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1-3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市(哈市) >> 任国志, 男, 47

个人情况: 哈尔滨市汽轮机厂原1车间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哈尔滨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3-2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1-27: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任国志揭露遭迫害事实
我叫任国志,一九五三年十月一日生,原黑龙江哈尔滨汽轮机有限责任公司一分厂职工,我于一九九六年三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着法中“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从戒掉不良习惯、怎样看淡名利开始,身心发生了很大变化,整个做人的世界观都在转变。

下面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我遭受迫害的过程写出来。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我进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在动力分局看守所,被提审时,被动力区政保科长杨守义抓住我的头发往铁柜上撞,又打了几个耳光子,后又勒索了三千元人民币,十七天后回家。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晚间五点左右在南岗区交通街十二号被绑架,当时参与的据说是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一处。后被带到道外公安分局政保科,当时的政保科长是个女的,大约四十岁左右,在政保科四楼。每天五个人(后来知道是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一处的人)提审我,叫我蹲马步,两只手向后高高举起,你不做他们就打你,把我两只胳膊在后背用手铐扣起来,右手从肩头往下,左手从后背往上,用手铐扣起来,因为越动越紧,到后来两只手背被手铐刹进肉里,手背的肉被刹翻了,最后几个恶警费了很大的劲好长时间才把手铐打开。后半夜扣在暖气管子上,提审了两天,十一月二十二日晚十二点后把我送到道外公安分局看守所。(当时我身上大约有五百元人民币左右、一部传呼机和一部新手机,手机当时就被道外区政保科(现叫国保大队)长用了,还向我家人要手机充电器,要了两次,也没给她,后来我让家人去找他们要手机、传呼机和钱,他们说钱吃饭花了,手机和传呼机也没给。)当时关押在大约是303房间,起来一个人问我干什么的,我说炼法轮功的,(后来知道这人是牢房做班的,此人叫宝龙)他叫起一个人说:“收拾他”,把我的衣服脱光后,把我按到自来水龙头下用凉水冲了三十分钟左右,用拳头在我两侧肋骨一顿打,当时打得呼气都很困难,疼痛难忍,打后把我立肩塞到睡觉的人中,当时所有的人都是立肩一个挤一个。我当时肋骨一着地,疼痛难忍,想动也动不了,前后挤着,一直十几天都没有睡觉,白天码坐,一连收拾我几天,要强行“转化”我,(后来我知道了是背后的恶警叫他们这样干的)我就跟他们讲真相,叫他们不要这样做,我也不会听的,后来他们明白了一些,就没有再动我。

二零零一年八月九日,我被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集训队迫害,八月十五日又被送到长林子。二零零二年三月初,我们大法弟子为和平反迫害大家都绝食了,三大队长王占起气坏了,把所有的劳教人员和大法弟子都叫到外边大院里站着,当时天气很冷,有不少劳教人员说我们,有的还直骂,怨我们连累了他们,让他们受冻,我们就与他们说这事跟你们没有关系,我们做的事情由我们负责,为什么王占起把你们拉出来受冻。我就从人群中走出来,和王占起说:“你为什么把大家都叫出来受冻?跟他们没有关系,让他们都回屋里去。”大家继续绝食,王占起为了激化矛盾,让所有的劳教人员不许出工,都坐在床上不让吃饭,当时的情况非常紧张,有不少劳教人员饿的直骂,当时的王占起多么邪恶,把我们和平绝食反迫害这个件事情转加给劳教人员身上也不让他们吃饭,多邪恶呀!把大法弟子吕志凡、王江、万国军拉进办公室,王占起指挥,恶警和劳教人员参与迫害,推、掰、撅、打,迫害了几个小时后,吕志凡、王江被迫害的不能走路,万国军被打掉了一、两颗牙,第二天劳教所长石昌敬到三大队来,我就跟石昌敬反映王占起带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人躺在床上没人管,后来三大队开会,石昌敬又来三大队,我就站起来反映:“王占起带头迫害大法弟子为什么不管?为什么不处理?”(因为按邪党的法律,警察不准打人)石昌敬说:“我们内部处理。”我说:“你这是袒护他”。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三大队的大法弟子当时有三十多人一早上到食堂为了和平反迫害都绝食了,王占起指使几个劳教人员把我和李立壮拉扯到小号,一进小号就把我捆在铁椅子上了,下午石昌敬到小号,气急败坏的说:“把他挂起来”,就把我用手铐铐在小号门前铁栏杆上,就这样白天、晚间扣了五天,大约在一米半处铐了七天,后又在半米多高铐了十天。在这期间有一个看小号的劳教人员叫李淼,看我被挂着无法睡觉,当时两只手腕子都被手铐勒肿了,有一天半夜李淼值夜班,他就找值夜班的警察说我要上卫生间去大便,恶警被叫醒了很不高兴,就把李淼给骂了,过了半小时,李淼又去找他,他不愿意出来,就把钥匙给了李淼,他给我打开手铐后就跟我说:“快点躺下睡半小时觉,我给你看着”,就这样我在地上睡了半小时觉,在小号关押了一个多月,送回到三大队。

二零零二年六月,我被转关到四大队,当时大家都不配合恶警,出门报号,站队蹲下站起来,有一天中午大家去食堂吃饭,出门站队,大家都站着,都不蹲下,当时有三十多位大法弟子不配合,一会石昌敬过来,叫从新站队,不报号不蹲下的带到四大队,服从的就去食堂吃饭,石昌敬气急败坏的喊了一顿,四大队长郝威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当时有管理科吴科长还有几个人,他们软硬兼施,用各种办法威胁我,最后说:“如果你能配合我们,不用你蹲下,你低头就行”,我说:“不行!为什么要配合你们。”他们说:“如果你不配合,我们就给你送小号”,当时找了几个劳教人员又把我拉扯到小号,我刚从小号出来,又把我送进了小号,到小号后,又给我铐在铁栏杆上四天四夜,当时是六月底,在阴冷的小号里还穿着棉服,当时石昌敬曾说过,再不听话就给你换个地方。后来石昌敬、王占起、恶警和几个劳教人员编造了不少假材料。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日,从长林子被非法送往太平看守所,同时还有两名同修,由滨江检察院某某写构陷我的材料。

二零零二年十月中旬,在太平区法院非法秘密开庭,既没有通知家属也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非法强判我五年刑期。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我被送到新建监狱集训,在集训期间也被打过几次。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六日送到黎明监狱,二零零三年四月十日又送到呼兰监狱五大队二中队,白天五大队教导员李明君找我谈话,我就与他讲真相,后来他指使二中队指导员史福清指使犯人,王洪涛、孙波还有几个人对我强行“转化”围攻打我,当时就打的昏死过去了,我醒来后,看他们用大针扎我的合谷穴。脸被打的都肿了起来,十多天都没有洗脸,呼兰监狱大部份犯人都是无期死缓的,恶警就指使一些犯人监视我们,你一和犯人讲真相,恶警就找你,经常是体罚、罚站,站一白天,晚间站到十二点,还有一种自制刑具叫反省凳,长约二十多厘米,宽约五厘米,高十多厘米,木制的,从早一直坐到晚上十二点。

在二零零四年四月左右,有一天翻我宿舍东西,恶警们一直翻你箱子,床上被,所有的东西经常翻,翻出了我在黎明监狱写的上诉书,指导员史福清把我叫到办公室,拿一根木棒,打我后背几百下,把我后背都打肿、打紫了,睡觉都得趴着,在迫害期间也有不少善心的犯人关心我们,看我们罚站,坐反省凳很同情我们。有一个犯人以前打过我、看管过我、监视过我,我家人来看我送东西,我就把水果给他,别的犯人不理解我,说我分不清好坏人,他这样对待你,你不恨他还给他东西吃。在呼兰监狱四年多时间里,经常是不让家属接见,有时家属大老远来了,就是不让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7/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任国志揭露遭迫害事实-268283.html

2004-04-17: 2002年3月26日,我刚到长林子劳教所,当天被罚蹲,脸向墙,两手抱头,不许说话。管教唆使犯人给我洗冷水澡。在万家集训队时,由于监舍潮湿我浑身长满了虱子,现在它们强行逼我把内裤扔掉,不许穿。只因为我说:“我就这一条内裤,扔了就没有穿的了”,便招来了一个叫杜锐的犯人的毒打,他穿着皮鞋猛踢我,肋骨被踢断。

没有人性的管教根本不管这些恶事。三大队的夏队长开会说:“虽然上边说不让打人,可哪年都打死几个,也那么地了”。有一位同修叫李立壮是哈尔滨医科大学骨伤科讲师,经他给我检查后,确诊肋骨骨折,他向管教反映管教不管,便向所长石昌敬反映。因大法弟子李立壮、任国志经常反映大法弟子被打的情况,石昌敬便把他俩关進“小号”一个星期。在七月份,石昌敬又凑材料把李立壮、任国志、王洪斌判有期徒刑三年,把他们三人从劳教所又投進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7/72545.html

2004-03-29: 哈尔滨市汽轮机厂有限责任公司(三大动力之一)自99年7.20以来,一直没有停止对本单位大法弟子的迫害。哈尔滨市汽轮机厂以“不放弃修炼”,“无故旷工”(当时大法弟子已经被绑架)无理借口非法开除数名法轮功学员(单方面解除合同)并对他们進行不同程度的迫害。

任国志:男,(46岁)原1车间职工,现被开除。曾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动力区分局看守所,长林子劳教所,后转入黎明监狱关押至今。

2002-09-28: 长林子劳教所石昌敬等歹徒野蛮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7月24日,大法弟子王洪斌、任国志、李力壮被非法批捕,这又是一起迫害。王洪斌是在保外期间因讲真相被抓后又被绑架进长林子劳教所,被超期关押了八个多月,期间他多次找石昌敬要求立即释放,但均被无理拒绝。石昌敬诬蔑李力壮、任国志“煽动组织三队‘4.25’绝食”。实际上4月25日之前,李、任二人在三队代表三队大法弟子多次同王占起谈取消“包夹”一事,最后没谈成。4.25当天早上开饭站队时为了取消“包夹”,大法弟子站在了一起,这一行动使王占起暴跳如雷,命令“包夹”强行拽开,于是大法弟子早饭都没吃。随后李、任二人被送“小号”,王占起认为他俩是带头绝食的。其实有的大法弟子来劳教所之前就决定在4.25这天开始绝食,而且他俩进“小号”后并没有绝食,是在几天后听说外边绝食了他俩才开始绝食的,所以这次绝食与他俩没有关系。他俩被批捕另有原因:李、任二人曾多次公开就庇护打人凶手、阴谋迫害大法弟子等事质问石昌敬,使其很难堪,于是怀恨在心。一次在“小号”石昌敬对任国志说:你怎么就让我下不来台?任国志曾把王占起经常打骂大法弟子的情况当众告诉了石昌敬,于是王占起也记恨他,曾对他说:“早晚我得收拾你!”其实石昌敬也早就想给李、任二人安上“煽动”的罪名。如一次三队开会,四队教导员王煜欧在会上辱骂大法,大法弟子起来制止,被石昌敬从监控器中看到,他立即来到三队要把站出来的押小号,李力壮说:“要去都去!”石昌敬说他“煽动闹事”。可见他们三人被批捕完全是石昌敬等人在发泄私愤,事后石昌敬还说他也不愿看到他们被批捕,可见其阴险狡诈。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0/7/2732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28/37191.html

2002-08-26: 三位被劫持在哈尔滨长林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7月末,三名被非法关押在长林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他们是王洪滨、李立状、任国志

王洪滨因坚修大法而被超期劫持,后无故被加期三个月,延长期满后仍不被释放。李立状、任国志是因绝食抗议而被判刑的。此前,他们曾被长林劳教所非法关在小号里(禁闭室)长达数月之久。

2002-06-11: 长林子劳教所不法警察毒打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3月8日,王江、吕志凡、万国君等9名大法弟子要求狱方无罪释放、公正对待大法学员,取消包夹制度。但没有得到解决,开始绝食抗议,遭到虐待。在大队长王占启指使下,暴徒对几名大法弟子进行威逼,其办法是在两个房间进行,第一房间“帮教”无效,则到第二房间唆使其他劳教人员拳脚相加,王占启骂声不止,时而大打出手,结果,坚定的大法弟子王江被打得三、四天才能下床,万国君被打得长达一周才能下床。
4月9日王江抵制邪恶、不带名签,王占启发现后,在队长室对王江又是拳脚并用,骂声不绝,并用电棍对王江进行残暴折磨,遂后将王江送入阴暗潮湿的小号里关押7天。

4月25日,这是个特殊的日子,早晨,已约定队长王占启和大法弟子任国志、李立壮沟通交流,此前任国志、李立壮代表大法弟子多次找到王占启协商“自行管理”没有结果(自行管理就是形式上与劳教人员的住行分开,大法弟子在一起生活)。但早晨王未理,因此,多数大法弟子在早饭时进行绝食抗议。任国志、李立壮当即被送入小号,其他大法弟子及劳教人员被安排到寝室,活也不干(三大队是生产队,有活儿),想迫使绝食者放弃绝食。后来恶警扬言所有其他劳教人员陪着不吃饭,晚上不许就寝,目的是让其他劳教人员恨大法弟子。27日码坐近中午时,恶警让不绝食的大法弟子进餐,其余人员继续码坐,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造成其他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产生仇恨,几名劳教人员把绝食的罗力、孙开清、私旷远、王江等几人码成纵行,这时窜上几名劳教人员拳脚相加,而有一部份劳教分子在王占启的暗示下大声诵读劳教守则,目的是想掩盖屋内声音过大被人知晓。

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期间,恶警采取的办法更是残忍,插入鼻孔的橡皮管超过正常管很多,插管时多次插拽,灌入超量的食盐,让人口渴难受,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王占启曾多次在大法学员面前大骂叫嚣,满嘴脏话不绝,丢尽了一个人民警察的形象,是一个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恶魔。

罗力是5月4日从万家劳教所被押送到长林子劳教所的,在押送车上,二大队长李长春说:大法弟子把你们的头低下,罗力和部份大法弟子不低头,因此而遭到李长春毒打,用皮鞋跟猛砸罗力头部,下车时罗力的头已经抬不起来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5/2345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11/31562.html

2002-05-29: 自3月5日起,长林子劳教所将大法弟子马永谦、袁承立、林海英、郭XX4人关進小号。(对外宣称此4人是“精神病”)副所长石昌晶曾说此4人被非法关進小号的当天就在给办理释放手续,可至今4人仍被关在阴冷、潮湿的小号里。

二、三大队代表大法弟子同劳教所对话的任国志、李力壮自4月25日当天被押入小号(并施行吊铐),至今未放。

2001-11-02: 大法弟子任国志,男。2000年4月26号,被动力分局勒索3000元。2000年11月21日,随身带的手机、传呼机450元现金被哈市公安局张xx夺走。关押至今未放,给家属和亲人造成很大伤害。

哈尔滨市(哈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1-11-20:迫害参与单位责任人及电话:
双城区民主派出所电话:0451-53120704
民主派出所所长周俊红电话:13766986869
副所长尚延伟电话 13904661663
警察张金伟电话18704558752
警察孙逸彬电话18341545150
警察王东淼电话15245404342
双城区检察院
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 吕佳(音)
法官及工作人员:
丁一 18503601103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地址:道里区建国街118号 邮编:15007641
办案法官:简成,手机号码:18503601108 办公号码:0451-84869225
院长:李少波0451-84869200、13304500157
副院长孙伟庆0451-84869201、13945668121
副院长邹郅0451-84869202、13904637779
副院长张羽
纪检书记何治波
简成 18503601108
毕云亮 18503601109316
周宇轩 18503601121701
唐红 18503601151
刘永清 18503601138701
李春宇 18503601079316
王新明 18503601089701
檀东平 18503601023316
员雷 18503601039
赵德成 18503601038316
王丽 18503601025
李松青 18503601026316
李瑛 185503601029
戴月 18503601030
李竞男 18503601128701
刘国有 18503601237316
赵新利 18503601073701

2021-10-26: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长江路81号 邮编:150001
电话:0451-82377430

2021-07-21:南岗区公安局副局长 刘景陆 邢禹(高)波
哈尔滨市南岗区国保 0451-87664175
大队长:张绪民 133046411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