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7-0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大连 金普新区(金州区,金州新区,金州开发区) >> 苗玉环, 女, 49

苗玉环
大连市中学教师苗玉环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刚两岁的女儿张净莲只好被放到姥姥家。
个人情况: 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123中学高级音乐教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大连金州登沙河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4-1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军 苗玉环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10-25:  曾惨遭迫害 大连教师张军又被关押三月余
大连市123中学教师张军、苗玉环夫妇,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被绑架,当天下午六点左右苗玉环回家。张军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大连金州看守所。七月二十二日张军被金州检察院以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名非法逮捕,现已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了。

七月十五日接近中午时,有一个女人敲张军家门,自称是社区走访,苗玉环在家中没给开门,此时就听见外边有人用钥匙插入锁孔来回转动,但没有扭开。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张军从外边回家说了几句话就下楼了,出楼门就被大约二十多便衣围堵(目击者说),这时苗玉环下楼也被一起逼上黑色大面包车上,直接拉到登沙河派出所。

下午,张军的邻居被派出所警察问话,问:张军家的“福”字什么时候贴的?张军、苗玉环夫妇有没有给你们讲过真相?给过什么材料等。

在派出所,一便衣拿手机中的照片,问苗玉环,这是不是你家门上的“福”字?指着另一张照片,是七月十四日在学校被区政法委约见时的一个场面,问:这是不是你?张军、苗玉环夫妇被劫持在派出所的同时,另有三人在张军家抄家并拍摄,他们搜走笔记本电脑、手机等私人物品。

八月二日上午,张军家人去登沙河派出所要东西,他们只归还了一部份东西,还有的没有归还。家人问警察李晋:张军的近况及关押时间?他这才把金州检察院批捕的判决书拿给家人看,而判决书上面的日期是七月二十二日,他说没有张军家人的电话,联系不上。张军家人想把判决书拍照下来,李晋就是不让拍,他拿着厚厚的一摞A4纸打印的文件,只叫你看他允许你看的内容,其它内容他都不让看。

张军、苗玉环夫妻俩人今年都是49岁,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人,在大连市123中学工作。张军是体育教师,妻子苗玉环是高级音乐教师。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他们夫妻曾经三次被绑架,十几次被区政法委、教育局、登沙河派出所骚扰,被金普新区教委迫害扣发工资。如今,张军又被非法批捕,遭受了人们难以想象的身心迫害。

一、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

邻居都说张军、苗玉环夫妇两人都是好人,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张军、苗玉环夫妇都有求必应,邻居都爱找他们帮忙。一次,邻居上班走时忘记关水龙头了,当来水时听到哗哗水流声,张军立即打电话给邻居并开车到邻居单位给她接回来。生活中张军、苗玉环夫妇助人为乐的事很多,因为是大法真善忍教他们这样做的。

张军、苗玉环夫妇是一九九九年以前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他们都很年轻,又有学识,但他们本着对生命真正意义的寻求,走进大法修炼中来,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苗玉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就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修炼后更是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在单位和邻里口碑极佳。修炼前苗玉环由于念书时得了胃疼病,嘴唇经常烂,有时烂的洞儿挺大,疼得不敢张嘴吃东西,脚跟还长鸡眼,走路一踩脚就疼。修炼后,这些毛病不知什么时候都好了,张军修炼前抽烟喝酒,修炼后既不抽也不喝了。

三、苗玉环被劫持为人质、遭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张军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被非法劳教三年。新婚刚半年的苗玉环在家苦苦地等了三年,其间有的亲戚和朋友劝她离婚改嫁,她只是笑着摇摇头。她知道,丈夫张军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他是一位正直、善良的好人。每逢过年过节,她都买些东西去看望公公和婆婆,尽儿媳的孝道。

张军曾是123中学的会计,出劳教所后,虽回学校上班,但被安排在学校后勤锅炉房里蒸饭。回来将近一年里,登沙河镇政府的白桂荣,宋福金等人不断地来进行骚扰,要求张军“转化”,写放弃修炼的“四书”。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左右,登沙河镇政府的司法助理宋福金领着一伙人,开着政府的面包车,在教师正常工作期间,直接闯进大连123中学的蒸饭锅炉房里,手拽张军胳膊企图绑架张军,张军正念走脱。宋福金等人不甘心,打电话给派出所,派出所副所长牟宝舰领人开警车到学校搜寻,宋福金等人的所作所为,严重干扰了一个公民正常生活和工作。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大连市国保大队伙同金州区国保大队、亮甲店派出所、登沙河派出所警察,闯到登沙河镇123中学预谋绑架张军,未得逞,警察随后绑架了在同一所学校工作的苗玉环作为人质,后被教养一年。张军被迫流离失所。

在派出所恶警非法审讯期间,苗玉环被电棍电,被国保用鞋底打脸,往她的脸上扔烟头儿,当时在场的有好几个人,有使劲揪她头发的、掰她手指的,另有人握她手逼迫签字的。

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苗玉环家属到金州国保要人,副大队长毕克风对家属说赶快叫张军到案,别拖得时间太长,否则对苗玉环不利。家属问苗玉环到底是犯法了还是人质,他只是说快点叫张军来就完了。带人到123中学抓苗玉环的就是此人。

苗玉环被非法劳教一年,关到马三家劳教所。

当时孩子净莲只有两周岁,小小年纪就承受着和父母分离的痛苦,后来跟患病的爷爷、奶奶住在一起,整天想爸爸、妈妈,经常闹病。一年后,孩子见到苗玉环都不认识了,还告诉苗玉环:我妈妈过几天就回来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下午一点左右,四个警察鬼鬼祟祟地在张军干活附近的地方蹓跶。后来他们进屋问张军哪去了,没找到张军后告诉张军的同事别告诉张军他们来过。

四、多次被骚扰、夫妻双双被绑架

苗玉环从马三家教养院黑窝出来不久,登沙河镇派出所姓邵的副所长,到处打听张军和苗玉环的手机号码及家里是否有电脑、是否上网等。

有一次苗玉环正在学校上课,一警察拿着相机(未经同意)在走廊窗上对着苗玉环拍照。还有一次两个穿着便衣的男子来到学校找苗玉环苗玉环也不认识他们。还有的是通过学校领导打听张军、苗玉环怎么样。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中午,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派出所副所长姓何领了五、六个警察闯到大连市123中学校门口堵住法轮功学员张军,叫张军到派出所,说国保有话要问,张军没配合他们。当日下午到晚上,张军家门口一直有便衣蹲坑。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五点左右,大连市金州新区登沙河镇派出所警察和南关村村委会会计兼治保主任王涛等六人到法轮功学员张军家敲门骚扰,其中两人穿警服,其余穿便衣,当时家中无人。这些人有在走廊里,有在楼外走动,一直到很晚才走。

同时一辆白色吉普车缓行在张军岳母家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人透过大门缝往家里看,随后又上到白色吉普车上离开。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日早六点半,几个金州国保和金州分局的警察在张军、苗玉环家门口、楼道里堵截,当张军、苗玉环出门上班时,把两人绑架。几个警察趁机进入家中,非法抄家,一共抄走了几本光盘,几本大法书,两本手抄的大法书,一台笔记本,两张画报,一张年历,几个小广播,几本和大法有关内容的书,后下楼去仓房,不知道打没打开。

张军被送往金普新区登沙河镇派出所非法关押, 四日被送往大连看守所,体检不合格,当天回家。妻子也回家。

五、金普新区教委迫害本系统内学法轮功的教师

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中午,金普新区教委党办主任钟芳枝,带着两个人,到大连市123中学传达教委最新迫害政策。下午大连市123中学校领导班子,分别找法轮功学员张军和苗玉环传达教委最新迫害政策。

校长孙鹏飞说,这是延续今年七月份教委迫害政策,现在又变了。如不签“四书”,即日起停止一切教学活动,参加学校组织的劳动改造和政治思想学习,要有笔记和思想汇报,下周二还不签字,将停发工资。金普新区教委现在还有三名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大连市123中学有两名,开发区1中有一名。

张军和苗玉环是大连市123中学的在编教师,因教育系统对法轮功学员“清零”一直拒签“四书”已被停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至二零二一年六月)八个月工资 。张军对孙校长说:因信仰问题停发工资本身就是违法的,不再续聘更是没有道理,你执行上面的口头政策又没有文件,将来你就得给他们背锅。孙校长说,他校长还得干,没办法。

二零二零年在金普新区政法委的压力下,金普新区教育局伙同金普新区财政局停发了大连市123中学张军和苗玉环两位教师十一月份和十二月份两个月的工资,并威胁说:年底再不妥协将开除公职。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周二上午,张军、苗玉环在大连市金普新区教育和文化旅游局一楼,被局长吴建昌、副局长宫学莉等人约见,同时有摄像机拍摄。

四月二十三日周五,张军家中无人,邻居告诉他说,有两人在敲他家的门。

五月十一日周二,在大连市123中学二楼,被金普新区政法委一男领导,还有一女的,教育局副局长宫学莉,还有几位学校领导约见,同时有摄像机拍摄。

二零二一年六月,大连市123中学校长孙鹏飞找本单位教师张军谈话,说今年教师晋级和聘用他已请示局里,局里请示上面,人力社会保障局回话说,工资都停了,还晋什么级。因此学校对这次晋级和聘用不给盖章和签字。

自二零二零年十一月起,金普新区教育和文化旅游局协同123中学校领导违反《劳动法》停发张军夫妇工资至今已近一年。张军的妻子两次找校领导解决工资的问题,遭到学校领导的拒绝。张军曾对孙校长说,因信仰问题停发工资本身就是违法的,不再续聘更是没有道理,你没有文件执行上面的口头政策,将来你就得给他们背锅。孙校长说,他校长还得干,没办法。

六、约见、绑架关押

七月十四日周三上午,在大连市123中学三楼,张军、苗玉环被市政法委一名五十岁左右男子,两名女的约见,另外有区政法委一女的(五月十一日来过),教育局一男子,登沙河派出所警察赵相政也同时来到学校三楼。

七月十五日,张军、苗玉环夫妇被绑架,当天下午六点左右苗玉环回家。张军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大连金州看守所。

张军被非法关押,遭受牢狱之苦。妻子苗玉环独自承担家庭的负担,上有老人需要照顾、下有孩子在上中学,没有了生活来源,生活十分拮据。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25/曾惨遭迫害-大连教师张军又被关押三月余-432866.html

2021-07-29: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军被非法关押到金州看守所的补充情况
7月15日,辽宁省大连市123中学教师张军、苗玉环夫妇被绑架。

当天下午,苗玉环被放回,张军被非法关押在大连金州看守所刑事拘留。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9/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28847.html#21728234956-1

2021-07-25: 大连市善良教师张军被非法关押入看守所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辽宁省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教师张军、苗玉环夫妇被绑架,当天下午,苗玉环被放回,张军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大连金州看守所。

七月十四日周三上午,在大连市一二三中学三楼,张军、苗玉环被市政法委一名五十岁左右男子,两名女的“约见”,另外有区政法委一女的(五月十一日来过),教育局一男子,登沙河派出所警察赵相政也同时来到学校三楼。

七月十五日接近中午时,有一女的敲张军家门,自称是社区走访,家中没给开门,此时就听见外边有人用钥匙插入锁孔来回转动,但没有扭开。过了大约二十来分钟,张军从外边回家,说了几句话就下楼,出楼门就被大约二十多便衣围堵(目击者说),这时苗玉环下楼也被一起逼上黑色大面包车上,直接拉到登沙河派出所。

下午,张军的邻居被派出所人问话,问他们张军家的福字什么时候贴的,张军、苗玉环夫妇有没有给他们讲过真相,给过什么材料等。在派出所,一便衣拿手机的照片问苗玉环,这是不是你家门上的福字,指着另一张照片是七月十四日在学校被区政法委接见时的一个画面问这是不是你?

张军、苗玉环夫妇被劫持在派出所的同时,另有三个人非法在张军家抄家并拍摄,抢劫走笔记本电脑、手机、吊坠、相关手抄东西等。七月十五日下午约三点来钟,张军给妈妈打电话劝说妈妈别上火,自己正被送往金州三里看守所刑事拘留的路上。当天下午约六点来钟,苗玉环回家。

张军、苗玉环,49岁,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人,大连市一二三中学的在编教师。张军、苗玉环夫妇九九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苗玉环由于念书时得了胃疼病,嘴唇经常烂,有时烂的洞儿挺大,疼的不敢张嘴吃东西,脚跟还长鸡眼,走路一踩脚就疼。修炼后,这些毛病不知什么时候都好了。张军修炼前抽烟喝酒,修炼后既不抽也不喝了。

邻居都说张军、苗玉环夫妇两人都是好人,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张军、苗玉环夫妇都有求必应,邻居都爱找他们帮忙。一次,邻居上班走时忘记关水龙头了,当来水时听到哗哗水流声,张军立即打电话给邻居并开车到邻居单位给她接回来。生活中张军、苗玉环夫妇助人为乐的事儿太多了,不一一赘述。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日早六点半,金州国保和金州分局的几个警察非法闯入张军、苗玉环家中,他们先等在楼道里,后张军下楼时,和他们理论起来。后夫妻俩人被非法带走。几个警察趁机进入家中,非法抄家,一共抄走了几本光盘,几本大法书,两本手抄的大法书,一台笔记本,两张画报,一张年历,几个小广播,几本和大法有关内容的书。张军被劫持往金普新区登沙河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当天晚上,被非法行政拘留十天。四日,张军被送往大连看守所,体检不合格,当天回家。妻子也回家。

二零二零年在金普新区政法委的压力下,金普新区教育局伙同金普新区财政局已经停发了大连市一二三中学张军和苗玉环两位教师11月和12月两个月的工资,并威胁说年底再不妥协将开除公职。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周二上午,张军在大连市金普新区教育和文化旅游局一楼,被局长吴建昌,副局长宫学莉等人约见,同时有摄像机拍摄。五月十一日周二,在大连市一二三中学二楼,被金普新区政法委一男领导,还有一女的,教育局副局长宫学莉,还有几位学校领导约见,同时有摄像机拍摄。

二零二一年六月,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校长孙鹏飞找本单位教师张军谈话,说今年教师晋级和聘用他已请示局里,局里请示上面,人力社会保障局回话说,工资都停了,还晋什么级。因此学校对这次晋级和聘用不给盖章和签字。

大连教育系统搞“清零”迫害,张军和苗玉环一直拒签“四书”,已被停发8个月工资。张军对孙校长说,因信仰问题停发工资本身就是违法的,不再续聘更是没有道理,你没有文件执行上面的口头政策,将来你就得给他们背锅。孙校长说,他校长还得干,没办法。

曾遭惨无人道迫害

九九年大法被迫害,二零零零年张军因进京上访被劳教三年,在大连市教养院更是经历了震惊世界的“三?一九”迫害事件。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在大连教养院副院长张宝林亲自指挥下,救护车载着氧气袋一辆辆地开到了院子里,警察乔威、小王军、景殿科、朱凤山、孙健领了一群“恶犯”拿着电棍对非法关押在大连市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过筛子式的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被拖到走廊里迫害,电棍、胶皮棒不断地打在学员的身上。八大队的楼道里弥漫着烧焦皮肤的味道,嘈杂声,恶人们疯狂的叫嚣声,电棍噼里啪啦的放电声以及法轮功学员在万伏强电压电击下痛苦的喊叫、呻吟声混成一片,整个大楼充满着恐怖、暴虐和屠戮的气氛。

疯狂的迫害又持续到下午五点多钟,不少学员被强制“转化”了,天也渐渐黑了,但恶警们还未停手,继续疯狂迫害。盗窃犯矫波对被铐在走廊里的法轮功学员张军说,“下一个收拾的就是你”,恶警小王军狂吼道:“张军,转不转化?”张军说道:“我不转化”。张军的手和法轮功学员刘宗姚铐在一起。手已经被铐的没有了知觉。他当时只有一念死都不能“转化”,他想需要用自己的生命制止这场疯狂的迫害。在恶犯矫波拉张军进中队部的时候,张军一个俯冲撞到走廊暖气片上,头马上血流如注,鼻梁撞塌了,不省人事,地上一滩血,当时恶警打手们一看死人了,也慌了。警察小王军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死人了,死人了,停手!”恶警们停下手来。恶警恶犯们用军大衣把张军裹起来,把张军送到教养院卫生队,卫生队说处理不了,赶快送医院去。教养院八大队一个头目说,晚上张军不论出现什么情况,不管生死,晚上一定要回来,全都要回来。张军被送到大连市春柳中心医院,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头部缝了十多针。当天晚上,张军被送回来,被送到四楼的库房,放到床上两手一铐。当张军苏醒过来,一个警察假惺惺地走过来说,“怎么这样式的,张军,有什么想不开的。”张军说:“让你们逼的!”(编者语:大法要求法轮功修炼者是不能自杀的,在当时疯狂迫害的情况下,有的法轮功学员确实存在对大法理解不成熟的一面,但这也从另一面反映出当时迫害的残酷。)在仓库里,张军头缠纱布正躺在床上,手被铐着;曲辉脊柱被打断,躺在地上;王智勇被打的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殷延军、高峰、张福明、柳宗姚、张锡明、郑巍、腾志周、李吉胜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手铐连手铐铐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大圏。这里的每个法轮功学员因不妥协都惨遭毒打,遍体鳞伤。

三?一九迫害事件,直接造成了几名法轮功学员死亡,多人伤残,几百人受伤,教养院警察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叫嚣,“江泽民说打死白死!打死你们不犯法。”

张军曾是一二三中学的会计,出狱后,虽回学校上班,但被安排在学校后勤锅炉房里蒸饭。回来这将近一年里,登沙河镇政府的白桂荣、宋福金等人不断地来进行骚扰,要求张军“转化”,写放弃修炼的“四书”。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左右,登沙河镇政府的司法助理宋福金领着一伙人,开着政府的面包车在教师正常工作期间直闯进大连一二三中学的蒸饭锅炉房里,手拽张军胳膊企图绑架张军,张军正念走脱。宋福金等人不甘心,打电话给派出所,派出所副所长牟宝舰领人开警车到学校搜寻,宋福金等人的所作所为,严重干扰了公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10点左右,大连金州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毕克风、吕志强一伙又来到大连市123中学绑架教师张军,没找到张军便绑架了张军的妻子苗玉环。随后他们用苗玉环身上的钥匙抄了她家,具体拿走什么不详。在亮甲店派出所苗玉环家属问吕志强为什么抓人,旁边一个戴眼镜的警察说张军真不是爷们,他来了他媳妇不就回去了吗?家属一听这不是绑架人质吗?气愤地说过去听说国民党只抓共产党不抓老百姓,现在不都反过来吗?他们都不吭声。苗玉环十二月三十日被亮甲店警察吕志强等人送到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当时,他们的孩子只有两岁。

“尊师重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古人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人们对教师的敬重,不只在于其对学业的传授,更在于其对道德的传授,从小了说,培育的是一个人;从大了说,培育的是一个民族。而在现今的中国大陆,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并教授学生的教师,却遭到中共“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长达二十二年的迫害,而且这样的迫害今天还在持续……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5/大连市善良教师张军被非法关押入看守所-428648.html

2021-07-17: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军被非法关押到金州看守所
7月15日,辽宁省大连市123中学教师张军、苗玉环夫妇被绑架,当天下午,苗玉环被放回,张军被非法关押在大连金州看守所刑事拘留。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17/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28279.html

2021-07-16: 大连市第123中法轮功学员张军、苗玉环被绑架 下落不明
2021年7月14日,辽宁省大连市区政法委、教委,下至村等10多人,还有2个“帮教”,到大连第123中学找大法学员张军、苗玉环谈话。

无果后,7月15日上午11点左右,将张军、苗玉环用黑色面包车绑架走,不知去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16/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28239.html

2020-12-14: 辽宁大连金普新区教委迫害本系统内法轮功学员
在金普新区政法委的压力下,金普新区教育局伙同金普新区财政局已经停发了大连市一二三中学张军和苗玉环两位教师11月和12月两个月的工资,年底再不妥协将开除公职。金普新区教委现在只剩这两位还没有妥协的法轮功学员。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4/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16490.html

2020-11-05: 辽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军和苗玉环被绑架、抄家补充
2020年11月3日早六点半,几个金州公安局的警察非法闯入大连市金普新区登沙河法轮功学员张军、苗玉环家中, 他们先开始等在楼道里,后法轮功学员下楼时,张军和他们理论起来。家里苗玉环法轮功学员也下楼和他们理论起来。后两人被带走。几个警察趁机进入家中,非法抄家,一共抄走了几本光盘,几本大法书,两本手抄的大法书,一台笔记本,两张画报,一张年历,几个小广播,几本和大法有关内容的书,后下楼去仓房,不知道打没打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5/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14658.html

2020-09-06: 辽宁大连金普新区教委迫害本系统内学法轮功的教师
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中午,金普新区教委党办主任钟芳枝带着两个人到大连市一二三中学传达教委最新迫害政策。下午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校领导班子分别找法轮功学员张军和苗玉环传达教委最新迫害政策。校长孙鹏飞说,这是延续今年七月份教委迫害政策,现在又变了。如不签“四书”,即日起停止一切教学活动,参加学校组织的劳动改造和政治思想学习,要有笔记和思想汇报,下周二还不签字,将停发工资。金普新区教委现在还有三名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有两名,开发区一中有一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6/二零二零年九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1443.html

2011-11-17: 大连市善良教师们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7/大连市善良教师们遭受的迫害-249362.html

2009-05-04: 爸爸、妈妈,你们可安好?
亲爱的爸爸、妈妈:

你们知道吗,我是多么的想念你们啊!你们可安好?算起来,咱们分别已经一百五十二个日日夜夜了。多少次在梦中高兴的看到了亲爱的爸爸和妈妈,可是醒来才知道那不是真的……

我还记得,那是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下午,大连市金州区国保大队长毕克风、吕志强等六、七个警察闯進登沙河阎寿林叔叔开的照相馆,把阎叔叔和杨春媚阿姨抓走了,又抓走杨斌叔叔;十二月四日上午十点左右,这一伙警察又闯到了爸爸、妈妈工作的学校——大连市一二三中学,他们没有抓到爸爸,可是却绑架了妈妈(大法弟子苗玉环)!爸爸被迫流离失所,不能回家了。

不仅如此,这些坏人还私自闯進我们的家里,抢走了我们家里所有珍贵的物品。不知是谁允许他们那么干的?随便就打开我家的门,像强盗似的那么野蛮!而我的好妈妈,却被他们这些像强盗一样的坏人投到了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从此,我亲爱的爸爸、妈妈和我,彼此再也没有见过面,我们已经被相互隔离了一百五十二天!

爸爸、妈妈,为甚么你们不能回家?为甚么我们不能像别的家庭一样全家人每天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只因为你们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吗?只因为你们追求心灵的高尚,只因为你们信仰着“真、善、忍”吗?是因为“真、善、忍”与执政党的假、恶、暴对比,就更暴露出了执政党的丑陋面目,所以那个小丑和那个执政党就要执意镇压大法和大法弟子吗?

我一个人时常常回忆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的美好情景,每天我们沐浴在优美的大法音乐之中,体会着“真、善、忍”的高尚境界,然而这种美好却是如此的短暂。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们的国家难道没有法律吗?为甚么你们不是犯人却要被关押承受着不能回家的痛苦?为甚么你们对人那么和善,却要遭到那些凶恶的警察的追捕、关押?

那些警察说法轮功是“×教”,可是甚么是×教?如果做好人是邪,那做坏人不就是正的了吗?这是甚么逻辑啊?所以,法轮功被迫害十年来,中国的坏人就越来越多了。为甚么这执政党认为我们中国的坏人越多越好呢?二零零九年是法轮功被迫害十周年,然而在世界上已经有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学大法了!

我相信你们说的:法轮大法是好的,尽管他在中国遭到如此的迫害。亲爱的爸爸、妈妈,尽管我非常非常想念你们,但我们都不要心急,也不要失望,阴雨过后必定是晴天,正义必定会战胜邪恶,因为正义与良知是我们每个人心里的一盏不灭的明灯。

我等着爸爸、妈妈健康地回家!

女儿小净莲敬上
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4/200192.html

2009-01-24:  控诉大连市公安局金州分局国保大队恶警恶行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下午两点左右,大连金州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毕克风、吕志强为首的六、七个警察身穿便衣闯進阎寿林开的艺琳照相馆,在确认阎寿林身份后一顿暴打把阎寿林打倒在地,随后抬着扔到车上,又是他们几个从屋里把杨春媚拖到车上。杨春媚的衣服在地上都被拖破了。围观的乡邻以为遇到抢劫了,问你们是干甚么的,他们其中一人掏出工作证晃了一下说是警察别过来。围观的又问警察为甚么不穿警服,他们都不吭声。

大约半个小时后,他们开车到阎寿林小舅子杨斌开的佳艺照相馆,杨斌办完事回来刚到门口他们上去就要绑架杨斌,杨斌跑到大街被他们追上,当街暴力殴打杨斌,围观的老百姓打电话给110说街上打人了,110说知道了。有人问他们是干甚么的,他们说是警察,问警察干甚么打人,他们说执行公务。街上老百姓说你们执行公务就可以打人了?跟土匪有甚么区别?他们不吭声叫来警车把杨斌拉走了。老百姓气得在街上大骂。傍晚他们到阎寿林和杨斌开的照相馆里把做生意用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抢走。在亮甲店派出所阎寿林家属听到他们刑讯逼供阎寿林和杨春媚的惨叫声。负责办案的警察吕志强和几个审讯杨斌的警察指着弄坏的衣服问杨斌怎么办,(可能是在殴打杨斌时弄坏的)杨斌说我赔1000块钱还不行吗?他们张嘴就喊5000元。杨斌说我没有这么多钱,他们说你姐夫阎寿林兜里不是有7000多块钱吗?从那里拿不就得了吗。就这样杨斌被警察勒索5000元钱。阎寿林在刑讯逼供中腰被打坏了,在送往看守所时被抬上车的。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10点左右,大连金州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毕克风、吕志强一伙又来到大连市123中学绑架教师张军,没找到张军便绑架了张军的妻子苗玉环。随后他们用苗玉环身上的钥匙抄了她家,具体拿走甚么不详。在亮甲店派出所苗玉环家属问吕志强为甚么抓人,旁边一个戴眼镜的警察说张军真不是爷们,他来了他媳妇不就回去了吗?家属一听这不是绑架人质吗?气愤的说过去听说国民党只抓共产党不抓老百姓,现在不都反过来吗?他们都不吭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4/194025.html

2009-01-23: 辽宁大连弟子苗玉环、杨春媚被迫害近况
近日,苗玉环家属在沈阳马山家教养院三大队见到了苗玉环苗玉环说审讯她的是大连国保大队焦健和亮甲店派出所警察吕志强。他们诬陷苗玉环大法弟子谷丽被抓的现场照片是她传到网上的。苗玉环没有承认也没签字。

苗玉环、杨春媚在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被亮甲店警察吕志强等人送到马山家教养院迫害。送马山家那天苗玉环在大连姚家看守所还有二百元钱,杨春媚有一百元钱吕志强没让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3/194005.html

2009-01-19: 大连市金州区亮甲店镇派出所的恶警绑架闫寿林、杨春媚、苗玉环
大连市金州区亮甲店镇派出所的恶警伙同金州区国保大队恶警绑架登沙河大法弟子闫寿林、杨春媚、苗玉环

前几日,家属去亮甲店派出所要人,通过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恶警背后的邪恶迫害因素。恶警一开始歇斯底里野蛮的赶大法弟子离开派出所,甚至都不准家属在大厅里停留。大法弟子心不动,坚定的继续正念铲除邪恶,使办案的警察吕志强等人恶不起来,便推辞说是金州国保大队队长周军、副队长毕克峰等人让抓人的。

2009年1月3日,家属到金州区国保大队要人时,得知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已秘密的把大法弟子闫寿林非法劳教在大连教养院一年,杨春媚、苗玉环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各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9/193775.html

2009-01-12: 大连大法弟子苗玉环被非法抓捕的后继报导
一月四日,苗玉环家属到金州国保要人,副大队长毕克风对家属说赶快叫张军到案,别拖的时间太长,否则对苗玉环不利。家属问苗玉环到底是犯法了还是人质,他只是说快点叫张军来就完了。带人到123中学抓苗玉环的就是此人。

前些日子家属找到大队长周军,问苗玉环在学校你们有甚么权力抓人,周军狡辩甚么经过学校允许的才把人带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5/193018.html

2009-01-10:  大连三名大法弟子遭劫持劳教,一人被打骨折
2008年12月2日,大连市以及金州区国保、金州区亮甲店派出所警察在登沙河艺林照像馆,把正在工作的闫寿林、杨春媚夫妇绑架。闫寿林的肋骨当时被打断。12月4日,他们绑架张军不成,便无理的劫持了张军的妻子大法弟子苗玉环。2009年1月6日,未经任何手续,和家属签字,闫寿林、杨春媚夫妇和苗玉环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

2008年12月2日,大连市国保、金州区国保,伙同金州区亮甲店派出所警察吕志强等七、八个便衣,闯入登沙河艺林照像馆,绑架正在工作的闫寿林、杨春媚。有目击者说:“当时看见几个便衣围着闫寿林,毒打他,一个便衣踩着闫寿林的头,一个便衣踩着闫寿林的脚,还有个便衣用脚使劲儿踢闫寿林的身体。”闫寿林的肋骨被打断。几个便衣警察像黑社会的流氓一样把闫寿林抬上车。杨春媚被几个便衣警察拖着,衣服都被拖破了,被强行抬上车。

艺林照像馆在登沙河的街面上,当时恶人绑架闫寿林、杨春媚时,围观的民众很多,他们亲眼见证了在中共领导下的警察如同黑社会的流氓打手一样,用野蛮的手段绑架大法弟子。有的百姓气愤的说:“去告他们,简直和土匪没甚么两样。”

事隔两天的12月4日,又是这伙警察到登沙河123中学,欲绑架大法弟子张军。因张军不在,他们便无理的劫持了张军的妻子大法弟子苗玉环。之后,闫寿林被非法关押在金州看守所,杨春媚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戒毒所后,又转入大连姚家看守所。苗玉环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张军被逼流离失所。

三位大法弟子的家属承受了不该承受的痛苦,闫寿林的老父亲在气愤、着急、又救儿无门的情况下病倒了,整天在家挂吊瓶。母亲又要照顾老伴,又担心儿子、儿媳的安全,还要照看孙子(闫寿林、杨春媚的儿子)。闫寿林、杨春媚的儿子才11岁,小小年纪就承受着和父母分离的痛苦,现在跟患病的爷爷、奶奶住在一起,整天想爸爸、妈妈,也病了。

张军的父亲年事已高,患半身不遂,需要人照顾,母亲有心脏病,兜里揣着速效救心丸药去亮甲店派出所要儿媳苗玉环,得到的是吕志强等人的无理驱赶,恶意的呵斥。

苗玉环的女儿净莲才3岁,由于妈妈被非法抓捕,爸爸被逼流离失所,自己有家不能回。年迈的姥姥、姥爷抱着净莲,往返百里路,去亮甲店派出所、金州国保大队,大连国保大队要妈妈。冬天很冷,小净莲多么渴望能在妈妈的怀抱里,过正常孩子的幸福生活!

可是亮甲店派出所办案人吕志强、大连国保、金州国保互相推卸责任,谁也不敢面对家属,给家属一个说法。2009年1月6日,小净莲和姥姥、姨妈等亲属去金州国保大队找大队长周军及办案人员吕志强要人,他们却说:已经将苗玉环、杨春媚、闫寿林定一年劳教。苗玉环、杨春媚被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闫寿林被关在大连教养院。

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根本就没通知家属,也没有家属签字。当家属问周军:你根据甚么将苗玉环教养,有甚么法律依据时,周军马上将电话挂断。在下班时,周军路过公安局大厅回家时,看见家属在大厅里,便匆忙快步开车逃走。

中共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使大法弟子幸福的家庭弄的妻离子散,苦不堪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0/193280.html

2009-01-09: 大连市金州区法轮功学员闫寿林、杨春媚、苗玉环等被迫害
大连市金州区亮甲店镇派出所的恶警伙同金州区国保大队恶警绑架登沙河法轮功学员闫寿林、杨春媚、苗玉环

前几日,家属去亮甲店派出所要人,通过法轮功学员发正念,清除恶警背后的邪恶迫害因素。使恶警一开始歇斯底里野蛮的赶法轮功学员离开派出所,甚至都不准家属在大厅里停留。法轮功学员心不动,坚定的继续正念铲除邪恶。使办案的警察吕志强等人恶不起来。便推辞说是金州国保大队队长周军、副队长毕克峰等人让抓人的。

2009年1月3日家属到金州区国保大队要人时,得知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已秘密的把法轮功学员闫寿林非法劳教在大连教养院(一年),杨春媚、苗玉环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各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9/193249.html

2009-01-05: 大连大法弟子苗玉环被非法抓捕的后继报导
一月四日,苗玉环家属到金州国保要人,副大队长毕克风对家属说赶快叫张军到案,别拖的时间太长,否则对苗玉环不利。家属问苗玉环到底是犯法了还是人质,他只是说快点叫张军来就完了。带人到123中学抓苗玉环的就是此人。

前些日子家属找到大队长周军,问苗玉环在学校你们有甚么权利抓人,周军狡辩甚么经过学校允许的才把人带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5/193018.html

2008-12-23: 现已证实大连金州区亮甲店派出所警察吕志强敲诈大法弟子杨滨5000元钱。家属到派出所要人,他们推辞说,执行上面命令,他们也不愿意干。其中有一戴眼镜的说:张军(大法弟子)回来他妻子就能回家,用他换他妻子苗玉环。家属说你们这不是扣人质吗?戴眼镜的马上说:不是、不是。我们也考虑她孩子……实际是满嘴谎言。他们一直利用这种方式在欺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3/192133.html

2008-12-22: 关于“营救大连市中学教师苗玉环”的情况补充
明慧网2008年12月20日刊登的“营救大连市中学教师苗玉环”一文中,直接迫害苗玉环的恶警是吕志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2/192002.html

2008-12-20: 营救大连市中学教师苗玉环(图)
苗玉环,女,三十六岁,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人。大连市一百二十三中学高级音乐教师,大连市骨干教师。

苗玉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就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修炼后更是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在单位和邻里口碑极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苗玉环的丈夫、法轮功学员张军進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被非法劳教三年。新婚不到半年的苗玉环在家苦苦的等了三年,其间有的亲戚和朋友劝她离婚改嫁,她只是笑着摇摇头。她知道,丈夫张军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他是一位正直、善良的好人。每逢过年过节,她都买些东西去看望公公和婆婆,尽儿媳的孝道。张军出狱后,二零零六年底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净莲。

然而这短暂相聚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又被打破了。当天上午,大连市国保伙同金州区国保、亮甲店派出所、登沙河派出所恶警,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非法抄了张军的家,然后闯到登沙河镇一百二十三中学企图绑架张军,恶警们没找到张军,于是蛮横绑架了在同一个学校工作的苗玉环

苗玉环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刚两岁的女儿张净莲只好被放到姥姥家。净莲的奶奶和姥姥天天领着净莲去亮甲店派出所要人,奶奶说:“我们身体不好,孩子要找妈妈。”办案警察拒不放人,还说:“那你就把孩子放这儿,我去把孩子送给她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0/191912.html

2008-12-18: 请金州大法弟子整体协调 正念营救同修
登沙河大法弟子阎寿林现被非法关押在金州三里看守所,苗玉环在大连姚家看守所,杨春梅从金南路戒毒所已转到大连姚家看守所。现在家属正在天天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8/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191790.html

2008-12-16: 大连金州区登沙河阎寿林、杨春梅夫妇、苗玉环被绑架后续报导
大法弟子杨春梅被大连金州区亮甲店派出所12月3日绑架到大连金南路戒毒所。已告知家人12月13日可回家,然而11日把大法弟子杨春梅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继续迫害。

大法弟子苗玉环被绑架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其丈夫张军也流离失所,只剩下二岁孩子与姥姥相依为生,孩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妈,一到晚上哭着喊着找妈。

大法弟子阎寿林在被绑架中,身体多处被打伤,肋骨也被打折。

参与行凶有大连金州区亮甲店派出所与金州公安局政保科和大连国保,主要原因是大法弟子阎寿林为登沙河大法弟子古丽、邱淑萍开庭作无罪辩护。

更正:大连金州区亮甲店派出所所长是郭晓勇
积极参与迫害的警察:吕志强。

大法弟子阎寿林父母因儿子、媳妇被迫害,其父阎学斌、其母张妮妮很难承受这么大打击,整天以泪洗面,并且产生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不理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6/191706.html

2008-12-09: 大连大法弟子阎寿林、杨春梅、苗玉环被迫害后续报导
大连金州登沙河大法弟子阎寿林现被非法关押在金州三里看守所,大法弟子杨春梅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金南路看守所,大法弟子苗玉环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

绑架过程中,亮甲店派出所恶警敲诈阎寿林5000元钱。

现已得知参与迫害的有金州公安局政保大队、登沙河派出所、亮甲店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9/191362.html

2008-12-06: 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123中学教师苗玉环被非法抓捕
继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大法弟子阎寿林夫妻和小舅子杨斌被非法抓捕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大连市国保伙同金州区国保恶警到登沙河镇123中学预谋绑架大法弟子张军,未得逞,后绑架了张军的妻子苗玉环,随即抄家。还是参与绑架大法弟子阎寿林夫妻的几辆车,其中一辆是台黑色大面包车,车牌号是辽OB-3028.大法弟子阎寿林现在被迫害的很严重,已被非法刑事拘留,杨春梅被行政拘留,可能被非法关押在金州区三里看守所。

大连市金州区大法弟子苗玉环在工作单位被非法抓捕

2008年十二月四日十二点多钟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大法弟子苗玉环在工作单位被非法抓捕。请知情者详细的上网曝光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6/191192.html

2008-12-05: 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123中学教师苗玉环被非法抓捕
继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大法弟子阎寿林夫妻和小舅子杨斌被非法抓捕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大连市国保伙同金州区国保恶警到登沙河镇123中学预谋绑架大法弟子张军,未得逞,后绑架了张军的妻子苗玉环,随即抄家。还是参与绑架大法弟子阎寿林夫妻的几辆车,其中一辆是台黑色大面包车,车牌号是辽 OB-3028。

补充:12月2日,闫寿林、杨斌、杨春梅被绑架,现已知杨斌回到家中,杨春梅仍然被非法关押在亮甲店派出所,闫寿林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5/191123.html

2004-04-11:下面是部份大连登沙河镇的大法弟子自1999年以来所遭受迫害的部份情况,其他大法弟子的情况将陆续整理发表。

在金州区拘留所里,家属来看望,必须交200元钱,否则不准见面,一瓶雪碧饮料外边卖5元钱,拘留所卖给大法弟子的亲属10元钱,在拘留所里,从早上六点干活,干到晚上七、八点钟(捡海带)

苗玉环  非法罚款(几乎都没给票据)3000元  非法拘留1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1/72120.html

大连 金普新区(金州区,金州新区,金州开发区)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22-05-08: 金州区先进派出所地址: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渤海街18号
电话:0411-87703317
邮编:116199

2022-04-17:
1.普兰店区检察院地址:普兰店区中心路三段76号;电话:0411-83120536、83113905、83132000、83125413、83120876、83193019(案管处);负责人:李振双(男)0411—83181879.
2.普兰店区法院地址:普兰店区中心路三段92号;电话:0411-83187501;负责法官:高乾(女) 83187683 ;院长0411-83187517;副院长:0411-83187599;法院其它0411-831879450411-83187698.
3.金州区登沙河派出所:0411-66177204; 所长: 13841123555 ;警察:18341113488
18341113539
18341112713
18341112553
18341112565
18341112556
18341112557
18341112558
18341112559
18341112560

4.金州区三里看守所:0411-66177297(内勤)、66177360(值班)。
5.金州区检察院:0411-87834010、87834025、87834049

2022-04-15: 原来派出所的指导员王世民,现在是炮台派出所的所长,张思琴被炮台派出所绑架遭致迫害致死,王世民负有责任。王世民的手机号码:18642688686

2022-02-04: 普兰店检察院 地址:大连市普兰店区中心路三段76号 邮编:116200电话0411—83181879
主任:刁君冲 诉讼科检察官:李振双
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派出所 地址: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南关村科达海景小区西 邮编:116105 0411-87230204 所长:傅国锋 教导员:胡为国
副所长:王忠科 警察:黄陈累、李晋、丛凡淇、刘培民、赵相政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1)

吕志强 办0411-87821577 手机13840855311 
父母家电话:0411-8725134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