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6-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广东 >> 广州 海珠区(昔称河南区) >> 易思恒(易正), 男, 3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4-10: 广州海珠区检察院欲非法起诉易正
广州海珠区检察院欲非法起诉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海珠区看守所的重庆法轮功学员易正易思恒)。请各位同修查找相关人员及电话号码,积极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0/176202.html

2008-03-19: 关于重庆法轮功学员易思恒的消息
据可靠消息,重庆法轮功学员易思恒易正)流离失所到广州,后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海珠区看守所。现在已经能吃粥(猜测之前可能曾经绝食)。不知他在上海的父母及姐姐是否已经知情。请各位同修积极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9/174581.html

2007-12-03: 被绑架大法弟子易思恒的家人在上海
11月7日,明慧网大陆综合有消息在寻找的流离失所在广州的大法弟子易思恒的家人,不知找到没有。小易是重庆大法弟子,曾在贵州都匀监狱遭受残酷迫害。据说他的姐姐及父亲都在上海。请熟知小易的重庆大法弟子寻找他的家人,去广州营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3/167632.html

2007-11-29: 易思恒在贵州省都匀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重庆大法弟子易思恒在广州的住所突然被抄,易思恒被绑架。此前,易思恒曾在都匀监狱惨遭凌虐。以下是易思恒遭迫害的事实。

易思恒,男,三十六岁,大学文化,是重庆市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初在贵州省贵阳市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被贵阳市公安局一处抓捕,曾被非法判刑关押在贵州省都匀市剑江水泥厂监狱,受尽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 ,在都匀监狱里易思恒是被迫害得最严重的大法弟子,这在都匀监狱众所周知。

当时易思恒为了抗议迫害,绝食两年半一直未中断过,一直到二零零五年八月刑满释放。在绝食期间恶警指使罪犯,把易思恒绑在大音箱上,用最大的音量长期震易的双耳,把饭菜和汤倒在易的身上,时间长了都发出浓浓的臭味。易绝食时间长了,起居不能自理,大小便都靠人帮助。邪恶之徒拿小便倒在地上,把易拖到地上在小便里来回抹。所以,易身上臭不堪闻。易被迫害到有生命危险时,恶警就来到其他大法弟子面前求几名大法弟子出面来劝易放弃绝食,装出一副假人道的样子。另一方面又在监狱大会上诽谤易。为迫害大法弟子,邪党花了大笔钱,因为他们组织来迫害大法弟子的犯人,人人每月领奖金,每天夜晚都有宵夜。有个护士说易被灌的食物,都是干警叫他在食堂里倒来的米汤。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日易思恒被从二监区调入医院监区,警察带他到监区书记、监区长刘书晃办公室,要求喊报告,他不喊,并说法轮功没有犯罪,更不是罪犯,监区长就放肆的谩骂。易思恒对他讲真相。他们没有说服易思恒,狱政科长沈志江、王华川要求关禁闭(理由是不认罪、不服从管教、指责所谓的国家领导人),从监管监区调来五个犯人,在床的四个角钉上铁钩,把他按在床上,戴上沉重的脚镣,把两脚各固定在两个铁钩上,两手各铐在铁钩上,上面用大灯泡直射眼睛,全身不能动弹,两位科长要求他们在外面守着,大小便也不要管,威胁说要让易思恒认识到监狱是在党领导下的暴力机关,直到他低头认罪才打开。

这时的易思恒已经绝食抗议到第五天,由狱医强制野蛮灌食,他不配合狱医就用药物使他失去知觉,铐在死人床上的易思恒对周围值班的干警和犯人讲法轮功如何要求做好人、如何遭受迫害,残酷的折磨使他身体虚弱到了生命危险的地步,仍不屈服,警察只好把他抬出来由两人包夹。当周围人提出了电视、报纸上说法轮功如何如何,他用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和其他在押法轮功学员的方方面面例子消除了人们对法轮功的疑惑和猜测。他走到哪里就叫哪里的犯人要好好劳动,出狱后多为家人、社会着想,找份合适的工作,不要再干伤天害理的事,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都匀监狱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从早到晚進行洗脑,把他从禁闭室抬出来,由两个包夹夹住他身体两侧,蒋凤鸣、王华川、沈志江、组长郑家军和各监区干警轮流在台上恶毒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大法,易思恒大声说“这全是假的,我不会看也不会听诬蔑我师父和法轮大法的图片和声音。”王华川当场要求把他拖進禁闭室并亲自把两手各铐在死人床上,郑家军用重镣给他戴上,在双脚上加两把铐子固定在两个铁钩上,寒冷的二月恶人把棉絮、被子全部拿掉,易思恒身上穿得很少,又绝食,后来他奄奄一息,睁开眼都很吃力了,双脚、鞋内被血水渗透了很深的痕迹,他仍不妥协,直到二十多天查体温、血压,脉都没有了,才抬出来。当他身体稍有恢复,到第五天,王华川、郑家军安排犯人们拿来大喇叭对着他的两耳,把头按住,找来转化材料,轮流大声读,由于他不配合,在干警孔凡勋安排下决定把他抬到医院楼梯口,里面没有窗户,阴暗潮湿,把被子拿掉,整个身体铐在床上,在两耳各放一个大音箱,唯一一道门的门缝都用纸堵上,王华川、刘书晃安排八个包夹轮番大声读其它转化文章,中间播放“同一首歌”和革命暴力歌曲。房间内声音大到震耳欲聋,一秒钟也呆不住,每隔六个小时问他一次。但易思恒平静而坚定的说:法轮功永远没有罪,绝对不配合转化,为了你们的未来,请不要助纣为虐。三天三夜的声音摧残、折磨,没有使他屈服、妥协,绝食加上不睡觉,他的身体到了随时都可能死亡的程度才抬出来,过后他的耳朵半年才有所恢复。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在监狱安排下,蒋凤鸣、王华川、左胜利、郑家军、钟山、王世军在专门成立迫害法轮功的四监区所有楼道上、四楼厕所上挂满了诬蔑法轮功创始人的彩色图片和文字,四监区是全监每月接受新犯入监学习和毒害众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监区,用“图文并茂”来洗脑新犯,达到让他们仇视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没妥协的法轮功全体学员绝食抗议,要求与干警交谈,要求无条件取下并销毁。易思恒和大家一起绝食,对左胜利、钟山说:你们是违犯国际人权公约,把法轮功创始人和他家人用图片進行恶毒人身攻击,这是知法犯法,将来要承担历史责任。左胜利、钟山说,那你们就去找共产党、江泽民,他叫取下我们就取下,易思恒为了抗议,一直绝食,恶警们为了想及早结束这一事件,决定为了摧毁他的意志,插管经常有意来回抽动,鲜血直流,拇指粗的橡胶管在鼻腔里被插断一根,经常超量灌自来水(水里有小虫子漂浮)。

在炎热的七月,易思恒一直坚持绝食,身体虚弱,大小便失禁,监区干警安排不准换床单、衣服,为了叫他吃饭,不要绝食,还把滚烫的菜、汤、饭倒的他满身满床都是,一年的绝食使他全身变得皮包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是没有任何办法能使他结束绝食抗议。监狱规定,不准洗脸、刷牙、刮胡子(约六寸长)、换衣服,迫使他妥协。但易思恒一直坚持甚么时候取下那些诬蔑的图片甚么时候停止绝食。

易思恒在监狱期间经常主动的关心周围犯人的家人和出狱后如何生活,叫大家要用真善忍做人。他的坚忍和毅力感化了许多人,他的言传身教也使很多人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甚至有犯人事后深深忏悔曾经对他的迫害。

易思恒被释放后,奄奄一息的他马上起身吃喝停止绝食,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全身器官都已经衰竭的他不到半个月就可以下床,身体很快就完全恢复正常,为了避免再次迫害,他背井离乡来到广州,重新参与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三件事的洪流中,靠着大法中修出来的慈悲善念,两年中劝退有缘人无数,也默默做了许多证实法的工作。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易在广州的住所突然被抄,人也被绑架,望认识易思恒的同修转告其家人,并协同来广州要人,参与绑架的有广州海珠区“六一零”,现在易思恒下落不明,请海内外善良的人关注易思恒的生命安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9/167351.html

2007-11-29: 流离失所在广州的大法弟子易正已被绑架
11月28日,有同修查找大法弟子易正易思恒)的近况。事实上,易正在9月下旬在广州被绑架。网上已经有他的相关报导。请仍不知情的同修相互转告,抓紧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9/167377.html

2007-11-27: 寻找广州大法弟子易正
广州大法弟子易正9月下旬以后,家人和朋友再也联系不到。如知其下落,请告诉他与其在广州的红姐联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7/167262.html

2007-11-07: 请重庆大法弟子帮助寻找小易家人
根据《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报导中有一条是:“贵州大法弟子易思恒在广州被绑架”,其实文中的易思恒实为重庆大法弟子,我们贵州同修对其个人情况所能知道的是:易思恒,重庆大法弟子,大家通常叫他小易,曾于98年从重庆带队到贵州参加纪念师父贵州传法五周年法会,又于2002-2005年间在贵州都匀监狱遭受过邪恶非常严重的迫害,2005年底流离失所到广州至今,并且易思恒这名字也可能是化名。

在此我们只能请求重庆大法弟子或其他认识易思恒的同修帮助,请你们转告易思恒家人,并协同到广州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7/166097.html

2007-11-01: 贵州大法弟子易思恒在广州被绑架
贵州大法弟子易思恒于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在广州被绑架,住所被抄。参与绑架的有广州海珠区61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165712.html

2006-09-25: 都匀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种种
一、酷刑(04年5月 — 9月)

都匀监狱的恶人为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使用各种酷刑手段折磨、殴打大法弟子,却邪恶的以各种“菜单”名称称之。

1. “夹心饼干”:罪犯1人用双肘猛击被害人的背部,用膝盖顶击其胸口,肘膝瞬间同时用。
2. “爆炒腰花”:罪犯2人或1人将被打人的手提起,用肘猛击腰肾处,轻者吐血。
3. “宫保鸡丁”:罪犯用手把被打人的下胯提起,然后用拳头猛击胸口。
4. “定心丸”:将被打人强行按背靠墙壁,用拳头猛击胸口。
5. “洗折耳根”:罪犯从被打人背后用双手大拇指掐耳根凹处,其馀四指环压脸上。
6. “敲核桃”:罪犯手握半拳,遍敲被打人头部。
7. “疏大筋”:罪犯用拳头或手肘、脚后跟猛击我大法弟子大腿(遍击)。
8. “炒猪肝”:罪犯用双肘猛击被打人背部。
9. “二合一”:用二名罪犯把被打人的手拉成“十”字形站立,然后前后各一名罪犯用脚蹬背部和胸口,人手少时专蹬背部腰际处。
10. “平射”:行凶罪犯用手拉被打人双手,强行按其背靠墙上,然后用脚猛蹬胸口。
11. “拔苗助长”:罪犯用两人拉住大法弟子的手,另一人平躺用一只脚勾住颈部,一只脚猛蹬胸口。
12. “吃大蒜”:用大拇指提下巴,用其馀四指和手掌压住嘴鼻不让呼吸。
13. “扎鸡翅”:用手铐铐住双手反吊在高低床上或平伸铐在1米九长的高低床上。

二、杂用手段(04年10月份 — 06年3月2日前)

1. 用胶木棍敲击膝盖处,间断性敲击,令其经常保持红肿。
2. 用开水、烟头烫皮肤、手臂或其它部位。
3. 一天从早到晚坐在小凳上不准动,动就被打。
4. 用多名罪犯轮流值班,干扰睡眠,不让睡觉。
5. 用手铐将双手铐在床上成“十”字形,把门窗全部关上,放造谣、诽谤大法的光碟,将电视机音量调到最大值。
6. 不让解大小便;或没有解完即强行拖回,造成肾病。
7. 电棍电击脸、脖,直到嗅到肉焦味。
8. 用电棍逼其脸紧贴在电视屏上看电视,只隔两公分。
9. 在大法弟子背部衣服上写打倒“×××”或大法师父,给大法弟子徐仕文制了一顶高尖纸帽,写上打倒“×××”或大法师父。
10. 在纸上写师父的名讳,趁其卧休时放在其鞋里,侮辱师父。
11. 生活上长期处于小禁闭状态,向门边走不能超过他们划的界线,二块地砖;向窗前须留三块地板砖,不准超过;克扣饭菜,不让吃饱;购物除洗漱用品,其它均不让购。(04年10月— 05年)
12. 用绳将脚在短休时吊在高低床上。
13. 刚一入监就遭到暴打,给一下马威。
14. 干警用威胁:“要转化,不转化,我们人民警察踩死你”等诸多语气,直接胁迫大法弟子。
15. 把门窗糊上白纸,外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为所欲为,或把门窗用布全部遮住。
16. 成立犯人转化班,采用各种低级下流的手段,强行、强制转化。
17. 大法弟子互相之间,见面不准说话。

三、两种恶毒手段

1. “噪音疗法”:将大法弟子手脚用手铐铐在床上,呈“大”字形,两耳边各放一个音箱,将音量调到最大值,也有用手提电话筒喊话,让罪犯在大法弟子耳边大叫。(受到此折磨的有:曹军、余鸿兵、易思恒)。

2. “细菌疗法”:特毒的某犯说大法弟子不会生病,把肺结核病犯吐的痰拌在饭菜里让你吃,看你生不生病。因长期处于禁闭状态,饭菜全有犯人操作,不确切知道做了没有,但有5人的确犯了肺结核。(他们是:王寿贵、周顺志、胡大礼、宋彬彬、杨秀敏)。

四、毒打

1. 2003年5月5日烧成监区长喻文林在王守明谈出不“转化”的原因后,就对其下身猛踩两脚,然后又拉到办公室用胶棍進行毒打,鼻青脸肿,最后迫其“转化”。
2. 2004年3月10日 — 4月8日:教育科科长王华川对大法弟子王美华進行“转化”未遂,恼羞成怒的扇了王美华5—6个耳光。

五、罪证(一)

1. 03年2月24日 — 4月5日共40天“转化”迫害前,即2月9日 — 24日,对藏冬生、朱星碧、包建伟采用毒打和不让睡觉的方式進行“转化”迫害达10多天。因遭到全体大法弟子抗议。大法弟子采用的方式:投监狱长信箱,或找干警谈。

2. 对李林五天五夜不让睡觉和辱骂的方式,又让8—9名犯人轮流值班。李林被迫无奈头撞墙壁住院,被其所谓“转化”。

3. 把易思恒用四副手铐一付脚镣铐在禁闭室的木板床上,把棉垫抽掉,易思恒绝食抗议,(王华川亲自给易思恒上手铐)。当时天气很冷,禁闭室长期都很阴冷、潮湿,经过20多天,全身冻瘫,眼珠都转不动,才抬回医院监区。

4. 03年8月 — 04年3月将大法弟子全部集中在一监区,因一监区犯人在干部怂恿下,打骂甚么都敢来,先后对王美华禁闭15天,严管3个月,张寿刚、藏冬生、朱星碧、莫琪、陈中权处于禁闭45天,林建15天,徐仕文两次(20多天)。

5. 2004年3月10日—4月8日,马天军、陈中权、王美华、藏冬生撕了诽谤大法的漫画,被副监区长钟山用电棍击打脸、脖子上烧出肉焦味来。被铐在床上成“十”字形,看诽谤大法的造假宣传录像带接近40天,马天军被关禁闭。

6. 2004年3月15日,徐仕文(20多天),张寿刚(61岁,7天),石登灵(7天),赵鄂川(6天),周恒元(40天),莫琪(4天),铐在床上呈“十”字形;强迫戴罪犯身份牌。

7. 03年5月—8月,石登灵被关禁闭70天。

8. 04年5月20日—9月20日,监狱组织、610“转化”迫害小组,喻文林任组长(此人极坏,很多毒招出自此人)给各监区定指标,只要结果,不管过程,各监区从犯人中抽出特毒的犯人成立强制“转化”迫害小组,尤其是四监区,三监区,烧成监区,装运监区犯人之间互相交流“经验”,抽出的犯人都是坐过二牢、三牢、四牢、五牢(注:二牢即進过二次监狱的人,以此类推)或者在社会打杀得凶的人,他们积累很多整人的毒招,因此出现前面所述一、二、三节的招法。监狱给这些罪犯好处:不让他们劳动;转化一个给一个单项记功,减刑三个月。各监区转化不了的调回四监区進行转化,因为四监区犯人都是从一监区400多人中抽出来的特毒人员。监区长郑家军、副监区长钟山更是心思极坏,毒计百出。

将大法弟子分在四个监区迫害,以四监区为主。一监区:马天军、杨茂军;二监区:汤润春、杜贵林;三监区:莫琪、王国珏、徐仕文,基建监区:郑刚、周顺忠,装运监区:陈中权、石登灵,制成监区:肖志非、赵鄂川、藏冬生,烧成监区:王美华、梅贵男;四监区:馀下全在四监区。

9. 从2004年10月—2006年3月2日前,逐渐的各监区没有被所谓的“转化”收回监区继续“转化”。尤其05年6月份开始对萧志非、马天军、杨茂军進行强行“转化”,利用余鸿兵、周匡坚等走向反面的人助纣为虐。在这期间出现了:

a: 9.11事件。8月2日八监的吴国忠(安顺人,71岁,恶警给的名字,可能是假名,请查实给予揭露)一星期后的9月11日被迫害,于凌晨4时被迫害致死。时任监区长的郑家军,干事应旭商量先抬到医院,然后吊上吊瓶,抬出监区。人都死了,为甚么还要伪装抢救,想掩盖甚么?据说垫褥上留有血迹。

b:8月2日当晚,新入监的王力猛遭到四~五名罪犯,用袜子堵住嘴進行毒打,鼻青脸肿。

c:李林、郑刚、王晓冬、王力猛、杨秀敏、姚俊京、刘述康、陈哲富等多次被打。

d:目前在二楼的死角上仍然对马天军、陈中权、萧志非、王力猛、汤润春、林毓忠等名新入监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萧志非8月份曾糊涂过,做过错事,现在又醒悟过来了。)

六、罪证(二)(2004年5月20日—9月)

1. 干警下令叫犯人毒打大法弟子。教育科干警文勇从04年5月25日至6月下旬对王美华“转化”未遂,气急败坏的给时任烧成监区罪犯记录员的犯人王乌朋下令: “整死他,收拾他”。于是犯人王乌朋猛煽王美华耳光,犯人熊千里用鞋底板抽打王美华,犯人李先友用膝盖顶其腰部,并将备用开水灌他,犯人柯星给监区建议用毒品摧毁他的意志,并用七名犯人轮流找他吹牛,不让他休息,不让他大小便,不让睡眠,被他们所谓的“转化”,身体患有肺上淋巴结核、左右胸腔结核、心脏心胞结核、背上腰椎结核。四个月下来,风都吹得倒。梅贵男遭到同样的待遇。

2. 王国珏被三监区犯人陈远龙、张世鸿、覃赵喜用酷刑(所谓“二合一、吃大蒜、敲核桃、洗折耳根、爆炒腰花”)加上杂用手段,从7月10日到7月底進行毒打。当王国珏解大小便时,三犯人把按在地上,用脚踩他的胸部和肚子。长时间不让他睡眠,被其所谓的“转化”。

3. 从7月底到九月初,徐仕文被三监区犯人陈远龙、张世鸿、覃赵喜毒打和迫害,被打吐血、吐饭、吐清水,绝食抗议。他们用筷子撬开嘴强行灌食,把嘴全撬烂,最后承受不住被其强行“转化”。并被三犯人把他们的生殖器放在嘴上、头上、脖子上,犯人说我们就是干警安排专门“转化”你们的克格勃。

4. 从5月20日由装运监区副监区长刘士民转化陈中权未遂。交由犯人陈远龙、张世鸿用菜单上招式和杂用手段進行转化。几天几夜不让合眼,罚面壁,睡眠2小时都用绳吊在高低床上,周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脚肿得和水桶一样大。

5. 石登灵被装运监区长于新忠安排毒打,坐着不让动,04年7月15日石登灵被打得浑身都是血,送進医院急救室進行抢救一个月。

6. 张寿刚(已61岁)5月22日被迫害住院,被包夹他年轻二十几岁的犯人毒打三个月。犯人向教育科副科长王建军反映,说他们人手少,只能这样。(四监区)

7. 黄磊在四监区被“包夹”罪犯用胶木棍敲击膝盖,造成长期红肿,不让睡眠,一个多月下来被其所谓“转化”。

8. 王晓冬在四监区从04年6月16日—05年农历新年前八个月时间被包夹他的罪犯,天天强迫他站在一块地板砖上不准动,直到凌晨2、3、4点不等。曾经晕死过去,被用冷水泼醒。冬天逼他三天洗一次澡,先用热水烫他,又用冷水冲,冲完肥皂沫,准备穿衣服时,又给他抹上肥皂,反覆的折磨他,回到号室,把所有的窗户全部打开,地板浇上冷水,用电风扇扇他,并经常往他嘴里放屁。

9. 莫琪被手铐双手反吊在高低床上,杜贵林被手平伸直铐在1米九长的床上。唐太国遭到干警王世军和犯人一起毒打。

七、检察院住监检察科与都匀监狱同流合污

当大法弟子写信投诉监狱长信箱、检察院信箱、法院信箱,某科长找某大法弟子谈话时说:要想看到民主,等他死了以后。他们不光不管,反而与都匀监狱一鼻孔出气,致使王华川说:“你们造成了重大的国际影响,就该打死”。四监区副监区长钟山说:“你们告吧,告出个副监区长来。”等诸多不一一叙述的狂妄之词。

时任教育科科长的王华川在第一次实施毒打被曝光时,在大会上说:“都匀监狱被污蔑迫害法轮功,同时竟敢大言不惭的说:‘要和法轮功斗争到底’”狂妄至极。在他的主导下,对大法弟子实施了多种办法的打压,几乎该用的都用了。“龙在神州”来采访,邀请都匀地区各单位進行参观。我走之前,他们主要是在二楼的死角上進行迫害,采用的手段有干扰睡眠、长期不让睡觉或坐老虎凳迫害。因2月13日恶党司法部下达了六条禁令,二楼目前有9人,4楼11人,其馀被所谓“转化”的集中在三楼。

目前他们在死角上修房子,看到“苏家屯”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事件后,我想起来,这之前就有包夹犯人说要从北方转来法轮功弟子到都匀监狱来,所以我把都匀监狱平面粗略的画出来。恶人王华川现任四监区长,钟山任副监区长。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5/138626.html

2006-05-04: 贵州都匀监狱把法轮功学员移至全封闭式新监区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4/126822.html

2006-02-03: 一个“包夹”人员的忏悔
02 年9月10日易思恒从二监区调入医院监区,由我包夹,带他到监区书记、监区长刘书晃办公室,要求呼报告,他不呼,还说法轮功没有犯罪,更不是罪犯,监区长就骂他们老师如何到美国、甚么教,易思恒说我们老师是合法的美国居民,那里有他的家庭,应该住在那里。在我的非法、没通过开庭的判决书上也没有说法轮功是甚么教,那只是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的谎言、诬陷我们的师父和法轮大法,请你尊重我们师父的人格,多看一下法轮功书上写了些甚么,多了解真修的法轮功学员做了些甚么,这样对你是有好处的。他们没有说服易思恒,狱政科长沈志江、王华川要求关禁闭(理由是不认罪、不服从管教、指责国家领导人),从监管监区调来五个犯人,在床的四个角钉上铁钩,把他按在床上,戴上沉重的脚镣,把两脚各固定在两个铁钩上,两手各铐在铁钩上,上面用大灯泡直射眼睛,全身不能动弹,两位科长要求我们在外面守着,大小便也不要管,要让他认识到监狱是在党领导下的暴力机关,直到他低头认罪才打开。

这时的易思恒已经绝食抗议到第五天,由狱医强制野蛮灌食,他不配合就用药物使他失去知觉,铐在死人床上的易思恒对周围值班的干警和犯人讲法轮功如何要求做好人、如何遭受迫害,使我们对他产生了同情心,残酷的折磨使他身体虚弱到了生命危险的地步,仍不认 “错”,只好抬出来由两人包夹。当我们提出了电视、报纸上说法轮功如何如何,他用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和其他在押法轮功学员的方方面面例子消除了我们对法轮功的疑惑和猜测。他走到哪里就叫哪里的犯人要好好劳动,出狱后多为家人、社会着想,找份合适的工作,不要再干伤天害理的事,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每天学习,必看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11月一个礼拜六的晚上,焦点访谈说法轮功如何不好时,易思恒当着全监区看电视的犯人说:这全是谎言、诬陷,没有一个是真实的,请不要相信,有人告到管教那里,管教规定他以后不让看电视、不让和任何人说话,下楼上厕所也要跟着。他就多次找到管教:这一切人最基本的权利被剥夺,我是不会接受和遵守的,又再一次关禁闭,直到农历过年的下午才放出。初一的早上,他又不跟规定,与人说话讲法轮功好,被值班干警宗所长通过刘书晃的决定拖到禁闭室,易思恒又绝食抗议到一个月,不能行走。

03年3月5日都匀监狱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从早到晚進行洗脑、转化,把他从禁闭室抬出来,由两位包夹夹住他身体两侧,蒋凤鸣、王华川、沈志江、组长郑家军和各监区干警轮流在台上恶毒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大法,易思恒大声说“这全是假的,我不会看也不会听诬蔑我师父和法轮大法的图片和声音”。王华川当场要求把他拖進禁闭室并亲自把两手各铐在死人床上,郑家军用重镣给他戴上,在双脚上加两把铐子固定在两个铁钩上,寒冷的二月把棉絮、被子全部拿掉,身上穿得很少,又绝食,我每天陪着狱医灌食,看到他已经奄奄一息,睁开眼都很吃力了,双脚、鞋内被血水渗透了很深的痕迹,他仍不妥协,直到20多天查体温、血压,脉都没有了,才抬出来。当他身体稍有恢复,到第五天,王华川、郑家军安排我们拿来大喇叭对着他的两耳,把头按住,找来转化材料,轮流大声读,由于他不配合,在干警孔凡勋安排下决定把他抬到医院楼梯口,里面没有窗户,阴暗潮湿,把被子拿掉,整个身体铐在床上,在两耳各放一个大音箱,唯一一道门的门缝都用纸堵上,王华川、刘书晃安排八个包夹轮番大声读其它转化文章,中间播放“同一首歌”和革命暴力歌曲。每隔6个小时问他一次。当我走進去,感觉震耳欲聋,一秒钟也呆不住,我就急迫的问他,你认不认罪?配不配合转化?易思恒平静而坚定的说:法轮功永远没有罪,绝对不配合转化,为了你们的未来,请不要助纣为虐。当时我内心震动了,我就私下建议说如果管教在就应付一下。三天三夜的声音摧残、折磨,没有使他屈服、妥协,绝食加上不睡觉,脸色很苍白,身体到了随时都可能死亡的程度才抬出来,过后他的耳朵半年才有所恢复,我无地自容,难以面对。他就经常主动的关心起我的家人和出狱后如何生活,叫我要用真善忍做人。

经过一个月毫无人性、野蛮的洗脑和转化,监狱决定在全监召开所谓的“揭批、帮教”大会,一些在野蛮高压之下暂时妥协的学员上台发言。为了让易思恒听到,又怕他喊法轮大法好,王华川、刘书晃安排八位犯人守在身边,如果他喊就用被子把他捂住,打昏,不能让他搅乱整个大会。临晚上开会前刘书晃说把窗户、门关严,不能让他听到一点声音,犯人和刘书晃在身边不停的施加压力。

04年3月11日在监狱安排下,蒋凤鸣、王华川、左胜利、郑家军、钟山、王世军在专门成立迫害法轮功的四监区所有楼道上、四楼厕所上挂满了诬蔑法轮功创始人和他家庭及法轮大法的彩色图片和文字,四监区是全监每月接受新犯入监学习和毒害众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监区,用“图文并茂”来洗脑新犯,达到让他们仇视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没妥协的法轮功全体学员绝食抗议,要求与干警交谈,要求无条件取下并销毁。易思恒和大家一起绝食,对左胜利、钟山说:你们是违犯国际人权公约,把法轮功创始人和他家人用图片進行恶毒人身攻击,这是知法犯法,将来要承担历史责任。左胜利、钟山说,那你们就去找共产党、江泽民,他叫取下我们就取下,易思恒为了抗议,一直绝食,他们为了想及早结束这一事件,决定为了摧毁他的意志,插管经常有意来回抽动,鲜血直流,拇指粗的橡胶管在鼻腔里被插断一根,经常超量灌自来水(水里有小虫子漂浮)。

监狱安排钟山到河北保定监狱、北京监狱及北方关押法轮功的其它监狱進行实地学习、取经,王世军到重庆渝州监狱学习、取经近一个月,回来后召开如何转化、包夹法轮功学员的秘密会议,要求在肉体上進行摧残、折磨,连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也可以禁绝,比如不让大小便等。转化一个,记功(含减刑、物质经济奖励)一次,但不能像其它监区那样张贴、公布。王世军说,渝州监狱的硬件设施是按法国式的修建的,那里关押的学员有三四百人,从入监到出监都在密封式的关押中,连吃饭、上厕所都在同一处,根本无法和外界有任何接触;12个人包夹一个学员,有专门的干警负责,转化一个奖励5000——10000元,包夹的奖励、减刑一定兑现。虽然我们都匀监狱在硬件设备上暂时还差一些,但是新监区已经快竣工,将有上千间的监房可以达到那种标准。如果谁将我们今天的内部会议泄漏出去,就将取消一切奖励、减刑,進行加刑处理。

在炎热的七月,易思恒一直坚持绝食,身体虚弱,大小便失禁,监区干警安排不准换床单、衣服,为了叫他吃饭,不要绝食,还把滚烫的菜、汤、饭倒得他满身满床都是,一年的绝食使他全身变得皮包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是没有任何办法能使他结束绝食抗议。监狱规定,不准洗脸、刷牙、刮胡子(约6寸长)、换衣服,迫使他妥协。但易思恒一直坚持甚么时候取下那些诬蔑的图片甚么时候停止绝食。当我减刑出狱时,易思恒已经绝食了22个月,仍在坚持。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3/120034.html

2004-07-02: 贵州省都匀监狱,2004年5月20日左右在监狱内贴有污衊大法、污衊大法师父的文章,有位大法弟子将其撕下,邪恶之徒進行疯狂的报复行动,将关押在都匀监狱的50多位大法弟子全部24小时的吊铐起来。
被非法关押在贵州省都匀监狱的大法弟子易思恒(男),36岁,大学文化,是重庆市大法弟子。现仍然在绝食抗议中,已经很虚弱了,他的生命正在受到严重的威胁。对于他的生死,监狱管理人员从上到下根本没人过问。

易思恒从2002年初被非法关押以来,受尽各种酷刑,睡死人床20馀日。恶警气急败坏地将他关進很小的房子里铐住,在他两耳旁各放一个很大的音箱,强行让他听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音,而且是把门窗全部关上,甚至把门窗缝隙全部用纸堵住,整整三天三夜。易思恒为了抗议对他的迫害,在那里已经绝食抗议数次,每次都被野蛮灌食。现已生命垂危。

2004-04-15: 易思恒,男,36岁,大学文化,是重庆市大法弟子。2002年初在贵州省贵阳市发放真像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被贵阳市公安局一处抓捕,现被非法判刑关押在贵州省都匀市剑江水泥厂监狱,受尽各种酷刑。
在寒冷的二月,易思恒被睡死人床(把手、脚大字型铐在床上,身上穿得很少,不盖被子)20多天,直到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眼皮都抬不起来,己经到了死亡的边缘,才被抬去救治。易思恒身体有点好转,恶警又对他進行残酷迫害。因为他始终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宇宙大法,对邪恶之徒从不妥协。

2003年以来都匀监狱的邪恶之徒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進行长期洗脑。在长期的迫害中,易思恒当时已不能行走,狱警强行叫人把他抬去看电视,他正视恶人,说:我不看诬蔑大法,诬蔑我师父的电视!恶警气急败坏地将他关進很小的房子_,把他铐住,在他两耳旁各放一个很大的音箱,强行让他听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音,而且是把门窗全部关上,更可恶的是还把门窗的缝隙全部用纸堵住,整整三天三夜。

易思恒为了抗议对他的迫害,据说在那_已经绝食三、四次,每次恶警都对他野蛮地灌食(每次用管子插入鼻孔灌進两碗米汤)。从有关人员口中得知,他最后一次绝食是从2003年8月1日开始,到年底已经绝食了几个月,还仍然坚持绝食。在都匀监狱_易思恒是被迫害得最严重的大法弟子,这在都匀监狱众所周知重庆市。

易思恒现在生死未卜,以上还只是透露出来的部份消息。

广州 海珠区(昔称河南区)联系资料(区号: 20)

2021-05-24: 曝光恶告人:
练家伟,广州万联顾问有限公司,出生日期一九九零年十一月七日,家庭住址:广州市海珠区迎祥坊六号三百零一房,手机15920403336
吴子升,广州地铁值班员,出生日期一九八五年二月十七日,手机13580585599

2021-04-18: 1、新港派出所
胡建华,所长, 18028612800
黄嘉涛,副所长,13809773351
吴宇兰,副所长,负责中大社区 13622882280

2、海珠区公安分局
局长叶芳,13609034897
政委吕东宁,13312860121
纪委书记张新,13602812515分管法制大队
副局长梁森,13802746235分管预审大队
副局长丁文,13922156686负责新港派出所
副局长谢惠敏,分管看守所,13316068528
法制大队副大队长,刘瑞华,13928817187
预审大队副大队长,黄超坤 13926044994
国保大队
路志远 13161067778 赵东方 13416235056 许晓云 13600092908
林少高 13570513420 区永祥 18922187844 侯茵仪 13416135136
郭忠诚 18927861338 张贵州 13602763789 高林广 13609783531
曾辉洲 13822259983 刘俊颖 13719000048 何惠涛 18620182002
陆维杰 13711664400 李景章 13922756828 黄曜文 13822213300
岑铭刚 13104895228 朱富来 13316068518 庄任强 13924133990
黎国 13763376033 卓创海 13826155110 赖伟 13609728741
黎振轩 13600007220 莫家熙 18520333617 高云峰 13728015364

3、新港街道
办公室020-34296599
监察室020-3195616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0)

2007-11-29: 广东省“六一零”系统
张圣钦:广东省委610办公室主任(省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任)、广东省政法委秘书长。是省委省政府主要执行迫害的人员。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缉。地址:广东省政法委:合群三马路510080,87185300
吕晓:广东省委610办公室副主任。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缉。地址:广东省委:合群二马路510080,87186666
梁础石:广东省委610办公室副主任、省直机关党工委负责人。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缉。地址:广东省委:合群二马路510080,87186666
郭铁鹰:广东省委610办(综治办)副主任,广东省公安厅国保局政委、副厅长。 住址:广州竹丝岗74号10楼。
李琼扬 省直机关610头子(很邪恶)(住:天河区东莞庄路112号天一广场510610)
广东省 610办公室:(020)87185466:
广东省司法厅 610办公室:(020)83118040(举报)
广州市、区610名单:
1)广州610办公室:广州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法政路30号510045  83104643)总机83116688 转610办公室 或直拨:83193123,83377877,83104657
李晓胜(市综治办主任)
张庆生:广州610办公室科长,020-61382058
市公安局政法委书记郑国强:(020)83116001(办),020-83118001宅
广州市政法委:书记办公室:(020)83104601(020)83116507,(020)83104621
研究室:(020)83116508,(020)83104646 综治办:(020)83104647
张桂芳:市政法委书记(广州市政法委:法政路30号510045 83104643)
陈蔚霖(市委政法委副书记) (广州市政法委:法政路30号510045 83104643)
广州市天河区公安分局国安特务
天河区委、天河区政府:天河区天府路1号2号楼 (510655) 总机:38622222、38622114天河区综治办:38622193、38622196 许主任 020-85650336、85686694; 罗主任(女)、天河区610:陈长毅(原天河洗脑班的副校长)(住:天河区东莞庄路112号天一广场),曾文昌科长(原天河洗脑班的校长)
天河区公安分局610办公室:82321185; 成文虎、李建辉(女)、吕海
地址:天河区瘦狗岭路613号
天河分局“610办公室”的小头目 徐青松(现在610办为遮人耳目,已更名为内保科)
早期,政保科头目、天河区610,郝少明最为邪恶,整“黑材料”陷害法轮功,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
五山街办事处:天河瘦狗岭路 510220,85287596 87641408主管610,谢梅兴,上了“恶人榜”
天河兴华街街道办:粤垦路165号   邮编510610,88301418 87226889综治办主任:程地(参与害死大法弟子罗织湘的恶人)上了“恶人榜”
兴华街“610”办公室:闫嘉:13802747594
石牌街610苑晓泳


广州市天河区兴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    广州市同福中路368号

海珠区新□派出所      广州市敦和路223号
海珠区赤岗派出所      广州市滨江东路883号
海珠区凤阳街派出所     广州市泰沙路63号
海珠区新港街派出所     广州市新港西142号5幢
海珠区江南中街派出所    广州市紫金大街88号
海珠区滨江街派出所     广州市滨江中路远安新街逸民里11号
海珠区素社街派出所     广州市素社一巷18号
海珠区海幢街派出所     广州市同庆三街8号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