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06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葫芦岛市(锦西市) >> 谷长琴(古长琴,谷长芹), 女, 58

个人情况: 原葫芦岛市南票区缸窑岭镇医院医生,辽宁锦西市辅导站站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葫芦岛市南票区缸窑岭镇
拘留时间: 2002年5月31日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六年,现已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不能说话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4-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7-11: 做好人陷冤狱九年 葫芦岛谷长琴控告江泽民
谷长琴,女,五十八岁,原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缸窑岭镇医院职工,因为坚持修炼和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谷长琴十几年被持续关押、迫害,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劳教和判刑,共九年,家人承受压力的株连迫害。谷长琴无论在哪里,都按照真、善、忍做更好的人,她身边的警察和犯人也渐渐明白了法轮大法好。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谷长琴女士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投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一、修炼法轮大法后,做更好的人

我是一九九四年末看到《法轮功》这本书的,平时除了工作外,很少接触社会上的人和事,莫名其妙地寻找着什么东西,看完书后,震撼了我的心,原来自己要找的东西都在书里了,后来,又请到了《转法轮》,书中的法理深深地吸引了我,从此正式走入了修炼。

师父教我们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在日常生活中,我努力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们医院的厕所是集体大公厕、赶集的、来往路过的、门前做生意的、后院小学生都来这里如厕。常年脏乱不堪,修炼后,我认识到没人打扫,我就来打扫吧,给大家提供个干净的如厕地方。没学大法,我是做不到的,大法让我无怨无悔无恨,让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

而且在我们这些学大法的人中,看到别家的孩子都如同自家的孩子,亲朋邻里之间有意见的化解后和睦相处了,再也没有因自己得失而大动干戈的事,找政府找领导闹事的没了,这神奇超常的功法,于个人、家庭、社会、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

可江泽民用尽古今中外的残酷血腥卑劣手段,不惜动用整个国家全部人力、巨额财力迫害这些好人。

为大法说公道话 被非法劳教三年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我去了北京,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一起学法交流,警察又扮成大法弟子打入住处,我们被绑架了。我戴着手铐在公交车上,一个外国人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我告诉她,我是好人,是大法弟子,她点点头。警察把我们绑架到一个办事处,南票区公安局的皋科长、缸窑岭镇派出所警察王玉凡先把我送到当地拘留所,后转到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警察给我用刑、戴手铐脚镣、一条又窄又长的木板,把双脚锁上,只能坐,不能躺,看守所所长李立新说:为啥给你用刑?因为你是“头领”。几十个大法弟子绝食,警察们大打出手,打完了,问我们吃不吃饭?不吃饭接着打?公安局的蔡局长企图“转化”我的思想、信仰,我告诉他我学大法后的变化,最后他说,我是来做你的“转化”,结果你把我说服了。

十五天后,警察把我送回单位。不管是公安局局长还是派出所所长,还有警察,来我的住处次数增多,想来就来,一次后半夜两、三点钟把我叫醒,女儿惊吓的问:他们这是干啥,不让睡觉,心吓的突突的跳。他们就是怕我再去北京上访。

由于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被非法劳动教养三年,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

后来,听同事说:你被非法带走后,我想你的孩子没人管,出事怎么办?到了晚上,我去看孩子时,发现门也没关,孩子正蜷缩在床与桌子的夹缝中,不顾一切的哭。孩子实在太可怜了,她和孩子一起哭。十四岁的孩子,悲苦、痛心、孤单,妈妈被关在看守所过着比战犯俘虏都悲惨的日子,孩子在吃着百家的饭。这场人间悲剧是江泽民亲手酿造的。

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初到马三家劳教所,七八个人住在一起,跑步、铁砂子擦卫生间地,越冷的时候,越让我们去外边干活。那天下着雪,让我们去抱埋在雪里的白菜,不干活,就对着风口罚站,把我们的手冻的麻木、胀、疼,警察嘴里还在污言秽语的骂。一次,把我们集中在一个大屋子里迫害,我们大家背《论语》,五、六个警察,女的手持电棍堵在门口,男的进屋没头没脑的乱打,头发被揪掉的、衣服被扯破的、衣服扣都扯丢的,警察打累了,喊着累了住手了。大法弟子全体抗议,院长与大法弟子对话,口头应承,还是继续干着邪恶的事。

那日,我们在屋里背法,进来一个象男人的女人,叫李凤连。李凤连整个外形全是男人的装束,就是因为经常打人而越来越心狠手辣,长的也男人样了。李凤连进来就打,挨个的打,没有打不到的,把我也打的吐了一堆血。

因为师父在法中教导我们,真修弟子必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队长来了,我们说:犯人为啥打我们,谁给她的权力?看我们被打的到处是血,另一个队长就问那个犯人,谁让你们打她们的,她们和你不一样,她们都是好人。以前我给队长讲过真相,她知道大法是正的,大法弟子是冤的,她时时的保护着大法弟子,那次和她讲过真相后,她知道了我女儿没人照顾的情况,要用自己休息的时间去看我的女儿,给孩子送点钱,我谢绝了。后来,我被调到另一生产大队,再后来,听说她和那个队长看不了坏人管好人,坏人打好人,就调走了。

在新大队,我洗漱、打饭、走路、干活都有两个包夹一前一后的跟着,晚上睡觉也一左一右,不让和其他人说话,没有一点自由。每天长达十二、十三小时做着苦工,遇到加班要十五、十六小时,还要每周按照标准答案抄交作业,第一次交作业我没有按规定的写,犯人头韩小霞狠狠的打了我一个大耳光。我没人接见也没钱,一件劳改服和一件旧线衣,洗完这件穿那件,夏天汗不断,衣服都是湿的,李姓狱警把她女儿的衣服和替换下的新短袖警服拿给我,还买包子,又把犯人接见的好吃东西送给我,都被我谢绝。

后因身体状况,我被调离机台,去了案板,对面的犯人经常听我讲大法中的事,她说法真好,回家她也学,叫我出去就给她准备书,回家和我联系,她家有多余房子,叫我到她那里去住,一起学。她真的变好了,非常明显。大队长就问她,白凤岐你也学大法了?她答道:大法不好吗?你看我们这些犯人好吗?虽然她是犯人,但在警察面前,在大队长面前不怕加期,一身正气,证实大法好。

后来进入思想“转化”阶段,整天的看“转化”录像,队长和“转化”的人,“转化”他人的思想,由一个人到两人或多个人围着“转化”我。不“转化”就变着法的挖苦、讽刺,进行精神上的摧残。再不“转化”,就把外所的高手请来。我就奇怪,“转化”什么?“转化”到哪去?做好人还有错吗?后来白天干活,晚上不让不“转化”的学员睡觉。犯人头何立赖告诉我,张指导让我看着你今晚不让你睡觉面壁罚站,被我挡过去了。

身体上的重负,精神上的压力,心灵上的摧残,身体出现了呼吸困难,吃饭下咽困难,说话困难,教养院让我去看病,我坚决不去,教养院硬把我抬到教养院的医院和对口医院,结果是:颈部多个结节,腹部有肿块。教养院把我送回原工作单位。

女儿的心愿

回来后,孩子告诉我:妈妈我想您,自己许下心愿一天叠一个千纸鹤,叠完三百六十五个,妈妈就能回来,如同神助,真的一年我回到了孩子的身边。看见瓶子里成群的千纸鹤,还有她叠的小星星,多少的心血呀,可怜的孩子是怎么过来的,一天天的在思念中期盼着妈妈的归来。那苦那难只有孩子自己在默默的无奈中深深的体味着忍受着承受着。我问她,妈妈被迫害,你不觉得低人一等吗?女儿懂事地说:您又不是坏人,我为什么要低人一等。

在多次被骚扰、绑架

可是没过多久,同修们和熟知的人来看我,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不顾我的死活,强行把我送进教养院,同时抢走多本大法书、法像、香炉,一同拿到教养院。教养院第二次把我送回。没几天派出所又把我骗去,当时所长不在,屋里的警察告诉我,还要把你送回教养院,我走出派出所,立刻打车被迫离开住地,流落异乡。后来迫害我的所长恶报车撞树上当即死亡,保护我的警察调到外地当了所长。

南票区公安局下了通缉令,在全省范围内通缉我。在一次打电话时,被南票区公安局局长皋科长,还有缸窑岭派出所毛文臣把我绑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劫持到南票区拘留所。绝食三天时,锦州市警察又把我绑架到锦州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看到我身体情况拒收,逼着绑架我的警察去医院看病,在市医院的二楼,一个警察要把我推下去摔死,被另一个警察拦住。检查出有问题也不放,硬送进看守所。反迫害绝食六十三天,拒绝灌食,鼻子插不进管,就从嘴里插,把我两侧的牙用铁器撬坏;拒绝打针,警察就给我坐老虎凳子,人瘦的皮包着骨头。有一次心跳听不见了,看守所怕死在那里,催办案单位。

遭冤判六年 在大北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把我抬到沈阳大北监狱,非法判刑六年继续迫害。

监狱直接把我铐在死人床上,两路输液,针扎的无数,有一次我记着记着都给忘了,两手、两胳膊、两脚、两侧踝部全扎到了,不知多少次了。

记不清几个月后,把我送到“精神病小队”。这里的精神病犯人不是打死丈夫的,就是杀死婆婆的,杀死自己孩子的,有期的,无期的,死缓的,一张大木板炕上每人一小条,两个精神正常的罪犯昼夜看着我。院长海军几次去沈医大给我看病,检查出脑袋里又有问题,必须用一种药物做进一步检查,我坚决反对看病。于是他们把我的女儿、哥哥叫去,问女儿的意见,孩子说:我尊重妈妈的选择,哥哥也是同样。海院长曾善意的和我商量,把你的病治好,用不着你花钱。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把自己归于法中,生为大法来,死为大法去。如果不是江泽民灭绝式的迫害,怎能让如此多的人为了迫害跟着他泯灭人性、丧尽天良。后来调换来张院长,不知她是怎么把我俩个哥哥从外省叫到监狱的,就是要钱,给钱了,还是不让见人。半年以后队长把这事告诉了我。

后来又调换来王院长,和一位新来的杨队长,她们还要给我看病,我坚决不去,杨队长就叫我签字,我不加思考的写了:本人不看病。后来想不该给她们签字,就找杨队长要,杨队长不给还很生气。身体曾出现高血压、心肌缺血、心跳过速,在三十三天的绝食中的第六天出现生命危险,监测器看不到血压,医生们立即抢救,王院长来了还问是谁让抢救的!那时根本不把大法弟子生命当回事。在信师信法中不打折扣,一个正信走过了六年的大牢生活。

被迫害 无家可归 家人承受重负

从监狱里出来无家可归,原来在单位住宿,新承包人按现有人数承包了医院。没有我的工作,也没有了我的住处。非常感谢同修,是他们给我租了房子,准备了一切。

我八十岁的老母亲,带着惊吓、思念、牵挂、遗憾离开了人世。女儿身心承受超负荷的压力和打击,派出所为了找到我曾给她施加很大的压力,孩子这么多年都是在惊吓中度过的,靠打工维持生活,走过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日。

我的哥姐,奔波在看守所、监狱,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与时间,多少年啊,我的姐姐在监狱附近打工,把挣来的钱和他们手里的积蓄都花在了我的身上。还有两个孩子,因为一个没有接通的电话,派出所说是我打的,给他们家翻了个底朝天,屋里屋外没有翻不到的地方。更不可思议的是:派出所竟从买我机器的人那里还抢走买机器的钱……还有多少事情不知道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1/做好人陷冤狱九年-葫芦岛谷长琴控告江泽民-350933.html

2007-03-08: 请知情人提供辽宁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谷长琴的近况
据悉,前段时间辽宁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谷长琴被辽宁省女子监狱七监区的恶警迫害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请知情人提供她的近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8/150402.html

2006-11-11: 辽宁省女子监狱仍在迫害大法弟子谷长琴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葫芦岛大法弟子谷长琴的哥哥和女儿来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探望被非法关押的谷长琴谷长琴当时不能走路,说话吃力,让人听不清,一小时的会见时间明显坐不住,家属与狱方交涉要求将病重的谷长琴接回家,但负责接待的医院监区的王大队长、三小队的杨队长搪塞说:谷的现状要办“保外”,必须履行必要的手续,做医学监定确诊才行。并说谷以前做过CT,脑内有阴影,必须再做加强CT检查,因此需要先打一针,有过敏反应者有生命危险,必须经过家属签字同意。

狱方并声称:“谷长琴是四年前由锦州第二看守所用担架抬来的,当时虽然病的很重,但没有急性传染病,没到快要死的程度,我们就收了,四年来一直这样。”意思是谷长琴被迫害成这样的责任在锦州第二看守所。

但事实上,不能行走的人监狱违规接收,这本身就是监狱的责任,而且,这样的人监狱已经关了四年,这都是监狱推卸不了的责任。此外,在谷长琴已经不能行走时监狱仍然违规接收,狱方根本就没有按所谓的“法律程序”,如今要办理保外就医却突然要求“履行手续”,这不过是狱方继续迫害谷长琴的藉口和托辞罢了。

谷长琴,女,一九五七年出生,在葫芦岛市南票区缸窑岭镇医院牙科工作,原籍黑龙江。因修炼法轮功曾多次遭受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依法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至生命垂危之际,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一日被教养院送回家。刚到家六天,又被南票区缸窑岭派出所所长郝树山等不法警察绑架送回马三家教养院,期间再次饱受迫害,经诊断患了癌症(病历现存于马三家医院),才于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被马三家再次送回家。到家后,谷长琴坚持学法、炼功,不久康复。然而,缸窑岭派出所所长郝树山再次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把谷长琴骗到派出所,逼她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妄图以此迫害,谷长琴幸运走脱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日,谷长琴往家打电话被监听,三十一日被南票区公安分局不法警察绑架,两天后谷长琴身体又出现病态,送到哪儿也不会被接收(教养院、监狱),在所长郝树山的坚持下,南票区公安分局将她推给了锦州公安局,关押在锦州市第二看守所。在以后的日子里谷长琴吃不下饭,吃了就吐,日渐消瘦,虚弱,只剩皮包骨,走路需要人搀扶。 二零零二年七月谷长琴被送到锦州市第二医院灌食,不久,被非法判刑六年。如今,谷长琴在沈阳女子监狱已经遭受迫害四年多,期间狱方也曾因为谷长琴生命垂危怕她死在里面而想放人,但当时狱方能联系到的家属却因为受中共谎言毒害、害怕被株连而没敢出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142218.html

2006-09-28: 大法弟子谷长琴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生命垂危
谷长琴是葫芦岛市缸窑岭镇大法弟子,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医院监护区三小队,因长期关押和迫害,导致谷长琴已瘫痪,不能说话,骨瘦如柴,家属多次去监狱要人,但狱方却百般刁难,拒不放人,并让家属同意给谷长琴打一针不明药物单上签字方可接回,因家属未同意,因此谷长琴还在被非法关押,生命时刻处于垂危状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8/138885.html

2006-08-16: 谷长琴遭辽宁女子监狱长期迫害不能走路、说话
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缸窑岭镇大法弟子谷长琴,2002年从那时至今,一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现已不能走路,不能说话。

大法弟子谷长琴,女,51岁,葫芦岛市缸窑岭医院医生,99年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谷长琴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坚持个人信仰自由,坚持学法、炼功,却遭到女二所所长苏境和一群男女警察的残酷迫害:苏境和女警察手持电棍在门口堵着,男警察在屋里拳脚相加,有拽头发的,有把衣服全扯坏了的,拳、脚、巴掌、电棍一齐上。谷长琴的身体状况继续恶化,睡觉有时不能平卧,呼吸困难加重,颈部活动受限,腮侧、脸都肿了,吃饭长期处于维持生命的状态,進一点流食,教养院怕担责任,于2000年11月1日将我送回当地。于2000年11月11日又被送回马三家教养院折磨。2001年5月30日生命垂危,再次被送回当地。

2002年谷长琴被当地恶警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6年,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谷长琴被折磨得進食吃力、骨瘦如柴。被长期逼坐1-2寸宽的细板凳,坐骨神经被折磨坏死、萎缩,无法坐起。谷长琴绝食抗议迫害,被野蛮插管灌食,声道及胃被扎坏,无法说话,吃东西吃一口吐一口。

谷长琴家属几次探监,谷长琴都是被人背出来的。前不久家属再次探监,要求放人,辽宁女子监狱称:放人可以,但必须得给谷长琴打一针,算是体检,还得家属签字表示同意。家属追问是甚么针,监狱拒不奉告。由于不知道是甚么针,所以家属未签字,人也未能领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6/135710.html

2005-12-18: 法轮功学员在辽宁女子监狱遭死刑犯强奸
一名刚出狱的法轮功学员近日透露,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黄欣曾被扒光衣服扔進男牢,被死刑犯强奸。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谷长琴绝食抗议被扎坏声道及胃,已无法说话及進食。

以下是这名刚从辽宁省女子监狱出狱的法轮功学员透露的有关法轮功学员黄欣、谷长琴、于凤华遭迫害简况:谷长琴,约50岁,黑龙江人,现被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医院。谷长琴被长期逼坐1-2寸宽的细板凳,坐骨神经被折磨坏死、萎缩,无法坐起。谷长琴绝食抗议迫害,被野蛮插管灌食,声道及胃被扎坏,无法说话,吃东西吃一口吐一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8/116798.html

2003-10-25: 谷长琴,女,48岁,葫芦岛市缸窑岭医院医生,2002年被送進沈阳大北女子监狱折磨得進食吃力、骨瘦如柴。女儿去监狱欲接其回家,但监狱找藉口不肯放人,至今仍在倍受煎熬。

辽宁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谷长琴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18/46672p.html

2003-03-18:辽宁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谷长琴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我叫谷长琴,女,46岁,是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缸窑岭镇卫生所牙医。1999年10月13日,我依法行使公民的正当权利——进京上访,却遭致公安人员的非法对待:将我和另一功友铐在一起直接送回当地拘留所,因我绝食抗议,又被转至看守所,戴上脚镣,锁在一个约2米长、一尺多宽的木板上,强行灌食3天后,将我非法判处劳动教养三年。

1999年10月30日下午,我被送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一大队。我心里根本不承认这种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非法劳教,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坚持个人信仰自由,坚持学法、炼功,却遭到女二所所长苏境和一群男女警察的残酷迫害:苏境和女警察手持电棍在门口堵着,男警察在屋里对我们拳脚相加,有拽头发的,有把衣服全扯坏了的,拳、脚、巴掌、电棍一齐上,就这样它们还觉得打得不够,又在门口单个往外扯,一个一个地弄到别的屋里去“收拾 ”。即使这样,也没使大家改变,它们越打,大家越背我们师父的经文。

1999年11月中上旬,我们写申诉状递交到院方,要求将其转至省、中央,几天过后也不见回音。后来大家集体在走廊里炼功、学法,要求见院长。在我们背《论语》时,“四防”人员李凤莲说:“我叫你们背!”从前边到后边挨个打。李凤莲本是女人但却男性化,从说话声音到着装打扮都是男人样,个子虽矮却打人凶狠,在沈阳以打架出名,就是因为打人才被判教养。它专门往胸、脖子、嘴、头上打,打得我吐了很多血。队长来了之后,我指着地上的一滩血说:“看把我们打的!犯人有什么权力,凭什么敢打我们?是谁指使的?我们要请律师。”被打的学员中我能记住名字的有:戴丽国、崔雅宁、罗丽、屈姣、刘艳秋、周艳春、江新、王慧艳。

1999年12月,我被调到女一所二大队,和其它犯人一起参加超强体力劳动,每天都要劳动16小时或更长时间。有一天晚上没出工,让背写《劳教人员守则》,我不背,“四防”李凤清把我和杨虹、李鸿舒(另外两名大法弟子)叫到一个空房子里,让我们两腿竖直,两手着地,然后开始殴打我们。我要求找队长,她却不让,直到她打累了,打不动了才罢手。夜间值班队长刘素文查岗,看见我正在炼功,就狠命地抽打我的嘴巴。因为我不认为自己是犯人,所以不写犯人作业,因此被坐班韩丽霞(吸毒犯人)狠抽耳光。在我因炼功而被罚撅时,坐班张晓芳用肘尖狠命地刨我的腰部。

在马三家教养院没有丝毫自由,每天24小时都在严密的监控之中,不经允许不能和任何人说话、打招呼,不让家人接见。原来是两个犯人看着我,后来因我向犯人洪法、讲真相,由此那个犯人得了法。此事被大队长知道后又给我增加了暗包夹,每分每秒都由3个犯人看着我,随时向队长和大队长报告。恶劣的环境、超负荷的劳动、精神上的压抑、肉体上的摧残,使我每月一次的月经停止了8个半月,说话声音由大变小。2000年10月下旬,说话就更费劲了,到后来只能用笔写了。因呼吸受限,吃饭下咽也是难事了。指导员李书环命令4、5个人把我抬去医院。沈医大超声报告单上写着几×几、几×几、几×几的多个结节,后初步诊断为结甲炎。后因我的身体状况继续恶化,睡觉有时不能平卧,呼吸困难加重,颈部活动受限,腮侧、脸都肿了,吃饭长期处于维持生命的状态,进一点流食,教养院怕担责任,于2000年11月1日将我送回当地。

回到家后,恶人仍然没有停止对我的迫害。2000年11月7日上午,南票区缸窑岭镇派出所所长郝树山带领四、五个人找到我的住处,将门踹坏闯进屋内,抢走我的书、磁带、法轮章、大法师父像、录音机等物品,并把我劫持进拘留所。在拘留所我滴水未进。三天后,拘留所打电话叫派出所取人,当天又把我送到区医院。缸窑岭镇派出所所长对于我的身体状况向局长作假汇报,于是2000年11月11日我又被送回马三家教养院。在教养院,派出所指导员张同光对大队长董宾说我在家能说话,(实际上当时我因说话费劲已经几个月都是用笔写了),为此三大队指导员张君还打了我。

再次回到教养院,我的处境越发地艰难了。一天晚上,教养院不知从哪里请来一个所谓“专家”,在中队办公室(在场的有教养院副院长孙凤武,女一所所长周谦),那个人问过我的年龄后,用手在我的脖子上摸了一下就说:“神经性的,没事儿。”(当时我的脖子活动受限制,超声报告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着多个结节),并告诉院长:“你们该咋做就咋做吧。”于是我又陷入了重灾之中。孙院长说我是装的,让给我加期。队长们不叫人给我纸和笔表达意见,六、七个叛徒不分昼夜地轮番地围攻我,向我施加压力,并给我灌食,种种折磨一齐向我袭来,逼我放弃修炼。

在此种情况下,我的身体除了表现出前述各种症状外,又增添了头痛(象要裂开似的)、腰痛、腹痛等症状,而且吃了就吐,后经马三家医院B超检查,诊断为占位性病变(即癌症)。于是马三家教养院于2001年5月30日再次将我送回当地。
* * * * * * *

后记:该大法弟子在家中仍受当地派出所骚扰,2001年12月28日派出所用车将其接去,威胁说再炼就拘留她,她找机会走脱,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5月 31日又被恶警绑架,被关押于锦州第二看守所,受尽酷刑折磨,身体已极度虚弱,大约在2003年1月又被送至沈阳大北监狱直到现在(明慧有过多次关于对谷长琴的迫害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18/46672.html

2003-02-24:辽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谷长琴,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由于邪恶的迫害,此同修现已骨瘦如柴,身体极度虚弱。谷长琴相依为命的女儿才17岁,没有任何经济能力照顾她母亲。

2002-12-26: 辽宁省葫芦岛市(原称锦西市)大法弟子谷长琴被非法判刑六年。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锦州市第二看守所,为抗议非法关押,现已绝食绝水达53天,骨瘦如柴,行动不能自理,已达极度虚脱状态,情况万分危急。

2002-12-06: 辽宁省葫芦岛市(又称锦西市)大法弟子谷长琴,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二看守所。她坚定地抵制非法关押,现已绝食绝水达31天,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2002-11-30: 原辽宁锦西市辅导站站长古长琴于2002年5月份被绑架到锦州第二看守所,由于古长琴绝食抗议,被恶警多次强硬灌食。

11月份,市公安局、610办公室联合公安各个部门、派出所数辆警车,把古长琴强行送往市二医院灌食,医院各处都是便衣。古长琴用大善大忍之心,向警察们洪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由于古长琴拒绝灌食,现不知被绑架到哪里,下落不明。

古长琴,今年47岁,94年得法,从2002年5月份到11月份一直在绝食抗议,现已骨瘦如柴。即使这样邪恶之徒还要把她判劳教,因身体条件不适合劳教被拒收。

2002-11-20: 辽宁葫芦岛大法弟子谷长琴,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第二看守所,因抵制邪恶的迫害,现已绝食20馀天,生命垂危,情况危急。

辽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谷长琴2002年5月31日在锦州被葫芦岛市南票公安绑架,后被劫持到锦州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近6个月。11月18日,10来辆警车、四个犯人将谷长琴抬到锦州市第二医院强行灌食。谷长琴已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不能说话,不能進食。现在谷长琴正在二医院被迫害。

2002-10-21: 辽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谷长琴被长期劫持 现生死不明
谷长琴,女,46岁,辽宁葫芦岛市南票区缸窑岭镇人(原籍黑龙江人)。

1999年10月末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劳教3年,送至马三家教养院。在马三家集中营长期的肉体与精神的摧残使谷的身心受到巨大的伤害,身体日益恶化,逐渐不能说话,后来发展到吃不下东西,吃了就吐。2000年11月1日谷长琴被“保外就医”送回家。

可刚回家六天就被缸窑岭派出所所长恶警郝树山等人绑架到看守所,11月11日又被送回马三家集中营。谷长琴的身体不断发展恶化,2001年5月30日谷再次被送回家。

回家后谷长琴还不断受到当地派出所的骚扰。2001年12月28日谷长琴被骗到派出所,恶警欲绑架她,她乘机走脱,被迫流离失所来到锦州。2002年5月30日谷长琴往家打电话被监听,31日南票公安分局恶警来到锦州将她绑架回当地,关押到看守所2天。

谷长琴保外后身体虽有好转,但没有恢复健康,送到哪儿也不会被接收(教养院、监狱),所以葫芦岛恶警将她推给了锦州公安局,关押在锦州市第二看守所。由于谷长琴身体不好吃不下饭,吃了就吐,日渐消瘦,虚弱,只剩皮包骨,走路需要人搀扶。

七月份谷长琴被送到锦州市第二医院灌食。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凌河公安分局三名恶警和一个开车的司机提审谷长琴,在二楼三名恶警要把她推到楼下,她不配合,旁边的司机说“别推了,怪可怜的”,谷长琴才免一难。谷已被批捕。由于谷长琴身体不好,吃不下东西,第二看守所还有一点善念的警察向上级反映,要求释放她,但不法之徒孙志安(原为凌河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由于迫害法轮功,踏着大法弟子的鲜血爬上了市610主任的罪恶位子)说:“死也不放。”谷长琴现在生死不明(有消息说谷长琴已被迫害致死,但无法得到证实),希望各界正义之士给与关注。

凶犯孙志安的电话:0416-2829611(宅) 0416-3159802(办)
锦州市第二看守所电话:0416-4588652
锦州市第二医院电话:0416-2812016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0/30/2821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21/38382.html

2002-06-23: 谷长琴,女,47岁,葫芦岛市南票区缸窑岭镇人。1999年10月份因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3年,送至马三家教养院,因坚持修炼,被迫害得说不出话来,难以下咽食物。2001年5月份,保外就医回家,2001年12月28日,又一次被当地公安绑架到派出所,她从派出所走脱,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5月31日,她从住处上街做衣服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2001-12-27: 在女一所被奴役劳动过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有:

姓名 年龄 住址 非法关押年数 现押地点
谷长芹 46 葫芦岛南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7/22052.html

2001-08-15: 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大法弟子谷长芹,2002年在锦州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遭受迫害。

在99年7.20邪恶势力对大法残酷镇压开始后,江××邪恶集团封锁了所有讲真话的渠道,谷长芹与多名大法弟子去沈阳政府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向人们证实法轮大法好,却被恶警押送到南票拘留所被关押15天后又押送到马三家集中营被非法判刑3年。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谷长芹坚持修炼,因她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遭恶人的残酷折磨。最后她被折磨得话不能说,路不能走,气喘不出来。最后怕出现生命危险他们担责任,只好给她办了保外就医,送回原地。

回来后,2001当地派出所不断对她骚扰,正常的生活、活动受到限制,被逼流离失所。2002年春天,谷长芹在锦州又被绑架,再次被送到臭名昭着的马三家教养院继续关押,并被判刑6年。2003年谷长芹的女儿去看母亲,回来说她母亲整个人骨瘦如柴,体重只有四、五十斤左右,身体虚弱得都不能动。可现在她还在继续被马三家这个人间地狱里的邪恶之徒惨无人道的迫害。

葫芦岛市(锦西市)联系资料(区号: 429)

2021-01-28: 葫芦岛市兴工派出所
史宝林 所长 13052699555 15134283333
袁守国 教导员 15566755431 13842920099
魏 朝 副所长 15042903590
刘 超 副所长 13998967718
张艳哲 代理副所长 13898797188
张春生 科员 15566755292
李晓占 代理副所长 13284291168 15142998997
王康旭 15040958778 王德新 18842992277周游 15668960706王浩 13942900278
郭云才 13704293677 些金刚 13898798855路孝军 18242929232于世龙 13591988555
赵玉梅 科员 15566755308 13842975877
唐海波 科员 15541488333
佟群永 科员 15566700005 13704291088
张万周 科员 13704290571

葫芦岛市化工派出所
刘久东 所长 15566755258 13470409355
李 强 教导员 15566755112 13704294433
张忠福 教导员 13194296655 13942926655
刘春阳 副所长 2701904 15566755524 13898297888
王 贺 副所长 13842987257
赵 剑 副所长 15184088999
王晓楠 副所长 13904290830
张 帅 副所长 13842926411
吴克军 副所长 15042955858
曹洪喜 科员 13942928975
杨怀民 主任科员 2701906 13998941252
赵 丽 科员 2705093 13909890222
娄延豹 主任科员 2705402 15566755324 13504297527
王铁良 科员 13243970808 13464490808
柴志晓 科员 1504090223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29)

2007-03-08: 主要责任人:科长 董芳(电话待查)
恶警 王健(电话待查)

沈阳大北女子监狱电话: 024-88905055
锦州市第二看守所电话: 0416-4588652 0416-458853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12-14: 辽宁葫芦岛南票区迫害大法遭恶报九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4/144649.html

2006-08-17: 就发生在身边的迫害致葫芦岛缸窑岭镇居民
缸窑岭镇全体居民:

大家好!当您在树荫下消暑乘凉;当您与朋友们聊天侃谈;当您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时,您可曾知道发生在你们身边的迫害?缸窑岭镇大法弟子谷长琴自1999年以来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中共恶党反复关押,累计已被囚禁达5年之久。目前她仍被劫持在辽宁女子监狱,人被折磨的不能走路,不能说话。家属几次去接见,谷长琴都是由犯人背着出来的。

谷长琴,女,1957年出生,在葫芦岛市南票区缸窑岭镇医院牙科工作。修炼前她个性很强,私心较重,处处为自己算计,身边几乎没有朋友。1994年她喜得大法,整个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她性格变得开朗了,工作中任劳任怨,遇事总是为别人着想。那时单位的厕所脏的進不去人,她就主动的把厕所打扫干净,以后便经常去打扫。她受到医院同事们和院长的一致夸奖,大家都觉得谷长琴变成了另一个人了。

大家想想,像这样修心向善的好人应该被非法关押吗?法轮大法要求修炼人重德、与人为善、事事为别人着想。法轮大法是一种提升道德、净化身心的修炼功法,只是因为他太好,所以炼的人特别多而已。

然而这一善良的群体却在一夜之间成了中共打压的对象。1999年7月,江氏利用中共迫害大法,一时间国内媒体昼夜不停地对法轮功進行抹黑宣传,栽赃、陷害、造谣、诽谤。身心受益的谷长琴凭着修炼人的道义良知,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于当年10月進京和平上访却在北京一家旅店被非法抓捕。

被押回缸窑岭派出所后,所长郝树山用脚镣、板锁等刑具折磨她。郝树山怕她再去上访给自己添麻烦,就将谷长琴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劳教三年。

谷长琴在劳教所备受摧残,每天劳动14小时左右,有时甚至更长。还经常遭体罚、打骂。罚站、蹲、蹶、坐板凳、不让睡觉,是常有的事。一次谷长琴竟被打得吐血。2000年10月谷逐渐吃咽费劲,呼吸受限,最后发展到说话困难了。经沈医大检查颈部彩超有三个结节,就以咽喉炎作为诊断(病历记录存在马三家医院)。后来吃饭更困难了,呼吸受阻,不能讲话了。劳教所请来一位所谓的“医学专家”(当时孙院长和女一所所长周芹在场),那医生只摸了一下她的颈后部,就说:没事,你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言外之意是可以灌食。由于谷不能吃饭,不是绝食,而劳教所强行给她灌食,使谷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邪恶的孙院长(男,40多岁)说她是装的,还要给她加期,又逼着她讲话(因为她说话很费劲,只能写),纸笔被没收。犯人们趁机6、 7次轮番围攻她,昼夜不停地对她進行精神洗脑,还向恶警汇报说她能说话。在这种迫害下她的病情加重,腮侧肿了,睡觉不能平躺。2000年11月1日劳教所只好又将谷送回家。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