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盘锦市 新生监狱(盘锦监狱,男) >> 刘万胜, 男, 6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5-04: 辽宁锦州刘万胜已被非法转移到锦州监狱
被非法判刑六年的辽宁锦州大法弟子刘万胜,日前,已经由盘锦入监监狱被转移到锦州监狱非法关押。锦州监狱已通知家属,让家属给刘万胜存钱。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4/二零二一年五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24166.html

2021-03-28: 被枉判六年 66岁刘万胜被劫入辽宁盘锦监狱
锦州市66岁的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先生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向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锦铁派出所警察绑架、构陷,二零二零年九月被锦州凌海市法院枉判六年,勒索罚金一万元,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九日被劫入盘锦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刘万胜先生,家住辽宁省锦州市古塔区,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受益,如长期失眠,经常头痛,风湿痛,心口痛等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刘万胜曾六次被绑架、三次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

1、三次被非法拘留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刘万胜坚持信仰法轮功,曾三次被非法拘留。一九九九年七月被龙江派出所绑架,第一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一九九九年九月被锦华派出所绑架,第二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古塔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第三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2、在看守所遭酷刑折磨:背铐、毒打

二零零一年,刘万胜被锦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有一天,国保大队警察吴明军、张新才把刘万胜弄到看守所的一间空房内,给他上刑“背剑”。警察将刘万胜左手从左侧腰间背到后背,右手从右肩上用力往后背拉,拉到两只手用手铐铐上。警察坐在椅子上,看着刘万胜被“背剑”折磨得大汗淋漓,一个小时后,刘万胜才被放开,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刘万胜被同一监室的几个犯人多次拳打脚踢、用胳膊肘猛击腰间,击中要害部位时,疼得他在地直打滚。刘万胜被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三天,被勒索罚款三万元,才被放回家,并且罚款没开任何收条、收据和字据。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六日,刘万胜被锦铁派出所警察绑架到锦州看守所,疑似他有肺部传染病,当天被放回;一月二十日,刘万胜又被锦铁派出所警察绑架,在锦州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十四天,才被放回家。

3、在锦州市教养院遭受酷刑折磨:死人床、坐小凳、捆绑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五日晚,刘万胜从商店回家,刚到住宅楼下(市医药大厦),被锦州市安全局警察绑架、抄家,刘万胜被弄到安全局行刑逼供。三天后,刘万胜被锦州市公安局维稳办劫持到锦州市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刚到教养院,警察用四副手铐将他四肢分别铐在床上,两手分别铐到床中间左右两边,两脚分别铐在脚下方床的左右两角。人平躺在床上,想翻身根本不可能,动都不能动。每天二十四小时被铐在床上,刘万胜被铐了一个多月。

刘万胜还被两个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不许和别人说话。早上五点钟起床,刘万胜被强迫坐小凳,除了上厕所时间,一直都在凳上坐着。此凳宽约十多厘米,长约30多厘米,高15~20厘米。长时间坐小凳,硌得屁股坐在哪儿都钻心的疼。到了晚上十点多,再用四副手铐把他铐到床上。刘万胜还多次被犯人打耳光,辱骂。

刘万胜因绝食抵制迫害,被野蛮灌高浓度浓盐玉米粥,卫生所所长看着刘万胜被灌食后的痛苦表情,对在场的犯人和警察说:没事,死不了。

二零零四年夏季,为强行“转化”刘万胜,锦州市教养院加大了对他的迫害力度。恶人把刘万胜的腿双盘上,用布条把刘万胜的腿绑上,从腰后边反复绕上几圈固定好,将双手用手铐铐到后背,给刘万胜戴上钢盔,把耳机戴到刘万胜的双耳上,高声放污蔑法轮功的录音,并不时的用各种物件猛击头盔。恶人每天都延长绑刘万胜腿的时间,一个犯人坐在他身边看着,并不时的用拳头击打他的两腿。警察副大队长李松涛坐在沙发上,看着刘万胜痛苦的表情。绑腿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从早上八点多钟、一直绑到中午,大约三个半小时,疼得刘万胜满身是汗,到中午松绑时,刘万胜双腿已不能动了,警察就让犯人拽着他的胳臂,下地走路。

有一次,刘万胜被弄到警察办公室,一李姓警察用拳猛击他的头部,当时刘万胜被打晕瘫坐在地,头晕恶心,浑身冒冷汗,衣服都湿了。

4、被枉判六年,被劫入盘锦监狱迫害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刘万胜在锦州站前汽车站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锦铁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到锦州市看守所迫害。锦铁派出所五、六个警察到刘万胜的租房处非法抄家,抄走随身听等物品。

二零二零年四月末,刘万胜被锦州市凌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九月,刘万胜被锦州凌海市法院枉判六年,勒索罚金一万元;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九日被劫入盘锦监狱新收大队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28/被枉判六年-66岁刘万胜被劫入辽宁盘锦监狱-422663.html

2021-03-24: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被非法关押到监狱迫害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已于2021年3月19日被非法关押到盘锦监狱新收大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24/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22499.html#2132322926-1

2020-11-03: 辽宁锦州刘万胜被凌海法院诬判6年 已经上诉
2020年9月30日,辽宁锦州刘万胜被凌海法院诬判6年,刘万胜不服判决,已向锦州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3/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14563.html

2020-10-08: 辽宁锦州市刘万胜被非法判刑六年
锦州市现年65岁的法轮功学员刘万胜,被绑架、非法关押不到半年,于二零二零年九月初被锦州凌海市法院非法视频庭审。九月三十日,家属被告知刘万胜遭冤判六年,勒索罚金一万元。

刘万胜这次被绑架后,他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多次找到办案单位,要求释放无辜的儿子回家,但屡屡希望而去,失望而归,最后老人家在悲愤中离世。

刘万胜,家住锦州市古塔区。一九九六年七月,刘万胜开始修炼法轮功。他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行事,不仅健康了体魄,心灵也得到了净化。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刘万胜屡遭迫害,不仅自己身心苦痛,而且全家也在巨大的压力和痛苦中煎熬着。

一、被绑架构陷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钟左右,刘万胜在锦州站前汽车站讲真相时,被锦铁派出所巡防员高峰发现后,恶意构陷,电话叫来该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刘万胜。当日下午一点钟左右,锦铁派出所五、六个警察到刘万胜的租房处非法抄家,随身听等私人物品被强行搜走。警察将在刘万胜家里抢走的、刘在市场上买来的一个香炉和几捆香,都算做了“犯罪”证据。

随后,刘万胜被非法羁押到锦州市看守所。第二天,即四月二十四日,刘万胜的老父亲去锦铁派出所要人,无果。四月二十七日,老人家再去派出所要人,被警察告知: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了,我们准备起诉他。老人听后悲愤地离开。

二零二零年四月末,刘万胜被锦州市凌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由于自二零二零年七月末、八月份初起,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构陷案到了检察院和法院阶段,全部交由锦州市所辖的凌海市(县级市)统一处理。刘万胜一直坚守信仰,所以该案被构陷到凌海市检察院后,很快被非法起诉到凌海市法院。

二、儿子呼吁早日释放

刘万胜被构陷后,他儿子给检察官和法官写信,讲述父亲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巨大变化,以及修炼法轮功无罪的法律依据,希望相关部门早日释放父亲。

儿子在信中写道:

“说起我父亲炼法轮功,那是因为我母亲一九九五年患了胃病,后来恶化成胃癌,各种名药吃了无数,为了花钱给母亲治病,家里家徒四壁,后来我母亲经人介绍开始炼法轮功,病情开始好转,不久身体完全康复。法轮功救了我妈的命。那时我父亲身体也不好,严重心率不齐,每晚无法入睡,也是因为炼法轮功,才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这些年他们都没吃过药。我真的感谢法轮功,从心里感谢法轮功。

虽然我不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都是我看到父亲通过学法轮功,变成了一个善良的人,喜欢帮助人,与人不争名利,做生意变得诚信,宁可自己吃亏,也不占别人的便宜。教育我也是要我做好人,不可以做坏事,我相信这样一位老人不会对国家做出危害。我请来的律师也这么说。

可自从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我的家就没消停过,二十多年了,不是我爸被抓走,就是我妈被抓走,有几年他们二人都被劳教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多次被抄家,使我非常恐惧,我现在在街上看见警车,心里就哆嗦。而且我现在看见方便面就反胃口,就是那些年天天吃方便面吃的。

如今我爸又被抓走了,我不明白他们也没干坏事,为什么要抓他们。《宪法》不是说信仰自由吗?还有言论、出版、结社自由啊。

在与律师的交谈中,我也知道法律是惩治犯罪行为的,而不是管制人的思想的,人想什么、说什么都不构成犯罪;而且你们给我爸立的罪名也不成立,因为我爸只是跟人攀谈,打唠,那么,他说的那些话具体破坏了哪一部法律中的哪条、哪款、哪项的“实施”呢,以及因此而造成了什么社会危害,或者给他人造成什么损失?而且这个危害也必须是具体的、是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可以量化的,也就是必须得有“犯罪客体”吧,就像一个人家里有一把刀,光凭这把刀是不能确认此人就是杀人犯吧,没有被杀者,没有具体受害人是不能成立的。没有哪条法律的实施,被我爸破坏了。所以,给我爸设的罪名是不成立的。

特别是,当我看到凌海检察院的起诉书时,真是又可悲,又可气:一个香炉、几捆香等都成了我爸的‘犯罪证据’,那香炉、香等都是在市场买来的呀!即使香炉上有‘法轮常转’的字样,也是市场上卖的呀。

法官:我爸已经是快七十岁的人了,这些年也是几经磨难,我不希望他有什么闪失。在中国的传统道德中,人们推崇的是“百善孝为先”,作为儿子,我虽无钱无权,也应该为父亲讨公道。我想您也会赞同我的。”“希望您能把我父亲放回来”

三、凌海法院违法诬判

但儿子的善心,未能唤醒凌海政法委、凌海检察院和凌海法院相关人员的良知。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凌海市法院以视频开庭的方式非法庭审刘万胜,正义律师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

九月三十日,凌海市法院罔顾事实和法律,诬判刘万胜六年刑期,勒索罚金一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8/辽宁锦州市刘万胜被非法判刑六年-413520.html

2020-09-03: 辽宁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即将被非法庭审
日前,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的家属得到通知,锦州凌海市法院即将在9月4日(下周五)上午9:00在凌海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刘万胜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3/二零二零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11308.html

2020-09-01: 日前,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的家属得到通知,锦州凌海市法院即将在9月4日(下周五)上午9:00在凌海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刘万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11218.html

2020-08-24:锦州刘万胜被构陷到法院 耄耋老父悲愤离世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屡遭迫害,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再次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批捕,目前已被凌海市检察院构陷到凌海市法院。刘万胜的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几次去锦铁派出所要儿子,未果。不久老人患了癌症,八月初带着对儿子的思念,悲愤离世。

刘万胜户口所在地在锦州市古塔区,但自二零二零年八月份始,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构陷的所谓“案子”,到了检察院和法院阶段,全部交由锦州所辖的凌海市(县级市)统一处理。现在刘万胜的所谓“卷宗”,已到了凌海市法院。

刘万胜对父亲的死讯全然不知。这么多年,一次次的迫害,使刘万胜一家饱受苦难:刘万胜的妻子曾因为探视在教养院绝食多日的丈夫而被绑架至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而她的母亲又因不堪女儿的绑架而病情加重,不久离世;刘万胜的儿子自小就是在心里注满恐惧中长大的;如今,他的老父亲又是在眼睁睁的期盼儿子回家的渴望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撒手人寰。

刘万胜,男,今年六十五岁,家住锦州市古塔区。一九九六年七月,刘万胜开始修炼法轮功。他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行事,不仅健康了体魄,心灵也得到了净化。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刘万胜屡遭迫害,不仅自己身心苦痛,而且全家也在巨大的压力和痛苦中煎熬着。

做好人 主动归还钱款

修炼前,刘万胜也和社会上众多的人一样,自私自利,做生意时,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伤害别人。一九九三年,由于对方失约,刘万胜用不正当手段欠了桓安公司一车货款,约二万三千多元。之后的四年多的时间里,刘万胜没再进该公司的货,也没还货款。由于对方失约,他们也没向刘万胜要钱,基本上默认了这笔欠款,不再要钱了。

四年多之后,刘万胜修炼了法轮功,不仅自己长期失眠、经常性头痛、风湿痛、心口痛等疾病都好了,而且他以“真、善、忍”为准则,主动找到了桓安公司,还清了欠款。

类似事件还有一起。一九九四年,一个来锦州做生意的广东人的亲属,用欺骗的手段,骗了刘万胜约六千元的贷款,刘万胜的合伙人也用类似的手法骗了这个广东人约一万元的货物。此事引起了双方的经济诉讼案,最后,以刘万胜方在锦州中级法院胜诉为结局。

刘万胜想:我应该善待他,他的亲属骗我的钱,已经过去了,就算完事了,不能算在他身上,他的钱我应该还给他。因为不知道这个广东人本人的电话,刘万胜就几次主动给其人的亲属打电话,最后找到了这个广东人,刘万胜把钱寄给了他。

遭受酷刑迫害 非法劳教三年

只因修炼法轮功,刘万胜曾先后五次被公安、国安警察非法抓捕、拘留、强行罚款、刑拘、劳动教养。

刘万胜仅仅由于信仰法轮功,曾三次被非法拘留。第一次是在大约一九九九年七月,被锦州龙江派出所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第二次大约是一九九九年九月,被锦华派出所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第三次大约是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古塔区国保大队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大约是二零一零年,锦州古塔区国保大队绑架了刘万胜,并拿走了刘万胜身上带的钥匙,闯入刘万胜家,抢去了大约二十本法轮功书籍,三个mp3和一个电子书。

大约二零零一年,刘万胜被锦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抓捕。有一天,刘万胜被国保大队警察吴明军、张新才带到锦州市原国保大队的一间空房内,给刘万胜上刑“背剑”。就是将刘万胜的左手从左侧腰间背到后背,右手从右肩上用力往后背拉,两只手拉到一起后用手铐铐上。警察坐在椅子上,看着刘万胜难受的样子,一个小时后,才放开刘万胜。当时疼的刘万胜满身是汗。然后,他们把刘万胜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刘万胜被同一监室的几名罪犯多次拳打脚踢,用胳膊肘猛击腰间,击中要害部位时,疼的他直打滚。刘万胜被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三天,遭勒索罚款三万元后,才被释放,但罚款没开具任何凭据。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五日,锦州市安全局警察非法抓捕了刘万胜,然后搜走了他身上带的钥匙,强行打开刘万胜商店和住宅的门,拿走大量的法轮功书籍,资料及录音机录像带等物品。后把刘万胜转到锦州市国保大队,直接送去非法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刘万胜被送到锦州劳教所后,遭受了更多的酷刑折磨。刚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刘万胜被二十四小时戴着手铐。晚上睡觉更难受,四副手铐将他四肢分别铐在床上。两只脚分别铐在脚下床的左右两角,两手分别铐到床中间左右两边,人平躺在床上。要想翻身根本不可能,动都不能动。

由两个罪犯二十四小时看着,不让和别人说话。早上五点钟起床,坐小板凳,此凳宽约十多厘米,长约三十多厘米,高十五~二十厘米。除了上厕所时间,一直都在凳上坐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再用四副手铐将刘万胜铐到床上。当时坐凳坐得臀部都血印了,坐在哪儿都钻心的疼,而且还多次被犯人打耳光,辱骂。

刘万胜因绝食反迫害,被劳教所警察灌高浓度浓盐玉米粥,劳教所的卫生所所长看着刘万胜被灌后的表情,对在场的其他犯人和警察说:“没事,死不了。”

大约是二零零四年夏季,劳教所为强行“转化”刘万胜,加大了对他的迫害力度。他们把刘万胜的腿双盘上,用布条把他的腿绑上,从腰后边反复绕上几圈固定好,将双手用手铐铐到后背,给刘万胜戴上钢盔,把耳机戴到刘万胜的双耳上,高声放污蔑法轮功的录音,并不时的用各种物件猛击头盔。

他们每天都延长绑刘万胜腿的时间,由一个罪犯坐在他旁边看着,并不时的用拳头击打他的两腿。警察副大队长李松涛坐在沙发上,看着刘万胜痛苦的表情。绑腿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从早上八点多钟一直绑到中午,大约三个半小时,疼的刘万胜满身是汗,到中午松绑时,刘万胜的腿已经不能动了,他们就让罪犯拽着刘万胜的胳臂,下地走路。

还有一天,他们把刘万胜带到劳教所的一间办公室,一李姓警察用拳头猛击刘万胜的头,把刘万胜打晕坐在地上,刘万胜的头晕得很厉害,感觉马上就要吐了,他强忍着没吐出来,出了一身汗,衣服都湿了。

再遭绑架 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钟左右,刘万胜在锦州站前汽车站讲真相时,被锦铁派出所警察绑架。下午一点钟左右,锦铁派出所五、六个警察到刘万胜的租房处非法抄家,随身听等私人物品被拿走。四月二十四日,刘万胜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去锦铁派出所要人,无果。

四月二十七日,老人家再去派出所要人,被警察告知: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了,我们准备起诉他。老人听后悲愤地离开。警察说到的“上次”是指,二零一九年一月,刘万胜在锦州客运站附近讲真相时,曾遭该派出所警察绑架过,后被释放。

不久,刘万胜的老父亲思儿心切,悲痛过度,患了胃癌,8月初含恨离世。

目前,凌海法院已通知刘万胜的家属,说一个月后准备开庭。刘万胜现在面临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24/锦州刘万胜被构陷到法院-耄耋老父悲愤离世-410875.html

2020-06-03: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又被非法批捕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钟左右,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在锦州站前汽车站讲真相时,被锦铁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二零年四月末,被凌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刘万胜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
四月二十三日下午一点钟左右,锦铁派出所五、六个警察到刘万胜的租房处非法抄家,抄走随身听等物品。第二天,即四月二十四日,刘万胜的老父亲去锦铁派出所要人,无果。

四月二十七日,老人家再去派出所要人,被警察告知: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了,我们准备起诉他。老人听后悲愤地离开。警察说到的“上次”是指,二零一九年一月,刘万胜在锦州客运站附近讲真相时,曾被该派出所警察绑架过,后释放。

二零二零年四月末,刘万胜被锦州市凌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

刘万胜,一九五五年一月四日生,今年六十五岁,家住辽宁省锦州市古塔区。一九九六年七月,刘万胜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让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通过修炼法轮功,刘万胜的身体得到了健康,心灵得到了净化,心性得到了提高。

做好人 主动归还钱款

修炼前,刘万胜也和社会上众多的人一样,自私自利,做生意时,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伤害别人。一九九三年,由于对方失约,刘万胜用不正当手段欠了桓安公司一车货款,约二万三千多元。之后的四年多的时间里,刘万胜没再进该公司的货,也没还货款。由于对方失约,他们也没向刘万胜要钱,基本上默认了这笔欠款,不再要钱了。

四年多之后,刘万胜修炼了法轮功,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所以,刘万胜主动找到了桓安公司,还清了欠款。

类似事件还有一起。一九九四年,一个来锦州做生意的广东人的亲属,用欺骗的手段,骗了刘万胜约六千元的贷款,刘万胜的合伙人也用类似的手法骗了这个广东人约一万元的货物。此事引起了双方的经济诉讼案,最后,以刘万胜方在锦州中级法院胜诉为结局。

刘万胜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他想我应该善待他,他的亲属骗我的钱,已经过去了,就算完事了,不能算在他身上,他的钱我应该还给他。所以,因为不知道这个广东人本人的电话,刘万胜主动给这个人的亲属几次打电话,最后找到了这个广东人,刘万胜把钱寄给了他。

修炼法轮大法后,刘万胜的身体得到了健康,多种疾病都好了,如长期失眠,经常头痛,风湿痛,心口痛等。其实法轮功的修炼者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曾被中共酷刑迫害 非法劳教三年

只因修炼法轮功,刘万胜曾先后五次被公安、国安警察非法抓捕、拘留、强行罚款、刑拘、劳动教养。

1、三次被非法拘留

刘万胜是仅仅由于信仰法轮功,曾三次被非法拘留。第一次是在大约一九九九年七月,被龙江派出所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第二次大约是一九九九年九月,被锦华派出所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第三次大约是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古塔区国保大队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大约是二零一零年,锦州古塔区国保大队绑架了刘万胜,并拿走了刘万胜身上带的钥匙,闯入刘万胜家,抢去了大约二十本法轮功书籍,三个mp3和一个电子书。

2、曾在看守所遭酷刑折磨

大约二零零一年,刘万胜被锦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抓捕。有一天,刘万胜被国保大队警察吴明军、张新才带到拘留所的一间空房内,给刘万胜上刑“背剑”。此刑是将刘万胜左手从左侧腰间背到后背,右手从右肩上用力往后背拉,拉到两只手用手铐铐上。

警察坐在椅子上,看着刘万胜难受的样子,一个小时后,才放开刘万胜。当时疼的刘万胜满身是汗。然后,他们把刘万胜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刘万胜被同一监室的几名罪犯多次拳打脚踢,用胳膊肘猛击腰间,击中要害部位时,疼的他直打滚。刘万胜被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三天,被勒索罚款三万元,才被释放,并且罚款没开任何收条、收据和证据。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五日,锦州市安全局警察非法抓捕了刘万胜,然后搜走了刘万胜身上带的钥匙,非法打开了刘万胜商店和住宅的门,拿走了刘万胜大量的法轮功书籍,资料及录音机录像带等物品。后把刘万胜转到锦州市国保大队,非法劳动教养三年。

3、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遭酷刑迫害

二零零四年四月,刘万胜被送到锦州劳教所后,遭受了更多的酷刑折磨。刚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刘万胜被二十四小时戴着手铐。晚上睡觉更难受,四副手铐将刘万胜四肢分别铐在床上。两只脚分别铐在脚下床的左右两角,两手分别铐到床中间左右两边,人平躺在床上。要想翻身根本不可能,动都不能动。

由两个罪犯二十四小时看着,不让和别人说话。早上五点钟起床,坐小板凳,此凳宽约十多厘米,长约三十多厘米,高十五-二十厘米。除了上厕所时间,一直都在凳上坐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再用四副手铐将刘万胜铐到床上。当时坐凳坐得臀部都血印了,坐在哪儿都钻心的疼,而且还多次被犯人打耳光,辱骂。

刘万胜因绝食反迫害,被劳教所警察灌高浓度浓盐玉米粥,劳教所的卫生所所长看着刘万胜被灌后的表情,对在场的其他犯人和警察说:“没事,死不了。”

大约是二零零四年夏季,劳教所为强行“转化”刘万胜,加大了对刘万胜的迫害力度。他们把刘万胜的腿双盘上,用布条把刘万胜的腿绑上,从腰后边反复绕上几圈固定好,将双手用手铐铐到后背,给刘万胜戴上钢盔,把耳机戴到刘万胜的双耳上,高声放污蔑法轮功的录音,并不时的用各种物件猛击头盔。

他们每天都延长绑刘万胜腿的时间,由一个罪犯坐在刘万胜旁边看着,并不时的用拳头击打刘万胜的两腿。警察副大队长李松涛坐在沙发上,看着他难受的表情。绑腿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从早上八点多钟、一直绑到中午,大约三个半小时,疼的刘万胜满身是汗,到中午松绑时,刘万胜的腿已经不能动了,他们就让罪犯拽着刘万胜的胳臂,下地走路。

还有一天,他们把刘万胜带到劳教所的一间办公室,一李姓警察用拳头猛击刘万胜的头,把刘万胜打晕坐在地上,刘万胜的头晕得很厉害,感觉马上就要吐了,他忍着没吐出来,出了一身汗,衣服都湿了。

学大法的人身体好了,道德回升了,对国家对家庭都是好事,法轮大法如今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人们都在按着真、善、忍做好人,而唯有中共和江氏集团,在丧失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3/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又被非法批捕-407220.html

2020-05-13: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
2020年5月7日上午,陪同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的家属要人而被锦铁派出所非法扣押的男法轮功学员,已于当天下午5点钟平安回到家中。
...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3/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05970.html#205130106-22

2020-05-13: 辽宁省锦州刘万胜被迫害信息补充
对明慧网5月9日《辽宁锦州刘万胜被非法关押 陪同家人要人的学员被非法扣押》一文的信息补充。

辽宁锦州市锦铁派出所警察:董泓辛,男,30岁,手机:15141661079办:0416—2855110 身份证号码:210703199010173835。

此警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刘万胜的所谓“办案警察”,主导迫害,他不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5月7日,还将一位陪同刘万胜父亲去派出所要人的一名张姓法轮功学员扣押一天。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3/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05970.html#205130106-22

2020-05-09: 辽宁锦州刘万胜被非法关押 陪同家人要人的学员被非法扣押
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于4月23日,被锦铁派出所绑架后,家人多次到派出所要求放人,都被拒绝。

2020年5月7日上午9点钟左右,李万胜的八十多岁父亲等人又到锦铁派出所要求释放刘万胜,陪同老人的一男法轮功学员被派出所非法扣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9/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05069.html

2020-05-06: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被非法批捕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已于2020年4月末被锦州市凌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6/二零二零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04843.html

2020-04-29: 辽宁省锦州市锦铁派出所欲构陷法轮功学员刘万胜
2020年4月23日上午10点钟左右,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在锦州站前汽车站讲真相时,被锦铁派出所绑架。

下午1点钟左右,该派出所五、六个警察到刘万胜的租房处实施抄家,抄走随身听等物品。刘万胜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

4月24日,刘万胜的老父亲去锦铁派出所要人,无果。

4月27日,老人家再去派出所要人,被警察告知: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了,我们准备起诉他。(注:2019年1月刘万胜在锦州客运站附近讲真相时,被该派出所绑架过。)老人听后悲愤地离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29/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04507.html#204282343-1

2020-04-26: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被绑架
2020年4月23日上午10点钟左右,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在锦州汽车站讲真相时,被锦铁派出所警察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26/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04357.html

2019-01-25: 辽宁省锦州市大法弟子刘万胜被绑架补充
锦州大法弟子刘万胜,2019年1月16日,被锦铁派出所绑架,被送往锦州看守所。在看守所检查身体疑似有肺部传染病,被放回。但在1月20日,锦铁派出所十几个警察非法闯入刘万胜的租房处,强行将其绑架劫持,并抢走他家的几本法轮大法书籍。现在刘万胜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

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锦铁派出所一直在积积极参与迫害,虽换了几任所长,但本性不改,当年锦州大法弟子刘智就是被锦铁派出所的李长明劫持到洗脑班的,结果刘智在洗脑班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5/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0827.html

2019-01-24: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刘万胜2019年1月15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看守所,在看守所检查身体,疑似有肺部传染病,被放回。但是三天后,检查结果出来,没有传染病,于20号,又在家中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锦州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4/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0770.html

2019-01-21: 1月15日被绑架的辽宁省锦州市刘万胜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1/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80678.html#19120233746-1

2019-01-18: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被绑架
2019年1月15日下午1点左右,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在锦州客运站东侧道口附近讲真相时,被锦铁派出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地点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8/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80536.html

2011-04-02:已回家
2006-11-23: 二零零四年四月的一天晚上,他们在大法弟子刘万胜的住宅附近绑架了刘万胜,同时抄了刘的住宅和他经营的电子商店。宋振明和李贵文等人撬开刘家商店的金柜,抢走现金数千元;闯進刘家住宅,盗走一些贵重物品。当晚他们对刘万胜刑讯逼供,打得刘遍体鳞伤,面部变形,但刘万胜一句口供也没有。第三天,他们找到刘的儿子,让其送去三万元,将他父亲保出来。敲诈未遂后,便把刘万胜交给了市公安局。几天后刘被送到锦州劳教所教养三年。两个月后,刘的妻子周华前去劳教所看望丈夫,却当场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教养三年。可怜家中只剩下儿子一人,他女朋友因此与之分手。父母双双入狱,家里就像天塌了一样,这小伙子整天愁眉苦脸,饥一顿,饱一顿,经常与朋友喝酒解闷至夜晚。刘家苦心经营几年的电子商店从此倒闭,经济损失无法估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3/143084.html

2005-06-06: 辽宁省锦州教养院二大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在继续。2004年7月,大法弟子刘万胜、贾经文相继被非法关押,绝食反迫害,遭到恶警的疯狂迫害。所有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都被严管迫害,即由两个刑事犯包夹一个大法弟子,单独关押。贾经文被强制坐铁椅子(重罚刑具),在二大队队长白云龙的邪恶授意下,“四防”犯人陈长林、张海东等人对贾经文進行毒打,并残忍将其手指烧伤。

刘万胜长期绝食,后来即使吃饭也不让自己吃,而是将其铐在床上,由四防恶徒掐其嘴巴灌,然后往上托其下巴强制其下咽。还有一次,刘万胜没睡觉,被恶警李松涛、张春风拳打脚踢。

在今年四月份,贾经文、刘万胜被秘密转走迫害,后证实被转到本溪教养院,情况不明。本溪也将两名大法弟子转到锦州教养院在“严管”迫害。

二大队最邪恶的恶警李松涛、张春风、李家斌,多次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用电棍击打。恶警李松涛带四防犯人王新杰(音)在半夜时电击大法弟子刘向阳,很多人听到了刘的惨叫声,刘被迫害致精神恍惚。

对绝食的大法弟子强制灌食,为迫使其放弃绝食,灌食盐,每次二两半至半斤。有人在恶警办公室看到这样一副灌食刑具:近似V字形,塞入嘴里,用带子绑在脑后,强制灌食。

2005-01-15: 几乎所有被非法关押在这里(辽宁锦州劳教院)的大法学员都被绑过,最为严重的是刘万胜,绑过后,完全走不了路,由两个人架着。刘万胜家属到教养院要人,被送到马三家,迫害精神失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5/93537.html

2004-10-28: 锦州大法弟子刘万胜今年5月份在给同修送真象资料途中,被恶人跟踪、抓捕。其爱人(同修)过后去教养院讲理要人,也被捕入狱。在对刘進行非法抄家的过程中,身为安全局某处副处长身份的史英明带头趁火打劫,偷拿了刘家现金三千元,金项链一条,电脑一台等贵重物品,事后给刘万胜二十刚出头的儿子刘某的生活造成极大的伤害和不便。其子因此到有关部门和安全局说明实情,索要私有财产(实际电脑、项链等本来就是孩子的)。经核实,史英明确有其事,所造成影响极坏,因此而受到了撤销副处长职务的处分,财物如数退还。

2004-10-23: 据可靠消息,目前锦州市教养院正在夜以继日不间断的对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弟子实行酷刑折磨和灭绝人性的强制“转化”,手段极其残忍、血腥。望广大正义之士给予制止与关注!
手段除了以前在明慧网上曝光过的又有新的迫害手段,如:
将大法弟子的脸贴着双脚脖子倒蹶着,用靠椅将人从臀部挤在墙上成A型,椅子上坐人,同时双臂从身后上举左右各由一人强行将两掌心紧扣墙上,同时左右两人将被害者用身体挤住,这样整个人被挤成N字型。此种刑罚极其痛苦,目前被关押在教养院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在被酷刑折磨着,情况十分危急,被迫害最严重的有刘万胜、贾精文、王效民、王林、邵明刚、曹建新等数十人。
目前,他们却被迫害有的不能行走,有的患了重病,有的奄奄一息,出现生命危险,详细情况有待继续调查。请看到此消息的锦州大法弟子高强度发正念,营救同修,有条件的可转告被害者家属,站出来制止迫害,要回自己的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3/87317.html

2004-10-04: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4/85777.html

2004-09-26:大法弟子刘万胜、王效民、贾精文、曹建新等数十名大法弟子家属要求探望,被教养院拒绝,这些大法弟子已经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生死不明。

2004-07-15: 2004年4月中旬,大法弟子刘万胜在自家被公安恶警非法绑架,几日内送锦州教养院判三年。在恶警抄家时,刘万胜的儿子(不修炼)的电脑,MP3和数万元存摺等物品被洗劫一空。几天后,刘万胜的父母和妻子周华到市教养院去看望刘万胜,教养院不但不准看,还把大法弟子周华强行绑架到市看守所,第二天周华就被送马三家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5/79462.html

2004-05-03: 2004年4月15日晚,锦州大法弟子刘万胜被锦州市国家安全局采用流氓手段(先是录像和跟踪,然后用衣服蒙头)绑架。后来锦州国家安全局的特务对刘万胜的住宅進行了非法抄家,家中被翻得乱七八糟,抄走大法书籍和真象资料。后恶警又到刘万胜儿子(非修炼人)的房间,当时他儿子不在家,把柜子的抽屉撬开,拿走刘万胜儿子的4万元存折一个、金项链一条、玩游戏的电脑及光盘、没开封的一个礼品盒(盒内是一条精制皮带)、70多元的零钱,儿子借用的一个mp3也被抄走。

刘万胜身上的一个八百多元的存折、1200元的现金被恶人搜走,同时他经营的商店也被非法查抄,保险柜被撬开,抄走现金八百多元。事后,锦州国家安全局企图向其家属敲诈2万元现金,说交钱就放人,遭到家属的抵制。恶人看敲诈不出钱财,就把刘万胜转到锦州国保610直接送去非法劳教。

2004-04-21: 大法弟子刘万胜正在锦州第一看守所绝食抗议
2004年4月15日晚7点钟锦州大法弟子刘万胜被锦州市国家安全局采用流氓手段(录像和跟踪、用布蒙头)绑架。然后锦州国安特务对刘万胜的住所進行非法查抄,抄走许多大法书籍、法轮功真相光盘、小册子及刘万胜儿子的个人电脑和项链,还有两万元钱的存折。锦州国安特务非法抓走刘万胜后,对其進行迫害,据悉刘万胜为了抵制迫害,目前已绝食6天。

在大法弟子刘万胜身体受到严重迫害的情况下,锦州国安特务向其家属勒索两万元钱,说交钱就放人,家属抵制这种无理勒索。现在刘万胜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第一看守所。

2004-04-18: 2004年4月15日,辽宁锦州大法弟子刘万盛(音)在家被国家安全局绑架。刘万盛在渤海大学对面的电子市场开了一家耗材商店。据说,国安特务采用手机(或电话)监控,進行跟踪等手段绑架大法弟子,希望和他有联系的同修注意安全。

2004-04-17: 2004年4月15日晚7点钟锦州大法弟子刘万胜从自己经营的商店回家,在所住楼下被绑架。当时楼下停了三辆警车,几名便衣用布将刘万胜头部蒙住,将其强行绑架。事后非法抄了刘万胜的家,搜走许多东西。

2002-03-11: 锦州市610办公室,不仅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帮凶,还疯狂掠夺大法弟子的钱财。大法弟子刘万胜被迫交3万元;朱来成被迫交3万元,其妻子和孩子被迫交1万元,共计4万元;曲静波夫妇被迫交3万元;景向铁被迫交5千元;王丽阁被迫交近万元。仅这几位学员交的保证金就达11万元,至今没有返还,也没有给任何凭证。还有许多学员的钱财也是这样被掠夺的。责任人是:锦州市公安局主管副局长:李晓平;锦州市610办公室主任:李协江;办事员:张新才、吴明军。

张长虹,女,23岁,1979年10月26日,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林丰小区人。1998年考入东北大学文法学院国际经济法系98级3班,1999年11月因進京上访,坚持修炼,被强制休学。

2001-02-26: 马三家的所谓“被转化者”被真修弟子“反转化”
……
春节后,当局加紧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春节期间人人过关,强迫大法弟子说出违背大法的言辞,稍不如意便无任何法律程序拘留劳教。先后将张亚荣、朱来成、刘万胜、武秀兰、刘玉芝等几十名坚定的大法弟子投進监狱,進行惨无人道的毒打。

据锦州市第二看守所一名管教透露,毒打大法弟子时竟打折了几条木棒,并且为了罗织罪名,向上级邀功,将大法弟子铐到近零下二十度的雪地里冻,有时竟浇上冷水;锦州市公安局621办公室主任李协江等对進京上访和发放真相资料的学员進行罚款,疯狂的敛财,从3000至10000元不等,达几十人次。他们的恶行引起了当地老百姓的不满,唤起了许多正义之士的良知,为法轮功鸣不平。

目前,许多大法弟子在狱中绝食、绝水,不配合任何邪恶,生命垂危。现在锦州王屯教养院关押着近百名大法弟子,近二百名锦州大法弟子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希望国内外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6/8370.html

2000-03-03: 在监狱中, 我闻到了佛法
我10岁开始就离开了学校, 15岁因盗窃被送到市工读学校学习, 17岁又因盗窃被判刑一年半, 19岁又因盗窃被判刑10年, 在稜原改造, 1996年出狱. 99年又因盗窃, 被拘留15日, 在市拘留所越窗逃跑10日被抓回, 又送回拘留所, 并且与学法轮功的关在一起, 当时社会上正在批判法轮功, 说是害人的“歪理邪说”, 所以我也很好奇,也想看一看他们究竟是怎么的邪, 是不是比我还坏, 但是出乎我的意料, 他们有工人,农民, 还有干部, 也有医院的大夫, 因为進京上访或是到公园练功而被抓到拘留所的 . 他们并没有因为我是一个盗窃的惯犯而瞧不起我, 反而告诉我, 要做一个好人, 不能再偷东西做坏事了, 我很受感动, 特别是他们有的被管教辱骂和拷打, 仍然善意地对待他们, 没有一丝怨恨的行为, 并自述向警察讲做好人的道理, 我很吃惊, 也很迷惑. 电视中不是讲法轮功如何如何不好, 但为甚么能学出这么多的好人来? 但在活生生的事实面前, 我不得不承认他们真的是好人. 我想, 这十几年, 我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才到今天这个地步, 如果学功以后, 也像他们一样做一个好人, 该多好啊. 我就向同号的学法轮功有个叫严力, 还有李焕宝,刘万胜等几个人说了我的想法, 他们就送给我一本<<转法轮>>. 我如饥似渴地从头读完了一遍, 夜晚, 我失眠了. 十几年的盗窃生涯一面幕幕地闪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也许偷走了农民辛苦一年的血汗钱, 也许偷走了为年迈父母治病的救命钱, 也许偷走……, 我做了多少不可原谅的坏事呵! 曾记得小时候邻居们都夸我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可是长大以后, 在社会上, 形形色色自私的观念以及对金钱追求的欲望污染着我, 支配着我, 使我已一步一步走向罪恶的深渊. 记得在监狱中, 我多次受过法制教育, 强制劳动改造, 耐心的管教也苦口婆心地帮助我们, 可是无济于事, 出监之后, 那罪恶的观念还是支配着我, 使我不能自拔. 读完了一遍<<转法轮>>, 我明白了, 原来人类社会的一切法令, 制度,, 只能改变人的表面, 只有佛法才能改变人心, 使人心向善, 我真是太幸运了, 在监狱中, 我闻到了佛法! 从此以后, 我要堂堂正正地做一个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3/4153.html

盘锦市 新生监狱(盘锦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427)

2018-07-04:宽甸公安局:0415-5122505、0415-5125333、0415-5123268
宽甸公安局预审科杨春发:13941597627、0415-5188628/5286(办)0415-5127389
宽甸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姜学东:13942563888、0415-5123582/5270(办)0415-5186636(宅)
宽甸县公安局局长/副县长朱成功:13842526888、0415-5122505(办)、0415-2859888
宽甸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电话:0415-5123582
国保大队队长姜某13942563888
宽甸县公安局政保科电话:0415-5123582
宽甸公安局副局长电话:0415-5163399

宽甸政法委电话0415-5130665 宽甸满族自治县法院电话:0415-5183266电话:0415-5123813

宽甸公安局:
地址:宽甸镇新开路196号(国保大队和公安局同一地址)
宽甸县公安局主要领导:
13804156999赵斌 党委书记、局长
13504153666仁利 党委副书记、政委
13941523986王兴国 副局长
13942573929任凤玉 副局长
13941553288刘明福 副局长
13941503777姜波 副局长
13842574166郑世刚 纪委书记
13464584345袁玉良 副局长
13941529393叶欣欣 副局长
13842553169石景林 副局长兼交警大队长
13841577277赵玉福 副局长
15842523399赵永双 政工监督室主任
13470493579曹玉富 工会主席、政工监督室副主任
13704953232陈明君 指挥中心(办公室 )主任
13942567189魏永祥 边防大队大队长

指挥中心
13704953232陈明君 主任
13941590717马丽 教导员
13942503513柏慧斌 副主任
13942503209张艳东 副主任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04-21:据查,刘万胜是被锦州凌河区国安大队绑架
4月15日晚七点左右大法弟子刘万胜在自家楼下被七八个恶警便衣绑架,并被衣服蒙住头,不叫老百姓知道是在抓捕大法弟子,然后再给录像。

恶警们上楼把大法弟子刘万胜家抄了拿走了大法书籍、真相材料非法抄走金项链、存折共计七万多元电脑被强行搬走!

据调查是锦州凌河区国安大队绑架的。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