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6-2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包丽霞(包立霞), 女, 53

个人情况: 佳木斯市东风造纸厂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佳木斯市东风区27委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3-2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5-21: 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包丽霞及家人被社区和派出所骚扰
2021年5月17日,佳木斯东风区长胜社区人员按包丽霞家门铃,问有无外来人员。

5月17日上午10点,东风公安分局长胜派出所副所长张国福,给包丽霞丈夫打电话,问家庭住址,让她丈夫加微信,并说包丽霞是重点人员,要上门盘查。不长时间,张国福便领一警察到包丽霞家,说这个警察是新人,要认识认识包丽霞,并要给她拍照。包丽霞不配合,他们就走了。

第二天上午10点,社区人员又来敲门,问包丽霞的个人情况及她的丈夫和儿子的工作单位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21/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25999.htm

2019-11-22: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包丽霞受迫害事实
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中午,佳木斯市安庆派出所副所长闫立民等警察和长胜社区人员六、七个人到包丽霞家,欲绑架包丽霞包丽霞拒不配合,堵住卧室门不让警察进屋,并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了”等等。警察见状便退出包家在门口守着,当包丽霞家人从外面开门时,警察就随之闯进屋,将包丽霞绑架。包丽霞被非法行政拘留十天,八月十一日回家。

包丽霞女士,佳木斯市东风造纸厂退休职工,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受虐待和酷刑;二十年来,经常被骚扰、威胁等。

下面是包丽霞诉述她遭受迫害的经历:

一、进京上访遭受层层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单位保卫科长刘占彬因为我炼法轮功,要求我填表备案。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进京上访,被佳市驻北京办事处非法关押四天,并被强制搜身,搜去100元钱,单位接人时曲显锋向单位索要2000元人民币,4天伙食费280元(每天馒头加咸菜),单位保卫科长刘占彬夫妇把我接回,送到东风公安分局。内保科长温启华把我投进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三天,家人被索要四百六十元伙食费,姐夫还给办案人温启华送了一千元。

被单位接回由东风公安分局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三天,家人托人将我保释出来,收伙食费460元,人情花了1400元。

2001年春,单位厂长尚志彬、书记苏宝荣、何香兰、张艳杰、刘占彬等到我家,让我写不炼功保证。因我不写保证,他们要将我送洗脑班,我被迫离家出走。后因我丈夫背着我写了保证。我将丈夫替我写的保证声明作废,接着我就把这份声明送到东风分局。

过了几天,晓云社区五十委戴主任让母亲同修填表,我签了字,之后我陪母亲将填表作废声明送到东风区政府,回家路上被劫持到安庆派出所,一上午我安全回家。几天后东风公安分局和安庆派出所陈指导员到家骚扰。后来我单位何香兰打电话让我转化。我单位领导还上我丈夫单位,让给我丈夫放长假,在家看着我。

由于层层黑令,我单位厂长尚志彬、书记苏宝荣、何香兰、张艳杰、刘占彬等纠结在一起,欲送我去洗脑班,刘科长还与东风分局电话联系,由于我走脱未果。单位又通过我丈夫找到我父母家里,惊扰我年迈的双亲,打电话威胁要我写放弃信仰和不进京的保证,我不写他们停发了我每月一百元的。我结束非法劳教回来去单位要拖欠我的生活费,厂长李建国要求写保证才给,我大姐无奈替我写了“保证”,只给了一半现金,另一半是单位要帐要回来的酒顶给了我。

二、在西格木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

2002年4月12日晚8点左右,安庆派出所所长宋立新、孙大宏等四五个警察用万能钥匙打开我的家门,没有任何证件进行非法抄家,我15岁的儿子已经睡觉了,被他们吵醒,在屋里乱翻一通,拿走几本书、经文、磁带,甚至英语磁带也被当作宣传品拿走了。更可耻的是,他们把我家没有的资料也说成是从我家搜出的。后来宋立新骗我,让我去一趟派出所,说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也想要回我的书,但是到了派出所,他们给我做笔录,我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把我送进看守所,我没有罪,欲撞头抗议,被他们拦住,看守所二个男警察对我连踢带打,把我铐在地环上。

十天后我被非法送进佳木斯劳教所。在西格木劳教所,身体受摧残,人格受侮辱,度日如年。进劳教所不久,安庆派出所指导员和东风分局的隋队长来劳教所打我强制要我按手印,我拒绝。隋队长打我。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在佳木斯劳教所因摘诽谤大法的牌匾,我们几人被带走。恶警祝铁宏把我和大法弟子蔡荣、鲁秀芹、段秀玲、马翠红叫到一楼办公室,强制给我们戴上手铐,恶警祝铁宏、蒋佳男、胡平和李秀锦全上来打我们。打完后把我们铐在铁床上,我们手被铐肿的象馒头,胳膊疼的没法形容。恶警刘亚东也参与了这次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楼道里有悬挂侮辱大法师父的牌子,被大法弟子清除掉,狱警为此报复,将张丽娥、杨丽娟、罗桂华铐起来了。我与马翠红、鲁秀琴、段秀玲、蔡荣见同修被折磨心中难过,没吃早饭,狱警说我们这是示威,把我们也铐上了。我们五个人被反铐在床边二十四小时,胳膊象被撕裂一样疼痛难忍,手背肿的象小馒头。

佳木斯劳教所就象一个人间地狱,这里的恶警则是地地道道的流氓。我这里遭受非人的迫害:

1、强制洗脑、毒打

二零零二年七月,强制坐小凳听诽谤大法的广播,严格限制坐姿。有次因闭会儿眼睛,队长刘亚东把我的头狠劲按靠到墙上。还有一次我与鲁秀琴、王英霞没坐小凳听广播,被拽到管教室毒打,教导员祝铁红扇我们嘴巴子,狱警周佳慧把我带到另一间屋,狠狠的打我,鼻子被她打出血了,她还一脚把我踹到沙发那。周佳慧还打张小庚,周自己在厕所摔了很重的一跤,大家都说她遭报了。毒打后,狱警刘亚东、孙丽敏把我们在床边铐了整七天,长时间铐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我们用拖鞋垫上坐,刘亚东看见就给踢开。加之恶劣的伙食,我身体虚弱。宿舍潮湿,我满身都是疥疮。
2、强制穿囚服、铐坐带棱的小塑料凳

二零零二年九月末,强制我们穿囚服,我们拒绝。狱警王秀荣、李秀锦还有田春梅把我和邹继琴、王英霞、鲁秀琴、于海艳、马汝俊又铐了半个月,我们被铐坐在带有四十九个棱的小塑料凳上,深秋阴面的房间很冷,我们穿的都少,大队长何强不让我们加衣服,狱警礼永波故意开窗户冻我们。

3、大背铐、限制上厕所

二零零二年十月,我们不穿劳教服,恶警李秀锦、王秀荣给我戴上铐子,孙立敏打我大嘴巴子,程森慧还踢我一脚,铐了我15天,坐着带棱的小凳,不许我们多穿衣服。因为屋子挨着水房,还是阴面,又没有暖气,非常冷。恶警何强指使犯人王杰把我们多穿的衣服扒下来,最后那天还给我上了大背铐。警察还教唆犯人限制我们上厕所的次数。犯人王杰在我被铐期间偷我100元钱票,我们的东西经常被偷,恶警根本不管,反而重用那些犯人。有一次,我家拿来许多吃的用的东西,恶警洪伟都给分了,他还要挟说写了“五书”就给我。

二零零三年刚过完年,恶警洪伟、张艳强行让我们写“五书”。我不写,张艳给我上大背铐迫害我。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我们不写恶警逼我们写的诽谤师父的所谓作业,恶警李秀锦一个个把我们叫到走廊,祝铁宏、劳教所派出所的恶警王铁军当打手,不写就上大背铐。当天大法弟子卢静被上大背铐。第二天,恶警刘亚东又把卢静弄出去迫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八个人被逼无奈决定割脉抗议。(编注:法轮功严禁杀生,包括自杀和自残。常人的一些方法虽然能起到反迫害的作用,但是很危险,容易真的伤及性命。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时刻牢记自己是超常的修炼者,必须要珍惜生命,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行为。)

恶警何强、张小丹、高小华、刘亚东、慕振娟等恶警对我们一阵毒打。我的脸被刘亚东、慕振娟用懒汉鞋都打变形了,慕振娟象个流氓似地说:“这下可打过瘾了。”张小丹让犯人打我们,见犯人打的不重,他就说下流话。我们八人被反铐30多小时才换姿势,胳膊、手疼极了。晚上睡觉也得挨打。白天我们坐在水泥地上,刘亚东让我们腿伸直,非常凉。腰也得坐直,这样一来,后面的手铐就使胳膊更疼。犯人王娜用苍蝇拍打我们,有一次我想上厕所她也不让。20多天不让我们洗漱,不让买盒饭。铐了10多天后,刘亚东只让我们走五分钟运动。最后给我们加期一个月,马晓华二个月。被铐期间我和功友小声说话,恶警李秀锦对我连踢带打,踢我时前胸硌着角铁,非常疼。

二零零三年三月,我不填进级表,李秀锦打我,威胁要给我上大背铐。一次我没喊口号,她上来就给我一个嘴巴子。还有一次,我手里拿着剩菜等着下楼,别人问我拿什么,我说是菜,被李秀锦听见了,上来就是一拳,铐了我25天,我的腿、手都被铐肿了。

4、警察教唆犯人随意打

二零零五年一月,家里要给我办减期,我不填帮教协议,恶警孙卉就对我破口大骂。王秀荣说我不填帮教协议和看经文,要给我加期。我不配合,孙卉拿水往我脸上扬,还用手掐我的脸,半天不松手,掐了我好几次,我疼了5天。有一次恶警孙卉值班,大家进大库拿东西,我后出来的,她就不让我洗脸。

在劳教所,犯人被警察教唆的可以随意打我们。有一次因我说话,犯人刘华把我脸打得疼了二天,她打了我好几次了。恶警张小丹还奖励刘华一盒盒饭,真是警匪一家亲啊!

5、电击嘴唇、脸和脚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日,来了十多个男恶警,对我们一阵毒打。我被铐在铁床上,孙卉强行拽着我的手让我在帮教协议上签字。警戒科徐金利科长电我的嘴唇、脸和脚。我的脸被一个男警察用皮鞋踢了好几脚,脸当时就肿得变形了,嘴都被电破了,淌血沫子,也张不开,牙刷都塞不进去,脑袋、腿、后背被男警察用胶皮棍打得非常疼。特别是大腿,现在还黑呢。踢完我后又用电棍电,晚上上厕所,腿疼的我不敢走路。我现在脑袋有时还疼,嘴旁边还有一个大硬块。

在劳教所恶警骂人就象家常便饭。我爱人起诉离婚,恶警蒋佳男、孙卉、高杰攻击我,说非常难听的下流话。恶警蒋佳男经常对我破口大骂。有一次高杰说我闭眼睛,我解释一下,他就骂下流话。还有一次,我被铐得走不了操,高杰也破口大骂。经常打骂我的还有刘亚东。有一次他打我、踢我,推我一个跟头一个跟头的,还破口大骂。我被他推得胸口难受,饭都吃不进去。还有一次,我闭眼睛,刘亚东照我脑袋就是一拳。我的手被铐肿了。恶警还逼着我们干活编小辫,我手疼编小辫编少了,刘亚东也要大骂一阵。

二零零五年四月,刘亚东让我们交钱买洗衣粉打扫卫生。按规定,每月应发给我们18元钱,劳教所让犯人造假,不给我们,所以我们没有钱。我说了一句:我走了剩的给你,刘亚东又大骂我一阵。

佳木斯劳教所就象一个人间地狱,这里的恶警则是地地道道的流氓。中共靠着这样的流氓维护窃取的国家权利,只能说它们是一丘之貉。迫害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天理不容,它们的下场一定是可悲的。

6、酷刑强制“转化”

二零零二年十月末,强制“转化”。把我们集中起来关在一个屋里,约束坐姿,看诬蔑大法的光碟,念诽谤大法的书,不念就不让上厕所,还打人。从早上四点多,坐到半夜谁要闭眼,就体罚半夜1点多,坐带楞的小凳、双手放在腿上,每人只有一块地砖的地方,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屁股都硌坏了,有的都硌出血了,血肉和内裤粘在一起,在精神和肉体上受到极大的摧残。十天后,天天都有几人被带到二楼强制写“五书”,我们拒绝。狱警林伟、刘亚东给我们上大背铐,高杰还踢我,一直铐到晚上七点多。还欺骗我,让我看谁谁挺不了写不炼了。

在八中队,狱警洪伟、张艳继续强制“转化”我们,让我们写“三书”,因为不写,洪伟私自扣押家里给我送去的食品和笔本用品。她把我家送来的吃的分给其他人,并说你写“三书”就给你。因我们拒绝写“三书”,狱警就用大背铐折磨我们。洪伟和张燕给我们戴大背铐,铐的非常紧,都卡在肉里了。

7、强制抽血

强制用很粗的注射器给我们抽血,不抽,就坐铁椅子,强行抽血。

8、强制签订“帮教协议”

二零零五年三月,劳教所强制签订“帮教协议”来迫害大法弟子,我们拒签,并喊“法轮大法好”,被四个犯人拖拽,被男狱警毒打。我的手被拧到背后,铐在铁床上,还要求我写周纪实。不写,男狱警用胶皮棍打我,打的臀部处的肌肉坏死好长时间,肉都是黑色,好长时间恢复不了。警戒科长徐金利用电棍电击,用脚猛踢我的脸,脸被踢变形,嘴因脸变形也张不开,嘴唇肿的特别高。狱警弄虚作假,把我手铐着涂上印泥强行按手印。我的臀部被打的肌肉变硬变黑,回家很长时间都下不去。

9、做奴工

挑小豆、做手机套、编汽车坐垫。有的原材料有毒,有人出现不良反应。从早干到晚,吃的是没油的菜叶汤,变色的馒头,体力严重透支。无数次的大背铐等酷刑折磨,满身都是伤痛。剪手机套时,手肿的握东西都费劲。狱警刘亚东还要我们给她干私活,让我们给她拆洗她家的旧棉裤。在三年的强制劳教关押中又超期关押我十天以上。

10、家人受到的伤害

孩子这些年来,因为我屡遭迫害,承受了同龄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孩子十五岁那年我被绑架时,丈夫走班,孩子一个人在家,孤苦伶仃。我被绑架当天晚上,孩子给姥姥打电话时半天说不出话来,因为孩子目睹了当时我被绑架时警察抄家的一目。我被非法关押三年,孩子和他小姐说,他三年都没笑过。三年后我回来,孩子见我面时当时就哭了,我一看当年的胖孩子一下变成了个瘦孩子,心里伤痛不已。

丈夫去劳教所看我时说:他走班回家时,屋子空荡荡的,没人给做饭,去他妈家吃饭也不仗义。我被绑架当天,他没在家,当他走班回来时,领着孩子去我妈家,很晚也不想回家,我妈留他住他没住,在我妈家他流了泪。

每到逢年过节,爸妈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想念女儿的心情,无以言表,爸爸流泪,妈妈说恨不得替我坐牢。看我那可怜的儿子,爸妈不住的伤心落泪。

三、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被迫害一年零五个月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我和同修外出讲真相时遭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绑架到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因当晚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孙成明在局里带班,是在孙成明的一再坚持下,我俩才被送到佳木斯看守所。当时佳木斯看守所拒不接收,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人在与佳木斯看守所经过一番僵持和吵骂后,佳木斯看守所才收下。前进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王化民因我不报姓名打我,并在劳教票上谎报我拿了四、五十份真相材料,就这样,二十九后送到哈尔滨戒毒所我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二零零八年六月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路上因我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打我。一个女警察并威胁我们不听话就用手里的高科技设备对付我们。

到劳教所,早起晚睡强制“转化”,狱警孙彦秀因我不“转化”,经常威胁我凑点材料送我去监狱,教导员张丽、大队长牛小云也威胁我,不转化加期。吃饭时,狱警何秋红刁难我不让我吃包子(每周一次),并说谁给我扣谁分。有时因没挂床头卡、没戴胸卡、没背报告词,被管理科狱警刘明、姜周责罚扣分(扣十分加一天),并连坐同屋人我不背也扣她们的分,无奈同屋的人轮番教我背。狱警李佳佳因为我没戴胸卡罚站一宿,腿又痛又胀。狱警孙彦秀逼我写周纪实、作业,我不写,她叫我回班蹲着。我不从,她使劲按着我蹲在马桶旁。不让上厕所,屋里放个桶大小号都在屋里,屋里弥漫着熏人的臭气。

1、做奴工

挑牙签、叠纸叶子,还定任务。原材料很重,有时还没吃饭,从楼下搬上五楼,完工后,再搬下来,累的手脚都不好使。因为拒绝奴役,狱警姜周用难听的话侮辱我,还要给我挂懒人的牌子。限制洗漱,有次早上,狱警姜周见我上厕所,把我和连保管仁风训斥一顿,并罚我倒一周马桶,还不许我打电话、接见家属。

2、任意加期迫害

狱警梁雪梅强制给大法学员卢青香灌药还绑她,我看不下去,给卢松开绑绳,狱警孙彦秀因此踢打我。时时监控,用犯人联保,犯人怕受牵连,讨好狱警,经常骂我,告我的黑状,我被四队长牛晓云加期二十四天。强制检查身体、抽血时,不让我说话,否则加期。

后来我被非法关押到三队出所队。管理科杨科长见我没戴胸卡,要给我加期。大队长刘巍给我关一个月的禁闭,并加期二十九天,还挑唆犯人张洋虐待我。我告诉狱警吕配红,她纵容不管。还威胁我不服狱警要加重惩罚。由于不配合邪恶超期关押(53)天。

二零零九年十月,佳市国保大队的人和长胜社区刘玉霞主任把我接回,并说因加期,接了三次才接到,安庆派出所片警张国富要我签字,我拒绝,此后片警和社区主任还去我家骚扰过多次。

四、顶替“指标”

2015年1月24日下午3点多,我在街上发真相资料时,被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长胜派出所绑架。后又被转送到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建国路派出所。理由是长胜派出所本“年度指标”已完成,建国路派出所缺一个“指标”,把我绑架去顶替。送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天。

五、诉江被迫害

2015年7月26日晚六点多,因我和丈夫还有孩子参与了控告首恶江泽民,安庆派出所警察张国富来我家骚扰,我们不在家,他又去楼下婆婆家,跟婆婆说要见我和我丈夫,还问孩子在哪上班等。

2015年8月4日上午九点,东风公安分局的警察来我家敲门,我不在家,他们又去婆婆家,说孩子邮寄诉江控告信的事;次日,丈夫因走班刚下火车,就被东风公安分局三个警察劫持到安庆派出所做笔录。7日下午三点多,我在婆婆家,丈夫打电话问他妈我在哪,婆婆说我在她家。丈夫在电话中说派出所什么的,我感觉事情不好,赶紧回家,婆婆紧接着问我上哪去,我说回家后立即上楼。而后丈夫打电话说警察找我时别把孩子诉江的事说出来。我刚放下电话,婆婆拿钥匙打开我家门,进屋就喊我的名字,我下床出去一看,婆婆领着警察张国富和崇所长进屋,将我绑架。我给警察讲真相时,婆婆还打了我一下不让我说。后送我去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天。

因孩子也参与了诉江,东风公安分局给我儿子打手机问孩子诉江的事,孩子与他奶奶通话时,吓的嘴都哆嗦了。后来,东风公安分局要给孩子单位打电话继续骚扰,丈夫怕牵连到孩子的工作,就拿出一千块钱给他弟弟,让弟弟安排了冯凯东等人吃了一次饭。后弟弟又领孩子到安庆派出所做了笔录。

之后,安庆派出所又经常打电话给我丈夫,多次进行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2/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包丽霞受迫害事实-396100.html

2019-08-25:佳木斯安庆派出所近期绑架三位大法弟子 已回家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安庆派出所的三个警察非法闯入家住安庆小区的金玉华家,非法抄走两本《正见周刊》和《明慧周刊》,将金玉华绑架到安庆派出所,做完笔录后,上报到东风公安分局准备非法行政(治安)拘留,因体检不合格,才把金玉华放回家。

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中午十一点二十分,安庆派出所副所长闫立民带领安庆派出所警察和长胜社区人员六、七个人到家住文明小区的大法弟子包丽霞家,欲绑架包丽霞包丽霞拒不配合,堵住卧室门不让警察進屋抄走大法书,并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了”等等,警察见状便退出包家在门口守着,当包丽霞家人从外面开门时,警察就随之闯進屋,将包丽霞绑架,并抄走佛龛上的花瓶、香炉、花、装经文的兜子、打坐用的凉席和改字的用具。包丽霞被行政拘留十天,八月十一日放回家。

二零一九年八月九日下午两点多,佳木斯安庆派出所多个警察到大法弟子安宝珍家非法抄家并将其绑架,抄走所有经文及大法师父法像,并将她扣留至派出所到半夜十一点多,因其丈夫病重需要照顾,将其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5/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91880.html

2016-08-18: 两遭劳教折磨 佳木斯退休女工控告江泽民
包丽霞女士,今年五十三岁,是佳木斯市东风造纸厂退休女工,修炼法轮大法十多年了。十几年来,包丽霞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两次被非法劳教,分别在西格木劳教所和哈尔滨戒毒劳教所遭受虐待和酷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包丽霞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状》,起诉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讲到西格木劳教所,包丽霞女士说:“挑小豆、做手机套、编汽车坐垫。有的原材料有毒,有人出现不良反应。从早干到晚,吃的是没油的菜叶汤,变色的馒头,体力严重透支。无数次的大背铐等酷刑折磨,满身都是伤痛。剪手机套时,手肿的握东西都费劲。狱警刘亚东还要我们给她干私活,让我们给她拆洗她家的旧棉裤。”

下面是包丽霞女士在《刑事控告状》中叙述的她遭受迫害的部分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单位保卫科长刘占彬因为我炼法轮功,要求我填表备案。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进京上访,被佳市驻北京办事处非法关押四天,并被强制搜身。单位保卫科长刘占彬夫妇把我接回,送到东风公安分局。内保科长温启华把我投进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三天,家人被索要四百六十元伙食费,姐夫还给办案人温启华送了一千元。

由于层层黑令,我单位厂长尚志彬、书记苏宝荣、何香兰、张艳杰、刘占彬等纠结在一起,欲送我去洗脑班,刘科长还与东风分局电话联系,由于我走脱未果。单位又通过我丈夫找到我父母家里,惊扰我年迈的双亲,打电话威胁要我写放弃信仰和不进京的保证,我不写他们停发了我每月一百元的生活费。我结束非法劳教回来去单位要拖欠我的生活费,厂长李建国要求写保证才给,我大姐无奈替我写了“保证”,只给了一半现金,另一半是单位要帐要回来的酒顶给了我。

一、在西格木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晚七点多,安庆宋所长带着孙大宏等警察去我家没叫开门,他们用万能钥匙自行打开我家房门,闯进屋里到处乱翻,搜走我的大法书等私人物品,并强制把我带到派出所,过程中,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他们把我自己看的单张经文算作宣传单记录,以此来拼凑迫害我的所谓证据,我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西格木劳教所,身体受摧残,人格受侮辱,度日如年。进劳教所不久,安庆派出所指导员和东风分局的隋队长来劳教所打我强制要我按手印,我拒绝。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楼道里有悬挂侮辱大法师父的牌子,被大法学员清除掉,狱警为此报复,将张丽娥、杨丽娟、罗桂华铐起来了。我与马翠红、鲁秀琴、段秀玲、蔡荣见同修被折磨心中难过,没吃早饭,狱警说我们这是示威,把我们也铐上了。我们五个人被反铐在床边二十四小时,胳膊象被撕裂一样疼痛难忍,手背肿的象小馒头。

1. 强制洗脑

二零零二年七月,强制坐小凳听诽谤大法的广播,严格限制坐姿。有次因闭会儿眼睛,队长刘亚东把我的头狠劲按靠到墙上。还有一次我与鲁秀琴、王英霞没坐小凳听广播,被拽到管教室毒打,教导员祝铁红扇我们嘴巴子,狱警周佳慧把我带到另一间屋,狠狠的打我,鼻子被她打出血了,她还一脚把我踹到沙发那。周佳慧还打张小庚,周自己在厕所摔了很重的一跤,大家都说她遭报了。毒打后,狱警刘亚东、孙丽敏把我们在床边铐了整七天,长时间铐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我们用拖鞋垫上坐,刘亚东看见就给踢开。

2. 强制穿囚服

二零零二年九月末,强制我们穿囚服,我们拒绝。狱警王秀荣、李秀锦把我和邹继琴、王英霞、鲁秀琴、于海艳、马汝俊又铐了半个月,我们被铐坐在带棱的小塑料凳上,深秋阴面的房间很冷,我们穿的都少,大队长何强不让我们加衣服,狱警礼永波故意开窗户冻我们。在这期间犯人王杰偷我一百元钱票,后虽然被要回,她却寻机报复,我走路她当着狱警程森慧的面踢我,晚上我上厕所她也骂我,借我的方便面也不还。

3. 强制“转化”

二零零二年十月末,强制“转化”。早上四点多,要我们起来集中在三楼一个屋里,约束坐姿,看诬蔑大法的光碟,谁要闭眼,就体罚,经常坐到半夜。念诽谤大法的书,不念就不让上厕所,还打人。

十天后,我们被带到二楼强制写“五书”,我们拒绝。狱警林伟、刘亚东给我们上大背铐,高杰还踢我,一直铐到晚上七点多。还欺骗瓦解我们,让我看谁谁挺不了写不炼了。

在八中队,狱警洪伟、张艳继续强制“转化”我们,让我们写“三书”,因为不写,洪伟私自扣押家里给我送去的食品和笔本用品。她把我家送来的吃的分给其他人,并说你写“三书”就给你。因我们拒绝写“三书”,狱警就用大背铐折磨我们。

4. 强制抽血

强制用很粗的注射器给我们抽血,不抽,就坐铁椅子,强行抽血。

5. 强制签订“帮教协议”

二零零五年三月,劳教所强制签订“帮教协议”来迫害大法弟子,我们拒签,并喊“法轮大法好”,被四个犯人拖拽,被男狱警毒打。我的手被拧到背后,铐在铁床上,还要求我写周纪实。不写,男狱警用胶皮棍打我,警戒科长徐金利用电棍电击,用脚猛踢我的脸,脸被踢变形,嘴因脸变形也张不开,嘴唇肿的特别高。狱警弄虚作假,把我手铐着涂上印泥强行按手印。

6. 做奴工

挑小豆、做手机套、编汽车坐垫。有的原材料有毒,有人出现不良反应。从早干到晚,吃的是没油的菜叶汤,变色的馒头,体力严重透支。无数次的大背铐等酷刑折磨,满身都是伤痛。剪手机套时,手肿的握东西都费劲。狱警刘亚东还要我们给她干私活,让我们给她拆洗她家的旧棉裤。

7. 家人被伤害

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多,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当年只有十五岁的孩子面对妈妈被抓,爸爸上班不在家,看着空荡荡的家,幼小的心灵倍感孤独寂寞,这些年没笑过。丈夫因家中冷清不愿回家,难耐的寂寞使他产生离婚的念头。婆婆看到儿孙的痛苦心中更加难过。我年迈的双亲看到别的子女围绕身边独缺我,伤心落泪,其他亲人也因我受折磨而忧心。

二、非法关押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因讲真相被人构陷到前进公安分局,并被绑架,搜走随身物品。队长王连民因我不报姓名打我,并在劳教票上谎报我拿了四十、五十份真相材料,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先在看守所关了二十九天,犯人搜身,勒索我钱,她们买肥皂,见我炼功,还骂我。

二零零八年六月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路上因我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打我并威胁我们不听话就用手里的高科技设备对付我们。

到劳教所,早起晚睡强制“转化”,狱警孙彦秀因我不“转化”,经常威胁我凑点材料送我去监狱,教导员张丽、大队长牛小云也威胁我,不转化加期。吃饭时,狱警何秋红刁难我不让我吃包子(每周一次),并说谁给她扣谁分。有时因没挂床头卡、没戴胸卡、没背报告词,被管理科狱警刘明、姜周责罚扣分(扣十分加一天),并连坐同屋人我不背也扣她们的分,无奈同屋的人轮番教我背。狱警李佳佳因为我没戴胸卡罚站一宿,腿又痛又胀。狱警孙彦秀逼我写周纪实、作业,我不写,她叫我回班蹲着。我不从,她使劲按着我蹲在马桶旁。不让上厕所,屋里放个桶大小号都在屋里,屋里弥漫着熏人的臭气。

1.做奴工

挑牙签、叠纸叶子,还定任务。原材料很重,有时还没吃饭,从楼下搬上五楼,完工后,再搬下来,累的手脚都不好使。因为拒绝奴役,狱警姜周用难听的话侮辱我,还要给我挂懒人的牌子。限制洗漱,有次早上,狱警姜周见我上厕所,把我和连保管仁风训斥一顿,并罚我倒一周马桶,还不许我打电话、接见。

2.任意加期迫害

狱警梁雪梅强制给大法学员卢青香灌药还绑她,我看不下去,给卢松开绑绳,狱警孙彦秀因此踢打我。时时监控,用犯人联保,犯人怕受牵连,讨好狱警,经常骂我,告我的黑状,我在四队被加期二十四天。强制检查身体、抽血,不让我说话,否则加期。

后来我被非法关押到三队出所队。管理科杨科长见我没戴胸卡,要给我加期。大队长刘巍关我紧闭,并加期二十九天,还挑唆犯人张洋虐待我。我告诉狱警吕配红,她纵容不管。还威胁我不服狱警要加重惩罚。

二零零九年十月,佳市国保大队的人和长胜社区刘玉霞主任把我接回,并说因加期,接了三次才接到,安庆派出所片警张国富要我签字,我拒绝,此后片警和社区主任还去我家骚扰过多次。

三、非法拘留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在佳市佳东商场发真相被人诬告到长胜派出所,绑架非法搜身还打人,后又转到建国路派出所并拘留我五天。结束非法拘留那天,拘留所索要三百元伙食费,家人没给。拘留所威胁不交钱就延期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8/两遭劳教折磨-佳木斯退休女工控告江泽民-333085.html

2015-01-26: 黑龙江省佳木斯大法弟子包丽霞被绑架 现关押在拘留所
2015年1月24日下午3点多,佳木斯大法弟子包丽霞在街上发真相资料时,被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长胜派出所绑架。后又被转送到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建国路派出所。理由是长胜派出所本“年度指标”已完成,建国路派出所缺一个“指标”,绑架包丽霞去顶。

当日19点后,包丽霞被送佳木斯拘留所,据悉,建国路派出所的办案警察说非法拘留5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6/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03650.html#1512522247-1

2009-09-12: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戒毒所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戒毒所三大队连续有10个月、不让反迫害、不配合恶警的大法弟子刘彦华、赵春艳,白天坐小木凳,晚上比其他学员晚睡,早上比其他学员早起1小时。有钱连咸菜大酱也不让买吃。有时恶警对刘艳华污辱谩骂,在精神上肉体上进行迫害。

恶警用手铐把刘艳华吊在床上层达7天7夜,不让睡觉。第二次还是用铐子吊在床上达5天5夜,不让睡觉。

大法弟子包丽霞反迫害,和警察讲把做好人的人都送到劳教所。四大队恶警让她在走廊站着,整整站了一夜不让睡觉,第二天上午又让她蹲在便桶旁迫害。大法弟子刘淑荣因为反迫害、炼功、被三大队恶警指使别的学员用绳子把腿给绑上、双盘打坐的姿式,达7天7夜不让睡觉还给加期4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2/208152.html

2008-05-24: 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靳彦杰、包丽霞被迫害情况的补充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靳彦杰、包丽霞外出讲真相时遭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绑架到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因当晚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孙成明在局里带班,是在孙成明的一再坚持下,法轮功学员靳彦杰、包丽霞才被送到佳木斯看守所。而佳木斯看守所对靳彦杰和包丽霞拒不接收,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人在与佳木斯看守所经过一番僵持和吵骂后,靳彦杰和包丽霞才被佳木斯看守所收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4/179090.html

2006-07-08: 2003年6月24日夜晚,李秀锦让我们写所谓的法轮功作业,卢静不写,李秀锦、王铁军、孙慧、祝铁红他们给卢静上了大背扣,卢静痛苦的喊着。他们立即将卢静的嘴用毛巾给捂上了。第二天要迫害我们,蔡荣、于晓华、程汉波、包丽霞、戴丽霞、杨凤英、黄金荣、关迎春反迫害,抗议劳教所的暴行,割脉,当何强带领着慕振娟、刘亚东、高晓华、犯人何亚芹、王洪艳等将我们毒打近一小时,何强给了我一嘴巴子,刘亚东对我拳脚相加,慕振娟一脚踢在我的右眼眉上,我一下坐在了地上。刘亚东用鞋子把黄金荣打了近半小时,蔡荣的耳朵被高晓华打的好长时间听不见声音,杨凤英、程汉波、包丽霞被打的脸都变形了。何强下令将我们八名女大法弟子关在二楼单间,给我们背扣在床上,手铐扣进了肉里。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8/132458.html

2006-07-08: 张春枝被打得不能直立走路;高翠兰被打得一只耳朵淌血;苏艳华的头被打得麻木无知觉;包丽霞被扣在床上,一男干警用皮鞋踹脸,嘴唇翻肿,青紫,脸变形。上食堂吃饭时恶警嫌学员走的慢,警察周佳会下令让这些人在太阳最热的时候晒。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8/132459.html

2005-10-03: 佳木斯劳教所是人间地狱
2002 年5月13日,在佳木斯劳教所因摘诽谤大法的牌匾,我们几人被带走。恶警祝铁宏把大法弟子包丽霞、蔡荣、鲁秀芹、段秀玲、马翠红叫到一楼办公室,强制给我们戴上手铐,恶警祝铁宏、蒋佳男、胡平和李秀锦全上来打我们。打完后把我们铐在铁床上,我们手被铐肿的象馒头,胳膊疼的没法形容。恶警刘亚东也参与了这次迫害。

2002年7月中旬,大法弟子包丽霞、鲁秀芹、王英霞因不坐小凳、不听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广播,被恶警周佳慧、刘亚东、孙立敏带到楼下,周佳慧打我大嘴巴子,打得我鼻子淌血,一脚把我踢倒在沙发上。祝铁宏打我一个大嘴巴,然后把我铐了7天。当时正是最热的时候,恶警不让我们洗漱。我们坐在地上,垫坐的拖鞋都被刘亚东踢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3/111668.html

2005-05-28: 追查佳木斯劳教所恶警刘亚东犯罪事实的报告
2002年5月13日,法轮功学员张立娥、罗桂华、杨丽娟摘掉诬蔑师父的牌子,遭恶警刘亚东等铐刑迫害11天;法轮功学员蔡荣、包丽霞、鲁秀芹、段秀玲、马翠红等得此消息后,绝食抗议对同修的迫害,也遭恶警刘亚东、祝铁红、蒋佳男、李秀锦的毒打,被施以铐刑双手反铐24小时。同年7月,法轮功学员王英霞、包丽霞、鲁秀芹等不听谤师谤法的广播,遭恶警刘亚东、周佳惠、孙丽敏等的迫害,逼“坐小凳”不从,便施以铐刑,坐凉地7天之久。

2003年6月26日,法轮功学员蔡荣、程汉波、杨凤英、代丽霞、郑迎春、马晓华、费金荣、包丽霞等因不写“作业”被强迫坐在地上,恶警刘亚东动手打她们的嘴巴子,恶警慕振娟拿鞋底子狠抽她们的脸,都打变了形,嘴被打肿得向外翻翻着;恶警刘亚东等将马晓华拖進屋里绑在床上,床板只有一张,6、7寸宽,一动也不能动,吃饭和上厕所时才解开,直至绑了一个月,导致马晓华现在还不能正常走路,上食堂吃饭都得好几个人抬着去;刘亚东还把不写“作业”的费金荣拉到外面毒打,又扯進屋里毒打,不停的狠打她的腰部。

2004年12月,法轮功学员包丽霞被用刑坐地25天后,脚脖子肿痛不能走操,恶警刘亚东指使劳教犯拽着她走。几天后,刘亚东又亲自手打脚踢的迫害包丽霞,并强行推着她走操,致使包丽霞踉踉跄跄的直往前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8/102771.html

2005-04-01: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因拒签所谓“帮教协议”,于2005年3月2日再次被该劳教所恶警暴力残害。

3月2日上午9点后,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带回三楼,先是搜身查有无“经文”,接下来逼法轮功学员坐小凳严管,恶警队长于文彬命令强制签字,恶警王欣等五名恶警手持电棍、橡皮棍,胁迫法轮功学员在“帮教协议”上签字,不签的就用电棍一顿殴打。打手们用拳脚毒打法轮功学员,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的颈部、嘴,拽法轮功学员的手强迫在“帮教协议”上按手印。

法轮功学员包丽霞脸被打变形,嘴被电的直吐血沫。

3月9日下午,劳教所医务人员要给法轮功学员抽血,声称是化验乙肝。可化验乙肝应该提前通知不吃饭,而且化验抽血也应经当事人同意。在不告诉真正化验目地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不同意验血。恶警强行抽血。法轮功学员马汝隽被恶警队长王欣硬拉出去扣在铁椅子上强行抽血。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已被“大背铐” 酷刑折磨的身体极弱,王玉红在“大背铐”酷刑下导致左手伤残,王英霞右手在“大背铐”酷刑下导致伤残,佟丽、包丽霞一只脚伤残,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毒打、“大背铐”致胸腔疼痛,有的门牙被打掉,有的双目模糊,……在这种情况下,劳教所还要强行抽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从胳膊上一点一点往出挤血,也达不到恶警要求的数量。这不是人间地狱是什么?

2005-03-22: 2002年5月13日法轮大法日,包丽霞等5人摘掉了劳教所挂的诬蔑师父、大法的牌子,被恶警祝铁宏把她们带到一楼办公室用手铐一个套一个铐上,用电棍打,打完了把她们5人铐了24小时。

2002年7月中旬,劳教所放诬蔑大法的广播,包丽霞等3人被铐,恶警周佳惠打了包丽霞后铐了她七天,是祝铁宏指使的。2002年9月20多号,包丽霞因不穿劳教服,包丽霞被恶警王秀荣、李秀锦戴上手铐,扣了14天。14天那天又给上了“大背铐”酷刑,逼写保证才解除背铐,是恶警大队长何强指使的。王秀荣、李秀锦当时不是她们中队的,孙丽敏是她们的中队队长。

2002年11月3日,被逼写“决裂书”,恶警刘亚东,林伟、高洁给她上“大背铐”酷刑。刚过完中国新年,2003年2月份,恶警洪伟、张艳、给她上“大背铐”酷刑,逼写“五书”。2月26日,包丽霞等8人被严重迫害,铐在水泥地面上25天,强迫腿必须伸直,造成后果。现在脚脖子肿得很粗、脚面骨头高、手指头又肿又疼,腿走路有点瘸,胳膊也疼,全身骨头摸哪哪块疼。

2003年6月26日,因不写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作业,恶警何强、张晓丹指使刘亚东、高洁给她戴铐子,铐了25天。

2004-12-24:12月14日上午,在走操时间,大法学员包丽霞因为长期被迫害,脚肿走路慢,干警刘亚冬拽着她的脖领连拽带踢。干警礼永波说她是装的,大骂包丽霞。赵秀云跟不上队伍,李秀锦气急败坏的把她拽出来打嘴巴,然后又把她拽到没人的车间凶狠的拳打暴踢。尽管赵秀云穿着棉裤加绒裤,腿上竟然被踢掉一块肉!残暴至极可想而知!赵秀云说:“你打人犯法!”李说:“犯什么法?你告吧!告也告不倒的。”十名大法学员被她们连打带骂逼着走了八圈,近一个小时不让進屋。她们多数是年龄大、身体不好的学员。

2004-12-02: 我因为坚修大法被非法绑架到黑龙江佳木斯劳教所劳教,以下是我劳教所遭受迫害部份事实:
2002年5月13日早饭之前,同修们摘掉了劳教所挂的诬蔑师父、大法的牌子,被恶警带走。我们一共五个人绝食抗议,被恶警祝铁红带到一楼办公室,用手铐子戴上一个圈把我们连在一起,然后开始打我们。打人的恶警还有蒋佳男、李秀锦,祝铁红用电棍电我们。然后刘亚东等人把我们24小时反铐在铁床上,我们5个人胳膊全肿了,手背肿得像个馒头似的。

2002年7月末,劳教所播放诬蔑大法的广播,我们三个同修拒绝坐小凳听,被恶警周家慧带到一楼办公室连打带踢,打嘴巴子,一脚踢得我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鼻子被打出血了,打人的还有祝铁红。恶警周家慧给我到上手铐子,一天24小时,戴了整整7天,其间不准坐板凳,不让洗脸。

2002年9月末,劳教所让我们穿劳教服,我们不穿,恶警王秀荣、李秀锦、田春梅等人强行给我们穿。恶警王秀锦、李秀荣给我戴上铐子铐了15天,后来又戴大背铐,恶警程森慧、孙立敏也对我连踢带打嘴巴子,戴铐子期间把我们放在水房的隔壁,没有暖气,很冷,恶警把我们穿的棉袄扒下来,不让关窗子,白天正铐,晚上反铐,坐的板凳是塑料的,凳面都是带楞的。小便还限制次数,上午一次,下午一次,经常憋尿。恶警让刑事犯看着我们,不让闭眼睛。

2002年10月末,劳教所强制我们在三楼坐小板凳,腿立起来,手放在膝盖上,腰坐直,一直从早上起床坐到半夜11、12点钟,闭一下眼睛就增加时间。一个挨一个不准超地砖线,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录像,强迫念诬蔑师父的书,不念恶警就打。10天后把我们带到二楼洗脑,我不写“五书”,恶警林伟、刘亚东就给我戴上大背铐,高杰还踢我,下午一直铐到晚上7点多。

2003年春节,恶警洪伟、张燕又给我戴上大背铐逼迫我写“五书”,铐子戴得非常紧,都卡在了肉里。

2003年6月25日,晚上已经8点多了,恶警李秀锦把我们一个个的叫到走廊,因为我们的作业没有按她们的意思写。凡是不写的都戴上大背铐,带到一个屋里,开始对我们一顿毒打,恶警刘亚东打我嘴巴子时,因为我没躲,穆镇娟看了说:“你还不躲!”,她把别人穿的塑料底鞋脱下来打我的脸,我的脸都变形了,眼睛也变形了,打完了给我们戴上手铐子叫到另一间房子里问话,穆镇娟还不解气,又打了我一个嘴巴子。她们把我反铐了30小时又换正铐,这样白天晚上带了25天手铐,在水泥地上腿必须伸直,20多天才让洗漱,闭眼睛刑事犯就打,上厕所也受限制,我和一同修小声说话,李秀锦看见就踢我、打我,胸部硌在铁床上,疼痛难忍。后来摘下铐子时,我的脚变得一瘸一拐的,到现在还肿着。

劳教所恶警对我们非打即骂,家常便饭。我们做好人没有错,却在这里遭受非人折磨。我们所有大法学员要求无罪释放!

2004-03-21: 7月中旬,大法弟子包丽霞、王英霞、鲁秀芹,我们三人由于不听诽谤大法的广播,周佳慧就把我叫到办公室开始打我,拳脚相加,把我打得鼻口川血,然后又铐了我们7天,坐在冰冷的地上,什么也不让垫。我绝食,恶警孙丽敏踢了我一脚。

2004-03-16: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至68岁,下到18岁,甚至还有残疾人,各行各业都有,有干部、工人、农民、学生、教师、商人、警察等,多人被折磨致伤致残,数人被折磨的精神失常,有很多人被超期关押,或被第二次非法劳教,有一家几口的都被劳教的。

佳木斯市东风区(49人):包丽霞(27委,41岁,3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4-01-21: 2003年6月26日,佳木斯劳教所七大队中队[女队]因为法轮功学员30 多人没有按照队里无理要求的所谓考试内容答题,晚上恶警李秀锦找这些学员谈话,大法弟子卢静坚决不按她们的要求答题。当时就被恶警李秀锦给上了“大背铐”,惨叫声非常凄惨,因为上大背铐这种刑罚令人疼痛难忍,生不如死。第2天大法第子蔡荣,马晓华,戴立霞,杨凤英,郑迎春,包立霞,费金荣,程汉波也遭受“大背铐”酷刑。

大队长何强,恶警洪伟,穆振娟,刘亚东。还有几个刑事犯人,把她们8个人关在一个小屋里,拳打相加,一顿毒打,长达几个小时,大队长何强把蔡荣打了一阵大嘴巴子,当时就打得顺嘴和鼻子流血,脸也肿了起来,恶警将她铐在床上长达20多天。然后将她们都关在楼上的一个小屋里。背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长达一个多月之久不让睡觉。不让穿厚衣服,到了晚上还开着窗户冻她们,一个多月不让出屋。白天背着,晚上再缓过来铐。

在迫害中劳教所大夫给她们每个人缝一针要收20元钱,進行经济勒索。事情发生之后,上级为此事来劳教所调查,大队长何强欺上瞒下,安排了一个刑事犯人,事先告诉她说根本没有这回事。来欺骗上级,借此蒙混过关。掩盖事实真象。

2002-01-22:包丽霞 女38岁 佳木斯市东风造纸厂 2000年11月因进京上访被抓,在驻京办事处被强行搜身,搜去100元钱,单位接人时曲显锋向单位索要2000元人民币,4天伙食费280元(每天馒头加咸菜),回佳后送看守所非法关押23天,家人托人将我保释出来,收伙食费460元,人情花了1400元(公安局温启华)。因我不写保证,要将我送洗脑班,我被迫离家出走。后因我丈夫背着我写了保证,我去东风分局送声明,离开后,恶警跟着我叫我回分局,我不去,就叫来警车把我带到安庆派出所,隋所长骂老师、骂大法,强行审讯。单位何香兰打电话监视。我单位领导还上我丈夫单位,让给我丈夫放长假,在家看着我,被拒绝,单位停发了我的工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23618.html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21-05-21:佳木斯市友谊路派出所
地址:长安东路政府三号楼和四号楼中间
邮编:154004
区号:0454
接警电话:8582590
所长 8582590
张 鑫 副所长(女) 8582590 15590902555 13351341777
钟 强 副所长 6572399 18724545388 15945451332
赵 超 警察13194542100
赵 猛 警察13903688297
梁 雨 13904549503
王健羽  13664543932
卢恩渤  13351666211
李准 社区警察18745493955
王君 社区警察18204549000

佳木斯市长虹派出所
姓名 职务 警号 手机号
岳勇 所长 054074 15245480111
魏素云 教导员 054105 13846170960
李佳辉 副所长 053705 15946582222
张佳 副所长 051207 13504547859
杜锋 副所长 053734 15845401202
王宏滨 警察 054230 18904543351
孙德斌 警察   18804548345
杨谨睿 警察 054224 13039601800
朱旭涛 警察 051228 13258606869
李冰 警察   15331873522
王君 警察 054195 18204549000
赵鑫龙 警察 054292 15765148886
高旭东 警察   18324546567
张雯彬 辅警 女  13644541448
白娇茹 户籍警察054115 18245475430
历功 社区警察051235 13359559058
周广学 治安警察054119 13796354855
刘勇 治安警察054148 13945475236
张殿东 治安警察054129 13945453397
杨宝柱 治安警察054083 18304542229
彭国红 治安警察054230 1384545399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世界上有哪国的法律不许人闭眼─ 佳木斯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更多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7/10702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