的纸片下面,让学员无意当中坐在师父照片上。幸亏我及时发现,识破了他的诡计。被识破诡计后姜怀忠仍不死心,和另一名姓张的工作人员把孙丕进架起来硬往师父法像上坐,接着又去架我,被我严厉训斥,最终姜怀忠也没有达到他邪恶的目地,只好作罢。有一次,姜怀忠让大法学员把钱都掏出来(约一百元左右),说是保存着,实际上被他们拿去喝羊肉汤了。

农历六月初一,我被非法关押到蒙阴县职业中专“六一零”。一天晚上,当时的蒙阴县政法委书记李枝叶(现为沂南县组织部部长)和公安局姓刘的一个科长(近60 岁),让一个小打手喝上酒后轮番毒打大法学员,我第一个被打。当时我被逼迫蹲在臭水沟里,在臭水沟里毒打了我一阵后,把我弄上沟来,用脚猛踢我的头、颈,然后用穿着皮鞋的脚踩着我的头、脖子来回搓,直打得我鼻、口、耳朵出血。此后我眼睛流泪睁不开;脸肿得象胖娃娃,半月后才消肿。李枝叶和当时的“六一零” 头目类延成(现为蒙阴县旅游局局长)不承认是打的,说是关押时间长缺乏阳光造成的。一周之后我开始眼痛,房思民让中医院大夫吴迪验伤,然后把我放回家。

恶警王伟三脚踹折了我的锁骨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三日,公安“六一零”李某(四十多岁,大眼睛,平头)和另一名恶警突然闯到我家中,对我说到村大队问点事。我信以为真,跟着到了大队。到了大队二话没说就被绑架到警车上,直接劫持到二警区。在二警区,恶警王伟等刑讯逼供,我才知道被人举报。因我不配合非法审讯,恶警王伟用脚踹我,三脚踹折了我的锁骨,使我剧烈疼痛。最后恶警王伟恶狠狠的说:“于在花,你不用不承认,以后有你好受的时候,三电棍就把你电出来了。”

九天后我被转到县“六一零”,我感到头疼。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说:“你不用疼,拉你梁头就不疼了。”然后让我双手举起,脸贴在墙上站着,站了两早晨。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农历)我被无条件释放回家。这次我被县“六一零”非法关押了十九天。

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

为捍卫真理,二零零零年腊月十二日,我和大法弟子张艾军到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我们打开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随即被恶警非法抓捕。我和张艾军被关押在天安门广场拘留所,张艾军被恶警用橡皮棍毒打,致使他的脸部浮肿。腊月十七日蒙阴镇东儒来村书记孙丕全、蒙阴镇姜某把我和张艾军劫持回蒙阴,我和张艾军被关押在二警区。腊月十八日,我和张艾军被送到蒙阴县看守所。二零零一年新年在蒙阴县看守所度过。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七日,蒙阴镇东儒来村书记孙丕全和二警区警长张志坚把我送回家。这次在蒙阴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十八天。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九日,蒙阴镇邪党政府政法委书记公丕宝到我娘家找我,没找到。正月二十二日,蒙阴镇邪党政府宣传委员姜怀忠等来到我家,让我收拾收拾到“六一零”,我趁上厕所的机会走脱。

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二日晚上,蒙阴镇邪党政府政法委书记公丕宝、宣传委员姜怀忠等翻墙跳进院里,毒打孙丕进,把孙丕进打的直吆喝。恶徒怕邻居听见,把孙丕进带到蒙阴北环路毒打,胁迫他到亲戚家找我,孙丕进趁恶徒不注意时走脱。

二零零一年三月中旬,我回到家中。蒙阴二警区恶警张志坚和孙付利来到我家中,对我说:“这不是在家吗?有点事到大队里走一趟。”我说:“有事在家里说,不上大队。”恶警张志坚说:“一点小事,一会就回来,不信让你女儿跟着。”到了村大队,恶警张志坚二话没说,从腰里掏出手铐把我双手铐上,直接把我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年幼的女儿眼睁睁看着我被带走,恶警张志坚为达到他邪恶的目地丝毫不顾及对我女儿的伤害。本来判了我三年劳教,因被迫害的身体不好,劳教所拒收。十三天后蒙阴公安局不得不把我接回。

丈夫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二日,由于做大法横幅被人举报,蒙阴二警区恶警张志坚等人又要抓捕我和丈夫,幸亏一位好心人给我捎信:“警察要抓你,正向你家来,赶紧走。”我和丈夫顺利走脱。恶警张志坚等人非法抄家,抄走一本大法书,家中被抄的乱七八糟。从此我们夫妻开始流离失所。年幼的女儿由七十多岁的老人抚养。

二零零三年二月初十,孙丕进带着真相资料、磁带在新泰被查出,随即被绑架。后转到蒙阴看守所遭毒打,最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潍坊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历经生死闯魔窟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十,我和大法学员王付成在蒙阴镇西洼租的房屋内正钉着大法书,蒙阴二警区恶警孙付利带着一群恶警闯入我们租的房内,把我和王付成绑架到二警区。王付成被毒打的休克,我看到他时他的脸上还有被抽打的四、五道手印。

约二零零四年正月十四,蒙阴看守所的恶警象拉死狗般把我从监室拖到前面的办公室,然后把我送往到中医院检查身体。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在医院等着我,他说:“让她装死,非给她灌食不可。”大夫给我做了心电图,我仍然极度难受。一名中医院大夫说:“她不呕吐,装的!”类延成说便开始用针头扎我的腿,边扎变说:“叫你装,叫你装!”县“六一零”恶人类延成、房思敏说:“于在花,你想死吧,想死就让你死在这张床上。张德珍死在这张床上,孙某某也死在这张床上。……”最后把我拖出去,送到县“六一零”。

在县“六一零”,我头疼,吃不下饭,身体极度虚弱。约在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五那天,恶人又给我拍片,我试图走脱,结果被抓住。回到县“六一零”后,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用橡皮棍在我背上、胳膊、大腿、脸各抽打一下,脸上接着变成紫青色,至今脸色还没完全恢复正常。

又过了几天,我被拉到县中医院注射了不明药物。其他病人好奇说:“怎么戴着手铐打针?”县“六一零”恶人房思敏说:“她炼法轮功炼邪了,得了病治不起,她男人炼法轮功炼的判了刑。”我说:“这是害我,有病让家人治,还用得着你们!”县“六一零”恶人房思敏说:“别吆喝了,快走。”县“六一零”恶人王欣说我把他上了恶人榜,就趁机报复,用手铐铐住我的手向外拖。上车后,王欣继续毒打我。一个小打手用手铐狠命猛砸我的头,打的我浑身发酥、麻木。回到县“六一零” 我再也不能动了。

一天县“六一零”恶人李宝元来到关闭我的室内说:“针也打了,躺了这么长时间了,该说话了。”他看我的样子实在不行了就走了。大约五天后,他让县医院的大夫给我全面查体,县医院的大夫查体后作了鉴定:“小腿萎缩,再这样下去全身瘫痪。”恶人仍不死心,想从我家里讹钱,又让我躺了十天才让我婆婆接我回家。

回家后,法院恶人时常到我家骚扰。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法院和县“六一零”恶人企图再次绑架我,送往济南劳改队。趁他们翻东西时,我未来得及穿衣服匆忙走脱,至今流离失所。

特务的伎俩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五日左右,一特务坐三轮车到东儒来村我婆家,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听说于在花流离失所,我来接她。”我婆母说:“我不知道她在哪。”那特务又问:“她不是有个女儿吗?在哪?”我婆母说:“在她姥姥家。”六点多钟,这名特务又到了我娘家,对我妈说:“我在东北,叫孙某某,是丕进的叔叔,回老家看家,听说侄儿丕进出了事,把丕进接走了,丕进在那干木匠,让我来接她娘俩。给你留下电话号码。”我妈妈被骗了,信以为真,高兴的说:“等女儿回来时跟你联系。”实际上丕进二零零三年二月初十已被绑架。

二零零五年春天,曾欺骗过我父母的特务又到了我娘家,费尽心思的到桃园找到我父母。以同修的身份再次欺骗我母亲时,被我母亲认出:“你上次装成她叔公公,这次又装成同修,原来我女婿早被你们抓起来了!”特务忙说:“不是我。”我母亲说:“你以为我不认识你,你们把我女儿吓跑,她杀人放火来?你们不甘心让她在家过日子,我还想找你们算帐呢!”我父亲说:“你们这些人专欺负好人,你们有本事去抓贪污腐败的人,你们是不是没钱化了,想弄两个钱,治治炼法轮功的?”那特务灰溜溜的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158012.html

2004-09-16: 孙佩进、于在花夫妇,蒙阴县蒙阴镇东芋来村民。炼法轮功前夫妇俩人患胃痛、经常性头痛,月子造成的腰痛等多种疾病,在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为此,在2000年初,于在花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而被非法抓捕,并在蒙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蒙阴镇副书记公丕宝(现任房改办主任)和二警区警长张志坚抄了他们家,把水桶、彩电及小卖部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抄走。后夫妇俩被蒙阴镇不法官员非法关押在茶棚村受尽非人折磨,20多天不让睡觉,王欣(当时蒙阴镇政府工作人员,现调到蒙阴县610当打手)、杨明、姜怀忠等对他俩进行了毒打。

在县610非法关押期间,一天晚上,当时的蒙阴县政法委书记李枝叶(现为沂南县组织部长)和公安局姓刘的一个科长(近60岁),让一个小打手喝上酒、毒打于在花,并打得鼻口出血,头脸肿得像胖娃娃,半月后才消肿。李枝叶和当时的610头目类延成(现为旅游局长)不承认是打的,说是关押时间长缺乏阳光造成的。

孙佩进、于在花夫妇回家后,镇上不法官员和派出所恶警三天两头到家中骚扰,不是让夫妇俩上洗脑班,就是以劳教来威胁,其中一天晚上11点多,公丕宝带人跳入宅把孙佩进叫起来问于在花哪去了(当时于在花不在家),孙佩进说不知道,他们就要动手打人,孙没办法带他们去于在花娘家(谭家召子村),没找到,他们在北环路将孙佩进毒打一顿。

2001年农历12月,张志坚又带5人到孙佩进家抓人时,夫妻俩被逼无奈,离家出走。2003年初孙佩进被抓,遭受残酷的折磨后,被秘密判刑5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监狱。

2004年初,于在花又被绑架,在610被类延成、房思敏、王欣毒打。王欣用电棍电,并野蛮的折磨她,造成下肢瘫痪,不能自理。50多天后,610怕承担责任,让接回家(之前威逼其对领导和家人写了保证)。

于在花回家后,检察院和镇政府不法官员不断上门干扰,表面上关心,实际探测情况,看看腿好没好,如好了,便要把人带走判刑。

2004年7月检察院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到于在花家乱搜,找出一本《转法轮》,他们便想把于在花带走,于在花身体未痊愈的情况下,又被迫离家出走,家里撇下七八十岁的公婆和十多岁的女儿无人照看。

2004-04-29: 于在花,女,三、四十岁,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村民,于2001年冬流离失所,2004年春节期间同王富成一起被抓,现被恶徒送回家中,身体虚弱,不醒人事,具体遭到了怎样的迫害不详。其丈夫孙丕进于2003年被当地邪恶非法判刑7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9/73482.html

2001-03-19: 孙丕进 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村民 因修大法被强制转化三个多月,多次惨遭乡镇干部毒打,被非法抄家。

临沂 蒙阴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22-10-03: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沂蒙路199号,邮编276000
办案人员:王小木0539-8321812

临沂市兰山区检察院: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成才路151号,邮编:276000
电话:0539-3012170、0539-3012121
检察官:胡某0539-3012176

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考棚街1号区,邮编:276000
电话:0539-8184035
褚延山 0539-7305720、18553977123
刘合磊 13953953278

临沂市兰山分局西郊派出所:
电话:0539-7305019

临沂市费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
电话:0539-5081110

临沂市蒙阴县公安局桃墟镇派出所:
电话:0539-4818664

2022-07-28: 相关电话号码:赵峪村村委(中共)党书记张帅电话号码:15853856866
赵峪村村委人员王女士电话号码:15053933028

2022-07-27:相关办案人员:
费县城北派出所:0539-5081110
蒙阴县桃墟镇派出所:0539-4818664
蒙阴县看守所:0539-4818620
兰山区西郊派出所:0539-7305019
兰山区检察院 胡检察官:0539-3012176
兰山区法院 王小木:0539-8321812


2022-07-17:
一、相关办案人员:
费县城北派出所:0539-5081110
蒙阴县桃墟镇派出所:0539-4818664
蒙阴县看守所:0539-4818620
兰山区西郊派出所:0539-7305019
兰山区检察院 胡检察官:0539-3012176
兰山区法院 王小木:0539-8321812

二、临沂市公、检、法人员信息
1、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
(1)褚延山 0539-7305720、18553977123
(2)刘合磊 13953953278
(3)苏伟,临沂市洗脑班主任,15953900616、0539-202361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