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07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广东 >> 茂名 高州市 >> 吴先金(吴鑫金,吾星金), 男, 34

个人情况: 高州市宇航职业培训学校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省高州市南关
有关恶人: 高州公安局国保大队何圣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6-06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吴先金(吴鑫金,吾星金)
夫妻/父母: 吴祖强(吴先金之父)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6-15: 疫情期间 广东高州市610等人员骚扰多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一至五月武汉肺炎疫情仍肆虐,广东茂名高州市中共邪党人员到多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包括那些被迫害得瘫痪在床十多年的,还有被邪党谎言蒙骗、高压强制下,放弃修炼的,所有过去在邪党那里被记录过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不同程度的骚扰。

高州610等人员到法轮功学员袁洁敏夫妻及儿子、陈容、吴先金等家上门非法拍照;居委和便衣到法轮功学员程雪明(二零一零年被迫害瘫痪在床至今)、凌淑进、刘惠荣等家上门骚扰;派出所警察和居委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吴有清,两个警察还强行进门对房子拍照;法轮功学员周达琼、李建英家属也遭他们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李建英家外有便衣,在屋外偷偷拍照,拍完就走。

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以各种形式骚扰,家属屈服于共产邪党的淫威,家属被威胁违背良心的反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并被迫监控或辱骂法轮功学员,610等人员的非法行为严重的影响了法轮功学员家庭的正常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5/疫情期间-广东高州市610等人员骚扰多位法轮功学员-407709.html

2020-01-10: 二零一八年,吴祖强出狱后,身体损伤很大,于二零一九年七月去世。他的儿子吴先金、原广东省汕头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九六级本科生,由于修炼法轮功,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被迫退学,遭受中共当局人员的非法判刑一年、三次被劳教(共六年),遭受毒打与种种虐待,野蛮灌食、强制洗脑等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0/曝光广东茂名市中级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98797.html

2012-05-05: 广东深圳市李树伟两次遭劳教迫害
广东法轮功学员李树伟,在深圳市新世纪职业培训学校工作多年,工作尽职尽责,二零零五年九月份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劳教二年,在深圳劳教所遭迫害。二零零七年四月份,李树伟、吴先金乘火车去安徽省招生途中,被绑架非法劳教二年,在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遭迫害。
李树伟说:“多年来我通过修炼大法,切身体会到大法教人向善、身心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提高。我也脱胎换骨踏踏实实做好人,讲真相,却遭受中共的多次迫害,也连累到家里的每一个人,我被迫害后,三个小孩和年老体弱的双亲都要由我妻子一人抚养,导致家庭生活经济困难重重,父亲在我被迫害期间忧郁离开人间,而我连父亲最后一面也未能见到。母亲在父亲走后不久也离开了。”

下面是李树伟的自述:

我叫李树伟,高州市石仔岭街道坡心村人,一九七零年出生,一九九八年初开始修炼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却多次遭中共人员迫害。以前我曾是一个别人眼里的坏小子,经常打人、骂人,染有抽烟、喝酒等很多不良恶习,父母家人伤透了心,烟酒之瘾极大,曾多次想戒由于没有正确的思想都戒不掉。修炼大法后有了正确的思想导向,明白了法理,知道了抽烟饮酒的危害性,不良恶习和干坏事的因果报应,轻而易举地将烟酒等恶习戒除了,身体健康了,也不再有打人骂人的现象了,甚至连粗话脏话都不再说一句了;孝顺父母,家庭、亲友和睦相处。我脱胎换骨的改变,大家都开心,惊叹大法的神奇,感激师父、大法切切实实赐予我的洪恩,我从此走上了坚修大法之路。

一九九九年后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打压迫害,绑架、抄家、酷刑殴打、勒索、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等邪恶的迫害手段,无不体现了中共邪党的丑陋面目。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日深圳市宝安区公安分局国保一科长、刘伟和燕罗派出所的姓孙的副所长等几个恶警将我从深圳市新世纪技工学校宿舍以欺骗、恐吓、强迫手段强行绑架到燕罗派出所,并从我宿舍内强行搜走大量的真相资料和大法书籍。当晚恶警刘伟及两名派出所的保安强行将我绑架到宝安看守所。

被强行关押在宝安看守所后,我绝食抗议,遭受辱骂恐吓,并被强行插管灌食、抽血。被关押在宝安看守所五十天我由一百二十多斤瘦剩一百斤。其后公安分局恶警刘伟等人将我强行送到深圳市梅林关口处的深圳市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家属送到看守所的七百元现金也不返还,被强行侵吞。(时任看守所所长姓李,管教陈丁财)

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在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大队一大队里(队长陈炽堂,副队长王波),被强迫要写“四书”,不写不准睡觉,不让吃饱,指使吸毒人员打骂恐吓,轮流监控,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光碟和邪恶的书籍、强迫转化、强迫劳动、强迫唱歌颂邪党的歌、动辄打骂。

二零零七年从劳教所出来当天,松岗街道和燕罗派出所的恶警又企图将我绑架到松岗继续迫害,被我巧妙脱身,中途下车离去。恶警又到我妻子位于松岗燕川大地工业园内工作单位进行恐吓施压,要我妻子逼我离开深圳、离开松岗,严重影响了我妻子的生活和工作。

二零零七年四月我与同修吴先金从广州到安徽,在火车行驶到河源路段时被上海铁路公安局安徽蚌埠公安处的恶警强行绑架,非法关押至安徽蚌埠铁路看守所,在火车上被恶警强行牢牢反铐十多个小时,强行搜刮我俩随身现金,驾驶证、身份证、工作证、大法真相宣传资料等。被强行关押在铁路看守所里受尽折磨,恶警动辄打骂并且指使囚犯辱骂殴打,我俩绝食抗议,高喊“法轮大法好”,遭臭布堵嘴并强行撬嘴灌食,野蛮至极。

随后,我俩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强行押送到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手脚都被铁镣铐扣紧的,押送途中遭受辱骂、殴打与恐吓,到达南湖劳教所被强行拖下车后即遭到管教科科长付平等恶警的拳打脚踢,我俩大喊“法轮大法好”,同时以撞墙撞窗来震慑恶警,恶警惊慌失措急忙将我俩分开,将我拖到入所队(南湖劳教所星山大队又称“入所队”)后强行控制到一点也不能动弹,并强行到医院野蛮灌食,大小便也不让下床。后又被强送到法轮功专管大队阳山大队。大队长张友权,指导员朱清华、劳教人员李响手段凶残邪恶,曾经迫害了很多大法弟子,手指插肋骨、罚站、戴紧密头盔、手铐反扣,吊起在窗边冷风吹蚊子叮咬、强行禁闭等。张友权用手指插肋骨或小肚或弄痒痒的,朱清华穿着皮鞋往我小腿骨上踢,皮穿骨露,现伤疤依然。我由于不写转化书,屡遭恐吓、打骂,白天被强迫干活,晚上还罚站到十二点,这样持续迫害近半年时间,我始终坚持,决不写转化书。

零九年四月,我从南湖劳教所出来后到安徽蚌埠铁路公安处讨还当年被恶警非法抢走的物件,恶警以办案人员出差外地为由拒绝归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5/广东深圳市李树伟两次遭劳教迫害-256706.html

2011-11-10: 广东省高州市父子俩被非法判刑、劳教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吴祖强、吴先金父子,去年被中共恶警绑架、关押。今年儿子被非法劳教,父亲被非法判刑八年。参与迫害父子俩的有广东省、茂名市、高州市的各邪党公检法机构不法人员。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吴祖强在街上被三个恶警绑架回家,茂名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出动了多辆车带队包围了吴祖强的住所,抢走他的电脑、打印机、摩托车和大法资料等,家中物品几乎被洗劫一空;还抢走现金二万六千多元。吴祖强的儿子吴先金当时在家中,也被恶警绑架走。

父子俩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实为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非法私设的黑监狱),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转到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高州市法院对六十多岁的吴祖强非法开庭。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高州市法院非法宣布对吴祖强判刑八年。吴祖强向茂名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茂名市中级法院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非法维持原判。吴祖强现仍被非法关押在高州市看守所。

吴先金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零一一年二月被劫持到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0/广东省高州市父子俩被非法判刑、劳教-248988.html

2011-08-09: 广东高州市法院欲对法轮功学员吴祖强非法判重刑
广东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吴祖强、吴先金父子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被中共警察从家中绑架,家中大量现金和财产被掠走。吴先金于二零一一年二月被劫持到三水劳教所迫害。

广东省高州市法院四月二十二日对六十多岁的吴祖强非法开庭,据悉欲枉判吴祖强八年徒刑。吴祖强现在被关押在高州市第二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9/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5140.html

2011-05-05: 广东高州市政法委系统对吴祖强父子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导)广东省高州市法院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对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吴祖强非法开庭,欲枉法判刑進一步迫害。中共相关人员威胁欲讨回公道的吴祖强家属。吴祖强父子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被不法警察从家中绑架,家中大量现金和财产被掠走。吴祖强的儿子吴先金二零一一年二月被非法送往三水劳教所迫害。

当天在法庭上,所谓的“法官”只是询问被绑架、非法起诉的吴祖强,打印、电脑、mp3、mp4及现金二万六千元等财物和物品从何处而来。所有从吴祖强家中非法抄走的财物及物品,并没有当庭核实、质证,公诉人,检察院也没有依照法律条款解释证据所能证明的所谓犯罪结果与所谓的涉嫌罪名的关系,也没有当庭宣示, 吴祖强拥有这些物品的行为后果,给甚么人、甚么财产了甚么样的伤害与损坏,破坏了甚么样的法律实施。特别是现金二万六千元,此乃吴祖强一生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也没有证人出庭作证。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在茂名高州市街上,三个警察将法轮功学员吴祖强绑架。紧接着,茂名地区政法委派出相关机构和部门人员,出动十一辆车包围吴祖强在高州市南关的住所。高州市国保大队湛杰等人疯狂肆掠,抢劫了包括电脑、打印机、摩托车、手机、MP3、住房证、退休证、户口簿、身份证、退休金存 折和现金二万六千多元等私人财物,同时,还绑架了其儿子吴先金。将父子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中队,即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实为非法私设的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

吴家的亲人们到高州市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办公室”和高州市公安局,要求无条件放人,和索回被非法抄抢的财产。高州市“六一零办公室”和高州市公安局之间互相推诿,高州市公安局甚至不允许吴家的亲人们進入。国家的政府机关成了中国公民的禁地。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父子俩被转回到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高州市国保大队湛杰对吴先金开具一张拘留证,对吴祖强开具一张逮捕证。湛杰不敢在上面署名,而强行要吴先金和吴祖强签字。

吴家亲人们再几次到高州市“六一零办公室”和高州市公安局,要求无条件放人和索回被非法抄抢的财产,而他们只退还了住房证、退休证、户口簿、身份证和摩托车。

约六十三岁的吴祖强,广东农垦胜利农场白田队人,自从一九九七年修炼以来,身体健康,一改修炼前暴躁的脾气。曾于二零零零年元旦过后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同年三月再次去北京请愿,被非法拘押在高州市第一看守所,后被高州市法院丁齐庭非法判三年徒刑,转送至广东四会监狱迫害。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一日晚上,吴祖强在高州市石仔岭高州万通公司上夜班,被高州市政法委强行绑架到“茂名法制学校”(实为劫持法轮功学员并实施洗脑迫害的私设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5/广东高州市政法委系统对吴祖强父子的迫害-240126.html

2011-04-16: 广东高州市法院企图于4月22日对吴祖强非法开庭
2010年10月25日,广东省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吴祖强、吴先金父子俩被绑架。父子俩先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即洗脑班),2010年12月22日下午,吴祖强、吴先金父子俩被转回到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2011年2月吴先金被非法送往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2011年4月13日,广东省高州市法院通知吴祖强本人和家属,将于4月22日对他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6/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39138.html

2011-01-13: 广东高州市吴祖强、吴先金父子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导)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广东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吴祖强和吴先金父子俩被绑架,家中大量现金和财产被掠走,至今未全部归还。目前,父子俩被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面对家人的要求,高州市“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高州市公安局之间互相推诿,不予办理。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在广东茂名高州市街上,三个警察将法轮功学员吴祖强绑架。紧接着,茂名地区政法委派出相关机构和部门人员,出动多辆车包围吴祖强高州市南关住所。高州市国保大队湛杰等人对其住所疯狂肆掠,抢劫了包括电脑、打印机、摩托车、手机、MP3、住房证、退休证、户口簿、身份证、退休金存折和现金二万六千多元等私人财物,同时,还绑架了其儿子吴先金。将父子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中队,即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也叫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

吴家的亲人们到高州市“六一零”办公室和高州市公安局,要求无条件放人,和索回被非法抄抢的财产。高州市“六一零”办公室和高州市公安局之间互相推诿,高州市公安局甚至不允许吴家的亲人们進入。国家的政府机关成了中国公民的禁地。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父子俩被转回到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高州市国保大队湛杰对吴先金开具一张拘留证,对吴祖强开具一张逮捕证。湛杰不敢在上面署名,而强行要吴先金和吴祖强签字。

吴家亲人们再几次到高州市“六一零”办公室和高州市公安局,要求无条件放人和索回被非法抄抢的财产,而他们只退还了住房证、退休证、户口簿、身份证和摩托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3/广东高州市吴祖强、吴先金父子被非法关押-234819.html

2011-01-04: 广东省高州市国保恶警非法逮捕法轮功学员吴祖强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广东茂名高州市街上三名警察将法轮功学员吴祖强绑架,茂名地区政法委派出相关机构和部门人员,出动多辆车包围吴祖强高州市南关住所,高州市国保大队湛杰等人对其住所疯狂肆掠,抢劫了包括电脑、打印机、摩托车、手机、MP3、住房证、退休证、户口簿、身份证、退休金存折和现金二万六千多元等私人财物,同时也绑架了其儿子吴先金。将其父子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中队即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

吴家的亲人们到高州市610办公室和高州市公安局要求无条件放人和索回被非法抄抢的财产,高州市610办公室和高州市公安局之间互相推诿,高州市公安局甚至不允许吴家的亲人们進入,国家的政府机关成了人民的禁地。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吴祖强、吴先金父子俩被转回到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高州市国保大队湛杰对吴先金开具一张拘留证,对吴祖强开具一张逮捕证,湛杰不敢在上面署名而强行要吴先金和吴祖强签字。吴家亲人们多次到高州市610办公室和高州市公安局要求无条件放人和索回被非法抄抢的财产,而他们只退还了住房证、退休证、户口簿、身份证和摩托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4/二零一一年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4520.html

2011-01-03: 广东茂名地区政法委欲对吴祖强父子俩加重迫害
茂名地区政法委已非法逮捕吴祖强,非法刑事拘留吴先金,妄图通过捏造所谓的证据对吴祖强父子俩加重迫害。

然而,暗室亏心,神目如电,正告参与迫害的高州市、茂名市“六一零”公、检、法、人员:悬崖勒马,停止犯罪!为了你们自己及家人的未来,停止参与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二零一一年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4460.html

2010-11-11: 广东高州市吴祖强父子再遭绑架迫害
广东省茂名地区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吴祖强、吴先金父子俩,再次遭受当地中共政法委出动11辆车包围住所绑架、抢劫,父子俩现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强制洗脑迫害。父子俩曾经多次遭受非法关押迫害。

吴家的亲人们到高州市610办公室和高州市公安局索回被非法抄抢的财产和要求无条件放人,他们之间互相推诿,高州市公安局竟到了不允许人進入的地步,国家的政府机关成了人民的禁地。

2010 年10月25日下午,三名警察在茂名高州市街上先将吴祖强绑架,抢夺吴祖强身上的钥匙,然后茂名地区政法委派出相关机构和部门人员,出动了11辆车包围了吴祖强在高州市南关的住所,湛杰等人对其住所如土匪般疯狂肆掠,抢劫了包括电脑、打印机、摩托车、手机、MP3、住房证、退休证、户口簿、身份证、退休金存折和现金二万六千多元等私人财物,同时也绑架了其儿子吴先金

约63岁的吴祖强,广东农垦胜利农场白田队人,在2000年元旦过后上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同年3月,再次去北京请愿,被非法拘押在高州市第一看守所,后被高州市法院丁齐庭审判长非法判三年徒刑,转送至广东四会监狱迫害。2005年4月11日晚上,吴祖强在高州市石仔岭高州万通公司上夜班,被高州市政法委强行绑架到”茂名法制学校”非法关押迫害。

吴先金,男,约34岁,原是广东汕头大学医学院1996届临床系学生,2000年元旦过后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和被学校勒令退学。同年3月,再次去北京,被非法拘押在高州市第一看守所,后被高州市法院丁齐庭审判长非法判三年徒刑,转送至广东四会监狱迫害,受狱政科张科长的指使,关押期间长时间被剥夺睡眠、多次被电棍电击和手被铐起后猛打。

出狱后,出于生计,吴先金买来电脑、打印机一台,配备相关初高中学生学习软件,准备帮助高中学生补习。想不到在2004年2月19日晚上,高州市公安局一科湛杰、何圣等几个所谓“人民警察”非法抄家,抄抢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微型电视机一台等,并以家中放有电脑、打印机为由,非法劳教迫害吴先金三年。在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关押,吴先金多次被受到邪党书记同朝银指使禁闭、多次被多支电棍长时间电刑和野蛮灌食的迫害。

吴先金于2007年初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同年三月受聘于高州市宇航职业培训学校。于2007年5月 10日,因工作需要,出差安徽省進行招生工作。乘火车到安徽省宣城市途中,火车乘警查身份证,被非法拘押在铁路看守所期间,狱警野蛮的灌食导致喉咙出血,后被转至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非法关押二年。

在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入所队,吴先金为抵制迫害,不配合非法奴役,受鄂副队长的指使,双手被绑在铁架床边,遭受队长董辉和恶警袁保平没有一刻休停的用木棍对着大腿和手的暴打,被打的无法走路,直到被迫接受非法奴役。每天超时的无偿劳动,吃的是冬瓜汤、萝卜菜。由于远离家乡,亲人不能时时探望,吴先金在安徽劳教所遭受严重的迫害,被迫害的瘦得严重变形,体质虚弱,头时常在不由自主的晃动,背稍重的东西走远点都觉得有点力不从心。

吴先金2009年5月从安徽劳教所回到家中,在家调养身体。去年邪党60大庆期间,广东农垦胜利农场派出2名治安人员日夜守在其家门外,剥夺了公民自由外出的权力。

在这期间亲人送来一台惠普540手提电脑,便于吴先金熟悉电脑操作后容易找工作。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2010年10月25日下午,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湛杰等人将其抬到国保办公室,湛杰叫嚣着要将他整死,枪毙,还说不怕将对他做的恶事曝光。

吴祖强、吴先金父子俩现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交警河西中队的“茂名法制教育学校”(即洗脑班)。在那里的中共人员都不佩戴工作证。

一个仅仅想通过修炼法轮功,努力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的中国合法公民,在中国却是举步艰难,连拥有电脑、打印机都能成为被非法判刑、劳教、强行思想改造的所谓罪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告参与迫害的高州市、茂名市“六一零”公、检、法、人员:悬崖勒马,停止犯罪!为了你们自己及家人的未来,停止参与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1/广东高州市吴祖强父子再遭绑架迫害-232306.html

2010-10-31: 广东省高州市吴祖强、吴先金父子俩被绑架的再补充
广东省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吴祖强、吴先金父子俩被绑架。参与迫害的有广东省、茂名市、高州市的各级相关机构负责人等。

2010 年10月25日下午,三个恶警在街上将吴祖强绑架,恶警夺得吴祖强身上的钥匙,返回其出租住所将其儿子吴先金也绑架走。茂名市610等邪恶组织出动了11 辆车带队包围了吴祖强的住所,抢走其电脑、打印机、摩托车、办公台和大法资料,家中物品几乎被洗劫一空;还抢走现金二万六千多元。父子俩现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即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31/231705.html

2010-10-28: 广东省高州市吴祖强、吴先金父子俩被绑架的补充
2010年10月25日下午,广东省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吴祖强吴先金父子俩被绑架。据了解,当日下午三个恶警在街上将吴祖强绑架,恶警夺得吴祖强身上的钥匙,返回其出租住所将其儿子吴先金也绑架走。

茂名市610等邪恶组织出动了11辆车带队包围了吴祖强的住所,抢走其电脑、打印机、摩托车、办公台和大法资料等。

参与的邪恶份子有广东省、茂名市、高州市的各级邪恶机构负责人等。之前吴祖强吴先金父子俩几次被邪恶迫害;这次受迫害可能是邪恶利用人口普查作为迫害手段,10月下旬高州市各居委会提早進行人口普查,吴祖强吴先金父子俩因此而不配合,得知来人進行普查时,不开灯不开门,导致人家起疑,邪恶派人跟踪、守候了几天。

现在吴祖强父子下落不明,请知情的法轮功学员提供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8/231577.html

2010-03-14: 广东省四会监狱迫害纪实(二)
......
附录一:四会监狱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61、 吴先金(茂名高州,原汕头大学医学院学生,二零零零年遭绑架,三年)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1/219555.html

2009-05-25: 被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的大法弟子
看了明慧网被迫害同修的名单,被三水劳教严重所迫害的大法弟子有许多还没有名单上,如:李小明、吴先金、黄伟、巫日锋、曾流明等都是多次被禁闭,多次被多支电棍长时间电刑的,还被其它很多酷刑严重的迫害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5/201563.html

2007-12-11: 广东高州市李树伟、吴先金被绑架补充
李树伟,男,36岁,广东省高州市石仔岭管区坡心村人,1998年前得法。在1999年7.20迫害法轮大法以前,李树伟在广东深圳市新世纪职业培训学校工作多年,工作尽职尽责,表现甚好。2002年以后回高州与同修接触才知道大法被迫害到这样严重的成度,与同修一起切磋并认识到作为法轮功学员要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于是带了部份真相资料去深圳。2005年9月份他要辞职离开新世纪学校转到其他学校工作,新世纪学校校长林心佳别有居心,向当地派出所举报,将其绑架,并回到李树伟的宿舍抄走了较多的大法资料等东西。后来被非法判二年劳教,在深圳梅林劳教所迫害。在2006年12月底释放回家。

2007年3月,李树伟、吴先金受聘于高州市宇航职业培训学校。2007年5月10日,因工作需要,李树伟、吴先金出差去安徽省進行招生工作。乘火车到安徽省宣城市途中,火车乘警查身份证,将两位绑架,并非法判二年劳教,被非法关押在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

李树伟被非法关押在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阳山大队一中队(张队长 手机13305635625,办公室电话:0563-3352272)。吴先金被非法关押在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星山大队二中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1/168201.html

2007-07-16: 李树伟、吴先金被非法关押在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
广东省高州市大法学员李树伟、吴先金,于5月15日在安徽省被非法抓捕。5月12日,两位同修因公干出差从高州出发往广州,再从广州坐车到安徽;在安徽境内被某铁路公安分局非法抓捕。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两家家属于今天起程赶赴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实施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6/158994.html

2007-06-18: 广东大法学员李树伟、吴先金在安徽省被非法抓捕
广东省高州市大法同修李树伟、吴先金于5月15日在安徽省被非法抓捕。5月12日,两位同修因公干出差从高州出发往广州,再从广州坐车到安徽;在安徽境内某铁路公安分局被非法抓捕。目前还未知他们的具体位置,安徽那边只是一个电话过来通知吴先金所在的高州胜利农场,具体的话甚么也没留下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8/157130.html

2007-02-21: 大法弟子吴先金正念闯出魔窟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六日,被非法关押在三水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吴先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海内外众多同修正念加持帮助下正念闯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1/149449.html

2007-02-15: 营救广东高州市大法弟子吴先金
高州市大法弟子吴先金,在2004年2月中旬被高州市公安局绑架,长期以来受到非人的迫害。关于“呼吁营救吴先金”的文章已两次发表于明慧网了,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高州610办现已写了书面信函,通知其家长到三水接人回家,其家人准备近日去三水劳教所接人回家。

吴先金受迫害的概况在二零零六年四月六日《明慧周刊》“海221号”上刊登过,“高州市吴先金长期受迫害 家属呼吁立即释放”见【明慧网2006年4月6日】 。“呼吁营救广东高州市大法弟子吴先金” 在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八日《明慧周刊》“海二六二号”上刊登,见【明慧网2007年1月18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5/149101.html

2007-01-17: 呼吁营救广东高州市大法弟子吴先金
高州市大法弟子吴先金,在2004年2月中旬被高州市公安局绑架,长期以来受到非人的迫害。二零零五年底,在其亲属的强烈要求放人的情况下,高州610办谎言欺骗家属说两年期快到了(二零零六年三月),很快能回来了。至今又一年过去了。如今其家属再次强烈地要求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7/147022.html

2006-09-23: 在广东三水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
以下是部份遭迫害大法弟子的名单及遭迫害情况。

李小明,化州人,禁闭四次,2006年3月17日期满,到期不放延期半年。
耿冬,天津人,绝食禁闭,延期三个月。
吴先金,高州人,禁闭四次,今年四月以来,在里面坚持炼功,被恶人用手铐吊起来几次。
黄伟,化州人,禁闭四次,今年四月在办公室,被警察剥光衣服用8支电棍电了2个小时,然后送禁闭,禁闭之后去留医部,后来又调回专管队,又绝食,又禁闭,后又去留医部,至今还在留医部绝食抗议。
巫日峰,南海人,禁闭一次。在三水劳教了两次,第一次是2000年7月到2002年农历新年,第二次是2004年8月到2006月8月。
钟启荣,罗定人,劳教两年,2003年6月到2006年1月,延期七个月,被打过。
卢里宋,郁南人,被禁闭过,延期三个月。
余辉军,因看一本书普通书而禁闭。
冯玉辉,中山人,被禁闭过,2004年9月至2005年9月,连续绝食几个月才放回家。
陈礼宾,潮汕人,禁闭四次,延期七个月,2005年5月已释放。
刘常理,兴宁人,六十多岁,到三分所后不久调到一分所二大队。他是第三次在三水被劳教了。
张涛,甘肃人,禁闭过。
赖珍贤,云浮人,被电过,劳教三年,延期半年。
陈文元,湛江人。
陈喜春,不详。
赖家文,云浮人,2005年9月被劳教两年,被电过。
陈志光,东莞人。
吴枝松,湖北人。
阮羡俦,台山人,现在是第二次劳教。
高雪君,進入办公室都要戴手铐,2006年6月,绝食六天后晕倒送医院灌食。
钟家文,广州人,广梅汕铁路工程师,在惠州被绑架,至今还在绝食抗议。。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3/138502.html

2006-04-06: 高州市吴先金长期受迫害 家属呼吁立即释放
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广东省高州市邪恶之徒残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吴先金和父亲在2000年元旦过后上北京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这完全符合中国公民信访自由的宪法规定,却遭到当局的拘留,吴先金还遭到学校勒令退学。

过了2000年中国新年,吴先金父子再次到北京上访请愿。江××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上访请愿進行非法判刑、劳教、送法制学校强迫洗脑。

高州市邪恶的610将法轮功学员关在高州市第一看守所迫害。高州市法院无视国家宪法,非法判吴先金父子三年徒刑,送四会监狱迫害。四会监狱恶警对吴先金進行严管和电刑的迫害。

吴先金父子出狱后,在当今的社会中由于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要想在社会上找个工作都是比较困难的,为了寻找工作,吴先金买来电脑、打印机,自学熟练后找工作。想不到在2004年2月中旬,吴先金被高州市公安局一科何圣等几个恶警谎言欺骗绑架到永镇派出所,并非法抄家,抄抢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微型电视机一台等。恶警何圣在抄家时说:“我正想一台电脑给儿子用。”抄家的另一个恶徒说:“那你就拿这台去吧。”这两个身为公安警察,把百姓的私有财产抄抢为己用。作为一个执法部门竟是如此行为!

高州邪恶之徒湛杰是直接迫害吴先金的责任之人。吴先金在高州市第二看守所一直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要求无罪释放。高州市公安局在第二看守所迫害吴先金一个月后,又非法判劳教三年。

吴先金从在三水劳教所遭迫害到现在已有三年多了,一直没有妥协,坚信师父,修炼“真、善、忍”。长期以来一直被恶警认为是“顽固分子”,单独一个人关着不与任何人接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6/124570.html

2005-07-30: 大法弟子在三水劳教所正念反迫害
在三水劳教所邪恶环境中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有许多,由于本人所知有限,除了以下我知道的同修,还有很多一直都没有转化、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都没有计入这里。

吴鑫金,茂名人,现在三分所一大队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297.html

2005-04-26: 2004年2月,高州大法弟子何卫宇、徐恩生在古丁镇散发真像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被古丁镇恶警洗坚等跟踪绑架。

随后高州国保恶警何圣、黄伟明等对两弟子進行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国保恶警为追查资料来源将两学员分别关入城南、北关派出所進行折磨,采取长时间剥夺他们的睡眠等虐待手段。徐恩生因承受不住折磨说出资料来源。国保恶警何圣、湛杰。梁曾、黄伟明、朱守明等搜寻到吴先金住处将其绑架并抄走家中电脑、打印机等财物。恶警又对其实施剥夺睡眠等迫害。吴先金绝食否定迫害。后三学员被非法关押入第二看守所。

吴先金、徐恩生被非法判劳教三年;何卫宇被非法判劳教二年。04年3月,三人被送三水劳教所。因徐恩生出现病危症状被拒收,后被家人领回。而另外两学员仍被关押在三水至今。

因屡遭非法关押迫害,徐恩生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身体状况恶化。他丧失正常劳动能力,生活常要亲人护理。几度奄奄一息,而610.居委会仍有时上门骚扰。

2005-04-17: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自2000年4月把法轮功学员赖志军迫害致死以来,不仅不知悔改、停止迫害,而且还变本加厉更加失去理智的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在2004年里,他们的所作所为更加令人发指。现将有关迫害以及实际参与迫害進行犯罪活动的劳教所恶警罪行记录如下。

恐吓:他们除了恐吓法轮功学员之外,还给法轮功学员家里打恐吓电话。有些学员的亲人接到恐吓电话后,担心自己的亲人有甚么意外发生,从外地老远的家里赶来,来到劳教所后,他们又胁迫家属進行所谓的“帮教”。已知進行恐吓活动的有何晓东、邱剑文、郭保斯、郑国强、曾庆平等恶警。

严管:严管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虐待。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饮食限制,降低饮食标准,限制活动,只准坐着,从早上6点一直坐到晚上11时,不准走动,不得与他人讲话。

禁闭:这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做法是很残忍的。他们将学员强行关進一间几平方米没有床被蚊帐的水泥房间里,不准洗澡、刷牙,强迫学员只准穿内裤,夏天蚊咬,冬天寒冷,同时还使用多支电棍一起电击学员進行迫害,短则几天,长则半个月。遭受迫害的学员有:

1月份,大法学员许要亮被送禁闭。当开会宣布时,教育科陈福胜表现的气急败坏,说:“不符合场所就要严厉打击。”

4月份,大法学员吴先金在禁闭室里受到以恶警邱剑文副大队长为首的一伙的迫害。

2004-12-11: 广东三水劳教所专管队设在二分所,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禁闭,不给睡,轮流对学员谈话,强迫学员写所谓转化书。但有学员很坚定的,都不配合邪恶,目前还有14学员在二分所受到迫害。

大法学员陈礼宾,因不配合邪恶,已被非法禁闭6次。学员李小明因绝食被延期三个月,现下落不明。

外省学员张世珍,张滔,吴先金等,被严管很长时间。因不配合邪恶,邪恶之徒不解除对他们的严管迫害。

恶人为了叫学员转化,还叫外省被邪恶之徒利用的陈斌来讲话,帮教。其用心之险恶,其谎言之恶毒已到了极点。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1/91157.html

2004-06-27:吴先金曾是汕头大学医学院学生,在2000年因去北京上访而被非法判刑三年,后被关押在广东四会监狱,关押期间他长时间被剥夺睡眠和多次被电击。

吴先金现又被非法判劳教三年,被关押在三水劳教所,一度绝食抗议。

今年2月19日晚上,吴先金在住所被广东高州公安局国保大队何圣等二警绑架,并被非法抄走一部份财物。在此之前该地区也有三位大法弟子遭派出所绑架,他们在派出所遭受被剥夺睡眠的折磨。

吴祖强、吴先金父子:高州人,在法轮大法受到无端迫害的情况下,本着善心,两次進京反映情况,没有任何违反法律的地方,竟被高州法院判处了3年徒刑

2004-03-21: 吾星金、何维宇、徐恩生等大法学员现被非法关押在高州市第二看守所,遭残酷的迫害。

2000-12-21: 广东茂名地区大法弟子受迫害部份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1/5726.html

茂名 高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668)

2021-05-02:
参与骚扰迫害广东省高州市李建英相关单位和人员信息补充
高州市南关派出所
寄信地址:高州市南南兴街83号电话:6662076、6681908、6684410
南湖区南南新路居委会
地址:高州市府前北路87号(中医院对面)电话:6687138

高州市政法委办公室电话:手机
邓向明,高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6617881 13902517881
陈海辉,常务副书记6882323 13902516991
徐茂辉,副书记、610主任0668 -6882908 13927598828
李冬,高州610副主任, 13600398099
古济权,副书记6386305 18813371888
梁瑞波,专职委员13927588388
黄璞,专职委员13929739149
黎武文,专职委员18211502333
邓海青,专职委员、(维稳办副主任) 13702661752
黄建国,专职委员、(综治办副主任) 13824857999
杨祖红,专职委员、(政法委副主任科员) 13828615695
办公室0668-6386305传真0668-6662858
杨万祥,办公室主任6386305 13580017515
伍谷殷,办公室副主任6386305 13927582866
邓锡军6386305 13580019060

高州市南关派出所
邓锦明13929739160
车劲辉13924355119
李婵13922058686
钟任13929735555
罗勇13828609278
蔡秀耀13828612388
张华燕13929233110
黄慕南13580013037
叶一彪
苏殿志13902547960
梁君13929732996
朱高日13924265619
吴彪瑞13922036157
邓圣华13138789315
张灿13702663110
邓锦明13929739160
车劲辉13924355119
李婵13922058686
钟任1392973555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